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図鑑 清水愛梨】『用20萬上了校花(十六)』

时间:2024-04-24 16:20:49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真实

  (十六)



  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用萬走在回家的上校路上,我感到心里不太好受,用萬没有想到事

情会变成这样。上校我也估计过见到徐妍后有很多难题,用萬可是上校鮑図鑑 清水愛梨这些如实际相差太远了,

和我想到完全不一样!用萬



  看了小四留的上校信,我以为徐妍在家伤心欲绝,用萬可见面后才发现人家早就恢复

过来了。上校想想也对,用萬以徐妍直来直去的上校性格,根本不会去钻牛角尖,用萬伤心难过之

后,上校只会去想如何把失去的用萬东西抢回来,怎么可能躲起来自怨自艾呢。



  我自嘲地想,我自以为是地跑去当「救世主」,可是人家根本就不需要,理

所当然应该被赶出来。算了,既然徐妍不能接受我现在的生活状况,我又何必自

作多情非要把她拉进来呢?



  我现在已经有了桃子姐和兰兰姐,不应该再去招惹她了,看起来徐妍就算没

有我,也能生活得很好——虽然心中酸涩,可我不得不承认,也许周昊是个更好

的选择。



  带着心中的酸楚和自我宽慰,我回到了家里. 进了家门,有些意外地发现兰

兰姐和桃子姐两人呆在家里并没有出去,而她们也对我这么早就回家感到有些讶

然。



  桃子姐问我道:「平时你都要在单位睡到中午,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我重重地摊在沙发上,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回答道:「今天早上有点事要

办……所以回来早了。」我努力想让自己的语气和平常一样,可是似乎做的并不

太好,内心里还留有因徐妍产生的挫折感,声音充满了疲惫.



  为了不让她们起疑,我想先一步转移她们的视线:「对了,你们今天怎么没

出去。」



  可桃子姐和兰兰姐两人,却细心地听出了我的心情并不好,对视了一眼,一

左一右分别坐到我的两边。兰兰姐先回答我的问题道:「这星期就要办房产转让

的事情了,所以我们不去交易所了……」犹豫了一下,没有把疑问说出来,而是

微皱着眉,有点难色地看了桃子姐一眼。



  桃子姐一笑,挪到我的身边坐下,说道:「看你一副好像很累的样子。来,

姐姐给你按摩按摩!」说完,伸出两只手开始给我揉捏肩膀。



  桃子姐的手法力道非常高明,让我不禁舒服地哼哼了两声,心中堆积的压力

也渐渐地减轻了。



  手下没有停,桃子姐状似无意地道:「早上的事情办的怎么样?难办吗?」



  我闭着眼睛模棱两可地「嗯」了一声,桃子姐见我似乎并不打算把事情说出

来,便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细心地帮我按摩放松。



  本来我心里有些害怕和担忧桃子姐追问我早上去干什么,因为我不知道该如

何把事情说出来,桃子姐和兰兰姐会不会接受我这样去找徐妍?



  两位姐姐虽然彼此接受了对方的存在,可是她们还会不会愿意再接受别的人

呢?毕竟在感情上,谁都只会希望得到更多而不是更少。



  可是,桃子姐体贴地没有再问,反而让我心中升起了无比的愧疚,两位姐姐

如此全心全意地对我,我竟然想要瞒着她们,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对于和我「血浓于水」的桃子姐和兰兰姐,我还有什么事不能向她们坦白吗?

这对她们太不公平了!



