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 > 『小家碧玉』

『小家碧玉』

时间:2024-05-22 19:59:54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经验
  独孤鸣有些惧意,小家碧玉但是小家碧玉自己这么多人,这马车最多可以坐五六个人,小家碧玉怎么也不可能是小家碧玉自己这边人的敌手。
这么一想,小家碧玉独孤鸣招了招手,小家碧玉想要示意自己的小家碧玉手下全都过来,围着这马车,小家碧玉将里面的小家碧玉人逼出来,可是小家碧玉身后连半点声音都没有。
他回头一看,小家碧玉土坡上,小家碧玉哪还有半个人影。小家碧玉
“人呢,小家碧玉都给我出来……”
独孤鸣暴吼了一声,小家碧玉身形一动,到了土坡之上,当看到土坡中剩下的刀剑,他惊呆了。
这里并没有树林,到处都是平坦之地,可是自己的手下呢,十几个手下难道人间蒸发了,这绝不可能,那剩下的刀剑,又怎么解释?
独孤鸣第一次感到了恐惧,对,绝对可以算得上是恐惧。
当他在看向马车时,马车竟然也不见了,他的脑袋嗡一下,这世间传说有鬼神,难道是真的,独孤鸣本来是不信的,可是人没了,那么庞大的马车和活着的马,总不会凭空消失,连一点声音都不发出吧。
“老天,你在玩什么把戏,我独孤鸣与你没有仇啊。”
独孤鸣恨恨的对天长啸了一声。
他的宣泄,可以说是想将心中的恐惧喊出去,但是就在他仰头对天时,却看到天空之中,竟然落下了一些物体。
起初他没看清那些物体是什么,可是当那些物体在他十米的高空时,独孤鸣才看到物体的真实面目。
“啊……”
独孤鸣吓得一声尖叫,身形立刻向一侧闪了过去。
只听砰砰数十声的落地声,独孤鸣刚站定,却看到脚前的地上,一个血淋淋的脑袋,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正和他对视在了一起。
独孤鸣害怕极了,可是这个脑袋的主人正是自己的手下夏三,再看不远的土坡上,到处都是残肢断体。
是谁?到底是谁这么残忍?
从天而降残肢断体,难道是老天在惩罚,我独孤鸣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如此严厉无情的惩罚我的身边人。
就在他悲痛之时,却猛然想到那辆马车,他绝对没看错,那辆马车是自己妹妹独孤玉的专属马车,但是现在连马车也不见了,那马车里的人,一定和自己这些心腹手下的下场一样了。
这么一想,独孤鸣摒弃了恐惧,仰头一脸森然的大笑了起来。
许久才收住笑,向着土坡走了上去,夜虽然很暗,但是这里的脑袋,他都认识,因为每一个都是他的心腹手下。
寻了一遍,独孤鸣却未看到有自己不认识的脑袋,更没有马匹的残肢脑袋,这实在讲不通啊,难道那马车里的人是魔鬼。
恐惧再一次让独孤鸣浑身颤栗了起来,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了,他相信就算自己的大伯剑圣来,也不可能在杀了所有人时,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而更可怕的是,这些残肢断体全都从天空上坠落下来,那可是高几十米的天空,杀了人怎么把尸体抛到空中,这除非是鬼神才可以做得到。
就在独孤鸣心灰意冷,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时,他却听到身后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而且那声音离他好像很近很近。
猛地一回头,独孤鸣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甚至那脚步声也戛然而止。
“太不对劲了,我要赶紧离开这里才行。”
独孤鸣害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置身在这些残肢断体中,虽然这些人都是他的心腹手下,可是胆怯恐惧,还是让他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为这些死了的手下埋葬。
他脚步踏起,身形快速的向着无双城相反的地方而去,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但是普天之下,他认为最安全的地方,也只有自己大伯剑圣的剑林了。
行了半晌,离刚才发生惨剧的土坡已有千米之外,眼前是一片树林,独孤鸣来时,和手下经过这里,而现在再从这里离开,他不免有些心惊胆颤。
鼓足了勇气,独孤鸣才走进了树林,当走了几十米后,他也渐渐放松了一直悬着的一颗心,想到如果是鬼神真要杀自己,那绝对不会放自己逃到这里。
心里复杂的想着刚才的一切,真埋头走路的独孤鸣却隐约听到了一声马嘶。
对,绝对是马得嘶鸣声,而且就在这附近,独孤鸣刚放下的心再次悬了起来,都快到了嗓子眼。
他的眼神向周围看着,却因为视线的限制,周围到处都是黑暗,什么都看不到。
“妈呀,不要再折磨我了好不好,不管你是神也好,鬼也好,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独孤鸣哭出了声。
他一向都是狠角色,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在今日完全的被瓦解了,他已不会在管无双城到底是谁做主人,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到达剑林。
然而他的想法是好的,可是当他在行进几十米时,他眼前的林道上赫然出现了一辆马车,因为密林里的黑暗,他看不到马车上的标字,但是这实在太诡异了。
一辆马车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停在这里,他壮了壮胆,大声喊道:“喂,前面的,你们是谁?”
