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岛裕子中文字幕】『【我的校花姐姐】(96)』

时间:2024-04-24 17:22:21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武侠

第096章 隔着房门偷窥(三)



  吴影也不介意就这样赤着身,花姐朝着何明所藏的花姐房间招了招手。



  何明打开门走了出来,花姐看着那如死猪般的花姐矮子,心中一时大喜,花姐拍裸,花姐金岛裕子中文字幕照的花姐

办法在大脑中一闪,不过瞬间就放弃了,花姐如过如同威胁姓段的花姐一样让他离开柳沁

月,到头来伤害的花姐还是那无故的女人,所以还是花姐得用另一个办法。



  「好了,花姐把他弄到房间里,花姐脱掉衣服,花姐和我拍几张照片,花姐那你交给我完成的

任务或许就OK了!」



  吴影调皮的笑着,伸出纤细如青葱 般的玉指比了个手势。



  何明早有此打算,拍了艳照,传给柳沁月,让她主动对这矮子死心,这是最

好的办法,当然,即便这一击无法一下子成功,也可以使两人之间的感情遭受重

创。



  何明 和吴影,两人抬着那郑矮子进了房间,然后把他的扔在床上,然后脱了

那身臭皮囊。



  吴影跳上床,侧身躺在郑矮子的身边,玉手搭在他胸脯上,凑过俏脸,两人

看起来完全贴在了一起。



  「等等!」



  何明掏出手机,正想拍,却被吴 影制止住了,于是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



  「你奔啊,站得这么近的距离拍,那事情曝光以后,姓郑的肯定会怀疑是我

设下的圈套 ,这次成功了也就罢了,可如果不能与下子凑效,那以后我还如何接

近他!」



  吴影皱着柳眉,一双媚眼中闪现出嗔怪的目光。



  何明恍然大悟,的确,站得这么近「偷拍」在视角上的确有些不符合逻辑,

在姓郑的思维中,吴影并没有喝什么酒,不至于有人跑到身边来都没有发现,虽

然可以借什么「睡得太死」等借口来解释,但总归还是小心点为好。



  于是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窗户,于是只好走出房间,像是演戏般的将房门

拉开一条缝隙,将手机的摄像头对准床上,道:「这样如何?」



  「嗯,因该凑合吧!」



  吴影点了点头。



  何明拍了几张,可是实在有些不满意,因为手机便宜的关系,摄像头像素本

来就不高,再加上两人是躺着的,根本无法看清楚里面他们的样子。



  「怎么了?」



  看着何明拿着手机左右打量不说话,吴影忍不住问道。



  「不行,照片不清晰,而且太小了!」



  何明皱着眉头道。



  吴影下了床,步履款款的走上来,胸前的两个大宝贝随着动作不断的抖动,

泛起迷人的波浪,看得何明双眼发直。



  「服了你了,能出两百万的人,竟然买如此低劣的手机!」



  吴影到何明跟前,酒店约露脸仔细的看了看照片,无奈的道。



  近在咫尺的娇躯散发出沁人心腑的幽香,何明有些失魂,但也明白现在不是

分心的时候,于是道:「那怎么办?」



  「用我的吧!」



  吴影无语的摇了摇头,然后从客厅的衣服中拿出一部手机,走了回来。



  何明接过来一看,那是一部粉红色的触屏手机,屏幕很大,外观跟精美,一

看就是高档货,上面那诺基亚的英文也显示了这部手机诞生于名门,他找到摄像

功能,乖乖,清晰度跟照相机一样。



  吴影重新躺回床上,刻意塞了一个枕头在那姓郑的脑袋下,使他的脸部扬起

,这才侧身依偎了上去,看起来两人都在沉沉的熟睡着。



  何明连照了几张,十分满意,那姓郑的脸颊清晰能辨,想赖也;赖不掉。



  「可以了吗?」



  吴影起身问道。



  「好了!」



  何明如获至宝似的拿着照片观摩着。



  装潢奢华的别墅大厅中,柳沁月静静的坐在高背沙发上,她身着一席粉红色

的半透明睡衣,超薄的布料轻轻的贴在那凹凸有致的娇,躯上,可以清晰的看到

里面的情形,那是一套白色的情,趣内,衣,上面的罩罩边缘修饰着精美的蕾丝

花边,衬托那深邃的沟壑,纯洁和诱,惑交织,散发出属于女性的娇媚气息,沙

质的布料中间可以朦 朦胧胧的看到两点诱,人的粉红,她下因为坐姿的关系,无

法看到小裤裤的具体面目,不过从那完美的髋部上的一圈细带就可以猜出,那绝

对是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丁,字裤。



  和身上那极其性,感的装束所体现出来的情趣相比,柳大美女脸上却浮现出

一种截然相反的无奈,所谓三十女人如狼虎,她委身下嫁于一个几乎可以做自己

父亲的男人,虽然吃穿不愁,但那方面的生活的确很不令人满意,经常是还没有

感觉,丈夫就不行了。



  但想到丈夫的年纪,她也没有多心,只是想 着如何才能够穿得性,感,另丈

夫能够经常有情趣,就像今 天晚上这席穿着,就是她故意而为之的。



  她低头看了看时间,马上就十点了,已经不早了,可依然不见丈夫的身影,

本来之前就想打电话问一问,但又怕影响到丈夫的工作。



  心中那莫名升起的一丝浮躁逐渐扩散,她终于拿起了手机,拨了丈夫的电话

号码。



   而此时的何明,正一脸色相的盯着吴影,早就受不了的他刚想行动,却听到

一阵陌生的铃声。



  「谁的手机,你的吗?」



  吴影愣了一下,问道。



  「不是奥特曼女神 三级啊!」



  何明茫然的摇了摇头,然后猛然醒悟,然后走到那姓郑的衣服跟前,掏出不

断震动的手机一看,上面清晰的显示着「老婆」两个字。



  何明知道电话那头肯定是柳沁月,想来是时间太晚,依然不见丈夫 回去,所

以才打电话来询问。



  他拿着手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付,愣了几秒后,突然灵光一闪,然后递给

吴影,道:「是他老婆打来的,你接,知道该怎么说吧?」



  吴影脸上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然后结果手机,按了接听键。



  「喂,老公啊,你还在公司吗?」



  柳沁月那熟悉的声音响起来。



  「谁是你老公?」



  吴影强压着脸上的笑意,装作不悦的回答。



  「你是谁?怎么会接听我老公的手机?」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才又响起了柳沁月的声音。



