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啊姨来我家过夜西野翔】『【爱在大学之玫瑰】 第十四章 子夜街道里的玫瑰』

时间:2024-06-16 19:32:24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人妻

  「木然啊……他是玫瑰我们小时候的伙伴。你干什么呀这么看着我!第章道里的玫我和他清清
  白白的夜街!」张潇怪叫道。玫瑰
   「哼!第章道里的玫我可什么都没说!夜街漂亮啊姨来我家过夜西野翔你紧张个啥呀!玫瑰」终于抓住你小辫子了!第章道里的玫
   「我哪紧张了!夜街」张潇恨不得立马照面来照一照。玫瑰
   「你看你!第章道里的玫 我哪紧张了?」我学着张潇的夜街声音表情说道,「这就和我没醉
  一个样!玫瑰醉人都说自己不醉,第章道里的玫紧张的夜街人都不知道自己紧张!」
   「哎呀,算我说不过你,玫玫你不要这么伶牙俐齿好不好?「张潇说着说着
  凑到我的面前趁机亲了我一下。
   「切!叫瑰瑰!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让亲了!」我表面上装得很凶,但其实心
  里看着张潇那样子早就笑开花了。
   「宝宝,乖嘛……其实是这样的……」
   张潇话音刚落,「啪「的一声响起,我拍掉了那只端着我嫩乳揉捏的大怪手
  ……
   木然是帮里的直系人员,和张潇同岁比张潇略小几个月,平时都叫张潇一声
  哥,而在帮里的地位却截然不同,或者说:张潇只是凭老爸关系得到帮里照顾,
  而木然是帮里专门培养的高学历人员,不仅是帮里直系而且是备受青睐的一个。
   今天大家就是给木然接风的,木然上的是省城最好的私立贵族学校。今天休
  假回来正好大家给他接风洗尘之后晚上出去high一顿,因此张潇老爸才体现
  张潇不能因儿女私情而疏漏正事。
   张潇这才因为想了些心事使得老二软了下来被我误会了一顿。
   「大小姐,知道这些满意了吧?」张潇笑着端起我的下巴吻了一口,满脸笑
  意的问道。
   「哼!满意什么,不就是哥臭男人嘛!害得我家张潇这么失魂。」我撇了撇
  嘴,对什么帮派、木然蛮不在乎的,倒是那九鸡牛仔,这人我跟张潇去吃饭的时
  候见过一次,十分有礼仪有风度的一个人,谈笑风生,虽然言语中没什么文采,
  但是大家都自然会被他的话题吸引着认真去听。
   或许是给他面子吧……但绝不是单一的原因。
   「玫瑰……」张潇看我发呆,轻唤了我一声。
   「嗯?什么事?」我那双圆圆的黑眸澄澈的看着他,嘴角微抿,做出一副小
  女生清纯相,小样,看我迷不死你!
