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验 > 『堕落军团』

『堕落军团』

时间:2024-05-22 18:24:55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虐待
  华夏,堕落军团H市,堕落军团在某看似平凡的堕落军团单元小区传达室中,一个长相清纯可爱的堕落军团少女,正坐在一张书桌旁书写着什么,堕落军团神情极其专注。堕落军团
书桌上堆满了厚厚的堕落军团一摞表格,上面密密麻麻的堕落军团写满了很多东西,可见都是堕落军团有用之物,被整整齐齐的堕落军团码放在了书桌一角,而另一角,堕落军团则同样放着很多表格,堕落军团只不过都是堕落军团空白的。而书桌正中,堕落军团除了少女正在填写的堕落军团表格,还放着一台电脑,其上正显示着各种资料,少女时不时地抬起头看一眼屏幕,不断地将手里的表格完善。
不多时,少女一顿笔,将写好的表格并入写满字的那一摞,就待拿一张表格重新填写,突然,室内起了莫名的微风,少女伸手正要拿起的空白表格,被风携裹着一转之下飞到了一道突兀出现的人影手中。
「您好,这里是XX公司,请问您……」
少女立即条件反射一般站了起来,朝着来人恭敬的一鞠躬,脸上带着职业化的微笑,口中还不忘说出服务标语,边说边抬起头,看着眼前之人,喉咙马上被扼住一般,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
右手一招,少女还未来得及放下的笔立马飞到我手中,我握住笔飞快的在表格上书写,口中随意的打趣着,目光不离纸面分毫。
「哟~ 小云云~ 好久不见~ 又长高了不少嘛~ 」被我称作「小云云」的少女可爱的张大了小嘴,又用两手捂住,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出现了一层雾气。
眼角的余光瞥见她这副可怜兮兮的,简直萌到爆的表情,我又哪里招架得住,无奈的停下笔走到她的面前,爱怜地轻抚着她的额前青丝,口中像哄小宝宝一样的安慰道:「哦~ 不哭不哭~ 我的小乖乖~ 」「呀!!!」
小云云突然尖叫一声,猛然往我身上一扑,将我扑倒在地,头埋在我的胸口再也不肯起来。
「呜呜……坏薇姐!这么多年也不来看人家……」她哭泣着,就如深闺怨妇一般,口中极尽幽怨的抱怨着。
「姐姐学业重啦,不是故意的说……」
对于此事我也有点理亏,只能讪讪的笑着抱歉道。
她闻言反而哭得更大声,娇小的身躯死命的往我身上挤,螓首整个沉入了我双乳的缝隙中,泪水将我胸口打湿一片。
我躺在地上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激动的情绪,另一只手却不动声色的拿起笔,将表格铺于地面默写着。
唉,烦人的小丫头,本来想提交一下任务就走,我怎么就一时心软呢……正在写着,胸口突然感觉到啃咬的触感,两只温热的手掌也顺着我腰部的曲线渐渐往上滑动着,最终攀上了我傲人的双峰,肆意揉捏玩弄着。
「咔!」脑中好似有一根弦断掉了,右手用力之下,手中的钢笔出现一条裂缝,眼看便要折断。
我深深长吸一口气,好不容易压下心中暴走的意念,捏着「奄奄一息」的钢笔将最后一段表格填完,脸色便黑了下去。
将已经弯曲得不成样子的钢笔一甩而开,我单手抓住某不良少女的后衣领,黑着脸将她提了起来,随后也跟着站起,将其娇小的身躯拽到与我同一水平线,圆睁着双眼审视着她。
小云云此时脸上还带着色色的表情,哪怕看到我瞪着她也毫不知收敛,反而双手虚张的比划着什么,满脸幸福的呓语着:「好大~ 好香~ 好软~ 好有弹性~ 」「一……」我满头黑线,心里越来越压抑不住暴走的欲望,左手竖起一根食指,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姐姐什么时候……」
她仍是淫笑着,语气显得满不在乎。
「二……」
这个世界果然有很多不可理喻的变态,请务必让我还这世界一个清明吧!
「养了这么一对可爱的大白兔哦~ 简直就是犯规哦!~ 把人家萌得不行不行的啦~ 人家要亲亲嘛~ 」她仍然在不知死活的挑衅着,好似在回应我刚才对她的调笑,笑嘻嘻的娇声道。
「三……」
我看着一脸庄重肃穆的她,心里不得不承认,果然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变态都是有一两手绝活的,不然一个正常人又怎么能在一秒钟内把整整37个字咬字清晰的一一说完呢?
