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小伙屁眼】『【少女洛儿】(结局)』

时间:2024-06-16 19:27:27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职场

  故事四?? 真实的少女幻境(下)
   十一岁的洛儿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洛儿第二天了。明明还处在熟悉的结局温
  暖怀抱里,可为什么身体,少女还有心会痛呢?
   洛儿渐渐想起昨晚的洛儿遭遇,真疼!结局草小伙屁眼就算她再迟钝也知道自己被强奸了,少女而强
  奸她的洛儿对象竟然是她的爸爸!泪水不由自主地滚滚而落。结局
   不过,少女米诺成费尽心机花了数年时间营造的洛儿「亲密无间」不是没有作用的。
  他轻柔地拥着洛儿,结局爱怜地安抚着她,少女吻着她,洛儿一边愧疚地道着歉:「洛儿……
  爸爸昨晚醉了……宝贝你知道吗?你跟你妈妈小时候一模一样。结局爸爸昨晚分不清
  是你还是你妈妈……洛儿,爸爸其实不想跟你妈妈离婚,但是她早已经不爱我了
  ……爸爸爱你……爸爸好爱你,你也爱爸爸,是不是?对不起宝贝……爸爸不想
  伤害你的……原谅爸爸好不好?」
   洛儿天真单纯,就这么被米诺成的一番话给打动了。爸爸失去了妈妈,依旧
  对她钟情,所以才会在宿醉中错将自己认作妈妈;爸爸从小到大一向对自己疼宠
  有加,绝对不会故意伤害自己的!想想爸爸忍受着失去心爱的人的痛苦,还有他
  现在那么愧疚……洛儿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在米诺成的安抚下原谅了他。
   米诺成听到自己怀里的哭声渐渐低去,心知小洛儿基本不会记恨于自己了。
  他开始盘算着如何让洛儿心甘情愿地接受下一次。这时,原本背对着他的洛儿主
  动翻过身,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蜷缩在他的胸前。他的心底趟过一丝柔软。
   「爸爸,你跟妈妈是从小就认识,是吗?」
   「嗯……」恍惚间,米诺成似乎看见了在老家碧绿的山坡上跟在自己身后奔
  跑着,朝自己挥舞小手的那个白裙子的身影。
   「给我讲讲你和妈妈的事情,好么?」
   米诺成叹了一口气。
   洛儿的妈妈叫做洛诗。米诺成三岁半的时候,洛诗就出生在他家隔壁。可以
  说米诺成是看着洛诗长大的。洛诗从小就惊人的美丽,而且是个单纯又简单的孩
  子,似乎从来不相信有人会故意害人,所以小时候经常被附近的其他孩子捉弄。
  每当这时,都是米诺成冲出去替她打抱不平。后来,洛诗总是跟在他后面,喊他
  「成成哥哥」,米诺成就理所当然地把她变成了自己保护的对象。
   两人陆续长大。因为相差三岁,所以米诺成高中毕业的时候,洛诗才初中毕
  业。波兰172模特不过米诺成考上了省城的大学,而天生不怎么聪明的洛诗没考上普高,去了
  一所艺术职专。洛诗出落得愈发美丽,又学了艺术,自然招蜂引蝶;米诺成当时
  就已经在心底认定了将来要她做自己的妻子,所以每个周末都要回家来陪洛诗,
  平日里电话书信不断,就怕傻乎乎的洛诗被别人勾走了。而洛诗,三年职专也让
  她开阔了不少视野,见识了很多从未见过的人和事。不过,她对米诺成倒是一直
  未变,依旧会喊他「诺成哥」,依旧依恋他,也从来不会放他的鸽子。
   米诺成从大学开始打工,大三开始创业。他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够尽快给洛诗
  一个幸福的生活,所以刚毕业的两三年他相当拼命,终于成立了自己的公司。那
  时,洛诗已经被招进了市歌舞团,经常跟团参加各种演出和活动。认识她的人都
  说洛诗变了,变得更妖娆,更妩媚;只有米诺成认定,她还是从前那个眼里只有
  自己的洛诗。
   米诺成二十五岁,洛诗二十二岁,两人举行了婚礼;一年半后,女儿米洛儿
  出生。
   米洛儿这个名字一看就知道,这个家庭是多么和睦,夫妻俩是多么恩爱……
   「既然是这样,那你们为什么后来会离婚呢?」洛儿不明白。
   为什么?米诺成苦笑一下:「因为后来……我已经不能给你妈妈幸福了。」
   哎,他怎么能对女儿说出,其实是他,已经不能给洛诗带来「性福」了?
