【最新[加勒比][111117-536]私騎乗位痴女覚醒~七瀬ともか】『【罗永的初恋】(全)』

时间:2024-06-16 21:27:00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家庭

  罗永的罗永恋全初恋发生在他十六岁那年,也就是罗永恋全他读高一的时候。不过,罗永恋全他的罗永恋全初恋
  对象并不是他第一个喜欢的女孩,早在他上初中的罗永恋全时候他就有了喜欢的女孩,那
  个女孩叫林娟。罗永恋全最新[加勒比][111117-536]私騎乗位痴女覚醒~七瀬ともか
   林娟名字美,罗永恋全人也美,罗永恋全是罗永恋全罗永读初中时班里的班花。罗永一直暗恋着她,罗永恋全感
  觉林娟对自己也不错。罗永恋全但必竟还是罗永恋全在读初中,两人都不敢把心里的罗永恋全话说出来。就
  这样,罗永恋全等初三毕业时,罗永恋全两人各自进了不同的学校,也就从此分开。
   十六岁是性朦胧的季节,不管男生女生都是。罗永很快忘了林娟,实事上他
  和林娟本就没有什么。他很快的喜欢上了班里的一个女生,那个女生叫郭小苏。
   她有清纯甜美的外貌,一双明亮灵秀的眼睛,天然红润的朱唇。罗永在对她
  死缠烂打了一年后,击败了众多的情敌,终于和她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这可不
  比得初中的那种暗恋,这是真正的恋爱。现在的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和郭小苏出双
  出对,一起吃饭,一起温课,一起逛街。他总是很欣赏别的男生看见他俩在一起
  时流露出的那种羡慕的眼神。
   不过,他也有不满意的地方。虽然郭小苏已经成了他的女朋友,不过除了和
  她拉过手外就再也没有了更亲密的接触。对于这一点,罗永自然是不满意。每次
  约会时他总是创造机会想吻上郭小苏那诱人的红唇,不过都被郭小苏害羞的拒绝
  了。
   明天是郭小苏十七岁的生日,罗永从一个星期前就开始准备,他要利用这个
  机会和郭小苏作出突破性的关系。最起码也要接吻,如果顺利的话,能够摸上她
  那虽然不大却明显突起的嫩乳那就更好了,当然,要能做出更进一步的事情那是
  最好。只是想到这儿,罗永就感到自己下身硬得有些胀痛了。他幻想着也不知道
  哪一天才能够把自己身下的这根硬物放入郭小苏的美穴之中。
   「小苏,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罗永在午休的时候坐在郭小苏旁边问道。
   「明天,我不知道。」郭小苏故意俏皮的回道。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哪会忘记
  自己生日呢,她们只会想着怎么把自己的生日过得有意义。
   当然,罗永也看得出来郭小苏并非是真的忘记了自己的生日。她只是找一个
  话题让自己说出要说的话而已。「明天是你十七岁的生日,我想在今天晚上给你
  庆祝一下,好吗?」
   这下郭小苏是真的奇怪了,她问道:「明天是周六,正好有空能够好好的过
  一个生日,干嘛非要今天晚上过呀?」
   「呵呵,因为今天晚上过了十二点就是明天了嘛,也就是你的生日了。我想
  成为第一个为你过生日的人,等到了明天我怕你会忙不过来嘛。」罗永拉着她那
  洁白柔软的小手温柔的说道。这个理由他足足想了一个星期,要让一个女孩愿意
  晚上到自己家来一起过夜,这个理由可不容易想。
   郭小苏很明显也意识到了这点。对于自己的男朋友想得这么细致,这么体贴
  自己,她当然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不过对于要在外面过夜,她却是不能接受的。
  虽然现在已经是二千年的新世纪了,但她自认为自己还没有这么开放,而且从小
  受到的教育也不充许自己这么放纵。
   「我看还是不要了,过生日要十二点后,到时我怕回不了家。」郭小苏娇声
  的拒绝道。
   罗永哪能轻易的放弃这个好不容易来的机会,而且他为今天晚上也准备了一
  个星期。他继续劝道:「答应我嘛。我已经给你买好了生日蛋糕,而且还做了好
  多准备。你不来的话,不是白废了吗?再说,今晚是在我家里给你庆祝生日,你
  还怕什么呢?」
   「可到时候我怎么回家啊?」郭小苏已经被说得有些心动了,她本来想,如
  果是在外面过生的话的确是有些放纵,但在自己男朋友家里就不一样了,至少在
  那儿会有家的温暖。而且能和自己喜欢的男生浪漫的过上一晚,她自己也是很期
  盼的。
   「回不了家就不回了嘛,今天晚上就睡在我家里吧,反正我父母不在家,家
  里有多的房间的。」说到这儿,罗永明显感到自己心跳在加速,他甚至都不敢正
  眼去看郭小苏,生怕她一下子看出自己的企图而生气。
   不过他的担心是多余的,郭小苏明显没想到这些,她只是仍旧不放心的道:
  「这样不好吧,我父母会担心的。」
   看着郭小苏并没有一口拒绝他的要求,罗永顿时有了信心。看来书上的介绍
  也是有些道理的,纯情的少女在面对自己喜欢的男生时是很容易受骗的。
   「这不是问题啦,你打电话回去说在一个同学家里过夜不就行了吗?」罗永
  继续怂恿道。
   「那……好吧。」郭小苏终于松口同意道。
   耶!罗永内心一阵狂喜,看来今天真是个好日子,首场战役已旗开得胜了。
   「不过,你得答应我。今天晚上可不准对我乱来哦。」郭小苏突然加了一个
  条件。
   「那当然,我只是想给你庆祝生日嘛。再说了,你是女子泥地我心中的女神,我怎么
  能亵渎自己的女神呢。」罗永马上应道,只是他内心想的是,亲个嘴应该不算是
  「乱来」吧。
   听了男友的保证,郭小苏也放心不少。而且罗永还把自己比作成他的女神,
  这种甜言蜜语更是让她觉得无比的幸福。
