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t964】『【等待】(全)』

时间:2024-06-16 20:22:48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经验

  ????????????????????????????????? 【等?? 待】
   ???????????????????????????????????? (一)
   杰米*伍德森摇晃着身体踏上台阶的等待全边缘,他斜靠着栏杆试图让自己的等待全脑袋停止旋转。现在是等待全星期六凌晨一点左右,整个星期五的等待全晚上他都在和同龄的朋友们狂欢。这是等待全一个夏天,杰米第一年的等待全rct964大学生活就要来临。他的等待全一个高中好友趁父母不在城里时举办了一场成年狂欢晚会。
   晚会已经准备好了酒,等待全尽管没有人年满21岁。等待全杰米不怎么喝酒,等待全因此没用几杯啤酒就把他灌倒了。等待全晚会结束后,等待全一些朋友开车送他回家。等待全几个人扶着杰米下了车,等待全即使他并不真的等待全需要帮助。他头有点晕但是走路却没有问题。他本打算挥挥手与大家告别然后自己走回去,不过当看到朱莉站在一旁也准备援手时就改变了主意。
   杰米一直都喜欢朱莉,但是他始终没有勇气约她出去。他稍稍利用了一下自己现在的“状况”,给自己找到了一个靠在朱莉身上的借口,感受她的身体挤压着自己。这可能是他们俩曾经有过的最紧密的身体接触。杰米把头放在她的肩上,她的头发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蛋。他喜欢这样闻着她身体散发出来的味道。
   当他们走上台阶时,杰米的妈妈南希打开了门。此刻已经过了南希平时的睡觉时间,但她总是在儿子外出后熬夜等着,以防万一他回来。
   “到这里就交给我吧。谢谢你们了。”
   “好的,伍德森太太,”朱莉说。“再见,杰米。希望你好点了。”
   南希引着她的儿子进门走进前厅。她套了一件浴袍在睡衣上,杰米像靠着朱莉一样用鼻子磨蹭着他的妈妈。她浴袍的料子非常柔软,就像朱莉的味道一样,更不用说他母亲的了。当他们稍稍停下来休息时,南希吹了吹脸前的一束黑发。
   “嗨,妈妈。”
   “好了,宝贝。继续,让我帮你走到厨房。”
   杰米的父亲是唐纳德,他是不会关心熬夜等待之类事情的。他在楼上已经睡得死死地了。南希小声的与儿子说着话,让杰米能够保持安静,这样就不会吵醒她老公。唐纳德强烈反对未成年人饮酒,如果他发现自己的儿子是这样回到家的,一定会给杰米最严厉的惩罚。他们走进厨房,南希问杰米是否要杯咖啡。作为回答,他仅仅喃喃着要睡觉。
   早在几个星期以前,杰米年满18岁时,他就大闹着说自己已经长大了需要有更多的私人空间。经过几番讨论,他的父母同意他把自己的卧室搬到地下室去。这是一个很好的安排。他得到了大量的空间,拥有了一个私人带淋浴的浴室。只是楼梯非常陡,特别是对那些喝醉了不能自己走进房间的人。
   显然,杰米本来能够自己走的,但是他假装着自己不行了。当然,他的妈妈也不会让他冒险摔下去受伤。南希扶着他走向地下室的门,轻轻弹开楼梯间灯的开关,帮他踏上楼梯。
   “扶好了,宝贝。”
   走到厨房的餐桌旁,南希脱下浴袍挂在椅子的后面。她的浴袍相当长,所以她不想他们俩中的任何一个在下楼梯时被它给绊倒。
   杰米看着他的妈妈脱去浴袍。他记不起以前是否看过她只穿着睡衣的样子。这是一件大开口的V领睡衣,下面的部分比膝盖还要高出那么一点。因为是无袖式,所以杰米可以看到她裸露的肩膀和手臂。简直太性感了!