   洛诗生完孩子,米诺成就注意到她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越来越平淡,似乎总
  也兴奋不起来。刚结婚那阵子每晚必做,每做必高潮的时光一去不复返。洛诗在
  他身下很久都没有高潮过了——甚至连装模作样的高潮都没有。随着洛儿一天天
  长大,米诺成渐渐发现洛诗对自己心不在焉;虽然洛诗非常疼爱洛儿,但她的心,
  已经不在这个家上了。
   米洛儿八岁的时候,夫妻俩就开始分居,却有意瞒着洛儿(洛儿当时只认为
  父亲工作忙,不能回家长住);洛儿十岁,两个人协议离婚。
   「爸爸……」
   洛儿在心底心疼自己的父亲。他是那么爱妈妈,爱到不愿意伤害她;觉得自
  己不能给她幸福,黑人改造调教重口轮奸少女子宫尿道就放手让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洛儿回忆着和爸爸离婚后的
  妈妈:她虽然已经从歌舞团退居二线,但是依旧受到各年龄层的男人的注目。每
  个星期总有那么一两天,妈妈不会准时回家来做饭;这也是洛儿经常跑去找米诺
  成的缘故。如果洛儿住在爸爸那里,妈妈也多半不在家;有时甚至洛儿在家,妈
  妈接到某个电话,便会立即出门,然后不到三更半夜不会回来。第二天洛儿就没
  有早饭吃。
   虽说妈妈从不带陌生叔叔回家,可是洛儿想妈妈是不是去跟男朋友约会了?
  与妈妈的风流相反,爸爸倒是从未见他去找过女朋友。除了工作,洛儿就是看到
  爸爸在陪着她。自己生病,是爸爸送她上医院,喂她喝水吃药;自己胸前乳房胀
  痛,是爸爸手把手教会如何按摩缓解;自己来例假,也是爸爸买卫生巾,煮红糖
  水,给自己按摩疼痛的小腹;更别提平时的学习几乎都是爸爸在管。这样的好男
  人,妈妈居然不珍惜?
   想到这里,洛儿完全原谅了爸爸。她蹭着爸爸的胸膛说:「爸爸,你别难过。
  妈妈不要你,洛儿要你;妈妈不爱你,洛儿爱你。爸爸,洛儿来陪你。洛儿来照
  顾你……」
   「洛儿!」
   米诺成拥紧了女儿。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但此刻米诺成的心里真是很复
  杂:如果有朝一日,洛儿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她还会不会这么爱着自己?
   可是已经不可能回头了。米诺成知道自己绝不会后悔。
   让洛儿休息了几天,米诺成要再哄她跟自己「睡」就容易多了。只要自己做
  出隐忍又期待的样子,小小的洛儿也会母性泛滥,半推半就地用自己的身体去满
  足爸爸的「渴望」。
   这一次,米诺成耐心而小心地进入洛儿娇小的身体。洛儿虽说还是不太适应,
  依旧有些疼痛,却开始感受到男女欢爱的愉悦。米诺成注意到她原本紧蹙的娥眉
  渐渐舒展,脸色渐渐潮红起来。「宝贝,还疼么?」
   洛儿摇着头,脸更红了。米诺成再追问:「那感觉怎么样?」
   感觉?感觉爸爸的肉棒好大,好烫,一下一下,让自己下身都酥酥麻麻的,
  心里似有千百只虫子在挠,好像在期盼着……更快,更猛些?
