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满足了师娘』

时间:2024-06-16 20:54:07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职场
  第01章
我人生中的终于第一个女人是我的师娘,也就是满足我现在的岳母,那件事发生在我结婚的师娘前五年。那是终于1982年,我18岁的满足时候。在我6岁的师娘时候,我的终于父母相继去世,我变成了一个孤儿。满足从此后我和爷爷叔父一家生活在一起,师娘上中学时,终于爷爷也都去世了,满足叔父一家人对我就更冷淡了。师娘好不容易上到初中毕业,终于婶婶以家里负担重为借口,满足我停学了,师娘那一年我15岁。

辍学后,叔父通过人把我介绍到县城修车铺做学徒,没有工资管吃管住。修车铺除了师父就我一个学徒,师傅修车手艺很好,除了修车铺还有一辆车跑运输,雇了一个司机专门跑车,但有时候时候师傅也会跟着跑长途。

因为师父技术好,在当地很有口碑,所以生意很兴隆,在当地也比较富有,在当时就盖了一栋二层小楼,这在当时的县城已经很了不起了。师傅40多岁,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为人很憨厚,待人也非常和善,这也是车铺生意好的原因之一。

因为我是个孤儿,所以就住在师傅家里,师傅家就三口人,师傅、师娘和一个女儿。师娘很年轻漂亮,看起来要比师傅小很多,后来听说师娘家很穷,当时因为看上了师傅的经济条件才嫁给他的,所以比师傅要小十多岁。女儿叫小华,11岁,还在上小学,长得跟师娘一样漂亮,很可爱。

师娘的心地很善良,得知我是个孤儿,从小就没有父母,所以对我很好。小华也很喜欢和我玩,不上学时经常找我玩,总是哥哥前哥哥后的叫我。我到师傅家半年后,他们就把我当做自己家人一样,师傅和师娘一直想要个男孩,但师娘当时生小华的时候因为难产,所以以后不能再生育,他们现在就把我当成他们的儿子一样。尤其师娘,经常说要我给她当儿子,后来有时干脆直接就叫我儿子,师傅听了只是憨厚的笑着。

我跟着师傅学习修车技术,一年后一般的毛病我自己就能修理了,因为有我在修车铺里,师傅有时也会跟车跑运输。因为我接触的都是司机那些人,经常会听到他们讲有关女人的事,那个时候我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似懂非懂,经常听的脸红心跳。

后来师傅有时也让我跟车跑运输,那时年龄小跟车出去很开心,每次跑一趟要四五天时间,回来师娘总是很关心的我问我累不累,还做好吃的给我。有一次出去时住在路边的一个简易小饭店里,以前都是我和司机住在一个房间,这一次因为房间很小,所以我们只好分别住在隔壁两个房间。

房间的布置很简陋,就是一张和一个很小的桌子,吃完饭也没有地方可去,所以我很早就上准备睡觉。小饭店因为很简陋,两个房间之间只隔了一层木板,上面贴着一层报纸,有的地方已经破损透过灯光。饭店里住的几乎都是司机,晚上哄哄吵得我睡不着,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女人的笑声,很不容易我才迷糊糊的睡了。

下半夜,我突然被隔壁司机房间的叫声惊醒了,睁眼一看隔壁房间还亮着灯光,一个女人“依依哦哦”的声音从木板隙清楚地传过来。我当时感到很好奇,不明白司机的房间里怎么会有个女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把眼睛贴在木板上,眯着眼睛向隔壁的房间里看过去。突然我的脸红立起来,隔壁房间里,司机正光着身子正在一个同样光身子的女人身上,那个女人的两条大腿高高翘着,司机正趴在那个女人的身上动着股。我突然明白了,这就是做,司机正在和那个女人做。

我只是上学时在书里看到过有关做的事,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因为好奇,我的眼睛被隔壁房间里的景象吸引住了。我紧张地趴在木板隙上向那边看着,女人的叫声清晰地传进我耳边里,刺着我的神经,很快我就感到身上发热,内里的茎也不知什么时候立起来,把内高高的顶起。这时我感到自己的心跳很厉害,体内产生出一股冲动,觉得口干舌燥,当隔壁两个人做结束时,我才发现自己竟然出了一身汗。

我躺在上再也无法入睡,脑子里总是刚才司机做时得画面,耳朵里一直回着那个女人人的叫声,头脑里一直在胡思想。

那一年我才16岁,虽然我还不很明白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那晚的情景却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第二天早晨,我迷糊糊地吃晚饭上车,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了,因为我一晚上都几乎没有睡,所以一到家我就躺在上睡觉了。

晚上师娘叫我起<我的师娘和师妹>来吃饭,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我病了或是身体不舒服,很关心地问我。我脸红着对师娘说没事,赶紧起洗脸坐在饭桌前,饭桌上是师娘专门为我做的好吃的。吃饭时师娘一个劲的埋怨师傅,说我年纪小还叫我跟着跑车,一跑就是好几天身子吃不消等等。

师傅本来就很憨厚,在师娘面前更加没有脾气,只是憨厚地说是为了让我多一些锻炼,出去可以见见世面等等。师娘一听更加生气,说:“见什么世面?跟那些司机在一起能学到什么好东西,那些司机哪一个是好东西,出去不是喝酒就是找女人,时间长了还不都跟他们学坏了。”

师傅被师娘说的唯唯诺诺地应着,师娘的话又让我想到昨天晚上看到的情景,脸上不由的有些发热。

晚上躺在上,我脑海里又浮现出司机和那个女人做的画面,茎很快就立了起来。

很长时间我才迷糊糊的睡着,睡梦中我梦到自己在跟一个女人做,我趴在那个女人身上,茎在一个热乎乎的地方,没几下我就感到浑身异常舒服,哆嗦着突然醒了过来。这时我感觉到自己的内里的热乎乎的,伸手一摸里面都是黏糊糊的东西,我梦遗了,在梦中我出了自己的第一次。

因为内上面沾了,穿在身上很不舒服,我掉内把身上的擦干净,然后随手丢在上。我躺在上回味着梦中那种快,回忆着梦中的那个女人是谁,长得什么样子。做梦时那个女人的样子很模糊,我躺在上极力地回想着,隐约中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因为那个女人竟然是师娘,虽然当时那个女人的景象很模糊,但我还是清楚那就是漂亮的师娘,我竟然在梦中梦到和师娘做,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很快,茎又高高的竖立起来。这也难怪,在我对女人一知半解时,生活中接触最多的就是师娘,而师娘从一开始就对我很好,小华虽然也和我很亲近,但她刚是一个才上初中的小女孩。

我的脑子里一直在胡思想着,总是不自主地就会浮现出师娘那张漂亮的脸,还有师娘圆润丰的身体,不知胡思想了多久才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我没有像以前那样很早就起来,而是躺在上沉睡着,直到师娘已经把早饭摆在桌子上,才把我叫起来。我睁开眼睛看到师娘站在前,止不住脸红心跳起来,昨天晚上的梦境又浮现了出来。师娘看到我醒过来脸上红红的,关心地问我是不是病了,我慌张地回答说没有,掀开被子就准备起。

被子刚一掀开我又赶紧盖上了,因为昨晚掉内后我浑身都是赤的。婶娘看到我慌张的样子扑哧笑了一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走出去,临出门时告诉我赶紧起来吃饭,也不知道师娘有没有看到我光着的身体。

我赶紧起来找条内穿上,然后胡乱穿上衣服洗脸刷牙,坐在饭桌前我一直不敢直视师娘,胡乱地吃完饭就去修车铺了。

一上午我的脑子里都哄哄的,修车时一直心不在焉,有好几次失误被师傅提醒,师傅关心地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脸红着说没有。好不容易心情才慢慢平静下来,和师傅一边找出汽车故障一边修理,由于修车铺的生意很好,常常有两三辆车同时维修,后来在忙忙碌碌中也就忘记了其他的事。

中午和师傅回家吃饭,小师妹小华因为下午不上学,吃饭时吵着要我陪她上街玩。因为下午没有多少活,师傅就叫我下午不用去修车铺了,下午拿点钱带小华上街去玩玩,顺便让我自己也买件衣服穿。我接过师娘递给我的一百元钱答应着,小华见师父答应我陪她上街,也高兴地和我议论着下午去什么地方。现在师傅他们已经把我当成家庭的一员,在生活各方面就像对待自己的子女一样,我因为从小就失去家庭温暖,自从到了师傅家以后,师傅和师娘对我各方面都很关心照顾,小华和我很亲热,总是叫我哥哥,我在心里也已经把这里当做家一样。