   ************
   一天很快的过去了。晚上,在罗永家里。
   「没想到你的房间收拾得这么干净啊。」郭小苏由衷的赞道。
   罗永试探着从后面操起双手搂住她那细腰,回道:「那是当然,我这个人平
  常可是很爱干净的。」这一点也是他从书里看到的,都说女孩子喜欢爱干净的男
  生。为此,昨天晚上罗永还特别花了一个小时来打扫自己的房间。把家里收拾得
  干干净净,特别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书,一定要藏好,要是让郭小苏看到了可不得
  了。
   郭小苏纤腰突然被袭击,她一下子反射性的挣脱开来,对罗永道:「不要这
  样啦,你说过不乱来的。」
   「可是,小苏,我真的喜欢你啊。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想我们的关系应该
  能更进一步。」罗永红着脸说道。
   「还是不要啦,我们现在还小嘛。」郭小苏仍然放不开来。
   不过,罗永也料到会这样。郭小苏是那种比较保守的女孩,也正因为如此,
  罗永才真正的喜欢她,这并不是单纯的美貌能够做到的,「嗯,对不起,刚才是
  我的不对。快十二点了,我们还是来先给你庆祝生日吧。」
   在餐桌前,红烛美酒,更是映出眼前佳人那娇艳欲滴的面庞。那水汪汪的大
  眼睛,那红润娇美的小唇。只是看着,罗永就感到自己已经醉了。
   「小苏,该你许愿了。」罗永指着生日蛋糕上的蜡烛说道。
   「嗯,那我许个什么愿好呢?」
   「什么愿望都可以啊。只是,我也想和你一起许,可以吗?」罗永道。他决
  定开始实施自己的第二计划了,他要在今天晚上得到郭小苏的初吻。
   「你也要许,你想许个什么愿望?」郭小苏觉得很是有趣。
   「嗯,那得等我许了再说。」
   「呵呵……那好吧。真是便宜你了,我过生日你也许愿。那我们一起吹蜡烛
  吧。」郭小苏提议道。
   「好啊。」
   两人闭着眼睛,把愿望许好后,一起吹熄了生日蜡烛。郭小苏一直惦记着罗
  永许的是个什么样的愿望,赶紧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你许的什么愿。」
   「我说了怕会实现不了。」罗永故意装着不愿意说的样子。
   「讨厌,你刚才答应人家说出来的。而且,你怎么知道实现不了。我不管,
  你今天一定要说,要不我生你气了。」郭小苏见罗永就要耍赖,哪会轻易答应,
  一定要他说出来。
   罗永暗自高兴,他哪会不愿意说,他是巴不得说出来。刚才不过使用了点欲
  擒故纵的小技俩,这也正如大多数书上所说的,女人都是很好奇的动物。你越是
  不想让她知道的东西,她越是想知道,等知道了又觉得没什么稀奇的了。
   「好吧,说就说,实现不了也没什么。」说到这儿罗永又停了下来,他想再
  吊一下郭小苏的胃口。
   「那你说啊,今天我过生,一定能让你实现愿望的。」郭小苏赶紧催道。
   「我的愿望是--我想吻一下你。」罗永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愿望。这也是自
  已今天晚上的目的。
   「啊……你……你讨厌!」郭小苏顿时羞得一脸娇红,撅起一张可爱的小嘴
  生气道。那样子真是可爱至极,罗永看在眼里真想扑上去一口吃了她那张柔软的
  嘴唇。
   「对不起嘛,是你自己非要我说的。而且我也说了,实现不了也没什么关系
  的。」罗永赶紧辩解道。
   听了自己的辩解,郭小苏果然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罗永继续道:「而且,
  小苏。我们恋爱也这么久了,难道吻你一下也不行吗?一对情侣做这种事也没什
  么值得不好意思的吧。」
   郭小苏看着罗永,她确信自己的确是真心喜欢他的。而且他又从来没做过令
  自己不高兴的事,只要自己拒绝做的事情,他都会依着自己。也正因为如此,自
  已的初吻还一直没有交给他。不过自己好像的永丰汽车官网确是保守得过了点头,虽然不能说
  像其他女孩子那样还在高中时就失去了自己的处女之身,但对于接吻来说,相信
  90%的女生都会在高中时代交给自己所喜欢的男生吧。
   而且今天又是自己的生日,罗永更是用自己生日的名义许的愿,如果不答应
  一定会让他遗憾的,而且也会让自己遗憾。想到这儿,郭小苏终于下了决定。
   「那好吧,就这一次哦。以后你也不能随便吻我。」郭小苏害羞的低着头,
  答应了罗永。
   「好,好,只要没有你的充许我以后绝不冒犯你。」罗永高兴之极,看来今
  天晚上的努力没有白废。现在不管郭小苏说什么他都会答应,管他的,先答应了
  再说,只要现在能够吻她一下就行了。
   罗永好怕郭小苏会突然后悔,他赶紧走到郭小苏身前,想一亲芳泽。郭小苏
  也放下了心里的负担,其实她也一直渴望着这一刻。从这一点来说少男少女的想
  法是一样的,只是少女的想法更美好一些,她们希望能给自己的初吻留下一个美
  好的记忆。
   罗永轻轻的握着郭小苏那双洁白柔滑的手,看着眼前的美人星眸微闭,缓缓
  的抬起了头。娇艳的面颊,长长的睫毛,娇小的鼻梁,还有那如樱桃一般可爱的
  小嘴,这一切离自己是那么的近。罗永现在才发现郭小苏长得的确很美,美得已
  经到了让人窒息的地步。
   佳人美唇为君启,微张的樱桃小口,就像是一朵等待着摘采的花朵,它正等
  着自己的厚实大嘴给它印下难忘的记号。
   一点一点的近了,罗永明显能感觉得到这种距离的缩近。终于,他的嘴碰触
  到了这颗红艳娇美的樱桃。软,真的很软,这是罗永的第一感觉。不但是软,而
  且有一丝甜甜的味道,又有一点茉莉花的花香。这就是少女的初吻吗?罗永突然
  感到自己是那么的幸福,他终于品尝到了少女的初吻,是那么的香甜可口,又是
