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妈做被看到了】『【红韵 下】』

时间:2024-05-22 19:13:00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职场
  一天,红韵下玉郎因为一笔旧数要收,红韵下便亲自前往金陵的红韵下钱员外家走访。然而去到那里,红韵下才知道钱员外已经病故。红韵下及至钱夫人出来见面,红韵下和老妈做被看到了俩人都吃了一惊。红韵下原来这个年轻的红韵下钱夫人,竟是红韵下当年在红韵等四人和玉郎在客栈床会的女人之一的惠兰。当年惠兰被钱员外收为偏房,红韵下然而不到一载,红韵下员外和安人都相继过身,红韵下现在家中 剩惠兰及两名一二十岁的红韵下丫环。靠收店租为生。红韵下
惠兰留玉郎在她家住下来,红韵下玉郎欣然点头说谢。
那天晚上,玉郎在外头喝了一点酒,带着几分醉意来到他的房间。惠兰早已在房里等候他了。
玉郎拉住她的手说道:”惠兰,多年的被窝凉不了,今晚可否舆我同枕共叙?“惠兰笑着说道:”玉郎哥哥,我这不是来了吗?“玉郎伸手摸向她的酥胸,说道:”丽妹,你还可以像过去那样和我一亲肌肤吗?“惠兰妩媚地说道:”玉郎哥,你是替我开苞的男人,你想玩哪儿,俺都心甘情愿让你玩呀!“惠兰儿温顺地说着,手伸到他的裤里掏捏,那阳具还没勃起来,玉郎轻轻抚摸她的颈项,笑着说道:”你真是好乖肉儿!“惠兰望着玉郎说道:”玉郎,你那时一个男人应付我们四个姐妹,现在还有当年的雄风吗?“ 玉郎笑着说道:”你放心,一定让你欲仙欲死哩!“惠兰道:”不单是我呀!绣芳和迎春是我从小带大的丫环,我想你替她们开苞。一来让你更尽兴,二来有你堵住她们的口,就不怕她们口疏嘛!“玉郎笑着说道:”好的。你快去叫们她们吧!今儿一起乐一乐!“惠兰道:”好!俺这就去叫她,先叫绣芳好不好呢?“玉郎笑着说道:”何不俩个丫头全叫来一起快活?“惠兰道:”你能一下子对付我们叁人吧!“玉郎笑着点了点头。
惠兰说道:”好吧,我这就去对她俩说说。“此时,绣芳与迎春都还没睡,正在洗脚。惠兰儿一进门,就把绣芳叫出去。
”这麽早就去,迎春妹儿还没睡呀!“绣芳疑惑地说:”这一来,不就让她也知道了吗?“”不打紧,段大爷已经答应收用你们俩了。他叫俺来说一声,主播视讯大秀要你们俩这就一起去後边说话儿。“绣芳说道:”好吧!我去叫迎春妹儿。大姐你先别走,好歹领我们俩进屋,要不然还羞死人哩!“惠兰笑着说道:”好吧,俺等着。“迎春还弄不清究竟是甚麽事,就被绣芳一把拉着走。绣芳不让她多问, 一个劲地说:”段大爷找我们俩说话,快去吧!“叁个女人进屋时,玉郎正横躺在床上。他今夜十分舆奋,有处女让他开苞,当然是特别舆奋。
”玉郎哥哥,她们姐儿来了。“惠兰说。
”都过来吧,坐在这儿说说话。“玉郎招乎她俩到床沿坐下。他一边手搭在一个丫头肩上,笑着说:”你们都愿意侍候我吗?“绣芳知道,连忙说:”多谢段大爷厚爱,我们姐妹俩愿好好的侍候段大爷。“”乖肉儿,你们都是好乖儿。今儿我们一起乐乐,你们就看着惠兰如何侍候我的,待会儿你们也照着做吧!“玉郎说着,就招手叫惠兰过来坐在他的膝上,伸手在她的胸口抓捏起来。
