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土豪米糕内地】『漫画家的妻子』

时间:2024-05-22 20:28:39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家庭
  我的漫画妻子性致一直不是太高,基本就是漫画走个流程,象征性叫两声就完事,漫画任凭我软磨硬泡,漫画菊花不让碰,漫画也不帮我含,漫画洋土豪米糕内地没啥太多意思。漫画


我的漫画生活中,自己撸管给予的漫画快感要远大于妻子在床上带给我内心的快感。


妻子话不多,漫画每当我坐着工作的漫画时候,她总是漫画默默站在我身后,拿精致的漫画下巴轻轻得抵着我的头,两只手就这么搭在我的漫画肩上,我总是漫画说她这么做像个老妈子一样,她永远都是笑笑,双手轻轻地按压我的肩膀,以缓解我的疲劳。


一对大胸脯轻轻地摩擦着我的颈椎,其实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是可以让每个男人为之疯狂的,但她似乎更加青睐于精神上的满足。


做不,感觉对她并不重要。


妻子喜好保守,所有我买给她让她穿的短裙她一概收着不穿,只青睐于一双旧旧的白袜子,这是我在某个冬天送给她的,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留着。


只可惜你的老公貌似不咋正经,当然我也不敢表现出来。


我怕玷污了这如水般的人儿。


「老公,你看着耳坠好看么?」


妻子跑到我面前,将一对耳坠带上,白金镶钻如玫瑰一样绽放,给她温婉如水的面庞添加了点点星光,嘴角始终带有微笑的双唇,挺翘并不突兀的鼻子,两颗宝石似的的眼眸点缀了整副画面,低垂的眼睑把这光彩晕染到眉间,易于打理的黑色短发衬托着她含苞待放气质,唯有穿过这深不可测的乳沟往上看,才得以一窥这美妙的画面。


妻子并不属于瘦瘦的那一类,巨大还是瘦,不是假体就是逗。


该有的曲线却一点也没有折扣,双腿丰润不臃肿,一直被我用纯牛奶加精油滋润的双脚显得十分白嫩又不带有孩子的稚气,成熟的脚趾上涂着昂贵的指甲油,每一个白嫩脚趾上都涂有一副简易的水墨画,所有的亵渎都是对这幅美景的摧残。


令人鸡动的腰部曲线,一路蜿蜒至肥硕的臀部,同样深不可测的股沟只想让人一探究竟那幽密的菊穴,恰到好处的耻毛遮不住肥美的鲍鱼,那条缝中,有我逝去的青春。


我也完全无法理解,这种男人看了社保,女人看了嫉妒的肉体,到了床上结果一点动静都没有,操她不如对着她的打手冲来的兴奋。


「我家叶珠沐最好看了!」沐浴着璀璨珠华长大,就是她名字的由来,「那么答应老公,穿双黑丝试试?~」「你怎么这么坏,丰满女人草得狠我才不会中你的计,这样,下半年老公你过生日,那天我穿给你看,好么?」妻子靠近我,用手轻轻地摩挲着我的脸颊,「我知道,我家老公最喜欢看我穿短裙了,只是我还是不习惯那么暴露,但我一定说到做到,一定会穿给你看的,就麻烦老公你忍耐一阵子了。」我张开双臂,将妻子搂入怀中,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说到:「我的好老婆,不急的,我不急的,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恩,最爱老公了。」她从来没有拒绝过我的要求,从来没有,就算她不喜欢裸露身体,就算她不喜欢,就算她本能的抗拒我的建议。


但这么多年了,她一直回应着我。


我从前不相信,这世上有一个人,只为我悲喜。


妻子将晚餐做好,我刚把筷子举起,一块我最爱的红烧肉就送进了我的碗中,我哭笑不得,将饭大口扒进嘴里,红烧肉很润,轻轻一咬就化在嘴里,丝丝油脂混着米饭,令人胃口大开。


妻子望着我,眼底融化着爱意。


我装作没看见,臭屁地说道:「能不能别老是像老妈一样看着我,快吃饭,吃饭,再不吃我可就全吃完了。」「没事,我再给你做,做多少我都愿意。」听到这句话的我,感觉又回到了那个冬天。


