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乃愛華[中文字幕]】『用20萬上了校花(十三)』

时间:2024-04-24 16:17:59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真实

  (十三)



  对于两人的用萬情形我本来是作壁上观的,被陈欣这突然的上校一下,害得我猛一激

灵,用萬不过立刻反应到这是上校陈欣拿我作挡箭牌呢,心想:果然麻烦上身了。用萬不知为

何陈欣抱着我胳膊的上校夢乃愛華[中文字幕]双手有点轻轻颤动。



  刘峥面若死灰,用萬恶毒地看了我一眼转身状似从容地走回了包间,上校不过脚步间

有些微的用萬踉跄。



  我拍拍陈欣紧抱着我胳膊的上校手,示意她人已经走了,用萬可以不用演戏了。上校刚刚

摆脱不喜欢的用萬追求者,我想女孩子心里都不会太平静,上校于是用萬试着开玩笑缓和陈欣

的心情道:「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做你拒绝别人的挡箭牌了。上次是新闻社食堂,

这回是饭馆,难道说你和食物很有缘吗。」



  陈欣松开了手,却既没有抬头看我,也没有说话。我继续说道:「事不过三

啊,下回再拿我作幌子,我可就真把自己当成你的男朋友了。」说完我先呵呵呵

地笑起来。



  陈欣听到我的话,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我说道:「你说的也未尝不可。」说话

间神色有点局促。



  我心中一惊,笑声戛然而止,转过头仔细观察陈欣的表情,不知她这句话是

不是在开玩笑。陈欣见我在打量她,脸红起来说道:「看什么!就只能你开玩笑,

我不行吗!」



  我心下稍安,虽然还是有点奇怪,但是也不去想它了,故作抚胸状道:「班

花大人,你差点吓死我。不要随便给我们这些普通男人无望的幻想好不好?」心

里略过一丝遗憾,说实在话,我刚才心里还真的「幻想」了一下呢。



  陈欣红着脸道:「讨厌!什么班花班草的,都是你们这些无聊的男生编排出

来的东西。」见我已然把她刚才的话当成是玩笑了,陈欣在背地里显出一个怨恼

的表情,小声嘀咕了一句:这家伙原来的胆子都跑哪去了!



  和陈欣又互相开了几句玩笑,尴尬的气氛终于荡然无存了,知道小乖和我们

一起出来吃饭,陈欣忙不迭地要我带她去看小乖。



  回到「荷花馆」,雨宫琴音在线和兰兰姐相谈正欢的桃子姐对先进门的我一语双关地说道

:「文迪,你上个厕所怎么这么久,这次你又没喝酒。」说完吃吃笑了起来。



  兰兰姐在一边不明所以,我却知道桃子姐在笑我当初要她「帮忙」上厕所的

事,不禁脸上微热,忙把陈欣从后面让了进来,介绍道:「这是我的同学陈欣,

刚才碰巧遇见了,她说要过来看看小乖。」



  小乖在那边叫道:「是上次在『兔子耳朵』见过的姐姐!」说完,爬下椅子

跑了过来。



  兰兰姐微笑着说道:「既然是同学,那就快进来吧。」



  关于桃、兰两女,我对陈欣说是我的干姐姐和房客,今天出来吃饭是为了庆

祝桃子姐回来。本来应该有些生分的三女,在小乖的润滑作用下,片刻后就熟稔

起来。



  这顿饭吃得很尽性,陈欣性格外向、桃子姐是交际高手、兰兰姐学识丰富,

让我真正领教了一回什么叫「三个女人一台戏」,而且边上还有一个「敲边鼓」

的小乖,一时之间,本来空荡荡的房间里全是莺声燕语和银铃般的笑声。



  和陈欣临分手时,她说有时间要去我家再看小乖,还没等我说话,桃子姐已

经在一边答应了下来。



  回到家,桃子姐拉着兰兰姐坐到我的对面,说道:「文迪,陈欣长得挺漂亮

的嘛。你是不是在追人家?」虽然话是桃子姐问的,可兰兰姐也一副好奇想知道

的样子。



  我正拿着杯子喝水,闻言一下子呛到了,咳嗽了好几声才顺过气来,说道:

