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U-516】『教室里的调教』

时间:2024-06-16 20:38:22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武侠
  教室讲台,教室吴雪伫立。调教

她的教室身躯微微颤抖,好像极力忍耐着什么。调教

电子式黑板上,教室男左女右,调教VENU-516分外醒目。教室

左边是调教恶狼,强壮健硕,教室下身仅仅穿着短裤的调教半裸身躯。

右边是教室吴雪,浑身赤裸,调教一丝不挂的教室凹曼胴体。

绿叶配红花。调教人比花娇。教室

教室里翻书的声音逐渐平息下来,此时每个人手中都多了一张白纸。

「苗凤儿同学,请把同学们手中的纸条收上来交给老师。」吴雪的话音从她的嘴边声麦里扩散出来。

苗凤儿,身材娇小,小脸满是青涩,教室里发生的一切,她一直默默的注视着。

她如小屁孩一样,年轻而又幼稚,不过苗凤儿比小屁孩多的是她的遭遇,让她有些事似懂非懂。

听到吴雪的话语,她赶紧起身,娇小的身躯走动着,把所有人手中的白纸收起来,来到讲台。

「老师。」

苗凤儿充满稚气未脱,而又带着学生对老师尊敬的声音响起,吴雪身体莫名的一颤。

多么熟悉的称谓啊,如此简单的「老师」两个字,竟然让吴雪似乎回忆起从前她上课的美好回忆。

下体小穴里的震动玉柱似乎也失去了迷惑她的作用,让她似乎清醒起来。

「小雪,爸爸好像又梦到你的妈妈了。」

神情有些恍惚的吴雪脑海里突然想起父亲对她说的这句话,那个时候,正是她的父亲中了淫毒,而吴雪用身体给她父亲解得毒。

当她的父亲说那句话的时候,她的小穴正红肿着,不断溢出她父亲留在她体内的精液。

吴雪看着苗凤儿,苗凤儿她太小了,年龄最小,身高最小,体重最小,小荷初露尖尖角的胸部,她如邻家有女初长成,等待绽放。

这些都让吴雪想起曾经,她当老师的时候,那些学生几乎都跟苗凤儿一般的年龄。

而现在呢,一切都变了,吴雪想的很多,现在依然站在教室里,却已是物是人非。

以前她上课讲的是语文,如今站在这里讲的是什么?想到这里,吴雪有些羞愧,这也许就是世上最荒唐的课程也莫不过于次吧。

「老师,你~该上课了,恶狼~不~导师要不会生气的。」怯生生的话语,又一声老师的称谓,恶狼~导师~的敏感词,如一盆冷水,把吴雪从回忆拉到现实中。

苗凤儿依然站立在她的身边,娇小的身躯穿着学生装,小手里的一叠白纸十分醒目。

吴雪有些失神,在她看不到的职业装下,她的小穴正在溢出一丝液体。

「嘿嘿嘿~」

教室里不知谁发出一声笑声,让讲台上的吴雪身躯又是一颤,这声音让吴雪的心跟着一抖。

「你要一切都要按照纸上说的绝对服从,否则,嘿嘿嘿~」吴雪想起恶狼先前交代的话语,那个时候恶狼隔着衣服捏着她的一只乳房,神色真的如一只狼恶狠狠的说。

「苗凤儿~同学,把第一张递给老师。」

吴雪本人也不知道,这些纸张上写的什么,只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绝对不会是好事,果然~第一张白纸上的字迹,让她神情有些复杂,她手里捏着那叠白纸,有些变形了,好想把它撕碎,可又不敢。

「老师快点吧,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一个学生似乎有些心急,又似乎带着渴望和轻浮。

「呵呵~」

惹得众人一片大笑,吴雪悄然叹了一口气,苗凤儿接过她手中的纸张,依然站在讲台旁边没有下去。

吴雪黯然的声音从她口中扩散出来。

「请×××同学到讲台上来。」

「是我吗?哈哈,老师,我来也。」

黄毛身边座位上,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充满惊喜,他飞快的离开座椅来到吴雪身边。shoufa「同学,你的纸上写的啥,能否透漏一点。」