  我犹豫了片刻,睁开眼睛左右看了看桃子姐和兰兰姐,她们两人虽然没有再

说话,可是眼睛一直在关注着我。我下定了决心,开口说道:「我早上去找徐妍

了。」



  听到我的话,兰兰姐张着小嘴轻「啊」了一声,显然她感到非常惊讶;而桃

子姐则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蹙着眉把询问的眼光投向兰兰姐,兰兰姐对桃子姐解

释了一句「徐妍就是那个做人工流产的女孩子」,桃子姐立刻一副恍然的样子。



  其实有关于徐妍的事情,我还没有和桃子姐说起过,本以为还要费一番唇舌,

可是看情形,兰兰姐似乎已经提前把事情告诉桃子姐了。



  当初徐妍与兰兰姐相见后,我知道了兰兰姐的snis-573过去,同时我也把和徐妍的纠

葛告诉了兰兰姐,可以说,兰兰姐是第一个知道我和徐妍之间一切的人。



  兰兰姐首先肯定了我的做法,她说道:「你确实应该去找她,当初她也为你

吃了不少苦,可是你最后却对人家不闻不问的。就算你们在一起是因为一个错误,

可是你也不能一走了之,一点责任也不负啊。」



  我苦笑道:「就算我想负责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兰兰姐你应该清楚徐妍

家的情况,你觉得她家里人知道后会让我和她继续下去吗。」



  兰兰姐语塞了,是啊,哪怕知道徐妍因意外失身于我,以徐妍的家世,她家

里人是断没有可能允许我和徐妍交往的,对于官家子弟来说,姻缘向来是维持盘

根错节的关系网的重要一环.



  见兰兰姐没有说话,我继续说道:「况且你知道,其实我和徐妍之间真正的

感情并没有那么重。」



  在一旁的桃子姐对我说道:「那你这次去找她想做什么?我看你好像不太开

心。」桃子姐永远一切都以我为前提,她的话总是关切着我,这让我的心里充满

了温暖。



  我转过头对她说道:「我这次去找徐妍是想让她原谅我。我心里感到以前很

对不起她。」说完,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其实我对不起的又何止一个徐妍?抬

起头接着说道:「可是,她不想原谅我。」这句话我说的很苦涩。



  「为什么?」两位姐姐异口同声地说道。



  「因为她让我离开你们。」我看着桃子姐和兰兰姐一字一句地说道,「而我

拒绝了她。」



  桃子姐和兰兰姐同时沉默了下来。平心而论,徐妍的这个条件,是正常情侣

间再正常不过的要求。可是,这一切都正常吗?闻听到徐妍的要求,两女都感到

有点突然,一时各怀心事。



  片刻的寂静后,毕竟是曾经过风浪见多识广的人,桃子姐慢慢地说道:「她

的要求倒也不能算是过分。」



  「什么?」我大声地打断桃子姐道:「这还算不过分!」



  桃子姐朝我笑了一下:「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人家一个官家大小姐,长得那

么漂亮,为你又吃过苦,对你提点要求也没什么. 」



  我反驳道:「可是她让我离开你们,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了一眼另一边的兰兰姐,桃子姐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只要她是真心对你

的,姐姐我一个人怎么样都无所谓……」



  一直若有所思,没有说话的兰兰姐也开口道:「文迪,如果你真的喜欢徐妍

的话,不用顾忌我,从你身上我已经得到的够多了。」说完,和桃子姐对视了一

眼,两女眼中不约而同地现出些许失落。



  我很明白两位姐姐的想法,两女之前的经历太坎坷了一些,一个身在欢场,

一个未婚产子,虽然表面没有什么,可一旦像徐妍这样条件出色的女人出现,心

里还是有些自惭形秽的。



  我一把把两女从左右搂住,还沉浸在情绪中的两人一个不察,齐齐扑入我的

怀里. 我一边手上使劲一边说道:「我的心思,你们还不知道吗?有你们两个人

在,就是十个徐妍我也不换!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了。」说完在两女脸上一人

亲了一口。



  内心深处不禁自嘲了一下:一个徐妍我都搞不定,十个还不要我的命!



  其实桃子姐和兰兰姐也就是嘴上说说,这些时日以来,她们早就离不开我了,

刚才只是猛然间听到徐妍的要求,陷入自怨自艾的情绪,真要让她们走,两人一

定受不了。



  心里明知道我不会让她们走,可是亲耳听到我着紧她们的话,两女还是欣喜

若狂,脸上剎那间充满了光辉,齐齐从我怀里抬起头来,两人自然而然地伸手抱

住我。



  虽然平时单独时两女也和我略微亲热一下,可像现在这样三个人搂作一团却

从来没有过,(BOBB289)深切地感受到两具玲珑浮突的玉体靠在身上,重见徐妍后的糟糕心

情终于消淡下来,取而一丝沉溺于情爱中的欲望油然而生,环在两女腰间的手开

始不老实起来,嘴里说道:「姐姐们啊,我好想你们呀!」



  两女早已不是未经人事的少女,闻弦知雅意,明白了我的坏心思。自从桃子

姐搬来后,两人就再也没和我做过爱,原因之前已经说过了。



  饮食男女,我想经过这些日子,大家应该都已经适应了「三人行」的生活,

可是由于习惯使然,谁也不愿打破平衡,今天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我打算更进一

步地与两位姐姐好好「生活」。



  兰兰姐「呀」地一声飞红了脸,从我怀里挣脱出来:「文迪……你、你和桃

姐去吧,我、我先回屋去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跑进了房间. 早就知道兰兰姐不

会这么轻易就转了性子的,我也不以为忤,以前和我做爱时从来不愿在上面的兰

兰姐,怎么可能会和桃子姐一起伺候我呢?



