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艳肉体】『【梦断江南】1-3』

时间:2024-06-16 21:14:13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都市

  引子
   小洁,梦断江南别离开我,梦断江南求求你,梦断江南求求你。梦断江南。梦断江南。梦断江南妖艳肉体。梦断江南。梦断江南。梦断江南
   我再一次从恶梦中惊醒,梦断江南大口喘着粗气,梦断江南冷汗把床单都湿透了。梦断江南我看看四周,梦断江南
  漆黑一片,梦断江南只有床头的梦断江南电子钟还闪着清冷的微光,显示时间为凌晨3点13分。
   我又梦到了小洁,她被一只巨大的黑手无情的拖着,落入了无底的黑洞中,
  她没有呼喊,只是用凄然而绝望的眼神看着我,在我的眼前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伸出手,抓不到她,任凭怎么喊叫,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我而去。
   我知道今夜又将无法入睡,于是打开灯,披衣起床,点上一支香烟,坐在电
  脑前写下这些忏悔的文字。
   第一章
   我在上海的第一个冬天,感觉比北方还要寒冷。那种渗入到骨头里面的潮湿
  阴沉的寒意让人浑身发抖,无论我穿多厚的羽绒服,一样觉得冷气直冲到我的骨
  头缝里面去。我不禁有些怀念北方小城里高三暖烘烘的教室。
   唉,这该死的大教室真他妈冻死人了,今天继续逃课好了。
   我趁着两堂课之间休息的时机,背起书包,悄悄从后门溜了出去,反正高数
  老师都点过名了,我又无心听那些枯燥的微积分。还是去网吧玩星际来的过瘾。
  猪三像跟屁虫一样,跟在我后面也出来了。我回头看看他:「你怎么也想逃课?」
   猪三贼忒嘻嘻的冲我一笑:「哥们,你的动作还能逃过我的法眼?咱哥们是
  同心同德,同气连枝,你老兄一着凉,我这立马就得咳嗽。」
   「去你妈的,你他妈不上课,谁给我抄作业啊?」
   「急个毛啊,不是有徐老大和王教授吗?」
   「言之有理,哥们,今天继续PVZ,看我不收拾你!」
   「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谁输谁请客!」
   两人义无反顾的奔向了学校门口的网吧。
   玩游戏很容易忘记时间的存在,我们尽兴走出网吧的时候,才发现天都黑了。
  两个人饥肠辘辘,食堂估计也关门了,于是跑到小店里要了两个菜,一个汤,大
  快朵颐。不用说这顿饭猪三请了,谁让他2:9输的这么惨。
   「哎,老马,听说没有,咱们老四喜欢上9班的免费九草新时代的视觉体验6刘小慧了!」猪三嘴里头还
  嚼着回锅肉,含糊不清的对我说。
   「操,就咱们老四那德性,人家看得上吗?」
   「这可不一定,我看那,老四肯定行,这小子那张嘴特讨女人喜欢!」
   「老四善于给女人口交?」
   「我靠大哥,你他妈出口就是满嘴黄话。别把兄弟我带坏了。」
   「滚吧你,我还不知道你,上课不专心听,就知道看旁边小妹妹的胸部。」
   「你怎么知道我看了?难不成你也看了?」
   「打住,你大哥我是那种人吗?课堂是神圣的地方,女人的胸部也是神圣的
  地方,那地方只能摸,不能看。」
   「我日,越说越离谱了!」
   两个人嘻嘻哈哈的吃完晚饭,猪三说要回宿舍休息,一溜烟走掉了。我掂掂
  背在身上的书包,觉得这样一天就这么混完了,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就决定去教
  室里自修。
   吃饱了饭,天气也变得似乎不那么寒冷,我信步走到第五教学楼,懒得上楼,
  就在一楼找了间教室,在最后一排坐了下来。打开书包,拿出一本大学英语,装
  模作样的读起来。
   可能是天气比较冷的缘故,教室里面人不是很多,多数是成双成对的恋人在
  自修,与其说是自习,不如说是卿卿我我,我看到前面不远的一对狗男女身体紧
  紧地贴在一起,那个男的一只手从桌子下面伸到女的衣服里面去了,靠,要做还
  不找个旅馆去开房,在教室里面做多他妈没意思。我越看心里越憋火,索性出去
  小便。
   一楼的男女卫生间相邻,我刚走到女卫生间门口,突然从里面传来一声尖叫,
  我停下来刚想确定出了什么事情,一个娇小的身体从卫生间冲出,直接撞到我的
  怀里。把我撞了一个趔趄,我稳住身体,看看撞过来的是什么怪物。一看是一个
  挺可爱的小姑娘。只见她惊魂未定,看到我就像见到救星一样,抓着我的胳膊不
  放手,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说别哭别哭,出什么事情了?