吃完饭小华就拽这我要上街,我和师傅师娘说一声就领着小华走了,我们大街四处闲逛,小华一直抓着我的手。那时候一百元钱已经很多了,我给小华买了些零食和学习用品,小华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围着我叽叽喳喳,在小华的参谋下我自己买了一件衣服,因为师父喜欢喝酒,回来时又给师傅买了两瓶酒。
第02章
下午四点多回到家,小华抱着一堆零食回房间做作业,我把两瓶酒放在桌子上,然后拿出剩下的钱到厨房给师娘。师娘叫我把剩下的三十多元钱自己留着零用,又看了看我买的衣服满意地点点头。

我正要离开,师娘却突然叫住我,我正要问师娘有什么事情,师娘的脸一红,在我耳边悄声说:“小军,下次记得把内下来泡在水里,要不干了就不好洗了。”

我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自从来师傅家以后,我的衣服都是师娘给我洗的。昨晚晚上遗后,内被我随手丢在上,当时还想第二天自己偷偷洗一下,可是早晨因为看到师娘心里很慌乱,就把内丢在上给忘了。中午回来吃饭时看到院子里挂着洗过的衣服,因为小华吵着要我带她上街,所以也没想起来。

师娘这时和我一说,我突然想了起来,一定是师娘上午给我收拾房间时发现的,看到我内上的东西她当然知道是什么,所以和我说时自己的脸也一红。

我顿时脸羞的感到无地自容,脸通红的说不出话来,我叫了一声:“师娘…”

就脸通红低着头不知说什么好了。

师娘看到我窘迫的样子,嘻嘻笑一声,虽然她是我的师娘,但也只比我大10岁,有时候天真的倒像个姐姐。师娘伸手在我的头上摸了一下,说:“嘻嘻!怎么?不好意思啦!这有什么害羞的,这种事情在男孩子很正常的,说明我们的小军已经是男子汉了。”

我的脑子里又浮现出梦中的情景,自己趴在师娘身上时的快,现在师娘就站在我面前,我的心跳变得加快了,我“嗯”了一声,就逃跑似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我坐在上按耐不住自己的心跳,脑子里又开始胡思想,始终没有敢再踏出门口一步,直到小华进来叫我吃饭时才走出房门。

师傅已经回来了,我叫了一声师傅坐在饭桌前,师娘拿过我买的酒过来坐下说:“看!这是小军专门给你买的酒,小军长大了,也越来越懂事了。”

师傅也高兴憨笑着说:“嗯!小军这孩子比一般的孩子都懂事,做活也很聪明利索,来!今天也陪师傅喝一点。”

因为师父有时候开车,所以平时师娘不让师傅喝酒,只在没有事时才让师傅喝一点,我更是从来没有喝过酒。师娘今天显得特别高兴,竟然拿来了三个杯子,也要陪我和师傅一起喝,师傅看到师娘也要喝酒,更加开心了。

我急忙说自己不会喝酒,师傅说:“没关系,不会喝就慢慢学,男人总是要学会喝酒的,喝几次就会了。”

师娘也说:“少喝一点不怕的,你看我都会喝,一学就会。”

师傅这时端起酒杯说:“来!干一杯。”

说着把酒杯举到嘴边一仰头就干了,师母竟然也不含糊,端起杯子也一口喝了。我看到师父师娘喝得那么干脆,也觉得没有什么,端起来喝进嘴里猛地咽下去。顿时,一股热辣的感觉直冲脑门,我立刻张着嘴咳嗽起来,眼泪都快要下来了。

师娘坐在我旁边,见状赶紧用手在我的后背上拍着,一边拍一边说:“你不会喝就不要一下子喝这么猛,开始要慢慢喝,知道吗?快!先吃几口菜。”

我止住咳嗽,含着眼泪点点头,赶紧拿起筷子吃了几口菜,这才把那股热辣感下去。

接下来我不敢再大口喝,每次都一点一点抿着喝,师娘也坐在旁边陪着我慢慢的喝,很快一杯酒就被我喝下去了。这时我感觉到酒并没有那么难喝,师傅真的很喜欢喝酒,每次都是一口一杯,当然那时候的酒杯也很小,后来我也可以一口喝得多一些,有时三四口就可以喝完一杯酒。

我陪着师父师娘开心地一边喝酒一边说话,师傅越喝越开心,师娘也喝的脸娇红,不停地说笑着。自从到师傅家,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师娘这么开心,师娘喝的脸色红润,一双丹凤眼水汪汪的,瓜子脸高鼻梁,红润润的嘴微微嘟着,既漂亮又娇媚。

以前我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看过师娘,此时看起来才觉得师娘真的有年轻又漂亮,尤其开心时一脸天真顽皮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小女生。再加上一副小女人姿态,更加使人着,难怪常常听到有人说,师娘是一朵鲜花在了牛粪上。

我坐在师娘旁边,看着师娘漂亮娇媚面容,鼻子里闻着阵<我的师娘和师妹>阵从师娘身上传来的香味,不自觉得神魂颠倒,不知不觉中喝了很多酒,渐渐感觉的头脑有点晕乎乎的。

一瓶酒已经喝下去多半斤了,师娘看到我已经喝得脸都红了,就把酒瓶收起来说:“行啦!不准再喝了,该吃饭了。”

师傅显然还没有喝够,但是师娘已经说话了,也只好看着酒瓶摇头叹息。师娘盛饭上来,我吃了两碗饭,然后洗漱一下就晕乎乎回房间躺在上,很快就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了一觉,我在一阵口干舌燥中醒了过来,我从上坐起来,感觉到头脑清醒了很多,但是却口干得要命,感觉好像喉咙里在冒火一样。我打开灯穿着内下,准备到客厅里倒杯水喝,来到客厅,正好饭桌上有一壶凉茶,我抱起茶壶一阵猛灌,立刻感觉到舒服了很多。放下茶壶我转身向房间走去,还没有走到房间门口,我听到楼上好像有声音,不由得停下脚步竖起耳朵仔细听听。

由于我刚才口干急着喝水,所以没有注意周围的动静,这时我的心情安静下来,果然听到确实是楼上的声音。我心里有些疑惑,开始我想到是不是招小偷了,我屏住呼吸仔细听一下,一阵熟悉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我的心跳顿时快了起来。

这正是我那天在小饭店里听到的声音,女人的呻声。

我轻轻地走到楼梯口再仔细一听,确实是从楼上传来的女人呻声,而且是我非常熟悉的声音,那正是师娘的声音。

我站在楼梯口感到浑身燥热,心跳的更快了,我犹豫着,想转身回到房间,可是却一步也迈不动腿。师娘的声音像一道无形的绳索紧紧地拴住我,我不由自主地小心向楼上走去,我很小心一步一步踏上楼梯,慢慢向楼上走去。越接近楼上,师娘的声音就越清晰,我顺着声音慢慢来到师娘的卧室门口。

我非常小心靠近师娘卧室门口,声音变得更加清楚了,师娘的呻声娇媚而人,一声声娇媚的呻声传进我的耳朵里。我感觉到自己热血沸腾,我的心脏狂跳着,茎不觉得早已经高高立起来。

正在我要把耳朵贴在门上时,师娘的呻声突然停止了,接着传来师娘不的声音:“你…你怎么又完了,每次都是这样,人家刚有感觉你就完了。”

这时师傅的声音传来:“老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我今天喝酒感觉到还可以,可是你…”师娘生气地说:“什么可以,刚刚两分钟你就完了,每次都这样,你不知道这样人家很难受啊!你再慢慢动一动,看看还能不能再起来。”

接着我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但很快又传来师娘生气的声音:“行了,算了!不行就算了,以后不要碰我,每次都得人家难受的要死。”

然后就听到师娘重重地叹了口气,接着是一声重重的翻身声。

卧室里突然安静下来,我怕被师傅发现,马上弓着小心翼翼地走下楼,赶紧回到房间关上门,然后跳到上关灯躺着呼呼着气。好一会我的息才平静下来,我躺在上,一只手不由自主握住了自己的茎,慢慢地套着。一阵快从茎传到全身,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梦中的情景,我一边在心里想着师娘的样子,一边套着自己的茎。

随着我的手套的越来越快,茎上传来的快也越来越强烈,我一边想着师娘的样子一边套,很快我就在一阵快中了。

我下的内,把茎擦干净,这一次我没有把内丢,而是窝一窝在枕头底下,然后舒畅地睡着了。
第03章

第三天师父回来了,晚上师娘破例把酒瓶放在饭桌上,师傅今天很高兴,一边跟我和师娘喝酒,一边说这一次跟车的收获。原来师傅这一次联系了一个长期客户,每个星期固定拉一趟货,每次来回三天,再加上平时的一些散活,每个月都有一笔可观的收入。连同修车铺每个月的收入,这样一来收入要比以前翻一番。师娘听了也很开心,计划着把钱存起来,以后给我结婚用,师傅连声赞同。

我听了心里很感动,师傅和师娘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处处关心我,虽然我没有工资拿,但师傅和师娘经常给我零用钱,如果算上吃穿比一般人的工资还要多。不仅如此,师娘竟然还为我今后结婚打算,完全把我当成了自家人,这些都是我以前无论如何都得不到的。我在心里暗暗决定,今后一定要好好对待他们,把他们当做自己的父母一样孝顺。

一顿饭吃得很开心,一家四口人都很高兴,饭后小华回房间做作业,我和师傅师娘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师傅家是一个21寸彩电视,这在当时的家庭里非常少见,一般家庭最多也就是一个黑白电视,很多家庭还没有电视。

九点多电视剧放完了,师娘关上电视大家准备睡觉了,师娘倒了一壶茶放在茶几上,然后对我说:“小军,晚上要是渴茶壶里有水。”

我点头应着回到房间,躺在上我突然想到师娘临上楼时的话,以前师娘从来没有这样过,今天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我今晚喝酒担心我会渴,还是…突然我的心里一动,是不是师娘今天晚上又要和师傅做?

