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妈妈朋友】『美妇的名器』

时间:2024-05-22 18:55:01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校园
  一见曲氏晕倒,美妇大家都慌乱起来,美妇掐人中,美妇捏鱼际穴,美妇不过一会,美妇曲氏气又喘匀了,美妇干妈妈朋友坐在软榻上沉默不语,美妇一时之间,美妇母老虎变成了病猫,美妇连看人的美妇神色都虚虚的。
李金月哭闹了好久,美妇两人婚书已定,美妇也进了马家的美妇大门,再怎么反悔也不顶用,美妇由着她大哥哄了许久才安定下来,美妇两人完成礼数,送入洞房。
从马家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焉容将手中的和离书郑重折好放进了袖子里,不必说,一年的夫妻情分必须要散,只要曲氏在一天,他们二人就没有复合的机会,何况她现在身子也不干净了,马知文一介迂腐秀才不可能接受得了。只是出门时,他看她的那一眼,萧然寂寥,依依不舍,让她的心忍不住地抽痛起来。
看着马车后头的两抬嫁妆,焉容眨了眨眼,"萧爷,拜托您一件事吧?""你说。""以我的名义在钱庄给我存下这些东西,我就不带回去了。"这么大一笔东西,若是带回裙香楼,怕是叫声真给力一见光就被抢走了,哪里还有她的剩份。她又是处处受管的人,没有自由身,只得托人办,认识的人里头就有萧可铮这么一位相熟的,不求他还真是没办法。
"不怕我把这些给你吞了?"萧可铮含笑看她。
"呵,您说什么笑呢,您那家当,都不知道能买几千几百个我了,还会在意这些?""嗯。"萧可铮点点头,问:"你赎身要多少钱?""一万两。""确实能买不少个你,不过,爷我不想给你赎身。"萧可铮挑眉看她,眼里尽是戏谑。
焉容笑道:"为什么呀?"
"等你被人玩够了,不值钱再买回来。"
焉容的笑在他冰冷的回话里渐渐敛去,一腔怒火蹭蹭燃起,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萧可铮轻哼了一声,一用力将她从地上捞起塞进马车里,低声对着外头道:"墩子,你去前头陈记买些点心,小五子,你去裙香楼报一声,就说今晚醉芙蓉不回去了,钱不会少给,记住,一定要私下里,只能叫老鸨一个人听见。"说完大手一挥把帘子扯上。
焉容垂着眸子,将这话琢磨了一通,是ONGP-103说她一月接客一次的规矩不能破,因此省了别的男人要动她的心思吗?可是之前,他又为什么那样侮辱她呢!他是想一个人占着她还是怎样?一时之间,焉容无从思考ww_w.140.xxx得得啪永久备用域名。
萧可铮滚烫的胸膛贴了过来,大手搁在她的腰上,上上下下揉了两把,焉容面上羞红,"爷,这还在外头呢。"而且,还是闹市。
"哼,你这身上再捏不出多余的半两肉了,真不知道能不能伺候好其他的爷们。"萧可铮一开口便是满满嘲讽,收回手坐直了身子,再也不去碰她。
不过一会,墩子买了两盒陈记点心回来,萧可铮一把塞进她的怀里,"吃吧,别回去跟妈子说爷苛待了你。"焉容鼓了股腮帮子,打开食盒捏了两块杏仁酥入口,淡淡的香味盈满唇舌之间。中午的时候陪着张富祥吃饭,那头色鬼夹菜给她,给她恶心得不行,只好推脱胃口不好,结果就是一口菜也没吃,下午又去马家闹了一翻,折腾累了,如今点心在手,倍觉香甜。
一面又暗自嘲讽:林焉容啊林焉容,他先前那么轻贱你,如今给你两盒点心就乖乖受着,人真是越活越没骨气了。
萧可铮在一旁看着她,沉默不语,马车内光线昏暗,将他的五官遮掩,只能隐约看见他清晰的轮廓,外沿是男子铮然有力的线条。
马车嘚嘚拐向一处幽静的客栈,点了几个菜让人送进房间里,萧可铮递双筷子给她,焉容连忙摇头拒绝:"我在车上吃饱了。""……"萧可铮白她一眼,"待会你可别饿了。"焉容满脸羞红地接过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挑了几口小菜,心想他先前也不说清楚,害得她吃了一肚子点心,没想到竟然还有一顿晚饭。
不过一会,萧可铮吃完饭,倒了杯茶,慢悠悠地啜着,看也不看焉容一眼。焉容纤长的手指转着茶杯,心底有些慌乱,这人从前都是直来直往的,怎么今个还得酝酿一会不成?