「人家要吃奶奶……」
手中的少女猛然双眼亮光大放,口中狂热的叫着,罪恶的爪子伸向了我!
好吧,高估你了~ 请允许我收回前面的评价
……
我惬意的睡在一张躺椅上,右手抬起一杯咖啡,举止优雅的慢慢品味着,脸上出现舒适的神色,将咖啡放回盘子中,慵懒的伸了伸腰,露出上衣下掩盖着的半截光滑平坦的小腹,雪白的肌肤夺人眼球,直看得身旁的某人眼睛发直。





此时小云云正立于我身旁,一手抬着盘子,一手揉着自己的头顶,她感受着上面肿起的小包,眼中噙着泪珠,小脸垮了下来,惨兮兮的泣声道:「呜呜~ 薇薇姐姐欺负人……」她说着,眼睛却不老实的在我身上扫视个不停,渐渐又有放光的趋势。
「嘛~ 这种小事就不要在意了~ 」
我摆了摆手,翻了个身,躲开她炙热而变态的目光,毫不在意的道。
「请问我可以以『无视人权罪』、『欺凌弱小罪』起诉你吗?」她不甘示弱的还击着。
「阿拉阿拉~ 如果是妹妹的话~ 肯定可以狠狠的欺负吧~ ……」我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不……只有这个,请务必一定不要这样做……」小云云闻言害怕的缩了缩头。
「啊……」
我十分不雅的打了个哈欠,眼神放松着,慵懒的道:「好啦~ 亲爱的云云酱~ 姐姐要走了~ 记得给姐姐算任务积分哦~ 」我说着,人已立起走向门口。
「等一下!」
身后的少女猛然大喝一声,将盘子连着咖啡杯一甩,传来一阵噼里啪啦声,但她对此毫不在意,反而一个助跑跳到我面前,挡住我的去路道:「薇姐你要去哪?!」我奇怪的看着她,理所当然的道:「当然是休假啊,难道你不知道吗?姐姐可是好不容易完成了魔导士的论文,这才给自己放个假呢。」说到后来,我脸上有了骄傲得意的神色,自豪的炫耀着。
可惜某人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上面。我看着没有丁点特殊反映的她,如是想到。
嘛~ 算了~ 我也不是那么爱慕虚荣的女人……
「既然如此,那带上人家一起走嘛……」
她刚请求着,就想扑过来。
「停!」我用手抵住她的额头,使她停在原地,这才皱着眉道:「你这小丫头,老实交代,又想做什么。」「人家喜欢跟姐姐在一起嘛~ 没有什么啦~ 姐姐你不会这么狠心吧……」她娇笑着,最后又楚楚可怜的看着我道。
「嘛~也不是不可以~姐姐手上正好缺一个玩具呢~被玩坏了可别怪姐姐哦~ 」我同样笑容可掬,脸上露出淫邪的神色,娇滴滴地笑道。
小云云眼珠子咕噜乱转一圈,然后巧笑倩兮的道:「没问题哦~ 人家愿意做姐姐的玩具嘛~ 」见她答应的那么干脆,我反倒犹豫了,这丫头几年未见怎么感觉转性了一样?
以前明明千方百计的想要将我纳入她的魔掌……左思右想不出个所以然,我狐疑的问道:「真的?你可别后悔哦,我是绝对绝对不会手软的!」「哎呀!人家答应的事什么时候反过悔~ 怎么几年未见薇姐你变得这么罗嗦……是不是更年期到了……」小云云不满的娇哼一声,捉下我放在她额头上的手,不耐烦的道,只是说到后面越来越小声,以至于让我根本没听清楚。
「你的节操到哪去了?请问你有信誉这个东西吗?」听到她的说辞,我额头垂下一道黑线,毫不客气的掀老底道。
话说她刚才最后貌似还说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呢?凭我的第六感,那绝对不是什么好话吧……「节操什么的~ 吃掉不就好了吗~ 」
她没皮没脸的笑着,突然一扑抱住了我被黑色丝袜包裹住的修长美腿,脸贴在上面痴痴地上下磨动着,眼中露出痴迷的神色,喃喃着道:「姐姐穿丝袜的样子真是太美了!~ 诱惑得人家情不自禁了呢~ 最喜欢姐姐啦!~ 」我看着她撒娇卖萌的小模样,心中又好气又好笑,明知道她只是为了吃我豆腐才摆出这副样子,却怎么也发不起火来。唉~ 所以说我这人心真是太软了,对于这种死变态竟然每次都手下留情,况且还是在总觉得哪里不正常的情况下……任由她抱了一会儿,我蓦然想起自己任务的事,询问道:「小丫头,你走了这里怎么办?所以说我还是……」未等我说完,就见她快速地掏出手机,飞快的在上面按了一通,然后巧笑倩兮的对我道:「好了~ 搞定~ 」我脸上出现一个「囧」字,无奈的叹了口气,点点头道:「那就走吧……」小丫头,你把老娘惹怒了!