  「你又是谁,怎么会打电话给我家郑哥!」



  吴影反问道,不过没有等到回应,那面迅速挂了电话。



  「咯咯……」



  银铃般的笑声在房间里响起,吴影赶忙伸出玉手捂住自己的小嘴,偷偷的瞥

了一眼床上那死猪。



  何明苦笑不得,心中暗暗带着歉意感叹道:「小月儿,不要怪我,所谓先苦

后甜,忍忍就能够离开这臭老头了!」



  何明本想乘胜追击,将才拍的照片给柳沁月传过去,但想了一下,也就 忍住

了这种冲动,因为人毕竟是有承受限度的,想来现在的她肯定已经是心慌意乱失

去了分寸,如果刺激的太狠,一时想不通,做出什么傻事来,那自己也可以自杀

了。



  何明将柳沁月的号码存在了自己手机中,然后将冒火的目光投向半,裸的吴

影,瞬间扑了上去。



  何明搂住吴影那光滑的柳腰,大嘴一下子压在那娇小红艳的樱唇上,舌头伸

进她的口腔里左舔右吮的,把里面那小舌吸食得『嘘嘘、啧啧』直响。



  吴大美人感觉小男人强劲有力的舌头在自己口中霸道的乱舔乱窜,把自己分

泌的口水吮吸得一干二尽,不时小舌被粗鲁的刮弄一下,又酥又麻的奇特的感觉

也从敏感的口腔中传到周身!



  「嗯……我吸光你嘴里的口水,真美味……又香有甜,好好吃哦……我好喜

欢吃……」



  何明憋了太久,根本没有多少怜香惜玉,像吃白糖甜一样的不断吸吮着,那

只空出来的大手在大美女的胸脯上左右摸索揉捏着。



  「噢……好有力的大嘴呀,吸得人家好舒服呀……哦……都喘不过气了……

喔……好吃……你就……多吃点……我是你的老婆……我的口水也是你的……吃

吧……噢……小舌头好麻呀……吸 得好酥畅呀……吃吧……噢……爽呀……好有

力的湿吻呀……」



  吴影也被何明的粗鲁激起了浪劲,一旦小嘴偷出空闲,便毫不矜持的断断续

续的附和。



  何明将嘴唇移开,吻上那完美的俏脸,一只手伸到下面,隔着小内裤在那饱

满的阴阜上摩擦起来。



  吴影也不甘示弱,伸出玉手放到何明两腿之间,在那鼓起的帐篷上揉捏。



  亲吻了一阵子,大手也尝玩了一段时间,看到吴影那激起的浪劲,何明忍不

住要进入实质了阶段了,因为胯下的兄弟实在涨得受不了了,他一把抱住美女 的

柳腰 ,将她放在床上那姓郑的面前,然后伸手将她的小裤裤脱了下来!



  那里早已是淫水泛滥成灾了,仅仅这么一会儿,大床上已流了一淌水,大量

的淫水还没来得及沁下去,又有一股浪水涌出,这样逐渐循环步进的,大床上的

水渍逐渐的扩大开来。



  那些淫水把稀少的乌黑的阴毛打得湿湿的,细少的阴毛全贴在美女的阴阜上

,一团一束的绘成一副诱人的图画!



  而被小裤裤勒得鲜红的肉唇现已往两边伸开,随着小裤裤的褪下,两条雪花

花的长腿无意识的朝两边分开。



  这双美腿真的很修长,两条腿肌肤如白雪,没有一丝小汗毛,结净无比。



  当然,此时的情欲勃发的何明哪里顾得上欣赏其他,双眼紧盯着美腿之间那

一寸三分地上!



  何明盯着两腿的美景,淫水 泛滥,腥红的小豆豆露出头角,它正在两粉色肉

片中挺立,经过磨蹭后高高的突起于阴唇顶端之间。



  平时 如绿豆般大小的阴蒂,现在充血如花生米一般娇艳的挺立着,在白里透

红的区域里它更显得娇贵,红红的、挺挺的、嫩嫩的傲立于 山谷之上,十分可爱





  何明的手指在自己的大舌浓液下抹了一下后,就轻轻的放在这鲜红的花生米

豆上,借助自己的口水与之前的淫汁,食指轻轻的那这娇嫩的小肉蒂上划拨,一

下、二下、三下……不断的在那颤抖的小豆豆的拔动着,借着润滑汁,手指很顺

利也很滑畅的在这娇小玲珑的红豆上挑拔,小豆子越拔越坚挺,硬硬的、滑滑的

、好有韧性的坚挺着。手指越划越快,越滑越有力,越按越重,不断的刺激这颗

娇气的小红豆,小红豆在无情的食指之下,在两片粉唇之间被拔动着,场面恰是

好看动人!