   「那个木然,我朋友嘛……他以前总是讲了黄色故事给我听呢,以前我俩在
  街上走着,一看见漂亮美女他就分析那个女的给我听,从头到脚的描述一番,就
  一姿色还行的女孩也被他描述得我心痒痒的……」
   「哼!你看看你都交了些什么狐朋狗友!」我恨恨的说道,就是这个木然把
  我家张潇带坏的吧!以后要是看见他我一定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别这么说嘛,宝宝!「张潇宠溺的snis 963在线揽着我,说道:「其实木然这朋友还是
  蛮不错的,经常和我讲解性爱方面的技巧,他设计了好多动作,当时光想想就让
  我兴奋得要死……后来……嘻嘻……」
   张潇尴尬的笑了两声,就算我背对着他我也能感受到他的脸有红又烫的了。
   「什么嘛!你都听了之后用在我身上了是不是?!「我使劲在张潇腿上拧了
  一把,「哼!「的一声转过头去躲过他亲吻过来的嘴唇。
   「乖嘛!宝宝别生气嘛!「张潇死皮赖脸的凑过来,还是被我躲开了,于是
  便使劲把我拽进他怀里亲了一大口,最后四唇分离的时候还使劲咂了一大声,」
  啵!「的一声肉响不断的在房间里回荡……
   「坏死啦!脸都被你亲坏啦!「我伸手去打张潇,他却一个鲤鱼打挺跳出了
  我臂长所及,站到了床下开始穿衣服,「喂!你怎么躲开了!以前你可是都会支
  着给我打的!」我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愤愤的说道。
   「好了不闹了,我要去酒吧一趟见见他们,你快穿衣服,送你回家我就过去
  酒吧了。「张潇已经套上裤子了,一点温存的时间都不留给我们。
   男人穿上裤子,就和女人产生了间隙,就算刚刚做过爱,也隔开了两人。
   特别是那种凉凉的西裤和厚厚的牛仔裤。
   张潇所说的送我回家就是下楼把我塞进出租车里,然后自己付了钱就挥手拜
  拜了。
   那次他见到木然的时候据说九鸡也在,一大帮人喝得个昏天地暗把酒吧里能
  喝的液体除自来水都被喝光了,后来又派人出去夜市摊上太酒来,直喝到早晨五
  点才横七竖八的睡死在酒吧里。
   我问那个木然有九鸡哥能喝吗,张潇笑一声说:「两杯深水炸弹就撂倒了,
  一直在角落沙发上睡到第二天中午,没吐就好的了!」
   从此再也没听说过木然这个人,直到……
   直到高三毕业的那个假期,我们都解放了的假期。
   木然从贵族学院回来了,据说高考成绩还不错。貌似是相对于那些贵族纨绔
  不错吧!那也算不了什么呗!我恨恨的想到。
   张潇想考医学院,但能报的医学院录取分数都太高,而三本他又不想去,他
  说以及去三本还不如早点出来跟九鸡牛仔做事,我知道他从小跟医生老爸在一起
  该学的也都会了,不在乎那点文凭了。牛仔要的是能做事的人,不是眼高手低的
  文化人。
   张潇不读大学了,我哭了。
   原本想象的到大学来继续我们的感情是多么的美好,可是这时候以及宣布结
  束的两个人,拥有着两条不同的人生曲线。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陪爸妈去逛街,左手挽着老爸右手挽着我妈,
  心里想着要是嫁给张潇了那我该挽着谁和谁好呢?
   就像老天听见我的心声一样,转过一个街角我就看见了张潇,具体的空姐中文字幕说,他
  向我迎面走来。
   不,他们向我们迎面走来。
   张潇和李莎莎!
   OH,NO!瞎了我的眼!
   李莎莎竟然嬉笑嫣然的挂在张潇臂弯上抬着头朝他撒娇,要张潇把端在手里
  的刨冰一勺一勺的喂她吃她才满意。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含着一汪春情,潮红的
  面色看上去不知道他们刚才做了什么!
   张潇走路也有点晃悠,不会真是?难怪我发短信给他汇报说我要和爸妈去逛
  街他也没回我,那时候不会是他们真酣战不休的时候吧?!
   张潇明显也看见了我,没有我预想中的失神或发怔,一副很温柔的笑容看了
  我一眼,还朝点点头,之后就擦肩而过。
   「妞,刚才那人你们认识?」我妈八卦的毛病又犯了。
   「嗯,呃……我们高中的。」我眼神中有些慌乱的神情,在我爸妈的面前我
  想极力的去掩饰,但却根本掩饰不住,能忍住不哭只是眼眶微微发红就已经很不
  错了,可是我的心里面如同刀绞啊!几秒钟前张潇和李莎莎的神态笑意都像一把
  把锋利的刀子在我的心上深深切进去狠狠的划动一样。
   我的心很疼,疼得我想用手使劲的捂住,但我不敢,不敢在爸妈面前表现出
  所有能让他们可疑的异样。
   「哟!现在小高中生还真早熟呢!都有女朋友了!」老妈笑意更甚,转头看
  向我爸:「你看见没有,刚才那小伙子,挺帅气的那个。他旁边那小女朋友也挺
  不错的!两个人走在一起真般配!哦呵呵呵……不知道我们家玫瑰的男朋友会是
  什么样呀……」
   妈说道最后竟然把话题扯到我的身上,我怕老爸也朝我这看过来,我想他们
  一定很想看我害羞受窘的样子吧……可是这根本不是逗我害羞的话啊,这分明是
  伤口上撒盐的行径呐!