  那么的沁人心肺。
   郭小苏被炙热的男性嘴唇一碰,全身酸麻,顿时觉得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光
  似的,脚不由得一软眼看就要摔到地上。罗永赶紧抱住她的纤腰,让她能勉强站
  立住。
   罗永终于把嘴唇完全印在了那张樱桃小口上,四片嘴唇不停的撕磨,他感受
  着,享受着,他要把这柔软,香滑的触感深深印在自己脑海里。不过他并不满足
  于此,一条厚实的大舌慢慢侵入那娇小迷人的小口之中。
   郭小苏也感到了这新的侵入,不自主的紧闭贝齿,想把这坏东西拒之口外。
  不过罗永哪会轻易放弃,他用自己的舌头不断抵弄她那洁白的贝齿,感受着贝齿
  的滑腻。那贝齿在自己的抵弄下,终于分开了一条小小的细缝,罗永不失时机的
  把舌头赶紧伸入进去。顿时像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她的口内湿滑、温暖,那害羞
  得想逃又逃不掉的丁香小舌更是柔滑、娇嫩。
   罗永感觉得到自己的欲火已经到了一个顶峰,他紧紧搂住郭小苏的细腰,生
  怕她把自己推开。厚实的舌头也在她口中不停的搅动,不停的抵触着她的丁香。
  更是把那条细软丁香吸入自己的口中品尝,咂弄,充分感受着那条丁香的柔软,
  湿滑,和那香甜如蜜般的味道。
   随着嗞嗞作响的声音,他毫无顾忌的把她口内的香津全数吸入自己口中。这
  是比全世界任何饮料都好喝的液体,他就像是一个取之无度的小孩,把她口中的
  香津全数吸入品尝后还不知够,还不停的吸取。
   这个吻足足持续了三分钟,直把郭小苏吻得喘不过气来,罗永才念念不舍的
  放开了这杖肉香的樱桃。
   「讨厌,你……你坏死了。」刚一松口,郭小苏便气着质问道。刚才这一吻
  差点儿让她窒息。
   「小苏,对不起。我是太爱你了,真的我很爱你。能够得到你的初吻是我今
  生最大的幸事,你不要怪我了好吗?」罗永连忙赔罪到。
   其实郭小苏也不是真的生气。说实话,她自己现在也是觉得很幸福的,能把
  自己宝贵的初吻献给自己所爱的人,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很幸福的事。
   「好啦,我也没说什么嘛……」郭小苏撒娇道。还把头慢慢靠在罗永的胸膛
  上。
   罗永真是受宠若惊,轻轻抱着她的娇躯,不断说着甜言密语:「小苏,你真
  好。能有你做我的女朋友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我会一辈子好好对你的。不让
  你受一点委屈,不让你受一点苦,爱你一辈子,宠你一辈子。」
   怀春的少女,哪个不喜欢听这种情话,更何况这是从自己的情郎嘴里说出来
  的话。这一刻,郭小苏真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她感受着这宽阔而又
  温暖的胸膛,真想时间在这一刻停止。
   不过,罗永并不满足于此。这也许就是男女最大的差别,女人更愿意享受爱
  情,而男人很愿意享受色情。他认为现在的时机正好,应该是自己再次出手的时
  候了。
   罗永扶着郭小苏的香肩,再一次把嘴又封了上去,依然是那么的香甜柔软,
  美妙的滋味再一次填满自己的嘴巴。这一次比刚才要轻柔得多,虽然这是他第二
  次接吻,他还远远不懂得接吻的技巧,不过罗永平常在书上和网上也看得多了,
  对此并不陌生,他知道应该怎样让女方得到更多的享受。
   郭小苏并没有拒绝这第二次的侵犯,她只是像征性的轻轻推了一下,便又沉
  浸在接吻的愉悦之中,而且她明显感受到这一次比刚才更加的舒服,她甚至主动
  把那丁香妙舌伸入罗永那火热的大嘴之中,去感受那炙热的温柔。
   罗永的手在这一刻也慢慢下滑,慢慢的来到那迷人秀峰的山脚下,他的手毫
  无停留的打算,而是直抚上山峰。虽然是隔着衣服,但他手上传来的柔软却是那
  么的真实。
   「啊……不要……」郭小苏猛然把罗永推开,「你……你……你……」她一
  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个女孩子这么敏感的位置突然被摸,他已经害羞得不知
  道怎么说出口了。
   罗永眼见事情要糟,一把拉过她的滑嫩小手,赶紧赔礼:「小苏,对不起。
  刚才我是一时太冲动了,你不要怪我好吗。你要知道我是太爱你了才会做出这种
  事了。」
   「你……你白天答应过我不对我乱来的,怎么能够这样呢。」郭小苏把一只
  手挡在胸前,生怕罗永会再一次侵犯似的。
   「可是,我是真的爱你的啊。我是太喜欢你了,才一时没有克制得住自己。
  小苏,我真的很想摸摸你的胸脯,或许你会认识我很下流,不过我向你保证,我
  只对你有过这种想法,对别人绝对没有过。我是真心喜欢你,才想对你做这种事
  的。如果你坚持不要的话,我不做就是了,但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那样我会感
  到很痛苦的。」罗永百般柔情的说道。
   郭小苏果然被他这一番话打动,其实对异性的幻想,不但男的会有,女的也
  会有。郭小苏自己就常常幻想着男生和自己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她也很想看下男
  生身上那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过传统的教育和社会的道德令她知道这是件很可耻
  的事,因此她完全克制住了自己的想法。
   罗永见郭小苏不说话,知道她内心正在作挣扎。看来摸她乳房这件事还没有
  到完全绝望的时候,只要自己再努力一把,说不定还是能达成这个愿望的。