「嘿嘿,想知道嘛,自己看吧。」

青年站立在吴雪面前,朝着下面的学生得意的做出猥琐状。

吴雪缓缓的跪下,双手解开青年的腰间皮带,把裤子扒下,露出青年的内裤。

呼~~~

哈哈~~~

看到青年里面的内裤竟然是红色的,教室里一片嬉笑声。

青年本来做好了准备,但内心还是白石茉莉奈西君有些紧张,他的纸张的内容是,老师给他吹箫,但被笑声转移他一时间却忘记了紧张,大声道。

「笑什么,你们等着羡慕吧,呃~」

青年突然一声惊呼,只见红色的内裤被扒下。吴雪的小口突然伸出舌头轻轻的点触他的玉柱,让他情不自禁惊呼出口。

吴雪的眼睛微闭,她的粉舌如蜻蜓点水,略带僵硬的触摸玉柱,她的心起伏的厉害,带动着胸脯颤动。

青年的玉柱带着一股腥气,还有尿骚气,让吴雪峨眉微皱,舌头刺激下的玉柱逐渐昂扬起来。

她的小手握着玉柱,从睾丸开始舔起,直到玉柱的头部,小手不断的套弄着。

「啊,爽~」

呼~~~~

青年的一声赞美,教室里一片惊呼。

吴雪倏然把玉柱吞到口中,随着她的头颅向前,玉柱的影子逐渐减少,而吴雪的小口却愈加变大。

她的脸开始变得嫣红起来,玉柱的粗大让她呼吸带着急促,腥气尿骚气让她有想呕吐的感觉。

她只想尽快的结束,嘴里吸吮着玉柱开始加速起来。

唔~唔~

咳咳~~

呼~~~

啊~~再快点~~爽~~

噗嗤~噗嗤~

吴雪的嘴边带着的声麦从音响发出清晰的回音,更让教室里所有的人情欲高涨。

「唔,咳咳,别,别,轻点,不,不,~」

音响里她的声音断断续续,似乎在求饶。

青年的双手按住吴雪的头颅,他的下身随着手的推动,把玉柱齐根而入,顶进她的口腔深处。

她的手蛢命的推搡着,臀部跟着左右摇摆,霎时间,风雨飘摇,雨打芭蕉。

倏然,青年的臀部停止摆动,他的双手把吴雪的头部死死的按在胯下,任吴雪如何反抗,始终无济于事。

挺直的玉柱插在她的口腔深处,头部喷出一股带着滚烫粘稠的液体,根本不用吞咽就顺流而下,直入肚腹深处。

「咳咳咳,唔唔唔~」

突如其来的滚烫夹杂着腥味,使吴雪闷哼连连,青年的双手按住她的头颅根本无法移动分毫,一系列的连锁反应随之而来。

吴雪感觉那股液体进入腹中,让她的肚腹翻滚起来,一股股酸液上涌,被插在口中的玉柱挡住去路。

她的鼻孔瞬间露出鼻涕,被呛着的吴雪,眼泪布满眼眶,眼瞳都有些泛白起来。

忽然,吴雪挣扎的双手垂了下来,她的身躯也瘫软下来,唯独被按住的头颅依然被青年按在胯下。

青年的手缓缓松开,吴雪的身躯猛的开始下沉,她的嘴脱离玉柱,溢出一缕缕乳白色的液体。

「咳咳咳~~咳咳~」「

吴雪趴在地上剧烈的咳嗽起来,身躯随着呼吸剧烈颤抖起伏着。

灰色职业装把她的身躯存托的婀娜多姿,吴雪缓缓爬起,把有些歪斜的黑框眼镜扶正,更显出一副楚楚动人的娇颜。

苗凤儿一直都站在讲台旁,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吴雪吸引过去,加上苗凤儿身材娇小,根本没有人留意她。

「***同学,请你下去坐好,现在请***同学上来。」苗凤儿的声音突然响起,教室里所有的人目光瞬间投了过来,所有的人似乎才发现讲台上苗凤儿的存在。

娇嫩小脸,如没成熟的苹果,虽然青涩但却诱人心扉,她的嘴边也有一个声麦。

众人恍然大悟,苗凤儿跟老师吴雪是一类人。

随着苗凤儿话语声,这次上来的同学是一个坐在教室角落里的一个带着墨镜的人。

他体型很魁梧,个子中等,走起路来不急不缓,给人一种为筹帷幄,尽在掌握的姿态,带着的墨镜根本让人无法看清。

不过,他的气势磅礴,教室里为之一静,都几乎下意识的把目光移开,不敢注视。

吴雪看到正在走来的墨镜男,她的身躯轻微颤抖,芊芊玉手下意识的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