那是一个连呼吸都会痛的冬天,母亲父亲因欠债相继,二十岁的我,拿着莫名其妙的巨款还了莫名其妙的债,就剩下一间宛如毛坯的房子。


无法呼吸的我想选择一走了之,于是我跳进了那湖底。


是一双温润的触感叫醒的我,那是一张慌张得令人心疼的脸,那时候还青涩的她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我弄了上来,大颗大颗如水晶倾泻般的泪珠从她的眼中落下,那应该十分滚烫吧。


足够把我这种漠视生命的混蛋活活烫死。


我问她为何救我。


她说,我不知道为何不该救。松下纱荣子好想被你爱中文下载


善良勇敢的她,用最真诚的眼泪,救赎了我。


我说,我该怎么报答你。


她真诚地回答,肚子饿了。


这妞真实地可爱。


看来她确实饿了,我厨艺不好,家徒四壁的情况下只能弄两根萝卜借灶一把煮了,可她吃的是那么香,似乎没吃过这种萝卜汤似的。


我下意识说了一句话:「慢点吃,吃完了我再给你做,做多少我都愿意。」从此,两名流浪于世的人啊,有了取暖的地方。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偷偷逃出来玩的,名门叶家的掌上明珠,自然吃不到庶民的萝卜汤,那天她在街头游荡,肚子又饿,钱都花去玩乐了,正准备狼狈回家时,看见了我轻生的一幕,想也没想就跟着跳下去了……现在,她成了我的妻子,她的家人是绝对不允许她跟我这种人交往的,但是她又一次逃了出来,和我一起,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城市,支持着我做漫画家的理想。


有一天,我在网上浏览着各式漫画,寻找着各种灵感,有几个热度非常的关键词吸引了我,「ntr」、「寝取」、「绿帽」,作为老司机的我,自然是懂什么意思,不就是心爱的妻子在他人胯下。


可是这次有点特殊,只见评论区第一写着「拱坝老哥狂喜」,好奇心驱使我点了进去。


作画质量一般,但是故事很刺激,讲的是一个画家丧失灵感,生活岌岌可危,就把妻子借出,通过绘画妻子的场景才得以卖出一点廉价,只是最后妻子被人活活操成,成了只知道的便器,画家被她的妻子活活羞辱至死。


这时,我觉得心中有什么裂开了,我突然很想看自己的妻子变成漫画中的那样,我就是那个画家。


我这是怎么了?


把美好的东西,都摧毁吧。


这样一个念头从我心中闪过,紮根进我心底,脑海里全是妻子撅着大被人乱干的场景,全是妻子被插到表情崩坏尿失禁的样子,全全部部都是妻子在别人身上疯狂的身影。


自己的从没有这么硬过,我心想:「既然现实无法满足我,那么我意淫总行了吧。」我身后的门被打开了,但我没有注意。


「老公,你……在看什么?」


妻子有些慌张的声音从我背后传出。


我吓得人一飞,瞬间将页面切换,顶着高高的帐篷对妻子撒谎到:「没啥,就一个参考素材。」妻子得体的家教使她迅速调整好状态,面带抱歉地对我说;「对不起,老公,吓到你了,没有磕到哪里吧?」我慌慌张张拿手腕把侧过去:「没事没事,是我大惊小怪,没吓着你实在是太好了。」……一夜无话梦中全是妻子的身影,妻子双手被绑在背后,巨乳大腿肥臀上被一个个黑影写满了肮脏的涂鸦,里被插了一瓶夺命大乌苏,里插了一根硕大的白萝卜,我看不清她的表情,这冲击的场面如噩梦一般击醒了我,我大口大口呼吸着,妻子这时也醒来了,一脸心疼地抱着我的头,轻轻地抚摸着。


「老婆,我梦见你不要我了。」


我带着哭腔说道。


妻子将嘴唇凑到我的耳旁,轻轻说道:「傻瓜,就算你放弃了我,我也不会放弃你的,我能在水中握住你的手一次,就能握住第二次,我在哪里找这么好的老公?你从来都没有强迫过我,不是么?」我从没如此的憎恨过如此肮脏的自己。