"我去看看窗子关没关好。"焉容离开座位,缓缓向窗户走去,打开窗户,任寒凉的夜风吹打过来将她面颊的红晕扫去。楼阁之下,几点灯笼似红枣一般挂在一排屋檐外,随风轻动,满城繁华。居高临下的人,都会生出一番落寞的心思。
突然感觉腰身一紧,整个人陷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接着温湿的吻从耳际渐次滑落下来,一路旖旎顿在唇角,焉容被吻得头脑发懵,只听得他含混不清的话语从下巴沿着骨骼传到上方:"爷真不知是该恨你还是可怜你……"亲眼见过她那样歇斯底里、那样绝望受伤,原本打算领她去马家再受刺激让她彻底死心,却没想到她能淡定面对,展现自己聪明果决的一面。果然,经历受伤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每一步都踩着自己的伤痕施展报复,到寂寞一人的时候,临窗看景,又变回了最无助的她。





焉容心里似一碗水被搁了一大勺油一般,粘稠又七上八下乱七八糟,她不想平白无故地被人恨着,又不想被人居高临下地可怜着,可是如今自己活得如此卑微,哪里还有资格再去谈什么要求。"爷,今日一事,多谢相助。"不论他动机如何,帮她了,终究是帮她了。
萧可铮微微勾唇,"嗯,我们只是各取所需罢了,懂么?"焉容蹙眉,对他这番不近情面的话无力反驳,只乖乖应了一声"我懂。"两手搭在他的肩头,抽出一根食指从他下巴开始,沿着修长的脖颈,路过起伏的喉结,轻柔地挑开他的衣襟,一路笔直缓慢地下滑,直到埋入一方黑丛。"还望爷多几分体贴,温柔一些……"有些话她千般万般地不愿说,事到临头,唯有几句软话才能保自己少受些苦。
萧可铮忍不住下腹一紧,往前送一步将她逼在墙根处,大手将她臀部托了起来,隐晦不明地笑道:"难怪都说处子虽好,却不及少妇十之有一的风情。"焉容神情不禁恍惚了一会,跟马知文新婚一年,他在这件事上一直遵照孔老夫子的教诲:"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即便迷恋,却不敢频繁,每回都像例行公事一般,何况曲氏看不惯她,处处挑她的错,她决不能露出一丝不沉稳不规矩的模样。所以,焉容遇到萧可铮之后才有些恍悟,原来男女之事还可以这样那样ww_w.140.xxx得得啪永久备用域名!
"哎……"
萧可铮的手已经伸到了她亵衣之下时轻时重地揉捏,焉容垂着头看他,媚眼如丝,眉间紧皱,难以自持。
"还得慢点?"
焉容两手撑在他的肩头,满脸潮红,却支支吾吾什么也没说出口。
这女人,总是卖得一手好"欲拒还迎",不管她那点心思了。萧可铮摇头一叹,将她强按在高挺之上。
她的十指突然用力张开,似失重般跌落下去,身子一阵乱颤,紧紧地攀住他宽厚的胸膛。
……
次日天方亮,萧可铮便起了,收拾衣服给自己穿上,动作利落。焉容迷迷糊糊睁开眼,用手掩着嘴打了个哈欠,"天还没亮透彻呢。""我得回去了,你再歇会,桌子上给你放了两张一千两的银票,回去别给刘妈少了免得她不高兴,嗯,一会我叫虎子给你买两件成衣送过来。"萧可铮一串话下来,说得极快。
焉容调侃道:"爷难不成还怕老婆?"