   南希转身走过去接着扶好他。杰米也继续靠着她,然后他们俩开始慢慢地走下楼梯。
   “我爱你,妈妈。”
   南希笑了笑,支撑着他身体的重量。
   “我也爱你。”
   杰米不知道当时他为什么要那么说,妍小奴但是他确实想让妈妈知道他那一刻的心情。当她扶着他下楼梯时,他所想到的全是他有多么的爱她。他的妈妈是多么的可爱、多么的优雅、多么的漂亮。她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最喜欢的人。
   最终他们到了下面,南希扶着杰米走过走廊来到他的卧室。他脸朝下“叭”地倒在床上,但是他妈妈把他翻转过来,一只手抓着他的右脚。
   “你不能这样睡觉,”她对他说。
   杰米嘴巴咕哝着什么反抗着,可是他的妈妈却不准备与他辩论。南希扯下他的一只鞋子,接着是另一只。
   “好了,宝贝。站起来一下。”
   杰米慢慢地抬起他的脚,然后南希拍了拍他的衣服裤子,看看有什么东西还在口袋里。她伸手进去把他的钱包和手机掏了出来。
   “你一定不想让它们在洗衣机里结束自己吧。”
   “谢了,妈妈。”
   南希把他的东西摆好放在床头柜上。这时杰米开始笨手笨脚的解皮带,他想解开它,可这该死的东西怎么也搞不定。南希看他遇到麻烦,于是推开他的手。她解开皮带后就把它扔到边上的一张椅子上。
   杰米坐在床边看着南希捡起乱丢在他垫子上的脏衣服。他尝试着不去看,但是每当她在他面前倾斜着身子时,总是不可能不让他注意到他妈妈的大奶子在他的面前晃荡。她睡衣领口露出来的空间让人很容易瞥到她的乳沟。
   “宝贝,你真应该打扫一下这里。看上去就像刚刚走了龙卷风。”
   南希继续打扫她儿子的床铺,而杰米却公然盯着她的乳房。他的妈妈有一对浑圆、丰满的奶子,明显一手不足一握。当那对奶子随着南希的移动而摆动时,他的肉棒在裤子里开始变硬了。
   “上帝!你的奶子真大,妈妈。”
   南希停了一下看着她的儿子。杰米以前也喝醉过几次回家,在她帮他上床睡觉时也说过一些奇怪的话。看着他现在的情形,她把这些都抛在脑后无视他的胡言乱语,又回去清理他的床。
   杰米仍然聚精会神地看着他妈妈的乳房,看着她们随着她手臂的移动而轻微摇动。他突然急切地想要触摸她们。他知道她也许会很生他的气,不过他可以把责任总是推到醉酒的原因上。再说了,如果不去摸一下的话实在是太愚蠢了。她们就那样出现在他的面前,好像熟透了的果实吊在那里等着去被摘取。
   不再犹豫,杰米伸出双手抓住了他母亲的乳房。随即,他感到她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推开了他。
   “这个…冷静一下,宝贝。让我打扫完。”
   南希迅速铲起剩下的衣服。她刚收拾好,杰米的手重新伸过来又抓了一大把。
   这次,她抓住了他的两个手腕。
   “杰米……”
   她努力挪开他的手,但是他却设法再去把她们抓得更紧。
   “对不起,妈妈。你真……你真的太漂亮了。我爱你。”
   杰米飞快地又一次抓住了她的奶子。三次了!他深深地为自己而感到自豪。
   这次,南希完完全全地挪开了他的手。她放开他的手腕然后把自己的手平放到他的肩上,
   “好好睡一觉,然后忘了这些,好吗?”
   她倾下身子在他的额头亲了一下。但是她还来不及后退,杰米就抓住了他妈妈的臀部把她向前拉。南希朝着他绊倒,她的乳房猛地撞到了她儿子的脸上。在她还没有什么反应时,杰米开始舔着,亲着她的乳沟。
   “杰米!停下!”
   南希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想把他的头从她的胸前撬开,但是蠂蠂锝忥綇442锝冿綇屑他就像一头发情的公牛围着她。她很快认识到没有希望了,于是停止了反抗。当他发现她的抵抗慢慢消退时,杰米抓着她睡衣松垮的领口猛地把它拉到了乳房的下面,将那对饱满的乳房完全暴露在他贪婪的目光中。
   “噢!”南希喘着气。
   杰米本来已经醉得分不大清左右,可惜他母亲的奶子让他清醒了过来。她有一对他曾经所看过的最完美的乳房,以及两颗诱人无比的紫葡萄。
   用双手罩握住两个乳房,杰米迅速把她的一个奶头塞进嘴里。
   “杰米!不……要!”
   南希又一次试着摇动身体摆脱,但是由乳房吸吮而引起的强烈快感使得她全身无力。
   “喔…喔…喔…,我的上帝啊!”她呻吟着。
   杰米不停地在他妈妈的乳房上吸着奶,感到她的奶头渐渐变硬起来。南希的挣扎慢慢地停止了。她就那样站在那里让她的儿子唆着她的奶头。
   几分钟后,杰米停下来抬起头看着他妈妈傻傻地笑着。他感到自己的肉棒就要撕裂裤子钻出来。南希稍微后退几步,使自己能够冷静下来。杰米在她乳房上到处留下的湿痕反射着床头灯发出的光线。
   “不要,宝贝。”她用悲伤的声音说着。“我们不能…”
   “噢,别开玩笑了。妈妈,每次我操你时你都这样说。”
  (二)
   ?