第二天,我收拾好仪容,就出发到公司上班了,我在一家动画传媒公司上班,因为有着不错的画工,倒也混的不错,只是一到儿童节春节就996。


下班回家的我,看见自己房间发出了亮光。


「妈的,坏事了!」


只见妻子坐在我的电脑前,呆呆地望着屏幕,连我回来了也没有发觉,屏幕上,画着一具女性的肉体,破烂的,淫猥的涂鸦,浑身的,以及数不清的黑色……那该死的漫画!妻子缓缓回过头,瞪大眼睛望着我,我从没见过她这种表情,恐惧爬上了我的背脊,我连忙开口:「不是的,我只是……」「老公你可以不用说的,」妻子恢复了以往的温柔:「喜欢什么不犯法,我心疼的是你,你只能到喜欢为止了,从过去一直都是如此,老公,对不起……」一根葱萤的手指轻轻放在了我的嘴唇上,我顿时把那可怜的人儿揽入怀中,一个劲地道歉:「对不起,沐,对不起,对不起……」那件事就像一个阴霾一样笼罩在我心上,我的妻子她却像往常一样,为我做着我最爱的红烧肉,为我打理着一切。


转眼半年过去了。


今天是我的生日,以往生日的早餐总是来得特别丰盛,我像平时一样打开厨房的门,问候着早安。


亲切的问候还没说出口,我被眼前妻子的样子惊呆了。


今天的她画上了淡淡的妆容,耳朵上玫瑰耳坠闪耀着星光,上半身只有一件马甲式的内衣,紫色的勾花下衬这一对颤抖的乳肉,深深地乳沟仿佛要把我吸入。


下半身只有一条黑色超短裙,极短的裙摆根本挡不住呼之欲出的臀浪,她竟然没有穿,只穿了一条黑色的连裤袜,透明的黑丝上有着的复古中缝与背线,玩骚还玩的这么高级?背线在臀瓣处就略带弧度,感觉根本包裹不住这丰满的大。


一路向下,背线到脚后跟处就被黑色的高跟鞋给挡住了,这高跟简直就是点睛之笔!皮革正正好好包裹住妻子的骚脚,不多一分,不少一丝,没有累赘的装饰,在黑色的影响下,双脚越发显得娇小。


这就构成了极其的画面,一位短裙黑丝丰乳肥臀的真空骚货,踩着一双小巧的高跟鞋,生生得立在了我的眼前!这是我的老婆么?


「大,给你的生日礼物,好啦,别再看了,快洗手吃饭吧」妻子一改往日的放不开,满脸通红却大大方方地展示自己。


我是下半身顶着帐篷吃完的早饭,正准备脱裤子开干,结果激动的手被妻子牢牢抓住了,把我拉进了卧室……「怎么?换老婆你来上我啊?」我坏笑到。


「坏人,我是有正经事要告诉老公的,」


妻子脱下我的裤子,一双冰凉白嫩的手,握住了我的:「老公,这是我从网上学来的,叫手交,开心么?」我龇牙咧嘴得忍受上小手带来的快感,一遍装作哭泣:「我的沐啊,你终于长大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要为你庆祝!55555……」「哼哼,我可是有努力的,我还有份礼物,你把耳朵凑过来。」妻子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样子,一边帮我手交,一边对我招手。


「啥好事啊?」


我兴致勃勃。


一阵热气吹向我的耳朵,差点被弄到缴械,妻子缓缓得说到,像是在宣布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啊……决定帮老公实现理想哦~」「你又不会画漫画,你怎么帮。」我哭笑不得。


「老婆我啊,以后会把给别的男人操哦。」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旁。


「你在说什么?」


我的心率简直要爆炸了,在被「NTR」这一事情上的巨大冲击下,我的顿时软了下去。


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依然在继续:「我没骗老公哦,以后啊,我的不是老公的了,屁屁也不是老公的了,大奶奶呢,不可能是了。就像那个漫画上说的,有可能我的脚我的手我一切的一切,都不属于老公了哦~」「不要啊!」我大声喊出,擡头看向妻子。


那是一张委屈得令人心疼的脸,眼泪打湿了精致的睫毛,眼睛里写满了恐惧,但牙齿紧紧咬着嘴唇,与恐惧抗争着。


我又想起了曾经拯救的那张脸。


「老婆不哭,老婆乖,我的好老婆啊,我虽然确实有点那癖好,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你去走这条路的。」我的内心只有心疼,轻轻地哄着怀中的妻子。