她的心空前绝后跳动的厉害,这个墨镜男她何曾不认识,即使海枯石烂,吴雪也不可能忘记他。

可以说他是吴雪的噩梦起始,如果不是他,吴雪也不会落到今天这般田地。

他就是永泰岛的墨镜老板。

墨镜男来到她的身边,微微点头,吴雪本来充满仇恨,愤怒的情绪消失不见,她下意识的低下头颅。

很奇怪,拳交女王 周晓琳大黄枣很复杂,很莫名,连吴雪都搞不懂为什么,她心中明明有恨,有怒,有悲伤,可就是无法发作出来。

「放松心态,这节课很快就会过去,好好表现。」墨镜男靠在她的一侧,低沉的话语,如沐春风又仿佛带着不可质疑,无可动摇的命令口气,让吴雪十分矛盾。

明明吴雪想发泄,可又觉得墨镜男的话语很动听,又让她生不出反抗心理,她的嘴脱口而出。

「好的。」

「很好,接下来,我问你答,告诉同学们你的感受,好吗?」墨镜男呼出的气息在她耳朵如清风,窃窃私语传到她的耳中,她微弱的口中吐出一声少女的娇柔。

「嗯~」

墨镜男脚步轻移来到她的背后,把她的身躯显露在所有同学对面,他轻嗅吴雪的脖颈芳香,让吴雪脸上情不自禁出现两朵云霞。

双手很温柔的伏在吴雪高耸的乳房上,一种吴雪从来没有体验到的感觉随之而来。

吴雪没有感到一丝的荒僻感,似乎他的手理所应当就该在那里。

隔着衣服被抚摸的双乳依然能感受到,手掌的温度,那种炙热,那种舒爽,吴雪甚至都想让双手停留,哪怕一辈子,她也愿意。

那双手动作很轻柔,不急不缓,不停的变换揉捏方式,隔着衣服的乳房好像无形的涨大起来。

「舒服吗?」

墨镜男声音突然加大起来,声音雄厚,传遍教室。

「嗯,好舒服。」

「那里舒服~」

「乳房~乳房好舒服。」

吴雪回答的很爽快,也很直接,她好像有些不能自拔,她转着脖颈,嘴唇自动的亲吻着墨镜男的脸颊。

双手抚摸吴雪的乳房,外衣的纽扣,从上到下,一颗被解开,两颗,三颗~「砰~」吴雪胸前的双乳弹跳出来,露出带着蕾丝边纹的乳罩,丝丝春色展露出来。

呼~

教室里深呼吸加重,蕾丝乳罩跟先前立体图一模一样,怎么不让人行动,这不是意味着~学生们都看向吴雪灰色修身裤掩盖的神秘,黑色的大腿袜、红色小内裤、还有那,小穴中~红绳~下~双手挥洒自如,乳房不停的被揉搓,五粒衣扣却莫名的被解开,露出她光滑小腹还有肚脐。

衣襟被撩起,好像天女散花,没有一丝的不和谐感,吴雪左臂从衣袖窜出。

顿时,她的左肩洁白的肌肤显现出来,半裸半掩,愈加迷惑诱人。

「噗」

这好像是变魔术,不过现在是脱衣术,衣服脱离她的身体,掉落在讲台上。

还没等众人惊呼出声~

「砰~」

吴雪胸前乳罩从中一分为二,形成两半依然挂在肩上,但是乳房却脱离束缚,完全展露。

啊~

呼~~~~

媚如新月,秋波流转,脂如凝脂,波涛汹涌,万紫千红总是春。

墨镜男双手根本覆盖不了,他的手掌指缝夹着吴雪乳房的蓓蕾,看似粗鲁实则轻柔的挤压,撩拨的吴雪春意焕然。

他的手慢慢的下移,好像在抚摸一块绸缎,来到吴雪的小腹,他的手如水上波浪随波逐流,倏然伸进吴雪的裤装私密之处。

「呃,唔。」

吴雪突然有些清醒的预兆,被伸进衣裤的手,一根手中钻进她的小穴,让她忍不住呻吟起来,神智瞬间被淹没。

酥麻的感觉,让她自己已经忘记一切,手指插在小穴在边缘摩擦,让吴雪下意识伸手往里送去。

被伸进裤中的手臂有些粗大,在外边看,鼓鼓囊囊,甚是难看和拥挤。

吴雪完全失去理智,她的手迫不及待,解着裤装上的纽扣,嘶嘶啦啦的拉链声想起。

她开始把裤装往下脱,似乎感觉还是碍事。她腿脚挣扎着,竟然把裤装完全脱了下来。

忽~~~~

这一瞬间,犹如捅了蚂蜂窝,教室里翻起热浪。

一如立体图,黑色网纹大腿袜包裹的修长大腿,红色小内裤被一只手挤到一边,露出无一丝毛发的小穴。

而此时,覆盖在吴雪小穴的那只手,少了一根手指,这让教室里的人不言而喻。

那根手指钻进她的小穴。

而吴雪似乎恍然如梦,又似饥不可食,她的脖颈依然转在墨镜男的脸颊,亲吻着。

正身,赤裸的娇躯,一只手蹂躏她的乳房,一只手在吴雪的手推动下,深入小穴。

「告诉同学们,这里叫什么~」

墨镜男一如往常,声音没有一丝改变,他问这句话时,手指点触吴雪的小穴内壁。

「唔,这里是我的阴户,唔,也叫小穴。」

吴雪一边扭着头亲吻,一边开口。

「把头转正了,认真点。」

「唔,好吧。」

吴雪似乎有些不愿意,但是墨镜男的话让她下意识的开始听话,。

她脸上带着娇喘,舌头舔着嘴唇似乎有些意犹未尽,转过头颅面对同学。

墨镜男站在她的身后,拥抱着吴雪赤裸的娇躯,他的手轻轻从吴雪的小穴抽出来,带起丝丝晶莹的液体。

「这是什么~」

墨镜男把沾满液体的手指伸到吴雪的面前问。

「唔,这是我的~体液~」

「这是淫液。告诉同学们。」

「是,这是我的淫水。」

吴雪回答。

墨镜男的手如春风,把她的内裤扒下,一根红线飘摇在小穴正中,十分醒目。

他的手轻轻的拽住红绳,吴雪的小穴无形的咧开缝隙变大,唇肉露出粉红色的色泽。

「这是什么,告诉同学们。」

「唔,这是~是~~震动玉柱,它插在~我的阴户里,它会~震动,红绳可以把它拽出来。」吴雪此时粉面桃腮,眼含秋波,她的话语虽然有些结巴,但从嘴边的声麦传出听的却是清楚。