连喊了数声,可是根本没人回应,身子是那匹马,好像都是匹死马,若不是那马蹄子轻踏地面的节奏声,独孤鸣一定会被再次吓得逃窜。
不管如何,独孤鸣已经不敢在跑,向后跑,无疑只能回到无双城,而向左右,却是密集的树林,与这林道上的马车比,黑暗不可看到一切的树林更为恐怖。
“爹娘,保佑鸣儿吧,如果这次我能全身而退,我一定会带着大伯,回到无双城的。”
独孤鸣低声念叨了一句。
慢慢的向马车走了过去,只有几十米的距离,但是独孤鸣却走了几百步之多。
到了马车近前,独孤鸣脸上紧绷的表情松弛了下来,因为这辆马车不是无双城里的马车。
“敢问车里有人吗?”
独孤鸣轻声问道。
还是和刚才一样,没人搭理。
看了看周围,独孤鸣有些侥幸的想,难道是马车的主人不敢走夜路,弃车跑了,还是在马车里睡熟了,这么想着,他走上前,用手中的剑撩起了帘子。
虽然到处都是黑暗,可是马车里什么都没有,独孤鸣绝对没看错,这是一辆空着的马车。
一阵欣喜,独孤鸣一个翻身骑上了马,刚想让马儿调转头,可是他没动,却听马儿突然嘶鸣一声,突兀的向前狂奔了出去。
独孤鸣反应很快,刚要拉停缰绳,整个人却被马儿的一个急刹,猛地甩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感到全身都像散了架一样的独孤鸣,强忍着剧痛站起了身,狰狞的面孔瞪着眼前的马,怒骂道:“好一个倔马,连本少主都敢甩,看我不活剥了你。”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是独孤鸣当然不敢宰了这马,他还全靠这匹马带着自己回到剑林呢。
走到马的旁边,独孤鸣小心防范着,突然抽剑将马车和马连在一起的绳砍断,一个翻身再次上了马。
驾驭烈马,那是独孤鸣的强项,勒紧马绳,独孤鸣吼了一声:“驾……”
马儿这次很听话,载着他折返绕过马车,向前疾奔了出去。
这次独孤鸣悬着的心完全放了一下,身下的马儿虎虎生风的快速奔向前,让他欣喜若狂,终于可以躲掉这一难了。
不知跑了多久,在快要冲出这树林时,独孤鸣突然看到林道的出口,凭空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裂缝,在裂缝之后,闪着奇异的光芒,他一愣,刚要让马儿停下时,但是为时已晚,马儿和他都冲进了黑色的裂缝。
黑色裂缝瞬间合了起来,周围一片安静,这时却有三人从密林间走到了林道上。
“夫君,这场好戏是好看,但是人家可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啊。”
“是啊,我也是,夫君,刚才的那一切,简直……简直不像是一个人能做出来的。”
“呵呵,难道在你们眼里,我血天君不是人喽。”
站在一起的三人,正是血天君和四夜、五夜。
两女全程都跟在血天君身边,亦看到他是如何将独孤鸣的十几个手下凭空消失,而又将尸体分散,造成了天降残肢断体的恐怖景象。
一切的一切,都是血天君在操控。
看着眼前的空旷,五夜娇笑道:“夫君,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对夫君,使出的强大招数,感到惊叹罢了。”
“哈哈,日后你们会看到夫君我更厉害的招数,他一个独孤鸣,让我陪他玩了这么久,死了也足矣了。”
血天君仰头大笑了起来。
搂着两女折返向着无双城走了去,这次解决了独孤鸣这个小子,血天君并未有多大的惊喜,他想见到的剑圣没有出现,但是不会多久,剑圣一定会主动出现。
无双城的改变,各处的贫民都被分到了粮食,所有的贫民的居住条件都在被改变,而这改变,仅仅用了三天。
大街上到处都在议论着新城主血天君,对于他的乐善好施,无双城的居民,全都是赞扬声一片又一片。
黑暗的小屋里,三个女人或站或蹲或坐,血天君在将绾萍带离这黑屋时,就说过自己会回来。
“有人想通了没?”
