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挺进】『【爱在大学之玫瑰】 第二十一章 男人,我的男人(下一)』

时间:2024-06-16 19:58:57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武侠

  第二十一章 男人,玫瑰我的第章的男男人(下?一)
  回到学校,木然一路都不让我碰行李,男人说什么也要自己提着,人下让我吃着火车
  上没吃完的玫瑰东西就行了。
  我看着他背着挎着提着拖着累得腰都弯了,第章的男粗大挺进不禁暗暗自问是男人不是我行李收多
  了?他的就一旅行袋,而我的人下足足有三样,还不算我肩上那塞得满满的玫瑰女式挎包
  ……
  走在校园的道路上,烈午的第章的男太阳真的很灼人,看着木然额头上浸出来的男人油渍
  汗渍,我赶紧撕开湿巾给他擦着。人下才寒假刚过怎么今天天气这么火爆?
  我使劲的玫瑰在他脑壳上擦着,不然皮肤分泌的第章的男油脂就很难擦吸在纸巾上,白白
  的男人湿巾一抹就脏了,木然看着我扔掉手里的脏纸巾,不好意思的对我笑了笑。
  「笑什么啊你?」看他那傻咕咕的德性,周围路过的女生都捂着嘴笑了。
  「呵呵,把你弄脏了……」
  「说什么呢?你帮我提这么多东西我该怎么谢你都不知道了……」话说完我
  就想糟了,他说要我以身相许那我怎么还口呢?
  不过木然显然不是那种说出些无聊的话为难我的人。他只是很郑重的说道:
  「我不要你感谢我,玫瑰。」
  「呃……?」他说的话和我预料的不一样,我一时脑袋转不过来。
  「我不想你和我之间,有太多的感谢……我做这么不是为了你谢我。或许是,
  我这样做了才会好受一些吧……我也是为了我自己好。」
  木然的话木然的逻辑有点让我短时间内理解接受不了,也许是我脑袋的思考
  跟不上他论道说理的速度吧,我「哦」了一声就闭上嘴巴默默的走路了。
  「玫瑰,我渴。」
  「哦,我去买水。」我正抬头看楼房回忆附近哪有便利店的时候,木然又发
  言了。
  「我要吃苹果。这几个苹果很水的!」
  「哦。」赶忙掏出苹果递给他。从小到大我很少伺候别人的美日混血新人正妹望月?海伦?安洁莉卡啊。高中和张潇
  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他伺候我的时候颇多啊。
  可是问题出现了,木然两手都没闲着,连肩膀都多重负荷了,我还能指望他
  怎么自己吃苹果呢?
  「来,电脑我挎着吧!」我伸手去他肩上勾电脑包的肩带。
  「不要,我要你喂我哦~~」木然闪开了我的手,一脸笑呵呵的样子看着我。
  啊?!这里可是我的校园啊!被我认识的人看到了多……多不好意思啊!毕
  竟木然可是一生面孔啊,我要怎么解释这情况啊?我大学和罗宾闹僵了以来就一
  直单身着呢,现在突然有个男友类似物的出现很是不习惯的啊!
  原来恋爱这东西多时不接触也会生疏的。我需要找到那样的感觉。
  木然硬是嚷着要我喂他吃苹果,我把苹果塞到他嘴边他又啃不了,牙齿总是
  滑着就啃溜了,我都严重怀疑他是不是装的了!
  「你咬下来递给我吃呗!」木然好心的提出了不善的意见。
  「那多丢人啊……」
  「那有什么丢人的了?都老夫老妻的了……」木然鼻息一吐,很不屑的说道。
  吵闹了半天,没办法,他火急火燎的催,我眼见现在林荫小路四周无人,就
  咬了吐手里然后递到他嘴边喂给他吃。
  还好木然也没有「耶」没有欢呼什么的,自己平平静静很理所当然的嚼着我
  递给他的一片片苹果块,有时候我自己想吃了就先啃两嘴,等我吃够了他催的急
  了才喂给他吃。
  终于喂完了苹果,走着走着木然又来了:「玫瑰我想听音乐!」
  我晕,掏出随身听挂他脖子上帮他赛好耳机,听了一会儿他又不听了!