   「我没有男朋友。」我的话音很冷淡,冷得大热天的我老爸都感觉到温度骤
  降不知觉的打了个哆嗦。
   我妈以为把我逗翻脸了,只好笑着打了圆场带我们去吃凉品去了。可是从见
  到张潇的那一刻开始我脑海里全部都是他的影子,和他经历的点点滴滴,他和我
  说过的温言细语,他对我的丝丝关怀,还有他把我压在身下喘着粗气的在我身体
  上耕耘……
   可是现在这些好似都成为过去时了。不知哪个被抛弃过的女人说过:「一个
  女人学会了回忆,那么她就……」
   她就怎么了?!我怎么突然想不起来了?!还是我不愿去想?我好累,好想
  倒在自己那软软的大床上把自己深陷进床帐里,外界的一切都不去过问……
   可是能不问吗?我做不到,我没做到。
   「嘟嘟……」忙音。这是我回到家之后马上把自己关到屋子里拨电话给张潇
  遇到的第五次忙音了,我真是恨不得把手机砸了,然后再去张潇家把他揪出来质
  问一番。我必须要一个能说服我的解释!
   现在张潇是不是又和李莎莎搞上在一起了?!我脑海里情难自制的就会去想
  象他们行爱之时的场景,而那些动作那些过程都是我和张潇以前发生的,之时现
  在我脑海里的女主角换成了李莎莎而我很孤独的在旁边以第三人称观看着他
  们表演。
   正当我胡思乱想得迷迷糊糊、人都有点神志不清之际,手机响了,是张潇的
  特定铃声,我神经反射速度超过了大脑下达命令的速度,直到接通了对方「喂喂
  「两声之后才清醒过来。
   「张潇?」
   「什么事?」
   什么事!你问我什么事?你什么意思!
   当然我不是这么讲的,而是尽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叫平静的说道:「我
  今天是不是遇到你了?」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蹦出这么一句话,可能是我潜意识里面就不相信我看到
  的是真的,或许是李莎莎傍上了一个长相极像张潇的人以求自慰。
   「是啊。我和莎莎去逛街,她非得要买件比基尼说后天去游泳……」
   我听不见后面的话了,当张潇很平淡的向我承认自己和李莎莎的关系而且还
  和我陈述了他们的打算,我脑子里完全蒙了。
   「喂?喂,玫瑰?你还在听吗?「张潇没听到我的回声,开口问向我在否。
   是啊,以前我们打电话的时候都是他说一句我应一声的,如果他说完我没回
  答他就会问我是不是在听。现在的他,是习惯所然吗?
