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蛙第五部乡村搭讪】『【漂亮女友的暴露经历】(27)渐渐转变的阳哥』

时间:2024-06-16 20:56:29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职场

  雨季到来了,漂亮铅灰色的女友天空一直飘着蒙蒙细雨。小莉因为马上要参加校庆的露经历渐
  舞蹈演出,排练时间很忙,渐转所以她已经好几个星期没去阳哥的阳哥美术学院做模特了。
  不明就里的漂亮小青蛙第五部乡村搭讪学员们吵着要强哥和阿标把模特请来,都被他们以模特身体不好为由
  搪塞了过去。女友
   小莉从开始的露经历渐被胁迫到现在,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爱上了人体模特的渐转工作。
  那种以冠冕堂皇的阳哥理由暴露的快感,往往能令她仅仅是漂亮想想,就会不由自主地下
  身潮湿起来。女友要不是露经历渐最近排练舞蹈的时间紧张,她很愿意每天都戴着面具去被人
  观赏意淫。渐转
   阳哥自从回到广州,阳哥一直很渴望再见到小莉,希望能与她做爱。可是小莉在
  电话里总是告诉阳哥排练舞蹈很忙,希望他能够理解。经过阳哥的再三要求,小
  莉答应阳哥在星期天的中午吃过饭和阳哥约会一次。两人约好,中午在植物园见
  面。
   星期天,阳哥在食堂里匆匆解决了五脏庙的问题后,马上迫不及待地乘上公
  交车来到了广州城里的植物园。之所以地点选在这里,不外乎中午时间的植物园
  比较清幽,游客比较少,两人可以尽情亲热一番。
   伸着脖子张望了一会儿,阳哥总算盼来了朝思暮想的小莉。今天的小莉穿着
  一件黑色长T 恤。她两条洁白光滑的长腿大部分都露在外面,连时下最流行的打
  底裤也没有穿,在黑色的儿子摸老婆T 恤下更显得水嫩。阳哥看得心痒难耐,四顾无人,在
  大门口就搂过小莉的细腰,猛地亲了过去。小莉挣扎不开,被狠狠地「啃」了几
  口,低声道:「急色鬼!讨厌啦!」
   两人勾肩搭背地走到植物园深处一个四周开阔的小山坡上,坡顶有些小灌木
  丛,此处正是情人幽会的绝佳场所。阳哥搂住小莉坐在灌木丛中,小莉横坐在阳
  哥的大腿上,阳哥一手搂住小莉的背后,就绕过去抚摸小莉的乳房,问道:「亲
  亲好小莉,哥哥想死你了!咦?最近好像胸部变大了不少嘛!」
   「你……你怎么这么说人家,是要骂我胸大无脑吗?」小莉娇嗔道。
   「才不会呢!」阳哥申辩道,「我的小芝麻糕,你难道还不清楚我的真心吗?」
   「什么小芝麻糕啊?」小莉一头雾水,问道。
   「就是甜甜的小芝麻糕啊,」阳哥看着小莉,一本正经地说,「我们小时候
  不是一起唱过那首歌嘛,一个芝麻糕,不知我真心……」
   小莉呆住了,一下子笑得前仰后合:「那是七子之歌啦,笨蛋!歌词是‘你
  可知"MACAU" 不是我真姓’!笑死我了,亨利冢本 thunder怪不得你寝室里的人都说你像南*棒人!」
   「那是哥们说我长得帅呗!」阳哥颇有些自豪,「不然你怎么会看上我。」
   「呆子!那是他们说你像个棒槌,不好意思明说,只好说你像南*棒人啦!」
  小莉拎着阳哥的耳朵,「你不知道南*棒就是南傍国国么?」
   「好啊!原来他们这是编排我!」阳哥生气地把右手往小莉的长T 恤里一伸
  ,一下子摸到了大腿深处,「就让你尝尝哥哥的棒槌!」
   小莉惊叫一声,却发现阳哥的手不是袭向重要部位,而是顺着裤腰一直往上
  摸,想要拉下她的内裤,当下诡笑着,也不阻拦。阳哥顺着「内裤」一直往上摸
  ,却发现这件内裤似乎没有尽头,一直摸到胸部,也没发现裤腰在哪。