「陈欣可是我们班的班花,怎么可能看上我呢。」



  桃子姐听出了破绽,挑了挑眉促狭地道:「那就是你追过,结果人家没看上

你。」



  我「确实」曾对陈欣说过想让她和我上床,她也「确实」没有答应我,所以

桃子姐这么说好像也没有错. 可是这件糗事,我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所以我「

义正词严」地说道:「没有!公车性事我有自知之明,才不会追像她那样漂亮的班花呢!」



  桃子姐突然搂住正听我们说话的兰兰姐,坏坏地笑道:「是啊,你现在有了

兰兰这朵大学系花,当然不会追班花喽. 」我听完一呆,说不出话来。唉,看来

比口舌我是比不过桃子姐了。



  挣开桃子姐的怀抱,兰兰姐羞红着脸道:「桃姐,你……你就别欺负我和文

迪了。」



  桃子姐呵呵呵地笑道:「一个是我的好弟弟,一个是我的好妹妹,我不欺负

你们欺负谁呀?」



  兰兰姐不依地向桃子姐撤起娇来,那样子活脱脱是可爱小乖的放大版,看得

我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想想也是,兰兰姐才二十出头,自己还是个半大孩子,

如果不过遇到这么多不幸的遭际,一定正在无忧无虑地享受青春。



  看着桃子姐和兰兰姐如同多年姐妹一样开心地笑闹,我感到一丝丝被冷落,

不过心里更多的是欣然。之所以两女的关系会这么好,我想一定是因为她们都有

过坎坷的经历,所以才会一见如故,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如此地亲密。我很高兴能

看到她们多一点欢笑。



  晚上桃子姐没有回自己家,而是和兰兰姐与小乖一起睡。除了我以外,大家

都很高兴,我心中哀叹:明明兰兰姐今晚答应来「找我」的,这回又泡汤了!



  第二天我正睡得迷迷糊糊时,觉得有人用手使劲地「蹂躏」我本就不算出色

的脸颊. 惺忪地睁开睡眼,只见桃子姐穿着居家服正跪在身旁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向她道:「几点了?桃子姐。」因为上夜班的关系,休息在家时我也喜欢

睡懒觉,早上非常不愿起床。抓住被子紧了紧,我重又闭上了眼睛,想多憩一下。



  桃子姐没有让我如愿,掀开了被子说道:「小懒猪,都已经八点多了,兰兰

都去送小乖上幼儿园了。」



  我有点赖床,和她纠缠道:「还很早呢。姐你以前也都睡到十点才起的。」



  见我说到她,桃子姐「哼」了一声:「那是以前,我和公孙老先生出去的这

些日子,每天都是早上七点以前就起床了。」



  昨晚看书很晚,我的睡意正浓,不想再逞口舌之辩,转了个身想继续春秋大

梦。见我如此不给她面子,本来跪坐在床边的桃子姐可不干了,跨坐在我的身上,

使劲拧我的脸不让我再睡觉.



  在这种骚扰下,要是还有人能睡得着,哪才是怪事呢,我万般不情愿地清醒

了过来:「好了好了,不要再闹我了,我现在就起床。」



  见自己的手段终于促使我起床了,桃子姐得意地停下手,笑道:「你这个家

伙,不用点厉害看看你就不知道听话。」



  在我闭着眼睛还没睡醒时我还能听到桃子姐的声音,可当我睁开眼睛完全清

醒时我却已经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了。因为我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她身上别的地方

了!



  居然没有穿内衣,我心里嘀咕了一句。此时跨坐在我身上的桃子姐正低下身

子在和我说话,那件明显宽大的居家服的领口,把她那一双引以为傲的胸部完全

地呈现在我的眼前。而好死不死的,桃子姐正坐在我的胯上!大家能够明白个中

况味吧,刚刚早上醒来,正感到浑身洋溢滚动着丰盈的阳气,再受到如此的感官

冲击,是男人就都会忍不住吧!