   不管张潇是否习惯了我,还是不喜欢我了,我还是把他约出来了,今晚八点
  的一家咖啡店见面。
   见到张潇,一副很慵懒的样子。谢天谢地他没有带李莎莎来,不然我想好的
  台词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你最近怎么了?是不是很忙?平时也很少见你主动和我发短信打电话什么
  的……」我诺诺的说着,尽量把自己的声音说温柔一点,希望能引起他的同情,
  或者感动他什么的。说道最后我都被自己情绪感染了,话语间带着一丝满怀委屈
  的哭腔。
   「哦,没怎么,只是最近事有点多。」张潇的话语很平静,一点不像他打魔
  兽时候的样子,那时候他下副本刷战场的时候总是眼睛都要喷出火来的兴奋,我
  笑他干脆娶魔兽当老婆算了,他竟然还深思熟虑的说如果可以的话一定找个精灵
  姑娘,随后把我带到后山树林中说是做场精灵爱就把我野外正法了。
   我怎么满脑子的都是回忆?!我都被我自己如此危险的行为吓到了。
   「你就没时间来约约我吗?」我反问道。
   「你妈管得太严了,我也很约不到你……」张潇用愚钝的借口搪塞我。
   「以前呢?以前管得不严吗?那时候你怎么也照约不顾,现在高考结束了,
  你反倒说这样的话了!」我生气的说道。
   「不是啦,玫瑰你听我说……其实……」张潇语塞了,有什么话说不出口,
  我等了半天也没等到。
   「是不是借口没想好?」我反唇相讥。
   「其实……我还是和你说了吧,玫瑰?」张潇眼神变得诚恳起来,我也收起
  戏谑和醋意,「嗯」了一声就沉默的看着他,听他到底有何话可说。
   「其实……我不是一个好男人。也就是说,我出身不干净……」张潇仿佛鼓
  足了很大的劲才说出这句话,而话语出口的时候神情十分颓然,整个人仿佛瘫软
  倒了下去一样,让人觉得他瞬时间竟然苍老了几十岁。
   然后张潇继续道:「你也不要皱眉,听我说好吗?我以前是喜欢你,而且我
  也很愿意和你一起过日子,过以后的日子,我也想过许多……可是,可是你知道
  吗?现在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不能在一起的!不然我是会害了你的!」
   「不!怎么能说是害我!我们在一起是我最愿意的事!你怎么能凭自己的感
  觉就断定说是害我呢!」我泪水夺眶而出,瞪着张潇发怒道,我不希望我的男人
  对我们的未来有畏惧感,这会让我十分的害怕,万分的恐慌。
   我多么想听他说他会保护我,会照顾我,为我挡住风浪,做我的温馨港湾
  ……可是,他却说的是:「玫瑰不要闹了,乖,听我说完。我以后做的也不见得
  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难说我这辈子也就要一直活在阴暗中了,总是上不得台面
  的。而你不同,你是这么的优秀,我不要你因为我而耽误了前途,听话吧,你是
  我最喜爱的小公主,所以我才不能接受你。」
   「什么小公主!我不要当!张潇……张潇……呜呜呜……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好吗?呜……好吗……」我哭泣着,向张潇祈求着,满心疼痛的
  希望他能软下心来抱住我,亲吻我,然后温和的和我说他愿做我的男人。
   我盼到了,他的确从桌对面跨步过来坐到我身边,然后轻轻揽住我的肩膀。
   只是这揽得实在太轻了,就像揽别人家的女人一样,拘谨又僵涩。
   但是张潇下一句话又把我退回冰冷的深渊:「玫瑰,其实木然也不错的。」
   「什么?!什么意思?介绍接班人?!张潇你把我当什么了?我究竟是你什
  么人呐!!!」
   张潇见我肩膀止不住颤动的抽泣着,伸手为我拍了拍背,顺顺气然后说道:
  「其实李莎莎也还好,适合我。她也就是我们一样的人。而你不同……」
   「那木然呢?!他不也是个小混混么?!」我终于找到了破绽,抬起一双泪
  眼看着张潇说道。
   「木然他根本不同。」张潇的话说得斩钉截铁,「他是帮里的知识人物,知
  道吗?就是组织专门培养的知识分子,干的是大白天里的技术活!不是我们这种
  夜活!只能在晚上出来的夜活!」
   我明白了,张潇自己觉得李莎莎身份和他相宜,而木然跟我更配,于是就自
  作主张的这么决定了。
   那晚我们吵了很久。也不能说全在吵,一时相互深情诉说,一时冷言相对;
  一时面红耳赤,一时又泪目盈盈。
   后来我们还是没谈成,张潇的抉择很固执,也很偏执。他告诉我他和李莎莎