   「好长的内裤呀,靠!」阳哥撩起小莉的长T 恤,才发现那是一件连体体操
  韵律服。纯白色的练功服,在黑色的T 恤里更显得夺目。阳哥想,怪不得不穿打
  底裤就出来了。
   「人家上午和下午都练舞,所以这身衣服就不脱了。」小莉搂着阳哥。
   阳哥从裆部把练功服拉开,发现小莉没有穿内裤,红嫩的阴唇在阳光下反射
  着水盈盈的亮光。他一下子冲动起来,俯下身体就舔了上去。
   「啊!」小莉急得想把大腿合起来,「有些疼!」
   可是阳哥却不让她如愿,「胡说,舔舔都疼吗?」阳哥故作生气道。
   「不是啊,练功服很紧,勒得疼。」小莉可怜巴巴地说。
   「那就脱了嘛!」阳哥坏笑着,「反正外面有大T 恤,也不妨碍办正事!」
   「在这里?!」小莉不敢置信,「万一有人看见……」
   「大中午的,哪有个鬼影!」阳哥撺掇着小莉。
   两人紧张地东张西望,确定四下无人,小莉才忸怩地脱下了大T 恤。「你帮
  我看着,有人来一定要提醒我啊!」
   「好啦,好啦,趁现在没有人,快脱吧!哥哥真的等不及了!」阳哥四面环
  顾,帮小莉拉下长长的T 恤,铺在地上。
   小莉背过身,让阳哥把背后的拉链拉下来,再坐在T 恤上,从下身脱去整件
  的练功服。练功服里没有胸罩和内裤,一具光溜溜的少女胴体显露在阳光下。小
  莉刚想从屁股底下拿出大T 恤套上,眼前一黑,人已被饥渴的阳哥扑倒在草地上。
   「快让我穿上再来,万一来了人怎么办?」小莉惊叫着。
   「哪会有人来!这样好刺激啊!」阳哥狂吻着小莉的胸口,含着小莉的乳头
  猛舔。
   「不要……啊!」小莉在巨大的快感包围下,渐渐不再挣扎。阳哥拉下裤子
  拉链,掏出早已硬挺的肉棒,猴急地往小莉潮湿的阴户里塞去。阳哥心想,好不
  容易让你脱光,再不抓住机会是白痴了!
   「对了,你怎么练功服里不穿内衣啊?」阳哥一边快速地挺动,一边疑惑地
  问。
   「嗯……我们那里大部分练舞的都是女孩子,男生很少……大家都那么穿。」
  小莉一边低声呻吟,一边回答。自打性经历丰富起来,小莉的身体一直很敏感
  ,平时也对性经常产生渴望。
   「哦,这样啊!不过反正比我们美术学院的人体模特好点!」阳哥又大力抽
  插起来。今天的阳哥可能在野战中太兴奋了,没三分钟,他就有了想要在小莉身
  上一泄如注的冲动。
   「有人来了!快穿上衣服!」小莉一直紧张地往左右看,在她感觉阳哥的动
  作突然加快起来的时候,她发现了不远处的草坪上有情况!
   小莉手忙脚乱地推开阳哥,抽出身下的大T 恤,也不管练功服了,马上套在
  身上。阳哥低声骂了一句什么,皱着眉头抓过练功服,匆匆忙忙擦了擦自己还直
  立着不肯满足的阴茎,揉成一团塞进裤兜。
   不远处的草坪上,晃晃悠悠过来三个民工模样的壮年男子,手里还拎着几瓶
  冰镇啤酒,看来是到植物园这个安静场所午休来了。他们似乎发现了什么,加快
  脚步,直冲着小莉他们的方向走过来。
   小莉和阳哥被这意想不到的情况惊到,两个人都手足无措的呆了几秒钟。紧
  接着就是手忙脚乱的整理自己身上凌乱的衣着,忙不迭地站起身来,想要离开这
  里。也不知道这三个民工是缺心眼、不懂礼貌呢,还是一向就是那种粗野的流氓
  习气,他们几个反而围上来,嘴里还不三不四的说道:「你们继续,继续啊!嘿
  嘿!没关系,你们玩你们的,我们看看就走!」
   阳哥把小莉护在身后,低声道:「三位大哥,我们这就走,地方让给你们。」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会玩,放得开。你瞧瞧,你们大概还是学生吧?小姑娘
  ,长得真水灵,有什么要紧事,连内裤都来不及穿就要走呀?」一个长着「酒糟
  鼻子」年长些的民工,眯缝着一对色眼,极其失礼地直盯着小莉的身子上下打量。
