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处语文课代表』

时间:2024-06-16 19:10:36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职场
  大概说一下我的破处这位情人,做我的语文情人有10年了,10年光阴把她从一个羞涩的课代少女变成了一个风骚小荡妇,其实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会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破处也可能是语文出于女人对男人的一种依赖和感情吧,各位狼友都知道,课代男人对一个女人时间长了总有厌倦感,破处当时情人叫我到她家里过夜,语文说实话小狼也没心情做,课代基本都是破处敷衍了事,情人自己也清楚,语文也和我说男人就是课代花心,刚认识她时候几乎恨不得天天XX,破处现在说我嫌弃她了,语文但是课代说实话我的这个情人是非常有心的一个女人,每次小狼看了带调教类的毛片时,和情人做爱时候就非常勇猛,所以小情人一直说我有变态情节,其实小狼认为每一个男人多多少少总有一些变态情节,只不过是程度轻重罢了,小情人刚开始就让我在做的时候爆粗口,但是时间长了又回到原点了,所以小情人几乎每过一段时间会翻一个花样来刺激一下小狼,几乎调教类该做的小狼和情人都做过,而且小情人自己会网购调教类的工具,这也是让小狼一直和小情人维持10年到现在的原因,现在就说一下小狼和小情人调教类的事,很多都是情人和小狼看调教类毛片和重口H文学习的,先从早上说起吧,一般小狼在情人家过夜,情人叫小狼起床一般都是把小狼直接口醒的,然后小狼顶着帐篷去晨尿,一般晨尿不会尿小情人嘴里,小情人说憋了一晚尿很苦很涩,小狼大便的时候情人准备牙刷牙膏漱口水和早饭,等小狼大便结束情人会给小狼擦屁股,然后小狼站着刷牙的时候情人会跪着把小狼菊花舔干净,等吃早饭时候情人会一直跪着给小狼口当射出来时候情人会吐出来检查一下,按照情人的话是看看我有没有外面找女人了,然后直接吞精再一起洗个澡。有时小狼在公司没事做的时候会叫小情人过来,基本每次小情人都是按照小狼喜欢或者真空或者黑丝豹纹之类,每次过来假鸡巴是肯定必备的,因为小狼最喜欢把情人按在落地大玻璃窗口前,情人趴在窗台上,或者后门里塞个假鸡巴小狼插前门,或者假鸡巴塞阴道里面小狼走后门,不知道各位狼友试过没有这样做非常舒服,鸡巴几乎不要动不但直接能感受假鸡巴带来的震动还能感受更强烈的紧实感,然后小狼一边看看楼下风景,一边看看对面办公楼是否有人偷窥之类的,当然可能间隔比较远小狼也从来没发现对面写字楼有人偷窥,但是小狼每次都会直接告诉情人对面有人看你发骚呢,每次小狼这样说的时候能明显感到情人阴道或者后门的收缩,小狼会舒服直接射了,然后小狼会拿一个小杯子接着从阴道或者肛门里流出的精子给情人喝精。晚上如果小狼陪客户喝多了睡情人家,都是直接尿情人嘴里,然后插情人的阴道或者后门直接睡觉,有时候小狼鸡巴软了会从里面滑出来情人会含着小狼鸡巴睡觉。说到这里小狼要说有次发生一件事,有次小狼几乎都要喝得人事不省了睡情人家,小狼尽然尿床了,所以后来情人每次都是调侃小狼说你喝多了还是鸡巴放我嘴里睡觉吧,万一又尿床我倒不嫌麻烦,但是邻居看见晒床单还以为我有多骚天天搞得床单都是湿的,小狼也是无语加摇头。

啰嗦了这么多,说实线年发生的经历都写出来,也就写点平时经常发生的事也希望各位狼友有啥好的调教类一起交流一下。

京都民成高中,高三二班。

九月的天气丝毫没有转凉的意思,二班教室里正在有序的进行着开学分工。

这是一个新组的班级,班里的同学来自全省各地,每年有无数像这样的学生慕名而来。

其原因,无非在于民成中学作为省内出了名的私立高中,不仅仅拥有着优越的校园环境条件,更在于来到这儿读书的学生成绩提升迅速,特别是高三面临终考的学生,不管之前成绩有多差,只要到这儿读书之后,都能在最后终考时取得好成绩,这也让许多家长青睐不已。