我想到师娘今天晚上破例主动拿酒给师傅喝,上楼之前又代我茶壶里有水,是不是在暗示我?我胡思想着,要知道,我当时16岁了,正是情窦初开,对朦朦胧胧很好奇的年纪。我胡思想中茎已经立起来,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梦中的情景。我再也躺不住了,我轻轻起来到房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听客厅里的动静,外面很安静。我很小心把门拉开一条,看到客厅灯已经关上,就慢慢把门打开又听一下,然后光着脚悄悄来到客厅。我在客厅站了一下,然后轻轻向楼上走去,刚上楼就听到师傅的卧室里传出师娘的呻。

我踮起脚尖来到师傅卧室门口,呻声逐渐大了起来,我发现师傅卧室的门没有完全关上,还留了一条很小的隙。由于卧室里没有开灯,门又很小,我根本看不到卧室里面的情况,但师娘的声音却很清晰地传出来。

我屏住呼吸竖起耳朵站在师傅卧室门口,专心地听着卧室里的声音,只听见师娘呻着说:“嗯…你今天慢一点…嗯…嗯…别再很快就出来了…嗯…每次都得人家很难受…嗯…嗯…”我感到自己浑身的血都涌到了头上,顿时口干舌燥,心脏扑通扑通剧烈地跳动着,我的茎更是高高地把内顶起来,涨得非常难受。

这时又听到师傅说:“哦!老婆,我也不想那么快就出来,可是一进去我就想要,动一动就憋不住了,不动你又不愿意。”

师娘说:“嗯…话!你不动光在里面有什么用…嗯…你就不能使劲多憋一会…”

师傅好像是在咬着牙似的说:“我…我也想多忍一会,可是一动你那里面使劲一夹我就不行了,一下就出来了。”

师娘呻着说:“嗯…嗯…不…不夹怎么行…嗯…一感觉舒服…嗯…我就忍不住要夹…嗯…也不是我故意要…喔…不要…不要…你…你怎么又…”

只听见师傅不好意思地说:“好老婆,对不起,我…我真的憋不住了。”

师娘生气地说:“你…你总是这样,你要在这样我…”

说着深深叹了一口气。

师傅这时也沉重地叹了口气,卧室里恢复了安静。

我赶紧悄悄地来到楼下,借着窗外的月光端起茶壶咕嘟咕嘟大口灌着凉茶,半壶茶喝下去,我才感觉到心里的红热感好了一些。在端起茶壶时我听到“叮”清脆的一声响,当时口干舌燥也没有在意,放下茶壶时我才发现茶壶边上放了一个茶杯,我端起茶壶时茶壶碰到茶杯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我回到房间躺在上,茎依然高高地立着涨得难受,我忍不住把手伸进内里握住茎动起来。我一边快速的动着茎,一边想着师娘,想象着自己趴在师娘身上动着茎,很快我就在极度的快中出了。我息着下内擦干茎上的,然后把内窝成一团到枕头下面,很快就足的睡着了。

第二天吃完早饭师傅就叫上我到修车铺,两个人忙了一上午把昨天送过来的车修理好,然后才回家吃饭。

一进入院子,我就发现自己的内又晾在外面,知道又让师娘给翻出来了,我心想反正师娘已经知道了,心里也就坦然了。吃完饭我回房间想休息一会,躺在上发现枕头旁边多了一条新巾,我拿起来看了一下,突然想起了内的事。我心想师娘怎么知道我昨天晚上会手,而且一早晨就把我的内拿出来洗了,难道…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师娘既然准备和师傅做,为什么没有把卧室的门关好,还有昨天茶壶旁边摆放的茶杯?

我手里<我的师娘和师妹>拿着巾想着,显然巾是师娘专门给我准备的,她给我准备巾的目的很明确,是要我手时用的,那样就不用在到内上了。那昨天晚上的茶杯是不是师娘故意放的?那样我拿茶壶喝水一定会碰到茶杯,那师傅卧室的门呢?

我胡思想着,直到师傅叫我才回过神来,赶紧答应这把巾放在枕头下面,和师傅一起去了修车铺。
第04章
一晃又一年过去了,修车铺的生意越来越好,师傅的手艺也都教给了我,修车铺也几乎交给我在忙。师傅经常出去跑车,拉货的活也更加忙了,半年前师傅又买了一辆车,两辆车同时在跑。因为有些忙不过来,师傅又找了一个人跟着我打小工,做一些零碎的工作,家里的收入也更多了。

一年来,师娘对我越来越好,各个方面都对我非常照顾,因为师父经常跑车不在家,家里很多事情也都和我商量,显然师娘把我当成家里的一个男人看待了。小华跟我也更加亲近,没事就着我,有一次还偷偷跟我说,师娘问她喜不喜欢我,她说喜欢,师娘说喜欢那你长大了嫁给你哥好不好?

由此我更知道师娘对我的疼爱了,期间我又偷听过两次,但没有听到师傅和师娘做,后来想到师娘对我这么好,我不应给对师娘有非分之想,所以也就没有再去偷听过。当然,我有时还会手,我曾经自己偷偷跑到录像厅看过一次黄录像,里面男女做的画面对我的震撼很大。每次手时我总是克制不住地会想到师娘,虽然我心里觉得不应该这样,但却没法克制自己,每当手时,师娘的形象就会很清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因为看过一次黄录像,我对男女做已经了解了一些,每次手时,我总是想着自己趴在师娘的身上,坚硬的茎在师娘的道里快速着,最后在师娘的娇声中出了自己的。当然,每次手时我都把在巾上,当我下次手时,枕头下的巾已经被师娘洗的干干净净了。

当一切都变得很美好的时候,祸从天降。师傅再一次跑车时遭遇车祸,对方一辆车违反交通规则和师傅的车撞在一起,师傅因为伤势过重当场死亡。当我和师娘赶到当地医院时,在医院的太平间里见到了师傅,师傅的状况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师娘看到师傅的样子当场就晕了过去。

后来经过交通部门判定,对方付完全责任,对方赔偿了师傅家一大笔钱,保险公司也给了赔偿。

安顿好师傅的后事以后,师娘坚决要求我把两辆汽车卖掉,不允许我再跑车,让我专门经营修车铺。此时修车铺已经小有规模,生意也非常好,我听从了师娘的意见,把被撞得车修好连同另一辆车一起卖掉了。那时汽车跑运输很挣钱,而且办运输证很困难,所以两辆车连同各种证照卖了很好的价钱,比当时买车时的费用还要多。

一切都办好后,一天晚上,师娘把我叫到她的卧室,从一个锁着的抽屉里拿出几本存折。我和师娘算了一下,以前的存款加上这次师傅的赔偿还有卖车款,竟然快有两百万。这在当时是一笔很大的数目,那时候万元户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没想到师傅竟然存了这么多钱。

师娘对我说:“小军,这个家以后就靠你了,我和小华以后也都靠你了,你可不能把我们丢下不管。”

我向师娘保证说:“师娘,从我到这个家里时我就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了,我从小就没有了父母,是你和师傅收留了我,又对我这么好,我在心里早就把你们当做我的父母一样。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离开你们的,我会一辈子都照顾你们。”

师娘听我这么说,扑在我的怀里哭了起来。

师傅去世时我也没有看到师娘这样哭过,看到师娘哭成这样我当时感到很心酸,也抱住师娘的肩膀陪着她一起流泪。

哭了一会,师娘从我的怀里抬起头,然后坐直身子说:“小军,你能有这份心我就安心了,师娘没有看错你,更没有白疼爱你。以后这个家就都交给你了,你也要自己照顾好自己,为了这个家,也为了我和小华。”