「姐姐,先去我家一下好吗?我拿点东西……」小云云站了起来,讨好的向我笑道。
正处于惆怅中的我,听到她的说辞,不耐烦的道:「要去就快点去!」她闻言,走到门口拉开门,然后眼巴巴的望着我。
「唉……」
我长长的悲叹一声,口中囫囵自语着,迈步走到了门口。
「我上辈子作的是什么孽啊……」
小云云欢快的抱住我的手,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一脸幸福的神色。





我口中念动着咒语,为自己加了个轻身术,带着像树袋熊一样挂在我身上的某人跑进了小区,向她家里行去。
「哟!这不是小薇薇吗?今儿怎么有时间来这里了?」路上遇到了认识的人,他向我打招呼道。
「呀,梨子大叔,瞧您说的,怎么我好像就不是这里的人一样。」我微微笑着,随意的回应道。
梨子大叔也只是随口这么一调侃,很快就不再抓着这个问题不放,目光随意的一扫中,看着挂在我身上的少女调笑道:「小云云~ 怎么这么大了,还是喜欢粘着你薇薇姐不放啊~ 人家一回来就被你截住,连点私人空间都没有了。」这句话说的我是大为赞同,脸带批判的转向某人身上,希望她能幡然悔悟。
「臭大叔~ 姐姐的味道可比你好多了~ 人家就是喜欢~ 是吧姐姐?」小云云撅着嘴,毫不客气的回讽道,完了还反问我一句,小脑袋又在我肩膀上摩挲着。
嘛~ 所以说呀~ 对于变态果然还是不要报什么希望的好……一路上又遇到了一些认识的人,多年未见的我尚还来不及与人家多聊几句,就被她催促着继续前进,搞得我一路上尽是歉意的表情。
终于,我的苦难结束了。
我站在她家门口,发出了无声的感叹。
「姐姐去洗白白~ 」
小云云打开门,口中说着某发人遐想的暧昧词汇,就想拉着我把我拽进去。
「想死的话~ 成全你哦~ 」
我灿烂的笑着,笑靥如花的道,身上已隐隐现出光芒。
「啾~ 」她吓得赶紧松开手,口中发出一声不明意义的娇哼。
你一定是某种活在二次元世界会卖萌的生物吧?!绝对是吧!!!
听到这么可爱的哼声,连我都不禁被萌到了,眼睛也弯成了两道月牙,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白里透红的小脸蛋,笑道:「赶紧去啦~ 姐姐坐着等你哦~ 」嘛~ 旅途中要是有这样一只萌萌哒的小宠物陪伴,感觉也不错呢~(抽脸的度娘!我恨啊!!!)她见我似乎真的没有离开的意思,哼唧着一步三回头的走进了浴室中。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量着屋子的装饰。
几年没来变化还真大呢,客厅的茶几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大餐桌,上面还放着几个大碗,看上去刚用过不久的样子,里面竟然还有一些食物残渣,这丫头也真是的,怎么也不洗洗,真是过得邋遢,还有竟然把餐桌摆在客厅,真是不知道怎么想的……等等!重点不是在这里吧?!几个看起来刚用过不久的大碗?这是怎么回事?!
我站起身,凑到近前,仔细打量着餐桌上那几个简直可以称「小盆」的巨大海碗。
怎么回事?难道还有别人?难道……
我脑中飞快思量着,结合种种因素,心中猛然大惊。
我就说怎么总感觉有些诡异,这丫头可不像那种甘于被人掌控的人!事实上这么多年来她的目标都很明确,那就是将我彻底纳入她的掌控之中!
该死的!我怎么会忽略了这点!几年未见就放松了警惕!看来所谓的「做玩具」、「回家拿东西」等等种种,都只是借口吧!真正的目的其实只是为了拖时间吧!这难道是陷阱?!