「同学们,进了民成中学,大家的目的就肯定都是为了读书!但是!班级日常事务,我们还是需要有同学帮助老师来正常管理的!!」一副中年大叔模样的班主任认真的盯着讲台下这些陌生的面孔。

高三特意进民成中学,很多人都想着一心学习,也便没什么想着担任职务。

场面就这样在一片尴尬的安静中,停滞了一分多钟。

「就没有哪儿位同学想为班级做一下贡献的吗,毕竟都到一个班里了」班主任郑彬尴尬地讪笑了一下。

「想屁吃呢?高三了还有人想当班委?」许晨俊看着台上自言自语的班主任咕哝着,挑眼看向同桌兼发小的江枫。

江枫笑了笑说道:「你管他啊,当班委这活也确实累!」江枫突然想到了自己这素质教育十几年来,从未缺席过班级班委的位置。当着班委端着架子,谈恋爱只敢偷偷摸摸,和女友玩也思前顾后的考虑影响。如今来到不同的学校,他也想体验一下放纵自我、放空寄几的感觉。

还正想着呢,许晨俊突然拍了一下江枫:「快看……看啊,居然真有人来诶?」「老师,我可以当语文课代表。」一声脆亮的女音,从教室的第一排传来。

一米六五的高度,胸前略显挺拔的双乳与周围那些女生相比显得格外突出,脸上挂着的笑容让人心神一荡。全班全部男生的眼睛都看直了,双眼都在女生的身子上下游动着。

「大家好,我是张逸莹。来自惠城,很高兴和大家在民成中学相遇。」女生清亮的声音中略带着些害羞,转身看向大家弯腰示意道。

张逸莹在炎热的今天穿着一件细肩带,露出白嫩骨感的双臂,和跟同龄人相比诱人挺翘的胸型。U领的细肩带被她的翘乳恰到好处地挺撑起来,弯腰的瞬间甚至让大家一清二楚地看到深不可测的乳沟和白色内衣。但令全班男同胞叹惜的是,这么美好的瞬间竟是稍纵即逝的。

那双透如明镜的大眼睛闪闪澈亮,下身一条热裤包裹着两条略显饱满的大腿,绝对谈不上粗,与南傍国国那些热舞女团的女星们的大腿,却是有着极为相似的肉感,看着就想上去捏一把。而她那瀑一般披肩长发,脸颊确是十分的好看,甚至透着一股狐媚。

全班同学有点不知如何反应,多半的男生眼睛都还离不开张逸莹诱人的上围。

江枫看了看周围,双手带头鼓起掌,吱声说了句:「好!」江枫说完,全班似乎才反应过来,连片的掌声响起。掌声中,江枫似乎能看到,张逸莹白嫩的脸上略微润红了起来,也不知是感觉还是怎地。江枫似乎看到张逸莹的目光朝自己看了一眼。

「怎么样?这个妞好看吧。我高一同学。我也没想到她跟我一起来读书了哈哈哈哈,她家就住在对面那个小区。哎呀,不是因为家里住得近,以前好多人想送她回家呢!」前排一个微胖的圆脸转过来,对着江枫和许晨俊说道。

「小凯你说啥,对面的小区?枫子,那这不和你的房子在一个小区里?」许晨俊撞了撞江枫的臂肘。江枫听着眼前这张小胖脸说的话,他知道这个小胖名叫林凯,是自己好兄弟许晨俊的新室友。

为了让江枫高三能更好的学习,父母在学校对面的小区给江枫租了一个房子。

而许晨俊则是选择在学校宿舍住着,说是女生大部分都住学校,要近水楼台先得月。

「亏死啊,艹,早知道这么漂亮的妹妹住校外,我也跟你一起住校外了!」许晨俊一副捶胸顿足的样子,「那高中的时候追她的人多不?」江枫嘴角抽搐地看着自己身边这个好哥们,他感觉到这俊哥啊,又有新的猎物了。