   「觉得舒服吗?」米诺成决心诱导洛儿说出来。
   「嗯……」
   「到底舒不舒服?」
   「……舒服……」
   洛儿都要羞死了。可是爸爸不依不饶还在问:「那洛儿喜欢吗?」
   「爸爸……」
   「告诉爸爸,洛儿喜不喜欢?」米诺成逐渐加重了力度。
   「唔……喜欢……」哎呀,里面更酥麻了,还有一种奇妙的酸醇的感觉,好
  想感觉到更多……
   「那洛儿喜欢什么?」
   「嗯……喜欢爸爸……」
   「喜欢爸爸,是不是也喜欢和爸爸做的事?」米诺成开始加速。
   「唔……是的……啊,爸爸,不要……」洛儿想哭又想笑,感觉太奇妙了,
  比最好吃的奶油蛋糕还要诱人,却又带着摇摇欲坠的危险感。洛儿不知道自己还
  能不能控制住自己。
   「不要?不要和爸爸做你这么喜欢的事?」米诺成故意停下来。
   莫名其妙的空虚……「不是的,爸爸。你做吧!」
   「如果我的宝贝女儿不喜欢,那爸爸可不要做。」
   「不是啦……爸爸,你做吧!我……我喜欢的……」洛儿闭着眼睛不敢看米
  诺成。
   「那你要不要?」
   「我……我要……」
   「要什么?」米诺成步步紧逼。
   「要和爸爸做……」
   「洛儿!」米诺成用力一顶,继续加速,「你真好……爸爸好爱你……以后
  爸爸就这么爱你,你说好不好?」
   「唔……好……哎呀,爸爸……不行……太……快了……我受不了……」
   「洛儿……我的洛儿……」米诺成完全放开了速度和力量,在女儿娇小纤细
  的身躯上来回驰骋:「爸爸越是这样,就表示爸爸越爱你,懂吗?你要拒绝,爸
  爸会认为你不爱爸爸,爸爸会伤心的……」
   「嗯……」洛儿其实已经被顶得有点反胃了。毕竟这才是她的第二次。但是
  爸爸既然这么说,她怎么能再喊停呢?
   「洛儿……爸爸今天要你知道……爸爸有多爱你……」
   米诺成闭上眼睛,专注地感受着女儿温暖紧致的嫩穴,猛力摆臀冲刺起来。
   「啊,啊……爸爸……爸爸……啊" !」
   精液「噗噗」地射入年轻的子宫。米诺成温柔地将孩子揽在怀里亲吻:「洛
  儿……爸爸爱你!」
   筋疲力尽的洛儿只能给爸爸一个甜甜的微笑,说不出自己到最后感觉有多么
  满足……
  如果他们父女俩能一直这样和谐下去,该有多好……
   (场景回到十六岁的洛儿和爸爸在别墅里。)
   干柴烈火的两轮下来,洛儿卷在被单里睡的正香。米诺成的手放在洛儿的头
  顶,回想着刚才洛儿激怒自己的话,他叹息:这孩子已经变得越来越难掌控了。
   自从洛儿接受了和爸爸的性爱,一开始他们还是挺和谐的。米诺成小心地留
  意洛儿的安全期,因为他想每次都直接射在洛儿的身体里面,又不希望洛儿承受
  怀孕之苦。他没有告诉洛儿关于怀孕的事情,洛儿也竟然天真地认为这是父女之
  间可以进行的「特别的亲密」。所以当安全期过去以及经期来临,米诺成就恢复
  从前的亲亲摸摸,不肯插入。洛儿为了帮助父亲纾解,就是在那时学会了用手和
  嘴替爸爸解决欲望。
   但是有一天,事情急转直下。
   原因是洛儿那天去中学报到,碰见了以前玩得很好、却中途转学走的一个朋
  友。两个重逢的好友相聚分外愉快。当她们互相说起近况的时候,洛儿忍不住跟
  好友泄露了一点点自己跟爸爸的亲密。
   「什么?你这么大了还跟你爸爸亲亲抱抱?还跟他一起洗澡?」好友瞪着眼
  睛不相信地问道,「你怎么好意思在男人面前裸体?」
   「怎么不好意思?他是我爸爸呀!」洛儿很惊讶,「难道你跟你爸爸这么生
  分吗?」
   「不,这不是生分,而是……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不过我觉得你这样
  不行啊!我7岁以后换衣服啥的就不让我爸看了。他毕竟是男人呀!」
   「难道男人只能看自己老婆的裸体,连自己女儿的裸体都不能看吗?」
   「当然了!因为……女儿毕竟以后是别人的老婆,不是爸爸的老婆。看别人
  老婆的裸体就叫做偷窥。」
   「那……要是摸别人老婆呢?」
   「那就叫性侵犯!」
   「那……爸爸爱女儿的那种,……那种摸,应该不算吧?」
   「那是啊!如果你爸爸连你的胸都摸,那你们就可以称得上是乱伦了!」
   乱伦!