  我看了一眼还窝在我怀里的桃子姐,只见她正媚眼如丝地看着我,眼睛里仿

佛在说:你这个小坏蛋,姐姐已经等了好长时间了。我心中一热,吻了下去,和

桃子姐的唇舌激烈地交缠起来。



  吻完,桃子姐已是全身酥软,纤手抓着我的衣襟道:「走吧,去你屋里吧。」

既然姐姐有令,我当然要从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桃子姐横抱起来,向

自己的房间奔去……



  一进房我就放桃子姐在床上,往她的身上一扑,再激烈的热吻起来,她亦主

动的伸出舌头与我舌吻。



  而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右手翘过她的肩膀抚摸她的丰乳,再慢慢伸下大腿

内侧,进而进攻她的神秘地带,刚伸入原来她下体已经湿了,于是我摸到一颗突

出物,那应该是阴蒂了吧!



  我就慢慢搓揉她,而嘴巴吸着她左边乳头,时吸时轻咬,就像A 片一样男主

角的动作。



  经过一阵搓揉后,桃子姐发出喘气声以及呻吟声,从经验我认为时机已经,

这时候我已经忍不住想要跟她做爱了,于是我把她的双腿分开,将肉棒对准小穴,

慢慢的插进去开始抽插,桃子姐的呻吟声也慢慢加大。



  听到她这样叫的时候,我就更加落力,我希望我能同时与她到达高潮,所以

我尽量控制自己。



  时而做出九浅一深的抽插法,时而又大力加速我的速度。她被我这样抽插,

" 嗯…喔…好棒…。」桃子姐无力抵挡我排山倒海的持久攻势,娇弱的身子瘫在

床上。



  " 啊…我也要射了"



  最后我屁股一挺,射了好多精子在她的小穴里面。而我没有马上抽离她的小

穴,便维持的姿势相互拥抱,我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两人都获得最大的满足。云收雨歇后,桃子姐慵懒地躺在我的怀里:「死小

鬼,怎么回事,你现在这方面怎么越来越厉害起来。」



  闻言我也有些疑惑,似乎确实是这样,在性这方面我与当初的分别不是一星

半点,不仅能力越来越强而且欲望好像也越来越大。不过我更多地感到欣喜和自

得,能让自己的床上老师夸自己可是很有成就感的,再说有哪个男人不想在这方

面满足自己的女人呢?



  与桃子姐又亲热了一会儿,就被她催促着快点起床,要是从前桃子姐一定会

和我在床上缠绵一整天,可如今她这个做大姐的却有别的事要考虑——我也明白

兰兰姐一定还在外面等着我们呢。



  从房间里出来,果然看见兰兰姐正在客厅里,虽然开着电视,可她的眼睛却

完全没有注意在上面,正脸红红地坐在那里,见到我们出来后,更是显得手足无

措起来。



  刚春风一渡的我,猛然间也不知和兰兰姐找些什么话说,还是桃子姐厉害,

只见她嫣然一笑,饱受雨露后的脸上充满了迷死人的风情,不仅让我腹下一热,

连久与她一起亲密生活的兰兰姐都为之一呆。



  桃子姐拉起兰兰姐的手:「走,兰兰,咱们回屋说些悄悄话去。」说完便把

我一人扔在客厅里,与兰兰姐回去了她们的房间.



  现在轮到我一个人索然无味地坐在客厅里,和刚才兰兰姐一样,虽然开着电

视,可我的注意力却完全不在上面,心里在想不知道桃子姐和兰兰姐在说些什么

. 恩虑再三,我不禁站起身来,往两女的房间走去。



  等我走到兰兰姐的门口才发现,门被桃子姐关上了,我用里拧了一下锁,反

锁了



  「她们究竟在说什么呢?」,算了,就当会小人吧,我用手扶着门框,把头

轻轻地贴在门上,咦?怎么没声音?