  南希羞愧地低下了头。距离她第一次与自己的儿子做爱已经有几个月了。她试着回想起来,想记起她是怎么陷到这种泥潭里去的,但是她想起的仅仅是一些碎片。南希因为自己的性冲动而异常绝望以致发狂,她真的无法回想起这事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她只记得当她拿着一篮子脏衣服到地下室时,自己疯狂地想做爱。她只记得打开了滚筒洗衣机然后自己的双腿就这样夹住了洗衣机的边缘,这样当机器振动起来后就能不停的摩擦她的私处。接着她记起杰米正好冲完澡从房间里走出来,身上仅仅围着一条毛巾。他发现了她的秘密。接下来,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了。
   她怎么也回想不起自己说了什么或是做了什么。唯一能肯定的是,她最后弯着腰趴在洗衣机上面,她的裙子被推到了臀部之上,而她亲生的儿子正从后面操着他的妈妈,并且让她达到了性高潮。
   南希有很长时间没有被抚摸了,这次做爱的经历真是美妙无比。尽管如此,她因为这件事内心充满了负罪感。她告诫杰米这种事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发生了。事实上与自己妈妈做爱的感觉太不可思议了,即使如此,杰米迷恋着再这么来一次。他竭尽全力想再得到一次机会。
   甚至不到一星期,某天下午,杰米就勇敢地尝试着与妈妈做了爱,他说服了她为他口交。南希试着说服自己相信,这不是真正的性交,这仅仅是为了让他发泄出来,这样他就能让她安静几天了。不过把自己儿子的阴茎放进嘴里比和他做爱更让她感到罪恶。
   仍是如此,当感到塞在嘴里的大肉棒喷射出大量的精子后,南希最终崩溃了。她帮他手淫到重新勃起,接着与他在他的床上干了起来。
   这是一场刺激、充满激情的性爱游戏。所有不洁的念头南希都不再试着去想,自从她和她儿子发生第一次关系之后,她所想象的所有东西都已经过去了。她是如此的渴望性。他们不停地疯狂做爱,南希已经记不起自已丢了多少次。可是一旦结束之后,她又为自己的行为深深感到羞耻。
   在那之后杰米又使她疲于应付了好几次,但是与他做爱南希却仍然没有感到一丁点不舒服。她知道这事是多么的糟糕透顶,也知道她正在做一件万分罪恶的事情。她无法帮助自己。南希只能在最初的几天保持内心的稳定,接下来当杰米不断接近她时,她的淫欲又增长起来。最终,她再也无法抵抗他了。
   每次做完爱她都会感到心情糟糕透顶,她总是劝告杰米他们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她十分生气自己让这些事发生了。她恼怒杰米与她做爱。更多的,她生她老公的气,他忽视她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以致她得依靠自己的儿子才能得到满足。
   ???????????????????????????????????????????????????????????????????????????????? (三)
   她站在杰米床前,胸部就这样敞露在空气里,也不做任何努力去掩盖自己。杰米站起来解开自己的裤子。
   “宝贝… 啊,上帝。”
   杰米扔掉自己的短裤,让他坚硬的肉棒跳了出来。他把几个枕头放到床头,自己背靠着它们躺在那里。
   “来吧,妈妈。你知道自己需要的。”
   南希羞赧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她看着自己儿子坚实的肉棒在那里抖动着,正指着天花板,等着她坐上去。她太需要一次高质量的性爱。杰米的舌头袭上了她敏感的乳头,这使得她全身慢慢地变热。
   她想他也许会因为喝得太多将什么也记不起来。之后也许她能让他觉得什么也没有发生,这一切只不过是他的梦境。
   把手伸进自己睡衣的底部,南希慢慢地脱下了她的内裤。当她从脱下的衣服中走出来,越来越多的罪恶感向她袭来。她是怎样的一个母亲?向亲生儿子张开自己的大腿?让他把阴茎塞进她的身体内?她怎么已经退化到了这种地步?
