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淫事之陈莉莉】(1)』

时间:2024-05-22 19:04:56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家庭

  第一章
   (一)? 楔子
   她叫陈莉莉,大学在一所三流大学里做班主任。淫事
   陈莉莉今年29了,莉莉是大学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剩女,就和许多剩女一样,淫事她的莉莉自
  身条件很好,天生丽质,大学婀娜多姿,淫事温文尔雅,莉莉顾盼生辉。大学
   然而造化弄人,淫事陈莉莉也只是莉莉在大学时那个青涩的年代谈过一次恋爱,然后
  去读研究生,大学然后稀里糊涂地找了一份工作,淫事没过两年,莉莉竟成了人们口中谈之色
  变的「剩女」!
   而别人所不知道的是,陈莉莉不仅是剩女,还是一个罕见的老处女。这个世
  界上,美丽的婊子到处都是,美丽的老处女却是万里无一。
   陈莉莉并不是性冷淡,她也有超越他人的极强的性渴望,然而就同我们的色
  文读者并不会真的去到处征服女人一样,陈莉莉也有着最基本的理智和作为淑女
  的矜持。
   每当夜幕降临,夜深人尽,陈莉莉的心中总有种说不出的寂寞孤单,她渴望
  那种充实的感觉,那种未曾享用过的感觉。
   也有很多时候,她觉得做班主任也挺有趣,挺刺激的:她班上的男学生看她
  的眼神里总是充满了欲望,有些男同事还毛手毛脚,她的心中常常在高呼:「来
  吧,操我吧,操死我吧!」
   然而,回应她的,只有可怕的回声……
   (二) 奇怪的长舌妇郑雅男
   一天上班,陈莉莉的精神出奇地好。到了办公室,只有另一个班主任郑雅男
  在,这个郑雅男,年纪已经四十左右,女儿都十八岁准备考大学了。可是她的嘴
  很毒,是个长舌妇,陈莉莉可喜欢听她讲学院里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了。当然
  啦,郑雅男最喜欢讲的还是那些男女淫乱的事情。
   郑雅男一见陈莉莉风风火火地进了办公室,就唠叨道:「哟,小莉来了啊。
  看你眉目生情,老实交待,是不是昨天晚上做……爱……了?」
   陈莉莉立即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说:「怎么会啊郑姐,男朋友都
  还没有呢……」
   郑雅男见套不出什么话来,又转移到其他话题:「知道么,小莉,王平之又
  要结婚了……」
   「什么?」陈莉莉很吃惊,王平之是学院里的副院长,陈莉莉刚进学院的时
  候还是他帮的忙,而且记得当时他刚娶了一个女硕士生,怎么这么快又……
   「真的,不骗你,而且这次是个女博士。听说这个王平之是个性爱狂人,一
  般女人都满足不了他,才两年时间,原来那个女硕士就让他给操烂了,而他在老
  婆以外还有数不清的女人呢……」
   「哦?」陈莉莉将信将疑。
   「原来有个大一女生找王平之帮忙,结果就被他给搞了,玩了四年,肚子都
  大了好几回呢。」
   陈莉莉心里一想自己也找过王平之帮忙,不禁有点心虚:「这么大的事情我
  怎么没听说过?」
   「嗨,这学校可乱着了,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漂亮的女老师倒贴富二代有
  钱学生你知道么?听说那个富二代后来开Party把那个女老师送给他的那些
  朋友们操了一天一夜,录了像,还照了好多照片,学校里都在传呢……」郑雅男
  接着说。
   「这个,太过分了吧……」陈莉莉说。
   「还没完呢……」郑雅男有点意犹未尽。
   「呃,你还是讲讲那个王院长吧。」陈莉莉插话道。
   「怎么,你也对他感兴趣,我看看你这身子骨耐得住耐不住他操……」
   「去你的,瞎说什么。」陈莉莉连忙打断郑雅男的胡言乱语。
   「这个王院长,他的事情真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堪称学院第一淫人。」