   「小苏,刚才是我不对。这次我先征得你的同意,让我摸一下好吗?」
   「还是……还是不要啦……」郭小苏害羞的说道,那娇艳的面颊泛起一丝红
  晕,可爱得不可方物,让任何男人都想亲上一口。
   罗永知道她的心已经有些松动,只要自己再坚持下,今天晚上一定能攻下这
  两座诱人的山峰。他轻轻的用嘴唇在她那红晕的脸蛋儿上亲了一下,然后深情的
  劝道:「小苏,答应我吧。现在,只有我们两人在一起,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
  世界,还有什么放不开呢?我知道你很害羞,不过两个相爱的人做这种事有什么
  不对吗?不要让我失望好吗?」
   郭小苏终于被罗永说服,她也不想让这个只属于他们两人的世界,只属于他
  们两人的时间有任何一丝的遗憾,这样她会抱憾终身的。
   看见郭小苏微微的点了下头,罗永异常的兴奋。从他第一次认识郭小苏时就
  一直垂涎着那对美丽,娇贵的柔软乳房。在经过一年的努力后,今天,他终于能
  完成这个愿望了。
   那是一对多么诱人的圣洁啊!他知道不光是班里的男生,就是有些高年级的
  男生都一直想追求郭小苏,都一直想拥有这对乳房,而今,这对还没有被任何男
  人亵渎的乳房将落入自己手中。他将用自己的双手去感受它的柔软,它的滑腻。
   罗永把她那迷人的娇躯拉入自己的怀里,她知道现在的郭小苏很脆弱,她害
  怕受到伤害。只有让她倒在自己的怀里,让她知道自己是始终陪伴着她的,是不
  会离弃她的,只有这样,才能令这柔弱的女生感到安全,感到温暖。
   他的大手终于再一次碰触到了那柔软的突起。这次,罗永还用上了力,虽然
  仍然是隔着她的衣服抚摸,不过他明显感受得到手上传来的柔软感和那富有弹性
  的肌肤触感。不过他自然是不再满足于此,他用手抚摸着她那柔滑的肌肤,从红
  晕的脸颊到雪白的细颈,再到那光洁的胸前,就这样至上而下一直抚摸到她的衣
  领口时才停下来。
   「小苏,我可以把手伸进去吗?」罗永处近她的耳缀,温柔的问道。
   「恩……」郭小苏咬着红唇,害羞的应道。那声音小得连一只蚊子的嗡鸣声
  都不如。
   罗永得到郭小苏的允许后,终于如愿以偿的把手伸进了自己怀中美女的衣服
  内。郭小苏的乳房并不大,在同龄中只能算是中等,而为了不影响胸脯的发育,
  她带的胸罩又稍微有那么一点大。因此,罗永的手能够轻轻拉开那挡路的布料,
  直趋入内。
   隔着物体的感觉和肌肤直接相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是没办法比的。他的
  中指、食指、无名指首先感受到了那滑腻至极的感觉,又是那么的细腻,柔软。
  那只手并没满足于此,它继续入侵,它要充分享受这块软肉给自己能够带来的最
  大快感。
   「啊……」郭小苏嘤咛一声娇呼了出来。因为她身体上最为敏感的地方受到
  了火热而粗糙的男性手指的按抚,那是她放于软峰最顶上的一颗草莓。这颗草莓
  连自己都小心的呵护着,不敢轻易的碰它,没想到现在却落于一个男人的手掌之
  中,任其抚弄、按捏,甚至是挑逗。
   罗永的手指终于攀上了高峰,完全占领了山峰上的唯一建筑,那颗细腻,圆
  润而又敏感异常的少女乳头。
   罗永的手掌完全的包裹住了这只嫩乳,轻轻的抚摸,撕磨着这柔软,细腻的
  肌肤。享受着它给自己带来的从来没有过的快感,感受着它在自己手掌中不断变
  化的模样。
   「小苏,你的乳房好软,好滑啊。我真是太爱你了,是你让我感受到了这从
  来没有过的幸福。小苏,我会爱你一辈子的。不管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罗永
  一边说着情话,一边用自己的嘴亲上那滑嫩的脸庞。
   手口并进,他充分享受到了少女肉体给自己带来的快感。罗永一边亲吻着少
  女的嫩脸,一边用自己的右手玩弄着少女的乳房,摸完左乳又换到右乳,细细比
  较着两边的不同,不厌其烦。
   「小苏,今天晚上我们睡在一起好吗?」罗永轻柔的问道。
   虽然郭小苏敏感的地带被一只男性的手执意的把玩着,这一点早使她失去了
  平常的冷静。但她听见罗永的这句话还是吓了一跳,拉开他抚弄自己乳房的手,
  生气的说道:「你……你怎么能提这样的要求呢。我都让你做到了这样的地步,
  你还不满意吗?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可是我是真是太爱你了呀,一刻也不想和你分开,你愿意和我分开吗?」
  罗永故技重施,想用甜言蜜语改变她的主意,不过他也知道这并不容易。
   「这点我当然知道,我也是真心爱你的,要不然,也不会把初吻给了你,还
  让你摸了人家身上害羞的地方。但我们现在还是中学生呀,现在对这种事情还太
  早。」
   罗永听了她的话,知道今天晚上是不可能得手的了,事实上他也知道郭小苏
  所能承受的底线,能够让自己摸了她的乳房已经是超额完成任务了,自己是不应
  该贪心的。
   看着罗永并不说话,郭小苏以为他是在生气,她并不想这个有记念意义的晚
  上以不愉快结束。于是又安慰道:「阿永,我们现在真的不能这么做,你答应我
  好吗。等我们上了大学以后,我一定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你,让你得到我最宝贵的
  东西。」
   能听到这句话罗永也是很满足了,他知道通过这一晚他和郭小苏的关系是更
  进一步了。要不是限于年龄的话,他相信今天晚上就能品尝到人生的禁果。
   「小苏,你以为我真是急色的人吗?我刚才的意思是说我们今天晚上睡在一
  起,只是单单的抱着一起睡,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只是想留给我们俩一个难
  忘的夜晚而已。」