擦干净哭花的脸,一向温柔的妻子,却执着得可怕:「老公,我知道我性冷淡,不能给你带来快感,我知道你为我忍受了多少,你曾是那么的张扬,现在却把话憋在心里,我不能如此自私!」这副勇敢的样子,或许才是她那天救我时真正的模样,明明很害怕,却一点都不畏惧。


「我不怕的,或许会很可怕,但是老公在我身边,我不害怕。」往往如此温婉的一个人,偏偏在某些事上,确实倔强。


「老公,别郁闷了,要开心,过生日,要开心哦。」妻子又用手握住了我的,不断地上下撸动,柔声说道,「喜欢什么,不犯法,既然想要,就去做,就和我爱上了你一样。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我定会全身心地帮助你,给我自由的是你,我也该给你自由,就算这代价很大。」随着我心中一声裂开的脆响,我的又立了起来,既然如此,顺从吧,憋到现在是NTR,憋到以后,指不定就屌爆了。


我突然感觉一身轻松,年少时的枷锁被打开了,你又救了我一次,我的好妻子啊,可是代价,是你自己啊。


不行,不能这样想,如果我认为这是妻子的赎罪,那么我又将陷入那止步不前的境地。


「谢谢你。」


我用手揉搓着妻子的巨乳。


「啊……」


妻子口里传来了我从未听到过的娇喘,此时此刻,我惊住了。


「老公,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别人干我,我就觉得身子好热。」妻子满脸通红,眼中传来道歉的神情。


我释然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快感不断攀升,一股浓烈的射到了妻子充满肉感的黑丝大腿上,我从没射过如此之多。


把妻子引得一声娇喘,只见她轻轻地用修长的手指将摸匀在上,淡淡的反光映着妻子湿润的眼眸,这是大概是释然的泪,妻子红唇轻启,带来了令我鸡动的一句话:「老公,我现在美么?」当灵魂的性与肉体的美交至在一起,这便是最美丽的画面!


「美,我的老婆叶珠沐最美!」


妻子站起来,面对着我,张开美丽丝腿跨做了上来。


我擦?!居然可以这么湿?上,隔着散发着腥气的,妻子上传来了黏黏糊糊的潮湿感。


妻子左手环抱住我的头,湿淋淋的不断地在我的上摩擦,我那小老弟短时间内又重振雄风。


「这样的妻子,老公你喜欢么?」


妻子把眼睛藏起来,羞答答地问我:「我是不是很骚?」我愉快地回答道:「骚,骚的不行,就是小骚货!可是,我喜欢,老子就是喜欢。」「我觉得老公你现在好霸道啊,可是呢,你的妻子,就要给别人享用了哦」妻子饶有兴致地看着我,左手拿起手机,打开某个聊天记录,「老公,这个人骚扰我好久了,天天说要拿大……鸡鸡插爆我的……我的骚……号,你说,要不要把我送给他操呢?」「老婆,我都听你的。」到了此时此刻,我心中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不行,我只能听老公的。我为了老公献出自己,不能要我自己一个人面对。」老婆正经了起来。


我点开聊天记录,这名叫丁伟的人,只发了一张半裸照,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那恐怖的肌肉,妻子在他手里,就是一团棉花糖陷入了熊熊烈火,只怕会被顷刻吞噬。


但是话又说回来,也只有这种型男,才能配的上我俏美的老婆啊。


我颤抖的口腔被一种名为的东西灌满了。


一声「就他了。」被挤了出来。


「那好,他下午就有时间,正好我完成任务还能和老公吃一顿晚餐,我可是早早准备好了红烧肉。」妻子从我身上起来,不断整理的手暴露了她对这种行为的不习惯,以及她的忐忑。


「跟他说好啊,要戴套,一个钟就一个钟。」


我还是有点不安。


老婆微笑地对我说:「放心好了,老公。」


时间转眼来到下午,快到约定的时间了,我看楼下已经停好了一辆银白色的轿车,一看就不是便宜货。


等下妻子将走上那辆车,离我远去。


妻子从房间出来,对我说到:「我这样穿,他就对我没那么大兴趣了。」恩?这不是性冷淡三件套么,宽大连帽衫遮盖巨乳,宽松的休闲裤藏好丰臀,还有双杂牌运动鞋,还是我送给她的丑丑的白色棉袜,白袜把美脚保护起来,说实话,穿这一身求我干我都没兴趣。