  「呀……不 能摸那里……噢……好痒呀……哦……别在划了……痒死小穴了

……哦……好酥麻呀……噢……真是要命的手指呀… …太会弄我的小豆豆哦……

喔……轻一点……噢……好爽快呀……喔……别动得太快呀……那里我从来不敢

这么用力的碰它……哦……如今却被你这么用力的玩……呀……小浪穴里好酥痒

呀……快要不行了……噢……好老公……你放过我吧……不行了……再摸下去的

话……我会死的……啊呀……」



  何明的淫指每触动一下那娇滴滴的小红豆,大美女就抖擞一下,手指划动的

越快,美女的躯体更是被快感击得花枝乱颤,扭腰摆臀的,如美女蛇一样性感迷

人。



  看那受到刺激而扭动的娇躯,再看到美女通红的小脸,张着大大的小嘴喘着

粗气,何明越是兴备的加快手指的速度,在那娇嫩的小豆上不断的滑动、不断的

摧残着,让这躺在自己腿上的大美女快感来得更猛烈!



  「呀……噢……好舒服呀……太用力了……小豆豆都给你磨坏了……喔……

可是又好爽呀……这感觉太好了……想不到……想不到被男人摸会是怎么爽的

……哦……小穴要坏掉了……哦……好酥痒好舒服呀……不行了……里面要流浪

水了……哦……我要流水了……啊……好爽呀……」



  「告诉老公,你小穴里要流什么东西呀,快点告诉老公,我的美女老婆

……」



  何明一边得意的问,一边在那小豆上紧紧的滑动着,有意无意的向下加大力

道。



  「啊……老公呀……我的坏老公……噢……好舒服 ……你是不是……想听我

说最淫的话呀……喔……好爽……小穴好酥爽呀……老公呀……你是不能想让看

我变成最淫最荡的女人呀……哦……不行了……小B里要流水 了……哦……小影

的小穴里要流淫水了……噢,好快的滑动呀,小浪穴要不行了……噢……要泄了

……骚B 要流水了……哦……啊……来了……我要死了……噢……泄死我了

……啊!」



  大美女吴影在小腹一阵收缩之后,全身都抽颤的抖动了起来,雪白修长的美

腿开合不停,冰雕玉洁的双手也紧紧的按住自己抖动的豪乳,在一阵浪叫之下,

微微张开的粉红玉门渗出了一丝丝浓液,虽说没有像『嘲吹』那样夸张,可是那

肢体语言的激烈程度简直惊人。



  吴影玉手按在自己的豪乳上,因为快感冲击之下,整个娇躯都像是缺氧一般

,胸脯一起一伏的喘着粗气,身体微微抽搐着,每每身体抽搐一下,小小的红嫩

的穴口就收缩一下,同时泻出淫靡的液体,何明可以清楚的看到小穴如鱼嘴一般

张缩,就像呼吸的小嘴一般喘着气!



  吴影大美女高潮来得真是猛烈呀,足足在大床上抽搐了好两三分钟,那一股

股的浪水如涌泉一般的流了出来,除了打湿她自己的小穴门外还有她自己的雪白

美腿,在那湿淋淋的 大腿上还有不断的液体流向床单,一波接着一波,一浪顺着

一浪,说是一口永不枯竭的泉眼也不过分!



  吴影的高潮快感太过于强烈,现在她只能躺在沙发喘着气,美眸半张,看样

子刚才的高潮都让她耗尽了体力。



  「汗,这女人的高潮也太强烈了吧?她的身体是水做的吗?怎么流也流不完

似的。」



  何明感慨道。



  看着湿淋的沙发和脱虚的美人儿,何明都忘记自己还硬着大肉棒,心里别提

多有成就感了。



  吴影呼吸逐渐平静,整个人都像虚脱一样躺在大床,她的小穴就如泉眼一兀

自还有涓涓细流,小小的肉洞还随着身体的抽搐而不断的张颌,像婴儿的小嘴吮

吸乳汁一般,稀少的浅色阴毛之下,如一朵绽开的小红牡丹!



