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血哥短发超清】『【校园浪荡史】[第87章 勾魂五美]』

时间:2024-06-16 21:01:52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经验

  第八十七章 勾魂五美
   上一章节里讲道:这个星期的校园第一天,任天乐在课堂上无精打采了起来,浪荡主
  要是史第玉女欣说好要来陪他一同战大二的五位美女学姐的,可从六点等到上午下完
  了课也不见她的章勾身影,不仅是魂美她一人没有来上学,就连整个大一篮球队的校园混血哥短发超清美女啦
  啦队成员也没来上课,令本是浪荡说好的美事出现了意外就更显有事件的蹊跷,该不
  会大二那帮美女放自己鸽子吧?对着满是史第期待今天到来的喜事就要如此的落空,
  任天乐又怎么会有好心情上课呢?
   而另一头,章勾艳女雯却与她的魂美队友们在深谈这次服务的重点与防范。当然啦,校园
  艳女雯说是浪荡毫无保留着自己的观点那是假的,起码她对于任天乐的史第能力就抱有一
  种高姿态,至少她心目中的章勾这位大一学弟并不止是有着一对魔手这么简单,无耐
  这些话她都不能直白地说出来,魂美毕竟现在的团队需要的是鼓励与支持,这种犯有
  打击队友的禁忌之话就不说了,免得自己的团队出现这前俩次的那种未战就先输
  的局面。
   她对于这位大一学弟即有一种欢爱但更多的是一种由爱生恨的情感,一种本
  是试探的行径被人在戏弄玩完之下而不能达成自己意愿的难堪情愫,即想借助这
  次机会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位大一的小学弟,但更多的是给他一个下马威:本小姐
  对你『情有独钟』,你却不知珍惜还戏弄本小姐,不让你受点皮肉伤,你是不知
  道本小姐的利害!也许,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这次要这么做,反正,一
  想起那天被他玩玩就跑的场景就让自己大动肝火,恨不得抓他在自己的怀里好好
  的折腾一番才泄气。
   而另一边,苏小慧与肖淑贞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说大一的篮球队队长要
  跟大二的美女啦啦队来一个肢体的能力较量,是一场拼得『你死我活』的『生死
  』较量。对于作为大四学姐苏小慧与大三学妹肖淑贞的理解,这个放荡不羁的男
  生与几位靓丽的女生拼得『你死我活』的较量不外乎就是所谓的盘肠大战罢了。
   按理说她们的年纪早已是过了那种容易骚动的青春期,对着这种所谓的盘肠
  大战本不该多关注的,何况任天乐这位小学弟的盘肠能力她们很清楚,可是那五
  比一的悬殊数量着实的让她们为自己的爱郎担心,于是,她们打起了偷窥的主意,
  见机行事,到时好为自己的爱郎作后援的准备,至于怎么作为后援的准备,连她
  们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做,可不去看一看那场如此悬殊数量的盘肠大战,自己的心
  里总有一些不舒服,于是,俩位即是同欢密友又是任天乐的大小老婆,她们认为
  这个偷窥行为绝对是誓在必行的事了。
   所以一场履行赌注的约定就这样的引发了俩路欲女英雌前来目睹其中的风采,
  这可是百年一遇的盘肠大战呀,当然,艳女雯她们的『美女摧草组合』与任天乐
  的恩恩怨怨只有少数范围人知道,大家更多的是看热闹凑热闹罢了。
   『铃铃……』任天乐没精打采般的从裤袋时掏出手机按了通话键。
   「喂,谁呀?」拿起手机看也不看就问。
   「啊……大鸡巴老公,你在哪里呀?」耳筒传出玉女欣的焦急声音。电话那
  一头人头涌涌,娇声乱颤,好象有很多人在聚首在一起听着电话。
   「啊……嗯,刚好下课,现在正回公寓的路上,怎么了?」任天乐并没有是
  玉女欣打来的电话而过多的兴奋,他还是一样的没精打采似的,有些郁闷地回应
  着,好像对大二那帮篮球啦啦队的学姐们放鸽子有些回不过神来,毕竟他禁欲了
  三天就是为了准备好好的一战这五位『神乎其神』的美女学姐,未曾想这帮美女
  学姐会放自己鸽子。
   「快回来吧,我们正等着你呢……」玉女欣兴奋地说着,耳筒里传出了小玉
  戏笑玉女欣的娇语。
   「怎么了?哦,对了,欣妹,你不是说她们今天会来吗?怎么从一早到现在
  都没见她们的身影呀?是不是被放鸽子了?」
   「咯咯,大鸡巴老公哦,你真是好色得行呀,不是说今天吗?现在才刚好是
  六半点,还早得狠呢,好呀,大鸡巴老公,你竟老想着其他女生就没有想一想我
  吗?」
   「呵呵,欣妹呀,我可是天天想时时想你呀,想她们还不是要为你报仇吗,
  早一点见到她们就早一点肏她们的骚屄,看她们还嚣不嚣张?」