  「怎么都是老歌?」
  「老歌好听呗!」
  「我不听了!」
  好啊,樱井彩在线观看不听就不听呗,我收起来就是。走着走着,木然又来了——
  「玫瑰,我想听你唱歌!」
  「什么?」我感觉我耳朵出现幻听了!木然竟然要我给他唱歌!说实话我虽
  然喜欢音乐,但是我很不开喉的,总是不自信,感觉自己的声音不好听,然后去
  KTV也总是听很少唱的,不像那些麦霸男女,抢个话筒扯去扯来排个麦序偏偏
  要顶最后大家还闹翻了脸,真是不可理喻:轮着唱会死啊?
  我从来都不争,一般就往角落处一坐或者朝女生堆堆里一扎,和身边的人聊
  聊天基本上这天晚上就没我什么事了。有时候他们要我唱的话实在抵不过我也唱,
  不过貌似没人说我唱的难听也没人鼓励我,我感觉他们会不会是觉得我唱走调了
  或是不好听,又想给我留点名字不揭露我,所以都没什么观点发表……
  木然听我唱了一段莫文蔚的《初恋》后竟然竭力的鼓起掌来,嘴里「好!好!」
  的叫喝着,我实在很受宠若惊的望着他,一时间语塞了红着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木然鼓掌是很难的——具体说来他的身体做出这个动作时消耗将会很大,可
  是在这热的天气中这么挥汗如雨体力竭尽透支的时候他竟然不余余力的给我的歌
  声鼓掌喝彩,着实的让我感动了一把。
  嘴上没说,但是心里绝对是甜蜜蜜的!像男人喝了女孩汁液一样甜,但绝对
  不像女人喝了男人汁液那个味……
  木然把我送到宿舍楼口,守宿舍的大姨不让他上去,于是他在楼下等我一趟
  趟的把行李搬上去,我足足搬了三趟才收拾玩,宿舍里也就学究早来了,听说报
  了个学习班都学了半个月了。村姑和香菊我了解,她们绝对是那种不到最后通牒
  不出现的人。
  随便把东西一放擦个脸就赶紧下楼去,关门时学究好像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
  我含糊的喊了声「不用管我」就急忙下楼来了。
  我怕他等得闲着没事干逗其他的小女生,但根据我偷偷观察得知他还是很守
  规矩的呢,想必他在学校里也不主动地沾花惹草吧。
  我为什么要想这么多呢?他沾不沾化惹不惹草和我有多大的关系呢?我很在
  意他的私生活吗?
  一遍遍的质问着自己,却也问不出个什么名堂,我想偷偷跑到他后边去吓他
  一下也没成功,哎……
  「木然,你看? 前边那女生的腿好不好看?」我俩紧拉着手,幅度很大的甩
  着,我笑嘻嘻的向他问到。
  「不好看!一点也没玫瑰好看,要是玫瑰是我家的该多好啊……」
  「啊呀!又来了,胡说些什么呢!我哪比得上人家……你看人家那腿,可是
  又细又匀称的,一点没有赘肉呢!」
  「玫瑰也没有啊!」
  「我有!」
  「那更好啊,腿上要有点肉看起来摸起来才舒服!我最喜欢玫瑰的腿腿了
  ……」木然说着就腻到我身上,端起我下巴快速的在我唇上亲了一下。
  「哎呀坏死了你!」我和他一路打闹着,一边去吃饭。木然闹着说要体验我
  们学校食堂的风味,说是想看看我这些年在异地他乡的都吃些什么口味的菜,能
  习惯吗。
  我自问我的适应能力还是挺好的,总比好多娇弱的女生强多了。来的时候好
  些人今天感冒明天发烧后天拉肚子的,我都还算正常……
  带木然来食堂二楼点菜摆小桌,奢侈一下,找到座位点完菜后我去送菜单木
  然去提饮料了。
  菜单写上桌号交给厨师就行,他们会做了让服务员送过来的。可是我忘了食
  堂里买饮料是要刷饭卡不能现金的……汗,远处的木然正在向一个女生借饭卡,
  大概是在解释他买了拿现金还她,女生莞尔一笑便把卡递给了木然。
  他的女人缘好像很不错哦!有的男的尽管心地不坏,可就是然女生看了望而
  生畏,也不是说他丑还是凶,总之就是不讨好感。木然那招牌型阳光灿烂的笑容
  真的很有杀伤力耶!而且是对任何年龄段的女性都适用……甚至,男性都会对他
  好感倍生!
  可是,我想我面前这个不速之客绝对不会这么认为吧。
  「李勤?!你,你怎么来了?」我晕啊!他不是说假期在公司里培训的吗?