血天君走到床榻边,坐了下来。
蹲在墙角的乌桓娘,还是那副冷淡的模样,她在用坚定来对抗血天君。
但是另外两个女人琦莲和程欢,却不像她有着一副坚定的心,在看到绾萍享受了男欢女爱后,离开了这不见天日的黑屋,琦莲已有了悸动。
“天君大哥,我……我想通了。”
琦莲这时站了起来,有些结巴的说道。
血天君手指一响,床头的烛火一下燃烧了起来,屋里顿时亮堂。
低头不敢去看血天君,琦莲此时的心更是乱如麻。
“过来。”
血天君招了招手笑道。
琦莲不敢不从,几步走到了血天君的面前。
血天君看着她低着头,不禁说道:“抬起头,让我看看。”
琦莲这才抬起头,其实血天君已经见过琦莲,她的美和绾萍和乌桓娘不同,这个年轻的女人的美,是小家碧玉之美,那尖尖的脸蛋,和一双忧伤的眼眸,让人一看,就想怜爱。
“你想通什么了?”
血天君突然这么问了一句。
琦莲脸上挂着红晕,瞥了一眼在墙角蹲着的乌桓娘,那个女人恶毒的眼神,让琦莲丝毫没有惧意,反而更促使她下定了决心,那日绾萍和血天君一起激情的场面,还历历在目。
“天君哥,小妹也……也要像绾萍姐一样,伺候你。”
琦莲娇声说道。
血天君赞赏道:“琦莲,我起初认为你在这里是最不开窍的一个,真是让我没想到,好好,只要有你这句话,我血天君,自然会让你和绾萍一样,做我的夫人,做这无双城的城主夫人。”
他说话的声音很大,其实是在故意刺激乌桓娘。
琦莲虽不懂如何去做,但是她也看过绾萍和血天君之间的事,咬了咬牙,她蹲下了身,双手有些犹犹豫豫的探到了血天君的腿上。
就在这时,血天君按住了她的手,抓在手心里笑道:“柔弱无骨的小手,真是让我喜欢。”
说着,血天君在她的小手上大力亲了两口。
那麻痒让琦莲娇吟了一声,而她整个人亦被血天君拉起,坐到了他的怀里。
“今日我只想静静的这么抱着美人你。”
血天君这么说道。
琦莲不免有些失望,但是血天君这么说,势必也有他的理由。
琦莲投怀送抱了血天君,那边的程欢哪还看得下去,想到和琦莲商量好的,一起向血天君解怀,献身与他,可是琦莲起身时,她却没有胆量站起来。
而现在她已经不能再等了,若是连琦莲都被带出去,那晚上和乌桓娘独处,岂不是很危险,这个女人恶毒又狠,程欢怕她半夜在杀了自己。
担心一出,程欢站起身,盈身扭摆着走到了两人的近前,话还没出口,那脸上的红晕妩媚的眼神,已让血天君的眼神定格在了她的脸上。
四个女人之中,要属这程欢最有女人味道,长相妖娆娇艳,行为举止,无不透出那么一点点的骚劲,若不是知道独孤一方是个废人,血天君真难判断出,程欢的第一次还在不在。
“天君哥,小妹也有心归依您。”
她娇怯的轻声说道。
听到她这么说,琦莲连忙帮着说道:“天君哥,我与程欢是好姐妹,在你和绾萍姐离开这里时,我们就商量好了,要做……做你的小妾。”
血天君点头狂喜道:“甚好,呵呵,有二位美人做我的夫人,夫复何求啊。”
程欢听罢,主动的摇身也坐到了血天君的怀里,两女都是聪明人,但见血天君的眼神,她们就知道,这样做是对的。
“两位美人,春宵一刻值千金,今夜有你们陪我共眠,我血天君就算累死,也值了。”
血天君笑着说道。
两只大手更是攀到了两人的奶子上,轻轻捏搓了起来。
“嗯嗯……”
琦莲先娇哼了出声,那大手的触摸,让她浑身扭动起来,不堪忍受的挑撩,使得小腹里燃起了一团热火。
而程欢比之她更为大胆主动,竟已转头启唇,在血天君的耳边轻轻亲吻了起来。
虽是第一次和男人如此接触,但程欢却颇有技巧,小舌灵巧的在血天君耳眼里扫撩,如一个久经沙场,熟练欢爱的女人一样。
看到三人的不齿行径,乌桓娘在坚定的心,也在此刻有了一番涟漪,她深深的知道,血天君的此番作为,是在对自己而来。
眼不观,耳不听,乌桓娘转身对墙,却只能做到眼不观。
“美人,你们可真是一对活宝啊。”
血天君抚撩着两女的同时,亦没有忘了,用言语刺激那边的乌桓娘。
女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这样的场面,而且乌桓娘已有数年没有行房之欢,她怎么可能忍受的住。
“啊……天君哥……你的手……摸得人家好舒服……那里都流出水水了……”
“是啊,天君哥的手好像带着魔力一样……真是让人家浑身发热……受不了了……啊……”
只是片刻,两女的娇哼声越来越大,她们更是主动为血天君解衣,一个上,一个下,不断的主动的挑撩血天君。