  的确发生了,我说李莎莎那人朝三暮四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说有把握拿得下,
  而且也不怕她跳跳试试能有多高点。
   张潇并不太确定会和李莎莎在一起多久,本来我应该会为此感到机会的,可
   是他却要求我做一件事——一件我根本想不到回从他口里说出要求我做的事
  ——和木然做爱!一次。
   回家的路上,尽管有张潇送我,但我还是万千不自在。他却说:「如果我不
  这样做的话那么他就会直接消失,退出我的世界里。」
   张潇总是个有奇思妙想的人,而他的这些奇异的想法就是他的命一样,他从
  没有放弃的。比如要求我和木然见一面——我只是这么理解,也只能这样去想,
  我认为我顶多就是去过过场子走走灯,蒙混了这关之后再做打算吧。
   张潇答应我,如果我做到的话他就不会做出傻事来的,我到大学后也会来看
  我。
   再过两个路口就要到我家了,这时我突然舍不得走了。我隐隐约约的觉得,
  现在我每多走一步,我和张潇在一起的时间就会多流逝一秒。
   我舍不得,我真的舍不得啊!凉凉的夜风吹拂而来,盛夏的子夜总是很清凉
  的。清凉得容易让人沉醉,沉醉得容易让人迷失自我……
   接了妈妈打来催我回家的电话,我看时间已经12点零几分了,说我在同学
  家马上就回来。高考过后爸妈也说是让我放松放松,于是就督促的不那么严了,
  只要在安全的底线内,一般都会让我放肆一下的。
   「张潇……」我停下了脚步,「真的要吗?」
   张潇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哎……玫瑰,你应该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只能
  是青春流年,而不适合过以后生活的。」
   「张潇!我……」
   「别说了。」张潇打断了我,然后深情的望了我一眼,随即一个吻落在了我
  的嘴上。
   我急忙张嘴让他能够顺利进来,可是他却只是浅吻,只在我唇间仔细又小心
  的亲着,我索性直接就把自己的香舌渡进他的口中,探到他的舌头就不顾一切的
  纠缠上去。
   张潇看了看四周寂静无人的街道,随即一边吻着我一边挪了几步把我带来了
  人行道最靠里边的位置。
   昏黄的路灯坏了几盏,照得不太真切,而一排排茂盛的梧桐行道树更是遮掩
  得我和张潇再出黑蒙蒙的,只是偶尔有几个斑驳的亮点洒进来,之外就很难看清
  什么了。
   我面色潮红的急促迎接着张潇的吻,是他起的头,可一直到后来都是我主动
  而激烈的去亲吻他,他倒反而有些无奈的应付着我。
   「张潇……你爱我吗?「心慌意乱之下我竟然问出了这么一个傻瓜的问题。
   「玫瑰……「张潇好像皱了皱眉,可是我没看清,「你是个好姑娘……我舍
  不得……」
   「舍不得就不要舍!」我急切的叫道。
   「呵呵,不是。我舍不得毁了你……」张潇无奈的笑了笑,他说过他的人生
  基本已经定型了,或者说是定性了,不像我,还有着大千色彩斑斓的世界等待着
  我去体验。
   我捉住张潇的手,他扭了扭手腕,却没把手挣出去。而我就迅速的把他手按
  到自己胸口上,握着他的手使劲的揉捏着自己。这一分钟,我根本没有平时舒适
  酥痒的感觉,而是痛苦,我的心口太疼痛了,疼得只好借他的手来帮我按压,想
  以此来抵御住钻心的寒冷和撕裂般的疼触。
   张潇的手很僵硬,但还是随着我的按压助力也跟着我曲起手来托住我双乳,
  随着我的发力而捏着我的胸口。
   「玫瑰?你……你怎么这样?「张潇满脸疼惜的看着我,他眼眶渐渐湿了。
   终于,当他一颗晶莹的眼泪划破脸颊滴落在我手上时,我的泪腺也绝了堤,
  心酸的眼泪疯狂的涌出。
   「张潇……呜呜……你爱我的对不对?……呜……你是喜欢我的是不是?张
  潇……呜……」
   张潇赶忙抽开双手紧紧的揽住了我,然后痛苦的哭泣着说道:「玫瑰!我爱
  你我真的爱你很爱你!但是……玫瑰……但是我不能毁了你……我以后是很容易
  就坐牢的你知不知道?!我以后是要在刀尖上摸爬滚打许多年的你知不知道?」
   我不想你跟着我一起受苦……而且我怕,我很怕,我真的很怕……怕你厌倦
  了和我在一起的紧紧张张暗无天日的生活……真的……我每次想到这样都会心忍
  不住的疼啊你知不知道?……」
   张潇哭了,紧紧的把头埋在我的颈部哭了,我的一些散乱的头发盖住了他的
  头,他的眼泪顺着我的脖颈留下,一道从前面印湿了我的胸衣,一道从后背流到
  了我的腰眼。
   说实话,眼泪流过去的感觉很痒。那不同于洗澡时候的淋水,那是眼泪啊!