   「呵呵,有那么夸张?」
   「那是当然,他的鸡巴有那么长,将近二十公分啊!硬起来的时候有婴儿的
  拳头那么粗,像一根烧火棍!」郑雅男边说边用手比划:「真不知道他的裤裆怎
  么放的下。」
   「那么厉害,什么样的女人受的了……」陈莉莉心想这那么大的鸡巴插到自
  己体内能受的了么,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陈莉莉的反应郑雅男都看在眼里,她接着说:「还不止如此,他的性能力也
  非常惊人,几乎是想插多久插多久,有急有缓,深浅自如。根本不能用一晚上搞
  多次来衡量他的性能力,夜御数女简直就不是问题……」
   陈莉莉听郑雅男讲王平之的事情也不是第一回了,她憋不住问郑雅男:「你
  怎么会知道地那么清楚?」
   「你真想知道?」郑雅男压低声音悄悄说。
   「当然。」陈莉莉心想,难道你跟他也干过。
   「学院里跟他干过的人太多啦,所以我多多少少听她们说一些,不过有些话
  我也不好说太清楚。」郑雅男说。
   陈莉莉点点头表示理解,正准备把话题转开,没想到郑雅男又发话了:「就
  像赵玉老师……」
   「什么?她也……」陈莉莉听得差点下巴掉下来。赵玉是陈莉莉心中的典型
  淑女,矜持而又保守,她和她老公也是大家心目中的模范夫妻。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郑雅男意味深长地看了陈莉莉一眼:「别看赵玉看
  起来特文静,其实是闷骚。她跟王平之在很多地方干过,像学校教室,厕所,赵
  玉的口交技术特别好,还能玩深喉,而且特别喜欢撅着屁股挨操。最特别的,你
  知道么……」郑雅男看了一眼门外。
   陈莉莉听得入神,也贴近了郑雅男。
   郑雅男舔了一下嘴唇:「就是上次我们院里晚会结束之后,人都走光了,赵
  玉和她丈夫,还有王平之三个人,在学院大厅里玩了一夜的三人行!」
   「什么?她的丈夫怎么会同意?」陈莉莉心想今天的重磅炸弹真是一颗接一
  颗啊。
   「唉,小莉,这你就不知道了,上次不是还有个教授换妻被曝光么?」郑雅
  男端起茶杯来喝了口水:「刚开始是赵玉丈夫和王平之两人轮流操赵玉的骚逼,
  后来他们三个还玩起了三明治,就是两个男的一起干赵玉!」
   「什么?怎么个干法?」陈莉莉听得欲火焚身,急不可待地问。
   「就是一个干逼,一个干屁眼啊……」郑雅男解释道。
   「这样也可以啊,那后来呢?」陈莉莉心想,要是两个人一起干她是不是能
  受得了呢?
   「到第二天早上他们三个人又各自去上课,跟没事人似的。那个王平之在赵
  玉临上课前还把她拉到厕所干了一炮,丝袜跟内裤都被王平之给扯烂了,赵玉精
  液都没来得及擦就去上课了,上课的时候就穿了个套裙,一直夹着两条腿,就怕
  精液流出来被学生看到……」郑雅男一起讲了很久。
   陈莉莉一边听郑雅男讲一遍频频喝水,两条腿交织在一起磨来磨去,听到郑
  雅男讲完,连忙说:「对不起,我上个厕所。」说着急匆匆地奔到厕所里,蹲下
  身,褪下内裤,她的内裤底部早已经被淫水浸得湿透了。
   而郑雅男则留在办公室里流露出莫测高深地表情……
   (三) 一个老处女的三十岁生日
   陈莉莉一个人孤独地坐在办公室里,她从没有像今天那样疯狂地渴望做爱,
  渴望被狠狠地占有,抽插,蹂躏。
   今天是她的三十岁生日,作为一个剩女,她既高傲又有些自卑:「难道我真
  的没人要?」陈莉莉心想:「我丰满的奶子还没有人染指过,我的翘臀让那些韩
  国明星自愧不如,关键是我还是处女唉,这年头大家不都迷恋处女么?」
   其实并不是没有人约她,只不过约她的还是她的学生,叫周行健,他平时总
  喜欢跟陈莉莉玩些暧昧,发短信,打电话,看电影。陈莉莉不是很喜欢他,觉得
  他太轻浮,还太嫩。更重要的是她知道周行健不过是个花花公子,想找个美女上
  床罢了。
   「不过今天晚上,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就让他得逞吧……」陈莉莉作出