  何明逐渐收回目光,这才觉得下身难受,于是问道:「你1024xp .com没事了吧?我的骚

B 老婆……」



  「嗯,老公,你好坏呀,老让人家这么死去活来的,刚才人家差点就死去了

……」



  吴影睁开迷离销魂的美眸嗔嗔的说。



  「 老婆姐姐,你倒是舒服了,可你的大鸡巴老公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你要

怎么办才好呀……」



  何明盯着自己下面的帐篷,不甘的询问。



  「呀,老公,人家还有些怕怕呀,你的鸡巴这么大,上次一下子就插了进来

,弄得人家有些疼,那仿佛被干穿了一 样……可不可以不要呀?」



  吴影有些后怕的道。



  「老婆,老公现在真的硬得很难受,你难道忍心让老公就这样被折磨下去

?」



  何明装出一副可怜的神色说,心中不禁疑惑,这吴影的密道的确很紧,根本

不像是一个小姐能有的。



  「不!我不要小老公难受!好吧,老公,你要爱惜人家哦,人家有些怕怕的

……」



  吴影一咬贝齿说。



  得到应允,何明大为畅快,迅速将身上的衣服脱干净。



  吴影看到这个指向自己还青筋暴露的大鸡巴,它正虎虎生威雄伟得骇人,那

乌黑得发亮的大蘑菇头正闪着灵动的诱惑力,看着看着,大美女感到自己刚刚高

潮的身心竟然有些空虚起来,更感到自己的胯下极度的难受,此时正异常的敏感

,需要有一个东西进去安慰止渴,所以羞涩的答应了下来。



  「放心好,我的美女姐姐,我的老婆,我会让你欲仙欲死,以后求着我干你

的……我会让你爽得上天的,你 就好好的体会老公的大鸡巴操你的魅力吧!」



  何明俯下身,趴在吴影身上,开始从她的玉耳垂开始舔弄,在那白里透红的

耳垂上舔了舔,并不断的在那敏感的耳垂上吹着自己浓厚的男性气息,而在豪乳

上的大手不断的捏着雪白的乳房,在那弹力不错的豪乳上把玩,时用整个手握住

香喷喷的大馒头,还不断的轻轻的挑逗挺翘的小红豆!而



  另一只大手也不闲着,伸向男人爱钟爱的神秘幽谷,在湿淋淋的芳草地上轻

轻的玩弄着稀薄的小草,慢慢的伸入在那芳草下的大红豆,那颗红豆正冒出在两

片粉色幽谷上,粘着之前淫水的光芒闪烁着美女的引诱力!食指慢慢的攀上了这

颗娇气的小红豆上,带着湿润的指模在那嫩得发红的小豆上轻轻按摩捂擦着,借

助手指上的粗糙指纹,带着磁性的指力慢慢的滑动轻捏。



  何明感到下身肉棒一下子就被握住,向下一看,原来是吴影的小手。



  「哦……好会玩人家的小豆豆呀……噢,受不了,那里不能捏的……喔……

好痒呀……小穴里头好痒呀……快来吧……我的好老公……我的大鸡巴老公……

人家受不了了……快快来操我吧……小穴里好痒好酥……需要老公的大鸡巴止痒

呀……喔……别再玩了……好麻呀……小穴里好麻好痒……快快来吧……再玩的

话……你的骚老婆会被你玩死的……喔……」



  大美女的躯体正阵阵发颤,套弄大肉棒的手也加快了速度和力度。



  何明早就受不了,听到吴影如此淫声乞求,于是向后缩了下身体,将那两条

修长的美腿打开。



  吴影倒很顺从的随淫 手打开雪白的修长玉腿,把那羞涩的神秘玉谷全无保留

展现在何明的面前。



  何明也 不停顿,凑过身去,长长的棒身直挺挺的在粉嫩的肉缝间上下滑动了

几下,找到密道,缓缓的插进小穴最深处,硕大无比加上发烧的温度,大蘑菇头

重重的抵在尽头最嫩最软最柔的部位,舒爽得他忍不住长吸了一口气,让原本骚

动的心逐渐平静了下来。



  小穴娇嫩的花蕾传来的火辣辣的烫、硬涨涨的填充,这种酥畅的快感由下往

上窜,通过花蕊里的每道神经,每根性线传达在小脑壳里,爽得大美女吴影边颤

抖边呐喊呻吟着。



  更要命的是大肉棒直直的插在小嫩穴里,在那娇嫩的花心上挺进,畅酥的快

感影响着大美女吴影的身理机制,大量的淫水在小穴中汩汩产生,温湿的浪水从

四周的肉壁涌现出来,沁泡着坚硬无比的阳具。



  感受到那温暖的触觉,紧窄的避肉,大肉棒像是被激发了原始兽性,不断的

在那狭窄小窝里臌涨,往花心最深处里伸展着,随着肉壁的嚅动而刮动花心嫩肉

,更是爽得大美女一阵阵发颤发浪:「噢……大鸡巴还在小穴里涨大呢……喔

……好硬呀……它好像长粗了长更长了……都顶到花心最深处了……噢……会顶

坏掉的……大鸡巴老公……你就叫它别再长了……哦……顶得好舒服好酥麻呀

……太强了……我爱死你了……老公的大鸡巴……噢……顶得人家小穴都受不了

了……哦……好涨好硬呀……好爽呀……来吧……我要你顶死我算了……顶死小

影的浪穴吧……好烫呀……烫死骚B 算了……我好爱你呀……我的大鸡巴……

太会操B 了……受不了了……小穴里流了好多的水呀……噢……好舒服好爽呀

……操死我吧……干死我吧……把骚B 操死算了……喔……爽呀……」



  当何明把那硬得褐色的大肉棒,慢慢的往那诱人的神秘通道挺进时,一股吸

力把褐色龟头给吸了进去,小巧润滑娇嫩的穴口一下子紧紧的含住硕大的龟头,

随着何明慢慢的挺进,小穴口就如小嘴一般紧紧的咬住不放,从巨大的蘑菇头一

直到硕大的棒身,都是肉与肉紧紧的相连着,就连刚才汩汩的流水都给堵塞得密

不透风,里面好像有多重肉门一般,层层的包住那突闯玉门的巨物,一环紧扣着

一环似的紧紧咬住 ,巨大的肉棒把里面潮湿温润的空间撑得一丝不漏,温暖的滑

肉包住发烫的大肉棒,小穴中的花蕊紧紧的吸吮着龟头,销魂蚀骨的快感也由敏

感的龟头上传来,通过后脊椎骨上传入大脑中,麻酥快感直爽得何明也大叫起来

:「真他妈的爽呀……噢……喔……好有弹力的小穴呀……哦……里面的肉肉好

滑好嫩呀……骚老婆的小穴真的是好东西呀……果然是不同凡响呀……好像像有

舌头在里面滑动一样,噢……它在我的龟头上转动着呢,噢……好舒服呀!」



  何明感受到自己的大肉棒躺在一个水做的窝里,那里好温润好嫩滑好紧俏,

夹着自己的整个肉棒紧紧的,原本硬得涨痛的大肉棒在这个紧凑的小窝里,不但

不会难受更不会有涨痛的感觉,在这个小桃源洞里却得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放松和

舒服。感觉到小嫩穴玉口处那两团肉紧紧的包住大肉棒,而抵触在小穴最深处的

龟头死死的压在一团极其柔软嫩肉之上,不仅不难受还感受到那里软肉包围着敏

感龟头,时不时的传来轻轻的吸吮力和嚅动抚摸,极其的舒服和过瘾!这种一边

紧紧咬住不放一边轻微嚅动吸吮,这种从小穴里龟头传来的酥畅快感直爽得何明

畅呤着:「噢…… 好紧呀……我要操死你……老婆的骚穴……哦……里面好多水

呀,滑滑的……嫩嫩的……包得我的大鸡巴好舒服呀……爽呀……名器就是好呀

……太爽了……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夹得真紧呀……好舒服呀……爽死我了

……小穴好像小嘴一样哦……里面一吸一吮的……好舒畅呀……好舒服呀……看

来,操你还真的操对了……我要好好的操一操你呀。老婆的嫩穴哦……我要操够

本呀……爽……里面好像会动呀……好舒服呀……」



  小穴中不断的抽搐抖动,产生大量的淫水浪液,一股一股的潮湿温水打在敏

感的龟头上,简直让何明唏嘘不已,酥爽快感连天,于是不断的把自己最长最硬

的巨物往小穴里顶去,直把自己的会阴紧紧的贴在大美女吴影的玉门上,不留一

丝缝隙!