萧可铮一顿,缓缓道:"她脑子不好。"
焉容脑子里空白了一会,再回过神来他早已推门走了。是啊,她忘了前不久刘妈妈给她讲过来着,这位爷发家致富的历史真是曲折变化,精彩纷呈,足够写一本书了。据说,他自小生在富庶家庭,二十岁那年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想不到人生得意之时突然遭了变故损失惨重,万般无奈之下娶了崔大财神的独女崔雪,成了上门女婿,也因此解决了经济危机。
脑子不好,如果是傻子的话勉强还能接受,可是,比傻子更悲催的,是疯子。
崔大财神现在已经是病入膏肓,家里所有的生意都托付给了萧可铮,待他老去之后,萧可铮也可以娶妻生子,孩子可以姓萧,但条件只有一个,照顾好崔雪一辈子,无忧无虑、无病无灾。
商人最看重的是信誉,崔大财神便是抓住了这一点,用一辈子的积蓄为本,交付于萧可铮,换他女儿后半生安好为利。
萧可铮要做顶天立地的男人,从前说宁可乞讨也不会做人家上门女婿娶个疯子回家,如今也不得不屈服了,旁人谈及他的家事,一个略带轻蔑的目光便如千斤重坠落在他的背上。
每个人都有他的艰难之处,如焉容,如马知文,如萧可铮,尚霊城是京都,经济、政治、文化方方面面的繁华所在,同样,也是人性最挣扎最崩溃的地方。每天都有千万人倒下,每天也有千万人爬起来。
焉容没有宏远的目标,没想过考状元,没想过振兴家业,只想攒够钱为自己赎身。从前盼着与马知文团聚,现在不了,她要独闯天涯,去找她被流放的父母和弟弟,若是有生之年能够与他们团聚,便再无其他奢求。
捡了先前的衣服凑合穿上,叫来店小二打来热水净了净身子,再将新衣服换好,焉容也未用早饭,披了条丝巾围住脸,坐上萧可铮为自己安排的马车,一路悠悠晃晃回了裙香楼。
那时已接近晌午,焉容一进门,便见刘妈妈坐在大堂里,慢悠悠喝着茶等着她,焉容心底一紧,从袖子里掏出一千两的银票带着笑脸走上前去:"妈妈,叫您担心了一夜,给您陪个不是。"刘妈脸色淡淡,顺手将钱接过搭在桌面上,用茶杯叩住,"萧爷说不止给这些。"焉容一怔,苦着脸再从袖子里掏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妈妈,您给我留一百两。"刘妈脸色一喜,但仍旧绷着一张老脸,斥责道:"钱就不给你了,你要长个记性,这规矩不能轻易便破,白日里可以随着玩玩,但天一黑就赶紧回来,这万一叫人看见可怎么办?还有,该分你多少钱就拿多少钱,不该是你的,再怎么多也不是你的。""是是是,女儿知错了。"焉容看着她将那五百两再压到茶杯下头,心上的肉又开始泛疼,还好自己聪明,将其中一千两找人破成两张,如今她还能私藏下五百两ww_w.140.xxx得得啪永久备用域名。





"你回去吧,不要忘了喝避险的药,好好歇着。""女儿告退。"焉容垂着头往房间走,面上的笑容渐渐收敛,真是个扒皮吃肉不吐骨头的东西,可恨之极。
面色不悦地推开门,竟然看见床柜翻倒,梳妆台上一片狼藉,焉容身子一震,不顾得提起裙子就钻进房中,忙抽开抽屉,发现匣子的锁被撬了,里面几张辛苦攒下的银票和散银,还有一些珍贵的首饰,全都不翼而飞!
这些钱,她看得比命都重,男人靠不住,只有靠钱了,她一百两一百两攒着,只求早日脱离苦海,这是她最顽强的信念,可如今……到底是谁偷了她的钱财!焉容气得双目赤红,气急之下一脚将凳子踢翻在地。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