我重重地点头答应着。

师娘要把存折交给我保管,如果生意上需用钱让我自己做主。我坚决没有要,让师娘自己保管,如果生意上有需要我会向她拿。师娘看到我这样,对我更加另眼看待了,又把我抱在了怀里,过了一会才收起存折放在抽屉里。

师娘又提出让我搬到楼上来,住在她对面的房间里,因为小华上高中必须住校,我住在楼下,师娘一个人住在楼上。她说晚上经常会梦到师傅死的时候那种惨状,常常在梦中惊醒再也睡不着,一个人在楼上感到很害怕。

我很理解师娘此时的心情,所以也没有多想就点头答应了,当天晚上,师娘就帮我把铺搬到了楼上。当师娘帮我收拾铺时,看到我枕头下面的巾,突然脸红了一下,我当时虽然也有点尴尬,但也没有往心里去。

白天我忙修车铺里的生意,中午晚上回家吃饭,每天回来师娘都会准备好饭菜等着我,看得出每顿饭菜师娘都是精心准备的,所以我吃的也很香甜。因为小华住校,只在星期六晚饭时才回来,住一晚上,第二天晚饭后又要回学校上晚自习,所以家里几乎就是我和师娘两个人,每天都是两个人在家里吃饭睡觉。

由于修车铺的生意越来<我的师娘和师妹>越好,我就和师娘商量,准备在县城边盖一个小型修车厂,再雇两个工人。师娘听我一说就同意了,并说以后这些事情要我自己做主就行了,需要钱就从家里拿。

两个月后,新的修车厂建好了,我把修车铺全部搬到新修车厂里,又增添了一些新的设备,并逐个通知了那些老客户。因为那些老客户长期在我们的修车铺里修车,对我们的技术和服务都非常满意,而且我又增添了一些新设备,可以承接几乎所有的汽车维修项目。我又雇了两个有经验的修车师傅,生意变得比以前更好了,收入也增加了一倍还多。我把每个月的钱都交给师娘存起来,师娘要我自己固定留两万零用,卖衣服或者在外面应酬,其它的都由师娘存在存折里。

师娘代我在外应酬时尽量不要喝酒,如果一定要喝时也要少喝,我知道师娘很反对师傅喝酒,就答应了。但晚上回家吃饭,师娘却让我喝点酒,说干一天活累了,喝点酒可以解乏,有时候师娘也会陪我喝几杯,我们两个在一起吃饭有时候就像夫一般,当然,这只是表面上。

半年一转眼过去了,修理厂早已经走上了正轨,收入也很稳定,而我跟师娘和小华也更加的亲密了,就跟真正的一家人一样。小华每次回家都会着我,要我陪她玩陪她逛街。反正现在修理厂有两个专业修车师傅,一般的问题都不用我亲自动手,而且收入也很好,所以每次小华回来我都带着她上街,给她买衣服零食和一些学习用品。有时候我们也会拉着师娘一起去,我和小华会参谋着给师娘买衣服和化妆品,我还给师娘买了金项链和戒指。师娘很感动,说跟了师傅这么多年,虽然也挣了很多钱,但师傅却从来都没有想过给她买化妆品和首饰。

半年时间,师娘已经从师父的去世中早就恢复过来,并且显得比以前更年轻更漂亮了。其实师娘也不大,只比我大15岁不到,今年刚刚32岁。由于师娘一直呆在家里,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就好像是20多岁的少妇,既漂亮又妩媚。

在这半年里,大多数时候就我和师娘两个人住在楼上,晚上躺在对面房间的上,如果说没有什么想法是不可能的。有时听到师娘上卫生间或咳嗽声,我难免心里会胡思想。忍不住时我就会手,一边在心里想着师娘,一边用力着自己的茎,想象着在师娘道里的感觉,然后在快中把在巾上。第二天,巾就会挂在院子里,像一面小旗子在风中飘着,当我中午回家吃饭时,师娘看到我总会脸红一下。

尤其最近两个月,师娘在家时穿着比以前随便了,晚上更是如此。有时吃完饭师娘会先去洗澡,然后穿着睡衣和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刚开始师娘的睡衣里面还穿着罩,后来连罩也不穿了,透过电视出来的光亮,我坐在侧面几乎可以看见里面房的轮廓,每当这时我的茎就会蠢蠢动。有时候,师娘会我和我一起坐在长沙发上,这时候师娘总是和我坐得很近,手臂和大腿常常碰到我的身上,得我的茎总是高高地竖起来。每到这时我总是弓着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敢动,用力夹紧双腿生怕被师娘看到。有时师娘会有意无意地把眼神飘向我的大腿,我发现这时师娘的脸会红一下,有时转过头抿着嘴偷笑。但我也不敢往其他方面想,总是看完电视躺在上想着师娘的身体拼命手,第二天,我枕头下的巾自然又在院子里飘了。

还有就是师娘晚上去卫生间的次数比以前多了,而且每次都会出一些声响,小便有时连卫生间的门都不关。我躺在上,可以很清楚听到小便落进马桶里清脆的声音,每当这时我的茎就会竖起来。有几次我半夜起来上卫生间,竟然发现师娘卧室的门都没有关,在隐约透进卧室的月光中,我看到师娘躺在上,两个丰的房高高耸立着。有几次我小便完回房间时,好像听到了师娘轻轻的叹息声。有时候我真的有一股想要冲进去的冲动,但是最后我还是忍住了,我怕那样会伤害到师娘。

九月五号,是我18岁的生日,线岁,但我们这里算的都是虚岁。晚上小华专门跟学校请了一节课的假,回来给我过生日。这天晚上师娘做了一桌子好菜,又拿来一瓶酒五粮,因为小华还要回学校,所以师娘买了一瓶酸渣酒给小华喝。

晚上,除了小华,我和师娘都喝了不少酒,师娘的脸因为喝酒变得绯红,在灯光下显得更加漂亮更加娇媚。我也喝了很多,感觉到头脑有点晕忽忽的。

喝完酒小华就回学校去了,我和师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师娘已经洗过澡换上了睡衣,今天师娘穿了一件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睡衣,很薄的那种,我几乎都可以看见睡衣下面红润的小头了。我在师娘从楼上下来的那一刻,茎就几乎立刻竖立起来了,师娘妩媚地看了我一眼,走到了我对面的沙发前,我赶紧夹紧双腿把向前倾斜着,生怕师娘看到我竖立起来的茎。

师娘抿嘴笑了一下,然后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虽然客厅里只开了一盏昏暗的壁灯,但在电视的反光中,我依然可以看到师娘薄薄睡衣下高耸的房,和房上突起的小头。师娘睡衣里面只穿了一件很小的粉红色内,在睡衣下面显得很刺眼。师娘坐在我对面脸冲着电视,但我总感到师娘的眼神一直飘在我这边,师娘坐在沙发上好像很不舒服似的,不停地扭动着双腿和身体,两个丰的房在睡衣下也不停地颤动着。

我同样也坐卧不安,茎在两腿间高高地竖立着,涨得很难受,我也不时地扭动着大腿,紧紧夹住立的茎,生怕给师娘看到了。

看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视,师娘突然站起来说:“不看了,早点睡觉吧!”

说着走过去把电视关上了,然后看了我一眼转身向楼上走去。

我好像看到师娘的眼睛里闪过一道亮光,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师娘的睡衣后面股处好像有一块痕,但还没有等我看清楚,师娘就已经走到楼上了。

我看到师娘已经上楼以后,才慢慢站起来,我用手安抚了一下高高立的茎,然后向楼上走去。一上二楼,我看到卫生间里亮着灯,并听到一阵水声,我想师娘不是已经洗过澡了,怎么又洗了?

我走进房间掉外衣,只穿了一条三角内,听到师娘打开卫生间门走回卧室,我就走出房间到卫生间里洗澡。

走过师娘卧室门口,师娘卧室的门敞开着,头柜上亮着一盏头灯,师娘穿着薄薄的睡衣躺在上,两个丰的房高高地耸立着。我站住看了一眼,因为怕被师娘发现,就赶紧走进卫生间。关上门,我站在卫生间稳了一下,深深息几口让自己平静一点,然后掉内开始冲洗。我冲洗完前面转过身冲洗后背,突然,我看到门上的玻璃上有个人影晃动一下,我的心里一惊,随手关上淋浴头,隐隐听到一阵很轻的脚步声。

我想,可能是师娘起来想上卫生间,就打开淋浴头赶紧冲洗。
第05章
我很快冲洗完穿上内,打开卫生间的门走出来,走过师娘卧室门口,我不由得又向里面看了一下。师娘卧室的门依然敞开着,师娘还是那样仰躺在上,我停顿了一下继续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这时,我听到卧室里传出师娘一声深深的叹息。

我走到房间门口刚要进屋,就听到师娘轻轻地“哎呦”一声,接着叫我道:“小军,你来一下!”