小凯回头望了望周围,靠近了点悄言道:「追的人很多,但她没答应一个。

你知道嘛,她平时在公交车上都有大叔要微信的。」「woc这么牛逼?」「那当然啊,但她家有钱,听女生说她淘宝每个月账单计算都是五位数起步,六位数都算正常啊。一般男的送她那点礼物,她才不会放眼里嘞。」……课后放学。

「诶,我刚刚那兄弟在,他太正经了,我不好问。说实话,你觉得,这个语文课代表张…逸莹怎么样?」俊哥眨了眨眼问向跟他一起回宿舍的小胖林凯。

「你说呢?我看今天全班的男生都想着她在打手枪吧!」小凯淫笑道。

「那还用说,张逸莹的奶子是针不戳啊,不知道你看到没,她弯腰那下,把老子眼睛都看直了……干,好想揉揉看……」俊哥也猥亵的意淫着张逸莹,「好想从背后干她,然后一直大力干一直操,操得她的奶子晃个不停,妈的,这样一定超爽!」「操,你越说我越热,呼~~老子还是处男呢」两个色批边下流地开着玩笑,边走进了宿舍。

可这晚,意淫这个语文课代表的不只是林凯和许晨俊。

江枫回到租房洗了澡,不知为何,脑中全是张逸莹娇羞可爱的神情和诱人至极的翘乳。他的自制力并没有像外界所看到的那么好,有时候坐怀不乱的表现,往往后面隐藏的是他深夜在床单里反反复复的手上动作。

「别想了,别想了,等下还要看点书,高三了呀……」他本来想着今天忍一忍,不断告诉自己,他打开课本,努力让自己全身心投入知识当中,但脑中还是浮现出张逸莹的倩影,那条一闪而过的深幽乳沟。

江枫再也忍不住,全身燥热,他脱掉外衣,躺在床上,打开手机,挑选了一部国产区最近找到挺喜欢的片子,开始狠狠地打手枪。

「逸莹,乳罩脱掉。对,这样脱掉。你的奶子好大好美,比其他女生的大了好多!什么?很想要我揉?你这小骚屄,那我就不客气了咯!唔……好大,好软,好爽喔!你也很爽吧?唔唔唔……」江枫正忘情地打手枪时,忽然间顺着手机一阵电流传遍全身,脑海中响起「嗡」的一片电音。

迷迷糊糊间大脑中有一个机器人的声音在响着:「系统扫描宿主」「滴…扫描完毕」「……系统绑定」「叮,绑定完成」「恭喜宿主成功激活性奴系统」…………等江枫再醒过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天黑。江枫揉了揉眼睛,起来环顾四周,突然脑中响起了一个和梦中一样的声音:「性奴系统已启动」「还有人吗……嗯?谁在说话」江枫站起身绕着卧室看了看,却并没有看到其他人,「搞什么鬼?」???正当江枫要坐下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性奴系统启动成功,奖励新手礼包,请查收」江枫用力晃了晃脑子,自惭觉得是自己意淫过头了,出现幻觉了!

「新手礼包,是否开启」机器般的声音却丝毫没有因为他的思考而在脑海中停止回响。

???「新手……礼包?呵,有没有打开键啊」江枫摇了摇头,心想着自己这咋一觉起来还耳鸣了。????「新手礼包已开启,恭喜宿主获得普通性奴卡一张」突然,一张实质性的纸卡缓缓现落在江枫的手掌中。