  突然我感觉脸上一阵凉气,抬头一看,桃子姐嗔怒的看着我,兰兰姐站在她

身后满脸红晕,「想偷听是吧?」



  我说是也不好,不是也不好,干咳一声,「那个……」



  没等我编造出理由,「进来」桃子姐不由分说的把我拉进去,顺手把门关上





  惨了,惨了,该不会是……想到这里,脸上不禁一红



  「文迪,在想什么呢?」兰兰姐轻声的问道



  「啊,没,没什么」我张口回答,心里却说,想什么能随便说出来吗,嘿嘿



  「是这样的,我和兰兰商量了一下,觉得这样下去的话,大家都很尴尬,所

以呢,从今天起,我和兰兰将会安排你的晚上的睡觉问题. 」桃子姐抱着双手,

斜靠在墙上慢条斯理的说着



  我看了兰兰姐一眼,她默默的点了下头



  我靠,早说啊,害的我东想西猜的



  「今天晚上,我会陪小乖,妹妹你就和文迪睡吧」桃子姐走过来用手轻轻的

敲了一下我的头,兰兰姐不可置否地看着别处



  「都饿了吧,我去做饭了」兰兰姐起身推开我有些慌乱的走出去



  「小坏蛋,这下你满意了吧」桃子姐不怀好意的在我耳边说,」妹妹,我来

帮你」



  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想歪了,原以为是两个姐姐商量好了一起和我「辨

事」,该死的小文迪,太不知足了,我用力的敲了下头,回房间玩计算机去了



  快到小乖放学的时间了,我出门拦了的士,把小乖接了回来



  一路上,小乖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听,我打算从小乖嘴里套些话,于是便问她

:「小乖告诉叔叔,妈妈喜欢现在的生活吗?」



  「当然了,叔叔这么好,还有漂亮的桃子阿姨,以前妈妈经常半夜里哭,现

在没有了,妈妈比以前开心多了」小乖天真无邪的望着我说



  看着她清澈无邪的眼睛和天真的脸庞,心里有种莫名的心痛,如果哪天我不

在了,小乖肯定会很伤心,两个姐姐肯定也会很伤心,徐妍呢?小四呢?赵嫣然

呢?我不敢再想下去,只是下意识的抱紧了小乖



  回到家里,扑鼻而来的是饭菜的香味,刚才沉重的心情一扫而过



  饭桌上,兰兰姐的话很少,桃子姐逗着小乖多吃青菜才能变漂亮,估计是兰

兰姐想到晚上要和我一起睡觉得难为情吧,如果换做桃子姐没般进来之前,她肯

定不会这样。我清楚兰兰姐这样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骨子里还是很传统

的,所以一时放不开,也许时间长了,她就习惯了



  吃过饭,兰兰姐像往常一样收拾碗筷,桃子姐则抱着小乖哄她睡觉,「文迪」

桃子姐朝我向兰兰姐使眼色,「哦」



  我站起身,来到厨房,看着兰兰姐忙碌的背影,合身的套装使得兰兰姐的身

材玲珑毕现,扭动的腰枝,在套装短裙紧箍下的臀部……我不禁一时躁动,上前

环抱着她,「别离开我,兰兰」



  兰兰姐被我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文迪,你怎么了?」



  「没什么,兰兰姐,答应我,别离开我好吗」



  兰兰姐默默地点了下头



  收拾完毕,我和兰兰姐到客厅里一看,桃子姐和小乖都不在了,估计是为了

不让兰兰尴尬,哄小乖去房间里睡觉了吧



  我拉着兰兰向我的房间里走去,兰兰姐不好意思的低着头顺从的跟着我



  一进门,兰兰姐叫我扭过去,虽然不知道她有什么举动,但我还是照做了



  「文迪,转过来吧」兰兰姐对我说



  我缓缓的转过身,天哪,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兰兰姐竟然把衣服全部脱

了,清丽的脸庞,白皙的脖子,依然挺翘的乳房,虽然生过孩子但是很紧致的小

腹,修长的双腿……



  我看不下去了,下面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傻瓜,你打算一直看下去吗?」兰兰姐笑着问我