我一听,以为师娘有什么不舒服,穿着内赶紧冲向师娘的卧室,一跑进师娘的卧室,猛然间我就愣住了。只见师娘上半身斜倚在上,薄薄的睡衣下丰的房高高地立着,睡衣下摆的扣子已经解开了,师娘两腿白的大腿在外面,大腿间窄小的粉红色内鼓鼓的凸起着,再向上是平坦光滑的小腹。

我的身体停在前愣在那里,眼前的景象使我的茎猛然立起来,把三角内前面高高地顶起来,我双眼直直地盯在师娘的身上再也挪不开了。

师娘在上坐直了身体,脸绯红微微娇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娇媚的脸上出一种渴望的神情。师娘的眼睛很快就移到我被茎高高顶起内上,红润的小嘴微微地张开着,师娘的双眼盯着我高高鼓起的内看了十几秒钟,然后抬起头抿了一下嘴,似乎是在咽着口水。师娘双眼看着我,殷红的嘴微微抖动着,说:“小军,你…难道…难道…你…”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只觉得一股血猛地冲上我的头顶,感觉到头脑里嗡的一声,我张嘴叫了一声:“师娘…”就猛地扑到上,双手紧紧地抱住师娘的身体,一下子把师娘在了上,我的嘴在师娘的脸上胡乱的亲吻着,亲吻上师娘的嘴时张嘴一下子用力的住了。

师娘在我扑上去时张开小嘴嘤咛了一声,身体倒下双手抱住了我的脖子,当我的嘴亲吻上师娘的嘴时,师娘也张开小嘴和我紧紧地亲吻在一起。师娘和我相互用力着彼此的嘴,很快,师娘柔软火热的舌头就钻进我的嘴里,追逐着我的舌头搅动着。

这是我第一次和女人亲吻,开始时动作很生硬,只知道用力住师娘的嘴用力裹着。但很快在师娘的带动下,开始和师娘的嘴相互起来,当师娘火热的舌头伸进我嘴里,追逐着我的舌头搅动时,我开始含住师娘的舌头着。师娘的舌头向后退,我的舌头也不自主四开始追逐师娘舌头,很快就被师娘舌头引进她的嘴里。师娘先含着我的舌头几下,然后就用舌头在我的舌头上挑逗着,我的舌头立刻和师娘的舌头纠在了一起。

师娘双手抱住我的脖子,贪婪地和我亲吻着,鼻子里发出愉悦的哼哼声,一边亲吻一边扭动着身体,丰的房在我口上挤着,两个小头硬硬地顶在我的膛上。我一边着师娘的嘴,舌头和师娘的舌头纠着,双手急急地抓住师娘的两个房,鲁地握在手里用力抓捏起来。

师娘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双手更加用力抱住我的脖子,火热的小嘴用力住我的嘴,房在我的抓捏中用力向上着。我一边和师娘亲吻着,一边用力捏着师娘的房,好像要把师娘的房捏爆似的,师娘身体扭动的更厉害了。

师娘的双腿已经向两边分开,我在师娘的身上,下半身在师娘分开的双腿中间,内里高高竖立的茎正好顶在师娘高高鼓起软软的小内上。师娘的股也开始扭动起来,股一边扭动一边向上,大腿间高高鼓起的埠在我的茎上又又顶,得我的茎更加硬起来。

我一只手抓着师娘的房,另一只手向下伸到师娘的大腿间,手掌用力在埠上,手指摸到了师娘两腿中间。我的手一摸到师娘的内上,就摸到滑滑的一片,原来师娘大腿中间的内和大腿内侧早已经都了。我用手在师娘的内上面用力了几下,就急急地想从内上面伸进去摸,师娘这时用力抬起股。我手忙脚地向下师娘的小内,师娘抬起股配合着,很快我就把师娘的内到膝盖处,师娘两腿替着把自己的内蹬到了上,然后分开双腿股高高向上着。

我伸手在师娘滑是水的上摸了一把,师娘的身体猛地颤抖起来。这时我的茎好像就要爆炸了似的,涨得很厉害,我再也忍不住<我的师娘和师妹>了。我此刻只想把茎入师娘的道里,我一只手开始向下自己的内,刚退到大腿上就用力抱住师娘,趴在师娘身上着茎在师娘的大腿间顶。

师娘这时分开自己的双腿翘起来,我的茎在师娘的大腿上撞,一下顶在埠上,一下又滑到师娘的小腹上,顶了十多下也没有进去。师娘的身体在我胡乱顶撞中一下下抖动着,看到我没有顶进去,师娘急忙伸手抓住我的茎,在我的动中对准自己的道口。我用力一顶,茎突然进入一个又热又软的里,师娘放开我的嘴仰头“哦!”地叫了一声,然后又亲吻在我的嘴上。师娘用力住我的嘴,火热的道紧紧裹在茎上,我的茎一入师娘的道就用力着部,硬的茎在师娘道里快速地动着。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跟本就不懂得什么技巧,只知道着茎一个劲的猛。师娘的道里水很多,又滑又粘,在我鲁的查中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师娘一时吻住我的嘴用力,一时仰头张开小嘴“哦哦啊啊”不停地呻,火热的道紧紧裹住我的茎一下一下裹着。我抱住师娘动着,茎使劲向师娘的道里快速猛,我感到自己整个身体都在膨,从头上传来一阵一阵的酥麻感,我感到自己体内一股力量就要爆发出来。

这时候,师娘双手紧紧抱住我的脖子,仰着头张开小嘴“哦哦…喔…喔喔喔…哦…啊…啊…”不停地叫着,道里变得火热,紧紧地裹住我的茎。

我再也不行了,我感到自己马上就要爆炸了,我开始奋力着茎向师娘道深处狠,接着在师娘“啊…啊啊…”一阵大叫声中,我的茎猛地剧烈跳动起来,一股热从我的头上猛地冲出来。我用力紧紧抱住师娘火热的身体,浑身抖动着一股一股的热涌入师娘的道里,师娘突然股向上起,身体开始剧烈颤抖着,道紧紧裹着我的茎搐。我的茎在师娘道有力地裹中,感到全身一阵无比的舒,骨头里好像都酥起来,这种滋味比我手时不知道要舒服几百倍。

我趴在师娘的身上,呼呼地着气。虽然我的时间不长,也只有仅仅两分多钟而已,但我的心跳却又快又猛力。

师娘闭着眼睛躺在上,微微张开红润的小嘴急促地息,呼出一阵阵热热的气体,头上已经布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师娘双手仍然紧抱在我的脖子没有松开,两条腿这时也已经盘曲在我的大腿上。可能是师娘感到内还勒在我的大腿上,就用脚勾住我的内向下蹬,把我的内蹬到了膝盖下面。我从内里出一条腿,然后用脚把内从另一条腿上蹬到一边。

这时我的茎还半硬地在师娘火热的道里,掉内后感到顿时方便了很多,就把双腿向两边弯曲用力动了一下部,茎更深地入到师娘的道里。

“哦!”师娘不由自主抱紧我呻了一声,双腿更用力的叉着盘在我的股上,睁开水汪汪的眼睛看了我一下,娇羞地叫了一声:“哦!小军…”接着又闭上了眼睛,张开小嘴亲吻在了我的嘴上。

我立刻住师娘火热的嘴用力亲吻着,师娘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挑逗一下又缩了回去,我的舌头紧跟着伸进了师娘的嘴里。我和师娘两个人的舌头纠在一起,师娘双手双腿都紧紧绕在我的身上,热切地和我亲吻着。师娘火热的道裹着茎一下下地紧缩,我的茎侵润在师娘火热的道里,在师娘道一下下的紧缩中很快就坚硬起来。

师娘感觉到我的茎又坚硬起来,双手更用力的抱住我,好像生怕我会跑了似的,一边用力和我亲吻一边慢慢向上着股,道把我的茎裹得更紧了。我的茎已经很硬涨了,忍不住又开始在师娘的道里动起来,师娘放开盘在我股上的双腿,高高弯曲着向两边分开。

这时,我部的活动更加方便了,我双手在师娘的腋下反向抱在师娘的肩上,一边和师娘亲吻一边用力的起股,坚硬的茎在师娘火热的道里用力着。由于没有了内勒在我的大腿上,我双腿向两边分开用膝盖顶在上,部上下动得更加有力,在师娘鼻子发出声声的呻中,茎用力向师娘的道里猛。师娘刚开始分开双腿着股接着我的,后来双手用力抱住我的脖子,股一下下向上动着,每当我的茎用力向道里入时,师娘就向上起股合我茎的入。

师娘火热的小嘴亲吻着我的嘴,后来放开了我的嘴,仰着头张开红润的小嘴不停地呻着。我的茎在师娘火热的道里变得更加坚硬了,我动的速度比开始时要快了很多,入时也更加用力勇猛,每一下都把茎深深入到师娘的道深处,处撞击在师娘高高鼓起的埠上。

