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臀狂热】『红粉奇侠』

时间:2024-05-22 18:46:14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家庭
  第一节:蓬莱少主
九洲国,红粉奇侠蓬莱宫。红粉奇侠
一座幽静的红粉奇侠宽敞院子,四周栽植各种珍贵花卉,红粉奇侠伴随着假山清池,红粉奇侠鸟语花香。红粉奇侠巨臀狂热
此时在院子中央一块青草地上,红粉奇侠一个身穿白衣,红粉奇侠模样极为俊秀的红粉奇侠少年,手执
长剑,红粉奇侠正舞得兴起。红粉奇侠
剑光随着少年灵活的红粉奇侠动作,如灵蛇般闪烁,红粉奇侠剑身隐有白芒闪现,红粉奇侠并带有嗡嗡
轻响,红粉奇侠这情景若落在某些名家眼里,定会忍不住讚歎,难得,难得!不过十六七
岁的年纪,竟已摸到以气禦剑的门槛,换作大陆成名已久的那些剑法大家,在他
们年轻时,恐怕未必做得比这少年更好。
然而如果结合少年的身份,再联想到他那位闻名於大陆的美貌母亲,少年有
此修为便不为过。
皆因这名叫林子轩的少年,乃蓬莱宫现任宫主,人称蓬莱剑姬的秦雨甯之子。
蓬莱宫建宫超过六百年,座落於蓬莱群岛面积最大的主岛之上,每一代宫主,
均拥有位列武极大陆最顶尖的修为。
加上作风正派,数百年来,蓬莱宫在大陆上声名远扬,大陆各大门派均与蓬
莱宫关系极佳。
现任宫主秦雨甯,十年前凭手中一把蓬莱仙剑,曾一夜连败黑道八大高手,
在蜀山清一真人口中,已是超越乃母。
加上其艳绝无双的惊世美貌,被大陆无数正道中人视为女神。
蓬莱宫世代单传,前两代宫主均为女性,秦雨甯自诞下儿子后,自然是恨不
得将一身所学,全数倾囊相授。
好在林子轩也争气,不但英俊儒雅的相貌遗传自母亲,就连天赋也更上一层
楼。
年纪轻轻,一身剑法在宫内已罕有对手。
此时林子轩一套剑法下来,只觉体内真气充盈,身上连半滴汗水亦无,甚觉
满意。
「今日就到此为止,娘找我有事,去晚了可不成。」
林子轩看了看天色,已近黄昏时分,不久前秦雨甯的贴身丫鬟杏儿过来知会
他,要他练完剑到前厅去,一个不觉,差点就练过头。
收起长剑,连忙加快步伐,离开小院。
蓬莱宫佔地超过五百亩,府第枕山临水,依山而筑,内里建有藏书量丰富的
书院,精雅别緻的闺楼,清幽花园,前堂后寝,佈局之讲究,怕是连帝王相府,
亦不外如是。
林子轩来到前厅,见到一些陌生面孔,有些讶然。
蓬莱宫不时有贵宾前来作客,林子轩偶尔也会出来招呼客人,已是见惯江湖
来客。
之所以感到惊讶,是因为座上的几位宾客,皆太阳穴高高鼓起,双目炯炯有
神,显是有高强武艺在身。
特别是那位年约四十岁上下,留长鬚的锦服男子,其端着茶杯的虎口精壮有
力,双目更是隐有精光闪动,显然一身修为已臻化境。
这样的高手,绝非无名之辈。
「陆叔叔,有贵客登门?」
林子轩口中的陆叔叔,此时正位於主座上,与那锦服男子一边品茗,一边熟
稔地攀谈着。
见林子轩到来,陆中铭微笑地朝他介绍,道:「轩儿,这位是神风镖局李云
龙,他是你陆叔叔的朋友。」
「见过李叔叔。」
林子轩礼貌地一礼。
暗忖原来是大陆上人称万里神风的李云龙,此人出道至今,共保过近千趟镖,
不论是多难保的镖,他都能在规定的时间内保到,在大陆上赫赫有名。
看样子,该是宫里有贵重之物,托付他本人亲自送来。
李云龙连忙回礼,他打量了眼前这剑眉星目的少年几眼,道:「这位英俊潇
洒的小公子,莫非便是……」
陆中铭笑呵呵地点头,道:「不错,轩儿正是蓬莱宫少主。」
「难怪,难怪。」
李云龙连声讚歎,「有剑姬亲传,加上九洲国三大武宗之一的陆兄倾囊相授,
我观贤侄举手投足间,已隐有大家风采,未来不可限量。」
「李叔叔客气了,都是娘亲和陆叔叔教得好。」
林子轩不卑不亢。
陆中铭摇头失笑道:「我这三脚猫功夫,zxzy40哪里拿得出手,剑姬要是知道我敢
抢她功劳,我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陆兄说笑了,十年前,五湖岛被旋风马贼佔领,五湖岛官府都被逼得迁府。
陆兄只因看中了岛上优美的风光,单枪匹马,便将旋风马贼七名武功高强的首领,
全斩於混元刀之下,贼众纷纷化作鸟兽散。这等本事,若陆兄说这是三脚猫功夫,
那我岂非连三脚猫都不如?」
他话音刚落,一道声音如莺啼燕语,轻轻柔柔地传进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大陆上谁人不知万里神风的名头,李镖头太自谦了。」