   小姑娘说:「女,女厕所有,有个男的在里面。」
   我大为奇怪,说:「你不是看错了吧?女厕所怎么会有男人?是不是短发的
  女孩子?」
   「不是……肯定是男人。」小姑娘脸都红了。
   「那我进去看看,如果是男的,我帮你把他赶走啊。」
   我刚想进去,想想又不对,如果这女孩真的絶顶若菜奈央看错了,我冒冒失失冲进去,看
  到里面是个女的,人家还不当我流氓?于是冲着里面喊了一句:「喂!里面
  有人吗?有就回答一声!」
   里面没人回话,我看事情不对头,头脑一热,就冲了进去,里面没什么人。
  因为是女厕所,虽然在一楼,窗子也都紧紧地关着。我又打开一个一个隔间仔细
  查看,打开最后一个隔间,把我吓了一跳,里面果然蹲着一个男的,长得挺瘦,
  上身穿着一件风衣,胆怯的看着我。我说:「你在这干嘛?不知道这是女厕所吗?」
   「我,我没看清楚,走错了。」
   「那赶紧穿裤子出去,跟人家女同学道歉!」
   这小子蹲在那不动弹,我说你他妈倒是起来啊。他还是不动,我火了,过去
  拉他,一拉露馅了,原来这小子下半身根本没穿裤子,是完全赤裸的。我心说这
  什么人啊,怎么大冷天不穿裤子跑到女厕所里面了。我问:「你裤子哪去了?」
  他不说话,我一看这小子下半身,大鸡巴还硬着呢,直直的往前挺着,我想这小
  子多半是有病,被人看到鸡巴也不软。我就问他:你怎么了?
   他突然看着我说:同学,求求你,帮我手淫吧,我实在没办法了。才跑到女
  厕所偷看女生来手淫的,可我自己弄怎么也弄不出来。
   我大骂,我操,你这个变态!一脚朝这小子下半身踢了过去,他当时就趴在
  那里起不来了。我走到女厕所门口,旁边已经有几个人在围观了,看我出来不禁
  窃窃私语。我一看刚才那女孩也还没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我说:里面有个变
  态,被我堵在里面了,你赶紧去学校派出所找人来。女孩急忙跑出去了,我站在
  厕所门口等了一会,女孩带来了两个警察。问了我一下情况,进去把那个还趴在
  地上的家伙拖了出来,又叫了我和女孩一起过去做了笔录。
   我从派出所出来,那女孩追上来,说:同学,谢谢你。
   我说不客气,这是应该的。
   女孩说:对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说:我叫马超,你呢?
   「马超,真有意思,是不是三国里面的马超啊?」女孩微微一笑,我这才发
  现原来这女孩长得很漂亮,鹅蛋脸,一双眼睛水汪汪的,鼻子很挺,嘴巴笑起来
  的样子让人感觉非常舒服,「我叫周洁,我是工4班的。」
   「啊?我是工7班的。」
   「是吗?那我们还在一个教室上课呢!」
   「是啊,怪不得我看你挺面熟的。」
   「我看你怎么一点也不面熟呢?」
   「这…大概因为我喜欢坐在最后一排吧。」
   我们边聊边走,我一直把他送到女生宿舍门口,周洁回头冲我一笑,说:再
  见!马超同学!