  和我说着话的桃子姐发觉我身体僵硬地一动不动,正奇怪地想问我时,我的

魔爪已经抓上了她胸前的那对「大白兔」。只是一愣,她就反应了过来,咯咯咯

地笑道:「小鬼头,刚睡醒就起色心。小心我报警!」话虽如此说,人却弯了下

来,好让我的双手更方便——对于我,桃子姐向来都是迁就的。



  我一勾手,把桃子姐的俏脸带了下来,痛吻她那诱人的红唇。昨晚因为她留

宿而不能与兰兰姐亲热压抑下的情欲开始释放出来。我解开了桃子姐上衣的扣子,

让她那双团丰满的美好全部显现出来;而桃子姐也熟练地把手伸出我的内裤,抓

住我的坚挺上下其手。



  慢慢地,我们两人都开始呼吸急促、身体发热起来。后面要发生的事情,似

乎都将是顺理成章的。可就在我和桃子姐都情动不已,想要「更进一步」互相接

触时,突然一个声音在我的房间门口响起来:「桃姐,我回来了。文迪他起床了

吗……啊,你们、你们……」兰兰姐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目瞪口呆地看着床上

的我们。



  天哪!兰兰姐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一点声音也没听到?呜……兰兰姐你到

底是属什么的,怎么每次你都能看见不想让你看见的事情呢。我飞快地用被子把

已经半裸的桃子姐和自己包了起来。



  「砰」地一声,房门被重重地撞上了。



  时间好像静止了,我和桃子姐在被里保持着紧紧搂抱的姿势面面相觑,好半

晌,桃子姐才开口道:「这可怎么办,被兰兰撞见了咱们两个……」担心地看着

我,她知道现在对于我来说,梅兰兰已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了,而同时,经过昨

夜和梅兰兰两人在床上的倾谈,她也深刻地明白兰兰是个多么坚持原则和习惯传

统的女孩。桃子姐担心兰兰姐会接受不了她和这一切。



  我对她摇了摇头,虽然刚才猛然间被兰兰姐撞见时,感到脑中一道闪电,手

足无措,可现在过了几分钟冷静下来,我开始思考对策。事情的发生令人措手不

及,既然已经发生了我就不再去懊恼和自怨了,当前最主要的事情,是事情坦白

地告诉兰兰姐,让她知道之所以没有告诉她是怕她接受不了我和桃子姐真正的关

系,我不希望兰兰姐以为我只是在玩弄她,对她没有一点真心!



  我开口道:「姐,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和兰兰说清楚。」说完,我起身把衣

服穿好。



  「我也去!」穿衣间,桃子姐也起身收拾好身上的衣服,「你一个人去说,

兰兰也许听不进去。我要和你一起向她坦诚这件事。」



  我想了想:「好吧,那就一起去吧。」



  出了房门,只见兰兰姐正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愣愣地望着窗外。



  虽然已经下定决心把一切都说出来,可当我走过去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很难

开口,不是不好意思说出缘由,而是感到发不出声音来,压力很大啊。我开口道

:「对不起兰兰姐,有些事情一直没和你说,不过不是想要欺骗你……」我把和

桃子姐的关系源源本本地都说了出来。



  我说完之后,就忐忑不安地站在一边,仿佛是在等最后宣判的囚徙。兰兰姐

一直都是一副淡然的神态,也不知她到底听进去了没有,一言不发.