可能是已经过一次的原因,这一次我已经比刚才的时间还长了,依然还没有的冲动,而且越茎上越感到舒服。我开始更有力地把茎向师娘的道深处猛,师娘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脖子,股快速向上动着,道里一阵阵的紧缩感越来越强烈,紧紧地着我的茎。

师娘张开殷红的小嘴不停地呻着:“哦…哦…小军…哦哦…哦…好孩子…喔…快…哦…哦…使劲…使劲…哦哦哦…小军…我的小军…喔…喔…哦哦哦…快…啊…啊…啊啊啊…喔…”

师娘的呻声越来越大,双手把我脖子抱得紧紧的,股更加用力向上。随着师娘一阵大声的呻,师娘的道突然收缩起来,就好像是一道紧箍咒紧紧勒住我的茎,接着道深处一股炽热的水涌出来。就在我的茎浸润在道里享受着紧缩的快时,师娘的身体急剧地抖动起来,张着殷红的小嘴“哦哦”地呻着。师娘的道开始一阵阵剧烈收缩,用力着我的茎,双手抱着我快速地动着股。

师娘突然烈的反应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了,我停止了动,把茎深深地在师娘的道里,在师娘道的紧缩和中体验着那种销魂的感觉。我感觉到师娘的道里变得异常火热,整个道里充了水,我整个茎都浸润在水中,这种热热的感觉烫得我茎异常舒服,虽然我没有动,但这种感觉却比我自己手时的快要强烈很多。而且,师娘的道紧紧地裹着我的茎,不住地一下一下用力着,火热的一时裹在我的茎上,一时放松开把我的茎向里面牵引。

过了一分多钟,师娘终于缓和了下来,双手紧紧抱住我的脖,殷红的小嘴又住我的嘴。师娘的鼻子里轻声哼哼着,火热的小嘴用力亲吻着我的嘴。

我的茎还坚硬地在师娘的道里,我感觉到茎有些涨得难受,忍不住地想要动。我试探着动了一下茎,师娘明显感得到我茎的跳动,一边亲吻着我,一边慢慢向上动着股。我看到师娘没有什么不适的反应,就开始慢慢地起来,硬的茎不间断地动着。师娘随着我茎的动动着股,嘴里又开始发出愉的呻声,随着我茎速度越来越快,师娘的呻声也越来越大,两条腿盘在我的部股动得更快了。

师娘的脸上出快的神情,更加起我的情,我的茎得更加凶猛有力。我趴在师娘身上,双手用力抱住师娘的肩膀,动着茎向师娘的道深处狠。师娘在我的下不停地大声呻,两条腿一会盘在我的股上,用力向上动着股,一会分开高高翘在空中不停地抖动,被我在下面的身子也一阵阵颤抖。

师娘的反应更加发着我的情,我动得更加猛烈了,茎就好像是加上了电动的活一样,快速有力地在师娘的道里进出动着。

突然,师娘的身体停止了动,双手用力搂住我的脖子,两条腿笔直地伸在空中,两个的房使劲向上着,头向后仰着张开殷红的小嘴发出“喔喔…哦哦哦…”一连串的呻。接着双腿叉盘在我的股上,弓着身子大声叫起来:“哦…哦哦…小军…喔…舒服死我了…喔…喔…哦哦哦…使劲…小军使劲…快…我…死我吧…哦…哦…哦哦哦…我爱死你了…喔…使劲…使劲…喔…喔喔…又来了…哦哦哦…高了…哦哦哦…我高了…哦…哦…快…使劲…使劲…喔…我爱你…哦…死我…哦…哦…哦哦哦…我又高了…哦…喔…喔…喔喔喔…喔…”

师娘大声叫着,一边双手用力搂抱住我的脖子,双腿叉盘在我的股上把我的身体紧紧住,道里又开始剧烈地收缩夹住我的茎,一股股水从师娘的道里出来。
第06章
做为第一次与女人做,刚刚17岁的我,此刻才明白原来这就是女人高时的反应。刚才师娘强烈的反应曾经使我不知所措,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现在我知道了。原来女人做时会高,而高是女人感觉到最快乐的时候。

这时我的茎在师娘道热烫和紧缩中也有了要的冲动,我不再犹豫了,在师娘的叫声中把茎更用力向师娘道里入。又了十几下,我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快了,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上一阵酥麻,一股电从股尖顺着后背传向全身。我浑身顿时整个抖动起来,情不自地把茎用力入师娘的道深处,只觉得小肚子里什么东西突然炸开了似的猛然一热,接着一股电涌向我的茎。我的茎忍不住剧烈跳动起来,身体突然猛地抖动了一下,双手用力抱住师娘的双肩,茎使劲顶进师娘的道深处,头上一阵酥麻猛地跳动着,一股突然了出来。

我极度舒地“哦!”了一声,低头张开嘴一下吻住了师娘的小嘴,身体抖动着把一股股进师娘的道深处。师娘在我第一股出时也“喔!”地叫了一声,接着就在我的亲吻中“嗯嗯唔唔”呻着,身体又是一阵剧烈的抖动。

我趴在师娘身上着气,由于剧烈的运动,我的身上都是汗水。师娘双手依然紧紧地抱住我,也张着小嘴急促地息着,汗水使薄薄的睡衣紧紧贴在了师娘的身上,师娘的头发也漉漉的黏在脸上。

我和师娘静静地在一起,过了十多分钟师娘才轻轻地“嗯”了一声。我向师娘的脸上看去,只见师娘脸绯红,眼睛水汪汪的充了柔情,红红的嘴微微张开着。师娘看到我看她,娇媚地和我对视了一下,脸突然一下子更红了,呻了一声紧紧抱住我,把火热的脸贴在我的口上。

我摸了一下师娘被了的睡衣紧裹着的房,叫了一声:“师娘,我…”

师娘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用力抱着我说:“嗯!小军,不要说!师娘喜欢你,师娘愿意和小军…做。”

我激动地叫了一声:“师娘!”就和师娘又亲吻在一起。

亲吻了一会,师娘放开我的嘴息着说:“小军,师娘身上都了,我们…我们去洗一下。”

说着,师娘的脸又突然红了起来。

我答应了一声,然后从师娘的身上下来,我站在下弯把师娘横抱起来。虽然我才17岁,但三年的修车劳动已经使我变得很健壮了,师娘娇小的身体抱在怀里根本就感觉不到沉重。师娘哼了一声双手搂住我的脖子,然后把滚烫的脸贴在我的怀里,任由我抱着向卫生间走去。

走进卫生间,我小心地把师娘放下站在地上,然后帮师娘掉黏在身上漉漉的睡衣,师娘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红着脸很温顺地让我把睡衣下。

打开淋浴头,师娘把淋浴头拿在手里温柔地为我冲洗着,师娘柔软的小手抚摸在我身上使我感到很舒服。冲洗完上身,师娘柔软的手慢慢抚摸在我的茎上,然后轻柔地抓在手里,顿时一阵阵舒感从我的茎传到身上。在师娘柔软的小手下,我的茎开始慢慢地充血大,很快就在师娘的小手里一跳跳得立起来。

师娘呻了一声,脸通红地看了我一眼又赶紧把头低下,柔软的小手用力抓住我的茎套了一下,说:“嗯!小军,你的…好大!”

在师娘的下,我的情又高涨起来,我忍不住抓住师娘两个丰的房捏着。师娘的两个房又大又,高高地耸立着,红褐色的晕上两个深红色的小头高高地立在上面。我情不自地用手指捏住两个小头着,师娘在我的下止不住身体一阵颤抖,张着殷红的小嘴发出轻轻的呻声。

师娘用小手握住我的茎,开始一下下套着,在师娘的套下我的茎变得又热又涨,开始不住地跳动着。我又开始激动起来,有一种想要把茎入师娘道里的冲动,我双手开始抓住师娘的两个房用力捏,耸动着股把茎在师娘的小手力动。

师娘看到我的反应呻了一声,用力抓住我的茎说:“嗯!小军,不要!先洗澡,一会…一会上再…师娘…我今后都是你的…”

说完继续给我冲洗身体。

师娘给我冲洗好以后开始给自己冲洗,师娘一边冲洗着自己的身体,我的双手一边在师娘的身上到处摸。我一会捏师娘的房,一会用手抓在师娘翘的股上,后来干脆一只手用力师娘的两个房,另一只手伸向师娘两条大腿中间,把手指头放在师娘充水滑滑的上滑动。师娘在我的下身体不时地抖动着,一面极力忍耐着冲洗着自己的身体,嘴里不停地发出一阵阵呻。

虽然师娘在冲洗着,可是师娘上一直淌着水,师娘最后实在忍受不住了,颤抖着把身体倚靠在我的身上,息着呻说:“哦…哦…小军…喔…好小军…别…哦…别再了…哦…哦…我…我要…要受不了了…喔…一会上再…再给你好不好!”我看到师娘绯红的脸上一副难以忍受的样子,用手指在师娘的上又重重的了几下,然后在师娘一阵抖动和娇呼声中双手离开了师娘的身体,着茎站在一边等待着师娘冲洗。

师娘很快就冲洗好自己的身体,然后拿过浴巾先擦干我的身体,接着又把自己的身体擦干净。师娘刚把浴巾放下,我就一下把师娘抱起来,师娘呻一声双手搂在了我的脖子上,殷红的小嘴一下子就亲吻在我的嘴上,接着把两条腿盘在我的上。

我双手抱着师娘的股,一边和师娘亲吻着,一边向卧室走去。走到卧室门口我随手把灯打开,卧室里顿时亮堂起来。

我抱着师娘来到前,并没有立刻把师娘放下来,而是看着上对师娘说:“师娘,你看!”