竟是蓬莱剑姬亲至,李云龙顿时受宠若惊地站立起来,他身旁的几位随从也
慌忙起身。
「宫主太客气了。」
「见过宫主。」
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出现在大家面前,众人只觉眼前一亮,目光便再也无法
从眼前的倩影移开。
香娇玉嫩的秀靥艳比花娇,青葱般的纤指,口如含朱丹,红唇微微扬着,绝
色丽人的一颦一笑,无不动人心魂。
只见蓬莱剑姬身披薄烟翠绿纱,逶迤拖地白色流苏长裙,眸含春水清波流盼,
乌黑长发上,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
她款款走来,包裹在长裙下的优美身段,曲线隐露。
李云龙瞥见她裙下一对小巧的白色绣花鞋,随着她莲步轻移,若隐若现,忙
移开目光,以免失礼於人。
他瞥了一眼身旁的几人,见这几个跟随自己多年的兄弟,是第一趟目睹蓬莱
剑姬仙容,表现得相当失礼,个个涨红了脸,竟望着剑姬优美的面容和身段移不
到目光。
李云龙连忙咳了一声,提醒他们注意。
能受到蓬莱剑姬的接见,被大陆无数男人视为荣幸,若因这几位弟兄的失礼
行为,而影响到美人对自己的观感,那便糟糕透了。
蓬莱剑姬既优雅高贵,又端庄温婉,让李云龙这种平日惯了洒脱的豪爽大男
人,在其面前,仍会不由自主地克制自己的举止,以免给这位绝世美人留下不好
印象。
香风拂来,蓬莱剑姬秦雨甯向几人微微一礼。
「有劳李镖头不远千里,亲自为蓬莱宫保送这批财物,本宫刻下已吩咐下人
备好酒席,只待李镖头与几位弟兄入席。寡酒薄菜,望李镖头勿要嫌弃。」
「哪里哪里。」
李云龙连忙道,「受人之托,终人之事,乃李某奉行的准则,宫主实在太客
气了。如此,李某便恭敬不如从命。」
秦雨甯朝陆中铭道:「替我好好地招待李镖头。」
陆中铭朝这绝色美人儿微微一笑,道:「宫主放心,我定好生招待李兄,李
兄,这边请。」
李云龙连忙道:「陆兄,请。」
对於剑姬未打算亲自招待他们,李云龙感到十分可惜。
但见陆中铭似与剑姬关系亲密,更能代表她招呼客人,心中微感讶异。
蓬莱宫为远道而来的镖局众人,准备了极为丰富的酒席,美酒佳餚接连上桌,
再由陆中铭这位九洲国赫赫有名武宗亲自招待,几杯美酒下肚,众人便敞开话题,
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酒席间的气氛十分热烈。
待得酒过三巡,李云龙这才向陆中铭求证心中的疑问。
「说起来,兄弟之前有听过一个关於陆兄的传闻,不知陆兄能否为兄弟解惑?」
陆中铭放下酒杯,微微一笑,他自是猜到李云龙嘴里的传闻指的是什么。
蓬莱剑姬芳名远播,有着对男人致命吸引力的惊世美貌,连他这被九洲国当
朝圣上亲封的武宗,也不能免俗。
特别是在她休掉了那个窝囊废丈夫之后,她的追求者们又再度活跃起来。
自己这两年来时常出入蓬莱宫,早已落入有心人眼中,对於某些传言,他其
实早有耳闻。
「大家相识也不是一天两天,李兄有何疑问,不妨直说。」
「是这样的。」
李云龙顿了顿,道:「自三年前剑姬当众休夫,将他赶出了蓬莱宫,之后便
听闻有不少豪傑大家,纷纷前往蓬莱宫,希望能获得剑姬的接见。然而在这最近
的两年时间里,惟独陆兄成为蓬莱宫的常客,因此,有传闻说陆兄早在两年前,
便已获得剑姬的青睐,不知实情是否如此。」
陆中铭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草老师嫩表情,见桌上的众人,全停下吃喝的动作,静待
他的回答,他先是缓缓往身前的酒杯注满,将酒杯递到唇边,小饮一口,接着才
放下酒杯,以略带自豪的语气道。
「李兄所说的传闻,实情确是如此。陆某不才,仰慕剑姬之名已久,遂苦苦
追求剑姬半年多,终得美人青睐,实乃三生有幸。」
「果真如此。」
李云龙当下真是羨慕妒忌不一而足,但他有自知之明,以他的武功条件,绝
无追求美人的资格,於是道:「陆兄真乃好艳福,抱得如此美人归,竟一声不响,
当罚。」
「对,当罚。」
「还必须罚最烈的酒。」
「陆兄,我们知你有绝世武功,所以,可不要作弊,用内功逼酒啊。」
座上的众人顿时起哄。
「诸位说得是,陆某便自罚三杯烈酒,绝不逼酒,。」
话音刚落,陆中铭便吩咐丫鬟斟上宫中最烈的酒,连饮三大杯。
在不运功逼酒的情况下,饶是以陆中铭的惊人功力,也架不住酒气上涌,脸
色顿时红了起来。
「不瞒李兄,这两年来五湖山庄有大把事务需要兄弟我处理,而剑姬更是要
管理偌大的蓬莱宫,我们两人实乃聚少离多,因此我们便没有公开关系的打算。