   这句话直说得郭小苏心动不已。要她今晚做出男女禁忌之事,这的确违背了
  她的道德观,她是决不可能答应的。但是,如果只是和喜欢的人相拥而眠,享受
  那种温馨的感觉,她也是很心动的。她也很想尝试睡在罗永怀里的滋味,她相信
  一定是很安全,很温暖的。
   「你真的不会对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吗?」郭小苏问道。
   「当然,你是我心中的女神,我怎么敢亵渎你呢。」罗永赶忙答应道。虽然
  不能在今天晚上得到她的处女之身,但能抱着这么美的娇躯睡上一晚,也是很让
  罗永很兴奋的。
   「那我就答应你了。」郭小苏温柔的说道,还主动的吻了一下罗永。
   等两人洗完澡,已是半夜两点多钟了。
   罗永看着才出浴室里出来的,穿着一身睡袍的郭小苏,说不出的那么娇柔,
  那么妩媚。罗永把她接到床上,为她轻轻盖上被子,看着她那俏脸,又忍不住在
  她的红唇上香了一口。郭小苏也没抗拒,静静的让他吻着。
   「小苏,你真美。」罗永由衷的赞道。看着她胸前那两颗柔软非常的突起,
  他不由得把手又放在了上面,「可以摸下吗?」
   「讨厌,你刚才还没摸够吗?」郭小苏娇嗔道。
   罗永知道这并不是拒绝的话,应该算是一种默许。他毫不犹豫的把手伸进了
  她的睡袍,再一次抚摸着那令男人疯狂的软肉。
   「我永远也摸不够。」罗永嘻笑着道。一只大手在那团软肉上不停的抚摸、
  揉弄,让那团软肉随着自己的意愿幻化出不同的形状,充分的感受着这对妙乳的
  柔软、滑腻;中指和食指更是夹着那上面的小草莓,轻轻的揉捏、搓弄。
   「小苏,你的乳头有些硬啦。」
   少女的敏感地带受到男人的抚摸当然会生出生理上的反应,而且她又是喜欢
  这个男人的,这种反应更是毫无掩饰的表现了出来。不过听了罗永这句话,作为
  少女的她怎能不害羞,「你下流,居然说出这么害羞的词,人家才没有硬呢。」
   「好,好,好,是我下流,我的小苏是全世界最纯洁,最可爱的女孩,是我
  这只癞蛤蟆有幸吃到了天鹅肉。」
   「本来就是这样。」郭小苏娇柔一笑,撒娇的说道。
   罗永闻着处子的幽香,手上传来柔软,细滑的快感,这些刺激令他的下身不
  自主的硬了起来。而这硬起来的东西说什么也收不住,慢慢的顶到了郭小苏的下
  体上。
   「啊……你……你什么东西顶到我了。」郭小苏娇声呼道。
   罗永也是很不好意思,不过他又不是什么武林奇人,能够对自己的阳具收缩
  自如,他只得往后移动了下身子,使其不碰在郭小苏的身上。
   「对不起,是我的那个忍不住了……」罗永不好意思的说道。
   郭小苏虽然纯洁,但这些基本的生理知识还是懂的,他立刻明白过来罗永的
  意思。娇羞的说道:「你坏啦,下流!」
   「这怎么能怪我嘛,这是一个男人正常的反应。如果我在这样的情况下还生
  不出这种反应,要么说明眼前的女人不够漂亮,要么说明我的性功能有问题。它
  现在能硬起来,不正好说明我是个健康的男人,而你则是个漂亮的女人吗?」
   「哼,油腔滑舌!」郭小苏娇嗔的道,不过她听了罗永的解释也是真高兴。
  本来嘛,在这种情况下能生出这种反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就像刚才自己的乳头
  在他的抚弄下不也是发硬了吗,这都是正常的。
   眼见自己的阳具暂时也不可能软下去,罗永只得离着郭小苏一段距离,也不
  敢去拥抱她,更是把伸入她衣内的手也拿了出来。
   郭小苏也是一脸的害羞,眼眸含春,嘴角湿润,一张脸更是通红,像是有什
  么话想说又说不出来似的。罗永看着郭小苏的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只知
  道一个劲的说对不起,但那阳具就是不软下去。
   「阿永,我想……我想……」郭小苏声音如蚊,害羞的说道;不过声音实在
  是太小,后面的话罗永虽然离她近也没有听清楚。
   「小苏,你想什么?」罗永温柔的问道。
   「那,我说了你可不许笑我,你要不答应就算了,我也不会强求的。」郭小
  苏稍微放大了点声音。
   「小苏,不管你说什么我也会答应的。就算你要我现在去摘下天上的星星我
  也会马上去办。」罗永肯定的说道。
   郭小苏缓了一会儿,终于又把话慢慢的说出口,那样子真是无比的娇媚。
   「我想……想摸摸那儿……」这次声音虽然还是小,不过罗永终于还是听到
  了。
   「摸哪儿?」罗永不解的问道。他是真没听明白郭小苏的话。
   「摸……摸……摸你刚才抵着我下身的那个东西。」话刚说完郭小苏就害羞
  得闭上了眼睛,一张俏脸更是羞红如血。
   这下罗永算是彻底听懂了。她是要摸自己的阳具啊,天啊,你对我太好了。
  这种事情我自己都不敢提出来,生怕惹得眼前的美女生气,没想到她竟然主动的
  提了出来。她是要用她那双洁白,娇柔的玉手摸自己的阴茎啊,那将会是多么美
  妙的事情。像这种事她怎么能担心自己不答应呢,自己是甘之如怡呀,她爱怎么
  摸就怎么摸,爱摸多久就摸多久。只要她愿意,她那双玉手放在自己的阳具上面
  一辈子都可以。
   不过细想一下也是,男人对女人的身体好奇,反过来说女人对男人的身体不
  也是很好奇的吗。而且严格的说,男人心性较放荡,就算见不着女人的身体,总
  能看色情书刊吧,总能上网看吧。
   可女人就不同,女人心性较内向,就算她们对男人的身体好奇,也不敢去看
  色情书刊这些的,她们会认为这样显得自己很淫荡。所以从这方面来说,女人对
  男人的身体所了解更少,更是充满了好奇心。
   罗永当即就想一口答应郭小苏的要求,不过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个机会,不能
  这么顺利的让她达成自己的心愿。
