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d奶】『【神鹰帝国】(4卷78)』

时间:2024-05-22 19:24:09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武侠

             第78章玄女九法

  隔着衣衫,神鹰再怎么细细品玩,帝国武天骄终觉不爽,神鹰遂动手去扯坤月公主的帝国腰带。

  坤月公主见他欲火盈眸,神鹰举止猴急,帝国草d奶也不觉窃笑,神鹰遂稍稍挪高娇躯,帝国一力相

就。神鹰见她挨着身儿,帝国任他解带卸衣,神鹰不消片刻,帝国抹胸亵衣,神鹰无一着身,帝国脱了个光

身赤体。神鹰

  坤月公主衣衫一去,眼前顿即白生生一片。只见她丰胸纤腰,肌若凝脂,犹

胜琼林玉树,确是个仙姿玉质的美人儿。

  武天骄一时看得痴呆一阵,发觉坤月公主和家中的娇妻美妾相比,实是寒木

春华,各有长短。武天骄伸手环住她缠腰,轻轻把她拥紧,着手如抚温玉,软柔

滑腻,说不尽的受用。

  坤月公主是已婚的少妇,在男人跟前赤身裸体,也是惯常之事,也从不曾有

半分妞妮羞态,作风大胆。但今日不知怎的?惟在武天骄面前,忽地弱颜易愧,

竟尔羞容答答起来。

  武天骄仔细的大量坤月公主,她一对美丽水汪汪的眼睛,瓜子脸,樱桃小嘴,

美丽极了,雪白的肌肤,高挺的乳峰又白又大,粉红的乳头,平坦光滑的小腹,

修长的弹性十足的玉腿,雪白的臀部又大又圆,三角地带,芳草茂密,一条若隐

若现的肉缝,花唇闭合,乍一看之下,直如未经人事的处女一样,美极了。

  她垂首视胸,娇羞柔媚,飘飘有出世之姿,武天骄越看越觉心动,欲火越加

浓烈,腿间那根擎天之物,硬得欲要破裤而出,委实难忍难熬,忙拥她滚翻在床,

手掌刚好按上她一边玉峰,正欲恣意把玩之际,却被坤月公主挽着手腕,开言推

拒:「你衣衫尚未褪去,先待皇姐为你脱去好么?」

  武天骄焉有拒绝之理,点头称好。但见坤月公主翻身起来,为武天骄里里外

外的脱了个精光,待得脱下亵裤,瞥眼看见那根壮硕男根,正自昂首怒目,如同

一条巨龙般,大屌在线粗滚滚,长巴巴的甚是骇人。

  啊!坤月公主看得张口结舌,目瞪口呆,真个又惊又爱,心想自己见过的男

人也不少了,却从未见过如此巨大之物,其物可说是万中无一,人间瑰宝,且玉

雪白净,肉冠棱深,真乃女人的宝贝!