   我说:啊,再见。
   看着她的背影,我第一次有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回到宿舍才发现,自己
  书包还忘在教室里,又跑回去拿。回到宿舍里面,几个哥们已经洗刷完上床,开
  始每天晚上例行的卧谈会了。我没有参加他们的话题,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周
  洁俏丽的脸庞,那天,我进大学以来头一次失眠了。
   第二章
   我没有跟宿舍的哥们说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过了几天,又是高数课。往
  常我都是缩在被窝等上课前15分钟才爬起来,快速穿衣服,不洗脸就冲到教室,
  这天我起的反常的早,刷牙洗脸梳洗打扮一番,早早就赶到教室,在第三排正中
  间坐下来。又拿了几个空白本子,占了四五个座位。眼睛一直往教室门那边盯着
  看。
   同学们一个一个,背着书包,啃着早饭陆陆续续走进来,我等了好长时间,
  看到周洁跟一个女同学一起,有说有笑的走进来,我看到她,冲她挥挥手。她也
  看到了我,微笑了一下,走过来说:马超同学,你今天来的挺早啊?是不是给你
  兄弟占座位啊?
   我说嘿嘿,是啊,我多占了两个,要不过来一起坐?
   好啊,周洁大大方方的在我旁边坐了下来。我没话找话,跟她山南海北的闲
  聊,问她哪里人。周洁说我是江苏常州人。我说那太好了,我是徐州人,那我们
  算老乡了。快上课的时候,我那帮哥们也走了进来,看到我眼睛都瞪得圆了,嘴
  巴大张着像吃了整个茶叶蛋。我冲他们挥挥手,他们冲我做个鬼脸,还是去后面
  了。
   周洁说:这些是你同学啊?
   我说是啊,都是我寝室的兄弟。这时老师走了进来,开始上课。
   整堂课我都装模作样的听讲记笔记,但是心思都在身边的周洁身上。有一次
  我偷偷朝她看了一眼,她居然也在偷偷瞟我,我们目光相对,我急忙转过头去,
  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很厉害。我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心里只希望这堂课永远不要
  结束才好。
   当天晚上,寝室哥们用尽了威逼利诱等一切手段逼我怎么泡到这么漂亮的女
  孩子,我笑而不答,只说刚刚认识,八字还没一撇呢。
   我和周洁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们一起去上课,一起去吃饭,一起
  去打乒乓球,一起去教室自修,她是个很健谈的女孩,温柔善良,我惊奇的发现
  她跟我一样喜欢唐诗宋词,古典文学,一样可以一字不拉的背诵整篇岳阳楼记,
  一样喜欢打乒乓球而球技惨不忍睹,一样喜欢吃麻辣豆腐……我不再跟猪三他们
  去联星际,有一次猪三拼命拉着我去玩了两个小时,我居然0比4惨败在他的飞
  龙海下。猪三说你小子太他妈重色轻友了,为了女人居然放弃了神圣的星际事业,
  我要跟你绝交!
   我知道我爱上了周洁,也知道她一定也喜欢我,只是大家都没机会或者说没
  有勇气捅破这层窗户纸。晚上我回到寝室,也会用201电话给周洁寝室打电话,
  再聊上一阵子。有天晚上我在寝室,周洁打过来,老四接起来:喂,你好,找老
  马啊?老马,你的小洁打电话来了!