   洛儿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和爸爸的事情远没有原先想得那么简单。她以前听说
  过这个词,知道这种行为不但违背道德伦常,更是一种极为不正常的感情和关系。
  如果像朋友说的摸摸胸都可以算乱伦,那自己用身体去安慰老爸,更是乱到不能
  再乱了。而且……爸爸作为成年人,应该知道什么是乱伦,为什么他却那么主动
  地要自己呢?
   洛儿变得迷茫。她不知道爸爸对自己的所做作为,是不是一种伤害。
   她开始下意识地避开米诺成的亲近,开始找借口不跟爸爸做爱。米诺成发现
  了她的回避,主动找她谈话,问她是不是不爱爸爸了?
   「不是的……爸爸,我们这样,是不是乱伦?」这个问题折磨了洛儿很久了,
  今天她也决心弄个明白。
   米诺成没想到一派天真的女儿也竟然怀疑起「乱伦」这回事来。他迅速镇定
  下来,无所谓的笑笑:「我们这样,在外人看来,的确可以说是乱伦……可是宝
  贝,」他不动声色地凑近满脸惊惶和懊恼的孩子,搂住了她的肩,「你和我,我
  们都爱着彼此,我们都感觉到快乐。我们没有伤害谁,没有影响谁,为什么不可
  以呢?」
   「诶?这样就可以吗?」
   「洛儿,爸爸什么时候害过你?」
   米诺成看到已经成功地把小洛儿弄糊涂了,他一边解开她的衣扣一边说:「
  好了好了,乖,别去想了。让爸爸好好爱爱你,你就知道可以不可以了……」
   激情过去,小洛儿躺在爸爸的臂弯里,若有所思地问着:「爸爸,那我还能
  和男孩子谈恋爱吗?」
   「不行!除非你不爱爸爸了!」米诺成一瞬间恼羞成怒:她怎么敢想着和别
  的男孩子谈恋爱?
   「爸爸你别生气……我不谈就是了。」
   可是青春期的荷尔蒙怎么能被阻挡。洛儿开始有了冲动。但她没有跟同龄的
  男孩子怎样。一方面是那次谈话后有好一阵子,爸爸每天下课都会开车来接她,
  搞得她一次也不能跟同学出去玩;另一方面,可能是对爸爸的迷恋太深,她觉得
  学校里的男老师比自己的男同学更有吸引力。同时,她发觉爸爸似乎变得很紧张
  她,只要一有空就把她单独带在身边,做爱的频率也比从前高了。洛儿失去了很
  多和朋友们相处的时间。她开始腻烦爸爸对她的独占了。
  于是她像所有处于叛逆期的孩子一样,开始跟亲爱的爸爸顶嘴。米诺成没想
  到很傻很天真的女儿,竟然也会为了跟一帮男男女女出去玩而反抗自己……父女
  俩这一次争吵的结果就是:米诺成头一次戴上了「狼牙套」,狠狠地惩罚了洛儿。
   从那以后,洛儿开始疏远米诺成。不知从哪天开始,她学会了背着父亲在外
  面和其他男人乱搞;每次只要被米诺成知道,「狼牙棒」是一定会用的。到后来,
  米诺成用上了跳蛋、震动假阳具、肛塞,甚至强迫开了洛儿的后庭,也依旧没能
  阻止洛儿放荡的行为。
   父女俩较劲最厉害的那一次,是米诺成得知洛儿竟然被个五十来岁陌生的卡
  车司机,摁在卡车里狂干了两个小时。他第一次捆起了女儿的双手,连续用跳蛋、
  按摩棒和假阳具折磨她。尽管洛儿被肏得几次三番几乎昏迷,但是就是嘴硬,不
  肯答应他不再出去找男人。
   「你!……你这个小贱人,小骚货,小婊子!爸爸养你这么大,不是让你跑
  到别的男人那里去,给人家玩弄的!」
   「为什么不可以?」洛儿居然反驳:「他们也很爱我,他们也能给我带来高
  潮……」
   米诺成气昏了,他将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狠狠插进洛儿水淋淋的肉缝里,以
  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开始扣弄:「他们跟我怎么一样?……他们会让你这样吗?」
   前所未有、天塌地陷般的快感咆哮而来。洛儿大叫着,惨叫着,喷出了一大
  股晶莹的液体。
   「……他们会给你这样的高潮吗?」米诺成马上将「狼牙棒」挺身进入,然
  后毫不怜香惜玉地狂抽猛送起来:「他们会这样爱你吗?他们都像我这样了解你
  的身体?」他一边说,一边毫不留情地拧着洛儿嫩嫩的乳头,「像我这样,即使
  不要性命也要你吗?!」
   「啊" !啊!爸爸……爸爸……」
   米诺成在暴怒中射了。但是他的愤怒并没有随着精液的喷出而完全疏解。一
  射完,他立刻拿起假阳具,开到最大马力,再一次捅进女儿的下体……
   那一次,洛儿潮吹了三次。最后一次是带着血丝的。洛儿终于承受不住如此
  惨烈的欢爱,在昏过去前的一刹那,她对米诺成说:「我都愿意和你乱伦了,你
  为什么还这么害怕失去我呢……」
   米诺成动容。
   他捧着洛儿惨白的脸蛋,轻吻着干干的嘴唇,心里不断地重复:「洛儿,我
  和你,不是乱伦,不是……」
   不是?