   那一滴滴晶莹透亮的液体里面,是满载着无数深情和思恋的啊!
   我顾不上什么了,抓回张潇的一只手就往我衣服里面塞去。当他僵硬的手触
  及我的乳房的生活,僵硬渐渐的溶解了,这是张潇最熟悉的女孩子的身体,他的
  手条件反射般的就合拢成一个最适合我的弧度,握住了我胸前丰盈的双峰,习惯
  性的在中指和无名指指尖露出我的小乳头来,夹着搓捻起来。
   「嗯……嗯……张潇……好痒……「我的声音逐渐的沉沦了,我想要张潇,
  想要他给我。可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奢求。
   「玫瑰……我爱你……我好爱你……」张潇的手用力更大了,他也失去理智
  的神彩,喘着粗气开始揉捏玩弄我的乳房,然后不住在亲吻我的脸庞。
   我侧仰着头,露出欣长纤白的玉颈让他更方面的亲吻着我的敏感区,娇羞无
  比的玫瑰红爬上了我玉质般凉滑的肌肤,而凉滑的肌肤也开始逐渐升温变烫,火
  热火热的灼烧着两个年轻男女的肉体。
   「张潇……」我轻柔我唤道,仿佛在梦呓一般。
   「嗯?」张潇喉咙里含糊不清的回答着,却根本没想停止亲吻我揉捏我的动
  作。
   「给我……」我顿了顿,「好吗?」
   「玫瑰。」张潇停止了动作,扳正我的身体正视着我。
   我也看着他,看着看着,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难道一个女孩子对你说
  出这样的话你还要拒绝她吗?
   「嘤咛」一声我实在等不到他的回复了,扑在他扶住我的手臂上抱着就哭了
  起来。这一哭哭得好凶,仿佛要把最近他和我联系减少的屈闷、他和李莎莎逛街
  的酸触、他对我的决绝统统哭出来,我哭得一声大过一声,张潇也不住的拍着我
  的肩背欠着我。
   可是我要的不是欠哭,而是你,张潇,我所喜爱的男人,占有我得到我啊!
   这样才会让我心安,才会让我心宽呐!死木头死笨蛋,你怎么就不知道呢?
   「玫瑰,玫瑰!对不起,别哭了啊你……唔!」张潇笨笨的话语实在让我心
  烦,不等他说完我抬手缠住了他的脖子迅速一个香吻献上,狠狠亲着他吸着他。
   真是恨死你了!我恨不得把你的嘴你的舌头全都咬一口,疼死你最好!