   「咯咯,阿姨来我家过夜算你啦。嗯,你快点回来,我们等你呢……」
   「你们?你们都有谁呀,我好象听到小玉的声音了……」
   「对,小玉,阿静,阿虹,阿莲都在这里。我们为你准备了大餐呢,快点回
  来吧,我的主人老公……」电庆的麦可风传来玉女欣有些嗲嗲的撒娇声。
   「啊……好……好……老公马上就回来!嘻嘻……」一听到玉女欣那娇媚的
  嗲声,任天乐知道这五位美女同伴齐聚在自己的公寓里一定有好事,刚才有些郁
  闷的心情一扫而去,取之是一付亢奋即起的语调。当然,玉女欣在电话那头叫着
  任天乐为『主人老公』,这可是未曾叫过的称呼呀,任天乐第一次听到自己女友
  这么叫自己,心情当然转即为佳啦,何况公寓里有五位如花似玉的美女在等着自
  己,看来这三天禁欲还是值得呀。
   「那挂了哦……快点回来吧……88……」
   「呵呵……嗯……马上回来,一会见……88……」一听到众美都没有来上课
  全在家里等自己,任天乐立马就象注入了蛋白质营养品似的,从头到脚立马就换
  了刚才闷闷不乐的神色,刚才还是郁闷不已,没精打采的模样,顿时春光明媚,
  两眼瞳瞳有神,大步迈腾地向着公寓里快步的走去。
   人呀人,就是情绪支配的动物,刚才还是阴霾的天气现在已变为晴空明朗,
  所以说万事都向好的一面去想去看,乐观向上,事情总会有意想不到的转机待你
  去发现。
   「哈哈,原来……原来她们全都在我的家里呀,还以为她们去跟那帮骚货谈
  判呢,呵呵,这也好,管他呢,只要现在全都在家里,那三天来的禁欲总算可以
  尽情的发挥了……」任天乐兴高采烈地向着他的公寓奔去,去迎接他的新娘,迎
  接他的爱人,迎接他的幸福人生。
   大步迈向家门,他一口气地冲上了楼台看到了家门,有些激动的想伸手去打
  开门巴。突然门被打开,一位身材高挑,相貌出色的女佣人出门迎接,她做着标
  准式的佣人弯腰姿势,呈九十度的弯腰把她胸前的大物下堕得更突出,大花边的
  领口粉格的线条连衣裙子紧包着凸凹有致的身材,花俏的脸蛋霏红娇羞,因为胸
  部大乳所撑导致她的佣人衣领不得不敞开二个衣扣子,如此一来,雪白无瑕的胸
  脯大片嫩肉就在她弯腰的一刹那,全部落入了任天乐那快要掉下来的大眼珠子里。
   「主人,您好,欢迎回家……」高挑的女佣人弯腰低头做着一个极为标准的
  礼节娇媚的轻声说道。
   没错,能把这女佣制服撑得如此饱涨的自然是巨乳虹这位大美女了,她今天
  扮装的是大户人家的女佣人服饰,配合她这一身弯腰低头的标准式迎接主人回家
  的万福姿态,把这女佣人演绎得唯妙唯巧,原本就是巨大圆形的两颗乳球倒佳在
  佣人制服里,花边衣领因乳房巨大而无法扣上扣子,两颗扣子松开的幅度刚好露
  出巨乳虹的傲人姿本,从两团半圆的雪白乳肉鼓鼓的向外露出,两条青筋横错在
  乳球中,花边衣领敞开的部位正好泄露出一抹浅红色的乳晕,那高高立起来的乳
  头正顶着花边,随着她的呼吸而高低起伏,就好象要把这制服衣领挤破一般,看
  得任天乐炯炯有神的大眼犹如牛眼一般张大。
   「主人?」突然听到巨乳虹这么一个称呼再见到这么突形的胸脯,任天乐这
  才回过神来诧异地望着她问道。
   「嗯,今天是您是虹奴的主人,来,主人,快请进屋吧……」巨乳虹又道了
  一个万福后道。那一弯腰低胸,又把她那参天巨乳垂吊在胸脯上,秋山静香把那女佣制服
  撑得都快要掉钮扣了。
   「呵呵,原来是虹妹呀,快,别行礼了,让哥哥好好的看一看……」几天没
  闻过美女肉香的任天乐一瞧见巨乳虹这快要掉出来的大片雪白粉肉,特别是刚一
  弯腰时胸脯里那两团巨乳所挤成的乳沟真是深过太平洋呀,粉嫩的乳沟深深的吸
  引着男人眼球,更何况三天不食肉味的任天乐了。
   「主人,人家现在是您的女佣虹奴,不是您的虹妹,还请主人别抬高虹儿的
  身份了……」巨乳虹抬起她的俏丽脸蛋,霏红的小脸娇艳得可爱,那快要滴出水
  来的脸腮着实的让任天乐着迷不已。
   「啊……真要命,好,快,站直身子,把你的衣领再打开一点,主人要看你
  的大奶子……」任天乐很快地适应了她装扮的角色身份,立马就使起了自己作为
  主人的权利来。
   「啊……主人,要在这里吗?这里可是走廊呀,人来人往的,虹奴会不好意
  思的……」一听到任天乐这急色如命的大男孩这么着急得想看自己的咪咪,心里
  不由的一喜:嘻嘻,哥哥还是像以前那样,对人家的奶子这么感兴趣,好喜欢他
  那种着急地看人家咪咪的表情,十足就象一个小急色鬼,真可爱。
   她心里这么想可她还是很好的配合着脸上的表情,装着一付邻家女生的害羞
  难堪的表情来。这下倒好,更让本是要把制服涨破的巨乳奴婢显得性感的魔鬼与
  害羞的天使集于一身,看得任天乐又是一个傻眼。
   「哦,那好吧,进门就把衣领打开大一点儿,好让主人能看清楚虹奴的大奶
  子……」任天乐虽说有轻微的露出情结,可是在走廊这里表演一出奴颜婢膝的喜