「那吴雪老师喜欢吗?」

「唔,不喜欢,喔~喔~喜欢~喔~别拽~太羞人了~」红绳被拽着拉出几分,让吴雪感到小穴不由的一麻,她赶紧开口。

墨镜男始终不急不躁,他的双手灵巧穿插,在吴雪的敏感部位如春风拂动。

吴雪随着他的挑逗,妖娆的身躯不断的扭动着,散发出淫靡的气息。

************************听人说,人性有两面。

一面是善。善的一面代表是阳光。

一面是恶。恶的一面代表是阴暗。

其实人真的很复杂,难以琢磨。

我曾以为自己会一辈子开心,从来不会有烦恼,如今我觉得我错了。

我也曾自以为,即使遇到任何挫折,我也不会失去信心,不会低头,如今我错了。

我还曾以为美好的初恋,哪怕得不到,一辈子静静地守望,那份一如春风的爱恋永远不会变质,如今我又错了。

错的死心塌地,错的颠覆过往,错的甚至到现在都一直处于迷茫中,无可自拔。

曾经的初恋,小鸟依人的幸福模样,而她的老公年龄足可当她的爷爷,你会不会觉得天都要塌了。

本书的吴雪,包括其余几个少女,永泰岛的一切,只能说这是她们的命运多舛。

她们清纯过,但也会迷失,也会自暴自弃,也会幡然醒悟,也会放荡不堪,也会羞愧难当。

也许她们会一辈子生活在永泰岛的噩梦中,因为她们身不由己。

那么,那些可以选择的人呢?

红颜配鹤发,真的幸福吗?真的心甘情愿吗?

叹~我只会唠叨感叹一下,别人我左右不了,而永泰岛,一切有我决定。

书写淫秽,放纵自己,抒发埋汰,揭露人性的善与恶。

************************教室里,讲台上,吴雪迷失自我。

吴雪粉腮布满红晕,剪水双瞳,顾盼流转,她伸出小小舌尖,头颅又转到墨镜男的脸颊上亲吻着。

两条修长浑圆的腿,网纹黑色大腿袜如黑色曼陀罗,闪耀出诱人的光彩。

吴雪突然转身,旋转180 度,她的大腿内侧紧紧的夹在墨镜男的腰上,吊在墨镜男身上。

吴雪的双臂环绕着墨镜男,如今二人全是面对面,吴雪的双乳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脯上,而吴雪如雪一般白的后背和臀部面对讲台下众人。

咿~~~

教室里再次发出一阵的呼声。

讲台上,吴雪如八爪鱼一般挂在墨镜男的身上,白花花的臀部高高翘起,在教室下,尽览无余,一目了然。

浑圆的臀瓣,结实,饱满。中间一抹红润异常醒目。

一根透明玉柱插在她的肛门里,撑的溜圆,更是增加了一份神秘。

虽然所有的同学手中的书册上有图片和介绍,也猜测出吴雪可能一直插着。

但是真的看到了,却还是难免为之惊呼连连。

「忽,好粗哦,老师没脱下衣服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来」依偎在一个男人身边的女子开口说道。

「何止啊,刚刚我一直瞅,如果不是老师突然转过身,从正面看根本看不到」教室里学生开始各自发表说说。

「好神奇,不会掉出来吗?」

「这位同学,书册里介绍了,这是科技产物,要想拿下来需要钥匙的,否则拿不下来,你不信把你手中的书翻到58页自己看去」「啊真的吖,书册里介绍,玉柱长有17cm,这能插到直肠深处了,厉害。」又一个同学看着手中的书册惊呼~「去,这有什么稀奇的,书上还说了,带着这个还可以排泄呢?」「唔,真的吖,太神奇了,哇,还可以清理肠胃,养颜呢。」一个女同学带着惊奇惊呼。

「嘘。快看快看,老师的屁股被手掰开了,哇,好粗,里面的唇肉都能看到。」讲台上,吴雪两条大腿夹着墨镜男,如今她的头颅搁在墨镜男的肩膀一侧,她的双手抱着墨镜男,身躯轻微的耸动着。