  怎么来学校食堂吃饭了?!我急忙抬眼眺过去——木然在远处和那女生有一搭没
  一搭的交谈着,等着服务员去汽水机处汲饮料。
  「我怎么就不能来?哈,公司那边的寒假集训结束了,等六月底就可以去上
  班了!」李勤露出一丝傲然的笑意。
  「哦,那恭喜你咯。」我有口无心的说着。
  「呵呵,同喜同喜。到时候我要攒点钱,然后像家里借一点,在XXX买套
  白领公寓,然后再买辆车……」李勤开始在幻想中构建他幸福成功的职场和未来
  了。
  「你今年过年没有回去吗?」我打断了他的设想,很好奇的问到。
  「没有!回去干什么?不就是吃顿饭放放鞭炮看看春晚啥的,有毛意思?」
  李勤不屑的挑了挑眉毛,而这时木然过来了。
  木然双手端着两个大杯,也就肯德基那样的饮料纸杯,一脸不置信的看着我。
  翘起两根食指指着背对他的李勤张大了嘴巴吐出舌头。
  坏了,李勤非要坏我事不可!他这人我接触的不算太多,但我深知其打心底
  里绝不是个好东西!
  「啊!木然,过来,坐这!」我招招手,拍拍我旁边的座位说道。
  木然本是要坐我对面的,可那里被李勤占了,也就坐到我身边来,和我挤在
  一块儿。
  李勤见到木然,突愣了一下,旋即眼中闪过一丝令人不易察觉的阴霾,又很
  快的掩饰掉了,很礼貌的对我说道:「你看你那儿多挤!来,坐过来吧!」
  李勤说着便把身后的一把座椅拉到他旁边来。
  「不用了,我在这挺好的。」我语言冷淡,要告诉木然和李勤我的立场。
  「那你过来坐吧!挤着人家姑娘影响多不好!」李勤又对木然说道。
  木然何等人也,最恨别人对他使用祈使句之类的语句,别看他平时对我腻腻
  歪歪的,其实心里很有想法呢,只是不想说出来而已。这时他也就抬头瞥了一眼
  李勤,然后就直接无视他的存在和我聊起家乡的事来。
  李勤看着我和木然聊天,脸色很不好看,话也不说的盯着我们。菜上来了木
  然就夹给我吃,我看李勤孤坐在对面仿佛在憋酝着一股子气,就邀他一起吃点,
  李勤看了眼我们的菜,鄙夷的摇摇头站起身才,抖抖笔挺的西装说道:「玫瑰,
  等周末我请你去吃鼎盛酒店新推出的花园晚宴吧。」
  说完之后斜了木然一眼就走了。
  木然边吃着边问我周末去不去,我说当然不去他请得起?
  「那他真请得起了你就去咯?」木然装出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我。
  「去死吧!我是那种人吗?」我笑着夹了筷金针菇塞他嘴里。
  「哈哈,这可说不准呢!」木然笑着说道,我却发现他眼神闪烁了一下,随
  即一股淡淡的悲凉之意弥漫眼底,只不过他略微镇定了一下心神之后就消失了。
  饭后,我说带木然去上街转转,其实我也知道相当于央他陪我上街,不过他
  还是欣然应允了。
  下食堂的时候木然突然说道:「玫瑰,刚才那男的,以后别和他来往了。」
  我乖巧的颔首道:「嗯,我知道了。平时也是他一天老是来纠缠着我,我也
  比较反感这个人呢……」何止是我,苏柠也是呢。真不知道香菊中了他啥迷魂汤
  了竟然把我介绍给他!