  决定。
   晚上陈莉莉如约来到周行健订好的酒店包间,包间里的氛围就像一切唯美的
  言情小说里写得浪漫(也许酒店就是按照小说的描写布置的)。
   陈莉莉笑盈盈地看着已等候许久的周行健,他看上去很有信心,叼着玫瑰,
  斟好了红酒……
   在昏黄的烛光下,周行健看起来还是不错的,高大英俊,一表人才。
   「不知道他下面行不行?」陈莉莉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她说:「帅哥,谢
  谢你的盛情款待哦……我也会尽量满足你的……」说着抛过去一个颇有挑逗意味
  的眼神。
   周行健连忙跑上去献殷勤,递上鲜红的玫瑰,并为陈莉莉拉好座椅,请她坐
  下,陈莉莉很淑女地任其摆布。
   周行健举起了酒杯,说起了祝酒词:「莉莉姐,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
  快乐。」
   陈莉莉很礼貌地接受了周行健的祝贺。
   周行健又斟上了一杯酒,酝酿了很久,两眼注视着陈莉莉,郑重其事地说:
  「莉莉姐,你知道么?你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我……爱……你……」
   陈莉莉心里乐开了花,摆摆手说:「干嘛说那么多,喝酒罢。」
   说着她端起曲线玲珑、晶莹剔透的郁金香型酒杯细细把玩,轻轻摇曳,凝视
  着玫瑰色的酒汁泛出凝脂般迷人的光泽时,在酒杯中,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美丽的
  身体,她的身体何尝不是一样的美丽。
   旋晃着酒杯,扬起酒香,陈莉莉屏住呼吸凑上去,深深地吸口淡淡的芬芳,
  又轻轻地啜上一小口含在嘴里,细腻滑爽的甘露在唇齿间颠来荡去,纵然入喉后
  仍余味绕口,此时此刻,陈莉莉似乎忘记了尘世间的不快。一切美好的回忆慢慢
  浮现在眼前,在生命里轻柔地燃烧。
   周行健呆呆地看着陈莉莉,仿佛已经痴了:那迷人的湿润鲜红的双唇,品尝
  起来不知是何种滋味替自己口交的时候是不是像品酒一样美;纤细的玉指,堪堪
  端着酒杯,优雅而又端庄,这玉指举起自己粗鲁的鸡巴又会怎样;高贵的礼裙包
  裹着的身体是不是也像这晶莹剔透的酒杯一样凹凸有致,征服起来又有怎样的快
  感……
   陈莉莉不管不顾周行健情欲的目光,一杯接着一杯,自顾自的喝酒。很快,
  她的眼神开始渐渐迷离,扭动着身体,一只手甚至习惯性的伸向了下体。
   也不知什么时候,周行健已经做到了陈莉莉的身边:「我来帮你……」他在
  陈莉莉的耳边轻轻地吹着热气。
   这微微地热气骚动着陈莉莉的耳蜗,就好像有一百只爪子在她的心上挠着:
  「哦……受不了了……不要这样了……」
   周行健轻轻地咬住了陈莉莉近乎透明的耳垂,灵活的舌头轻轻地舔弄。那既
  酥又麻,略疼还痒的感觉,几乎击碎了陈莉莉的心防。
   而周行健口中呼出的越来越粗重的热气,几乎点燃了陈莉莉深深埋藏的欲望
  的种子。
   陈莉莉扬起优雅的脖颈,痛苦而令人心碎地发出悠长的呻吟:「啊啊!」
   她的欲望已经燃烧到了极点,她最大的渴望是脱光衣服跑到大街上,被每一
  个男人强奸,「啊……每一个……屠夫,乞丐,残疾,侏儒……都来操我吧……
  撕碎我的裙子……揉烂我的奶子……插暴我的贱逼……」陈莉莉的心中在痛苦地
  呐喊。
   然而,残存的一丝丝理智却是她一把抓住了已经摸入她晚礼裙下摆的大手。
   「他还是太心急了,要再温柔一点,我甘愿被他操死。」陈莉莉心中默想。
   「对不起,今天有点失态了。」陈莉莉似乎又回到了以往的端庄淑女,朝周
  行健浅浅一笑。
   「妈逼,一个骚逼还装纯洁!」周行健心里面愤愤地骂着,一边盘算着是不
  是要不顾一切地强奸陈莉莉。
   陈莉莉很快站起了身,深深吸了两口气,熊熊燃烧的欲火被强行压了下去。
   「嗯,今天谢谢你,我的生日过得很开心。」
   眼看陈莉莉起身要走,煮熟的鸭子眼看就这么飞了,周行健不免心中着急,
  他连忙说:「老师等一等,要不我再喊几个同学一起来玩吧?」