????江枫一愣,纸卡上只有一条简简单单的横线:「那个,性奴卡是什么,干啥的呀?」????「宿主,性奴卡是宿主可以指定一名女人成为自己的终身性奴,使用时可点击背包输入人名,确定使用。性奴卡分普通,一般,白金,至尊四种类型。」「普通性奴卡,只能驾驭与宿主有一定友好感情基础的对象,使对象对宿主有性爱欲望。在一定狭小空间内接触可激发效果,最终通过宿主与对象完成多次性爱,才能正式收服为性奴;」「一般性奴卡,能无视对象与宿主的感情基础,但要求宿主与性奴对象在一定范围之内才能使用成功,范围随宿主驭奴等级提升而扩大;只需要完成一次性爱即可收服;」「白金卡,能够无视对象与宿主的距离、对象强大的反抗心理,使之变成宿主贴心顺从的性奴,并遵从宿主一切命令安排;」「至尊卡,咳咳,可遇不可得…特殊情况才会出现。」[ 所以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江枫感觉这世界有点魔幻起来,但却又那么真实。

「本系统是辅助宿主成为性爱魔君,奴役天下所欲奴役之女人,根据系统匹配发现,这也是宿主内心最迫切真实的想法,完全符合宿主闷骚的心理。」江枫听完这一段又一段脑海电音,整个人都石化了。????????「对于性奴的性格思想,系统不会强行加以改变和控制,只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性奴对宿主的性欲需求。此外,系统的驭奴等级,随着宿主淫欲的增强而不断提升,当前宿主等级一级,淫欲100点,还有200点升级」,机器般的声音再次响起:「淫欲等级需要宿主不断与性奴做爱,增加淫欲来修炼升级,获得更多性奴,请宿主先使用新手礼包送的普通性奴卡!」?

此时江枫整个人都懵比了,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十分钟,始终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江枫掐了掐自己的脸,又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再摸了摸手中的性奴卡,感觉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性奴系统?」

江枫心中回忆了一下,突然之间,江枫一愣,发现脑海之中有一个游戏界面般的平板,上面隐隐约约有着几个金灿灿的大字「性奴系统」。

「请宿主尽快完成性奴卡填写。」听到脑海中电音的再次催促,不知怎地,江枫鬼使神差般拿起笔,在这张真实存在的卡片上写上了:张逸莹,三个字。

「滴,符合条件,宿主请及时在现实中领收第一位性奴。」随之,卡片忽然风散而碎。

「这……没了,真的假的?」江枫坐在床上,又看了看这一切,感觉什么都不太真实。

翻来覆去,只觉得自己肚子有点饿了,索性打算下楼去买个夜宵。

吃饱喝足地往家里走,江枫似乎早已把刚刚那些奇奇怪怪的异事忘去了。

「同学,同学?」身后传来清甜的声音,江枫觉得有些耳熟。

「喂,同学?」肩上一只纤细的嫩手搭落,江枫猛地一转头,此时站在他身后的正是他一晚上全力意淫的人呐!

「啊?!课代表吗?」江枫有点不可置信。

「对……同学你好,叫我逸莹就好了,你叫什么呢?」张逸莹略显羞怯的问道。

「我?江枫。你好,你好」江枫面对着这个近在眼前的女神,小眼神又忍不住偷偷地上下打量了起来。

「江枫,今天谢谢你鼓掌,不然……不然我那会儿好尴尬的……」谢谢?张逸莹娇羞羞地说出的话,让江枫太难以置信了……「没事没事,大家都是同学应该的,应该的,你这还特意道歉,反而让我不好意思了。」「没有啦,那会儿大家都不吱声,如果没有你鼓掌说话帮我解围,我那下还不知道要尴尬地站多久呢……」「真是太客气了你!」江枫笑嘻嘻的说。近距离看张逸莹,江枫只觉更为缺氧。张逸莹只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圆领细肩带,绑带式的内衣可以看到颈后打的结。

而翘立挺拔的双乳,甚至说话呼吸,都起起伏伏地晃动着。翘乳和细腰,搭上穿着热裤的美腿,江枫只觉得裤裆都快要炸裂了。

张逸莹被江枫赤裸裸的眼神,盯得有点羞涩:「江…枫,你,你跟我一个小区吗?」江枫意识到自己的眼神停留太久了,讪笑道:「对呀,我就住在四楼。」「哦,我住在七楼。」张逸莹笑得有些迷人,把江枫看的入神。