程欢双手握住了表露狰狞的阳具,上下撸动着,更是胆大的伸出舌,在那龟头上轻轻舔了起来。
而琦莲,则是任凭着血天君单手在自己的奶子上抚摸,她的手则在血天君坚硬的胸脯上,不断的来回拂动。
有了前车之鉴,两女的手段虽然生涩,却一点都不生分,她们和血天君就像是久久未见的情人一般,肆无忌惮的互相慰籍着。
“夫君,天君哥,你这手可真是让人家美妙至极啊。”
被血天君的手探到腿根,程欢娇体一颤,立刻嘤声浪语的欢叫着。
但是血天君可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这样的抚撩,对乌桓娘的攻心计,也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
起身将两女并排摆正在床榻上,血天君突然一手抓住了程欢的脚踝,身子也与她紧紧贴在了一起,而另一手则是游弋在琦莲的腿根,轻轻的抠挖着她的小穴。
程欢仰头看着血天君的阳具直挺挺的,那龟头闪着光泽,硕大的让她直吞了口口水,娇呼道:“天君哥,我的好夫君,快点进来吧,人家等不及了,这里好痒啊。”
淫荡的程欢,手指撑开小穴,娇媚无比的浪叫道。
血天君笑了笑,阳具对准了她的小穴,只听程欢哀嚎一声,那是血天君阳具侵入她的小穴,给她带来的痛楚。
“啊……好痛……好……大、阳具……情哥哥……”
程欢并未表现的弱不禁风,更把痛苦化为了快感的动力,嚎叫也夹杂着浪叫。
眼看着血天君与程欢合为一体,听着那“啪啪”不断的交合声,琦莲更加受不了的狂扭腰肢,身下一上一下的晃动,主动的套动着血天君的手指。
然而血天君的几根手指根本满足不了琦莲,她不禁欢叫道:“我的好夫君……快多插进来几根手指……哦哦……对……在加几根……我要你把手都伸进……我的小穴里……啊……真棒……好满足……哦……”
“嗯嗯……插得好……夫君……插得人家好舒服……天呐……我要死了……哎呦……插得太深了……哦 ……在快点……大力点……啊……啊……”
两人像是在比赛一样,一个叫的比一个欢。
血天君阳具一下比一下有力地向程欢的小穴“进攻”着,逐渐加快了节奏。
“啊……唔……好……好深……我快爽死了……哦哦……夫君……太厉害了……夫君的……大阳具……插得人家……要飞上天了……嗯嗯……”
扫荡无比的程欢楚楚含羞地随着那越来越高燃的欲火,蠕动着配合血天君的阳具在她小穴内的进入、抽出。
三人都是汗彻淋漓,两女尽情的徜徉在爱的海洋,如两叶扁舟在大海里飘荡一样,程欢尽情的享受着血天君庞大的阳具,给她带来的极致快意。
而琦莲亦被血天君灵活的手指,不断增加着妙感。
“嗯……真是要命……手指抠挖……的我好舒服……好快乐……哦哦……夫君……好夫君……我也要你的大阳具……插……插我的小穴……”
这时程欢浑身一颤,噗噗淫液洒在了血天君的龟头上,看她已经高潮,血天君立刻身退,转身提着阳具到了琦莲的身前。
看着她那一张一合的小穴,汩汩向外流出的淫液,血天君没有犹豫,顺势、对准小穴,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
一声痛呼。
琦莲扬起的双腿都在颤抖,她不知道女人的第一次竟然会这么痛,她甚至感到自己的小穴,好像被擦伤了一般,那灼热的痛苦,让她不停痛呼。
“啊……痛……痛着呢……天君哥……别……别那么用力……我受不了……啊……好夫君……别这么大力……插……啊……”
听到她的呻吟,血天君没有抽出来,只是放缓了抽插速度,九浅一深地插着。
“哦哦……嗯……好……轻点……就这样……轻点插……啊……”
琦莲感到小穴里很舒服,淫水大量地流着,润滑了自己的小穴,她也急急地粉臀一挺一挺,配合着摇动起来。
她气息娇喘,媚眼紧闭,神态如死如痴。
眼看着血天君在琦莲身上不停的耸动撞击,稍事休息了一下的程欢,再次被两人淫荡的交合给勾引了过来。
托着两团大奶子,程欢送到了血天君的面前,娇吟道:“天君哥……我要你吃我的大奶子,来……吃一口吧。”
血天君笑着张开嘴,一下含住了她胸前的乳头,立刻吸允了起来。
“哦……好棒……夫君吸得好……啊……真是太美妙了……”
程欢突然伸出两条手臂,一把将血天君的脖颈抱住,两团奶子一阵乱扭,任凭血天君的嘴吸允着自己的乳头。
下面的琦莲也不甘落后,嘴里还喊着:“哦……啊……好爽……用力……再用力……深点……捅死我……啊……”