不过目下,山庄的事务均已处理完善,交由我亲弟接管,我打算过段时间,便向
剑姬求婚。」
座上的众人,不由羨慕地送上祝福,陆中铭又是自豪,又是谦虚地接受众人
的祝福。
李云龙艳羨不已地道:「陆兄当真是好艳福,如此,便预祝陆兄早日将剑姬
娶进门。」
想起剑姬衣裙下那迷人的曲线和身段,如此绝色美人,却已是名花有主。
一想到陆中铭能在剑姬的香闺里,夜夜尽享艳福,李云龙腹中又升腾起一团
火焰,胯间瞬间硬如铁棒。
当年,名动大陆的蓬莱剑姬嫁人生子,不知多少爱慕她的英雄豪傑伤心欲绝,
特别是当他们后来得知,娶了蓬莱剑姬的,竟是个只得一点三角猫功夫,整日游
手好闲不学无术,靠着嘴皮子夺取了剑姬芳心的窝囊废,众人皆恨不得生剐了他,
大骂老天瞎了眼,让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无奈,那个窝囊废实是太狡猾,娶了蓬莱剑姬后,终日躲在蓬莱岛上,半步
不踏进大陆一步,让这些人恨得牙痒痒。
然而,窝囊废始终是窝囊废,纵然靠着嘴皮子,娶下美若天仙的剑姬,甚至
还为他诞下孩子,最终还是被剑姬一脚踢开。
就在蓬莱宫前任宫主,剑姬唯一的祖母过世第二天,剑姬当着前来参加葬礼
的宾客的面,当众休夫,并立即让他收拾东西,赶出蓬莱岛。
当剑姬宣佈这个劲爆的消息后,前来参加葬礼的宾客们一片哗然,简直无法
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消息传出岛外,无数人跃跃欲试,试图捉住那名叫林天豪的窝囊废,以解
多年来心头之恨。
然而,这狡猾的傢伙,在无数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得无踪无影,任众人如
何寻找,仍没有他的半点消息。
如今,两三年过去了,那傢伙早已没有半点音讯,林天豪这个名字,逐渐从
世人记忆中消失,再没有人有兴趣去寻找他。
事实上,就连林天豪与剑姬所生的儿子林子轩,也没有半点兴趣去寻找他这
个所谓的父亲,只是在某些时刻,他才会偶尔想起还有这个人。
林子轩正在前厅,与娘亲叙着话。
「轩儿,你与瑾儿的婚期已经定下来了,明年的四月初七,便是你俩成亲的
大日子。娘看你剑法已有小成,成亲前的这段时间,你要多多与瑾儿走动,莫因
武事而耽搁了你俩的情谊。」
「四月初七,孩儿记住了。」
林子轩点点头。
秦雨甯见儿子已长大懂事,甚觉欣慰:「娘十七岁就生下你,不知不觉,已
经十六年了,我的宝贝儿子如今都要成亲了,来,过来娘这里,让娘亲抱抱。」
「娘,孩儿早已不是小孩子,这要让人看见多羞人。」
林子轩俊脸顿时一红道。
站在秦雨甯身后的贴身丫鬟雀儿,闻言忍不住「噗嗤」一声。
「这有何难的,雀儿,把门关上,守着,没我允许不准任何人进来。」
「是,夫人。」
雀儿一边忍着笑,直到走出去把关轻轻关好,才忍不住笑出声来。
惟有她们这些跟在秦雨甯身边的人才清楚,这位蓬莱剑姬对待外人举止端庄,
谈吐优雅,十足的温柔淑女。
然而私底下的她完全是另一番模样,性格豪放,言行举止一点也不淑女。
譬如现在,逼着林子轩过来让她抱,一旦拒绝那便是不死不休。
蓬莱剑姬此刻一手支着洁白的下巴,长裙下一对修长的美腿翘着,正饶有兴
致地欣赏着儿子那一会青一会红的俊脸,红唇逸着笑意。
「娘,你为何老是喜欢捉弄孩儿?」
秦雨甯兴致盎然地眨着眼睛:「喜欢高兴爱。」
林子轩顿时像被嗑住,脸色涨得通红。
见到这平日在外人面前,总装成熟的宝贝儿子终於一咬牙,屈服在自己的
「淫威」之下,朝自己走了过来,剑姬满意地笑了。
「这才是娘亲最心爱的宝贝儿子嘛。」
秦雨甯搂住了儿子,红唇在他脸上毫不吝啬地留下几个香吻,望着他通红的
俊脸,笑着道:「被娘亲这么几下就脸红啦,你和婉儿亲嘴的时候,怎么不见你
害羞?」
「娘,你怎么知道我和婉儿姐……」秦雨甯的话,顿时让林子轩有些坐不住
了。
秦雨甯「哼」
了一声,有些不满地道:「你当你娘是什么人,蓬莱剑姬的称呼是白叫的吗,
整个蓬莱岛,有什么事情能瞒得到我。」
林子轩神情尴尬,不知如何接话。
闻人婉自幼被剑姬收养,与林子轩一块长大,两人可说是青梅竹马。
随着闻人婉年岁渐长,她的气质和美貌,竟渐渐与剑姬看齐。
论姿色而言,如今她已与剑姬不相伯仲,性情也是真正的端庄温婉,林子轩
自是对她越来越是爱煞,终於在一年前,林子轩偷偷地与闻人婉发生了最亲密的
夫妻关系。
林子轩一直以为隐藏得很好,没想到,还是被秦雨甯发现了。
「婉儿自小被我当女儿来教养,她比你大两岁,一向把你当弟弟看待,你都