”玉郎哥,我替你脱了衣裳吧。“惠兰娇声说。
”对呀,我们全脱光吧!“玉郎朝两个丫环挥了挥手。惠兰最快脱得赤溜溜的,脱完就替玉郎脱。两个丫环迟疑片刻,也缓缓解开她们的衣裙。迎春已完全明白来这儿干甚麽了,她早先已隐约预料到会有这麽一天。
一男叁女全都一丝不挂。房里燃着火盆,银烛高烧,满屋春色,让玉郎心醉神迷。他摸摸这个的屁股,捏捏那个乳房,一会儿抱住这个,一会儿又搂住那个,情兴勃发。房里一片嘻戏热闹,拘束的气氛一扫而尽。
惠兰抚着男人的大阳具,用樱桃小嘴吸吮着龟头。玉郎让惠兰用手、木明希中文字幕用口玩弄他的阳具。他自己一边胳膊搂过一个丫环,在她们全身上下其手地尽情把玩。
惠兰儿已春心发动了,斜着媚眼儿说:”姐儿们,你们见到了男人的肉棒儿了吧,瞧它多强壮!“玉郎手握阳具在惠兰儿眼前抖晃几下。他笑着说道:”待会儿它还会更长更大哩!今儿定叫你们个个肉洞儿升天!“惠兰突然浪叫道:”玉郎哥,别顾着说话了,俺下面好难受呀!“
玉郎笑着说道:”瞧你这骚浪劲儿,都等不及了!绣芳,你去舔一会儿她的骚洞儿吧!待会儿我让你们瞧瞧,我的肉棒儿是如何耍她的!“绣芳顺从地爬在惠兰儿大腿上,把嘴伸到她的阴户舔弄起来。弄得惠兰浑身颤抖,淫水直流。她又叫道:”玉朗哥,俺受不了啦!快给我吧!俺从里面痒出来了!“玉郎终於抬起惠兰儿的双腿,把龟头顶在她的阴户洞口上,一挺就整条进去了。他的阳具太粗大了,把两边的阴唇胀得鼓凸起来。他兴奋地说道:”惠兰,十年没和你相好了,你的肉洞儿还是那麽紧窄,真令人销魂。
“啊!玉郎哥的肉棒儿真大,胀得我都快裂了呀!”惠兰儿嘌叫了一声。男人开始抽插。每次推进,阴唇鼓胀,每次抽出,阴户的洞壁嫩肉红艳艳地被拖翻了出来。看得绣芳与迎春两个丫环目瞪口呆。她们还从未与男人性交过,很难想像那情景女人或不会痛苦。阳具那麽粗长,不要命地猛插狂抽,女人怎麽会不痛呢?然而,她俩都分明看到惠兰正在有节奏地耸摆肥臀,迎着男人的抽插。她一边呻吟,一边哼叫不已。
又弄了一会儿,但见惠兰浑身筛动,下体抽搐着,喉咙里也发出“ ”的声音。她已泄身了,升天了。
绣芳看得出神,心想:原来男人会让女人这般快活。迎春也春心已动,心里直想:早知这麽美妙,就该勾个男人弄弄了。
等到惠兰儿的高潮已退,周身酥痒止息下来後,玉郎才抽出阳具。一滩淫水,从红艳艳的肉洞里涌出来,床褥都湿了。
两个丫环见到,那阳具越发粗长,依旧坚挺无比,龟头红得发亮。玉郎笑着对她们说道:“你们俩看到了吗?这肉棒儿能让你们女人欲仙欲死呢!好啦,接着就看看我怎麽玩她的另一个洞儿,嘻嘻!”
惠兰连忙说道:“玉郎哥,今儿她们姐儿都等着,省些劲儿去弄她们吧。俺这後门儿留着改天再让爹玩,反正俺这不值钱的身子到处都得让哥玩的。你说好麽?”
惠兰儿在娇声细语时的样子很疲倦,也有几分楚楚可怜。玉郎也不好强求,他心里也一直惦着绣芳和迎春。这两个丫环今夜还等他开苞呢。
“也罢!你休息一会儿吧,我的乖肉儿!”玉郎在惠兰儿的脸蛋上亲一口,接着对两个丫环说:“你们俩谁先弄呢?”
哪个先开苞,对他当然是无所谓的事。可他故意这麽问,纯属逗乐。
惠兰说道:“俺看还是绣芳姐儿先。”
“对呀,大的先来。”玉郎应声说道:“迎春,你也在一边帮点忙吧。”
迎春问:“段大爷叫俺帮啥忙呀?”