只是妻子无名指的戒指闪闪发亮,诉说着自己人妻的身份,与闪亮的耳坠相映成对。


我怕不放心:「他还有有说什么吗?」


「恩…差点忘了。」


妻子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个地址。


老婆对我说:「说不放心的线点就去这里接人。」我收好纸条,带着笑意说:「好老婆,是不是该出发了。」「恩,那我走了。」妻子用微笑掩盖失落。


我突然捧起妻子的俏脸,用劲此生最大的力气,狠狠地亲了一口妻子。


妻子的失落烟消云散,又恢复到往日温柔的样子,带着笑意,转身出门离去。


一股巨大的失落感迎面扑来,我好像丢了什么。


我好像把妻子弄丢了。


手机震动,上面显示着妻子发来的短信:「我一直,一直爱着你哦,我亲爱的男孩啊。PS:我会发照片给你的哦,别撸太多了哦。爱你」啊……原来啊,她其实从来没有被我弄丢,她一直在我身边,十年前,她握着我的手,救了我。


十年后,我放开她的手,她像风筝一样飞去,愿为我带来五光十色,我将在远处牵着她,一直走,一直走……在等待的无聊时光,我自然是想看看色图的,我的性格其实没那么沈闷,骨子里还是那个追风少年,既然年少,何不轻狂?


我打开手机色图app,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网友的投稿,说是什么战利品展示。


图片上的女人撅起大跪着,眼睛被打了马赛克,只见她的双手被锁在一根混凝土柱上,浑身沾满,全身上下写满了各式各样侮辱淫猥的词句,甚至都写到了脸上,身上只有一双破破烂烂的肉色,双脚被铁链分开绑着,脚后跟贴紧大腿后侧锁着,膝盖始终跪在粗糙的地上,活脱脱就像一条母狗,一双形状看起来还算美丽的脚上全是一塌糊涂的、尿液。


被各种黄白液体淹没,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最夸张的,还是那个,菊穴周围肿得不成样子,而整个,被不知什么力量,扩张得如同下水管道一般,一大截被黄白污染的直肠脱落在外,一面象征投降的白旗生生插在直肠中央,被肠壁夹着,一并倒挂在外头。


现场一片狼藉,大量的不明液体和针管弄得到处都是,女人舌头耷拉在外面,嘴里被塞满了一元的纸票,就连鼻子都被鼻勾勾起,塞上了两卷一元纸币。


满地的零钱,都仿佛都没有图片中的女人廉价。


最劲爆的是这个大,左边被无数正字写满,密集得让人反胃,其中还有拿烟头烧烫的痕迹,还夹杂着部分红紫色的针眼。


右半边写了一段话,实在看不太清,于是我放大图片。


「庆祝工地封顶!操林亦媛的逼有优惠!一元一次十元包时!多买多送,三次还送足交一次,炜哥调情工具一套!如有异议,请致电老板:……」「丁……伟?」记忆中的玫瑰耳坠被染红,我仿佛看到了一个个针管紮向我妻子的肉臀,一根根巨大的把妻子顶得乳浪叠起,一边哭泣一边的妻子求天不应,叫地不灵。


屁穴变得再也合不拢,从此变成那根恐怖的形状。


白嫩的足指被黄褐色的口水污染,秀丽的被黄白的尿沈淀所涂改,我想不出我那温柔的妻子会被玩弄成什么样子。


这时,漫画上翻着白眼的自我崩坏的画家妻子闯入了我的思维,但是,妻子的脸根本无法与这种丑陋的东西重合!我奋力想把这张脸从脑海里丢出去,可是这张脸就这么强行盖在妻子模糊的脸上。


我开始干呕,剧烈的情绪从我的胃中涌出。


我发疯似的拨打起妻子的电话。


已关机。


狂奔到酒店,疯癫地踹着房门。


门内空无一人,硕大绿色的无客标志在讥讽着我。


保安直接将我从酒店里赶了出去。


我绝望地望着天空,寻找着我的风筝,那可是,我最亲爱的人啊。


好像有什么东西丢了,妻子温柔的身姿,逐渐变得模糊。


风筝线,断了。


【完】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