   杰米微笑着看着他的妈妈爬上床骑在他身上。
   “等一下。把它提上去,我想看看。”
   南希把睡衣从下提上去,让她的阴部暴露在她儿子的眼前。她有着杰米曾经见过的最美丽的鲍鱼。她已经把阴部剃得干干净净,仅在阴阜上留了一小丛卷曲的阴毛。他把手伸下去在他妈妈的两腿间揉捏着。她已经湿透了。
   “噢噢,…快来,让我们开始吧。”
   阻隔掉来自内心深处的羞耻感,南希向着儿子的坚挺的地方俯下身子。
   “啊啊啊。”
   在他斜靠着的位置,杰米的脸离他妈妈的乳房只有几英寸的距离。南希跨骑在儿子的身上,身体前倾,双手支撑着床垫。
   杰米双手托住他妈妈丰满的臀部开始缓慢有力的抽送。
   “噢噢噢,耶,”他呻吟着。“shit,妈妈。整个星期我都在想着日你。”
   南希喜欢在做爱时听着下流的话,只是当从自己的儿子的嘴里听到这些让她感到十分的不舒服。他甚至在他们做爱时还在喊着她“妈妈”。听着他说这些话让她身体的一部分兴奋起来。这部分恰恰是使她达到性高潮同时又是让她感到负罪狂野的地方。更重要的是,这提醒了她现在正在做一件多么糟糕的事情。
   她试着不去想这些,现在她正忙着把屁股来回的耸动,在她的每一次往返中感受她儿子的肉棒在自己的体内滑进滑出。
   杰米抬起头看着他的母亲。这是一幅奇妙异常的情景,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骑在他的鸡巴上。他抓紧她的屁股,然后轻轻地把他的臀部抽离开床,不过并没有停下做爱。
   “噢,上帝。你的屄已经这么湿了!”
   “不要…不要说那样的话,”南希虚弱地说道。
   “但是这是真的,妈妈。你真的又辣又骚。操你的感觉就像飞起来了一样!”
   南希把身子向前靠了靠,让自己被插地更长久一些。这样使她的乳房正好碰到了他的脸上,杰米开始吸允她硬起来的乳头。
   “噢…噢…噢噢噢!”
   “你喜欢骑我的鸡巴吗?来吧,妈妈。快说。”
   “是…是的,宝贝,”南希有一点害羞地说到。“我喜欢骑你的鸡巴。”
   杰米猛烈耸动着屁股,让他的肉棒深深地进入她的体内。她的屄紧紧地咬住他的肉棒当它进进出出地时候。
   南希愉悦的呻吟着,让自己的屁股抽动得更快了。杰米抓住她睡衣的底部从她胸前脱了出来。南希抓着睡衣的一角把它扔到一边,这样她完完全全裸露着骑着她的儿子。强烈的快感让她的罪恶感慢慢消失。
   “你的裸体真是棒极了,妈妈。”
   “是吗,宝贝?”
   “噢,操,耶。上帝,看看这对奶子!”
   南希感到一阵骄傲。她的老公似乎不再欣赏她的身体了,但是有人却会。
   “你真的太棒了,让我继续日你。我打赌没有人像这样日过他们的妈妈。”
   南希呻吟着回应着他,非常享受这样的性交。
   “就算他们也这么做,但是没有人的妈妈像你这么性感迷人。我有这世界上最美丽迷人的妈妈。让我操你吧!就这样说,妈妈。”
   “你…你正在操我,杰米。你正在操你的妈咪!”
   喃喃念着他正在操着自己的亲生母亲这些下流的暗示总是让杰米全身兴奋不已。但是从她的嘴里听到这些让他更加兴奋,杰米已经准备完成最后一击。他以往能坚持得更长久,但可能由于酒精的缘故让他这次快结束了。
   “噢噢噢!妈妈,我快了!喔喔喔,操!!!”
