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 > 『新的激情』

『新的激情』

时间:2024-05-22 19:32:20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家庭
  恋爱两年后我们步入婚姻殿堂,新的激情新婚元年免不了激情四射耳鬓厮磨,新的激情但是新的激情一年半以后生活慢慢恢复了平静,当然这也是新的激情正常夫妻都会有的状况。也就是新的激情在百无聊赖的时候,我们要上了孩子。新的激情孩子出生后,新的激情所有的新的激情重心全部围绕他来进行,夫妻间不可谓不亲密,新的激情但激情似乎远离。新的激情还有一点原因是新的激情,妻子生完孩子后身材有点走形,新的激情往日丰满圆润的新的激情胸部出现了一点下垂,以前平坦的新的激情小腹多了赘肉,过往迷人的新的激情纤腰也被肥肉包围,这直接导致我的性趣降低,做爱成了例行功课。我们也在找寻激情重燃,从网上购买了大量的情趣服装、跳蛋、润滑油之类的物品,光按摩棒就买了不同种类的三四个。
其实老婆对性爱还是慢慢变得热衷,但我却觉得过于平淡。直到有一次,在床上运动时,后入动作做得兴起,我用力拍打了老婆的屁股一下,她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满足的呻吟,我感到特别兴奋,之后又打了几次,还问她爽不爽,她回答非常爽。原来一项文静、高雅的老婆有轻微的受虐倾向,这让我似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
随后的做爱中,我不断增加言语和肢体上的轻微施暴,没想到得到了老婆积极地回应。
「骚货,鸡巴操你爽不爽?」我一边快速抽插一边问。
「好爽,我最喜欢哥哥的大鸡巴操我。」老婆边呻吟边浪叫。
「找别的男人一起操你好不好?」我在之前的铺垫下,甩出这么一句刺激的话。
「好,我要别的大鸡巴来操我,让别的男人摸我。」老婆动情起来嘴里也接受了我对她的言语刺激。
从这次之后,我几乎每次都会问老婆同样的问题,但一般事后她都选择躲避,问得急了才说那是为了讨好我,让我爽才那样说的。我不管她怎么说,反正她内心应该是也想找寻那种刺激,于是我从网上买了一台跑机。货到的第一晚,我们迫不及待上了床,在一阵挑逗之后,老婆如愿淫水四溢,我把炮机对准蜜穴插了进去。老婆一下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满足的叫声,随着不断调节力度,炮机抽插速度越来越快,老婆的叫声越来越高、越来越急,她动情的抓住自己的奶子揉搓,舌头伸出小口不断舔舐着自己的嘴唇。我见机把大鸡巴插进她的嘴,当成小穴一样抽插,老婆兴奋之时全然不顾鸡巴的粗鲁,而是从嘴里小小缝隙中传出满足的淫叫。
「像不像两个人在操你?」我边插边问。
「像,呜呜,像两个男人在操骚货,好爽。」老婆在我身下边舔鸡巴边回答。
那晚,老婆高潮了两次。一次是被炮机干的,一次是被我干的。完事后,躺在床上我问她爽不爽,她说:「从未这样爽过,感觉自己被干死了。」接下来的日子我想让老婆尝试户外露出或到人多的地方感受别的男人身体的磨蹭,但老婆太害羞而未能成行。也许是我太心急,老婆此刻只能在我一个人面前放肆的淫荡,她也许还没有真正准备好迎接新的刺激,中华几千年来的传统思想还是根植在她脑海中。不过,我的尝试并未停歇。
一次做爱时,无意中说起了我的从前。老婆问我以前干女朋友时怎么做,我就挑以前做得爽的过程讲给她听,当然鸡巴还是不停抽插她的小穴。边听边被操,老婆又吃醋又兴奋,一晚上接连高潮了两次。不过,第二次高潮才是我想要的效果,因为这次高潮是因为我问出来一个秘密。
第一次高潮后,我们紧接着进行下一场战斗,两人躺在床上,我从侧面边抽插边摸奶子。
「刚才我都说了我以前的故事,你说说你的秘密吧?」「我有什么秘密,又没和别人好过。」老婆开始还有点害羞。
「别骗人了,你不是说之前也有比较中意的两个吗,只是到后来也没确立关系。」我加紧问她。
「是有两个,但是我们什么也没做过啊,只是……」老婆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我加速抽插。
「啊,好爽。只是,我说了你别生气。」老婆似乎下定了决心,也许这是我鸡巴抽插的功劳。老婆思考了一会,接着说道:「之前那两个男人我倒都觉得不错,长得帅身材也好,但性格并不是我喜欢的,所以没有交往,但是也聊过一点时间。」我一听有故事,鸡巴在小穴里的动作更加猛烈。
「虽然没有接过吻,但是我被他们摸过胸,舔过奶子。」老婆终于说出了我想听的,这时我俩都能感觉到本已坚硬的阳物又增加了一些硬度,并且比这句话说出前更粗了。
「它怎么变大了?」老婆也觉出了变化。
「你别管,继续说,它是让你刺激的。」我手和下体的动作依然不停。
「第一个男生有一次和我散步,到了一个小胡同时突然抱住了我,手抓住了我的胸。」老婆边呻吟边断断续续地说道。
「那你什么反应?」
「我整个人蒙了,然后他掀起我的衣服,扯下了胸罩,低下头舔起了我的奶子。」老婆此时也动了情。
「怎么舔的?」我也抓住老婆奶子,凑上去舔了起来。
「就是这样舔的,好爽。」
「那你当时奶头硬了吗?」我边舔边问。
「硬了,就像现在这样。」
「那后来呢?」
「后来他想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可是我拼命反抗,最后两人都累了,也就算了。」老婆害羞的对我说。
「那再然后呢?」我不死心。
「再然后我就不联系他了,觉得他是流氓,再说他不懂关心女生,只是一味的发些挑逗的短信,我就烦了,也没再联系过。」老婆说完第一个男生,长出了一口气。
「那第二个呢?」我接着问。
「第二个是后来认识的,之前一直大家玩杀人游戏,觉得他很帅很阳光,他老给我发短信,就聊了几天。」「快说,要不我不操了。」我停下动作。
「不嘛,哥哥快操小穴,我说我说。」老婆听我不干了,就抓住我的腿使劲往上顶,希望鸡巴动起来。
「后来一次他约我们几个唱歌,我俩先到了,和他聊了会天后,他一下扑了过来,把我压到沙发上,抓住了我的胸,伸进手扯了胸罩,填上去了。」「那你爽不爽?」我紧接问一句。
「不爽,当时害怕,害怕他会做更厉害的事,也害怕朋友们会进来。」「那后来呢?」「后来我用力推开他,穿好衣服,他也清醒过来,有些不好意思。但唱完歌后我就再也不理他了。」「这就完了?」我仍不死心。
「就这些了,要是再有也不可能到你还是处女了。并且自始至终都没见过他们的鸡巴,也没让他们亲过嘴,更没摸过屁股和小穴。」老婆娇羞的说。
这些就足够了。我不再追问,而是变得异常勇猛,鸡巴以最快的速度和力度在她蜜穴里粗鲁的进出,干的老婆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张大了嘴从最深处发出一丝类似呻吟又类似喊叫的声音。持续干了快二十分钟,我才将万千子孙发射出来,而老婆也浑身紧绷、颤抖的迎来了高潮。
我相信这次以后,我找到了新的激情。


【完】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