   「小苏,你的要求我当然要答应你了。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不是吗?我
  身体上的任何地方你都可以碰,我只会高兴,不会生气的。」
   郭小苏听了他的话,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娇弱的问道:「你不觉得我这样有
  些……有些淫秽吗?」
   「傻瓜,我怎么会这么想呢。我们是情侣呀,如果我们没有这种关系的话,
  或许我会这么以为。但我是你男朋友,你对我有这种要求是很正常的啊。如果这
  样都算是淫秽的话,那么人类就要绝种了。」罗永马上打消了她的疑虑,他可不
  想让郭小苏现在突然收回刚才所说的话。
   「真的?」郭小苏眨着那双可爱而水灵的眼睛问道。
   「真的。」罗永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不再让郭小苏犹豫,罗永拉开了被子,脱掉了睡衣。本来已经有些开始变软
  的阳具在郭小苏刚才的要求下又胀得有些火热。罗永把自己的阳具放在郭小苏眼
  前,说道:「看,这就是我的……我的……」这一下子罗永倒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了,总不能对她说「这就是我的鸡巴」这种粗秽语言吧。
   「在学名上应该叫做阴茎吧。」倒是郭小苏害羞的说了出来。
   「好像是这样叫的。」罗永也承认道。不过他倒不关心该怎么叫,那只是听
  着能从郭小苏这么纯洁的女孩口中听到「阴茎」这个词,他的阳具不由得又是一
  阵火热,而且能把自己的生殖器放在这么美的少女面前,他也感到很有快意。
   「小苏,你不是想摸吗?你摸摸看吧。」罗永点醒了看着他的阳具后有些发
  愣的郭小苏。
   郭小苏一脸羞红,不过还是依言用自己的手摸了上去,这毕竟是她自己要求
  的,她也的确有这种想法。
   「啊……」罗永舒爽的叫了出来。温柔的小手碰到了他敏感的生殖器上。那
  是一双多么洁白,柔软,纤细的手啊,曾经为了能牵上它,他足足花了一个月的
  时间去讨好这只手的主人。而现在,这只十指如葱的嫩手却握着自己的阳具,给
  自己的阳具带来不一般的感觉。罗永只感觉自己的阳具在这只手的抚弄下还在不
  断的变大,变粗,变烫,他火热的阳具感到这是只冰冷的小手,这只小手正在给
  自己降温,正在给自己温柔的感触。
   「小苏,你的手握得我好舒服啊。能再用力一点吗?」罗永要求道。
   事实上,郭小苏第一次碰触这奇妙的东西也是感觉怪怪的。对它有些好奇,
  也有些莫名的冲动。自己越是紧握它,它就越是变得粗大,温度也越高。她从生
  理课上知道这就是令女人怀孕的东西,它能插入女人的阴道之中。不过她现在很
  难想像,这么粗大的东西怎么能放得进去啊,怪不得别人说女人第一次做的时候
  会很痛,一定是这坏东西把女人那娇小的阴道强行撑开的缘故。想着自己也会有
  这么一天,她不由得就感到一丝害怕。
   不过这东西传来的热度的确使自己很是享受,明明这东西又难看,又粗糙,
  而且还发出一股恶臭的气味,可自己好像很喜欢它似的。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下
  身居然有些湿润了。她很想加大力度握住它,看它能变成个什么样子,不过她又
  害怕把它弄痛。现在,罗永自己要求再用力一点,她也考虑不了许多,又加大了
  自己手上的力度。
   「喔……喔……好舒服啊。小苏,我真是爱死你了。」
   郭小苏听见男友的赞赏,也是很高兴。她轻轻的翻开阳具上的包皮,露出那
  粉红色的龟头,用自己的手指轻轻在上面摸了一下。
   「啊……小苏,就是那儿,你再摸摸。快……」罗永被刺激得舒服之极。
   郭小苏听话的在上面不断的抚摸、套弄,更是用指甲轻刮着龟头正中心的尿
  道口。直让罗永感觉如升云霄一般。
   火热的阳具再也禁不住这种激情的挑逗,他一下扑在郭小苏的身上,疯狂的
  吻着她的嘴、她的脸、她的脖子、她的身,吻着她身上所有能吻的地方。郭小苏
  也是热情如火,使劲的抱着罗永,让他侵占着自己的美妙娇躯。
   「小苏,脱了它吧。」罗永指着还穿在郭小苏身上的睡衣道。
   「我怕……」
   「不要怕,我会爱你的,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来不及等郭小苏答应,罗
  永就解开了她的睡衣。
   睡衣脱落,好一具美丽动人的青春胴体,羊脂白玉,肌肤细腻。罗永忍不住
  用双手轻抚在上面,如水般的柔软、如丝帛般的滑顺,那种温暖、那种娇嫩,无
  时无刻的刺激着罗永的掌心,这真是至高的享受,这真是上帝的杰作。
   这具美妙的胴体逐渐被抚摸得炙热,雪白的玉肤开始泛起微红,更是显得妩
  媚、娇柔。罗永充分的感受着这具身体的娇嫩、柔滑,而又富有青春的弹性。他
  要把这种感觉深深的刻在自己的脑海里,让这种感觉永不被忘记。
   「啊……啊……别摸了……我受不了了……」郭小苏轻呼着,她已经彻底的
  动情。她也在享受着这美妙的滋味。她觉得自己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骚
  痒,又像是侵泡在牛奶之中,那火热的大手执意的在自己的娇躯上游走,把她带
  向那美妙的天堂之国。
   她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好像那只手正在扯落什么东西。
   「啊……不要……阿永,你不能这样。」郭小苏一把抓住那只手,阻止它的
  行为。
   原来罗永正准备脱掉现在郭小苏身上唯一的遮掩之物,她的内裤。他想要在
  今天晚上彻底的占有这具美丽的身体。