   是的。不是。
   因为米诺成知道,在洛儿一岁半的时候,甚至更早的时候就知道,洛儿不是
  自己的亲生女儿。
   新婚蜜月刚过,米诺成因为一单生意离开洛诗快要两个月时间。回来的时候
  自然是「小别胜新婚」,二人如胶似漆地度过了一段时间,接着洛诗就传出怀孕
  的消息。
   初为人父的米诺成欣喜若狂,把洛诗当成女皇一样供起来。他觉得自己的人
  生非常圆满:有了一份事业,有一个美丽的,爱自己的妻子,还将迎来一个可爱
  的孩子……
   可是某一天,米诺成在出差回来的途中,意外的听到几个陌生人的谈话。
   「哎,阿彪,这次从A城回来,有什么收获呀?」
   「咳,别提了。你哥我哪有次次都那么幸运的!这回我去找那骚货,可她居
  然怀孕了,不能做!哎,真不知道她肚子里是我们几个谁的种啊!」
   「你怎么知道就是你们的?说不定是人家老公的呢?」
   「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要是他老公知道自己的女人曾经被五个男人轮着干
  了一天一夜,估计早把这只破鞋给扔出去了吧!哈哈!」
   「哇!五个?这骚货是谁呀?这么牛,你们五个男人才能满足她?」
   「不就是歌舞团的那个骚货嘛!平时看着挺单纯挺傻的,可是真他妈好骗。
  她家男人经常不在家,这骚货一没老公在身边,那骚味就飘啊……而且一被男人
  沾身她就酥了,什么都敢玩都敢做的……不过她可真欠干,我们上次去了五个男
  人,把她干昏过去几次,全身每个洞都被我们插遍了。就这样,她每次醒过来就
  一句话……」
   「什么话?」
   「嘿嘿……她就说:哥哥,肏我!」
   「哇靠……阿彪啊,这个女人下次也介绍给我吧!看她这么浪,这么骚,这
  么欠肏,我真想弄弄她的穴儿……」
   「这简单呐!这骚货就在市歌舞团,你去问他们团里的男人,有哪个没干过
  她?」
   「哎,哥啊,我知道市歌舞团本来就比较乱,那些个男女搞来搞去的挺平常
  的,你说的到底是哪个啊?」
   「哎,我还真不知道那骚货具体叫什么名字。就记得她姓一个很少见的姓,
  好像跟什么河,什么水有关的……」
   米诺成带着强烈的不安与烦躁回到了家。一见到身怀六甲的妻子,毫不犹豫
  地就扑了上去……
   那次他是下了狠劲的。他被恐惧和不安冲昏了头脑,竟然强迫怀孕七个月多
  的妻子做了一个多小时,甚至还两度射精在里面。直到发现妻子开始出血,他才
  慌忙抱去医院。
   后来米洛儿当然还是平安降生了。
   可是从那一天起,米诺成的心底就藏着忐忑。直到米洛儿一岁半,那天突然
  半夜发烧,米诺成和洛诗带孩子去医院看病。在给孩子抽血的时候,米诺成忽然
  心里一动;等护士抽完血,他背着妻子要求顺便验一验孩子的血型。
   结果不是他的血型,也不是洛诗的血型。
   米诺成怀疑更深,后来找了个机会偷偷带着洛儿去省城做了DNA鉴定——
  这孩子跟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晚上,他坐在洛儿的小床边沉思。
   自己青梅竹马的妻子竟然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米诺成不能不说是心痛的。
  回忆起那天听到的对话,洛诗很可能,不,已经是在他们结婚后,还出去跟好几
  个男人聚众淫乱……
   眼前的这个小婴孩,越看越像洛诗小时候。洛儿,她几乎跟她妈妈长得一模
  一样。但是,她不该姓米,不该叫米洛儿,而应该叫张洛儿、李洛儿、王洛儿…
  …X洛儿,就是不该叫米洛儿!