  剧他还是不想的,毕竟这可是信息化的时代,分分钟自己就成为陈观稀第二,这
  种出名任天乐可不想,更何况这女奴的造型真的太让任天乐受用了。
   「是……主人请进……」任天乐跟着巨乳虹一道进门来,刚一进门任天乐就
  迫不及待地想关上大门,这时巨乳虹倒是比他快人一步地走向门边来。
   「主人,这种事由虹奴来做就好了,您就享受着奴婢的贴身服务就好……」
  巨乳虹一边关上门一边象小日本和服少女般的蹲跪在门边上,她恭恭敬敬地低着
  头儿说:「主人,请让虹儿为您脱鞋换装吧……」
   「嗯,好吧……」任天乐一付主人般的待巨乳虹帮他换鞋脱下外衣。
   「主人,您的身材真好,肌肉很发达呀,虹奴好喜欢……」脱下任天乐的衬
  衫,一身健美的肌肉就顿然而出,看得巨乳虹小眼晕花,喜爱的不得了。
   「想吻吻主人的胸肌哦,这里哦……」任天乐看着巨乳虹的羞红小脸,一边
  使坏的抖动了胸前的几块胸肌,他知道只要自己这么一抖擞几下,这位佣人制服
  大胸美女就神魂巅倒起来。
   「啊……它还会动呀,真可爱,虹奴好喜欢,爱死哥哥了……」巨乳虹一见
  到任天乐这健壮的胸肌在弹跳,小脸立马就兴奋得跟中了彩票一般,俏脸象花一
  般的绽放开来,惊喜得都忘记了现在还演着奴婢的身份了。
   「嗯,还想看主人的抖胸表演吗?」
   「想,太想了……」
   「那还不快点把衣领打开一点儿,好让主人瞧一瞧虹奴的大奶子……」
   「啊……是……是……」巨乳虹有些羞涩地但更多的是兴奋地解开一个扣子,
  顿时花边衣领就往两边敞开,硕果累累的粉嫩大胸一下子就跳出来大半,不知是
  衣着设计得好还是巨乳奶头拦截得好,这花边佣衣制服就这样的大开,它恰到好
  处的是这衣领刚好把浅粉色的乳晕露了出来,其他的又被花边衣领掩藏起来,这
  种若隐若现的神韵真叫任天乐难受,这不,盯着巨乳虹的大奶子任天乐就立马感
  到口干舌燥,口水直在色嘴里溢渗起来,吞都不够吞。
   「主人,您很渴吗?来,让静奴喂您喝水……」不知几时,姣婆静端着一个
  盘子上面放着一个装着清水的玻璃杯子缓缓地走了过来。
   「哇噻……」任天乐把从看巨乳虹胸脯的色眼转到姣婆静的衣着上,不看不
  知道一看还真的让他大跌眼镜呀,当然,他要是戴眼镜的话。
   就算他不跌眼镜见到姣婆静的打扮也会吸一口冷空气,屏住呼吸的。因为姣
  婆静的装束实在是太诱人啦,全身洁柔白晢不着一物全是光秃秃的,除了两指宽
  的皮革盖住三点上,她现在的玉身不缕一丝一袜,十足象一位淫荡的野性猫女。
   她扎着一个马尾在后脑稍上,摇来晃去的特显英姿气质,瓜子的小脸桃腮杏
  眼,尖翘的瑶鼻和鲜红的樱唇,白晢粉嫩的肌色,高耸圆实的酥胸,黑色的束脚
  高跟凉鞋配合她的指宽皮革装束,野性身段中带着放浪的诱人姿色,特别是两指
  宽的皮革紧紧的缠结在高翘的酥胸之下,把两团高挺立翘乳肉恰到好处压制,中
  间高挺的乳头正被黑色的皮带盖住,乳房的圆实轮廓在黑色的皮带下闪着雪白线
  条,深深的乳沟夹着一个铃铛,把这两团圆实的乳峰衬托得极具诱惑力,还有姣
  婆静的皮革黑带在她的耻骨间穿梭扣在高翘的臀部上方,两指宽的皮带刚好把粉
  色的唇肉从两边分开,并紧紧的罩住细缝中的小洞眼,随着她的走动皮带紧紧的
  勒住红嫣细缝,两片粉色唇片也被带动着轻微的颤抖起来,看着姣婆静的羞红小
  脸,吐着粗气如兰,这确实是让任天乐血液飞奔的主要原因。
   「主人,您不渴吗?让静奴喂您喝水吧……」姣婆静端起百合杯喝了一小口
  入檀嘴,然后掂起脚尖伸直野性的身段,把自己樱桃小嘴儿凑向任天乐那狂吞猛
  咽的大嘴上,不等任天乐同意就把檀嘴里的清凉唾液送入了男人的大嘴里。
   「啊,这是朱唇送水呀,太好了……嗯,不错,腥甜可口,主人还要再喝…
  …」被着这么一位性感惹火的野性大美女送水入嘴,不再来一次那才是有病哦,
  所以任天乐食不知厌的要求再喝一次。
   「嗯,好色的主人哦,您是在喝水还是在吮静奴的舌头呀……喔……」为任
  天乐再送上五次清汁玉液之后,姣婆静如饥似渴地喘着粗气说。
   「呵呵,没办法,谁叫静奴的口水这么香甜,还要,主人还要喝水……」任
  天乐舔了舔嘴唇坏坏地笑着说。
   「嗯,主人呀,静奴怀子里没有水了,要不,让管家叫玉奴来沐浴更衣……」
  姣婆静扬了扬青葱的玉手娇兰吐气地说。
   「管家?是谁呀?」任天乐兴奋之余更多的是好奇。
   「嗯,主人,是人家啦,您的欣奴……喂,我说姣婆静,你背错台词啦……」
  不知几时,身后走来一位旗袍服饰的高挑美女,她把长长的秀发盘起成高挽的云
  缵,束在她的后脑稍上显得花信少妇般的迷人风韵,她桃红娇美的瓜子面孔,尖
  挺的粉嫩瑶鼻,犹如石岩滴水般的粉色桃腮,红红的微翘嘴唇涂着水嫩的唇彩,
  挺直的玉颈粉白的肤色,丰满圆润的高耸酥胸把只裹住大奶子的旗袍撑得高高的,