   「就是啊!大中午的,天多热啊!这里地方大得很,就是再来几个人也坐得
  下,急着走干嘛呀?来来来,坐下来陪咱们哥们喝喝酒聊聊天……」为首的一个
  壮汉是个「阴阳脸」,半边脸上长了一块青痣,看上去说不出的凶恶。他光着膀
  子,满嘴喷着酒气,佯装发酒疯,伸手就想过来拉扯小莉。
   阳哥见状,一把拉起小莉,扭头就跑。
   「操!真他妈不给面子!不就是一块儿玩玩吗?又没怎么着!他妈的!看你
  们跑得快还是老子跑得快!」「阴阳脸」破口大骂,另外两个民工撒丫子就追
  ,看样子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小姑娘再跑得快点啊!呦呦呦!再跑得快点,衣服底下的小屄就都看得清
  清楚楚啦!哈哈哈哈……」那个「酒糟鼻子」的嘴还真损,不过那这样一嚷嚷
  ,还真起作用,小莉有所顾忌脚步便有些迟疑。
   虽然阳哥跑得挺快,但小莉今天穿了有点高跟的凉鞋,在有些坡度的草坪上
  根本跑不快。阳哥心里着急,也顾不得小莉会不会真的走光,硬拉着小莉往前冲。
  结果由于鞋跟太高,小莉才跑了十几米就崴了脚,一屁股倒在草地上。
   「你们倒是跑啊?呸!又他妈没对你们怎么样,胆子还真够小的!」「阴阳
  脸」已经追到近前。
   把女友丢在这里独自逃跑的事情,阳哥是绝对干不出来的。阳哥突然想起了
  初中时代踹倒两个小混混解救小莉的往事,心里豪气顿生,一个箭步跨过来,把
  小莉挡在身后,紧张地看着三个强壮的民工。
   「呦!小子挺有种啊!」左边有些卷发的民工憋了撇嘴,看上去30岁出头
  ,手臂上的腱子肉看上去硬梆梆的。他咕嘟咕嘟喝完了酒瓶里剩下的残酒,「砰」
  地一声在树上把酒瓶底打破,握住了酒瓶颈掂了掂,斜眼瞥着阳哥,「我说小子!
  要是识相的,大伙一起回去,咱们请你喝酒。要是他妈的不识抬举,小心你那位
  漂亮的女朋友变成小花猫!」说着,又把手里的酒瓶比划了几下。看来这帮民工
  还真是胆大包天,借着酒劲说不定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傻强,你可要有点数,这回可别再弄出人命来!」旁边的「酒糟鼻子」
  「好心」提醒道,可眼睛却始终是不怀好意地盯着小莉。小莉被他猥琐、淫邪的
  目光吓得心里一阵阵发毛。
   今天算是倒霉倒到家了!好不容易盼到和朝思暮想的小莉亲近亲近,却偏偏
  遇到这种事。真晦气!倒不知我现在该怎么办?阳哥心里暗暗叫苦。虽说现在是
  大白天,他们应该不敢怎样,可是这个植物园可算是不小,而且刚刚为了和小莉
  亲近时方便,故意来到植物园最偏僻的角落。不过眼下对方人多,又不是什么善
  类。看来,眼下还是不能轻易发作,毕竟首先要考虑小莉的安危。不如先拖延一
  下,看看能不能有所转机。如果遇到其他游客路过那最好,再不就等到把他们灌
  醉再逃走。希望这几个家伙不过是胡闹而已,不是真的想对小莉怎么样。只不过
  一瞬间而已,阳哥的脑海里却在飞速的闪过了很多念头。
   不过想到「他们会对小莉怎样」时,阳哥心里倒是有些「突突」的跳,似乎
  眼前出现了自己娇小可爱的女友小莉被施暴的情景:T 恤被撕得稀烂的挂在小莉
  身上,几个皮肤黝黑的肮脏民工,正把自己心爱的女友小莉围在中间,用粗大的
  鸡巴奸淫着……天哪!我在想什么?都怪阿标的那些话!我靠!在这种紧要关头
  ,我竟然还可耻的硬了!
   阳哥深吸一口气,定了定心神。转脸和小莉交换了一下眼色,小莉只得无奈
  地对阳哥点了点头,伸手让阳哥搀扶起来,跟着三个民工又回到了山坡顶上的灌
  木丛里。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