   我的身体实在太需要他的安慰了,小腹间也是火辣辣的一股股气息窜来窜去
  的,挠得我心肝痒痒的。不管了,大街上已经没人了,我就顺手就脱去了上衣,
  赤裸着身子投进他的怀抱。
   张潇显然被我的主动惊呆了,愣愣的抱住我,扯过自己的外衣包覆着我的躯
  体,而双手也忍不住的在我的莹润的背上爱抚着。死傻瓜,终于动情了。
   我又探手去他裤裆处握了握,哼哼!死男人,一边不想要一边涨得不行了。
   我隔着裤子就握住他的阴茎中部套撸起来,虽然不能有效的滑动,但是我肉
  肉的小手暖暖的掌心贴上去摩擦的时候我就明显的感到那东西又胀大了一截。
   张潇叹息了一声,随后扳过我的身体让我背对着他。一手探到我的裙下隔着
  纯棉的白色内裤按揉着我的阴阜,一手自己在那慌忙的解着裤带。
   我的内阴本就在刚才他扑在肩头哭泣的时候就已经被他刺激了有反应了,现
  在随着他的调弄我更是急忙闭上眼睛想象起我们一起做爱时候的美妙情节,很快
  就湿润了,爱液也顺着细嫩的小阴唇吐露在内裤上印湿了布料。
   张潇伸出右手拉过我的一条腿就搂着我白嫩的大腿夹在了他的腰上,害得我
  一个重心不稳前倾而出慌乱之中扶在前面的墙壁。
   张潇挺着早已亮出深紫色幽光的肉枪迅速就抵在了我的阴唇处,然后他用另
  一只闲着的手扶在阴茎根部拨弄着肉棒,搞得大肉棱顺着阴唇缝隙上下刮弄着我
  的阴阜嫩肉,酥痒触电的感觉旋即传遍全身,我左腿一软差点就站不住了。
   张潇喉咙间压抑着一声声兴奋的喘息,使劲抓起我的臀肉揉捏了一把,又把
  我的内裤拉歪了一点就扳开我柔嫩的阴唇肉瓣就一捅而入,直接抵达花心!
   「啊!潇……好……好痛喔……」我喘息连连的惊呼道。
   「玫瑰……啊……玫瑰!还是玫瑰好……好紧,好嫩……啊,玫瑰,我很爱
  你!」
   张潇嘴里糊里糊涂的说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话,但是我却知道他是把我和李
  莎莎相比了。尽管在他嘴里我听到的是对我的赞美,但谁知道他和李莎莎做的时
  候是不是也夸李莎莎会那些我根本做不出来的技巧呢?
   李莎莎是只骚媚的狐狸,而我只是一个正正常常的女孩子而已。
   张潇和李莎莎在一起算是兽交吧?对,她就是只狐狸。而张潇呢?张潇也是
  只野兽,一只老虎,饿狼……我呢?我想我是只小兔子吧!
   想到这,我突然感到自己全身是那么的柔弱。一只兔子在老虎身下能做出什
  么呢?
   想到我们都是野兽,都是动物,我更加的忘我了,更加的向后面撅起屁股挺
  动着屁股迎合张潇急骤的抽插,张潇的大阳茎依旧很壮,就像布满了肌肉一样,
  单单他插进来之后又会再次胀绷一下就捣得我阴道满满的,撑得阴道里的褶皱都
  绷平了的撕疼。
   然而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不单单是因为性爱,而是因为我把自己最好的最
  隐私最美的部分给了张潇,给了我爱的人,让他能够在我的身体里面感到快感和
  舒适就是我作为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了。
   想到这我竟然不禁的笑出声来,配合着「嗯嗯啊啊」的呻吟声,这声笑声更
  加显得浪荡不已。
   张潇拍我屁股问我笑什么,我说我很满足,亲爱的。
   张潇没再说话,伸出一只手来捉拿我胸前的两只玉兔,可是玉兔跳动得太剧
  烈了,张潇捉不到,总是逮到了这只跑了那只的,后来他就分开来捉,抓住一只
  后玩得她没得力气跑了才去猎寻另一只……
   终于,在张潇激烈的挺动抽弄中,我扶在墙壁上的双手使劲向上一撑,双手
  发抖,踩在地上的左脚发颤,而被张潇夹在腰间的右腿紧紧的缠住他往我的身体