听着两人此起彼伏的浪叫,看到了程欢的骚态,血天君抽插得更加起劲,又连续几百次抽插之后,琦莲高呼一声,身子俱颤的泻出了大量的淫液。
她刚刚败下阵来,程欢立刻握住了血天君带着血和淫液的阳具,娇呼道:“夫君,我还要。”
“好好,我一定满足你们两个。”
血天君朗声笑道,再次和程欢合为了一体,享受着她那娇嫩的小穴,给自己带来的舒服和刺激感。
一个时辰……三个时辰……
房内安静了下来,两女娇喘吁吁的并躺在一起,同时销魂的眼神,互相对视着……
一腔热液全喷洒在了两女的身上,血天君也躺了下来,今夜他不会走了,他要继续的征服,继续的让乌桓娘,看着听着,直到她能主动。
浑身抖颤着,乌桓娘眼红红的,身下不堪的泥泞之物,顺着腿肤流到了地上,低头可见,她的脚下,此时正有一滩液物。
但是乌桓娘依旧咬着牙,忍受着,她知道,如果血天君真的强占自己,自己根本没能力反抗,但是他没有,乌桓娘知道,他在等着自己的主动。
煎熬的夜,乌桓娘一夜都未安宁,床榻上的三人缠绵,让她的神经都发生了紊乱。
“你们先出去吧。”
清晨,血天君看着两女穿好了衣服,立刻说了句。
琦莲和程欢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一起走出了这让她们待了几日几夜的黑屋。
在她们走出去后,血天君坐起身,朗声笑道:“乌桓娘,我不得不佩服你。”
一直面对墙壁而站的乌桓娘转过了身,一双通红的眼睛凝视着血天君,那嘴唇都被咬破了,可见这一夜的忍受,对于乌桓娘来说,是一种多么大的折磨。
她没说话,却径直走向了血天君,那踉跄的脚步,和那一双眼神,让血天君惊喜了一番。
果然如他所料,乌桓娘到了自己近前,近乎疯了一样的扑了上来。
双手抓着血天君的手臂,乌桓娘嘴里狂喊着:“你个疯子,你个坏蛋,大恶人,我要你对我粗暴,快点,粗暴的对待我……”
她如此的表现,血天君没有一点感到意外,当然对付这个女人,他可谓是第一次用这么卑鄙的办法,但是这样的征服,也绝对会让乌桓娘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
虽有一夜连御二女的多次,可是血天君的强大行房能力,就算日日夜夜不眠不休,也不会有竭尽的时候。
炙热的眼神看着乌桓娘迷离的眼神,他粗鲁的撕开了乌桓娘的衣裙,低头一看,那硕大的奶子上,早已发硬的乳头,在微微抖动。
血天君低下头,发狠的用嘴吸允着她奶子上的可爱奶头,身下更是霸道的用凶器,在她袒露的小穴处不断的研磨。
禁不住如此挑撩的乌桓娘,伸出手主动的抓住了血天君的阳具,嘴上娇呼道:“快,给我,冤家……你是我的冤家……我要……我要你……”
“你要我什么?”
血天君故意说道。
乌桓娘抓着阳具硬往自己的小穴里塞,可是血天君不主动,她也无济于事,于是便毫无犹豫的娇呼道:“给我你的大阳具……啊……照着这里插进来……”
“这里是什么?”
血天君手指在她的小穴上来回勾画着,却就是不把阳具插进去。
这可急坏了乌桓娘,她脸红的娇喘道:“天君……快插……插我的小穴……我要做你的女人……随你怎么插……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嘴巴也是你的……只要身上有洞……你就照插……求求你了……啊……我要受不了了……嗯嗯……我的好人……插我……插……”
听着她疯狂的淫荡话语,血天君知道她不能再被自己这么折磨了,双手推开她的大腿,血天君低头俯视着她的小穴,那汩汩流出的淫液,都把被单弄湿了一片。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血天君说着,让阳具对准了她的小穴。
这时他还没插进去,乌桓娘却已经猛地一耸身,小穴噗嗤一声把血天君的阳具套了进去。
“哦……好大……天呐……这么大的阳具……她们……她们怎么受得了的……啊……不行……太大了……哦哦……不要这么深……不……够了……够了……”
当血天君的阳具整根都在进入时,乌桓娘受不了他的巨大阳具,而开始了求饶。
然而血天君绝不会在此时退出,他弓起身,双手抱住了她的双腿,屁股猛地抬起落下,阳具次次到底的深插她的小穴。
乌桓娘仰着头哀嚎道:“哦……不……你的太大了……不能这么插……啊……我的小穴……被你……这么插……会被插……坏的……不……哎呦……我的妈呀……你不是人……简直是野兽啊……”
“我的大阳具……插得你舒服不舒服?”