有了瑾儿这样国色天香的未婚妻,还把婉儿给骗了。虽说男人有三妻四妾很正常,
将来你也不会只得瑾儿一个妻子,但婉儿对你的感情就像是弟弟,若以后婉儿遇
到喜欢的男人,你让娘怎么向她交待。」
见林子轩沉默不语,面有愧疚之色,秦雨甯顿时心软,道:「刻下米已成炊,
你和婉儿也不是一天两天,将来若她同意,你把婉儿也一并娶了,娘亲也不是非
要反对的。」
「真的吗,娘?我可是亲口听见你答应了啊。」林子轩顿时大喜。
秦雨甯瞪了他一眼:「是呀,娘答应了。」
这时门外传来陆中铭的声音,正与雀儿问话。
林子轩终得娘亲首肯,心情大好,语气轻快地道:「陆叔叔来了,说起来,
陆叔叔上次离宫也有个把月了,今日回来,想必有许多话要跟娘说,孩儿就不打
扰娘和陆叔叔叙旧了。」
话音刚落,陆中铭已满身酒气地推开了门。
「宫主,哦,轩儿也在这呐。」
林子轩向陆中铭道:「陆叔叔请便。」
接着向剑姬道,「娘,孩儿先行告退。」
秦雨甯「嗯」
了一声,「去吧,婉儿过些天便要回来,别说娘没提醒你,记得为她准备一
份她喜欢的礼物。」
「知道了娘,明日孩儿便去作准备。」
林子轩满心欢喜地离开。
陆中铭坐到秦雨甯旁边,后者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浑身酒气,雀儿,去泡
杯醒酒茶来。」
「是,夫人。」
雀儿应了一声,领命去了。
待这贴身丫鬟一走,陆中铭望着薄施粉黛的美人,一只手搭上秦雨甯的香肩,
便欲将她搂了过来。
秦雨甯伸出晶莹如玉的右手,挡在他的胸前,裙下修长的美腿微微翘着,一
边品嚐桌上的香茗,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托你的事都办得怎样了?」
陆中铭遭美人一拒,并不感到尴尬,反而是「呵呵」一笑:「有我出马,自
是没有问题。今趟货运到雾云山脚下,那帮人果然出现,当场杀了九个,逮住了
两个,都是高手。经过我的严密盘查,这些人都是司徒家的人,这下子,可要好
好跟他们算算帐了。」
听到陆中铭的回答,秦雨甯纤手支着下巴,神情慵懒:「我蓬莱宫与司徒家
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他为何三番四次劫我商货,而且连一个活口都不留。」
「我也觉得此事蹊跷,司徒家乃是武州第一世家,底蕴深厚。往日与宫里也
偶有生意上的来往,他们为何要这般做,完全解释不通。被劫的商货虽然价值巨
大,但因此而得罪我们对他们有何好处,杀人越货的行为若传出去,更会对司徒
家造成难以估计的损害,令其为大陆所不耻。」
「那两个人,还活着吧?」
陆中铭笑了笑:「当然。」
秦雨甯点点头,「我倒要看看,司徒德宗那个老傢伙,这次要怎么解释,竟
敢连本宫都不放在眼里。武州那边是你的地盘,这件事便交给中铭你了。」
「没问题。」
两人谈话间,陆中铭已喝下醒酒茶,头脑清醒了一大半,然而欲念却随着酒
意的散发,逐渐升浓起来。
他望着秦雨甯长裙下迷人的身段,呼吸开始有些急促,「这些天我尽心尽力
地办事,宫主打算如何奖赏我?」
秦雨甯似笑非笑地凑近他,红唇在他耳垂轻吻两下,挑逗性地在陆中铭耳边
道:「今晚,你就知道了。」
第二节:风雨欲来
夜色渐深,忙碌的蓬莱宫逐渐寂静下来,四周虫鸣渐起,除却负责巡逻的护
卫,大部分人早已进入梦乡。
位於蓬莱宫主殿后方,一座奢华雅致的楼阁,傍山而立,四周碧水环绕,这
座辉煌华丽的楼阁,乃是下人们的禁足之地,皆因这儿便是蓬莱剑姬的寝宫。
除了负责剑姬起居的丫鬟们,寝宫严禁任何男子踏足。当然,林子轩与陆中
铭并不在此列。
寝宫内,地面铺满了名贵舒适的地毯,八盏流苏宫灯,柔和的光芒照满整座
寝宫。宫墙上,还挂着几幅足以传世的名贵山水画,珍珠碧玉点缀其间,将整座
寝宫衬托得富丽堂皇。
在别緻精美的云母屏风后,雪白的床幔掀起,只见锦帷绣帐之中,蓬莱剑姬
秦雨甯白皙无瑕的赤裸胴体,正在陆中铭的身上曼妙的扭动着。
秦雨甯此时浑身香汗淋漓,饱满圆润的美乳,随着她曼妙的腰肢起伏扭动,
不停地上下晃动,两点嫣红在白皙挺拔的双乳上,展现出惊人的美态。
换作一般男人,面对这般美艳攻势,怕早就一泄如注,武功的高低在这样的
香艳时刻,全无半点分别。
然而陆中铭却非寻常之人,他天生精力旺盛,曾连续五天,每夜连禦三女而
不倒,现今虽已年近四十,男性雄风仍不减当年。今夜,与这绝色美人在床塌上
肉搏了大半个时辰,精关仍守得紧紧,反而是被无数男人视为女神的蓬莱剑姬,