  坤月公主瞧得心猿意马,已是难以自持,贪婪地伸出玉指,把巨大赤龙茎牢

牢圈住,竟然围拢不来,还发觉它兀自在手心跳动,又热又硬,滚烫的吓人。

  她越看越觉火动,桃源花穴不禁痒了起来,空虚难耐,回眸望向武天骄,含

羞带怯道:「你……你这物怎地这般粗长,吓死皇姐了!」

  武天骄微微一笑,傲然道:「就如此的大,我也没法子,皇姐要是害怕了,

我马上穿回衣服,拍腿离去便是了。」

  坤月公主媚眼如丝,轻哼道:「谁说本宫怕了,本宫曾听闻你的床上功夫甚

是厉害,不知多少女人败在你的胯下,因而本宫甚是不信,故而一试!」

  哦!武天骄一怔,轻笑道:「如此说来,你早就注意上我了?我的床上功夫

厉害,你听谁说的?」

  坤月公主嗤笑道:「还能有谁,当然是……那些来往于天上人间的贵妇了,

她们都说你的床上功夫厉害,可惜邀月夫人不在了,而你又成了帝国的驸马,她

们想再找你,已是变得不可能了!」

  她一提起邀月夫人,武天骄不禁神色一黯,叹息道:「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

了,怎么?你主动委身于我,到底是大皇姐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

  坤月公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风骚地望着武天骄,脆声道:「两者有

之吧!嗯!你的真得硬的很厉害,人家的肚皮也要给你顶穿了。」说话之间,她

探手往下握住赤龙茎,只觉着手滚烫坚硬,她一面套弄,一面道:「好威猛的大

家伙,真是教本宫心爱难舍!不知檀雪皇妹她们怎么承受得住?」

  武天骄嘿嘿笑道:「既然皇姐喜欢,那我现在给你便是。」

  坤月公主摇头道:「我还想多玩一会,你好好的给我卧着,待皇姐好好的服

侍你。」

  武天骄轻笑道:「这岂不是颠倒身分吗,要皇姐来服侍本驸马,本驸马真个

有点受宠若惊。」

  坤月公主道:「就只怕你嫌皇姐服侍不周,delightful-brunette-把本宫赶下床去。」

  武天骄拍了拍她的粉臀,笑道:「如此唐突佳人,天骄岂敢如此大胆。我的

好皇姐,你且转过身跨上来,让本驸马也给你个爽快。」

  坤月公主已是意乱情迷,轻喘着香息,旋即翻身而起,倒头伏在武天骄身上,

腿儿敞开,把个红艳艳,粉腻腻的桃源玉洞摆在武天骄眼前。

  只见她那桃源玉洞芳草萧疏,唇瓣鲜嫩腥红,门户之处,已见清流涿滴,还

夹着玉露芳香,清清雅雅的,似有建兰之芳。武天骄见着这妙品,不禁兴动难当,

把指拨开花唇,凑头张嘴含了上去。

  坤月公主骤然受袭,浑身猛然一颤,销魂肉洞立时歙张大动起来。忙握住武

天骄的赤龙茎,只见他的男根又粗又长,肉冠头如硕大的香菇头一样,红通通的,

骇人之极。

  坤月公主骚媚入骨,早已受不了情欲的煎熬,当下双手紧握着赤龙茎,肆无

忌惮的上下套弄捋动起来。没过一会,便见赤龙茎肉眼口浸出乳白色的浆液,一

颗一颗的冒了出来。坤月公主那肯放过,毫不客气地遂一一为他舔去,吞咽下肚

子。

  便在此时,她顿觉肉洞一爽,原来武天骄把她的双腿分开,埋首没脑在阴户

上,疯狂地吸吮那两片肥肥的红润的大阴唇,续而,用嘴摸、搓她浓密的阴毛,

但舌头不时的舔着阴穴,这简直要了坤月公主的命。

  她从来没有被男人如此挑逗过,经武天骄如此放肆的玩弄,全身如好多蚂蚁

爬行似的骨酥肉麻。血脉猛涨,穴里淫水大量外流,嘴里不住的开始呻吟,丰臀

已扭摆的愈发狂急,武天骄好像得到鼓励似的,那根手指急速的在阴毛、阴唇、

阴穴处加紧打起转来,弄的坤月公主全身乱颤,腰肢急扭,但又被公主的自尊心

所限,不愿表现出来,只好强忍着。

  武天骄仍不停的戏弄,两手又往上移到她那发涨的乳峰又搓又捏的,舌头用

力的往小穴里伸去,奋力抽叠莽进,不停吸舔挑磨,钻刺无宁。

  如此这般一弄,直教坤月公主美得呻吟哼嗯,臀摇肢摆,春水长流。

  武天骄见她如此的骚浪,便再加添几分力,拇指压在小肉核上抚揉慢搓,逗

得坤月公主再难以噤声,「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武天骄全不理会,变本加厉有

一顿啃咬猛吸。

  坤月公主只觉两腿发抖,嘴唇打颤,全身一阵阵的紧绷,再也忍耐不住,哀

声叫道:「不行了,且停一停……」话声未落,阴洞一阵狂泄,竟尔丢作一团,

内中温液已是汪汪狂涌,把武天骄注满了一嘴。而武天骄如饮甘露,津津有味。

  坤月公主丢得昏头晕脑,四肢瘫软,喘息良久才稍稍回气,忙伸手挽起眼前

的赤龙茎,吐出丁香小舌,缓缓往来洗舔,只觉赤龙茎一经触动,立即筋露目张,

热气逼人。

  坤月公主愈看愈爱,张大性感的樱桃小嘴迳往肉冠头含去,偏生她嘴儿小巧,

而武天骄那宝贝赤龙茎又硕大无朋,肉冠头大得吓人,坤月公主几经九牛二虎之

力,方含得半个肉冠头。

  武天骄虽被她性感赤裸的身躯阻挡了视线,却也感到她的为难处,遂笑道:

「皇姐要是吃不下,便作罢好了,无须勉强。」

  坤月公主听见,怕武天骄不得尽兴,只得张尽樱唇,奋力深吞,终于咬住了

整颗龙头,心里不由欢喜,忘情大肆吸吮。坤月公主手口并用,只求这男人畅美,

直到口儿发麻发软,方肯吐将出来,撑身扑回武天骄怀中。

  武天骄紧紧抱着她,见她嘴角处湿淋淋的一片,双眼微红,知她刚才确实吸

吮得辛苦,不由心生怜爱,低声道:「这又何苦呢?」

  坤月公主满眼柔情,脉脉的瞧着他道:「皇姐何来苦处呢,只是你这个东西

实在是太大了,我……无法使你尽兴。」

  武天骄在她那对又挺又坚的乳峰上,使劲来回的揉搓着,乳峰被弄的胀大了

不少,小乳头也突起硬硬的,坤月公主呼吸逐渐急促,浑身酥麻,粉脸上泛起一

片红霞。

  坤月公主见他如此,只得尽情相就,单手支榻,一手捧着玉乳,送到武天骄

口中。武天骄于是身子往下微缩,一头埋在高挺的乳峰上,用嘴含住乳头又吸又

吮又舔。

  随着武天骄的缓吸轻扯,阵阵快感,不住涌上坤月公证脑门。武天骄一手围

上她纤腰,一手往下挑弄她的桃源玉洞,在她丰美的花唇上轻轻的摩擦着,弄的

小穴又酥又痒,不时利用食指、中指插入小雪中抽动,不一会弄的她香汗淋漓,

下面淫水开始泛滥。

  没过多久,坤月公主实在美快难熬,只觉突然四肢悚然,双手再也支撑不住,

身躯颤得几颤,一个哆嗦,俯伏在武天骄胸膛,把他抱得牢紧,娇喘着道:「又

给你弄丢了。」

  坤月公主身子不高,这般伏倒下来,肉冠头刚好抵着她玉门。毕竟舌头太短

了,不能舔深洞穴,更不能使她满足。而此时的武天骄,也中欲火高涨,胯间之

物早就硬得要命,用手握住赤龙茎,对准坤月公主的小穴,用手拨开阴唇使劲一

挺,腰肢微微往上一提,即闻「嗤」一声响,肉冠头已应声而入,粗大的赤龙茎

冲破第一关,进入了大半。

  「啊呀……好痛……轻点……」坤月禁不住惨叫起来。她只觉赤龙茎硬生生

地把自己的阴洞撑开,阴洞含住他的肉冠,又紧又胀,仿佛处女开苞般疼痛,眼

泪都掉了下来。

  两人牢牢相抱,武天骄怜惜地停了下来,笑道:「皇姐,你那儿好紧,光含

着我小弟弟的头儿,已教人爽上天,若全部插入进去,一定爽死了!不知会爽到

何等光景!你且放松下来,我要进去了。」

  坤月公主眼泪汪汪,轻点螓首道:「你……你那话儿真的很大,但也很胀,

很舒服,感觉塞得满满的。你可慢慢的来,万不可过急,人家还须得适应一会。」

  武天骄闻言,一方面抚摸她的乳峰,另一方面又把双唇印在她的樱唇上吸吮

着,直到坤月公主忘情的呻吟声又起,赤龙茎方始徐徐地逐寸深进,只觉她肉洞

里实在是紧,有点寸步难移,如肉箍般箍得赤龙茎紧紧的,却异常的爽美。

  他深吸一口气,屁股使劲一挺,赤龙茎终于尽根而入,肉冠头直达花蕊。坤

月公主感到没先前那般疼痛了,只是觉得阴洞儿涨的满满的,一种既充实又麻痒

的感觉涌上心头,禁不住「唔……」了一声,呼出了一口气,道:「好舒服……」。

  肉冠头抵着嫩蕊,武天骄竟发现那里有股子的吸力,花蕊不住歙然张合,犹

似被婴儿小嘴般吸吮,真个受用非常,不禁双手抓住坤月公主的雪股,开声问道:

「你里面怎地这般作怪,竟然会咬人?」

  坤月公主使劲抱住武天骄的身躯,水眸半闭,万般柔情的望着他道:「皇姐

天生便是这样,只要一兴奋,那里便会翕动不停,你不喜欢么?」

  武天骄笑道:「怎会不喜欢,求之不得!。」说着,双手从她的两腋穿过,

紧抓住她的双臀,屁股开始有节奏的上抽下插,当赤龙茎重重的插入时直抵花蕊,

使得坤月公主浑身颤抖着,嘴上止不住浪呼哼唧起来,提起圆臀极尽迎凑,数十

回合一过,已是魂飞半天,阴洞里波涛汹涌,随着赤龙茎出入之势,花露不停给

拖带出来,顺臀而下。

  再过片刻,坤月公主已美得体播腿摇,再难抵受这份销魂快感,大喊出声来:

「太……太美了!本宫从没这么美过,今日与你一乐,犹胜往昔万倍!」

  武天骄含笑问道:「不知皇姐哪里美呢?」

  坤月公主正乐在头上,此时见问,淫言浪语立即涌将出来:「浑身都美,尤

其被你出入之处,下下戳着花蕊,像顶到心窝儿似的!嗯……又有点丢意了,狠

狠给皇姐几下,就让人家死去好了……」

  武天骄闻言那还客气,当即来个直入直出,赤龙茎重重的插入,狠狠的拔出,

直插的坤月公主舒服的眉开眼笑,全身猛烈的抖动扭摆起来,啊啊哼哼的浪叫不

止。

  两人疯狂的性交,武天骄下体更加卖力,赤龙茎猛插猛抽,次次到底,使劲

直撞花蕊。坤月公主被她狂热的动作刺激的浑身发热,浪的不知所已然,只有猛

力的摇动肥臀腰肢,增加快感,忘掉一切的迎合。

  两人的性器紧密的结合,不时的磨动,这样不知插了几百下,武天骄赤龙茎

狠命的往里一插,跟着肉冠头狠狠的顶住花蕊,然后使力一转,摩擦着花蕊,一

插一抽一转磨,都干得坤月公主身心陶醉,害的她再度浪叫:「啊……我要死了

……我要痛快死了……好……呀……嗯……唔……」

  坤月公主疯狂地浪叫,浑身抖动,把武天骄刺激的更加狂野,一根粗壮的赤

龙茎,毫不怜惜的磨呀、转呀,突然,坤月公主一阵尿意涌上心头,子宫内一阵

收缩,直觉得有股莫名的冲动想往外冲,不由得大叫:「要丢了……」

  武天骄知道她要高潮了,使出浑身本领,又一阵耸抽挑顶,拼命的狠插急抽,

插的坤月公主淫呼浪叫,语无伦次。

  阵阵莫名的快感激荡着坤月公主浑身每一个地方,一股浓热的淫精往外泄了,

随着赤龙茎的抽插流出来,而武天骄仍在凶狠的抽插,一次又一次的把坤月公主

推上高潮。

  待得坤月公主连泄了三次,武天骄方才在她阴洞中猛然爆发,阳精直灌花宫,

随后肉冠头紧抵着坤月公主花蕊深处,只觉股股甘露浇在肉冠头上,丝丝凉凉,

真个舒爽透顶,畅美无比。

  坤月公主泄得娇躯颤抖,舌头发冷,俯在武天骄胸膛上,娇喘咻咻,浑身酸

软,娇弱无力。

  武天骄也不忍加以追击,遂静止下来,待得一会,坤月公主缓过劲来,方始

抬起头来,与武天骄两眼相视,气咻咻地道:「金刀驸马果然厉害,本宫服了,

这一式『鱼接鳞』,本宫从不曾败个阵来,今日却败在你的玉棍之下,也算是破

题儿第一遭。」

  武天骄听得眉头一皱,他看得出来,这个公主完全是个骚货,床上功夫过人,

哪像是第一次红杏出墙?当即问道:「什么是『鱼接鳞』?」

  坤月公主依偎着他,缓缓地道:「这是本宫修炼的『玄女销魂九法』之一,

皇姐除修习武功之外,对房中之术也有涉及,其要旨是除了征服床上的男人,主

要是学得如何培养神气,调和阴阳,增长驻颜长寿之术。」

  武天骄身怀「天鼎神功」,什么「养阳还精」、「蓄血安气」等法门,早已

烂熟在胸,但对这种房中之术,只闻其名,却不知其法,不禁来了兴头,问道:

「那『鱼接鳞』既是玄女九法,想必是什么交合姿式,你说给我听听?」

  坤月公主微笑道:「其实这一式极为寻常,也算不上什么。鱼接鳞,顾名思

义就是鱼鳞重叠之意,却是男人仰卧,女人跨在男人身上,两股向前,手引男人

之物,缓缓插入花宫,接着女人暗运内息,使膣内不住收放,犹如婴孩吮乳,皆

因这一式全为女人作主动,快慢随心,男人若非有相当定力,势必不堪一击。」

  武天骄心中恍然,又问:「那其余八式,又是什么名堂?说来听听!」

  坤月公主道:「你既有兴趣,皇姐就一一说与你听吧。第一式为『龙翻』,

第二式为『虎步』,第三式为『猿搏』,第四式为『蚕附』,第五式为『龟腾』,

第六式为『凤翔』,第七式为『兔吮毫』,第八式为『鱼接鳞』,第九式为『鹤

交颈』。」接着把每式姿势,详细地说了一遍。

  武天骄愈听愈觉有趣,觉得与自己所习的天鼎神功招式大同小异,又听得坤

月公主道:「男女的房中之术岂只如此,除玄女九法外,还有众多的招式,各有

不同结合体位,你若想知道,皇姐打后再慢慢说与你听,届时你便可大派上用场,

用在你那六位娇俏可人的妻子身上了。」

  武天骄笑道:「若皇姐将所有的招式使将开来,那还得了,岂非要了天骄的

性命。」

  坤月公主微微一笑,搂着武天骄亲了一会,发觉他的巨龙仍然深插在他体内,

依然坚如铁柱,撑得阴洞胀胀满满,兴念不觉萌动,遂徐徐地说道:「你还没尽

兴吗?再好好疼爱皇姐一回,好么?」

  武天骄笑道:「好啊!今晚儿就把皇姐的玄女九法尝个遍,现在先来个『鹤

交颈』如何?」

  坤月公主吃了一惊,随即轻笑道:「九法全用,皇姐倒也不怕,就怕你没这

个本事。」

  武天骄坐身而起,说道:「你且张开眼晴瞧清楚,今日要你知道我武天骄的

厉害。」说着,叫坤月公主先挪身一旁,端正盘腿坐在榻上,问道:「这一式坐

姿对么?」

  坤月公主点了点头,垂头见那根赤龙茎朝天竖起,火红的肉冠,润泽光亮,

不由看得心火大动,遂伸玉手握去,轻轻为他上下撸动,问道:「舒服吗,可要

皇姐为你再舔一回?」

  武天骄摇头道:「先不忙这个,你快跨坐上来。」

  坤月公主只得跨开双腿,牵着赤龙茎,面朝面的缓缓坐下,赤龙茎立时撑开

阴洞,直闯深处。坤月公主满足地嘘了一声,双手围上武天骄的脖子,接着,娇

躯开始上下晃动起来。每提一下,肉冠棱角便刮得她心跳肉麻,美不可言,忙凑

唇在武天骄脸上乱亲乱吻。

  武天骄也是十分畅美,双手抱着她丰满圆臀,助她身躯上下起落,耸动套着

赤龙茎。

  坤月公主愈来愈感快美,一对傲挺玉峰紧紧贴在他胸前,随着动作的起落,

不住地在武天骄胸膛磨磨磨蹭,口中哼叫:「你好生厉害,皇姐从不曾遇此大物,

今日一试,直爽入到心肺了!你真是厉害!」

  武天骄抽出右手,握住她一边玉乳,轻揉柔捏,入手果真饱满挺弹,不由闭

上眼睛,慢慢品尝。

  坤月公主上下受袭,情兴更浓,数百提下间,已是泄了两回,但仍不忍舍弃,

任由赤龙茎一出一入,冲击花宫阴洞,双手抱定武天骄,低声喘道:「本宫快要