血天君才不管她说自己是人还是野兽,人与野兽又有什么区别,在远古时候,还不是一样的。
有红的脸蛋上带着满足和不堪的皱眉表情,乌桓娘娇呼道:“舒服……舒服的要命……你个冤家……这么大……大阳具……还这么狠插……哎呦……哎呦……你实在太能插了……我……这样……要被你插死的……”
血天君轻笑道:“放心,琦莲和程欢都没事,难道你比她们还弱。”
经过一阵猛抽狠干,乌桓娘的小穴也松弛了一些,不再像刚开始那样紧张。
这时血天君让乌桓娘趴在了床上,看着她雪白的大屁股,血天君挺着阳具再次插入她的小穴,他拼命地狠插着,肚皮与屁股相撞时,发出“啪啪”的声音,而乌桓娘也不时发出浪叫声:“哦……嗯嗯……好棒……你插得正好……好深……嗯……在大力点……使劲插……再快点……哦……”
血天君受到她的浪叫刺激,猛吸一口气,提起十足的精神,再次奋力冲刺,经过百余下的抽插后,血天君突然加快抽送的速度,并且每下都抽插到底。
“哦……天……不来了……你又开始野蛮了……啊……你的阳具……插到我的花心里去了……不……我的天……这样插……我撑不了多久的……哦哦……太深……太爽了……啊……”
行云施雨,血天君不间断的野蛮,让乌桓娘一次次迷失在了爱的世界里。
她不知道血天君哪来的这么大精力,但是他这样的强悍,让乌桓娘终于体会到了做女人的真谛,那快意连连,那庞大的凶器次次到底的深入,让她禁不住的疯狂哼吟……
一切在乌桓娘的一声长呼下戛然而止,两人同是拥在一起,可见血天君的身上,道道指痕,而乌桓娘一身也是红印处处。
“你可真是个疯子。”
乌桓娘迷醉的眼神,仰头看着血天君,一只手依旧握着他那没有疲软下去的凶器。
血天君轻笑道:“我是疯子,你难道不是,要是独孤一方看到此情此景,想必他的痴态,会一下好过来吧。”
乌桓娘咬牙哼道:“不许在提他,血天君,我虽委身于你,可是要想得到我的心,你绝对不可能。”
“哦?那你只当我是你发泄的工具喽,乌桓娘,若是你真的不喜欢我,那何必呢,既然你这么说,也好,我会让你选择,离开无双城,留下也可以。”
血天君挑着眉做起了身。
看着他穿回衣服,乌桓娘娇笑道:“我当然要留下,我城主夫人的高贵身份,怎么可能放弃。”
下了床,血天君冷声道:“你还不够做城主夫人的资格,在我眼里,只有我想扔就扔的女人,没有女人敢背叛我,要是你敢在无双城里,有点小动作,我会毫不客气的杀了你。”
看着他的背影走了出去,乌桓娘才大呼了一口气,她只不过想表现的强势一点,不想自己跟了他之后,受到冷待,然而血天君似乎根本不吃这一套。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啊?”
乌桓娘感叹着,回味着刚才的激情缠绵。
那是她从未享受到的快意极致,一个男人可以让她连连泄身,竟连半点招架之力都没有,这样的男人,才是女人心中的最爱。
心里下定了一个决心,乌桓娘刚要穿回衣裙,却看到地上自己唯一的衣裙,已被撕扯的碎掉,暗恨着血天君的粗鲁,那可是一件上好丝绸所制的裙子啊。
“恭喜夫君,贺喜夫君。”
刚走出门的血天君,看到四夜迎面走了来。
血天君笑道:“这有什么好恭喜的。”
四夜媚笑道:“夫君厉害嘛,连乌桓娘这样的女人都被你收服了,看来这无双城的美女,可都是夫君你的了。”
“你在嫉妒什么?”
血天君淡笑道。
摇了摇头,四夜直说道:“夫君,我可不敢嫉妒,再说了,夫君这么厉害,就算在多许多女人,人家还是能有机会和夫君一起共度良宵的嘛。”
她这话才让血天君受听,对于自己不能掌控的女人,血天君自会使出手段,让女人折服于自己。
“你有事要说吧。”
看着四夜脸上的表情,血天君问道。
四夜点了点头道:“夫君,昨日城外出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血天君疑声道:“什么奇怪的事?”
一指城东方向,四夜压低声音道:“昨夜有人听到城东有惨叫声,那里只有一间关圣庙,今天我派人去查探了一番。”
“别卖关子了,快点说吧。”
血天君不想听故事,立刻催促道。
四夜双眼闪着异光道:“夫君,那关圣庙前的空地上,出现了四个大大的血字,倾城之恋。”
“倾城之恋?倾城之恋?”
血天君从未对什么事有过激动,但是听到四夜这么说,他立刻喃喃的重复了两遍。
四夜看着失神的血天君,疑惑道:“夫君,你知道倾城之恋的传说?”