  我回过神来,走上前去,深深的拥抱着迷人的兰兰,我的兰兰,激情的吻着

她温暖津甜的嘴唇,此刻,只有我们的灵魂在交流,已经超越了肉体……



  「文迪,你爱我吗?」小四站在山崖上问我,寒冷的山风使我打了个寒战,

我看着小四,她的身后是望不到尽头的深渊,层层的白舞笼罩在她的周围,愈发

显的她如此的瘦弱,令人疼惜



  此刻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说爱她吧,很明显是欺骗她,我不愿意说出违心的

话,我曾经对徐妍说过,我对小四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感情;说不爱她,也不好,

怕伤了她的自尊



  「哈哈哈」小四放肆的笑着,「我就知道你是个懦夫,连说假话的胆量都没

有,不过这样也好,反正我们是没有结果了,没有了……」小四一边喃喃自语,

一边酿酿跄跄地向后退



  她身后就是悬崖,我不能让她做出傻事,「我爱你,小四,真的我爱你,快

过来」我惊慌失措的冲她喊到



  「文迪,我知足了,能听见你说爱我,与其在悬崖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

头痛哭一晚」小四怃然举起双手,向后直挺挺的倒下去



  「不要啊,小四……」我冲过去,然而却未能抓住她,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

着曾经与我有过那么多美好时光的女孩从我眼前消失了,是我害死了她,我痛哭

满面,「我陪你,我下来陪你」我不顾一切的纵身一跳,我感觉自己变轻了,头

脑里有种眩晕的感觉,心脏陡然收缩,双腿下意识的突然一蹬



  「文迪,醒醒啊,文迪」耳边传来了另一个我熟悉的声音,是兰兰姐,肩膀

被剧烈的晃动着,我疲惫的睁开眼睛,模糊的面孔逐渐清晰,兰兰姐正担心的用

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是不是做噩梦了?」



  还好,这只是一个梦,我支起身子,才发现双脚裸露在被子外面,难怪呢



  「没事,兰兰,我刚才睡觉的时候把手放胸口了,所以做了个梦,你睡吧」

我抚摩着兰兰姐姐的秀发,兰兰姐温顺的依偎在我的胸口,另一只手轻轻的抱着

我,睡了



  我拿出一根烟,点燃了,深深的吸了一口,小四,这个女孩的名字如同烟一

样,曾经被我点燃,如今已变成烟雾被我深深的吸进肺里——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她在澳洲还好吗?



  如果说小四真的是因为爱上我但又不能接受我和徐妍之间的感情的话,那么

她一定是在逃避我,所以选择了去澳洲读书,也许我们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况且



  我是一个没有明天的人……



  想到这里,不禁黯然神伤,上帝在给你打开一扇门的同时也关闭了另一扇门,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捉弄吧



  不久前我还在为怎样破我的处男之身头痛,现在突然有了这么多的可人儿,

一团乱麻,在我感受着欢乐的同时也遭遇着感情的痛苦



  枕头下传来断断续续的震动,我回过神来,从枕头下面抽出手机,一看时间

才凌晨4:00多,手机上有个未接来电,号码很奇怪是6103开头的,并非

手机号码,也不是本市的号码,我怀着疑问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是国际电话,暂时未能接通,请稍后再拨」(中国移动

通信的提示)