玉郎笑着说道:“你弄她的奶子,用嘴舔。”
玉郎叫绣芳横躺在床边,双腿垂到床下。他自己蹲在床前,张开她的双腿,仔细瞧着绣芳的阴户。那阴户长了很多毛,小阴唇特别长,两片合得紧紧的。西门厌用手分开阴唇,但见阴缝里红艳艳的,已沾满了亮闪闪的淫水。
他将口凑了上去,又舔又吮,弄得绣芳下体乱扭,娇喘不止。男人的胡须磨擦到她的敏感部位,奇痒无比。更要命的是,一对乳房被迎春又摸捏又吮吸,又吮吸又卷舔,弄得她连魂儿也飞走了。
“玉郎哥,绣芳姐儿一定想要了。”惠兰提醒男人开始行动。
玉郎站起身来,将绣芳的双腿前曲,让阴户抬高,更加凸现出来。他手握阳具,龟头在她的阴缝上刮来擦去,不时 上那一粒小小的阴蒂头,刺激得绣芳浑身颤抖,肌肤都冒出了鸡皮疙瘩。她还很敏感。
她的阴户口太细小了,还没有黄豆粒大,水灵灵的。玉郎将龟头顶在洞口处,往里面一塞,不料即被滑一下就歪到旁边去了。再扶准龟头往里塞,又是滑掉了。如此弄了几回,还没有让龟头塞入洞里。
显然,她的洞口太小,又未经人道,而他的龟头又如此硕大。玉郎弄到性起,乾脆用手拨开她的阴唇,龟头顶在洞口处,奋力一挺。 听见“哎呀”一声大叫,龟头已进入阴户里面。绣芳痛楚难忍,紧咬牙关。好在她已有心理准备,忍住泪不掉出来。
玉郎顿了一顿,见她不再叫痛,就缓缓地继续将阳具挺进去,一会儿,六寸多的大阳具就绝大部分全进去了。他静着不动,享受处女阴户的紧窄与柔暖。洞壁上的嫩肉儿在微微搏动,包住阳具,热乎乎的十分舒畅好玩。
约莫过了一刻钟, 见绣芳脸上的痛苦表情已消失了。她的口角还透着一丝春意, 着俏眼儿,下身在轻微地扭晃。那样子在向男人透出一个讯息:她已过了破身之痛苦时刻,现在正享受到阴户被充实的美感了。
玉郎已玩过好几个处女,自然经验到家。他便开始徐徐抽送阳具,深入浅出。他这麽一动,大阳具便紧贴阴户洞壁的嫩肉拖研,一阵阵快感传向绣芳的全身。她不由自主地耸动下身,迎合男人的抽送的动作。
“瞧!绣芳已晓得快活滋味啦!”惠兰在一边舆致勃勃地说。
“小肉洞儿真紧呀,肉棒头都被包得紧紧的!”玉朗兴奋地开始加快、用力抽插着女人的肉体。才几下,绣芳便欲仙欲死,进入如痴如醉的境界。她还不会哼淫词浪
调, 是呻吟不绝,不住地耸动屁股。
“她去身子啦!”惠兰在说。
“可不,她花心儿在吸我的肉棒头呢!”玉郎兴奋地说。
“现在该轮到迎春姐儿了。”丽笑着对迎春说。
“我……我怕呀!”迎春羞红了脸,她不敢正眼看玉郎从绣芳的阴户里抽出来。染满血迹的大阳具。那东西是那麽粗大!
“怕什麽呀!你快帮大爷肉棍上的血抹净吧!”惠兰儿咯咯笑了。
迎春低着头握住玉郎的肉棒轻轻揩拭,嘴里说道:“这麽粗大,我怕会痛死了!”
“哎哟!痛也 是一阵子而已,过後就不晓得快活啦!刚才绣芳姐儿不是也一样,你看她现在多陶醉!”