  桃子姐突然坐到兰兰姐身边,看着她急急地说道:「兰兰,对不起,这都是

我的错,你不要怪文迪。」转过头看了我一眼,似乎下了什么决心地道:「文迪

他现在已经离不开你了。如果……如果你接受不了的话,我愿意走!」



  我猛然抬头道:「不行!」走到两女身边,斩钉截铁地说道:「你们两个我

离开谁都受不了!」对兰兰姐道:「说我无耻也好,说我自私也罢,我一定要把

你留在身边。」



  本来已经打算牺牲自己的桃子姐听到我的话,痛苦的心里如灌上了一注灿烂

的阳光,情不自禁地握住了我的手。



  这时,兰兰姐叹了口气,开口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不会走的。」一句话

如同久旱的甘霖,一下子把本来沉浸在悲苦中的我解放了出来。我和桃子姐惊喜

地看着兰兰姐。



  见到我们大喜又不解的神情,兰兰姐勉强地笑了一下,看着桃子姐道:「当

初文迪和我……和我在一起时,我就发现他在我之前一定有过别的女人,不然…

…不然不会那么熟稔的。你们两人见面后,时不时流露出的亲昵我能看得出来。」

顿了一下,兰兰姐低着头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早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不过刚才猛地看见你们在……我没有想到,所有反应才有点大。」



  由于情况与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一时之间猛喜、迷惑、解脱等等感觉充斥着

胸膛,让我说不出话来。桃子姐却很快回复过来,拉住兰兰姐:「好妹妹,你可

把我们吓坏了。你的脾气他都告诉我了,就怕你一时心硬,离开这个家。」



  兰兰姐看了我一眼,坚定地说道:「当初我已经决定了,不论如何我都不会

再走了,我知道他是真心对我好的。」接着苦笑了一下:「离开这里我又能到哪

去呢。」



  桃子姐把兰兰姐从沙发上拉起来:「走,咱们回屋里去说话。以后他要是敢

对你不好,咱们一起修理他!」然后转身把尚未回神的我一把推开:「今天的事

都懒你!走开,一会儿不许偷听我们说话。」说完,挽着兰兰姐回大屋了。



  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客厅,好半天才想明白:这件事桃子姐也有份,怎么

黑锅就我一个人背啊。



  自从我和桃子姐的「事情」对兰兰姐公开后,桃子姐就搬到了我家来住。而

本来已经关系很好的两女,现在更是好得如同蜜里调油,两人总是一起做家务、

一起出门……由于大家都知道了彼此不是外人,所以在平日的生活中,两女对我

的言语和动作都亲热了很多,不再有所顾忌。



  应该说,现在家里是一派「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可是,我的感觉却并不

好,或者说还不如原来呢——不知怎么搞的,两女虽然都对我温柔有加,不介意

我的亲吻或抚摸,可当我要求更进一步,两人单独去快活一下时,却都不约而同

地拒绝了我!



  我能明白二女的心理,对于兰兰姐来说,她虽然接受了现在这种「两女共侍

一夫」的生活方式,可是长久以来的性格习惯不是一下就能改变的,她的潜意识

里还有些抵触,所以会拒绝我不足为怪——我想再过一段时间,等她适应了就会

好的;而桃子姐呢,其实她本身到不会排斥和我上床,甚至很喜欢,可是鉴于兰

兰姐现在还没有适应「三人」生活,慧质灵心的她想要照顾照顾「小妹妹」的情

绪,所以也就狠心地拒绝我了——这些话桃子姐没有说,但我从她有些无奈和歉

意的眼神中能够看出来。



  虽然我能明白,可是,可是这真的很让人受不了啊!!你只要想象一下一个

饿了十天半个月的人,见到了面前的满汉全席却一口不能吃的情形,你就能理解

我现在有多痛苦了!!——其实这时问题已经有了一个征兆了,可是当时我并没

有想太多,不过话说回来,就是想到了也解决不了问题.