  索性懒得去打了,我按熄了烟头,重新钻进热忽的被窝,抱着兰兰姐光滑的

身体继续睡了



  大约7点左右的样子,被桃子姐的敲门声音惊醒了,「快起床,吃早餐了」

桃子姐在门外大声的喊着



  兰兰在我怀里扭动了一下,好像没有睡醒的样子,突然惊慌失措的坐起来说「

糟了,要送小乖上学了」



  「呵,没关系的,桃子姐应该送她去了」我边说边冲门外喊道「桃子姐,

你有没有送小乖上学啊」



  「送了,我才回来,顺便给你们带了早餐」



  兰兰姐这才放了心,发现我盯着她,奇怪的问我,「文迪你看什么啊」,她

低下头一看,「啊」的一声惊叫,赶紧拉起毯子遮住了自己丰满的乳房,可惜我

的小弟弟因为晨勃再加上兰兰姐的乳沟诱惑变的更不听话了



  」兰兰,我要……」我不由分说地把兰兰姐扑倒在床上



  「别,文迪,你桃子姐还在外面等我们出去吃早餐呢」兰兰姐急急的用手推





  可是我哪里听得进去,早就用嘴堵住了她的嘴唇,一时室内春光无限



  半小时后,我和兰兰穿好衣服走了出去,「文迪,又欺负你兰兰姐了吧?」

桃子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怀好意的看着我



  「没有啊」,只是睡的沉了些,想睡了回笼觉」我急忙搪塞着,心里却在想,

会不会是刚才在房间里的动作大了点,被桃子姐听到了



  我匆忙吃完了早餐,便向报社奔去,一路上感觉今天的太阳特别的亮,空气

也特别的清新,连马路上的行人也读那么可爱,哈,看来早上运动有利于身心健

康啊



  到了部室,和早到的几个同事打过招呼,我便拿着杯子去饮水室拿水



  「文迪,早上好」陈欣站在我们部室门口冲我打招呼



  「好,吃过早餐没?」我问她



  「恩,吃过了,你过来一下」她冲我招招手



  「今晚可以赏脸吃个饭吗?」陈欣一脸诚恳的问我



  「应该没问题,有什么事情吗?」我问她



  「请你吃饭还需要理由啊?不去拉倒」陈欣依然大大咧咧



  「好,遵命,晚上见」我挥挥手



  「到我住的地方,我做菜」陈欣说完就跑掉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感觉有点莫名其妙,这假小子什么时候也会害羞了?



  拿完水回到办公桌,今天的工作比较少,派送的文件和杂志也少,百无聊赖

中只好拿出充当游戏机的手机玩了起来,中午去食堂吃饭很反常的没有看见陈欣,

我并没有在意。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有点犯困,估计是昨晚和兰兰姐过多运动的结果吧,于

是交代那位兢兢业业玩网游的仁兄帮我把风,索性爬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我沉浸在美好的补觉中,耳边传来了「笃笃笃」的响

声,我艰难的睁开眼睛,稍微抬了下头,看见了一只玉手在我桌上不耐烦的敲打

着,还有股淡淡的很熟悉的幽香,莫名的感觉神经一紧,不好,有危险,我「噌」

的一下直起身子 .



  徐妍,我靠,竟然是徐妍,就是那个昨天在她家里当着周昊的面说要跟他去

参加舞会的徐妍,就是昨天还把我骂的狗血淋头的徐妍,就是我想见却又怕见的

徐妍……



  我咽了口口水,清了下嗓子,「那个,你怎么会来这里」



  「你以为我想来?」徐妍不由分说的抢断我的话,看来她暴躁骄横的脾性一

下子是改不了了,「今天晚上周昊请我去参加舞会,叫我顺便叫上你」



  我不紧皱起眉头,按照我的逻辑思维,我可是那小子的情敌啊,虽然他还不

明确我和徐妍的关系,但是他应该知道,能够和徐妍约会应该好好把握,不可能

叫上我吧,会不会是徐妍找借口,是她想找我?



  「还楞着干嘛,走啊」徐妍一幅不可耐烦的态度,我赶紧看看时间,靠,早

下班了,望了下四周,同事都走了,怪不得这么安静



  * ,我心里暗暗骂了一声,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有遇美恐惧症?看到漂亮

的美女就没底气了?在兰兰姐,桃子姐面前,我是那么的如鱼得水,应付自如,

在赵怡然,徐妍面前,我却呆楞楞了,每次说话都是她们压着我,哎,我叹了口

气,谁知道今天晚上的舞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不,不是,去,怎么不去」我赶紧回答。



  跟着徐妍走出办公大楼,门口停着她那辆BMW,三五成群的各个部门的同

事从旁边走过去,嘴里啧啧有声,徐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我拉开门选择了坐在

后排 .



  「你旁边是我给你准备的今天晚上的衣服,换了吧」徐妍注视着前方面无表

情的说



  我这才注意到旁边有个袋子,打开一看,BOSS的一套休闲西装,就在这里换

吗?可是这是在车上啊,我拿着衣服犹豫不决,「害羞啊,又不是没看过你」徐

妍轻蔑的说



  那也是,我又不是第一次在她面前脱衣服了,迅速换了,发现很合身,就像

量身定做的一样,可惜领带不会打 .