  犹如巴黎铁塔一般的高高耸立在她的胸前着实让人耀眼,金丝结边的开口处正挂
  着两条柔软的胳膊,它们滑腻光洁,宛如两段脱水而出的玉藕,十指柔软纤纤羊
  脂白玉红甲,从高峰下来就是一片平坦结实的小腹,金丝般的旗袍束缚着她这纤
  细柔腰,随着她走动的步伐就象春季柳条摆水一般的轻盈优美,柳腰之下是一对
  被旗袍紧包藏的长腿,旗袍的轮廓之下可以清晰地看出一对雪白娇滑、笔直修长
  的美腿,从高翘的美臀上看不到有小内裤的痕迹说明玉女欣穿的是一条小得不能
  再小的蕾丝小内裤,它前宽后窄款式紧紧地包裹着她的翘臀与肥沃的阴户,玲珑
  浮凸,圆润高翘的美臀惹人遐思再想,配上她那让人无法呼吸的娇艳妩媚,白嫩
  娇美、雍容华贵的脱俗花靥风情,真的是没有一处不美,没有一处不令人怦然心
  动与着迷。
   「啊……欣妹呀,你……你太美了……美得让哥哥无法呼吸呀……」盯着这
  位美如天仙的高挑美女,任天乐所能表达的就只有一声声赞叹了。同时心里直叹
  能拥有她的垂青是这辈子最最幸福的事。
   「啊……老公……哦不,现在您是主人,人家是您的管家,喂,我说姣婆静,
  你的台词背错了,不是叫主人沐浴更衣,而是叫小玉送上热巾擦拭脸手,都排练
  了一个下午了怎么又出错呀……」看了一眼睁着鼓鼓色眼的爱郎后,玉女欣心花
  怒放转过头来向着姣婆嗔怪地说。
   「啊……不好意思,人家……人家被大鸡巴乐哥给吻得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
  了,所以……所以……」姣婆静本是霏红的小脸被玉女欣这么一说更是羞红难当,
  一抹红晕再次上染她的脸腮来。
   「那欣姐,我还要不要再继续扮沐姬呀……」一位头缠盘发身穿透光丝绸睡
  袍的高挑美女从浴室里走了出来问。
   「咦……这……这太诱人了吧……」随着这话望去,任天乐又再次地屏住呼
  吸来。
   没错,从浴室走出来的高挑美女就是小玉,这位年纪在她们中是最小也是最
  可爱的一位,她现在穿着一身透光的丝绸睡袍配上她一米六七左右的身高,柳腰
  间打了一个蝴蝶的花结束缚着这丝绸睡袍,轻盈飞散,仿如起舞,犹如T 台美女
  走秀一般的惊艳好看。
   本是清纯可爱的娇容随着她的盘发下更显得她就象一位新婚小娇妻一般,两
  条软如柳叶的小眉,一对弯如明月的单凤美眸,一只尖挺雪翘的瑶鼻,一张上薄
  下厚的浅红色樱唇小嘴,粉红的朌腮配上她这一付娃娃儿的娇容,真就是邻家女
  生的俏美模样。
   任天乐一路望下,从她光滑玉嫩的粉颈到盈盈可握的圆实馒头乳峰,这两座
  馒头玉乳长在小玉的雪白无瑕的酥胸之上,随着她嗔娇咛艳的缓步而来的走动,
  这两个看似不大却很翘的玉乳也跟着抖擞开来,特别是在透光的丝质绸缎睡袍之
  下,两颗鲜红的果实也随着迎风抖动,它们水一般的娇嫩肉粒正轻刮细磨着丝质
  绸缎睡袍的边缘,看着任天乐恨不自己的双手能变成这如水似雪般的绸缎,好好
  的揉捏小玉这两颗娇嫩的果实。
   一路望下来,任天乐看到小玉的小腹平滑光洁一点赘肉也没有,蝴蝶花结束
  紧的丝绸紧系着她的小蛮腰,深浅有致的肚脐眼正安静地睡在她的小腹中间,平
  滑光洁的小腹下便是稀疏浅色的毛发,它们正紧紧的贴在粉色的肉皮上安祥地睡
  着,两条修长光滑的美腿交叉行走着,粉白胜似雪的肤色美腿延伸到她的长短不
  一的脚趾上,在丝质透光的绸缎里更显修长光洁的美感,小玉这一沐姬的行头着
  实让任天乐欢喜兴奋,暗想:她这一付天仙般的装束与款款动人的诱惑,这那是
  在帮人家沐浴,简直就是要人家情不自禁的帮她沐浴好了。
   「嗯,小玉呀,你当然还要继续扮演这沐姬的角色啦……好啦,继续开演,
  现在由姣婆静这里开始……」玉女欣象一位管家婆但更象一位导演哦,她指手划
  脚地安排着她的戏剧,全然不理会任天乐那气喘如牛,热血都快要从鼻子里喷出
  来的样子,一心一意的在她的戏剧里排练演唱着。
   「嗯,好吧……人家开始了哦……嗯,主人,要不要静奴叫沐姬玉奴帮您擦
  脸洗手呀?」姣婆静又扮起了她的角色嗔羞地望着任天乐轻轻地问。
   「太美了……你们都太美了,美得让老公无法呼吸呀……」任天乐沉醉于眼
  前美女们的惊艳中,对于姣婆静在眼前的所问都没有听进去。
   「嗯,主人……主人……喂,大鸡巴乐哥,现在正排着戏呢,你有没有听到
  静奴说话呀?」见到眼前的帅气男生这两眼犹如牛眼一般盯着四周美色,那面色
  的痴痴表情说明这男生还沉醉于自己和姐妹的扮相中,心中不由的一喜一乐,可
  是戏还在演呀,不能这样浪费表情的,最精彩的还在后面呢,于是姣婆静用玉手
  推了推两把这看了痴呆的男生说。
   「啊……啊……怎么了?」被美女玉手推了一把后方觉惊醒失魂人,任天乐
  恢复了过来后望着一脸嗔怪的美女问。
   「唉,真是花痴的乐哥哦……怎么了,现在人家在演戏呢,你就不能入迷一
  点吗?真是的……」姣婆静嗔侃地调戏着眼前失魂的男生说。