   「无趣,实在无趣,周行健看来只是一个靠衣服架子泡妞的人。」陈莉莉心
  里想道,嘴上却说:「喊他们一起来玩我么?呵呵,我今天累了,先走了。」说
  着就走到了门口。
   突然,一个恐怖的念头涌上了心头:「难道,我就要这样做三十年的处女了
  么?」心中不禁一丝酸楚,她回过头去,只见周行健正痛苦而又不知所措。
   陈莉莉暧昧地笑了:「小帅哥,我在逗你玩呢……今天晚上,你可以从我身
  上得到所有你想要的。」
   周行健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陈莉莉:「真的?」他的眼中重新燃起欲望的火
  焰,仿佛又成了一头凶猛的野兽。
   「没用,真是没用!」陈莉莉心中悲哀地想到道:「难道就把处女身献给这
  样一个人么?唉,就这样吧……」
   陈莉莉挺了挺胸膛,让她的胸脯显得更加圆满动人:「当然!」
   周行健猛然一把抱起,扔到桌上。然后庞大的身躯压了上去,桌子发出咯吱
  咯吱的响声。他粗暴的揉着陈莉莉胸部的双峰,他等待这一天已经太久了:「这
  奶子实在太美了,真想揉碎它。」周行健一边想着,双手不知不觉又加大了力。
   「哦……好棒……」陈莉莉痛苦地呻吟,她喜欢这粗暴,下体又流了一片淫
  水。
   听到陈莉莉动情的呻吟,周行健的鸡巴又胀大了两圈,他粗暴地撕扯着陈莉
  莉身上的礼裙。
   「哦……不要……衣服好贵的……有拉链的……」陈莉莉惊呼道。
   「不要紧,我赔你!」周行健沉沉地说,他喘着粗气,身下的大鸡巴几乎要
  爆炸了。
   只听「嘶」的一声,礼裙被撕开一个大口子,随即被摔到了地上。陈莉莉珍
  藏了三十年的玉体横陈在周行健面前。周行健来不及吞口水,又撸去了陈莉莉身
  上的胸罩和内裤。
   一个粗鲁的老农,面对高贵的艺术品时只有占有的欲望而不懂得好好地欣赏
  这稀世珍宝。此时的周行健就是这样,他快速脱掉自己的衣服,扑到赤裸的仙女
  身上,只有「插!插!插!」这一个念头。
   陈莉莉的心中也在暗暗叹息,随波逐流吧……
   周行健的手指粗暴地捅向陈莉莉的阴道,惊讶地问道:「你还是处女?」
   陈莉莉心中不快,暗想:「处女怎么了?」她不耐烦地说:「要干就快点,
  别娘们!」
   周行健将粗壮的大鸡巴狠狠地顶在了陈莉莉阴道口,心里不断冷笑:「你这
  个贱逼,老子今天就破了你的处!」正想着大鸡巴用力刺了进去……
   「啊!」陈莉莉发出了惊天的浪叫。
   不过周行健的大鸡巴居然滑门而出,没能插入花心。
   「妈逼!」周行健心中暗骂,再次将大鸡巴瞄准了桃源洞口,再一次发力!
   「啊!」这一次惊叫的是周行健,也许是陈莉莉的嫩逼太紧了,尚未经历过
  人事,周行健的大鸡巴再次过门不入,而且……周行健只觉得鸡巴剧烈的灼痛,
  一股股的精液也缓缓流了出来。
   看到周行健居然早泄了,陈莉莉捂着嘴偷笑。
   周行健心中恼火,居然在一个美女,一个等着挨操的处女面前丢了人。他深
  吸了一口气,期待鸡巴雄风再振。他并不知道,他的海绵体已经受了伤害,所以
  鸡巴发出了抗议,拒绝再抬头。
   鸡巴越是不行,周行健越是恼火,他怒视着陈莉莉,光用目光就强奸了她无
  数回,毕竟这样的良机千年等一回。
   又过了很久,陈莉莉见周行健没了希望,笑着穿好了内裤胸罩,她觉得今天
  周行健的表现已经值回票价了。
   二十年间御女无数的周行健今天居然阳痿了,这真是咄咄怪事。距离破处只
  有一步之遥,然而一个高大英俊的汉子阳痿不举,面对绝世美女却无法插入,实
  在是可笑至极。
   陈莉莉裹上了被周行健撕坏的裙子,跑出酒店,一路上大笑着,不顾周围人
  诧异的目光,他们以为世上又多了一个疯子。
   没有人知道,她的笑中带着泪,疯狂中包含着寂寞与苦闷,无奈和悲伤;没
  有人知道,她只想快点回家,脱光衣服疯狂地手淫,就这样度过悲哀的三十岁。
   同样的,陈莉莉也不知道,几个混混打扮的人已经悄悄跟在了她的身后……
  ?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