点了点头,血天君轻笑道:“这倾城之恋,原是无双城的守护者传说,故因关武圣曾在三国时,使用过这一招,我也是听别人所说。”
“夫君,你说的没错,姥姥,不,是媚姬,她曾跟我们说过,倾城之恋的招意强大无比,但是厉害到什么程度,没人得知,我也去看了那四个血字,奇怪的很呐……”
四夜立刻说道。
血天君朗声笑道:“是不是那血字,好像天然形成,并不想是人为上去的。”
四夜惊叹道:“是啊,难道夫君去看过了?”
没有在说话,血天君只是露出了让四夜看不懂的表情,她当然不知道血天君对这风云世界的了解,比她还要熟悉。
血字出现,血天君虽外表平静,内心却波澜不已,这倾城之恋,代表着女娲,而这无双城,知道倾城之恋秘密的,也只有媚姬等人,就连乌桓娘和独孤一方这样的人都不知道。
而媚姬是绝不会去无聊,把倾城之恋引出来,那会是谁?
血天君想了想,排除了女娲的可能,她要是真出现,就绝对会来见自己,想到女娲,血天君内心更是一阵狂涌热情。
“夫君,你在笑什么?”
看着血天君的猥琐笑意,四夜不禁更疑惑了起来。
“没什么,与我一起去看看那四个血字吧。”
血天君说着,甩袍向前走了去。
四夜也急忙跟了上去。
两人走出了无双城,一路未停到了城东的关圣庙前,而这里已经有人在了。
“你们也来了。”
媚姬正看着地上四个血字,每个字都有一个人这么大。
血天君只是看了一眼,就感到这字中蕴含的力量,那绝非是女娲的力量,这一点血天君可断定,他曾和女娲碰过面,并被她差点杀死,显然这力量的主人,不会是女娲。
看着媚姬,血天君问道:“发现什么了?”
媚姬摇头道:“看不出来是谁留下的,但是一定是知道这里秘密的人,如果我没猜错,或许应该是明月所留。”
“明月?和你一样的守护者,她不是失踪了嘛,怎么还会在这里留下这四个字?”
血天君追问道。
“我也不知道,作为无双城的守护者,她不会离开这里,其实在五年前,明月离开时,告诉我,她只是去一个我可以找得到的地方,而无双城一旦有难,她就会出现的。”
媚姬轻声说道。
血天君冷笑道:“那你的意思是,明月回来是为了我而来喽。”
媚姬面色一变,忙说道:“血城主,我只是猜测,就算明月真的回来,我也会告诉她一切,无双城在这些日子里的变化,那是我和明月都想看到的,我想她留下这四个字,只是想提醒我一件事。”
“什么事?”
“倾城之恋是关武圣留下的招意,而她留下来这四个字的用意,应该是想告诉我,倾城之恋招意的主人,已经在无双城里或者在附近。”
媚姬这么说道。
血天君凝视着关圣庙,这间破庙之下掩藏的倾城之恋招意,和那把传说中的青龙偃月刀,如按小说里的提及,那倾城之恋的招意必是风和云才能打开那门,引出倾城之恋招意。
这时血天君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声问道:“媚姬,梦是你多久收的徒弟?”
“五年前啊,我记得她那时伤痕累累,被仇家追杀到无双城外,被我救下,遂收她为徒。”
媚姬娇声说道。
她怎么也不会忘记自己收的徒弟梦,这个天资聪慧的女孩,在她所收的三个徒弟里,是最上进,也是最招她喜欢的一个。
盯着媚姬,血天君心里暗叹,梦一直是他看不透的女子,在认识梦之前,见到她时,血天君就感到她不是那么的简单,而现在他终于解析透了心里的疑惑。
梦在小说里,可是有过为了无双城而不惜得到倾城之恋招意,然后将整个无双城毁灭的豪壮举动,而她这么做的唯一理由,就是她也是无双城的守护者。
现在想想,血天君顿感自己还是有些顾及不来,要是早在来无双城的时候,就想到梦这个人,他就可以很简单的知道梦的原来身份,其实就是明月。
“血城主,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媚姬似乎想到了什么,疑声问道。
血天君摆了摆手,轻笑道:“没什么,只是想到这关圣庙里的倾城之恋招意,它的主人既然在无双城,我想去碰碰运气。”
听他这么说,媚姬连忙拦住了他,冷眼盯着血天君道:“血城主,那倾城之恋招意,可毁天灭地,你不可以去。”
“你以为你能拦得住我嘛,媚姬,我只是看看,如果我真是倾城之恋招意的机缘人,那就是天意。”
血天君推开了媚姬,背手走进了关圣庙。
有四夜这个熟悉关圣庙的女人在,她打开了重重暗道机关,领着血天君下到了庙底,不放心的媚姬,也跟着两人进到了关圣庙里。
三人一起向着直往下的通道而去,时而豁然开朗,时而又只能走过一个人的窄道,但是四夜和媚姬,对这里太熟悉了。
走了许久,在前面带路的四夜才停了下来,在三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宽敞的小空间,而这里只有双扇石门,上面有着巨大的拉环。