墨镜男环抱着吴雪,双手抚摸她如绸缎光滑的后背,他的手温柔的拍打她那白花花的臀部,如宠溺自家的孩子一般。

墨镜遮住他的眼睛,带着一丝神秘,还有威严。他的双手托着吴雪的臀壁轻微的抬起。

两只手一左一右抚弄着吴雪的臀瓣,随着一开一合,吴雪肛门里的玉柱,愈加清晰透明。

他的手指轻轻点击玉柱,好像为筹帷幄的将军点击桌面,发出轻微的响声。

「铛铛当~」

吴雪身躯跟着他的点击,倏然更加紧密的贴在墨镜男的身上,纤腰形成完美的曲线,更加妖娆。

吴雪趴在墨镜男的身上,她感觉好像来到了避风的港湾,又好像回到了小时候趴在父亲温暖的怀抱,感到十分踏实。

「唔~」

墨镜男的手点击她肛门的玉柱,让她呻吟出声,一根粗管逐渐的显出轮廓,从她的臀瓣中开始无形的蔓延,变长。

「呼呼,出来了,出来的,看老师的屁股。」

教室里突然响起一个同学的说话声。

「哇,跟尾巴似的,好长~」

墨镜男依然如往常,他的手好像没有做什么,吴雪肛门的粗管却在逐渐变长。

吴雪好像不知道一般,又好像知道也任墨镜男摆弄,她的肛门一鼓一伏,做凸起状,更是可爱。

粗管很长,足足拉达到地上,给人一种非常另类的视觉震撼。

墨镜男的手朝着站立在一旁的苗凤儿摆动,苗凤儿会意,她开口道。

「请***同学,***、***、五位同学到讲台上来。『」五个人相续走来,年龄也是大小不一,体态胖瘦都有,不过每个人眼光都充满淫欲之色。

苗凤儿悄声私语,五人脸上显出淫笑的表情,其中一个胖子迫不及待的脱裤子,直至露出浮肿的肥肉,还有下体的玉柱。

墨镜男温柔的把吴雪环绕的玉臂搭在胖子的肩膀上,他微微一侧身,身躯灵活的缩身。

身边的胖子顶了上去,替代了墨镜男,这一瞬。吴雪根本没有察觉出来,她的玉臂环绕在顶替的胖子身上。

她的眼眸微闭。头颅依然交错的依偎在胖子肩膀左侧,似乎因为胖子身上的肥肉,让她感觉更舒服一些。

两条带着黑色丝袜的大腿夹在胖子的腰间,胖子赤裸的下身,玉柱倏然开始膨胀,变大。

特别是。吴雪肛门的粗管不时碰到他的玉柱,让胖子的玉柱开始一厥一厥的往上翘。

胖子的手有些哆嗦,他能来到永泰岛,成为这里的邀请嘉宾,风花雪月不知经历过多少,但是这一刻。

历经风雨的胖子,就像第一次看到彩虹的孩子,一样新奇,又像第一次碰女人,第一次与女人交媾,那么的紧张。

胖子哆嗦着,摸着吴雪白花花的臀瓣,他的手不经意的碰触到吴雪肛门的粗管,吓得他的手慌忙的移开。

吴雪的臀部突然下移,他赶紧托住吴雪的臀部,惹得台下一片嬉笑声。

「哈哈~~」

吴雪娇哼,她的左臂突然离开,来到臀部,把粗管从胖子压着的手里抽出来,手指揉了揉连接肛门玉柱的边缘,又从新搂抱胖子。

「哈~~」

胖子已经忘记上一次脸红是什么时候了,如今他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但是火辣辣的感觉还是有的,他觉得很丢份。

不过想到怀抱里的吴雪,很快胖子面色有些得意起来,卿本佳人,软香抱玉,他很是猥琐。

他的右手握着下身玉柱,摩擦吴雪的臀部,逐渐靠近她的小穴边缘,持续摩擦着。

胖子把吴雪的臀部微微下移,跟他下身的玉柱形成一个插入的角度。

胖子更加猥琐的用手摆弄他那丑陋的玉柱,拍打在吴雪的臀沟壁垒上。

「啪啪啪~」

胖子带着挑衅的目光,他托起吴雪的臀部,玉柱顶在她的小穴上,倏然插入。

「呃~」

「呃,我操~」

音响里传出吴雪的闷哼声,和胖子口中一句咒骂声交叠在一起。

只见,胖子赶紧托起吴雪的臀部,刚刚插进吴雪小穴的玉柱,脱离出来,胖子好像很痛苦。

吴雪微闭的双眸,睫毛闪闪,有睁开的迹象,她的峨眉微皱,好像有些不适。

胖子赶紧学着墨镜男安抚吴雪,他眼睛眯着,对身边正在等待的四个所谓的同学道。

「哥们,同学,帮个忙呗~」

胖子的手在吴雪小穴边缘摸索,一根红绳分外醒目,被他捻在指缝里,似乎还带着丝丝缕缕的粘液。

「同学~,帮忙拽出来,嘿嘿~」

「吘」

「哈哈~」

众人恍然大悟,随之爆笑。

吴雪的小穴有根玉柱,而胖子的玉柱跟它撞车了。

四人中,一人急忙上前,蹲下身来,他的手拽着吴雪小穴里的红绳,缓缓往外拉扯。

「唔,不要~~不要~」

红绳开始变长,随着小穴被慢慢撑开。嗡嗡响声渐渐响起,噗嗤一声响,一根椭圆长形玉柱被拽了出来。

「滴答~」

吴雪的手臂似乎在阻扰,微微侧身的乳房跳动着,胖子犹如见缝插针。

看到震动玉柱脱离她的小穴,胖子的下身一挺。

噗嗤~

他的玉柱替代而入。插进吴雪的小穴。

「唔,哦~」

吴雪挥舞的玉臂紧紧的抱着胖子,她的身躯紧紧的贴在胖子的身上。

胖子开始缓缓挺动笨重的身躯,他的双手开始托着吴雪的臀部,蠕动着。

「唔~唔~深点,再深点~」

吴雪娇喘着,她的声音从声麦传到音响,扩散开来~胖子持续耕耘着,他喘着粗气,吴雪的小穴太紧了,让他的玉柱无时无刻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曾经自诩,御女没有三千,也有八百,可是如今从来没有如此体会过的感觉随之而生。