  生理上的需求不能满足,没办法,我只能通过分散注意力来解决,比如说上

班时没事多跑跑腿什么的。



  陈欣在编辑部当上临时编务后,晚上就不能和我一起吃饭了,因为编辑部吃

饭向来都是预定后送餐,没有必要去食堂。不过这并不是说我就和她见不到了,

别忘了,这饭也是由人来送的。



  本来送餐的事,物流部可以不接,不过在我「精力充沛」下,我还是去做了。

推着保温餐车游走于新闻社的各大建筑,我本以为在各个夜间编辑部里应该是男

人的天下,可没想到却是「阴盛阳衰」,女编辑非常多。心想,等见到物流部上

白班的同事们,一定要说出来让他们羡慕羡慕。



  我特意最后才来到陈欣所在的夜间国内新闻部,这样见到陈欣后就不用再去

给别的部门送饭了。



  陈欣见到我时欣喜异常,忘乎所以地把我拉到一边聊了起来,让正从餐车上

取饭的人都不禁为之侧目。



  陈欣高兴地道:「文迪,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以后吃饭时再也见不到你了

呢!」



  见到开朗活泼的同班同学,我也很高兴,随口说道:「你不知道,上班没事

可做有多无聊。我就是想和你见面聊聊天,所以才特地跑来送饭的。」



  本来只是随口一句话,陈欣听完后反应却很异样,只见她瞪大了那双可爱的

眼睛,一副想信又不敢信的模样:「你是为了我才这样的?」



  我没觉察到有什么不对,笑着开玩笑道:「是啊。你不知道,我现在对你是

『一日不见,如三日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一日不见,如三年兮』。呵呵!」



  陈欣脸上浮起了一抹娇羞,啐道:「讨厌!就知道开玩笑。」话虽这样话,

眼中的光却喜极.



  和陈欣在一起时,我们总是有很多话题,读书、新闻、电视、网络等等不一

而足,对了,还有一个经常聊到的话题——小乖,陈欣很喜欢小乖,每次一见面

都要问起。当然,陈欣也会问起兰兰姐的事,我也不好对她说什么,只是泛泛地

说兰兰姐是我的朋友兼房客,顺便替我管理家务,陈欣听完后微皱眉头,却没有

说什么,很快当我们聊别的时,她又开心起来。



  饭吃得差不多了,编辑部里的人又都开始忙起来,我便和陈欣告辞打算回去

食堂送还餐车。临走时,陈欣像是在考虑什么问题,低着头想了半天,最后对我

说道:「文迪,你明天下午能陪我去买点东西吗?」



  「好啊,没问题. 」我略一考虑就答应了下来,反正现在每天下午兰兰姐和

桃子姐会一起去证券公司,我就是回家也只有自己一个人。



  「那就这么定了,你睡醒以后给我发短信,咱们宿舍门口见。」见我答应了,

陈欣笑了起来,那灿烂的笑容让我不禁眼前一亮。



  第二天中午睡醒,我和陈欣如约见面后,我问她:「陈欣,上回是为初中同

学聚会买衣服,这次出去要买什么. 」



  「也没什么,到时你就知道了。」陈欣拿出手机看看时间,说道:「差不多

了,咱们走吧,中午我请你吃饭。」



  我边走边疑惑地道:「食堂不是这个方向啊?这么走就出新闻社了。」



  陈欣说道:「我又没说在食堂请你。」顿了一下道:「一会儿不光只有你,

我还让我一个最好的朋友来找我。」



  我一愣,奇怪地说道:「既然你约了朋友,那还找我干什么?」



  很正常的一句问话,陈欣的脸却红了一下,回避我的目光道:「怎么?有别

人在你就不和我出去了。」



  我忙解释道:「不是、不是!只是我又不认识你的朋友,怕到时不知道该说

什么. 」



  陈欣眼中泛起奇怪的神色,看了我一眼,轻声说道:「不会的,我这个好朋

友你肯定会认识的。」



  我听后正要开口询问,就听陈欣突然道:「我已经看见她了,咱们快来去吧!」

说完便疾步向大门口走去。



  我边跟着陈欣,边好奇地向大门口看去。



  赵怡然



  只见一个身穿白色V 领毛衣的女孩正如一朵空谷幽兰般鹤立鸡群地站在东方

新闻社的大门外面,所有出入的行人和车辆经过她时,都不自觉得放慢速度想多

看她两眼,却又都不敢从她身旁近处经过,远远地绕行开来。她给人的感觉就像

是冰山雪莲,那绝美的身姿吸引着人们的目光,但却可望而不可即。



  仿佛是感觉到我们来了,那女孩收回望向远处的深邃目光,朝我和陈欣望来。

当看清她的面容时,我如同遭到九天雷殛一样浑身大颤,没想到,她竟然是——

赵怡然!!



? ? ? ? ………待续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