   杰米紧紧地抓着他母亲的臀部,从他的龟头迸射出浓浓的精液。南希能感到滚烫的弹药射进了她的体内。当他高潮时她仍然骑着他,希望自己也能达到高潮,可是失败了。在杰米的爆发将要结束时,他的阴茎又射进了一些子弹进入他妈妈的阴道里。
   “噢,耶!噢,妈妈,真是棒极了。”
   他享受着与母亲又一次做爱带来的快乐。南希翻身躺倒另一边,她能感到他滚烫的液体在她的身体里流动,她一直都很享受这种感觉。在她几年前上了节育环后,她就常常想要体验这种感觉。可是不久之后她的老公就不再关心她了。
   他们俩安静地在那躺了几分钟。
   “你喜欢吗?”最后他问到。
   “我还没有高潮,”南希小声的说到。
   “噢。对不起,妈妈。我这就让你丢出来。”
   南希微笑着看着他。与自己儿子做爱她就喜欢这一点。他总是想确定她是否也达到了性高潮。杰米用胳膊肘支撑着身体,想想怎样让妈妈达到高潮。
   “我可以为你口交,只是…”
   南希点点头。她里面装满了她儿子的粮食,所以她也不指望他会低头去舔她的下面。
   “几分钟就好,我们又可以做爱了。”
   杰米开始用手撸他的肉棒,试图让它再完全硬起来。南希看着他。事实上他让肉棒重新勃起好让她高潮的动作,唤醒了她身体里的性欲。如果这是与她老公做完爱,他会说“噢,就这样吧”,然后自己去睡觉。
   她看着杰米不停地揉搓着他的阴茎。过了几分钟,他停下来看着她。
   “如果你给我口交的话,我想它会勃起得更快一点。”
   南希呆了一小会儿。给自己的儿子口交让她感到羞愧尴尬,但是渴望得到性高潮的强烈愿望让她不再关心这些。她得让他再勃起。
   “好吧。”
   杰米跳起来站到床边,低头看着他半软不硬的阴茎。南希坐起来面对着眼前的肉棒,她把他的肉棒塞进嘴巴里,一边用嘴唆一边用手上下撸动着。
   南希焦急地弄着她儿子的阴茎,想重新唤醒它。她的舌头在他的龟头上打着旋转。杰米的手指在他妈妈浓密的头发中穿行,她的嘴吞下了他的鸡巴,他爱死这种潮湿温暖的感觉。
   “喔…唆它,妈妈。”
   轻轻托住他母亲的头,杰米耸动着屁股向前操她的嘴巴。南希不停的吸允着。她再也不能忍受了,她太渴望一次暴风骤雨式的性高潮。
   又过了好一阵子,南希感到他的肉棒开始膨胀。她把头向后靠了靠看着它,手却没有停下来。
   “我想差不多了。”
   “好的。你想怎样解决呢,妈妈?”
   南希想了一下然后挪到床的中央。
   “就这样好了,宝贝。”
   她面对着门,手脚支撑着身体。杰米爬到她的身后,用膝盖跪立着。
   “你真的想用狗爬式,嗯?”
   “是的,”南希轻声承认。
   杰米拍了拍他妈妈的屁股,用他的龟头在她的肉缝处摩擦着。
   “你是想让我的鸡巴插进你的身体?”
   南希发出一声呜咽当他逗弄她的身体时。
   “告诉我,妈妈。”
   “是的,我…我想要你的鸡巴。操我,杰米。求求你了。”
   杰米咧嘴笑了,他把肉棒挤进他妈妈的阴道。由于先前的精液还留在身体里,这让她感到黏糊糊的,不过他却不介意。南希开始把屁股向后挺去,让她儿子坚硬的肉棒刺穿她的肉体。
   “噢噢噢!!!”
   杰米一边抓着她的臀部把她向后拉,一边用肉棒在她的身体里来回抽动。
   “噢,上帝。这太美妙了。我真喜欢操你,妈妈!”
   南希呻吟着,把头倾下去。她把双手塞进垫子里,猛烈地向后耸动着屁股。
   “耶-啊-啊-啊,”随着每次杰米肉棒的挺进,她断断续续的呻吟着。
   进过几分钟激烈的战斗,南希抬起头,将头发甩向身后。杰米将身体绷紧轻轻地拽着她的头发。
   “你喜欢这样做爱?”
   “是的!”
   “爸爸操得你有这么爽吗?”
   “没有,宝贝,”她承认。
   杰米一边加快速度,一边想把她推到床边。
   “哦,就在这里!别停下,杰米!”
   南希能感觉到从身体深处将要释放出来的能量。她双手抓着床单,紧握成拳,等待着那一时刻的来临。
   “噢噢噢,我丢了!我丢了!喔喔喔!!!”
   南希的身体爆发出一阵陈强烈的性浪潮。她感到自己的屄已经疯狂了,又吸又咬。杰米也不停的操着她。
   “喔…上帝!”
   当快感渐渐离去后,南希向前倒在了床垫上。她躺在那里,一阵额外的痉挛让她全身抖动着,就像地震的余波那样。
   杰米一屁股坐了下去,因为他妈妈的性高潮而几乎筋疲力尽。
   “谢…谢谢你,宝贝,”南希喘着气说。
   “没问题,妈妈。但是,再来一下,我们还没有结束呢。”
  她看着他。
   “我的弹药又装满了。我们还得再操一操。我也得再射一次。”
   南希深深呼出一口气。两次猛烈完整的性交过后,她的阴部开始有点痛了。她过去并没有像这样频繁的做过爱。她考虑到她可以帮他口交出来,但这样做又常常让她有性冲动,接下来又怎么办好呢?她是否要这样帮他吸出来呢?