  「噢……顶得太深了……好硬呀……操得太深了……喔……大鸡巴老公呀

……你要顶死人家呀……哦……好硬好烫呀……小穴要顶穿了……要坏了……小

嫩穴要被大鸡巴顶坏了……喔……好深呀……都顶到人家的心脏里去了……哦

……好利害的大鸡巴呀……噢……要操死人家了……好硬好舒服呀……噢……好

涨呀……顶得人家小穴涨鼓鼓的……不行了……要坏掉的……都顶到心坎上了

……噢……好强大的鸡巴呀……要干死人家了……吴影的骚B 要被何明的大鸡

巴干穿了……要被老公的大鸡巴操坏掉了……喔……」



  大美女吴影感到在自己小穴里的大肉棒越来越大,越顶越深,虽然已经不是

第一次「品尝」,还是顶得她难以喘气了,感到刚刚空空的小穴如今被塞得满满

的,这种酥涨快感逐渐加大,小穴里被顶被插得也舒服极了,不由的随快感加重

而浪荡的呻吟着。



  「不行了……要坏掉了……操得太深了……噢……好硬好烫的大鸡巴呀……

太会干老婆的骚穴了……好舒服呀……小穴里酥麻酥麻的……好爽呀……来吧

……操死我吧……大鸡巴老公干死我吧……人家的小穴是你的……随你操随你干

……顶死我吧……好舒服好爽呀……噢……又顶到花心里了……好会操穴的大鸡

巴呀……好舒服的操B 呀……太好了……我爱死你了……大鸡巴老公……喔

……不行了……好硬的大鸡巴呀……都插到人家的心脏里了……噢……爽呀

……」



  大美女吴影被坚硬的长物顶在花心里,越来越有力的抵制在心坎上,这种全

身涨满的快感很舒服很享受,所以随着何明的大肉棒顶进而加大,大美女的小嘴

响起了最淫荡的词而乱叫着。



  在何明居高临下观看吴影,她媚眼如丝,小嘴半张,那对雪白高耸的丰乳宛

如大肉包子似的膨大,雪白的乳峰乳头水灵灵的坚挺着,红豆之下是两片正大大

畅开的粉色阴唇,鲜娇通红的玉门中正插着一根暗黑褐色大肉棒,硕大笔直的大

肉条把两片粉色阴唇涨得开开的,还把玉门中的一丝嫩红肉给挤了出来,紧紧的

贴在雪白的会阴之上,此时此景也犹如一朵红色花蕾入黑虫的景观!



  何明挺进大肉棒而看到大美女吴影的浪相淫姿,再听着他的浪词骚语,真的

是别有一番快感在心头,于是开始前后抽插起来。



  何明一 边操穴一边再次感受吴影阴道内的轻微蠕动,耳朵听着如淫声浪叫,

那完美的娇躯淫荡的扭动,愈发激起了他的兽性,大蘑菇头在夹狭小滑道中前 进

退回,硕大龟头刮着滑润的通道内壁,坚硬有刮在 嫩壁上,与敏感肉壁皱纹相互

摩挲,产生大量的淫汁乱水。



  在大肉棒退出玉门时带出了众多晶莹剔透的淫水和那翻转开的红肉,随着大

龟头的插进,连同包得紧紧的玉门红肉也被挤进这滑润的阴道中,这样一翻出一

挤进的过程中,还带出大量的淫液,此时此景也真是诱人!



  「好老公,好爸爸,你操得女儿的小穴好舒服啊!」



  吴影受不住淫欲的侵蚀,终于叫出了超出男女之情达到准乱伦的状态,喊着

父辈的称呼要求何明用大鸡巴帮自己止痒。



  听到如此的乱伦词话,何明也到达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亢奋,挺着巨大的枪杆

子向玉体开炮了,把这万中无一的大美女轰炸得直翻白眼。



  「啊,好涨呀……它正往里干呢……喔……好硬的大鸡巴呀……好喜欢这样

被 操呀……来吧……爸爸的大鸡巴操女儿的小浪穴吧……噢……好深呀……太深

了……都顶到花蕊了……喔……好有热度的大鸡巴呀……好喜欢呀……好舒服

……好酥麻的感觉呀……操穴真的是一件爽事呀……快快操吧……把 女儿的小穴

穴操烂算了……哦……顶死女儿了……太深了……干得太深了……小穴都装不下

爸爸的大鸡巴呀……噢……好麻好舒服呀……」



  随着何明活塞式操穴时,大美女被大肉棒操得雪白玉体七零八落,小嘴被干

得喘着粗气,小嘴皮喷着气有气无力的呻吟着。



  吴影两只修长雪白的美腿正被大大的拌开,成了一个巨型的M字体,中间的

娇嫩玉门也被打开到最大状态,四片粉嫩肥厚的阴唇也向左右分开,小巧的鲜红

小嫩洞也被巨大的阳具分开,狭小的玉门紧紧 的夹住这个粗大的异物,玉门前的

两团嫩肉就如小嘴唇一般紧紧的咬住这根发烫的巨物。



  粗长而硬的大肉棒现在却是紧紧的抵制在小穴的子宫里,大大的蘑菇头压在

子宫的软肉上,硬得发黑的大龟头钻在软肉的花蕊里,随着何明的大肉棒抽出插

入与大美女的玉门嫩肉与子宫里的软肉的摩挲,抽插速度越快越重,摩挲的温度

和力度也就越快,何明感受到自己的大龟头,处在一个全湿润而柔软的环境里,

那里还有规则性的一收缩一吮吸,大肉棒每重重的干进一次,就感受到龟头敏感

肉块带来的吮吸快感,爽得何明越干越有力,越操越干劲十足!