“乖肉儿莫怕,大爷会疼你的。”玉郎上床搂住迎春,手握住她的丰满的乳房搓弄着,瞧你这肉儿多迷人呀!我早已喜欢你了呀!“玉郎说的是实话。相比之下,迎春虽年小四岁,但长得更浮凸玲珑,一对乳房比年长四岁的绣芳更大粒、更尖挺。玉郎刚才早就注意到了。
”瞧你这小肉缝儿多肥美,流出这麽多水儿啦!“玉郎的手在迎春的阴户上抚弄。他笑着说道:”心里想要肉棒儿了,又不敢说出来,对不对呢?“迎春的脸儿红得像煮熟的虾蟹。於是他淫笑着,将她平放在床上,抬高她的双腿,让她的小阴户肥鼓鼓地凸出来。
”你瞧它长得多迷人!“他对惠兰说道:”可不是吗?像个初熟的水蜜桃,嘿,我就爱弄这水可爱的蜜桃儿!“大龟头在水蜜桃的裂缝上挑弄几下,即对准洞口奋力一冲, 听见”哎呀!“一声凄厉惨叫。阳具竟已整根插入。迎春几乎昏过去了,眼里充满了泪水。狭小的阴户剧烈地抽搐着,玉郎让她夹了好一会儿,才开始不紧不慢地抽送。他感觉到迎春的下体在瑟瑟地颤抖着,阳具在一堆热乎乎的肉里深入浅出,心里油然生出开征服处女的那种开山劈石的快感。
迎春回复知觉时,阴户是火辣辣的。渐渐地,她的痛感掺入了酥麻。淫水也源源不断地渗出,混合着缕缕血丝。唯一能让她感到舒服的,是龟头穿刺着肉洞的每一瞬间。龟头 触到子宫,又再抽提出来,仿佛整个阴道都被拖出一般。她觉得龟头刮着她的腔肉,带来阵阵酸麻的感觉,那感觉是从未有过的,但令她周身舒爽。她很快也进入了高潮的状态。玉郎加快抽插了,每一下都用足气力。他自己也进入了亢奋状态。
迎春不禁扭动着下体,将屁股有力地耸起来,迎合男人的强力撞击。玉郎沉浸在无边无际的快感之中。他拼命将阳具插到根,紧顶着迎春的阴户,让龟头在花心里研磨。阳精终於破关而出,强而有力地直射入迎春的肉体深处。
梅开一度,迎春那洁白的阴户已经有点儿红肿了,那白里泛红的阴唇里饱含着一口红白色交融的浆液。玉郎也不忍心再加摧残。他把很快又硬起来的阳具插向惠兰毛茸茸的肉洞,记得她初夜让玉郎开苞时,还这时稀疏的一撮,现在却已经是黑毛拥簇了。
玉郎却越战越勇,惠兰却因久旷房事,显得很不耐插, 好又要求转移阵地,最後由终於绣芳来容纳和吸收火山溶岩。
次日清早,绣芳和迎春先起身做家务,玉郎又和惠兰在床上缠绵,惠兰经历经多年久旱,这时才得到甘雨的浇灌,此刻她的下体饱含琼浆玉液,紧紧地把玉郎搂住不放。
玉郎问惠兰可否知道小倩和香香的下落,惠兰道:”当年妓院他迁,我们叁人遂知舆你再难相会,香香首先出家为尼,小倩则嫁给城外的一户裁缝。“玉郎道:”当年我迟了一步,错过了接你们回去的机会,现在看来 有你可以和我重温旧梦,不知你愿意随我回去呢?“惠兰说道:”玉郎哥不嫌弃奴家残花败柳之身,我已感激不尽,虽然我也知道红韵姐姐的海量,但是随你回去,实在诸多矛盾及利害要顾及。我已经把两个贴身丫环的身体也交付舆你了,如果你让我们在这里继续习惯地生活下去。而偶然来小住同乐,岂不也是一件乐事呢?“玉郎见惠兰所说也颇有道理,遂也不加勉强,却又提起小倩和香香。惠兰望着他笑着说道:”你们男人真是贪得无厌,昨晚刚让你一箭叁雕,又想得珑望蜀。“玉郎说道:”小倩和香香已经各有归属,我并不敢存有幻想,然而我实在非常挂念她们,那怕 见一面,也足予慰我平生。
惠兰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你这等痴缠,我也奈你无何。她们其实和我素有来往的,今天就叫两位丫环代为通传吧!”
当天午後,小倩就跟着丫环迎春来到了,入门之後,她一眼就见到玉郎,不禁大吃一惊,她转身就想离开。惠兰把她拦住,说道:“小倩姐姐,我也不赞次 你来的,但是玉郎哥坚持一定要见见你,既然你一场来到,我可不能让你不掉一根羽毛就走,况且你已经知道我和他的事情,总得留一点保证才能让我安心呀!”
小倩骂道:“死惠兰,自己偷吃还不够,硬要拖我下水。”
玉郎说道:“小倩姑娘,我真的想见见你的面,并无别的意思啊!”
惠兰笑着说道:“旧情人相聚,怎麽可能 是见面那麽简单,小倩姐姐,我已经算准你今天既非月事,又是不易受孕的日子,你别推托了,快和玉郎哥重温旧梦吧!