   手被郭小苏抓住,罗永又不敢用强。只得暂时停止了行动,对郭小苏苦苦哀
  求道:「小苏,给我吧。我求你了,我已受不住了。你是那么的美丽、动人,深
  深的打动了我的心,更是挑起了我的欲火。你要是不给我,我会被这火烧死的。
  我求你了,好吗?」
   「不……不要啊,你答应了我的,我们不能做。」郭小苏娇呼着拒绝道。
   「为什么不能呢,我爱你,你也爱我的,不是吗?而且,你现在不也是和我
  一样需要吗,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做呢。你是怕我背叛你吗,我对天发誓,如果我
  有负于你,让我不得好死。今生今世,只有你能够选择不要我,而我会一直爱着
  你,永不背弃。小苏,答应我吧,求你了,我从来没有这么求过一个人,但我愿
  意求你,因为你能给我的是我的未来,我的希望。」
   郭小苏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罗永的话深深的打击着她的意志。她那颗如
  玉石般坚硬的意志正被一点一点的击碎。
   「你说的是真的吗?」美丽的少女望着自己的心上人,轻柔的问道。
   「嗯,我会爱你一辈子的,甚至是下辈子,下下辈子。我要永远的跪在你的
  石榴裙下,因为,你是我的女神。」罗永捡着数不完的情话扔向眼前的少女。
   郭小苏终于软化了,她的手慢慢的松开来。
   罗永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她由衷的感谢着眼前的佳人,在这一刻,他发誓
  一定会一生一世的爱她,宠她。
   终于,阻挡着二人的最后布料也给除了去,少女最隐秘的部位最终还是暴露
  在了罗永的眼前。多美的景色啊,柔软而又稀疏的阴毛,上面反射着点点灯光,
  是那么的美丽。两腿之间的那条细缝更是粉嫩诱人,就像是一个含羞答答的小姑
  娘一样。这是一块多么美丽的三角地带啊。
   罗永轻轻用手掰开了这条细缝,欣赏着里面那从来没有人看见过的景色。那
  是一片粉红色的景像,光滑柔嫩,引诱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对他垂唌欲滴。那蜜洞
  散发着诱人的光芒,星星点点,显然,这里面因为主人的动情早就流出了一些液
  体。而在肉洞内不远的地方,有一些看似薄薄的肉膜阻挡住了罗永的视线。
   「这……这就是处女膜吗?真美啊。」罗永情不自禁的赞道。
   郭小苏被他任意的碰触和观赏着自己最隐秘的地方,本就是害羞至极,现在
  听见罗永的话,更是羞得不想见人。
   「你不要看啦,讨厌死了。」郭小苏夹紧了双腿,关闭了秘洞内的景象。
   不过罗永哪会放弃,他再次拉开了秘洞的门,说道:「小苏,不要怕羞。你
  能把最干净的身子给我,是应该值得骄傲的。让我看下吧,让我看见你处子的证
  明。」
   罗永一边欣赏着美丽的景色,一边用手指慢慢抚摸着这两片娇嫩的阴唇。更
  是用自己的一根手指拨弄着那颗血红透顶的香思豆。
   郭小苏被侵犯了阴唇,本就骚痒不已,那可是连自己都没碰过的地方啊,而
  现在却让一个男人在上面抚弄。而这个男人还没满足于此,更是侵占了这敏感地
  带上最敏感的一颗小豆,这让郭小苏如何承受得了。
   「啊……别弄……阿永,别弄那儿,我受不了了……」郭小苏娇呼着,嘴里
  挥出丝丝香气,她已经情动到了极点。
   罗永玩弄了一会儿,也觉得该是办正事的时候了。他用双手分开郭小苏那纤
  美的双腿,让自己那火热的阳具慢慢对准了目标。他先轻轻舔了一下郭小苏胸前
  的一颗草莓,然后对她说道:「小苏,你准备好了吗,我要来了。第一次应该会
  有些痛,你忍着点儿,我会很温柔的。」
   郭小苏一听见他说会痛,想起刚才看他阴茎时那吓人的样子,不由得求道:
  「阿永,今天别弄吧,我怕……」
   「傻瓜,你怕什么呢?我会很温柔的,每个女孩子第一次都会痛,也正因为
  痛,她们才会记得这难忘的一刻。小苏,放心吧,我会让你拥有一个美好的回忆
  的。」
   「嗯……」郭小苏终于答应了,她轻轻的应了一声。她已经准备好把自己最
  宝贵的贞洁献给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相信自己一定不会后悔的。
   罗永看一切准备就绪。把阳具顶在那美丽的细缝前,准备开始攻占这最后的
  城堡。一点一点的深入,那柔软的阴唇被顶得开分到两边,龟头的前部已经进入
  了那温热、滑湿的蜜洞。虽然只是这么一点,但罗永已轻能感受到那难以形容的
  舒服感觉,那柔软的蜜肉被自己的龟头分开后又紧紧的包裹回来,给他的龟头带
  来无比的刺激。
   「啊……好痛……你……你轻点……」郭小苏叫道。她那蜜洞不但娇嫩,而
  且更是紧凑,平时就算是放一个指头进去就会觉得有些胀,而现在却是一根粗大
  的阳具要挤进去,这能不痛吗。
   罗永也知道郭小苏现在一定不好受,他轻轻的吻着她的嘴唇,希望能借此减
  少她所受的痛苦。但下身却丝毫没停,正用力的凿开这个蜜洞,进去享受更多的
  快感。终于,他发现龟头顶到了一片软肉,罗永已然猜到,这正是刚才自己所看
  到的处女膜,也是象征郭小苏的贞洁之物,只要一旦捅破,就证明了眼前少女的
  贞操给了自己。
   「小苏,我已经顶到你的处女膜了,马上就要捅破它了。你会后悔吗?」罗
  永问道。
   「不会,我相信你会爱我的……」郭小苏答道。
   「嗯,我会一辈爱你的。那你准备好了吗,会很痛的,你忍着点。」
   「嗯。」
   看眼前的少女已然作好了准备,罗永力贯腰间,大叫一声:「我来了!」便
  把那发硬的阳具当作武器,硬是顶了进去。只感觉那处女膜在自己阳具的力攻之
  下,先是向后凹去,然后终于达到它的最大形变,破裂开来,而那阳具突破这唯
  一的阻挡之后更是一下直冲进去,到了底。