  这事做的很不够姐们啊……不过想来她也是为我好吧,整天自己和苏柠双宿
  双飞的,看着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怪可怜的,就一心想要撮合我和这个那个的
  ……
  我被她这么一弄一年下来手机里多了五十多个不太熟的手机号码,清一色均
  是男性,一到节假日就铺天漫海的短信发来,害得我回都回停机了……
  他们大多数也就很友好很和谐的和我相处着,我算得上也多了许多人脉,有
  什么要帮忙的请到他们也绝不含糊。只有几个感情过激的被我拒绝后过一段日子
  他们也自己找到了另一半,我想他们是为了弥补空虚才来交往女孩子的吧。
  而李勤却三番五次在我表示对他没意思之后还一直纠缠着我,我对他很烦恼
  了。尽管他对我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只是略有警惕,而没太多的往深处
  想。
  直到……那个晚上的到来。
  木然在我们学校附近的一家宾馆呆了七个晚上,马上就要回去了。大二下学
  期才开始,学习也暂时没有开始,新书还没到,大家整天也没什么事,我常逃课
  去找木然然后带着他在这个城市及周边游玩,香菊村姑她们暂时不知道木然的存
  在,只是怀疑我是不是恋爱了而已。
  可能是因为要分别了吧,这几天木然经常和我静静的呆在一起,每个傍晚我
  们一起逛逛校园,一起去马路公园散步,他说他最喜欢看黄昏,我就挽着他臂弯
  陪他踱步慢慢走着。
  清凉的晚风撩起我的头发飘洒在他胸前,他轻轻的捉住一缕,握在手心仔细
  的为我梳理着。
  「木然,你知不知道有时候你好帅……」我捧着他的脸,轻声呢喃着。
  「什么时候?」木然呵呵一笑,倾身在我额前点吻了一下。
  「站在晚风中的时候……你知不知道,我也很爱看黄昏的景色,瑰丽,隽永,
  略带苍凉却又荡气回肠……」
  「嗯,傻丫头……」
  「唔……」四唇相接点燃了两人心中酝酿已久的火焰,我们疯狂的索吻着,
  唇齿绞合,津液洋溢,木然的手使劲在我背后抱着揉着,想把我紧紧挤压进他身
  体一样。
  木然说后天早上的火车,这个时段回去的车票很好买,前天我上课的时候他
  就已经去买到票了,明天去采买点火车上吃的东西就OK了。
  我心中有丝丝不舍的情丝,缠绕着木然,很不愿他离开,很害怕他离开后的
  孤独,但是我知道他能来陪我这些天已经很难得的了。
  尽管他来的目的有很大成分是和我亲热,行爱,可是他却也要忍受水土不服
  的困苦,海拔、时差、气压都大不一样的两座城市,气候、风土、人情更是迥异
  的两座城市,木然想知道想了解我这四年的生活环境是什么样,所以他来了——
  他很努力的记住我带他走过的景色,洋房,花园,街景,乐园,所有我们去
  过的地方木然都很用心的记忆着,他说这样以后和我聊天的时候就可以多多谈起
  我读大学的城市而他不会接不了话题了。
  「傻瓜,百度不就行了!」
  「不行啊!你不知道上面的信息更新的很慢耶!而且说的也不太准啊!」
  「呵呵,就你准,行了吧?!」
  逛完马路,陪着木然来到他下榻宾馆的房间,木然抱住我把我抛落在软和的
  席梦思上,然后整个人也压了上来。
  「先洗澡!哎呀……不行,那里脏啊别乱舔啊……啊啊……救命,色狼啊
  ……」
  「呵呵,不管了,没事玫瑰,我都不嫌你脏,你还不好意思什么哦?」
  「那你呢!你不洗身上那里味道好重的哦……」我红着脸说道,不知为什么,
  他下身那股味道我一闻到就会心跳加速,那是种很催人淫靡的味道,说不上香还
  是臭,但就是让我会往做那个事的方向想。
  木然可以不在乎我是干净还是脏,却极其注重自己的卫生,本来人都情欲迷
  蒙要大刀阔斧的做事的了,被我这么一说还羞羞的跑进浴室冲洗去了。
  「哼,肯定是进去打个蘸水就出来了……」仿佛是验证我的话似的,木然
  「唰」的拉开门就直扑我过来,连浴巾都没围,馋成这个样啊?就像饥民看见热
  馍似的……
  结局是很悲惨的,饥民扶在热馍上拼命的起伏着,进出着,次次把热馍挤压
  变形,而热馍身上的其他柔软部位一处也没逃过饥民的魔掌,挤捏搓捻揉拉无所
  不用其极,蜜液飞溅,吟声不绝,战场频频切换,战事越来越紧,最后我们绷紧
  身体迎来了紧锣密鼓的冲锋和舒畅欢愉的释放,达到了浪潮层层叠起的巅峰,得
  到了跌落仙境云端的酥爽。
  我们的灵魂已经进入了一个欲死欲仙忘我无他的境地,这里,只有两条相互
  纠缠交姌寻欢的躯体,不知疲倦,不知时日……
  这里,在这个房间里,在这个只属于我和木然二人的天地里——
  有的,只是挥汗如雨的耕耘,他勤劳,健硕,能干。
  有的,只是销声绵骨的厮缠,她温柔,娇弱,体贴。
  有的,是我们对即将分别的不舍和新别胜大婚的留恋……最后一次我们一起
  释放之后,木然和我,都落泪了。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