  再看大美人儿现在被自己操得有气无力,全力无骨头一般的躺在大床上,两

眼翻白、含春带放俏脸散发着无限的娇媚,只能随着自己的抽插产生的肉浪无力

呻呤着。



  随着何明的大肉棒越干越有劲、越操越快,玉门的两团嫩肉摩擦越来越频繁

,子宫里的嫩软肉被抽插顶得越来越深,



  大美女吴影感受到玉门两团红肉的摩擦快感,也感受到子宫内被有力的顶撞

酥麻感,两种快感结二为一传达到美女的心窝里,在小穴的内壁里产生大量的淫

水浪液,随着男人的抽插速度加快加重,小小红穴子宫包里不断的受到外界的冲

击而收缩,原本就是已狭小的阴道更是不断的收紧再收紧,阴门小道里就像小嘴

一般的紧紧裹着大鸡巴,而 子宫里的肉壁软肉大量收缩,把这根硬而粗的大蘑菇

头紧紧的包住,并有节奏的在这个发烫的头上吸吮着。



  「舒服呀……女儿的小穴里好像长着一张小嘴哦……紧紧的吸着爸爸的大鸡

巴龟头……哦……爽呀……女儿的小嘴皮真会夹呀……噢……好有力度的夹住爸

爸的大鸡巴……好……随着爸爸的操B……这样夹住爸爸的大鸡巴会更爽哦……

好女儿呀……爸爸太喜欢你的小浪穴了……果然是一具好操B的名器呀……爸爸

的大鸡巴爱死女儿的小穴了……噢……它又吸了……女儿的小浪穴又吸爸爸的大

鸡巴了……爽呀……她还真的会吸呀……专门吸爸爸的龟头……噢……」



  「好舒服好爽呀……女儿的小浪穴真的是太好了……就像小嘴一样的吸着爸

爸的大鸡巴……哦……舒服呀……小B前面包得紧紧的……小B里面又是吸吮的

爽爽的……真是舒服呀……操女儿这样的小浪B真的是太爽了……噢……舒服呀

……爸爸的大鸡巴要好好的操一操女儿的小骚B……噢……」



  何明被玉门紧紧的夹住和子宫嫩肉频频的吸吮所产生的快感也爽得连连叫喊





  大美女吴影玉体被何明强劲有力的身躯撞击着,整个玉体都产生了无限的肉

浪,胸脯前的两座高耸雪峰随着撞击而左右晃动,两团雪白豪乳随着玉体的晃动

相互碰撞,两团豪乳肉与肉相撞产生『啪啪』的乳肉啪响声,伴随着她脱口而出

的呻吟声,汇成一曲操穴干美女的动人旋律!



  听到 小男人何明也这么说淫乱的对白,吴影听了身心更 是一阵狂颤栗,仿佛

自己就是他的女 儿一般,感受到父亲对自己女儿的关爱,更感受到父亲那巨大无

比的长物往女儿最软最弱的部位挺进,父亲的长物坚硬发烫、巨大粗长都分分秒

秒的在女儿的阴道中所能感受到,再听着父亲那亢奋的嚎叫,这种乱伦、偷欲的

禁忌另类快感直冲脑门,在她的脑壳里生根发芽。



  随着大肉棒的每进攻一次,再叫着何明自称爸爸的叫春,吴影已是成功的角

色扮演者,她内心已把自己变为小男人的女儿,再与父亲发生不该发生的乱伦绝

唱!



  随着大肉棒的冲击和乱伦的淫叫,吴影感到自己身心都在变化,变得更加的

敏感,变得更加的淫荡,变得更加的放浪!小穴中的软肉越来越收缩,紧紧的包

住那发烫的坚硬龟头,不断的在那上面紧紧的吸吮着,更是产生大量的淫水,一

阵阵收缩的快感击来,爽得她不断的乱颤!



  「啊……是呀……狠狠的操你女儿吧……快快操吧……好舒服呀……女儿爱

死爸爸的大鸡巴了……它太利害了……操得女儿都受不了了……噢……好舒服好

爽呀……小穴在紧紧的收缩呀……喔……酥麻死女儿了……哦……好硬的大鸡巴

呀……呀……好烫呀……热得女儿的小穴都熟了……哦……太用力了……女儿的

小穴都被操得散架了……噢… …好深呀……都顶到女儿的花蕊上了……噢……不

行了……要坏掉了……噢……好舒服呀……太深了……噢……爸爸的大鸡巴太用

力操女儿了……噢……都捅到肚子上去了……呀……好酥痒呀……」



  「哦……不行了……好有力呀……不行了……要把女儿的小浪穴操坏了……



  响……别用这么大力呀……爸爸呀……你轻一些哦… …女儿都被你操死了

……噢……好舒服好爽呀……快快操吧……用力的操死女儿吧……爱死爸爸的 大

鸡巴了……太强了……哦……好爽呀……不行了……小穴好酥麻呀……爽死女儿

了……



  噢……」



  何明抽插了一阵子之后,从两人相连的部份传出了一串『啧啧、啪啪、哗哗

』的响声,他当然知道产生这类的响声是什么造成的,这种居高临 下可以清楚的

看到自己的乌黑发亮的大肉棒进进出出这鲜红的小嫩穴,乌黑的大肉棒抽出就带

出一串淫水和翻转开的红肉,再把大肉棒捅进去时又把红肉挤进去,大黑棒与红

嫩肉如此反复的动作着,结合躺在沙发上的大美女叫呻声,真是诱惑娇淫无比!