   那一瞬间,米诺成有种想要亲手掐死这个野种的冲动。可洛儿忽然醒来,看
  到自己,居然对着自己甜甜的笑了,还挥舞着小手要抱自己抱——米诺成忽然决
  定:他要把这个女娃,这个洛诗的翻版野种,变成真正属于自己的禁脔!
   于是他开始了漫长的调教养成计划……
   ?
  新的一天到来了。
   米洛儿睁开眼睛,在大床上慵懒地伸了个懒腰,看到爸爸米诺成端着早餐走
  了进来。
   「宝贝,醒过来多久了?要不要吃早餐?」宠溺的语气一如既往。
   「嗯" 」
   米洛儿摇摇头,继续望着父亲,越看越觉得成熟英俊。她再一次叹息:像爸
  爸这么好的男人,妈妈怎么会放手呢?
   不过没关系,爸爸现在是她的。说来妈妈真的很差劲,自己女儿和爸爸都搞
  成什么样了,她居然毫无察觉,还以为他们就是「父女情深」!真是可笑……这
  次居然还同意爸爸和自己一起过一个月!要知道,每次和爸爸在一起,洛儿从来
  就没觉得爸爸认为「要够」过。这次要是一整个月都夜夜笙歌,那自己回去的时
  候,肚子里一定会怀上爸爸的宝宝了吧?
   「洛儿,宝贝,你在想什么呢?」
   不知何时,米诺成再一次解掉睡袍,爬进了洛儿的被窝。
   「没什么。」
   洛儿转身抱住米诺成赤裸的身躯,小手顺着胸肌、腹肌,一直到握住父亲开
  始变硬的阳物,她的眼睛里燃起了赤裸裸的欲望。
   「爸爸,要我。」
   米诺成刚要欺身压上,洛儿忽然抵住了他:「爸爸,这次换我来。」
   米诺成看着自己的女儿无限妖娆地骑在自己的身上,性感地扭动着她那盈盈
  一握的腰肢,带起一波接一波的快感;看着她的双手,难耐地把自己半长的秀发
  揉搓的一团凌乱……米诺成不禁赞美道:「洛儿,你真美!」
   洛儿忽然想起一件事,于是喘息着对米诺成说到:「爸爸,我从小经经常做
  一个梦……梦见自己睡在什么地方,可是外面突然有个很凶的东西要闯进来……」
   「是么?」米诺成的声音已经变得暗哑。
   「嗯……爸爸你知道吗?我其实好盼望那个东西进来,至少让我知道那是什
  么……我对它,又害怕又期待……」
   「唔……」米诺成快要受不了洛儿的起伏和扭动了。他下定决心下一秒就要
  把孩子翻身压下,狠狠地爱她!
   「可是爸爸……我只要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就从来不会做这个梦……啊!」
   洛儿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托起,旋即就被米诺成紧紧地压在身下了。米诺成狂
  躁地插入,一边将洛儿的双腿分到最开,把洛儿的小腿和膝盖架在自己肩头,自
  己的手臂绕过洛儿的膝窝扶在洛儿的乳侧。弹簧床再一次吱吱嘎嘎地响起来,洛
  儿开始了放肆的呻吟。
   「啊" 啊" 啊……爸爸……我……想……那……一定是……我……从小就…
  …渴望……被你……肏……啊啊啊" !爸爸、爸爸……肏我吧!让我给你怀……
  怀宝宝……让我……挤出奶……给你喝……啊啊……爸爸……爸爸……穴儿要坏
  了……要坏了……洛儿……要……要……」
   米诺成大吼着:「乖女儿——!爸爸给——你——!」
   精液,爸爸的精液毫无阻碍地涌进女儿的子宫。
   米诺成拥着还在高潮中抽搐的洛儿躺在床上。也许将来有一天,洛儿会知道
  她的身世……可那又怎样?在法律上,米诺成就是她的爸爸,米洛儿就是他的女
  儿;可是在现实中,他们就是一对乱伦的,相爱的男女!
  (全文完)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