在他的强硬雄风下,已丢了两回。
秦雨甯两颊现出醉人的酡红,望着身下的男人,感觉体内那根阳具已是坚硬
如铁,再瞧他已舒爽地闭起眼睛,嘴里发出轻微的急促喘气声,便知他已到了强
弩之末。
秦雨甯於是吃吃地笑了起来:「怎么了?为何闭着眼睛,是否怕睁开眼望见
本宫,会立刻丢盔弃甲?」
陆中铭闻声睁开了眼睛,一边喘着气,一边强自忍耐道:「宫主真是说笑,
莫说丢盔弃甲,便是再撑半个时辰,我也绰绰有余。」
「是吗?」秦雨甯媚眼如丝地望着他,「那本宫便要看看,你是否撑得住半
个时辰,若撑不住,本宫可要罚你三天不许上这张床。」
说罢,她俯下娇躯,香唇印上了陆中铭的大嘴,吐气如兰,一条丁香小舌还
趁着热吻的当,不住地撩拨身下男人的情欲。
陆中铭立感吃不消,秦雨甯的唇舌香香软软,滑滑腻腻,耳边还传来她动人
悦耳的轻微呻吟声。随着她紧紧的拥抱,她胸前一对美乳紧压在他的胸膛上,丰
满滑腻,最要命的,是此刻她圆润挺拔的香臀,起伏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接连
串的香艳攻势,竟让他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啊,宫主,先缓一缓……」
「怎么啦,才刚开始,你就要投降了?这可不行呀。」
话音刚落,陆中铭感觉到身上的美人套弄得更快了,不过数息,终於一声大
吼,深藏於剑姬蜜穴内的阳具,噗噗噗地乱跳,射了个一塌糊涂。
秦雨甯感觉体内那根宝贝正兀自乱跳,且硬邦邦地,顿时浑身一颤,伏在陆
中铭的身上,紧抱着他,娇喘不止。
「都怪你,噗噗乱射,害得本宫也丢了。」高潮过后,秦雨甯从陆中铭身上
下来,见他胸膛上下起伏,正喘着粗气,顿时嗔怪地拍打了他几下。
陆中铭回过神来,笑了笑,道:「虽然我刚才撑不了半个时辰,但也让宫主
丢了一回,也算将功补过,刚才宫主说的便当没说过,如何?」
「你想得倒美,本宫说过的话,从不反口。」
陆中铭顿时苦笑:「宫主,我离宫的这个把月来,每晚我无时不刻不在想你。
别说三晚,就是一晚我也忍受不了。」
秦雨甯脸上的红晕仍未散去,整个人看起来美艳不是可方物,「谁让你夸下
海口,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的,再说,今晚不是还有
大把时间吗……」
「既是如此,那我只好把接下来三晚的时间,全用在今夜上了。」
秦雨甯吃吃地笑着:「好啊,本宫倒要看看,你要怎么个用法,唔……唔…
…」
原来她话未说完,陆中铭已重振旗鼓,翻身压在秦雨甯的身上,大嘴狠狠地
吻住了她的香唇。
很快,两人便在床塌上,忘情地拥抱热吻起来。
秦雨甯的香吻很快撩拨起陆中铭的情欲,他伏在美人的身上,将她两条修长
的美腿,分别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接着臀部轻轻地向前一挺,身下的美人顿时一
声娇哼,陆中铭那根粗壮坚硬的阳根,再度进入那幽窄湿润的蜜穴之中。
陆中铭用力地耸动了起来,看着这被无数男人视为女神的蓬莱剑姬,被自己
肏得呻吟不止,他感到无比的自豪。
「啪啪啪啪……」
「唔嗯……顶得太深了……嗯哼……」
宽敞的寝宫里,肉体撞击脆响,以及令人热血沸腾地娇吟声,直到后半夜,
天色渐亮,声音才逐渐沉寂下去。
…………
一大清早,林子轩便吩咐下人,准备好船只干粮以及水袋等。待准备完毕,
他便去向秦雨甯请安。
「少爷,夫人正在梳洗,您先在这候一会儿。」
开口的,是秦雨甯贴身丫鬟之一的杏儿,这个小丫鬟长得玲珑俏丽,比林子
轩还小两岁,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卖了,秦雨甯看其可怜,便吩咐将她买下。蓬
莱宫内类似杏儿这样的丫鬟共有二十多个,秦雨甯对待她们向来大度,不但每月
银钱比大陆标准要高上两倍以上,到她们十六岁成年后,更不会限制她们的去留,
要嫁人了,还会得到丰厚的嫁妆。这样的待遇,在外界是想都不用想的。
「不麻烦了,杏儿你一会跟我娘说,我去龙湖峰抓只云雀,过两天便回来。」
蓬莱宫傍山而建,所建的位置是蓬莱群岛面积最大的主岛,除了主岛之外,
还有十几个围绕在主岛四周,面积较小的群岛。群岛上高山连绵,龙湖峰处於其
中位置最偏的岛上,岛上山峦奇特,峰恋峭拔,怪石嵯峨,极难攀爬。加上山峰
上并无奇珍,连宫里的採药人都懒得踏进一步,因而人烟绝迹。
龙湖峰难以攀爬,但像林子轩这般轻功出色的,自然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