  这一系列动作也看到何明一阵心花怒放,欲血狂飙!更是备愤勇无比的向玉

体冲刺,把胯下巨物不停的往大美女,最娇嫩最柔软最滑润的走道中强攻,两具

肉体臀部相撞产生的『啪啪』声响,足以把何明的公寓震翻个天!



  「啊……太用力了……要坏掉的……爸爸的大鸡巴好硬好烫……噢……操得

太深了……都要顶穿女儿的子宫了……啊……不行了……太快了……撞得女儿的

心肠都散架了……噢……太用力了……噢……操得女儿都没有力气了……要坏掉

了……女儿的小穴要被爸爸的大鸡巴操烂掉了……喔……好有力的操B呀……」



  「女儿的小穴受不了了……哦……好深呀……干得好深呀……女儿的小穴都

装不下爸爸的大鸡巴了……噢……啊……震得女儿都快散架了……噢……大鸡巴

老公……大鸡巴爸爸……你哪是在操穴呀……简直就是在打桩呀……女儿的小穴

都成了你的地桩了……喔……震得女儿好麻好酥呀……哦……好舒服呀……好快

呀……都快把女儿的嫩肉磨都成茧了…… 噢……女儿小穴火辣辣的烫呀……不行

了……真的要坏掉了……噢……要被爸爸的大鸡巴操穿了……噢……」



  何明的壮臀部犹如一座狂奔的机器,不知疲倦的向着玉 体的中间部位快速的

冲刺,重重的臀部打在雪白的长腿的根部上,肉浪『啪 啪』的直响。



  而何明的大手并没有闲着,在肉浪的玉体胸脯上大肆把玩,两指手指在一座

雪白豪乳的花蕾上玩弄,不断的用手指挑逗这颗熟透的小红枣,平时用在豪乳上

的玩法都用在这个小小的花蕾之下,不断的用夹、捏、拧、提、压、按、 拉、弹

等手法,大肆玩弄着这个小小的花蕾!只见这颗小花蕾被捏得通红挺立,那乳头

上的肉胎颗粒被用力的挤兑着,在两指间清晰展露着,十足像一朵熟透的红杨梅

子,真是让人看了都想吃上一口啊!



  「啊……不行了……噢……这么用力的拧女儿的乳头……噢……不要拉它

……喔……要被拉坏的……哦……坏爸爸的手指真坏呀……太用力夹女儿的乳头

了……不行了……不要捏……噢……女儿娇嫩的乳头却被爸爸的淫手无情的玩弄

……噢……还大力的拧呀……不行呀……好酥好酸好痛好过瘾呀……呀……不要

用力的夹它……噢……这样操B会把女儿的小穴操烂的……喔……好有力呀……

不行了……撞得人家的花蕊乱颤呀……哦……要命的干女儿的骚穴呀……好舒服

呀……噢……好深呀……要烂掉了……喔……操坏掉了……」



  把修长的玉腿大大的打开放在自己壮实的臀部狂操一阵后,只见何明把两只

修长的美腿架在肩上,而胯下的大肉棒在小嫩穴里插、挑、撮、左右挺进,一时

用九浅一深一时用三重一轻;一时把肉棒拔出洞口再重重的捅进去;一时用壮实

的臀部左摇右摆来指令胯下的大肉棒,在大美女的小穴口里左右碰撞;一时把肉

棒抽出洞口,用湿淋淋的龟头在那娇嫩的红花蕾上擦拭;一时把湿淋淋的大龟头

在两片粉色红唇上刮擦;之后再重重的操进那温热的小穴中!



  这招九浅一深、三重一轻的操穴姿势又是爽得大美女一阵骚动:「啊……好

重好深呀……噢……不行了……这样操女儿的小穴会操烂 操坏掉的……喔……顶

得女儿酥死了……太深了……爸爸的大鸡巴顶得太入了……都干到女儿的花心里

了……喔……爽死女儿呀……好长的大鸡巴呀……好热的大鸡巴呀……爸爸的大

鸡巴要烫死女儿了……哦……好硬插得好深呀……太用力了……震得女儿都不行

了……要散架了……哦……」



  操过一阵之后,何明就身材高挑的吴影折叠起来,修长雪白的美女被重重的

压在胸脯上,那两座高耸的雪峰被自己的美腿压得变形,那两个小乳头被迫压制

在雪白的美腿边上,就像千里白雪一点红呀!而随着胯下重重的冲 击,折叠的美

腿和玉体一晃一荡,连带高耸的豪乳也不甘寂寞的晃动了起来,胸脯两团白肉一

束束的晃荡,雪白的玉体加高耸的乳房耀得何明双眼发亮,大嘴也由不得的流下

了干渴的口水来。



  在何明高超的床上本领之下,大美女吴影感到自己的小嫩穴不断的收紧再收

紧,子宫里时不时的受到滚烫的龟头触动之下,花蕊里不断的产生阵阵酥麻和骚

动,里头的嫩肉也由不得她控制的紧紧包容这个滚烫之物,还在这滚烫的大头之

上紧紧的吸吮,花蕊嫩肉触到这个异常滚烫大头,全身上下都不断的颤栗,小穴

口更是不断的收缩,紧紧的包住这个粗长的怪物!