   在她还没有想出什么办法时,杰米却给了她一个建议。
   “我能操你的屁眼吗?”
   “噢,杰米…”
   这有点可怜,就在他们第二次发生关系时,南希实际上就同意她的儿子肛交了。她因为性饥渴而在她对他大多数的思考中除了强烈的欲望之外对其他的什么也不关心。她平时并不怎么肛交,但是在一些情形中她的肛门也和她一样有需要。
   “来吧,妈妈。好吗?”
   自从那次之后,每次他们做爱,杰米都想再操一次她的屁股。南希总是拒绝了。她绝少有屁眼想被操的性冲动,同时,她对此也没有什么强烈的感觉。
   但是她想到他使她达到性高潮,而且她也很感激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她想她可以让他这次享受一下做为他的奖励。
   “好吧,”她轻轻地说道。
   杰米开心的笑了。他跳下床走进浴室去拿凡士林。南希在床上又恢复成狗爬的姿势,膝盖撑着床垫,屁股挺起向上。
   过了一会,杰米回到房间。他坚硬的肉棒涂满了凡士林,直直的挺在他身体的前方。他爬上床挪到他妈妈身后的位置。
   “记住,宝贝。慢慢地来。”
   点了点头,杰米挺着他的肉棒朝着她妈妈粉红色的屁眼。他握着肉棒靠近她的臀部,然后慢慢地把他的龟头推进她的身体。
   “噢噢噢!”他们一起呻吟起来。
   南希抓紧了床单,驱赶走轻微的疼痛感。这种痛仅仅持续了一分钟,接着她就开始享受起来。
   杰米开始让他的阴茎插得更深一点。
   “噢,操!你太紧了!”
   当杰米把露在外面的肉棒朝里面推,想要挤得尽可能深入时,他们俩都有点痛苦的呻吟起来。他们停下来一小会儿,让自己先习惯这种感觉。
   “天啊,妈妈。没想到你把屁眼缩得这么小了。”
   南希没办法回答什么。她正集中全部精力对付她的括约肌,它正紧紧抓着入侵的鸡巴。
   “你准备好了吗?”
   “好了,宝贝。”
   杰米抓住她的屁股开始操起来。
   “啊…啊…啊…”南希呻吟着。
   在一个固定的速度中,杰米能感觉得到他的卵蛋正拍击着他妈妈的阴部。他向下看着这运动,盯着这奇妙的景象,他的阴茎正在她的屁眼里插进插出。
   “噢,耶!我在操你的屁眼,妈妈!”
   每一次杰米猛烈的撞击都让南希发出深深的咕噜声。
   “告诉我你有多喜欢它。”
   “哦哦哦!亲爱的,太棒了!”
   “我真希望爸爸能下来,这样他就能看到我的鸡巴正插在你紧紧的屁眼里!”
   南希想告诉他不要说这些有关他爸爸的事情,但她仅仅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杰米继续重击着她的屁股,一分钟后慢慢地停了下来。
   “翻个身,妈妈。”
   “什…什么?为什么?”
   “我想一边看着你一边操你。”
   作为回答,南希转了身。杰米伸出手在她的奶子上抓了一把,然后抓着她的双腿把她们推向她的头部好让她的屁股抬高一些。
   “啊啊啊!”
   南希一边呻吟一边看着杰米把他的肉棒迅速塞回她的屁眼里。他又飞快地操着她,看着她的乳房随着每一次冲击而弹跳着。
   “你把屁眼缩小了是吗,妈妈?告诉我。”
   “是的,亲爱的!妈咪把屁眼缩小了!”
   杰米呻吟着,他把阴茎钻进钻出,操得更凶猛了。他伸出手抓住她的乳房,紧紧地握住她们以保持平衡。
   “哦哦哦,你的鸡巴真大,杰米。这么大的鸡巴插在妈咪的屁股里!”
   南希知道他喜欢听什么。杰米能感到他的卵蛋绷得紧紧的了。他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他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母亲漂亮的脸蛋上,她正在呻吟着享受这一切。
   “妈妈,我就要射了!我就要….啊啊啊!!!噢噢噢!!!”