血天君眯眼看着石门上所刻之字,左边写着倾城,而右边门上写着之恋。
“媚姬,这里就是倾城之恋招意的所藏之处吧。”
血天君回头看着媚姬,说道。
媚姬叹了口气,走上前来,平静道:“是,但是只有倾城之恋等待的新主人,才有本事打开这石门,取得倾城之恋招意。”
血天君点点头,笑道:“你们且退后,这门后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变故,若是真的有变故,你们也可全身而退。”
“夫君,小心呐。”
四夜关心道。
她虽然很好奇,对倾城之恋招意更有抢夺之心,但是这取得倾城之恋招意的人,是她所爱之人,若是别人,她绝不会退后的。
媚姬却不像四夜这么想,倾城之恋的招意,是属于有缘人的,但是她很不希望,血天君就是这倾城之恋的有缘人,他要是得到此招意,不知道会不会有更大的野心。
见她不退后,血天君也没有强求。
看着石门上的一个可以嵌入手印的位置,血天君张开手掌,按了上去。
没有什么奇异出现,也没有任何的声响。
媚姬轻笑道:“血城主,看来你不是这倾城之恋招意的新主人啊。”
听到她有些嘲笑的蕴意,血天君回头冷笑道:“那可未必。”
嘴上说着,血天君突然浑身泛起层层金光,金钟罩的终极防护祭了出来,更加了几层护身功法,若是打开这石门,里面的招意残留之气,必将一涌而出,他不怕,但是后面的媚姬和四夜,却根本抵挡不了这招意的残留之气,哪怕只是一点点。
只见血天君突然身子一抖,猛地一声暴喝,石门还是没有动静,但是却响起了奇怪的声响来,那像是人在慢慢推开门发出来的响声。
“不要打开石门……”
就在媚姬和不远站着的四夜,眼睛眨都不眨的在看着血天君要打开石门时,在四夜的身后,却响起了一声娇呼。
但是血天君却没有回头看去,媚姬和四夜同是回头一看,一个身影正朝这边奔来,看到她的衣着时,媚姬和四夜同是一怔,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媚姬的三徒弟梦。
她们没有看错,来人正是梦,此时的梦没有带面纱,那脸上还有着并不影响她俏丽脸蛋的红痕,然而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阻止血天君打开石门,她又怎么知道血天君一定可以打开石门。
在她即要奔来时,四夜张开手,做了个要拦住她的姿势,她不会看到有人阻止血天君得到倾城之恋招意。
但是她错了,她根本不知道梦不是她认识的梦,更不知道她的厉害,比之媚姬还要有超越。
梦随手一挥,一道劲风将四夜推了开,四夜也随之撞在了石壁上,虽不足以致命,却也让她疼的直哀叫。
而这时血天君已顾不了那么多,再次催动全身的内力,眼前的石门打开的缝隙更大,一道道凌厉的气,从门内向外奔涌而出。
即便有了层层护身内功和金钟罩,血天君还是感到那气,让他的肌肤有些生疼,女娲就是女娲,一个可以创造人类的,可以补天的女神,创下的倾城之恋招意,也是丝毫不差。
但是血天君却没事,石门已完全被打开时,在血天君眼前,虚空悬浮着一把长刀,看着刀上的青龙印记,血天君伸手抓住了刀柄。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刀随之被血天君拉了回来,但是石门里的气,却猛然发生了爆炸,轰轰之声连连响起。
“快离开这里。”
血天君手持青龙偃月刀,转身就要离开。
却见梦拦在了他的面前,一张俏丽的脸上带着冷意道:“你不能拿走青龙偃月刀,不能带走倾城之恋招意。”
血天君挑眉道:“明月,你都看到了,我是这倾城之恋招意的新主人,你难道要违背守护者的誓言吗?”
“明月?梦?她怎么可能是明月?”
媚姬一怔,虽然此时到处都开始有碎石落下,但是危险,远远不及血天君的一句话,给她带来的震惊。
但是梦的一句话,也让她彻底明白了。
“对,我就是明月,我就是和媚姬一样的守护者,为了这无双城,为了天下苍生,我绝不能看着你取走倾城之恋招意。”
梦坚定的道。
血天君冷笑道:“明月,你阻拦不了我。”
承认了自己身份的梦,摇头说道:“我是阻拦不了你,但是这石门之后,却蕴含着比倾城之恋招意更可怕的力量,取走了倾城之恋招意,这力量必然会在不久散泄而出,到时无双城一定会变成废墟,甚至消失。”
感受着身后的气越来越恐怖的互相触碰,产生力量的爆炸,血天君笑道:“我都已经取到手了,你不早说,如果是这样,我有办法挽回的。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