师娘扭过头向上看去,脸猛然红起来趴在我的肩上,两只小手在我的后背上捶打着,嘴里娇声地说道:“坏小军,你…还不都是因为你…我…”

只见上师娘刚才躺着的地方,整个单都被汗水浸了,单中间更是淋淋的一大片。

师娘捶打着我的后背说:“坏小军,还…还不把我放下来。”

我把师娘放下来,师娘红着脸在我的口轻轻地捶了一下,然后把单揭下来。我看到中间的铺上也被浸了一片,师娘红着脸娇羞地瞪了我一眼,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条巾和一个干净单,师娘先把巾铺在了的铺上面,接着又把单铺在上面。

整理好后师娘娇嗔地看了我一眼,娇羞地说:“坏小军,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上。”

我嘿嘿一笑,伸手搂着师娘一起躺在上。

我躺在上,师娘上半身趴在我的怀里,热烫的脸紧贴在我的口,一只柔软温暖的小手在我脯上抚摸着。

随着我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突然,我心里感到一阵慌乱,我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师傅和师娘对我这么好,把我当做是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师娘更是处处关心爱护我,可是,我今天晚上竟然头脑发热闯进了师娘的卧室,而且还和师娘做了。

虽然我在梦中和师娘做过,师娘更是我每次手时臆想的对象,但当时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甚至在手后感到内疚。可我却没有想到过今天和师娘做,我竟然一时情难自真的和自己的师娘做了。我顿时感到一阵阵的心慌意,我突然心里感觉到有点后怕,我已经和师娘做了,那我今后该怎么办?师娘现在没有怪我,那明天呢!明天师娘会不会生气?毕竟我这样做对不起我的师傅,更对不起疼我处处关爱我的师娘。

师娘感觉到了我情绪上的变化,也可能是我的心跳给师娘发现了。师娘上半身趴在我的膛上,两个丰高的房挤在我口上,抬起头看着我带着一丝慌乱的脸,问道:“小军,你…你怎么了?”

我看着师娘小声说:“师…师娘,我…我…”

师娘不解地看着我说:“小军,你到底怎么了?不要紧,你告诉我!”

我躺在上一动也不敢动,紧张的涨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师…师娘,我…我对不起你,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师娘着才明白过来,脸一红用小手捂在我的嘴上,我后面的话被师娘捂了回去。师娘脸红红地看着我说:“小军,师娘没有怪你,真的!我一点都没有怪你。”

师娘把手从我的嘴上拿开,然后在我的嘴上亲吻了一下,说道:“小军,师娘不但没有怪你,师娘还很感激你。也许你不知道,师娘自从和你师父结婚到现在,从来就没有这么开心过。我很年轻就嫁给了你师父,当时师娘家里很穷,虽然你师父比我大很多,但是嫁给你师傅时我还是感到很幸福,而且你师父对我也很好。”

师娘顿了一下,看了我一眼接着说:“可是…可是师娘的心里也很苦,你师父虽然对我很好,处处都很听我的话,但是,师娘和你师父在一起…一起时却感到很痛苦。你师父从来就没有让我足过,每次和你师傅做…你师傅都很快就不行了…”

说到这里,师娘的眼睛变得了,师娘伸手擦了一下眼泪说:“小军,师娘不是个坏女人…”这一点我当然知道,我点点头,师娘接着说:“可是我也是个女人,每次和你师父…我都很难受,你师父虽然也很努力,但却总是不行。我一直都想尽情的享受一次,哪怕只有一次我也心甘情愿,你不会认为师娘是个的女人吧?”

说到这里师娘问我道,我摇摇头坚定地回答说:“不会!我知道师娘是最好的女人,我…我也很喜欢师娘。”

我的脸突然的红了。

师娘听到我这么说,看到我的脸突然红了,竟然娇羞地嗤嗤笑了,然后用力在我的嘴上亲吻了一下说:“我知道你…你不会看不起师娘的!”

我使劲点点头说:“不会!师娘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好的人。”

师娘用力楼抱我一下说:“好小军,师娘就知道没有白疼你,”然后又在我的嘴上亲吻了一下,说:“小军,你不知道,自从…自从我第一次知道你遗…遗,看到你内上的时,我的心里突然好。我当时心里跳得好快,我知道我的小军长大了,已经是个小男子汉了,而…而且开始想女人了,我当时又高兴又害怕。”

说到这里,师娘的脸更加红润了,师娘娇羞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把热烫的脸颊贴在我的口上,说:“我高兴我的小军已经长大了,可是,我又害怕我的小军会离开我,怕我的小军会被别的女人吸引,喜欢上其她的女人。我…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整天都在胡思想的。那天晚上我…我和你师父…脑子里总是不自觉的会想到你,那时候我很激动,所…所以反…反应也很好,可是你师父很快就不行了。”

师娘说到这时抬起头,双手搂住我的肩膀身体向上移动,然后把滚烫的脸贴在我脸上磨蹭着,亲热了一会抬起头娇羞地问我:“小军,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你那个时候心里都在想谁?”

我被师娘问得一愣,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师娘脸红红的看着我又问:“我…我是说你那个…就是…就是自己的时候在想谁?”

我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喃喃着说:“师娘我…我第一次做梦…梦到和…和师娘…第二天起来喝水听到楼上有声音就…就…然后我忍不住就自己…心里总是想…想师娘…我不是故意的…可我…”

师娘听我这么说,开心地在我的嘴上连连亲吻着,然后把脸贴在我脸上问道:“我听到楼下有声音还以为是猫跑进来了,第二天问你才知道原来…原来是你这只小馋猫,那…那你第二次是不是故意…故意偷听的?”

听到师娘向我如此的表白,我的心里已经不再那么慌乱了。我知道师娘并没有怪我,而且很喜欢我这样,就大着胆子说出了心里的疑问:“师娘,我第二次偷听你…你是不是知道?那个杯子是不是你…你故意放在茶壶边上的?”

师娘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嗤嗤笑起来,说:“坏小军,我知道那天晚上是你在偷听,我心里…我心里感到很激动,那天我故意放一个杯子在茶壶边上,就是…就是想知道你是不是又偷…偷听,我…我想到你会偷听就…就很兴奋…”

说着,师娘把小嘴亲吻在我的嘴上,用力着我的嘴,柔的舌头伸进我嘴里挑逗着。在师娘的亲吻中我浑身的血都沸腾了起来,我猛地住师娘的舌头着,然后又把舌头伸进师娘的嘴里搅动。师娘趴在我身上紧紧抱住我,亲吻着和我的舌头纠在一起。

和师娘的亲吻中,我的茎很快就坚硬起来,抖动着贴在师娘的大腿上。师娘感觉到我坚硬起来的茎,一只小手伸下去握住了我的茎,一边和我亲吻一边用柔软的小手套。在师娘小手的套下,我的茎更加的坚硬了,我开始难耐地向上着部,茎在师娘的柔软的小手里动。

师娘看到我如此烈的反应,放开了亲吻我的小嘴向我口亲过去,然后用柔的舌头在我口和头上亲吻,小手把我的茎握得更紧了。
第07章
师娘在我的口亲吻了一会,又开始向下亲吻,亲吻过我的小腹然后趴在我的大腿上。我正疑惑时,突然感到头上一阵热,师娘竟然用舌头在我的头上。一阵舒使我忍不住哼出声来,股上的肌止不住颤抖着,茎快速地抖动了几下。

师娘用热的舌头在我的头上吻了一会,然后张开小嘴把我的头含进嘴里,火热的嘴裹住我的头着,热的舌头也围在我的头上打转。这种感觉真的太舒服了,我的脑海中不浮现出黄录像里的情景,没有想到师娘竟然一点都不嫌弃我,竟然像录像里面的女人那样我的茎。