   我骂了一声,知道周洁一定在电话那边听到了。还是跑过去接电话,两个人
  聊到熄灯还意犹未尽。
   很快就期末考试了,我以为自己上课不认真,期末考试肯定要挂了。但是很
  幸运,我都及格了,虽然考的不是很好,高数才考了61分,但是也及格了,猪
  三最惨,考了59分。我笑说我分给你1分咱们兄弟就都不用补考了。这家伙哭
  丧着脸说,你他妈别拿我开涮了。
   我和小洁一起坐火车回家,车到常州,她就要下车了。我突然心里非常非常
  的失落,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小洁也显得非常不开心,我们在车上一言不发。
  列车缓缓的开进了常州车站,小洁站起来,提上行李。对我说:马超,明年见。
   我不知怎么的眼泪就流出来了。连忙转过头不敢看她的脸,说:再见,别忘
  了给我带好吃的。
   小洁默默的提着行李往车门走去,我抬起头来,看到她的背影快要走到车门
  了,再也忍不住了。从座位上站起来,从拥挤的人群中硬挤过去,旁边的人被我
  挤得乱骂。我也顾不上了,冲下车跑到站台上,小洁回过头,看到我跑过来,眼
  睛里闪出一丝惊喜。我不顾一切的抱住她,喃喃地说:小洁,我喜欢你,做我女
  朋友吧。
   小洁扔下行李,抱着我说:马超,你怎么让我等这么久才说出来。
   我的心幸福的就像要爆裂开一样,我捧过小洁的脸,低下头往小洁的嘴轻轻
  的吻了下去。我感觉小洁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但是却勇敢的回应着我,我们热
  烈的拥吻,久久不愿分开。许久,小洁才抽出身子,说:快上车吧,到家给我打
  电话。我看到她眼睛里流出的泪水,我的心都要碎了。我依依不舍的上了车,列
  车缓缓的发动了,我站在车门那里,看到小洁的身影还在站台上朝我挥手,我的
  眼泪夺眶而出。
   我回到老家,每天都给小洁打电话,我们一聊就聊到很晚。当然,我还不敢
  跟父母说自己找了女朋友,就偷偷摸摸的给她打。2000年的春节,显得异常
  的枯燥和漫长,我和小洁约好,初六就回学校。
   我骗父母说学校里要组织学生会活动,要早点回上海,母亲明显流露出不舍
  的情绪,毕竟儿子第一年离开家上大学。以前我都是在父母身边过,儿子离开半
  年,刚回来半个月就要走,毕竟舍不得。没办法,为了小洁,只好狠心骗父母一
  次了。
   第三章
   我好不容易买到初五回上海的火车票,没有座位,我站着回了上海。初六早
  晨,我就到了学校,学校里冷冷清清,除了过年没回家的学生,就没什么人了,
  我给小洁的家里打电话,没有人接,估计是去乘火车了。
   我自己躺在冰冷潮湿的寝室里胡思乱想,满脑子想的都是小洁,觉得时间好
  像停滞了一般,慢的让人抓耳挠腮。不知道过了多久,连夜乘车的疲劳和困倦终
  于让我沉沉睡去。
   寝室的电话铃把我惊醒了,我急忙从床上跳起来,鞋子也顾不上穿,就跑过
  去接电话。
   「喂?」
   「马超,我到学校了。」
   我高兴的手足无措:「小洁,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自己寝室啊,你下来吧。我们去吃晚饭。」
   「好的,我到你楼下接你。」
   放下电话,我才发现已经下午5点钟了,天都黑了。我匆匆的穿好衣服,跑
  到女生宿舍门口,小洁已经站在那里等我了。
   小洁穿了一身雪白的长羽绒服,配上她苗条的身姿,更显得亭亭玉立。半个
  多月没见面,我感觉小洁瘦了不少。小洁看我来了,一伸手递给我一样东西:「
  送给你的,新年礼物。」
   我接过来一看,是一条白色的围巾,围巾很长,看得出是手工编织而成的。
  我心中感激,长这么大,还没有女孩子送给我礼物。我把小洁搂到怀里,激动的
  不知道说什么好,嘴里喃喃的说:谢谢。
   小洁说:傻瓜,不怕被人看到。
   我这才松开手,突然想起自己也给小洁准备了一件礼物。但是出来的匆忙,
  没有带。不好意思地说:「真对不起,我给你的礼物忘在宿舍了。」
   「没关系,我饿了,我们去哪里吃饭呢?」
   「食堂关门了,我们去外面看看吧。」
   我们手拉手,走在空旷的校园里,我感觉自己如同置身天堂一般。
   小洁看我呆呆的沉默不语,就问:「马超,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如果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就好了。」
   「大傻瓜,我不是就在这里吗?吃完饭我们去看电影吧。」
   我们到学校外面吃了晚饭,然后去了学校附近的电影院,上海的新年期间,
  电影院一般都连续播放三部电影,我们看完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
  点多了。而且天上还下起了小雨,虽然不大,但是冬天的雨淋在身上,又湿又冷,
  特别的不舒服。我们又没带伞,只好站在电影院门口等着雨停。
   时间慢慢过去了,雨一点停的意思都没有。已经12点了,宿舍早就锁门了。
  敲门也进不去,我心里暗暗着急。小洁说:马超,怎么办啊,这么晚了还下雨,
  回不了宿舍了!