胖子感到玉柱在小穴里的舒爽,他再也把持不住,玉柱如走火的枪,射出一排子弹。

「呼呼~」

胖子满脸皆是汗,他还想持续,玉柱虽不如先前,依然坚挺,可是体力却跟不上了。

他有些厌恨这个暧昧的姿势了,太他妈的累人了,有些无奈的,胖子把插在吴雪小穴里的玉柱拨出体外。

「同学,你们谁来接替我~」

「哈哈,胖子同学。你真行,世界最快。」

看着讲台上的胖子。有人打趣道~

胖子似乎也失去了斗嘴的兴趣,他一如先前墨镜男的动作,让吴雪趴在替换他的身上。

也许是胖子运气好,也许是吴雪根本不知道她搂的人已经接连换人了。

就连刚刚胖子把精液射入她的阴户里,吴雪好像都没有什么大的反应。

唯一能表明的是,此时她的小穴里正在缓缓流出乳白色的液体,可见胖子刚才根本没有满足她。

现在这个人,一身纹身。他的体型看起来跟墨镜男差不多,他很直接。

自从吴雪趴到他身上,他就把玉柱插进吴雪的小穴里去了,他的玉柱还没有真正恢复雄风。

插在吴雪小穴,开始逐渐膨胀,霎时间,纹身男感到玉柱在小穴的充实感爆发。

「啪啪啪~」

他的撞击声异常猛烈,也表彰出他充沛的体力,吴雪的小穴翻起唇肉,液体纷飞。

「唔,好舒服~用力,再用力~」

她好像还是没有满足,声声催促,吴雪如一只全身雪白的猫儿趴在纹身男的身上,不出力,尽情享受。

***************************如果说从来到永泰岛至今,谁没有经历过折磨,过得最舒坦,当属苗凤儿。

前文说过,她太小了,归根结底是她年龄太小,她天真,她无邪,她如一张白纸,你想怎么画,就怎么画。

这好比如,喜欢养猫狗的人,如果想养一只听话的,从哺乳期开始养,长大后总会特别听话。

一如现在的苗凤儿,在永泰岛这些日子,其实她的变化最大。

事过迁景,物是人非。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熏陶、潜移默化。

苗凤儿,如一张白纸,滴上一滴墨,变黑。

这些日子来,苗凤儿每天要做的功课有两项;

第一项,被束缚身体,摆出各种姿势,美名其曰,锻炼身体。

第二项,现场观看男女肉搏,熏陶情欲,美名其曰,增长见识。

如今的苗凤儿,身体的柔韧度几乎能媲美学瑜伽的萧雨,她现在能在没有绳索的束缚下,做出任何让男人性冲动的姿势。

************************苗凤儿看着吴雪,她的小脸满是憧憬,目视着纹身男撞击吴雪小穴的冲击力,吴雪肛门延伸出的粗管摇摆不停。

苗凤儿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臀部,她的那里也有,长时间插着,她几乎都习以为常,习惯了。

「啪啪啪~」

纹身男的体力充沛,他的性欲高涨,带着纹身的手臂,强壮有力,双手托着吴雪的臀部,一起一伏。

「哦~」

纹身男经过一番剧烈的撞击,精液注入吴雪小穴深处~「唔唔~~好热~」吴雪脸上带着迷蒙,搂抱纹身男的双臂有些无力的摇摆,纹身男趁机侧身,一个人影替换他的位置把吴雪搂抱起来。

台上一共五个男人,这个男人是第三个,他们搭配的非常默契,吴雪接连替换,一无所觉。

李代桃僵,这个词用在这里非常贴切。

这个男人模样丑陋,个子非常的矮,也非常的瘦弱,用弱不禁风,矮如冬瓜,形容他也不为过。

吴雪赤裸的身体趴在他的身上,不成比例。她的乳房贴在瘦矮男的脖颈间,来回乱颤,乳头不时的点触瘦矮男的下巴。

由此可见,瘦矮男和她的比例差距太大了。

瘦矮男的双手托在她的肥大的臀部,怎么看都像一个孩子抱着着一个大人一般。

教室里很多同学脑海里浮出一个词汇,那就是『烂蛤蟆也能吃到天鹅肉』瘦矮男体型瘦弱,但他抱得很稳,丝毫没有吃力的模样,唯一的就是他有些紧张。

刚才太仓促,他没有脱下裤子,如今瘦矮男一只瘦弱的手似乎毫不费力的托着吴雪的臀部,一只手正在解腰间的皮带。

呵呵~

台下传出一阵嬉笑声。

希希拉拉的脱衣声想起,瘦矮男动作麻利把裤子脱了下来,踢到一边,露出高高顶起的内裤。

他一把脱下内裤,『啪』玉柱弹起击打在上方吴雪的臀肉上,非常刺耳。

「哇,好粗,好长,我是不是看花眼了。」

「我操,这是假的吧?」

「呼~~」

教室里一片惊呼响起,瘦矮男脱下内裤露出的玉柱,惊煞众人。

瘦矮男下身玉柱,昂然挺立,微微翘起,玉柱异常粗大不说,长度最短约有20cm的长度,和他的体型比,给人一种很矛盾的感觉。

很难相信,更让台下很多人生出自愧不如,不好意思拿出自己的玉柱的感觉。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莫欺少年瘦矮丑,顶天玉柱威风凛。