  挤压,头皮一阵酥麻,下身中累积来的一波波快感不断的冲刷着我脆弱的神经,
  我仰头一声叫喊,可是尽是无力的出气而哑哑得没能发出声音。
   我高潮了,好强烈的感觉,阴道里的窒肉也紧紧的箍着张潇那阴茎急剧挤搓
  着,就像张开千万张小嘴嗜咬他的阴茎一般。对,我的阴道就是蚂蚁洞,而他插
  进来的阴茎就得受我阴道里千万只蚂蚁嗜咬咀嚼,而阴道深处的花心就是蚁后,
  张潇硕亮的大龟头每探访蚁后一次就得承受她张嘴狠狠啃咬一嘴的惩罚。
   张潇也「啊啊」怪叫着向我的身体发出了冲锋,我知道,每次他都强忍着,
  等到我达到巅峰之后才泄出精元。
   大滴大滴的浊汗随着张潇的距离抽插而飞落在我的臀上腰上背上,滴得我全
  身麻痒麻痒的,而张潇也紧闭双眼使劲捏住了我胸前的两只调皮小兔,张潇捏得
  很用力,仿佛要惩罚她们刚才的逃避和嬉闹,又仿佛是要显示自己的骄傲。
   接着蚁后也被张潇的大阳茎狠狠的捣晕过去,胀大的阳茎不死心,还加大力
  度的喷发出一阵阵滚烫浓郁的毒药,要让蚁后被狠狠毒死,不得复生,再没求饶
  的劲……
   「喔……玫瑰,你下来吧,我都抱不动了。」张潇长叹了一口气,松开腰间
  夹住我右腿的大手。
   我的收回缠在张潇腰间的大腿,刚才也不知是哪来这么大的力,现在整条腿
  都软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张潇才放我下来我就脚下一软瘫坐下去。
   「啊?」张潇没想到我这么不济,赶忙双手插在我的腋下把我拉起来,责备
  的看了我一眼。
   我撅起嘴瞪了他一眼,不说话,只是掏出纸来擦拭着我的下体。内裤也湿透
  了,多数是我的爱水,然后是他的精液和我俩的汗液,凉冰冰的穿着好难受,我
  索性脱下来待会儿路过垃圾桶的收回扔了。
   希望别被变态拾垃圾的老汉捡去擦拭自己的肉棒吧……我暗暗的想了一下,
  弄得小穴又泌出了一丝水液。
   张潇不知道我脸红红的在想些什么,只是静静帮我穿好上衣,一句话也不和
  我说。傻瓜,难道我以前没和你说过女人房事过后都喜欢男子和她说说话舒缓舒
  缓心理的吗?!
   哎……今非昔比啊。一声叹息,我好想老去了许多岁。
   末了,张潇把我送到楼下,小内裤我交给他了,他说他会帮我处理的。不知
  道他是会带回家收藏起来还是就扔到我家楼下垃圾桶里,要是扔到我家楼下那难
  保明天我爸妈扔垃圾的收回会发现呐!
   我自己心事太多了,什么都要愁,什么都要虑。哪像以前有张潇照顾我的时
  候,我只用乖乖的当他的小女人,什么都不用去想,他都能帮我搞定。当然学习
  除外。
   爸妈睡了,客厅里给我留了灯,心理突然涌进一股暖流,莫名其妙的感动竟
  然也能刺激得我心口痒痒的。
   那是伤口的复苏吗?就像外伤结疤之后总是会痒;而爸妈的关爱也能治愈我
  爱情上的创伤。
   干干净净的洗了个澡后跑去主卧室和爸妈打了个招呼,爸妈宠溺的揉着我刚
  吹干的散发出阵阵清香的秀发,他们慈爱的目光看得我心中不禁一怔——我实在
  对不起父母啊!他们何尝知晓,自己这么爱溺这么引以为豪的女儿一个小时前竟
  然在大街上让人给干了,而且还是她主动挑起的,她主动,她期待,她需要那个
  男人来进入她的身体最隐私最圣洁的部位的……
   我道了声晚安掩面跑回了卧室,躲进被窝里无声的抽泣起来。
   一只老虎骑驭着一只乖巧伶俐的小兔,他会不会大感威风呢?
   这个念头从刚才做爱的时候就一直絮绕在我的心间。
   老虎需要的不是小兔,也不是母老虎,而是母豹狐狸甚至野鹿之类的存在。
   而我,始终是家养的动物,而张潇,却是野生动物。
   我们在的是两个不一样的世界,只不过学校给了我们交集而已。
   ?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