「那一起进去吧」张逸莹开心地笑了笑推开楼道玻璃门:「江枫,你这个点出来吃夜宵吗?」「对呀,有点饿了,出来吃点夜宵。嗐,不过减肥计划算是泡汤咯」,江枫无奈的摆了摆手。

「喔……不会吧,感觉你不胖啊……」这个语文课代表张逸莹有意无意的戳了一下江枫的手臂,「手臂看着还好结实,肌肉好明显。」「我的课代表,你别讲这种有暗示的话好吗?小心我待会受不了咯。」江枫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自己怎么突然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

空气瞬间凝结数秒,「滴」电梯到了一楼。江枫和张逸莹显得无比默契却又无声地走进电梯。

「条件完成,效果激发」江枫脑海中又响起了那莫名的电音。

突然间,他看见张逸莹手动了一下,轻轻戳了戳自己的手臂,「为什么会受不了啊……」江枫脑海嗡地一下炸裂开来,他尝试着轻轻把张逸莹的左手拉过来,伸手抱住这个课代表女神的腰肢。张逸莹顿时红晕满面。而因为她双手的姿势,胸前U领更低了,长长的乳沟跟一半的白嫩的乳肉也曝露出来,正对着江枫的视线,江枫只觉得理智快断线了。

「江枫我好像有点晕这是怎么了?好热……好奇怪」,张逸莹瞬间眼神有些恍惚,整个人像树袋熊一样紧紧地贴靠在江枫的身上。软糯的肉体不断摩贴着江枫的肌肤。江枫再也控制不住一只手攀上了心向已久的的双峰,搁着衣服大幅度的揉捏。虽然搁着衣服有些不太舒服,但依旧能感受到这个语文课代表双峰的挺拔。

「呵呵,逸莹,你小小年纪就奶子怎么就这么大了,要不要哥哥帮你再开发开发?」江枫舌头忍耐不住的轻舔着女神的耳垂,虽然他潜意识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和这个仅仅认识不到一天的女神竟能如此密切接触,但蓬勃爆炸的性欲让他的理智冲断了防线,欲望的洪水如同决堤一般喷涌而出。

江枫揽着张逸莹,耳边听着女生如切如磋的囔囔细语:「江枫…枫……别这样……别…别在这里摸…」江枫肆意的笑了笑,「我的语文课代表,你说不能在哪儿摸?」他边笑边加大了力度,揉搓着张逸莹的双乳。

「嗯嗯…啊……别好痒……好舒……好舒服」

男人一只手探入女神薄薄的上衣之内,开始抚摸张逸莹的细腰:「这细腰从小练舞蹈的吧,真细啊,好滑。」电梯间里,谈不上宽敞,但三面落地的镜子,却映照着张逸莹那细肩带被微微掀起,上衣下蓝白条纹相间的内衣包裹着两颗巨大的白兔,显得格外诱人。

江枫看着电梯镜里的张逸莹,两条光洁修长的大腿,下身牛仔热裤紧紧包贴住她异常圆润丰满的臀部,纤细健康的小腹,匀称排列的肋骨正好将她那硕大的双乳完全展示出来,那略显可爱的罩紧紧撑着两个似乎随时要爆开的团。

江枫低下头看着女神那双玉乳,发现俯瞰那沟更是变得极深,在内衣的包裹下若隐若现,无比诱人。江枫下身早已支起的大帐篷顶着张逸莹的翘臀,仿佛时刻准备着直捣黄龙一探究竟。

电梯门开,江枫抱着张逸莹,反手将门打开,把她拉进房间,将张逸莹轻轻抱上床,开始亲吻着这个女神的额头,鼻尖嗅着女神散发出的香味,大手将张逸莹身上的肩带衣褪去,直接朝着她的红唇亲去。

江枫虽是个初哥,但也交过几个女友,亲吻还是有这一套。再加上系统助力,张逸莹也在迷糊间开始疯狂回应。随着激情接吻,江枫感觉到张逸莹似乎开始动情了,江枫也毫不客气,努力的吮吸着女神口中的味道,舍不得分开。