小时候他时不时跟林天豪上山捉鸟,下湖摸鱼,比宫内任何人都熟悉。
一听林子轩说要捉云雀,杏儿顿时双眼发光:「少爷要捉云雀,不知要送给
谁?应该不是少奶奶,少爷已经送过她一只了,莫非是送给婉儿姐?」
「咦,你怎么知道?」
杏儿皱了皱小巧的鼻子,「哼哼」两声,得意地说道:「我当然知道,婉儿
姐跟少爷那么要好,少爷不送她,还能送谁。」
杏儿虽是秦雨甯的贴身丫鬟,但林子轩平日的起居,也一向由她负责,两人
十分熟稔,加上林子轩待她一向很好,杏儿完全不像其他下人,面对林子轩无论
是言语或是行为,均不敢有任何逾越。
林子轩捏了捏她的小脸,道:「就你聪明,好了,我要抓紧时间上山,一会
你跟我娘说一声。」
「知道啦,我不是小孩子了,别再捏我的脸了。」杏儿拍掉了他作怪的手,
气鼓鼓地道。
林子轩哈哈一笑,走了。
「少爷,上山的时候要小心呀。」
「知道了。」
林子轩并不打算浪费时间,他要先出宫,然后直接乘船出海,龙湖峰并不远,
乘船还不用小半个时辰,他之所以赶时间,是因为云雀有作息时间,想要成功捉
到小云雀,时间的把握十分重要。
云雀体型娇小,颈部呈火红色,尾翎修长且富有光泽,外表十分美丽,极受
人们喜爱。且其极具灵性,能日行千里,由人类驯养大的云雀,还能略通人言,
可执行主人一些简单的指令,这令其成为无数女性追捧的灵鸟。
不过,其数量非常稀少,而且极难捕捉。
「少爷,船已经准备好了,可以登船了。」
这时,有下人过来向他报告。
林子轩点头道:「好,现在出发。」
蓬莱岛上的人出行,从来离不开船,岛上大大小小的船只,加起来数目超过
一千,这是自蓬莱剑姬名动天下之后,才逐渐发展出来的盛况。
上一代宫主,即是林子轩的外婆,长期患病,无力管理宫中事务,加上林子
轩的外公早早过世,蓬莱宫在大陆上的影响力大幅减弱。秦雨甯出道时,她的身
上肩负着蓬莱宫崛起的重任。
后来,秦雨甯在大陆闯荡的时候,结识了林天豪,两人相识半年后,秦雨甯
便发现自己怀了孕,於是便和林天豪一起回蓬莱岛,两人成了亲。
秦雨甯一直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帮助她把蓬莱宫的产业发展大,然而直到林
子轩出生,林天豪天天闷在岛上,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正事一丁点也不干,整
天就带着儿子在四处乱跑。久劝不听,秦雨甯那时开始后悔,为何自己瞎了眼,
找了这样一个男人。
直到有一次,秦雨甯带着一船珍贵的玉珊瑚和七星贝,准备送往京都。那是
一笔大生意,对当时的蓬莱宫极是重要,秦雨甯要求丈夫一块出行,因她一个人
长途跋涉,实是精力疲惫,需要一个信任的人为她分担,然而林天豪仍是毫不犹
豫地拒绝。
那一次,秦雨甯终於和他大吵了一架,最后愤然离宫。岂料,在进入大江的
第七天,当晚,竟遇到黑道半夜劫货,那晚死伤了三十多个护卫,秦雨甯拼着内
伤,连败当时来犯的八大高手。
然而外人只看到她连败八大高手的威风,却不知道秦雨甯也受了不轻的内伤,
她一直强撑着,将伤势拖到了回宫后才处理。自那过后,秦雨甯对林天豪不再抱
有任何期望。
「少爷,到了,前面就是龙湖峰。」
下人们的提醒,把林子轩的思绪拉回了现实,海风吹来,他心里却微微有些
堵。
很小的时候,林子轩觉得他的父亲,是天下最好玩的人,经常能变着花样带
他出去玩耍,那个时候,他最喜欢的便是成天跟在他身后。
后来逐渐长大一些,秦雨甯将他带在身边,明令禁止他父亲来找他,在秦雨
甯的嘴里,那是一个没有任何责任心,没有担当,好吃懒做的窝囊废,蓬莱宫最
没用的男人。
在秦雨甯身边,在她的耳目濡染下,林子轩开始懂事,曾经在他眼里最为亲
近的父亲,变成了令人鄙夷的对象,甚至连叫他一声爹,林子轩也觉羞耻。
那天,秦雨甯当着一众宾客的面,毫不留情:「带上你那把破剑,跟这条傻
狗,永远不得踏上我蓬莱岛上一步。」
面对无数宾客鄙夷的目光,那人竟还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句:
「老爹走啦,儿子,你娘以后就要你好好照顾啦。」
接着在宾客及宫内仆人们嘲弄的目光中,那人背着一个包袱,带着秦雨甯最
反感的两样东西,一把生鏽的破剑,以及那条对他寸步不离的傻狗,施施然地离
开。其脸皮之厚,无人可及。
那一刻,林子轩只觉若地上有个缝,他甯愿钻进去,也不愿与那人扯上任何
关系。