   「嗯,我已很入迷啦,你看,你们扮装的真让我大开眼界呀,我看都看入迷
  了,太入戏了,呵呵……」看着几位大美女,任天乐心花怒放地笑着说。
   「嗯,只能是入戏不能这么快就入迷哦,后面还有很精彩的戏剧要你扮呢…
  …」
   「啊……还有很精彩的戏份吗?是什么戏份呀,透露透露一下……」一听到
  后面还有更精彩的戏份,任天乐就象猪八戒进了高佬庄一般,好奇而又着急地问
  了起来。
   「咯咯,只要你演好你的主人戏份就好了,后面你就静静的观看表演好了,
  好不好呀?」
   「哦,当然啦,好……好……我一定会好好的表演这主人戏份的,你快接着
  演吧……」任天乐早已是一付迫不及待的神情了,毕竟三天禁欲又让他看到如此
  绝艳的秀色美景,他不当场吐血已是有相当的功力了,为了看到更精彩的秀色场
  面,他压抑着兽血狂飙的欲望继续观看着美女们的卖力演出。
   「好啦,好啦……大家各就各位,时间不多了,趁现在我们好好地为英雄表
  演表演,好让他的欲火发挥到极致……好了,姣婆静,就从你这时开始,继续…
  …」玉女欣这位管家的身份更象是一位导演,她在按着无形的剧本进行着一场有
  条有理的指排演练。
   「啊……是……是……主人,要不要静奴叫沐姬玉奴帮您擦脸洗手呀?」姣
  婆静又扮起了皮革包身的野性的性感奴婢的角色道。
   「嗯……嗯……好的,要呀,我要呀……」任天乐猛吞着口水两只大眼就象
  要掉下来一般。就从他现在这付模样,不叫小玉为他服务都会跟你急的,所以姣
  婆静一开口时,他就迫不得已得露出色狼目光盯着小玉那如雪白玉般的绸缎身躯,
  这咽喉在猛吞着口水。
   「嗯,大鸡巴乐哥,你别这么急色好不好呀,害得人家都不好演下去了……」
  姣婆静看到任天乐那粗舌头的好色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卡!姣婆静,你怎么了,要按着剧本说呀……他是大色狼你又不是不知道,
  还管他什么样儿呀,你就做好你的份内工作好了,唉,真是的,这段戏咋就这么
  难演呢?看来我们在他的面前都没有表演的天份哦……」玉女欣在一旁大声叫道,
  但她的娇憨的模样更是对着姐妹们向着自己爱郎无法自制的情形无可耐何,没办
  法,谁叫自己的男人这么出色呢,自己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的限制她们了。
   「是……导演大人,人家继续……」姣婆静轻声说。
   「唉,不是导演,是管家,你要叫人家作管家,知道吗?」玉女欣纠正姣婆
  静的称呼道。
   「哦,是,管家大人,那开始吧……主人,您要不要沐姬玉奴帮您擦脸洗手
  呀?」
   「要……太想要了……快点吧……」任天乐才没有玉女欣那么严苛的排戏态
  度,他现在满脑子里全是美女们的春光倩影,如果不是想看更精彩的戏份,他早
  就想把这几位美若天仙,妸娜多姿的美人儿揽于怀里,好好的亲热一番了。
   「嗯,玉奴,主人叫要你用热毛巾擦拭脸手……」姣婆静转脸向着绸缎缠身
  的美女转呼起来。
   「哦……来了……来了……终于轮到玉奴上场了……呼……嘻嘻,大鸡巴主
  人,您要不要玉奴为您沐浴更衣呀?」小玉一面盯着任天乐那帅气的脸庞一面嘻
  笑地问着眼前男生问,虽说她这戏喜的笑脸可她的表情更象是在急盼促望着自己
  上场表演呢。年纪轻轻的美女小玉当然对着这种排戏的游戏更感兴趣,毕竟童趣
  的心态在她幼小的心灵占据更多的份量,玩儿的心态始终要比玉女欣她们几位要
  重得多,这不,一听到自己上场了,就立马的兴奋起来。「卡!」玉女欣又叫了
  起来,她果真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导演,稍有对白台词不对立马就喊了起来,就好
  象现在真的在拍戏一般。
   「啊……怎么了?欣姐?」小玉一脸天真兴奋加无辜的表情问,丝毫不知道
  自己错在哪里。
   「小玉呀,你怎么了?你现在要做的是帮主人擦试嘴脸,之后再问要不要沐
  浴更衣……」
   「啊……忘记了,一看到乐哥的俊秀的脸蛋,人家……人家心儿就嘣嘣地跳,
  乱得很呢……」小玉果然纯得可爱呀,这种傻得可爱的话她也好意思说出口,一
  点儿也不象一位在读的大一女生羞涩表情。小玉这么脱口而出地说出自己的感受,
  要不是说她是傻子就是天真无邪得可爱,自然,小玉不是前者。
   「哎……真拿你没有办法,重来吧……」对着这位可爱的小妹妹,玉女欣一
  点办法都没有,谁叫自己喜欢她的天真,喜欢她的无邪呢,更喜欢她这种对爱的
  直白。
   「欣姐,要不要把这擦手擦嘴这段对白去掉吧,人家……人家想跳过那一段
  直接拉乐哥去沐浴更衣,好不好?……」可爱的目光透出清澈思春的情欲,玉女
  欣又怎么好拒绝这位可爱妹妹的小小要求呢?