那双大手肆意抚摸着张逸莹,然后从女神的细腰抚摸上去,他感觉到张逸莹整个人突然一紧。但那也仅是一瞬,迎接他的还是张逸莹欲拒还休的回应,柔软的手抚摸着江枫的后背和胸膛,让江枫有种热血冲脑的感觉。

似乎是得到了张逸莹的呼应,江枫愈发卖力,大手从腹经过肚子一路往上,然后隔着胸罩摸着她的玉峰。江枫似乎还不满足这种感觉,用另一只手在她的背后摸索着,试图解开张逸莹的内衣扣。

这么丰满诱人的一对人间胸器,被关在两片布里算什么事呀,这岂不是太可惜了!江枫试探着罩罩后边的扣子,轻轻一挤,扣子开了,原本紧绷绷的胸罩一瞬间松开了,张逸莹胸前那对大白兔也彻底跳了出来。上面两颗粉嫩的豆,樱红水嫩,江枫有些迷恋的俯下身子亲吻着一颗乳豆,一只大手攀上另一个大白兔亲密接触。

「爽啊,柔嫩顺滑,这是我摸过最舒服的东西了吧!」江枫感觉这简直不能用语言来形容啊!

张逸莹的胸在同龄人中很丰满很挺,弹性十足,江枫一只手也只是刚好握住。

大白兔没有了束缚,江枫的手可以轻易的抓住她的白兔。江枫用手指挑逗着张逸莹的葡萄,嘴巴也没闲着,不断亲吻着她。

江枫尽情的把玩着这对傲饶玉峰,爱不释手。渐渐的,他发现张逸莹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

江枫的手不停地摸着张逸莹的小腹,还不安分的在她的肚脐上轻揉着。此时的张逸莹平躺在床上,眼睛微闭着,皓齿咬着红唇。

江枫爬到了她的身上,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将张逸莹的罩甩到一边,张逸莹的上身暴露在江枫眼帘之下,洁白无瑕的身体透着淡淡的粉红色,没有一丁点瑕疵,平躺着的大白兔很是漂亮。

欣赏了一会儿,江枫缓缓俯身,将身子轻压在张逸莹身上,边亲边用大手揉着女神的大白兔不断变换形态,重重的吻如雨点般落在张逸莹身上。

张逸莹身体越来越红嫩,双手不自禁的勾着江枫的脖子,扭动着身体配合,口中发出淡淡的呻吟声,听得江枫那是一个热精沸腾啊。

江枫一路顺着脖子吻下来,最后张嘴继续含住了女神的葡萄,贪婪的吮吸着。

张逸莹的身上淡淡散发着一股能够引爆男人最原始的征服欲的香味,红唇也不断发出销魂的呻吟,修长的玉腿紧紧驾着江枫的两腰。

江枫再也忍不住,抚摸她身体的双手缓缓下滑,粗暴的扯下她的牛仔裤,去探索最后的禁区。江枫伸手一摸,张逸莹的那里早已经一片泥泞不堪,江枫用手指缓缓摩擦着她的那个地方,张逸莹受到刺激,发出一声声娇喘。

「快进去好么?我要……。」张逸莹的喃喃细语,这简直就是催情药。

佳人有求,岂敢不从?

「来吧,我的女神,我这就给你开苞了。」两只大手撑住床,胯下狠狠朝前一顶!