秦雨甯则恨恨地一咬牙,道:「真是个怂包,老娘要找一个比他好上百倍的
男人,让他后悔莫及。」
不知不觉,离那人被赶走,已经过去三年了。
林子轩翻身上岸,带好装备,便立刻上山。
他想起那人,觉得心里有些堵,是因为林子轩虽巴不得与他撇清关系,但回
想起来,他的身上有不少本领,都是是小时候他教他的。云雀的捕捉方法,也是
其中之一。
三年前,林子轩用他所教的方法,成功得到一枚云雀蛋,送给了他的未婚妻
司马瑾儿。如今,他又要用同样的方法,再弄一枚去送给闻人婉。
林子轩已有三年时间未再踏足龙湖峰,这里的变化与三年前已不太一样,林
子轩先是仔细地分辨周围的树种,确定了路线,再小心地前进。
成年云雀极不容易捕捉,林子轩的目标是寻到未孵化的蛋,或者幼年的云雀,
那样当它养大之后能通人性,价值要比野生成年云雀高上许多。而且,成年云雀
速度极快,若不能在短距离内将其擒获,一旦它飞上天空,速度只可用迅电流光
来形容。
陆中铭是九洲国三大武宗之一,整个九洲国武功比他强,轻功比他好的,算
下来没多少个。但是当林子轩问,他能否捉到云雀时,陆中铭哈哈大笑,说了一
句:「纵有绝世轻功,也难以捉住飞翔中的云雀。哪怕你陆叔叔我,怕也只能追
在它屁股后面吃灰尘。」
可想而知,要捉住成年云雀的难度有多大。
林子轩行动的速度很快,他先要观察树木的种类,判断哪些区域有可能是云
雀的觅食区,还要寻找到水源,多样结合,便有机会找到云雀的栖身之所。
由於云雀每次筑巢的位置都不相同,因此林子轩必须重新寻找。
龙湖峰海拔上千米,很多地方既陡峭又危险,不过林子轩轻身功夫,由秦雨
甯和陆中铭亲身教导,轻松一跃便是数丈,攀爬起来并不觉困难。
只是这一次,林子轩没有上回幸运,他足足寻找了近三个时辰,一无所获,
毒蛇虫蚁倒是遇见不少。他寻了一颗干净的大石,歇息起来,并小口地吃着带来
的干粮。只要肯动手,山林中食物丰足,但林子轩习惯轻便的口粮,除非东西吃
完,否则他是不打算打野味或吃野果。
休息了一阵,林子轩继续上山。
傍晚时分,他已经来到了山顶,从山顶鸟瞰而下,下方出现一个蜿蜒曲折的
蓝湖,仿似一条蓝色巨龙,蜿蜒入海,那便是龙湖了。
忽然,林子轩神情一凝,他看到了湖岸边处,出现一缕炊烟。
下面有人!
林子轩有些踌躇,是该继续寻找云雀,还是下去看个究竟。但很快,他便决
定下去看看。现在时候不早,一时半会怕是难以寻到云雀的踪迹。干脆下去,看
看究竟是何人,竟来这人烟绝迹的大山。
待到下山,太阳半个头已沉入山里,远远的,林子轩便望见湖岸上不远处,
正坐着一个人,前方生起篝火,似乎正在烤着东西。
那人似乎看见了他,突然一动也不动,林子轩却是模模糊糊,看不清他的样
子,待到走近的时候,那人忽然咧嘴一笑:「哟,儿子。」
如果不是那玩世不恭的熟悉语气,林子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脸上的鬍鬚爬得盖过了半张脸,身上的衣服又老又旧,裤腿高高地卷起,脚
上一双沾满泥土的草鞋,就像在田间刚干完农活的庄稼汉,不,甚至连庄稼汉都
不如。
林子轩从没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形下,撞见他,更没有想到,再一次遇见他,
他会是这般的落魄。
「儿子,你来得正好,老爹这条鱼刚刚烤好,这口福就让给你了。」男人朝
林子轩高声招手。
林子轩望着他,沉默不语。
男人连声催促:「过来呀,你小时候不是最爱吃老爹我烤的鱼吗?」
林子轩盯着他道:「这三年来,你一直躲在这?」
「什么躲,我这是住。」男人纠正他,「这儿多好,山明水秀,闲时打打猎,
摸摸鱼,生活自由又自在。」
林子轩露出鄙夷之色,想要嘲讽他两句,但不知为何,又没有开口。
好半晌,他才道:「你就打算这样一直躲在这里,不出去?」
「我都说了,是住,你爹我有什么需要躲的,唔,快烤好了,真香。」男人
悠哉悠哉地烤着鱼,末了,还大力地嗅了一口。
凭心而论,男人烤的鱼确实很香,林子轩已不知多久,未闻到这熟悉的香味。
然而此刻,他的脚像是生了根似的,再香的味道也激不起他半点兴趣。
他冷冷地说道:「对,是住。曾经有着更好的环境,你不觉得珍惜,娘给过
你一次又一次机会,你除了让她失望,没有让她开心过哪怕一回。如今像山村野
夫一样地在这里生活,我只能说,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的。」
男人愣了一愣,「我们大人的事,你小孩子不懂的啦。」