   杰米把肉棒从她屁股里抽出来,快速向前移动。他猛烈地撸动自己的肉棒,让浓浓的精子喷射到他妈妈的肚皮上。南希看着一股股精液喷射四溅,一些甚至射到了她的胸部。杰米一边呻吟一边不停揉搓着他的肉棒让剩下的精子滴到她的身上。
   “噢,上帝!”
   杰米向前倒在了她的身旁。他们互相紧挨着让自己的呼吸能够平稳下来。
   “我爱你,妈妈。”
   “我也爱你,宝贝。”
   南希躺着叹了口气,感受着肚皮上儿子精液的温度。猛烈的肛交重新唤醒了她的性欲。她想最后再拥有一次这样的感觉,可她内心的罪恶感慢慢地回到她的脑海里。她不能再与他做爱了,她真的不能。
   积聚她全身的意志力,南希起身坐到了床边。她站起来,把那些快感排除掉。她想就这样直接走出房间,但是她身上散发着性爱后的味道,还有全身里里外外都是黏黏的精液。这样上去回到她老公身边是绝对不行的。
   “我需要冲一下澡,”她告诉杰米。
   南希站着用手擦掉一些正在她身体上流动的精液。她从地上捡起她的睡衣走进浴室。
   几分钟后,水声传来。杰米仍躺在床上,反复回想着这一切。这真是太奇妙了,居然和他妈妈发生了性关系。他希望她能感到更舒服一些,因为他的确很享受这些。他喜欢与她做爱。
   一边听着水流声,杰米开始在脑海里勾绘他妈妈冲澡的画面。他想象着水流从她湿滑的裸体上冲下来。他能看见一些水珠正在她的乳房上形成,另一些正滚下她的臀部。突然,杰米有了一个念头。他拿起自己的肉棒开始手淫,赶在他妈妈回来前让它再次变硬。
   在热水中洗了几分钟,南希关掉了喷头。当她擦干身子的时候,她考虑着应该怎么对杰米说。她常常发誓他们不能再做爱了,但是她的誓言显然毫无意义。就算这样,她也得说点什么。她不能让杰米觉得他想什么时候做爱都行。
   南希打开门走进杰米的卧室。她刚刚走了两步,她的儿子就从门边走了过来拉着她亲了一下。
   “呜呜!”她惊讶的呻吟了一声。
   尽管吃惊,南希回吻了他。紧接着,她后退一步。低头瞥见了杰米勃起的肉棒,这让她发现了杰米的真实想法。
   “杰米,不要,我们…”
   杰米捧起他妈妈的脸拉过来又亲了一下。南希感到他的舌头正挤压着她的嘴唇,她张开嘴让他的舌头滑了进来。他们俩的舌头搅在一起吸允了好一会儿,南希才脱身开来。
   “来吧,妈妈。我想再让你高潮一次。”
   “但是亲爱的,我刚刚…”
   南希有点无力。她不知道怎么对他说放弃这个念头。另外,她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想要。她想再来一次。如果他想帮她的话,为什么不战斗一次。
   杰米抱起她把她放到房间里一张桌子的边缘。南希又一次吻了他,他们的舌头在一起不停的搅动。杰米提起她的睡衣从她头上脱去。
   “你想再被操一次吗?”
   南希咬了咬嘴唇。
   “说吧,妈妈。你想不想?”
   “是的!干吧,宝贝。”
   杰米微笑着提起他的肉棒朝着他妈妈肿胀的阴户推了进去。他们俩低头看着肉棒滑进她的身体。
   “噢噢噢,杰米!噢,我的上帝!”
   南希搭着她儿子的肩膀当他操她时。他的肉棒击向每一个敏感点,这让她又有了大量的性欲。她知道这次要不了多久她就能达到性高潮。当杰米亲吻她的脖颈时,南希向后仰起了头。
   “噢,我的宝贝。你让妈咪太快乐了。”
   杰米抬头看着她,亲着她的嘴唇。南希回应着,吻得又长又深。他们分开后,南希低头看着肉棒滑进滑出她的身体。
   “耶,看看,妈。看看我的鸡巴在操你。”
   南希凝望着这运动,盯着这淫秽的画面,她儿子的肉棒把她的屄塞得满满的。
   “上帝,我快要来了!你就要让我高潮了!”
   杰米操得她更猛了。他真的很享受像这样给他妈妈带来快感,他想让她能经常感受这些。南希抓得她的儿子更紧了,他也加快了对她身体的抚摸。
   “噢噢噢!!!耶!”