   我说:实在不行,只好找个咖啡厅坐一夜吧。
   小洁说:那可不行,我要睡觉的。
   我说:那我们去宾馆开房间吧。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说出这句话,但是话从口出,想收回来也晚了。小洁
  听后,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但是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电影院附近就有锦江之星宾馆,我拉着小姐穿过马路,跑到宾馆大堂,然后
  去开房间。服务员看了看我的身份证,连看都不看我们是几个人来的,就问:要
  什么房间?
   「要两间单人间。」
   「对不起先生,单人间已经没有了,双人间只剩下一间,再就是商务间了。」
   「那……双人间多少钱?商务间多少钱?」
   「双人间一天180,商务间一天300」
   我身上只有200元,回头问小洁,小洁说她身上只有50元。我说:要不
  就开一间?
   小洁红着脸点了点头。
   我开了一间单人间,进了房间,打开空调以后,房间里面很快就变得非常温
  暖。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心里怦怦乱跳。假装打开电视看,但是电视里面播放
  的什么内容,一点也没看出来。小洁也坐在另外一张床上,低着头摆弄自己的衣
  角。
   两个人许久都不说话,我实在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于是就说:早点睡吧。
   小洁低声地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我…我去洗澡。然后就进了卫生间。过
  了一会,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我感觉呼吸急促,心跳加速,嘴巴发干,脸上发
  烫。下身的某个部位,也变得坚硬无比。
   我从来没跟女孩子共处一室,何况是自己喜欢的女孩,更何况小洁又那么漂
  亮,那么温柔可爱。如果说我不想坏事情,那是自欺欺人,但是我又不敢,生怕
  小洁会觉得我是流氓,跟我一刀两断。真是急得火烧火燎,还不敢乱动。
   过了一刻钟左右,小洁从卫生间出来了,穿着白色的睡衣,头发湿漉漉的沾
  在脸上,还在滴着水。我看得目瞪口呆,小洁见我呆呆的看着她不说话,噗哧一
  笑说:坏蛋,看什么看!你也去洗澡!
   我连忙跑到卫生间,脱下衣服开始冲凉。想用冷水浇灭自己心里的欲火。但
  是水太冷了,冻得我打了个寒颤,还是打开了热水。冲淋房里面还弥漫着淡淡的
  香气,水龙头上还留着小洁的一根长发,我的小弟弟不自觉的又开始起立敬礼了。
   我胡乱冲洗了一顿,擦干身体,穿上睡衣。走出卫生间,看到小洁已经蒙着
  被子躺在里面的床上了。我心说,今天一定不能做越轨的事情,被小洁看不起,
  那就完蛋了。
   正要在另外一张床上躺下,被子里面的小洁突然钻出头来,对我说:马超,
  你怎么了?