小倩气得直跺小脚,她不甘心地对惠兰说道:”就是什麽事,也是我和玉郎哥的事呀!你还站在这里干什麽嘛!“惠兰笑着说道:”你肯留下就最好了,小妹我立刻就耪避了。“惠兰一说完,就像脚底揩了油似的,一溜烟退出去了,还顺便把房门带上。小倩追过去拴上房门,然後回到玉郎身旁,含情脉脉地望着他低声说道:”玉郎哥哥,天色不早了,我还要在天黑之前赶回去哩!“说完含羞答答地扑到玉郎怀里。玉郎这时已经顾不得怀里的女人是别人的妻子,他双手捧着小倩的脸儿深情地一吻。接着,两人迅速宽衣解带,脱得精赤溜光。搂成一团倒在床上。玉郎一句话也不说,已把他的肉茎塞进女人的阴户里。
小倩显然已经生过孩子,她的下面比以前宽松了,然而肌肤仍然细嫩幼滑。一对乳房更是饱满可爱。到底因为她曾经也是玉郎开的苞,所以虽然离别多年,仍然和玉郎旗鼓相当。她和玉郎翻云覆雨,兴致勃勃地在床上尽兴交欢。直至玉郎在她身上泄精,仍然紧紧抱住,诉说离情别意。
这时惠兰从後房开门进来,笑嘻嘻地说道:”小倩姐姐好功架,玉郎哥刚才旧地重游,一定乐不支,回味无穷呀!“小倩骂道:”你这鬼头鬼脑的贼女人,竟藏在後房偷看。“惠兰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她依偎在玉郎身边说道:”谁叫你这麽绝,一来到就要将玉郎哥哥霸占呀!“小倩道:”谁想霸占你的玉郎哥呀!是你自己拉我下水嘛!我现在就回去了。“小倩说着,就要从床上爬起来。玉郎连忙把她搂住,他说道:”小倩你躺多一会儿啦!天黑之前一定让你回去的。“小倩没有争扎,玉郎左拥右抱着两位故欢旧爱,正在畅叙离别衷情。迎春突然敲门报说圆圆师太已经来到。惠兰立即吩咐带她过来。
玉郎和小倩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惠兰起身穿上衣服,她笑着说道:”你们不必惊慌,先到後房稍避,我自有妥善安排。“小倩和玉郎赤身裸体地避到後房,并在门缝偷看。
不一会儿,绣春带了一位年轻的道姑进来,然後又关门退出。玉郎一眼认出,来的正是当年让他开苞的香香姑娘。虽然事历多年,然而香香仍是貌美如旧。
惠兰上前拉住香香,两人竟搂抱起来,接着宽衣解带,脱得一丝不挂。爬到床上,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玉郎见了不禁觉得十分奇怪,但是他转念一想,就知道这就是所谓女孩子家的”假凤虚凰“了。
这时香香的头朝内躺在床上,惠兰则脸向外趴在香香身上,俩人互相用手挖弄着对方的玉户。香香的视线刚好被惠兰遮挡,所以玉郎也放心探头出来看热闹。
惠兰向玉郎招了招手,又打了个手势。玉郎立即轻手轻脚地走出来,他手持粗硬的大阳具,往香香的肉洞一插而入。香香立刻发觉有异,她推开惠兰,争扎着坐起身。见到玉郎已经和她合体,不禁惊叫起来。但是她并没有推拒,反而把男人的身体紧紧地抱住。玉郎也不多说什麽, 把肉棒往香香的玉户狂抽猛插。此时无声胜有声,过了一会儿,已把香香送至物我两忘的景界。及至玉郎在她肉体里精液疾射,香香犹如久旱逢甘雨似的,两条藕臂将将玉郎紧紧环抱。
云消雨散,小倩也从内室走出来,叁女赤身裸体地和玉郎诉说离情别意。惠兰吩咐丫环摆上酒菜。小倩因为已有家庭,不得不先回去了。香香就留下来和惠兰继续陪玉朗过夜。惠兰吩咐绣芳和迎春两位丫环也脱得精赤溜光,在旁伺候。
一时,若大的房间里春光四射,肉香横溢。玉郎欲拉香香梅开二度,香香让他抽插了两下子,却因玉户久旷而方才突然遭男人暴雨摧花,已觉有些疼痛。於是由惠兰替上她的位置,让玉郎继续淫乐。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