   「啊……」和所有的少女一样,郭小苏被破处的疼痛刺激得叫出了她那告别
  少女时代的一声。少女破处的身声久久回荡,罗永一边感受着下身那从来没有过
  的快感,一边听着这少女娇嫩的呼声,他终于完全的占有了这个少女,这个在学
  校里的班花。
   「痛,好痛啊。呜……呜……呜……」强烈的痛处令这美丽的少女眼角流出
  了晶莹的眼泪。
   虽然罗永现在很想动,很想再体会一下阴道和阳具之间磨擦所带来的快感。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是不能动的,郭小苏实在是太痛了。他轻轻的吻去这美丽少
  女的眼泪,不停的安慰着她。
   「阿永,我痛极了。你……你先不要动……我实在是太痛了……」郭小苏流
  着泪说。
   「放心,我不动,我一点都不动。不要怕,很快就会好的,疼痛很快就会消
  失的,我向你保证。」
   就这样,罗永虽然已经把整根阳具都插进了她的阴道中,却一点也不敢动,
  生怕把眼前的佳人弄痛了。不过还好,就算不能动,那紧窄的阴道也死死的包裹
  着自己的阳具,他能感受得到里面的炙热,里面的温软和那娇嫩的阴道肉壁给自
  已带来的挤压感。少女的处女阴道夹得他的阳具没有一丝的空隙,全方位的包围
  着这个闯进来的不速之客,同时也给了这位不速之客以最大的享受。
   等了好一会儿,罗永才轻声的问道:「小苏,好些了吗。我能动了吗?」
   郭小苏的痛处的确已经减轻了许多,现在只是感到下身很胀而已,她能明显
  的感觉得到这根阴茎的形状,她现在真是恨死男人的这根东西了。明明把自己弄
  得很疼,却又不得不允许它在自己的阴道里抽插。
   罗永动了,他把阳具慢慢的抽了出来,随着他的抽出那阴道失去了撑力又缩
  了回去,不过还没等着阴肉完全缩拢,那阳具又闯了进来,生生的又把它撕开。
   罗永只抽插了一次,郭小苏又痛得哭了出来,他不得不又只有停了下来。不
  过由于这一次的抽插,带动了刚破处的鲜血流了出来,罗永看着这美丽的红色液
  体染红了郭小苏那雪白的玉腿。这是多么美的景色啊,白色的底,红色的点缀,
  勾出了一副美丽的图案。
   罗永用手指轻轻拭了一点处女血,拿到郭小苏的眼前,说:「小苏,你看。
  这就是你的处女之血,它证明了你的贞洁,证明了我们俩的爱情。」
   郭小苏虽然很害羞,很不愿意看。不过她还是看了,正如罗永所说,这红色
  的鲜血证明了自己的贞洁,证明了自己是把最骄傲的处女之身交给了自己最心爱
  的人。
   郭小苏感到自己毫不后悔,相反,她觉得自己现在是无比的幸福。她要让自
  已的男人也同样的幸福,「阿永,我不痛了,你动吧。」
   「真的吗,那我动了。这次我不会再停,长痛不如短痛,你如果再痛就忍着
  点,很快就好了。我会让我们俩都留下一个最美的回忆。」
   郭小苏轻轻点了下头,她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双手也紧握着身边的棉被,希
  望在最疼痛时能以此减轻自己的痛苦。
   罗永也不多说,刚才动了一下他就体会到了那美妙的滋味,现在他又动了。
  一下一下的在这娇嫩,柔滑的阴道里驰骋,用自己的阳具享受着这阴道给自己带
  来的磨擦,和以此生出的快感。看着自己的阳具不停的进进出出,使得这原本娇
  嫩的阴唇也跟着这动作翻进翻出,已经变得有些红肿。不过强烈的快感已经使他
  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他现在只知道享受这强烈的快感。
   「小苏,好爽啊,你的阴道好爽啊……」罗永大叫着,宣泄着自己的快意。
   「啊……好痛啊……」与之相对的是郭小苏那凄楚的叫声。她紧皱着眉头,
  咬紧了牙关,显出痛苦的表情,两只雪白的小手更是使命抓住身边的棉被。
   随时罗永不停的运动,郭小苏的下身也受到刺激而分泌出了爱液。有了爱液
  的滋润,她终于没有那么痛了,相反的,换来的是丝丝如麻而又骚痒的感觉。她
  开始享受着这种新的感觉了,那种感觉,只有在阴茎撕磨阴道的时候才能使她畅
  快,才能使她获得至高的享受。
   她的话也由最开始叫痛,变成了现在对罗永的要求,「啊……快点……再快
  点……我好舒服啊。」
   罗永知道是郭小苏的高潮快来了,而自己也已经忍受不住。他使出了最后的
  力量,用超快的速度抽插着郭小苏的阴道。
   「啪、啪、啪、啪……」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快。这代表着罗永正逐渐
  加力,逐渐加快的让自己的卵袋抽打在郭小苏迷人的三角地带上。
   终于,迎来了最后的结果。随着「啊……」的一声呼叫,娇嫩的女声掺杂着
  粗豪的男声,两人同时泻了出来,登上了这快乐的颠峰,感受着这最强而有力的
  至极快感。
   那晚,罗永和郭小苏二人品尝到了禁果的滋味。他们又干了两次,直到两人
  实在是没有一丝精力了才罢休。当他们最后入睡时天已经开始泛白。当然,郭小
  苏那天也没再过生日,只是和自己所喜欢的男人在床上足足躺了整整一天。
   不过自那以后,郭小苏还是很保守,不肯轻易的让罗永和自己交欢。只有在
  节假日,或遇到一些高兴的事情的时候才会答应罗永的要求。但他们要么不做,
  一做就会把两人都干得精疲力尽才肯罢休。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高中结束,女人有时比男人更善变,等两人考上大学时,
  由于分隔两地,郭小苏很快的提出了要和罗永分手。罗永虽然不愿意,可也没办
  法。而且他想,大学正是追求性爱的好季节,分手就分手吧,这样自己还能有更
  多的选择。
   【全文完】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