师娘又改变了亲吻的方法,开始把我的茎整个都含进嘴里,然后上下晃动着头把我的茎在嘴里套,就向我的茎在师娘道里动时的感觉,但却和那种舒感不同。

我极力地忍耐着这种快的刺,忍不住动着把茎在师娘的嘴里动起来,有时用力过猛头进一个很紧窄的地方,得师娘吐出我的茎干咳起来。我看着师娘美丽娇媚的脸和微张着殷红的嘴,再也忍不住了,我猛地坐起来双手抱住师娘,把师娘娇小的身体猛地抱上来在上。

在师娘的一声娇声中,在师娘的呻声中,我双手抓住师娘两个高耸的房用力捏着,看着房上两个红红立的小头,张口含进嘴里用力裹起来。

“喔…哦…哦…”师娘用力向上着房呻起来,双手抓住我的头发使劲着,用力把我的嘴在她的房上,身体不住地抖动着。

我用力着师娘的头,一会含在嘴里裹,一会用牙齿轻轻咬着师娘的小头,师娘在我的亲吻下不停地呻着。亲吻了一会我开始向下亲吻,把舌头在师娘的小肚脐眼里了一会,然后向下趴在师娘弯曲分开的双腿中间。

明亮的灯光下,我第一次清楚的看到心里无数次想象中师娘的小。只见师娘处高高地鼓着,圆圆的像个小白面馒头,上面长着柔柔细细黑亮的。向下是两片肥厚的大,上面长着零零散散卷曲的,中间是两片嘟嘟红润的小,上面已经淌了亮晶晶的水,使两片小变得更加娇红润。

由于师娘的腿弯曲着向两边分开,牵动着小也微微地向两边张开来,两片小中间一条鲜红的,中充了亮晶晶的水。师娘的小嘟嘟地张开着,就好像两片嘟嘟红润的嘴一样,随着师娘大腿内侧肌肤搐而动张合着,如同一张嗷嗷待哺的小嘴一样。

看着我无数次想象中师娘娇红润的,我感到自己口干舌燥,喉咙里好像要冒出火似的。我情不自张开嘴猛地亲吻在师娘的上,把师娘整个含在自己的嘴里,用力裹住。

“喔…噢…噢噢…”师娘突然大声呻起来,双腿夹着我的头剧烈颤抖着,接着分开双腿双手用力抱住我的头,大声呻着股起来快速地抖动。

我着师娘的,舌头在师娘的小上和中着。师娘一边叫着一边动着股,道里一股股水涌出来,尽数被我入到自己的嘴里,我一边着师娘的,一边咽着进嘴里的水。师娘双手抱住我的头,用力把我的嘴在上。股快速向上一下下动,嘴里更是不住地呻着。

亲了一会,我发现师娘小上面有一个小粒立着,我好奇地用舌尖在上面了一下,师娘突然剧烈地颤抖起来,嘴里的呻声更大了。我又了几下,师娘抖动得更加厉害,股也用力向上起,水出来得更多了。看到师娘反应的这么烈,我便开始集中精力挑着,舌尖快速在立的小粒上着。

师娘的呻声再也没有停止下来,张着殷红的小嘴“依依哦哦”不停地叫着,股动得更加快了。师娘一边呻一边快速动着股,双手抓着我的头发用力着,上半身躺在上不停地扭动。突然,师娘“哦哦…高了…不行了…噢…噢…”高声呻着,股猛地抬高离开面,高高在半空中僵硬住了。停顿了一下,师娘的身体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一股水猛地从师娘的道里涌出来,一股热全部涌入到我的口中。

师娘抖动着双手抓住我的头发用力向上拽,嘴里呻着叫道:“哦…哦哦…小军…哦…快…快上来…哦…哦…我要你…喔……我…快…快进来…哦…”在师娘叫声和双手的拖拽中,我努力咽着嘴里的水趴在师娘身上,师娘双手用力抱住我的脖子,张开小嘴就把我的嘴紧紧吻住,然后使劲起来。我嘴里含着还没有咽下去的水,在师娘小嘴下情不自张嘴住师娘的嘴,嘴里的水被师娘悉数进了自己的嘴里。师娘一边用力和我亲吻着,一边咽着进嘴里自己的水,双腿用力分开着股寻找我的茎。

我的茎早已经按耐不住了,硬邦邦地竖立着涨得难受,师娘用力动着股,充水的触碰在我的头上。师娘把双腿猛地盘在我的股上用力向下按,自己的股使劲向上一,就把我的头套进自己的道口里。我的头一进入师娘的道口,就被师娘道口紧紧裹住了,被师娘火热的道一烫,我猛地哆嗦一下,忍不住用力一,把硬的茎深深入师娘道里。

随着我茎猛地入,师娘松开我的嘴仰头娇一声,双腿放开我的股伸在半空中抖动着。我在师娘的抖动中开始快速有力动起来,随着我茎的,师娘一边呻着一边颤抖着,股随着我的动快速向上动着,合我的茎一下下有力的入。

我用手肘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双手抓住师娘不住晃动的两个丰房,一边一边用力捏着。师娘在我的和有力中,一边快速动着股,一边大声呻叫着:“哦…哦…哦哦哦…小军…哦…哦…舒服死了…喔…使劲…用力…喔…喔…喔喔喔…师娘…师娘爱死你了…哦…哦…快……哦…哦…我…喔…小军…老公…好孩子…哦…哦…我…舒服…喔…舒服死了…要…不行了…要高了…喔…高了…喔…喔…哦…哦…哦哦哦…”呻声中,师娘用力搂抱住我,双腿又紧紧盘在我的部上,股向上着道里急剧收缩着。我的茎被师娘的道紧紧裹住几乎没有办法动,师娘紧紧抱在我,身上僵直着,仰头张着殷红的小嘴再也发不出声音。停顿了一下,师娘的身体突然放松下来,开始剧烈地抖动着,道里一下下搐着我的茎。

现在我已经知道了,师娘在我的下又高了,我暂时停止了动,把茎深深在师娘的道里静静趴在师娘的身上,感受着茎在师娘道里那种舒的快。

过了一会,师娘抖动的身体渐渐停止下来,师娘深深叹了口气搂住我的脖子,火热的嘴在我的脸上和嘴上胡乱地亲吻,一边亲吻一边喃喃地说:“哦…小军…师娘爱你…爱死你了…喔…你的我舒服死了…哦…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了…”

我也抱住师娘说:“师娘,我也爱你!”

师娘“喔”呻着叫了一声:“小军”就亲吻住我的嘴着。

我和师娘亲吻着,在师娘道里的茎又感觉到不安,我一边和师娘亲吻一边开始慢慢动起来,师娘用力着我的嘴,鼻子里不住发出呻声,享受着我的。

缓慢动了一会,我开始感觉到难耐起来,动着的逐渐快起来,茎开始快速出,然后再用力进去。师娘在我的中很快又兴奋起来,松开我的嘴动着股又开始呻。一阵阵酥麻的快传到我的茎上,我得更快了,我手肘支撑在上,双手抓住师娘的房用力捏,大幅度地动着肢把茎在师娘的道里快速有力着。

茎上传来的快越来越强烈,我开始感到一阵想要的冲动,我放开抓住师娘房的两只手,然后反手抱住师娘的肩膀,快速着部有力地冲刺。师娘在我有力的冲击下高声呻着,着股合着我的动,道裹着我的茎又开始一下下收缩,身体也止不住阵阵的颤抖着。

想要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头上一阵阵的酥麻感传到茎上,又顺着茎传导向我的后背,顺着后背传向我的大脑。一阵阵强烈的快冲击着我,我开始感到一股热在我的小腹处聚集,然后又涌到我的头上,我的茎开始忍不住一下下跳动起来。

师娘感觉到我茎的跳动,双手把我搂抱得更紧了,道的收缩也变得持续有力起来,火热的道紧紧裹住茎开始一下一下着,嘴里高声呻叫着:“哦…哦…小军…喔…我又要来了…要高了…喔…哦…哦…使劲…用力…哦…舒服死了…要到了…快…使劲…使劲…喔…喔…哦……我…哦哦哦…师娘…喔…喔喔…师娘的小…喔…亲老公…我要…要飞了…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师娘高声叫着,道用力裹住了我的茎,身体一阵剧烈的抖动,一股水从道里涌出来冲击在我的头上。

我的头被师娘出的水一烫,再也忍受不住了,在师娘呻声和道里的紧缩中,我的身体猛地抖动了一下,茎开始快速跳动起来。我猛地用尽全力把茎入师娘的道深处,只觉得背部一阵酥麻,强烈的舒感直冲向脑门,我抖动着把一股股进了师娘的道深处。

【完】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