   「好……好吧……真拿你没有办法……去吧,去吧,都浪费了这么多时间了,
  就直接跳到沐浴那一段吧……」果然,玉女欣对着这位年纪小的妹妹一点办法也
  没有,只好依她所求满足满足她的单纯欲望吧。
   「哦耶!太好了,谢谢欣姐……」小玉开心地跳了起来,还向着大伙们做了
  一个『V 』形手势,单纯的小脸蛋透出无限的娇美,十足就象一位在大姐姐堆里
  长不大的小妹妹形象,单纯又可爱。
   「呵呵,这小妮子,好象捡到宝一般的开心……」「嘻嘻,真拿她没办法,
  谁叫姐妹们都宠溺着她呢,就随她吧……」「呵呵……看她美得小样,真羡慕她
  开心的笑脸呀,真好看……」几位年纪稍大一些的美女在一旁嘻笑着,她们也被
  小玉那种天真无邪的笑容感染了,一种清纯的可爱形象印在她们的心窝上,喜上
  眉梢。
   「……打断一下……」任天乐慢慢地举起手来。
   「这位男同学,请问你有什么事吗?」玉女欣又充当起导演的角色来,见到
  任天乐缓缓举起的大手后问。
   「那个啥……能不能直接跳过什么擦嘴呀洗澡的戏份,直接跳到床上欢乐的
  戏份呀,好不好?」任天乐就象一只饿犬似的盯着几根香喷喷骨头的大美女问。
   也难怪他,平时就是在花丛中玩嬉的帅哥,一连几天都在禁欲中渡过漫长的
  孤苦零丁的日子,一日如三秋,都三天了,这不成了三年一千八百多个日子了吗?
  这么长的孤苦零丁的日子,是时候去床上好好的大泄一番了吧?还玩什么沐浴更
  衣的戏份干嘛?所以任天乐才有些一问。
   「还说人家急,大鸡巴主人才急呢……都要跳过人家的戏直接进入高潮戏份
  呢……真是好色的大鸡巴主人……」小玉嘟起她那可爱的小嘴唇嗲嗲地说。
   「怎么了,主人,你很心急吗?你看,小玉多想跟你单独沐浴呀……」玉女
  欣气定神闲地看着气血倒流的任天乐和有些失望的小玉调侃地问。
   「废话,三天没近女色,欣妹,你说我能不急吗?那个……小玉妹呀,你想
  单独与哥哥沐浴还不简单,等这事过了,你想怎么浴就怎么浴,好不好?」看着
  心不在焉的玉女欣这么问自己,任天乐鼓着大眼干渴地吞咽唾液急忙地说。
   「啊……真的,哦耶……太好了,还是大鸡巴乐哥好……」兴奋的表情再度
  抹上小玉的粉嫩小脸上,开心得她眉开眼笑起来,一脸的兴奋小样就好象中了头
  彩一般快活。
   「真拿你没有办法……」玉女欣看了看小玉后转过头来看着任天乐郎当地小
  样回应着任天乐说:「呵呵,这样呀,也不行。」
   「啊……都这个样子还排啥子戏呀,直接进行主题算了……」任天乐真被玉
  女欣气得快要爆炸,见到玉女欣跟平常可不一样呀,明明知道自己已是热血攻心
  了,怎么还一付爱理不理的样儿呀,这不存心耍弄我吗?于是,任天乐急忙拉过
  玉女欣的白晢柔嫩玉手按在裤裆上,那里已经肿胀成一个大大的帐篷了。
   「哦……大鸡巴好硬嘛,不错,翘得这么高呀,真的是很想找洞钻了……」
  玉女欣收回按在裤裆上的玉手调笑地说。
   「呼,不可是……快点儿吧,进入主题吧,好让主人把这几天的欲火全发泄
  出来……」任天乐听到玉女欣这么『呼』地一声吐了一口气,至少自己现在的处
  境这管家婆清楚,听她这么说那就有戏了,于是心宽体胖的等待老婆的安排。
   「主人,就算是一个月没碰女色,就算你的大鸡巴顶到天上去,也不行……」
  又恢复到原样,玉女欣看了看几位性感妸娜多姿美女小脸后肯定的说。
   「啊……不会吧,这不是在害我难受吗?」看着这么火辣辣的性感女神,加