想到这我再也坐不住了,急忙站起身就往屋外冲去,竟一直冲到楼道上预想中的「意外」也没出现,让我松了口气的同时不禁疑惑,是我错怪她了还是她的布置还没好?亦或是我跑得太快她来不及反应?
我在胡思乱想中跑动着,下意识的往身后一瞥,竟看到小云云赤裸着全身站在门口,手上拿着一部小型家用摄像机,笑眯眯的看着我,身上还沾满了无数的水珠,明显刚刚洗过澡的样子。
这极其不正常的一幕让我心底寒气直冒,但还来不及怎么思考,我就感觉自己被狠狠地一撞,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喂!肖云云你想要干什么!我警告你……」
我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挣扎着想要站起,口中也对她提出警告,激愤之下自然也不会以什么昵称来称呼,而是叫出了她的真名。
「啊!」
不等我把话说完,眼前突然出现几个粗壮的身影,他们皮肤泛着奇怪的绿色,粗壮有力的手臂抓住我的双手,将其狠狠的扭在了身后,力量之大竟使得我手背都碰到了后颈!我吃痛之下忍不住尖叫一声,话语自然被打断了。
我感觉一个坚硬的柱状物顶住了我的臀部,在其上不断的摩擦着,早已有过无数经验的我瞬间判断出那是男人的丑恶之物,让我不由得又羞又怒。





此时我也看到了几个身影的面孔,粗犷的脸颊,暴突的眼珠,以人类的审美观来说丑陋无比!我一打眼便认出那就是兽人帝国的人,简称兽人!但只是最普通的绿肤兽人,除了力量确实很强以外也没什么优点,对于魔法的抗性更是低得可怜。
一人转到我身前,伸出他肥厚恶心的大舌头,在我脸上舔了舔,粗壮得让人不能置信的大肉棒高高挺立着,抵在了我的下体处。
我看着这几个兽人毫不遮掩的赤裸躯体,心中着实惊讶无比,这死丫头的口味何时变得这么重了?!
「好了好了!你们几个快点把她送过来!」
肖云云对着几人命令道,脸上带着奸计得逞的笑容。
「哦……」
几个兽人一应声,老老实实的将我带到了肖云云面前,竟是连猥亵我的动作也停止了,不难看出被调教得很成功,或者应该说魔法契约的力量果然强大。
由于双手被扭住,我连空间袋都取不出,自然也用不了魔法卷轴。可是这也未让我惊慌,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将我扭到她面前。
肖云云两眼放光的看着我,头一探便吻住了我的唇。
「唔……」
良久唇分,我大气的喘息了几口,瞪视着她,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人家只是想占有一下姐姐的身体啦~ 最喜欢姐姐了~ 」肖云云同样喘息着,眼神迷离的看着我。
「哦?~ 不止这么简单吧~ 你这死变态的口味可是变重了好多哟~ 看这样子你那小骚逼被他们操过很多次了吧~ 」我蔑视的看着她,口中的话语也变得露骨直白,随着我的话语,气氛变得诡异淫邪起来。
肖云云似乎一下就被我击中了心里的敏感点,她不自然的夹紧双腿,脸颊酡红着,目中淫靡的神色更重。
「人家也只是为了追赶姐姐的脚步~谁不知道姐姐可是远近闻名的变态痴女~ 千人骑万人爬的角色~ 」她淫媚的舔了舔嘴唇,双手攀上我的双乳按压着,毫不留情的掀起我的老底来。
我被她说得微微一晒,心头有些赫然,但马上驱散这种情绪,妩媚的一笑,风情万种地白了她一眼,娇笑道:「小丫头~ 你离你薇姐的境界还差得远呢~ 凡是带棒棒的生物都只是姐姐我踩在脚下的东西,哪像你,被几个小小的兽人就操得淫贱成这样~ 」「我不管~反正姐姐是我的了~以后人家就看这几个傻大个操你~看他们的大肉棒插爆你~ 」肖云云看了看挂在几个兽人胯部那比她脚腕还粗,几乎有她整只手臂那么长的肥大肉虫,同样娇媚的笑着对我道。
「哟~ 妹妹~ 你高兴得太早了吧~ 以为这样就困得住姐姐我吗~ 」我感受着身上不断传来的大力,却是嘲讽的笑了笑,猛然尖叫一声。
「哇!!!」
我全身猛然燃起剧烈的火焰,并向四周一散而开,炙热的温度甚至灼烧得空气都极大扭曲了!