   我说:「没……没怎么啊,早点睡吧。」
   突然小洁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站了起来。她的身体,竟然是完全赤裸的。
   一副堪称完美的少女胴体,毫无遮掩的呈现在我的面前,小洁的皮肤白皙而
  光滑,脸蛋通红,一对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急促的呼吸不断的起伏着,粉红的乳
  头在乳峰之上傲然挺立,平坦的小腹也在一起一伏,修长的双腿之间,一丛黑色
  的毛发,也让我浮想联翩。
   我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几乎有点站不稳了,小洁走到我面前,抱着我说:马
  超,你爱我吗?
   我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猛地抱住小洁,喃喃地说:小洁,我爱你,我
  永远都爱你。说完就一口吻住了小洁的嘴,小洁热情的回应着我,我们的舌头搅
  在一起,我感觉小洁的口水又香又甜,于是拼命的把舌头钻进小洁的口中去,小
  洁紧紧地抱着我,死死的含着我的舌头。我的左手摸到小洁的胸部,捏住她的乳
  头,轻轻的揉弄着。小洁张开嘴,发出了迷醉的呻吟声。小手也脱掉了我的睡衣,
  她感觉到我的肉棒硬硬的顶住她的小腹,就伸手过去,轻轻的搓揉着我的肉棒。
   我把小洁压倒在床上,嘴巴直接吻向小洁的乳房,含着她的乳头,用力的吸
  吮着。另一只手也抚摸着她另外的乳房。小洁闭着眼睛,头往后仰着,不停的呻
  吟着。
   我的嘴慢慢向下移动,学着从A片里面看到的样子,分开小洁的双腿,粉红
  色的阴部呈现在我的面前,湿漉漉的阴唇鲜嫩欲滴。我抱着小洁的屁股,使劲顶
  着她的阴部,用舌头在阴唇的内壁扫来扫去。小洁抱着我的头,发出了大声的喊
  叫:「啊""" 马超,不要啊""""」我感觉一股微酸的爱液流到了我的嘴里,我津
  津有味的吞咽着。然后爬到小洁身边,抱着她继续亲吻着。手指轻轻的揉搓着她
  的阴唇和阴蒂。
   小洁说:「马超,快点,我要你!」
   我的肉棒也已经胀的生疼,于是跪在小洁两腿间,分开小洁的双腿,把肉棒
  顶在她的阴唇上,摩擦了几下,用力一顶。顶进了一个龟头,里面非常的紧缩,
  顶不动了。
   小洁大叫一声「啊""好痛!」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我不知所措,以为自己
  用力过猛弄伤了她,急忙抽出肉棒,对小洁说:小洁,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疼
  你了?
   小洁说,你小点力气好不好,人家都被你搞得痛死了!「我说,那我慢慢来,
  重新把龟头顶在小洁的阴唇上,小心翼翼的用力向小洁的阴道里面推进。小洁皱
  着双眉,显然非常的痛苦。我感觉龟头突破了一层障碍,里面就宽松了一点,于
  是慢慢的抽送起来,小洁的阴道口异常的狭小,紧紧地裹着我的肉棒。里面又湿
  润,又温暖,感觉特别舒服。慢慢的,小洁开始呻吟起来:「哦""""哦""""用力
  一点。」
   我开始用力的抽插起来,小洁的双腿也分开了,随着我的抽插,她的双腿绷
  得越来越紧,两只胳膊搂着我的脖子,用力的抬头要亲吻我,我俯下身,小洁的
  舌头马上就伸了出来,我含住她的丁香小舌,一边吸吮,一边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忽然感觉下身一阵酥麻的快感。龟头一阵奇痒无比,我拼命把屁股往前一顶,大
  股大股的精液射进了小洁的阴道深处。小洁被我的精液一冲,也颤抖着抱着我的
  头,大声地喊叫起来:「啊""" 我爱你!我爱你""""" 」
   我们搂抱在一起,许久不动。小洁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我轻轻的抚摸着她沾
  满汗水的小脸。两人相视一笑。小洁把头埋进我的胸口,我们就这样依偎着,沉
  沉入睡。
   ?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