  「噢……好烫呀……女儿要不行了……好深呀……爸爸的大鸡巴干得好深呀

……都插进女儿花蕊最深处了……喔……好硬呀……撮得女儿人家都酥死了……



  啊……流水了……小穴里好多浪水呀……噢……全是爸爸大鸡巴的功劳呀

……太会干女儿的小穴了……操得女儿都快不行了……喔……好舒服好爽呀……

啊……」



  「不行了……女儿要不行了……哦……好重呀,把女儿都操死了……呀……

要流水了……小穴里要流水了……噢……」



  随着大肉棒的不断冲 击,小穴里产生大量的淫水,随着大肉棒的狂撞,小穴

里的浪水就像人造海浪一般,拍打在小穴的嫩肉内壁上,酥爽得大美女吴影一阵

乱颤狂呻吟。



  吴影现在整个人都折叠成反30度,一根大肉棒不断的在她那紧闭的胯下抽

出插进,挤压成蜜桃状的阴阜中流出了很多的淫水,伴随着大肉棒的抽插而飞溅

着,打湿了她那完美的肥臀,以及小男人的大腿,一些七零八落的淫水还喷溅到

发床!



  随着抽插一段时间后,何明感受到在小穴里的大肉棒被紧紧的包裹,小穴最

深处里有一股柔性的吸力,紧紧的咬住插进来的大蘑菇头,就像舌头一样的在上

面舔弄吮吸。



  何明越操越倍感酥畅,爽得心身快感冲天!



  何明把那两条玉腿分开,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抡起胯下的巨物在这狭窄的小

肉洞里狠狠的干了起来。



  一轮串的大起大落抽插,如打桩机似的,把吴影的小穴当做了空洞,时活塞

小窝式的运转,时而又操进拔出,使小穴响起了一连串的『噗啧噗啧』操穴声。



  伴随着力度的加快加重,折起娇躯的吴影全身上下都晃成一团肉浪,豪乳、

四肢被震得左右摇摆 ,特别是胸前那两团玉兔更是相互撞击,响起了一串串肉啪

响奏,与何明大肉棒操穴的声音相印成彰,更是大大的刺激了何明的性趣,越操

越猛,越猛越操!



  「哎呀……操死女儿了……噢……好深呀……大鸡巴爸爸操得好深呀……女

儿的小穴就要被捅穿了…… 喔……太用力了……女儿都快受不了……整个人都要

散架了……哎呀……这次真的要操坏女儿的小穴了……次次都干到花心最深处

……哦……太麻太酥了……」



  「爸爸的大鸡巴顶死女儿了……哦……真是女儿的克星呀……太硬太烫了

……女儿的小穴都装不下了……喔……不行了……把女儿的花心都顶穿了……哎

呀……要来了……啊……要死了……这感觉要把女儿弄死了……啊……来了……

女儿要死了……噢……」



  伴随着何明越操越有劲,越顶越深的状态之下,大美女感到自己小穴里有股

激流就要爆发!



  「别停呀……大鸡巴老公……大鸡巴爸爸呀……快……快操女儿呀……小穴

要流水了……要来了……快操死女儿吧……噢……好爽好舒服呀……要泄了……

女儿要泄洪了……喔……操死女儿吧……操死吴影吧……女儿的嫩穴专为爸爸而

生的……喔……操死女儿吧……喔……泄了……要……泄了……噢……」



  吴影一阵疯狂的呻吟之后,被架 了肩膀上的修长玉腿不断的抽搐,而雪白的

胸脯更是大起大伏,张开小红嘴喘着粗气,粉颈玉脖也是白里透红,鲜红艳夺目

,更是一丝丝汗珠挂玉脖和额头上,经过性高潮的洗礼,大美女吴影脸蛋上更是

红润无比,娇艳万分!



  正在狂操着这位天生娇柔大美女的何明,感到小穴里不断的狂颤收紧,顶到

花蕊里的龟头更是感到紧紧的被吸吮,还有一股股湿热的淫水打在头上,随着自

己的用力操干,被小穴里的嫩肉紧 紧的包裹着,倍爽酥畅。看到大美女学姐一阵

阵抽搐还不断的抖擞着,随着敏感的大蘑菇头被越吸越酥,终于感到自己的马眼

一麻,后背一酥畅,知道自己就要爆发了。



  「学姐……我要来了……我要射了……噢……女儿……爸爸要射精了……喔

……啊……射了!……」



  随着一声吼叫,何明也射出了壮阳之液!



  「射吧……爸爸,把你的最热最烫的精液射给女儿吧……射到女儿的子宫了

里吧……噢……好烫呀……烫死女儿了……女儿的小穴要烫熟了……好烫的精液

呀……酥死女儿了……好舒服呀……」



  随着何明一阵阵颤抖,敏感的小穴终于迎来了男人的第一股热精!滚烫的阳

精喷进小穴里,打在正在收缩的子宫肉壁上,烫得吴影直接酥爽得晕厥了过去。



  「哼哼」随着何明在抽搐的小穴里抽插了几下后,把喷溅完毕的大肉棒抽出

小巧滑嫩的小穴,『噗』的一声响,紧包住大肉棒的小穴如同小嘴一样,顿时抽

空引成了一个缺气的小洞,从而引成一个小气压而响了一下。



  抽空的玉门被形成一个不大不小的『O』型小口,随着何明抽离玉体,原本

架在肩膀上的修长玉腿被放了下来,旋空的下半身形成一个高低落差, 浓粘的白

浊液体伴随淫水,从小型的『O』型口大量的流了出来,顺着两腿根部夹道缓缓

的流到大床上。



  当然,自始至终,那姓郑的死猪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说他也是个倒霉鬼,两

次都被何明「当着面」「同着床」干他心仪的女人。



  何明走出枫叶小区,已经将近十一点了,巷子中人烟稀少,灯光昏黄,自从

上次遇袭后,他已经变成惊弓之鸟,每当独自经过这样的地方时,总是担心会不

会突然冲出几个人来砍自己。



  何明下意识的加快脚步,心中不由得叹息,即便自己拉拢的势力再大,也不

可能让朋友兄弟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难道自己一生都要如此提心吊胆的度过?



  「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



  何明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间恍然大悟,拍了一下脑门,自己怎么那么傻,

反正现在也不缺钱,为啥不请一 两个专职保镖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呢?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