那其实不是尖叫,只不过是我用某种特异的方式激荡全身魔力,引动空间中的元素,并瞬间喊完了施法咒语,由于速度太快所以听起来就像尖叫一样,而这也正是我一直镇定无比的原因,隐藏的最大底牌。
我本想在这一招之下再不济也能把他们逼退,这样我就有机会逃脱,可以自由施法。谁知手上的力道却是丝毫未减,待得火焰散去,我看到了闪到不远处躲避火焰的肖云云,以及她脸上讥讽的笑容,转眼又看到了身旁的兽人们,还有他们全身绿得发亮的皮肤。
「嘛~真是抱歉耶~忘了告诉你了哦姐姐~这些兽人不但是我的性玩具~也是我的保镖哦~ 他们可都是被『博士』加强过的产品,仅仅那种程度的魔法可是根本没有作用的哦~ 」她娇笑着,说出了令我绝望的事实。
听到「博士」的称呼,我再也镇定不起来,心中充满了惊慌,勉强笑了笑。
「姐姐不用装得那么可怜嘛~ 看的人家心好痛~ 真想马上就蹂躏你一番呢~ 」肖云云走到我面前,手指轻挑的抬起我的下巴,嬉皮笑脸的道,看似在心疼我,最后一句却暴露了她其实就是个死变态的事实。
嘛~既然逃不掉了~就让我好好享受一下吧~过一个淫乱的假期~其实也不错呢~ ……我脸上浮起了淫乱的神色,妖媚着眼看着她,浪荡的笑道:「小丫头~ 就这么想让姐姐我当你的性玩具呀~这么多年都不放弃~今天你可是得偿所愿了~来吧~ 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 说不定把我玩爽了,姐姐还自愿当你的性奴隶呢~ 」「呀~ 可不敢这样呢!~ 」
肖云云夸张的娇叫一声,看着我,眼中很是邪恶,她可爱的耸了耸小翘鼻,笑吟吟地对我道:「人家可是清楚姐姐的性能力超强呢~ 这几个傻大个恐怕还满足不了姐姐吧~ 姐姐这样勾引人家~ 怕不是有什么阴谋呢~ 」「阿拉阿拉~ 几年不见你这小丫头还真是长进了不少呢~ 」我媚笑着赞许一声,眼带挑衅地直视着她,毫不避讳的道:「没本事的人可不配拥有人家的身体哦~ 要是满足不了我~ 人家可是随时准备着逃跑哦~ 」「要是满足了姐姐呢~ 把你当肉便器哦~ 」她好奇地问,还在提醒着我严重的后果。





「你这小东西~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变态~肉便器都说得出来~你到底是想把姐姐糟蹋成什么样……」我脸上闪过一丝红晕,轻啐一口,目中神色却是更加淫乱,笑容也越加淫媚浪荡。
「诶~ ?肉便器都满足不了姐姐你吗?~ 姐姐真是意外的淫贱变态呢~ 那么再加个『受孕play』怎么样呢~ 人家可是有办法让姐姐这种体质也怀孕哦~ 」肖云云露出一副假得不能再假的惊讶神色,故意曲解着我的意思,又讲出一个变态提议。
这下轮到我受不了了,小穴淫贱的蠕动着,淫水瞬间如泉涌一般浸湿了内裤,还在继续往下侵袭着,将包裹住我性感长腿的黑色丝袜也逐渐濡湿,甚至连粉色的短裙上也湿了一块!
我脸上不正常的潮红着,小口微微张开娇喘几声,目光如水的看着肖云云。
充满弹性的圆润翘臀自制不住的扭动几下,我半闭起眸子,断断续续的呻吟着对她道:「啊~ ……随便你~ 唔~ ……你想怎么玩都行……」「姐姐别后悔哦~ 人家是绝对绝对不会手软的~ 」眉毛可爱的挑起,肖云云几乎原封不动的将我不久前说的话还了回来,脸上的笑容很是邪恶与玩味。
「呜……」
我现在已经没法回答她了,只是淫贱的摩挲着双腿,以减轻小穴内的瘙痒,整个人已经处于标准的发情状态。
肖云云见状,在我脸上香吻一下,带着小恶魔般的笑容走进屋中,不一会儿又从里面走出,手上多了一管蓝色的针剂。
她面无表情的来到我面前,在我诧异又有点不安的眼神下晃了晃手中的针筒,其内蓝色药剂一阵晃荡,让我心中的惊惶更加急剧,我那无比准确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东西对我来说很危险!