  上禁了这么几天的欲,现在竟然不能发泄,这当然是一件痛苦的事。任天乐象一
  位巨富一夜间不见全部家产一般,四方的俊俏脸蛋顿时象抽搐一般,五观扭在一
  起相当的痛楚。
   「呵呵,主人,你别急,不是说还有更精采的在后头吗?你现在看得是餐前
  点心,只能是慢慢的饱眼福,等到时机成熟了,那时才是你的大鸡巴英雄用武之
  地呢,别心急嘛,你看,还有一位美女没登场呢,你不想看一看吗?」
   「啊……餐前点心?还要慢慢等?这……这……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呀,你
  看……」任天乐露着痛苦的脸色望着玉女欣,并用大手按了按顶天的大帐篷哭哀
  着脸说。
   「嗯,欣妹知道,所以才要你忍上一忍,等到了时机成熟之后,你想怎么干
  就怎么干,你想怎么肏就怎么肏,现在呢,只能静静的看戏,等到你忍无可忍时,
  你的发泄机时间就会来了……」玉女欣蹲在任天乐跟前用着爱抚的眼色看着顶天
  的男人,她用着粉脸轻轻的磨蹭着任天乐的大帐篷委婉道来。
   她的语气中有一种同病相怜的味道,她那轻轻的磨蹭动作代表着她多少希望
  与期待,这是她从来没有做过的动作与行为,至少她不会看着自己给憋得难受而
  不让自己纵欲,至少她不会看着自己硬得难过而说那不着边地话,她有苦衷,或
  许她有……任天乐的大脑在快速的转动,一圈又一圈……好吧,我再忍一忍,看
  一看她们玩得是那一出的把戏。想过之后,任天乐给自己定下了计划。
   「呵呵,嗯,大鸡巴老公知道了……说吧,那位美女呢,她怎么还不出场呀,
  主人很是期待她惊艳的表演哦……」任天乐很温柔很温柔地抚摸着胯间美女这盘
  起来的云缵轻轻地说。
   「啊……老公……啊,不,主人……」玉女欣感动地抬起双眸望着这个顶天
  的男人满是感激地叫唤着。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欲望等着就是让自己把戏演完,就
  算那顶天的大鸡巴在自己的胯间强指着,就算大帐篷里的庞然大物在作崇,他也
  要强忍着难受让自己的把戏排完,他在强忍着痛苦就是为了就是满足自己呀,他
  多么的伟大呀,有夫如此,妇复何求呀。玉女欣美眸里早已渗入了珠光闪闪的泪
  花,她感动得一塌糊涂。
   「嗯,管家,能不能把最后一位莲奴也叫出来呀,主人想一次性看完五位美
  婢的好……」任天乐看了看玉女欣的美眸轻声地说,他轻轻抚摸着玉女欣的粉红
  小脸,任天乐也陶醉于玉女欣感恩的情里。
   「啊……是……是……主人,您稍等,咳咳……下面由陪餐圣诞女郎莲奴出
  场……」这次玉女欣没有看手中的剧本就对着客房喊了起来。
   「莲奴……莲奴……莲奴……」三位性感的美女在一旁的异口同声的欢呼着
  叫着同一个人。
   「圣诞女郎?莲奴……今天是什么节日吗?」任天乐好奇地问着身边的几位
  美女,见到她们个个神采飞奕,狡黠地坏笑着。
   「咯咯……傻瓜……哦,不是,主人,难道不是节日也不准有圣诞女奴吗?」
   「哦,不是……不是……」任天乐才不管得那么多,刚才只是好奇一问,他
  现在可是充满着期待呀,巨乳虹给自己一个惊喜,姣婆静也给自己一个惊喜,玉
  女欣和小玉的更不用说,可以说是一个艳字来概括。这次轮妖精莲,他很是期待
  着这位美女会给自己什么样儿的惊喜呢?