瘦矮男朝着抱着吴雪,朝着教室下,缓步走来,下身玉柱高高昂起,他丑陋的面容带着一丝狡黠和睿智。

不错,是睿智。

他好像能看透,众人嘴脸,先前对他的不屑,瞧不起,而今的自愧不如。

瘦弱的身躯,如一个小大人,抱着玲珑有致,光滑如玉的吴雪,拖着长长的粗管的肛门,行走在教室,闲庭信步。

倏然,他停留在教室众人中心,瘦矮男一只手握着吴雪肛门的粗管缓缓拽起。

随着他的拽动,吴雪的臀部轻微的翘起,她的肛门受力,开始微微的凸起来。

他持续着,粗管变得绷直,吴雪肛门显得愈加凸起,她的肛肉几乎要跟臀瓣平齐,显得很不协调。

「呃~」

吴雪闷哼出声,她黑色网纹丝袜的大腿微微的一松,贴在瘦矮男的娇躯臀部崛起。

瘦矮男下身的玉柱直接对准她的小穴,摩擦着她的阴唇,在众人的注视下。

「噗~」硕大挺长的玉柱,随着他握着的粗管一顿,齐根而入。

「啊~~~~」

吴雪一声大叫,音响里尽是她的大分贝的声音。

吴雪一直在迷失,她好像处于一个自己的世界,在那里上课,回家有自己的亲人,也有自己的朋友。

她趴在父亲的怀抱里,安心的睡觉,如墨镜男开始的抚弄。

她徜徉在大海中,自由的翱翔,躺在气垫上,如胖子软绵绵的肥肉。

她跟朋友吵架,动作野蛮,如纹身男强烈的撞击。

此时,吴雪站在教室里给学生上课,一个淘气的孩子惹得她失去理智。

她有些气愤,揪起那孩子的耳朵,如她肛门的玉柱被拽起。

吴雪感觉很奇妙,她揪着那孩子的耳朵,幅度越大,她愈加感到自己的臀部好难受。

看着那孩子明明恐慌的小脸,似乎又带着淘气狡黠,她更加气愤,她揪着耳朵的手猛的一扭。

「啊~~~~」

她一声大叫,手赶紧松开,她的臀部落下,只觉得一个物体『噗』的钻进体内。

她眼睁睁看着,眼前的孩子在倒退,不,是吴雪在倒退,她退出教室,来到繁华的街道,来到熟悉的家。

父亲、朋友、街邻、从小到大的玩伴、一切熟悉的,不熟悉的,从小到大,这个熟悉的城市。

全部都在倒退,最后倒退到,永泰岛,她接受培训,被逼无奈,直到她现在这里讲课。

「啊~~~」

吴雪醒了,她的神智从迷失中恢复过来。

「呃,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了?」

吴雪的思维逐渐清晰起来,她记起墨镜男走到她身边,如沐春风的错感,使她不禁陷入其中。

「墨镜男?呃~,好痛。」

她刚刚想起墨镜男,突然下体一阵剧痛,让她不由惊呼出声,吴雪感觉自己好像一叶孤舟不断的起伏着。

「哇,好刺激。」

吴雪听到话语声,她随声看去,顿时花容失色,近在咫尺的众人映入眼帘。

「这么近?我怎么在这里?我明明是在讲台上的?还有?啊~」她再次惊呼,全身赤裸、身体被抱起、她搂抱着一个陌生人、双乳颤动蹦跳、阴户火辣辣的剧痛、托在她臀部的手、肛门延伸出的粗管。

一切的一切,让吴雪差点昏迷过去,小穴深处的膨胀感让她欲罢不能。

「呜呜,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这样,,,我不要,放开我,呜呜,放开我。」吴雪容颜上,晶莹的泪水如断线的珠子,滴落、她贴在瘦矮男上的娇躯,扭动着,双手推搡着,想从瘦矮男身上挣脱下来。

二人体格的差距,吴雪胸前双乳,不停的摆动,击打在瘦矮男的脸上,如波涛一般,浪花朵朵。

瘦矮男停止动作,他的双臂十分纤细,他板着吴雪两条穿着丝袜大腿,固定在他的腰间两侧。

任吴雪在他身上挣扎,瘦矮男的双臂始终不动,吴雪的挣扎,推搡,雪白的屁股不停的扭动。

她肛门的粗管垂在地下随之摆动,而瘦矮男的玉柱插在她的阴户里也跟着摩擦她的小穴。

玉柱插在小穴里,根本无法脱离,吴雪的挣扎,间接的造成小穴更加的鼓胀和摩擦,让她感到无力,她停止推搡。

眼泪模糊她的双眼,也模糊带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吴雪摘下眼镜扔在地上,看着瘦矮男。

他非常的丑陋,小小的脑袋,跟个未长大的孩子,唯一感觉不同的是,他的眼睛透漏出一种狡黠和睿智。

矮小瘦弱的体格,抱着自己,吴雪的身高跟他差距太大的原因,被他抱着的娇躯,胸前双乳跟他的脸颊呈一条水平线。

这好像,自己特意把乳房伸到他的脸上,让瘦矮男亲吻一般,吴雪面带哀求对着他说道。

「求求你,把我放下来,好吗?」

瘦矮男抱着吴雪,他的下身微微挺动,他那引以为傲的玉柱在吴雪小穴里挺动,引得吴雪乳房乱颤。

「唔~」

他眼神带着狡黠,嘴角微微一撅。

「老师,我喜欢这样抱着你。」

如孩子撒娇,任性、又带着丝丝真诚的声音,『老师』两个词让吴雪的心揪起。

先前,苗凤儿就勾起她的回忆,如今瘦矮男又让吴雪的回忆翻起。

************************当美好的回忆翻起,即使千百遍,也会不厌其烦,耐人回味。

如果美好的回忆,与现实反差太大,美好的回忆会变成致命的毒药。

再回首,亦然是梦。

************************教室里,被吴雪揪着耳朵的学生,唯唯诺诺,对着她鞠躬,声音带着真诚和恐慌。

「老师,我错了,下回我会好好听课,做个好孩子。」吴雪脸上浮现出温馨宠溺的笑容,看着认真承认错误的学生,稚嫩充满朝气的小脸。

吴雪的手轻轻的揉着学生,刚才被揪着的耳朵,抚摸着。

小脸慢慢的变成~瘦矮男。

而吴雪的手轻轻的揉着瘦矮男的~耳朵。

「啊~」

吴雪赶紧收回自己的手,她的身体往后仰,带动臀部,感到一麻,阴户的膨胀随之而来。

「唔~」

自己这是怎么了?