她脸上神色一变,展露出暴虐的神态,把玩着手中的针剂,对我残忍的笑道:
「薇薇姐,你可知道我手上的这个东西是什么吗?~ 」「是什么……」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线不颤抖,目中的慌乱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我想起了一件事……肖云云脸上笑容更盛,她凝望着手中的针剂,目光就像看深爱的情人一般似水柔滑。
「人家可是知道姐姐的『弱点』哦~ 这管药剂可是人家好不容易才弄来的~还才只有一个小时的功效……不过也够了呢~ 」她转眼望着我,目中露出痴态,深情的道。
「不要!快放开我!」
本来已经放弃抵抗的我,不顾一切的挣扎起来,目光惊恐的看着她手中的针剂。
「人家都说了姐姐的性能力超强~ 又怎么会没有准备呢~ 」肖云云玩味的笑着,已经将针剂的封口拉开,露出长长的针尖,缓缓的逼近着我。
「人家知道姐姐的肉体抗性很强啦~但这是针对姐姐的弱点制作的哦~所以~ ……觉悟吧!~ 」小手猛然一动,她将针管扎向了我!
「不!!!」
我大声的惨嚎,拼命的挣扎着,却是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眼睁睁地看着针管扎进了我脖子的大动脉中。
随着药剂的注入,针筒里面变得空空如也,肖云云将其一扔,对着几个兽人吩咐道:「把她抱进里面来。」说完,她自己先回到了屋子中。
几个兽人扭着我将我推进肖云云家里,随后在我绝望的眼神中将门关上了。
屋中,肖云云拿着摄像机坐在沙发上,将镜头对准我所在的这一片,兴奋的道:「快开始吧~ 人家等不及想看到姐姐高潮的样子了呢~ 」「不要!!!」我尖叫一声,本能的想要施以魔法,却被一个兽人眼疾手快地蒙住了嘴。
其他几个也没闲着,手上一用力竟将我全身的衣裤鞋子瞬间撕扯下来,又从我的腰部将丝袜拉下,手一扯将小穴上最后的遮羞布也撕碎,再把丝袜给我重新穿好。
就这样我全身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丝袜遮掩着,配合上其下若隐若现的小穴,以及被黑丝紧紧包裹住的修长圆润的美腿,唯一的衣物却更像是情色的点缀品,让人更加性欲勃发!
「听说姐姐可是有过把B级触手兽活活累死的辉煌战绩呢,高潮个成千上万次都不眨下眼睛,姐姐你表演一下给我看吧~ 把这几个傻大个『操』死哦~ 」肖云云俏皮的眨巴着眼睛,目中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一脸猎奇的对我道。
「呜……」
我被兽人捂着嘴说不出话来,只能怒视着她。
但很快我就保持不住愤怒的神态了,在我身后的那个兽人下身一挺,狰狞恐怖的巨大肉棍竟隔着丝袜硬生生捅入了我的小穴中!质量极棒的丝袜竟然连一点拉丝的痕迹都没有!也跟着陷入了我的小穴中,网状的丝袜摩擦着我极其敏感的阴道壁,让小穴受到了更加剧烈的刺激!





「唔???」
我杏眼圆睁着,口中发出不明意义的闷声,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古怪,全身也瘫软下来,只能勉强保持着站立不动。
肖云云见到此情此景,一脸兴奋的站起身走到近前,仔细的对着我的脸部和小穴作着特写。
双乳变得更加饱满圆润,乳头娇翘的挺立着,双腿被大大的分开,隔着一层丝袜的小穴被足有成人拳头那么粗的大肉棒捅了进去,顶得小腹突起一个淫荡的环道!
身后的兽人仍不满足的越插越深,全然不顾我变得越来越差的脸色,将肉棒足足三分之一的部分全数捅了进去!
「插!快插!插爆她!」
肖云云在一旁抬着摄像机极其兴奋的呐喊助威着,为插我小穴的兽人加油打气。
「呜呜!!!」
我不能置信的看着她,看着她一脸狂热的神色,心里简直不敢相信她什么时候爱好变得这么重口特别,竟然变态得喜欢看着我被人轮爆?!?!