「啊!」张逸莹在江枫身下忍不住叫了起来,双腿紧紧夹着江枫:「好痛啊!」江枫稍微停了下来,缓缓将肉棒拔出些,然后再猛顶进去,直顶到花芯,顶得女神眉头紧皱,处女落红顺着肉棒和玉腿根部缓缓滑落。

张逸莹的手按着江枫的屁股,每当江枫冲刺到感觉很紧的地方,张逸莹手上就会轻微捏一下,所以江枫故意每次只前进一点,最终在进入一半时长驱直入,近二十厘米长的直接顶入了张逸莹的小穴。

张逸莹有些受不住了,开始嘟囔着求饶:「你……啊……嗯啊嗯……,好疼…疼…轻点……你轻点…唔!」张逸莹死死抓着两侧的床单,红唇咬着被子,江枫感受到肉棒被温暖而湿润的密道紧紧包裹着。

江枫停下了进攻,轻声在张逸莹耳边说道:「还疼么?我要开始动了。」张逸莹轻轻嗯了一声,江枫禁不住腰部挺起,粗挺的大物渐渐顶进张逸莹的阴部。

「啊……还是……好痛」无论她怎幺叫,那根东西还是一点一点地往深进,张逸莹痛得浑身禁不住扭,随着她每扭一下,江枫也感受到一丝丝酥麻。

江枫挺动着小腹,肉棒在女神小穴中不停地向深捣击,张逸莹的腰被他顶得在床上不停抬起落下,抬起落下。

不知不觉间,张逸莹开始抱住江枫,双手勾着江枫的脖颈,轻轻吻上江枫,轻声地说道:「痛,好痛。」江枫兴奋的看着张逸莹的回应:「乖乖,第一次都会痛的,再忍忍哈,这么尤物的身材,不多搞搞可惜了」「不嘛,真的……真的好痛……啊……啊啊啊。」张逸莹言语模糊娇喘起来。

「哈哈哈我的骚宝贝,别紧张放松点,哥哥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张逸莹模糊听着江枫的话,渐渐放松身体,小穴随着身子的放松也涌出了汩汩清泉,湿漉的小穴紧紧地包裹着江枫的肉棒。

张逸莹忍不住叫着,「枫,江枫……你那好大……太大了…粗的我……受,受不了…」她颤抖的手在江枫背上使劲地抓着,不断地迎接江枫猛烈的冲撞。

「嗯~ 啊啊~ 啊啊啊啊」

听着张逸莹的呼叫声,江枫更加握紧她的腰肢,「早上不还是女神吗,我的语文课代表?」江枫一边狠狠抽动着一边又大力揉捏着张逸莹那傲人的双峰:「早上有没有想到现在变成了我床上的小淫娃呀?但谢谢你啊,把处女留给了我,我应该好好肏你,表示感谢吧!哈哈哈哈」「啪!」的一声,江枫这一次深深顶在了花芯最里面,张逸莹的臀肉都为之颤了几颤,那翘臀波动的样子飒是好看。

「啊,你轻…轻点,啊…求你了……轻点」张逸莹毕竟也只是新苞初开,被江枫这样不断的顶肏,呼气都变得愈发紧促,气息若有如无的呼道:「我…我不行了…不行了…」张逸莹一边尽力忍着痛苦,一边又在尽力配合着江枫:「我…我真的不行了,你……你放…放过我好吗」张逸莹有点承受不住。

「逸莹,你的胸好美啊,小穴也好紧…mua」江枫抽插着,还不时的背过手揉捏着张逸莹的双乳。

突然他感觉到肉棒被肉壁一阵紧缩,张逸莹不自觉的把双腿缠在江枫腰上,身体急剧颤抖着,小穴一阵痉挛,紧紧地包夹着他的东西。

张逸莹在细声求饶中高潮了,但江枫的疯狂肏动却依旧奋力。

他一手将女神的双手撑起顶在墙上,胯下疯狂的顶入着。

这位语文课代表胸前大白兔荡着,嘴里丝丝缕缕呻吟着:「啊啊啊啊~ 」她头仰着天,随着胯下江枫的大力冲击不断呻吟。

听着张逸莹的叫声,江枫性致愈发浓烈,稳稳抓住她的细腰,用自己的肉棒疯狂的向上狂顶,这么大的幅度,张逸莹又哪里承受得住,只能是随着江枫不断变换的动作婉转低吟,丝毫没有喘息的机会。而如此鲜嫩的肉体,江枫又怎会轻易放过,一晚房内春意盎然……


【完】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