是对过去的恋恋不舍吗?

还是不甘心呢?

曾经,我是老师,职责是教育人。

如今,还是老师,却是学生教育她。

吴雪闭上眼睛,两行泪无声滑落,滴在胸前裸露的乳房上,湿润一片。

物是人非,曾经沧海桑田,随泪,心也碎了。

此时此刻,她不愿回忆,只想尽快的结束,也算解脱吧。

当命运不能摆脱,吴雪只能选择妥协,她很清楚,愈加的挣扎只会带给她更加的折磨。

她想起了,父亲,想起了恶狼。

昂起的娇躯,慢慢的贴近瘦矮男,她的双臂环绕,搂抱着那瘦弱的他,带着认命妥协的话语从吴雪口中发出。

「来吧,我,老师准备好了。」

贴近的娇躯,乳房在瘦矮男脸上碰触,他的嘴吸吮吴雪的乳房,乳头被他衔在口中。

「唔~哦~」

吴雪的娇喘声,透过嘴边的声麦,响彻教室每个角落。

满室春色,尽情绽放。

瘦矮男虽然显得懦弱无力,可是抱着吴雪,丝毫没有气竭的模样,纤细的手臂从吴雪的大腿移到臀瓣。

他伸出一只手,把吴雪肛门垂在地下的粗管撩起,搭在吴雪的脖颈之上。

粗管围绕雪白的脖颈缠绕着,她的臀部肛门被粗管牵扯,微微凸起,随粗管上扬着。

臀瓣间,小穴失去遮挡,呈张开状,一根肉色玉柱粗壮的形体撑得阴户无一丝波皱,深深的陷入其中。

瘦矮男的手握住吴雪肛门粗管,竟然把粗管当成把手,缓缓往上提起。

吴雪的肛门受力,臀部跟着翘起,阴户随之也跟着提起,露出玉柱的轮廓。

「噗~」

瘦矮男提起的粗管挫下,露出玉柱的轮廓忽的被吴雪的小穴吞没。

「唔,呃呃呃。」

吴雪口中连续的呻吟,她的容颜显得十分痛楚。

肛门里的纽括被外力拽动,剧痛感深入骨髓,阴户的玉柱顶在她的子宫花蕾上,麻爽充溯身心每个角落。

痛与快乐,两者嫌在,让她分不清是痛还是快乐多些。

「噗噗噗~」

瘦矮男持续的拽起,落下,巨大的玉柱如蛟龙翻滚,溅起浪花。她的小穴泛着红润,液体不断流动着。

「唔唔,呃呃~」

吴雪挺着胸脯,双手一左一右的按着瘦矮男的双肩,左乳的乳头被咬在口中,拉的乳房有些变形。

她的颈部围着粗管,娇躯不停地起伏,目视着教室里注视着她的众人,她有些羞涩。

瘦矮男挺动着,在教室里犹如散步一般,小穴玉柱不停的吞吐玉柱,而吴雪被抱着在教室里来回的走动。

肛门里的玉柱被固定的十分牢靠,被持续的拽起,她的肛肉卷起,血红娇艳欲滴,却依然没有脱离的迹象。

「」噗噗噗~「」

肥沃的臀部接连不断地被撞击,瘦矮男吐出咬着的吴雪的乳头,他喘息着开口。

「老师,我要射了~呃。」

瘦矮男话语刚落,似乎浑身的气力耗尽,他的身体缓缓的躺在了地上。

原本被抱着的吴雪形成跨在他的身上,臀部坐在他的胯上,瘦矮男的玉柱插在她的阴户小穴深处。

「呃呃呃~」

娇躯突然间的下沉,吴雪被按住的臀部,玉柱倏然又深入小穴几分,让她的子宫感觉要爆了似的,她连连惨叫。

一股股滚烫火热的液体,让她酥软无力,娇喘不已,她坐立的娇躯匍匐在瘦矮男身上。

胸前的乳房压在他的脸上,吴雪颈部缠绕的粗管猛的拉的绷直,肛门那里被拉的凸起状异常狰狞。

「啊,痛,唔唔~」

她的娇躯赶紧立起,她想要抬起臀部,却丝毫不能动弹,被瘦矮男牢牢的按住,玉柱持续的喷发液体注入她的体内。

「呃~」

吴雪感到小穴深处的顶涨,无处不在的液体在其中充裕,她的嘴唇张合,眼睛一翻,昏迷过去。

娇躯慢慢的瘫软如泥,倒了下去。粗管随着又被拉直,瘦矮男此时似乎发泄出来了。

他的手离开吴雪的臀部,把她脖颈的粗管解开,用手试探着吴雪的鼻息。

「老师昏过去。呼呼,快,掐人中。」

【完】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