得到主人命令的兽人更加卖力,眼中泛着红光,嘴中嘶吼一声,抱着我只堪盈盈一握的细腰狠狠地向下一用力,竟然把大半肉棒一下就捅入了我体内!一直捅入子宫之中!将我雪白平坦的小腹都顶得高高突起!那可是几乎有我手臂那么长,比我拳头还粗地狰狞巨兽啊!!!
「呜呜呜!!!!!」
我被顶得身体都不受控制地猛然一跳!小穴却在这样的暴虐之下分泌出一大股阴精!硬是挤着大肉棒的丁点儿缝隙爆喷而出!喷得满地都是!
在这样之下,我却是被干得差点直接高潮!古怪的脸色也彻底转变成了淫媚的神态,小嘴微微张开舔了舔蒙在上面的粗糙大手,绿肤兽人每天都会产生的恶臭污垢也被我一舔而尽。
我媚眼如丝的看着肖云云,她手中的摄像机也把这淫乱的一幕忠实的记录了下来,我那下贱的样子自然也毫不例外。
肖云云看着我被淫虐的样子,脸上的淫色也浓重起来,无所事事的另一只手伸入了自己的骚穴,竟是看着我被爆操的样子痴痴地手淫起来。
这时,那个兽人又有了新的动作,他将自己的大肉棒抽出,只留下龟头在里面,抱着我的柳腰毫无章法地做起了活塞运动,胯下的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大力。
「呜……呜……」
随着他的动作,我口中也跟着发出急促的呻吟声,小腹也被顶得越来越高,直感觉子宫都快要被顶穿了!
身体随着身后兽人的动作上下急速起伏着,两只雪白诱人的圆润乳房也跟着上下跳动,翻出一波波让人眼花缭乱的淫荡乳浪,直到被站在一旁的某个兽人握住,在他双手一用力之下激射出一大股乳汁!
「呜咕?!」
乳房受到刺激,身体的性快感马上拔高了一个程度,我感受着阴道变得逐渐酸麻,像是要高潮的感觉,却是拼命地摇起了头。
「呜嗯!!!呜呜呜!!!」
兽人们可不管这些,听见我短促的求饶声,身后的兽人反而操得更狠,玩弄着我丰润挺拔的两个大奶子的兽人也掐得更用力,手指还在坚挺的乳头上快速撸动刺激着,让我源源不断的喷出一股股浓白色的奶水,他还变态的抬起大鸡巴让这些乳汁一滴不落全部喷在上面!
「呜……呜哦哦哦哦哦哦!!!!!」
在这样的疯狂淫弄下,我不可避免的迎来了高潮,口中高昂的尖叫经过兽人粗厚的手掌转化后,变成了压抑到极致的尖声闷叫!
「咦?姐姐这就高潮了?~ 高潮也就算了~ 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嘛~ 」肖云云停下自慰,将沾满淫水的手掌放在我的右脸上,侮辱性的轻轻拍着,口中没心没肺的道。
此时我已经听不到她说什么,只是双眼翻白着,舌头在蒙嘴的兽人拿开手掌后也极尽所能地伸出,口涎顺着舌头及嘴角不断往下流,双乳在一收一放间由乳头不断的喷出乳汁,小穴也淫贱地蠕动着,双腿绷得笔直,浑身不停的抽搐着,一副完全被玩坏了的样子。
然而尽管这样,身后的兽人却依然在不停的耸动着下身,口中嘶吼着,一副不把我彻底轮爆誓不罢休的样子,干得我脸上崩坏的表情越来越严重,身体也愈加失控。
「啊……不要……不要……」
我现在终于能畅快地出声了,然而却只能遵循着本能口中狂乱不清的叫着,脸上的表情极度淫乱。
肖云云看着我这样淫贱骚媚的姿态,满意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这药剂真是很不错呢,不愧是针对性的研发呢~ 只是一次高潮,薇姐就崩坏成这样~……现在姐姐你可是彻底逃不了了吧~ 以后就乖乖的做人家专属的肉便器吧~ 」她说完娇俏的吐了吐小香舌,极其得意的笑了笑,向着扭住我双手的兽人一挥手,下令道:「行了,放开她吧,你们一起来,给我狠狠地插!随便你们怎么玩~ 轮爆她!~ 」虽然双手解放了,我却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在身后兽人的环抱中,任由其自由的垂下,随着身体的抽搐与大肉棒的抽查,四肢胡乱地扭摆着。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