林子轩最恨男人这种语气,当下冷笑:「是啊,我是不懂。我只知道,娘当
初一心一意地对你,你为什么就不肯顺从她一次,哪怕只有一次,像个男人一样
站出来,又怎会被娘扫地出门。」
「人各有志,这不能勉强嘛,你不懂的。」男人仍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这人到了这种地步,仍没有悔改,林子轩听得气极反笑:「也对,人各有志
不能勉强,如今娘有陆叔叔照顾,她过得可比以前舒心多了。陆叔叔可不比你,
人家是九洲国三大武宗之一,由圣上亲封,却对娘千依百顺。」
「哦,照顾得好就好。」男人听得点了点头,便再无任何表示。
林子轩见他这个模样,脸色铁青,心中那最后一丁点的幻想,终於破灭。
远处传来几声熟悉的犬吠,林子轩朝声音来源望去,一道黑影如影子般一闪
而逝,接着一条黑白相间的大狗扑到了林子轩的身上。
「旺财!」林子轩惊喜地抱住了大狗。
旺财吐着大舌头,顶着一张标志性苦大仇深的脸,脑袋兴奋地在林子轩身上
拱来拱去。虽然秦雨甯一向不待见这条傻狗,但论起来,林子轩还未学会走路时,
便整日骑在它的身上招摇过市,说它是林子轩小时最好的夥伴并不为过。
说起来,一般的狗少有活到旺财这么久的,如今见到好夥伴,林子轩既惊喜
又开心。
「对了,儿子,说起来,你跑到龙湖峰来做什么?」
男人这时烤好了鱼,不过自己却没有吃,而是向旺财吹了一下口哨,旺财立
时跑得撒欢,将鱼叼到了嘴里。
「捉云雀。」林子轩冷淡地道。
男人「哦」了一声,接着眉毛一挑,嘿嘿笑了起来:「送给谁?是瑾儿还是
婉儿?」
「跟你没关系。」林子轩没好气地说。
男人顿时嘿嘿一笑:「当然有关系,因为我手头就有一只,是幼鸟来着,很
听话哦。就给你带回去吧,反正跟在我身边也没什么用,龙湖峰近来云雀快要绝
迹了,很难找了。」
说完,男人嘴里发出一声尖哨,片刻后,树林中窜出一道火红的影子。
一只火红色的小鸟,静静地立在男人的肩头,尾翎长长地垂下,如宝石般的
眼睛,定定地望着林子轩。
男人说了一声「去」,这只幼小的云雀,竟然便主动飞到了林子轩的左肩上,
好奇地与他对望。
这意外之喜令林子轩有些震惊,他摸着小云雀柔软的羽毛,可以相像当闻人
婉见到这美丽的礼物,会是何等的开心。
一阵冷风忽然吹来,林子轩回过神来,发现不知何时,湖边起了浓雾。不止
如此,刚才明明是晴朗的天气,忽然间,天空暗了下来,乌云正以极快的速度,
在迅速彙聚。
林子轩这时候发现,男人的脸色已经变了,脸上的懒散和玩世不恭消失不见,
当细微的雨点洒在他脸上时,男人霍然转身。
「跟着我,跑!」
或许是男人沉重的语气,林子轩感觉到事不寻常,没有反对。
男人跑得很快,在密集的树林中左穿右拐,林子轩紧紧跟在他的身后。秦雨
甯曾经告诉过他,说男人的武功是三脚猫水准,但轻功却相当不错。现在看来,
岂止是不错,林子轩已经是用最快的速度,好几次差点跟不上他。
终於,一间木制的小房屋,出现在不远处。
待到两人进屋,通过屋里的小窗口往外望,外面已是茫茫一片,雾气和雨水
混淆在一起,天地都分不清界限。还好他们跑得快,要是再晚上一点,早就变落
汤鸡。
木屋十分简洁,一张小桌子,一张竹床,佔去了大部分空间。
外面开始雷鸣电闪,暴雨倾盆而下,小木屋此时给林子轩的感觉,便像大海
里的一叶扁舟,随时可能会支离破碎。
小云雀忽然像受到什么惊吓,上窜下跳个不停,似坐立不安。旺财则身体前
倾,露出尖利的獠牙,嘴中更是发出阵阵低沉的吼声。
林子轩忽然浑身汗毛直竖,一丝莫名异样的恐惧,从心中滋生。
这时,耳边传来男人沉重的歎息。
「终於来了,可是,来得真不是时候啊。」
男人站了起来,走到屋角,那把生鏽的铁剑,就靠在屋角,他轻轻地把这把
生了鏽的长剑握在手中,接着来到林子轩的身边。
「一会不论你看到了什么,都不要理会。」男人看着前方,「逃,以你最快
的速度,向森林最深处逃,绝不可回头。」
他顿了顿,补充道:「另外,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告诉别人,因
为,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相信的。」
林子轩尽了最大的努力,浑身依旧颤抖不止,他全身的勇气,在接触到那个
东西时,支离破碎。
木屋的小窗外,透过浓厚的雨雾,两个鲜红的大灯笼,正一瞬不瞬地望着屋
内。
一声震天吟吼,木屋在一瞬间经成了飞灰。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