泄死了,人家泄了数回,你还坚立不泄,莫要弄死人家才好。啊……这下好深,

戳穿皇姐了!似又……又想来了,你再狠命深插,不要停下来……」

  一阵肉搏大战,坤月公主已再难支撑,泄得绵如春蚕,软倒在武天骄怀中。

  武天骄见状,便把她放卧在床,发觉坤月公主美目半睁,宛如酒醉,不禁轻

笑道:「才用了两式,你已是这个模样,看你还敢夸海口。」

  坤月公主有气无力道:「你这人怎的这般厉害,力战不泄,金枪不倒,皇姐

真的服了你,余下七式,我是消受不起了,以后再慢慢陪你玩!今晚你便行行好,

暂且放过皇姐,好吗?」

  武天骄见她求饶,知她真的受不了,心中暗乐:「这可不行,不操你个过瘾,

你不知道本驸马的厉害!」当下道:「但我还没玩够,想要我饶了你也行,我们

再来一回!」

  他不由分说,便把坤月公主修长的双腿挽在自己的腰臀上,赤龙茎再度插进

桃源阴洞,抱着她仍在性感柔软的娇躯,往自己的前面一靠,便可见两人下面的

性器紧紧的结合在一起,说不出的淫靡。

  武天骄臀部一扭,只听得两人的阴毛磨出「沙沙……」的声响,阴洞也传出

「噗哧噗哧……」的出声,顿使坤月公主感到美妙极了,双手紧紧的抱住武天骄

的脖子,身体不停的上下套弄鸡巴,又用双乳去摩擦他的胸部,娇嗔道:「嗯…

…你好坏啊……原来你什么都懂……」。

  武天骄两腿一缩,将她向前一推,直把坤月公主推倒在床上,又换成男上女

下的正常性交姿势。武天骄振奋精神地猛抽猛送,坤月公主受到如此重的攻势,

双手抓着床单,大声的浪叫起来。

  武天骄一手撑住身体,一手按着坤月公主的乳峰,用手指揉捏她那坚硬的乳

头,上搓下插,直把坤月公主搞的死去活来,哼声连连,不绝于耳。

  坤月公主一面娇哼着,一面疯狂的扭转着肥臀,极力的迎合,武天骄知道她

在兴头上,马上又要射精了,忙用劲的快抽快插,还用手大力的搓揉玉乳,其势

快如流星。

  「唔……好爽……我好爽……哦……哦……」坤月公主话尚未说完,顿时觉

得花蕊产生了阵阵的收缩,紧咬着武天骄的肉冠头,随着一股热乎乎的阴精喷泄

在肉冠头上,高亢的喊叫转为低切的呻吟,全身好似从水中捞出来一样,汗水淋

漓。

  武天骄仍在疯狂的抽插,坤月公主无力推拒,只能任他狂操不休。武天骄这

回放开精关,大插大操,一阵阵的狠抽猛操,又操得她津液狂流不息,不复人间。

  一次又一次的把坤月公主推上高潮,坤月公主泄的全身发软,有气无力。武

天骄经过一阵疯狂的抽插之后,真也累的气喘如牛,呼吸急促,汗流浃背。

  他见坤月公主数度昏迷,显是无力接战,当下猛力抽插数十下,放开精关,

阳精奔涌而出,浓浆玉液,立时贯满她的花宫。

  坤月公主已是嘘嘘气喘,见他终于鸣金收兵,不禁松了一口气,暗呼:「要

命!」

  当晚,二人相抱而眠,及至天色微明,又再度云雨缠绵了一番。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