   好一阵喘息,南希全身战栗开来,高潮降临了她的身体。杰米不停地抽动着,想让她的高潮持续的更长久。
   一分钟后,南希最终停止了抖动。怀着一种奇怪的混合着爱、性欲和罪恶的感觉,她抬头看着她的儿子。
   “噢,杰米…噢,我的上帝。”
   就要射了,妈妈。我就在这里,”他一边咕哝着一边不停的冲刺。
   “等等,宝贝。让妈咪帮你。”
   杰米停下来看着他的母亲滑下桌子跪在地板上。他吃惊的睁大眼睛,他看见她拿起他的肉棒塞进了嘴里。
   “喔,妈妈!真棒!”
   南希开始有力的吸允他的肉棒,想让她的儿子射出来,就像他为她做的那样。杰米双手插进她的头发,向前挺动着屁股,让他的肉棒深深地进入到她的口中。这不像是真的。他虽然擦干净了身体,但是他的肉棒才刚刚从她的屁眼里出来。而现在她在为他口交。她以前从没有做过这么脏脏的事。
   “噢,操!”他呻吟着。
   南希唆得越来越快,焦急地等着他肉棒的喷射。上次她把他口交到高潮时,她停下来看着他肉棒吐出一大堆精液掉到床单上。这次,她并没有停下来。
   杰米能感到他的卵球缩紧了。他知道自己就要爆发了,他想提醒她。
   “妈妈,我就要射了!我就要射了!”
   令杰米惊讶的是,她并没有停下口交。她就那样待在那里深深地为他口交,他开始呻吟了。
   “噢噢,操!!!”
   突然,南希感到几波热精射进了她的嘴里。精液又烫又浓,很快就粘满了她的舌头。精液还在喷射中,南希吞下了一口精液。
   “耶…噢!吞了它们,妈妈!”
   杰米不敢相信她现在做的事情。他的妈妈对做这种事情向来是很犹豫的,但现在她却真的吞下了他的精液。在最后一点精液喷出前,他听见她吞了好几次。尽管这是他的第三次高潮,杰米确信自己能射出足够多的量。
   咽下她儿子所有的滚烫精液后,南希从嘴里吐出了他的肉棒。她擦干净她的嘴巴又舔干净手上残留的黏黏的精液。
   “天主啊,妈妈。这真是太棒了。”
   杰米帮他妈妈站起来。他们一起呆了一会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怎么也想不起干什么,杰米靠上前吻了她。
   南希愉快的回应着。她不能相信在她做了那些事情后他又吻了她。大多数男人讨厌在口交后接着亲吻。她老公就是这样的。
   “今晚就和我睡吧,妈妈。”
   “什么?”
   “就在这里和我睡吧。”
   “但是…那你的爸爸怎么办?”
   杰米走向房门转了转把手。
   “门已经锁好了。就告诉爸爸…嗯…我昨天晚上不舒服,你下来看看我还好吗。然后你就这样睡着了。”
   南希仔细想了想。这的确是一个不坏的借口。在他们嬉耍了之后,她不可能为了上楼去睡觉而又洗一次澡吧。
   杰米微笑着又亲了她一下。他们走到床前,杰米铺好被子。
   “你先请。”
   南希咯咯地笑着爬上了床。当杰米也靠着她躺下时,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杰米,我…”
   她有点失语,不知道怎么继续。
   “什么?”
   “我爱你,亲爱的。”
   “我也爱你,妈妈。”
   这并不是南希原本打算说的话,但是这话显然有作用。她想表达出自己对他们俩之间关系的感觉。这是第一次,她没有因为他们俩之间发生的关系而感到极度罪恶。
   她爱杰米,她喜欢与他做爱,她知道她不能阻止什么。但更重要的是,她能感觉到他爱她。早先时候,她担心他的性欲望是从一些疯狂的大男子气里出来的,从而形成一种自私自利的东西。毕竟,既然他能让自己的母亲劈开她的大腿,那么让其他的女孩这么做显然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但是南希知道他不会那样做的。杰米比起她所嫁的男人更钟情更专注。她身体的一部分感到还有一些不自在,不过她确信这很正常。因为在脑海里让她严重践踏的法律和社会规范能够妥协退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最终,南希知道她能做到。
   “睡一会儿吧,亲爱的。明天我们会非常忙的。”
   “我们?为什么,妈妈?”
   “你爸爸会打一整天的高尔夫。那么,这一次,我想我们可以在我的床上试一试。”
   杰米开心的笑了,他妈妈蜷曲着身子靠着他睡着。他闭上眼睛,已经开始兴奋的想着明天的到来。
   ?
   ?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