   门儿徐徐打开,从客房里走出一位全身都笼罩在红字里的绝色美人儿。她头
  戴大红的圣诞老人帽,圆锥的红色帽尾垂掉在她的银耳边上,顺着下垂的红帽子
  望去,就能看到她吊在玉垂上的一对闪烁的红色耳坠,随着她的走动这对耳坠也
  晃摇起来,两道金光红色也晃动起来,炫得她的俏脸红与粉白交替特别地好看。
   她长长的柳叶小眉如三月花杏,两道弯弯的明月笑芽正在美眸里绽开来,水
  汪汪的春眼里透出圣诞的红与热情,翘鼻杏眼,薄唇红腮,一路走来一路浅笑的
  娇媚,一对小浅的酒窝正印在她的桃腮里,让人感到酒窝恰到的可爱之处。粉嫩
  玉颈上挂着一串鲜红的钻石吊坠,不长不短刚好吊到两颗酥胸之间,一道深深的
  乳沟紧夹着这颗钻石吊坠,被灯光照耀之下这颗大红钻石吊坠折射几道光芒,闪
  着撩人的红色光泽。金边围绕的红色丝质乳罩刚好罩住这两座大乳顶峰,两片红
  色的丝绒刚好盖住雪白凝脂的玉乳上,让人不断的联想着这两片丝绒之下的无限
  春光。
   一条柳腰小腹平坦而结实,光滑而白洁,肚脐眼里藏着一颗红色珍珠,在娇
  精莲的一片雪白无瑕的腹地里闪光着,万里雪白一束红特别的显眼。款款走来的
  修长美腿耻骨上穿着一条红鲜丝质蕾丝内裤,紧紧地包住丰腴的美臀,两个高高
  弹起的半圆明月的臀峰,肉感十足,鲜红的缕光里隐隐约约能看到那倒三角的浅
  黑,挪动的浅黑下是一道鲜红花艳的细缝,一条不深不浅的缝隙里诱惑了多少男
  生的春光呀,雪白的美腿上只穿着一对高筒的红色皮靴,踩着猫步走着T 型台的
  步伐,硬质壳底随着走动而敲打着柚木地板,『嘀答嘀答』地在整个客厅里作响,
  象一把敲魂的神钟在敲打着好色的男生心灵上,顶着鲜红圣诞丝绒帽子,穿着三
  点红装的妖精莲一路走来,散发出她凸凹线条的美妙身面和那耐人寻味的红色诱
  惑,红色的光泽让人垂涎欲滴忍不住的产生无限联想。
   「啊……真的太美了,简直就是一位红色妖姬呀,太喜欢了……」任天乐对
  着圣诞红装有着情有独钟的喜欢,加上妖精莲一身的粉嫩肌色配合这套鲜红的诱
  惑装,又怎么不美呢?简直就是美死自己了,任天乐满怀欢喜的紧盯着。当然,
  这也玉女欣的精心安排才有的结果。
   「嗯,大鸡巴主人,莲奴好看吗?」妖精莲红颜露齿一笑轻声地问。妖精莲
  见到眼前这位自己喜欢的帅气男生这样失魂落魄地看着自己,好象自己这一身打
  扮都把他的魂儿都勾走似的,心里象喝了蜂蜜似的甜滋滋,小脸不仅心花怒放就
  边她的每一条血管都是欢腾。
   「嗯,好看,太好看了,你穿这一身圣诞三点式正是我喜欢的,太漂亮太美
  了……」任天乐一连说了几个漂亮太美,可见他对着妖精莲这一身装扮是多么的
  喜爱,对着这位红色妖姬打扮的妖精莲是多么的着迷。
   「大鸡巴主人,我们五姐妹都很美的,您看静奴,虹奴,玉奴还有欣奴,她
  们才是真正的美呢……」妖精莲知道自己不能老霸占这位让自己欢喜的男生,正
  所谓有福同享有乐同欢,从帅哥的神色上已知道自己的魅力所在了,就该把他让
  出来与姐妹一同分享。
   「嗯,你们都很美,美得惊艳,美得让我着迷呀……真的,你们五姐妹各有
  各的漂亮,各有各的魅力……」任天乐从妖精莲的娇艳身段收回来望向身边的四
  位美女,姣婆静的性感狂野的造型,皮革压抑下的是白晢丰满肉感的奔放;巨乳
  虹的贤淑装扮体现了她温驯多情的性格,花边衣领畅开的是她的玉乳豪情;小玉
  的缕丝缠身展示着她清雅绝轮的美与娇,轻纱细缕之中绽放着她的小女生温情;
  娇精莲的性感红装的妖娆风格,白里透红中所带出的是她极致的诱惑;玉女欣的
  金丝旗袍一露刚柔相济的打扮,时刻都洋溢高贵典雅的迷人风韵。五位大美女身
  材高挑玉立,窈窕醉人的身段,肤色玉脂白嫩,红杏瓜子粉脸,翘瑶陡立的雪色
  小鼻,性感娇嫩的樱桃唇嘴,修长笔直的美腿和那让人迷醉的娇艳风情,任天乐
  这才发现美女们各有各的美,各有各的风情呀。
   几位美女妸娜多姿,唇齿浅露,眉梢柳弯,月芽春风,桃腮红霏,浓情暖意
  齐齐满上娇美的瓜子粉脸,个个眉开眼笑的美女小脸上都现出两个招人喜爱的小
  酒窝,真有一笑百媚生的迷人春景呀。她们真美,美得堪比天上的仙女,能拥有
  她们的垂青,是我这一生中最最大的财富,你们让我着迷,让我失魂落魄,让我
  分不清东西南北,让我找不到灵魂出窍的门口,我太爱你们了,你们的红颜一笑
  足以让我三生有幸五世修福,谢谢你们,你们的一笑犹如三月的春风拂面,清新
  舒爽,芬芳怡然,真是醉人呀,现在的我就要象漂在空中的云海里,浮在太平洋
  的海面上,游在幸福的国度里,是你们给了我这种飘飘然的幸福感觉,是你们给
  了我这种神仙倦侣般的生活享寿,谢谢你们,我的女人们。任天乐在心里由衷感
  激地道,并报以她们五人最真诚的爱意眼神,让她们感觉到自己如火似炼般的深
  情浓意。
   五位大美女五朵鲜艳的花,她们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迷人的芬芳;五位美女
  五种不同风格的衣着打扮,轻飘浅柔中散发着极致的诱惑魅力;红颜一笑,即可
  倾城,这就是她们勾魂的魅力!
   艳女雯军团还没有上演就让玉女欣的姐妹们先上演了一出精妙绝伦的勾魂大
  戏,五位大美女的性感演出引发出任天乐最深层次的欲望,可惜,只能让任天乐
  观赏却不能让他泄欲,玉女欣这又是演得那一出呢?
   玉女欣说后面的戏份更精彩,这又从何说起呢?禁欲了几天的任天乐见到这
  销魂的五美女个自奴婢造型的展示,心中的欲火烧得更猛更烈了,那他该如何泄
  去心中这一团盛怒的烈火呢?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欲知后事如何,请接下回分
  解!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