  正当我拿着领带一筹莫展的时候,「嘎」的一声,车停下来了,徐妍扭过身

子,不由分说的拿起领带套在我的脖子上,顺势一拉,我和她的距离如此之近,

闻着她淡淡的香水味道,还有吐气如兰的呼吸,我不禁陶醉了,看着她的眼睛,

只是静静的一眨不眨的专心的帮我打着领带。



  我记得一本小说上曾经说过,一个女人如果爱上一个男人的话,会亲手帮这

个男人系上领带。从心理学的意义上讲,应该是女人对男人的占有和爱的表示



  老天,让时间停止,让空间静滞吧,就让这一刻永远停在这里吧!我心里默

默的祈祷着



  「好了」徐妍的声音把我从幻想中唤醒,我回过神来。



  舞会是在周昊的私家别墅里举行的,英俊帅气的男人和妩媚多姿的女人是这

个舞会的最大特征,各色各样的酒水被侍者在人群中传送着,我站在那里,不知

道脚步往那个方向移动,我很少几乎从没有参与过这种场合,这样的场景只有在

电影里见过



  「你来了,文迪」一个响亮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随即肩膀被重重的拍了一

下,不用说,肯定是周昊。



  「感谢你邀请我参加你的舞会」我礼貌性的回话



  「哈哈,我应该感谢你,以前我一直怀疑你是我的情敌,昨天徐妍跟我解释

了,你们只是朋友」周昊一脸得意的说着「来,干一杯」



  我机械的举起酒杯,苦涩的酒刺激着我的舌苔,流进我的胃力,仿佛告诉我

还是清醒的,耳边的喧闹声似乎变成了讥讽,嘲笑我这个在车祸中九死一生的幸

运儿,嘲笑着我这个在爱情和女人面前畏缩不前的懦弱者,嘲笑着我被命运数次

捉弄,伤害了很多美女的柳下惠



  「各位,静一静」周昊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大厅的中央,手举着话筒,「首

先向大家介绍我的女朋友,徐妍小姐」



  美丽傲气的徐妍就这样走到了他的身边,不会的,弄错了吧,怎么会这样,

我自言自语,人群发出一阵欢呼,仿佛为这对郎才女貌的佳人祝贺,一瞬间我仿

佛被雷电击中,掉进了了大西洋的底部,我感到窒息,大脑一篇茫然,随即是心

脏一阵阵紧缩,心痛的感觉来了。



  是爱情么?这就是爱情么?看着曾经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子眨眼之间做

了别人的女朋友,你的心里会是什么滋味?几个小时前她还在车上为你细心打领

带,如今她却应允了别人做他人的女人,你的心在痛吗?



  「好,文迪,别以为天底下只有你这么一个男人,你给走!马上离开我的房

间!!快滚!」我想起了那天离开徐妍的房间时她对我说的话,难道她是在报复

我?



  没道理啊,像徐妍这样的大小姐,应该不会随便接受一个男人做她的男朋友

的」哦,再来一个」人群中再次发出狂呼,我凝神一看,徐妍的嘴唇刚刚脱离周

昊那小子的脸。



  现实彻底的粉碎了我的侥幸的幻想,我被遗弃了,不,应该说我自己当初选

择了被遗弃,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感情上的伤害不是说几句道歉的话、求

得原谅就行的,它是要用感情来解决的。



  我用生命随时完结做借口,不愿付出感情,所以终被感情捉弄,我大口的喝

着叫不上名字的酒水,一杯,两杯……我成了这世界最伤心的人。



  头有些疼,我的大脑却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我确实感受到了心破碎的感觉

.



  我伤害一个女孩又伤害着另一女孩,哎,老天为什么会对我这样,我不是一

个随时不会有明天的人啊,可为什么又让我有这种福气,家里面已经有了兰兰姐

和桃子姐,为什么还要对不住徐妍和小四呢,哎!!!!真是想不明白……。



  ???脚下踩到什么了?这么软。我低下头,看到的还是脚下的地毡上。耳

边嗡……的响了几声,眼前一黑。



  「喂,你还好嘛?有人晕倒了。」



  「呀!有人晕倒了?」



  「文迪,文迪……你怎么了?醒醒……我是徐研……」徐研跑过来,急得掉

着眼泪,对着现场的宾客大声的说到「你们都是干什么的?还不打电话叫急救车

……」



  过了大约10分钟,一辆急救车到了现场……



  我像睡醒了似的微微睁开了眼睛,脑袋里像是被别人搅动着,疼得厉害。我

强挺着打起精神。发现兰兰,桃子姐,还有徐研三个女人在我床前站成了一排,

而且看眼睛都是红肿着的。我又闭上眼睛,心想这时做的什么梦啊……  这时

一个声音让我又一次睁开了眼睛。



  「文迪醒了,医生他醒了。」是兰兰的声音。



  我想说话,可是没有力气,无力的再一次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好像睡醒了,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是在医院。徐研,桃

子姐,兰兰她们围在我的床边。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怎么了?」我好奇的问着她们。



  她们看到我醒了都很兴奋,马上靠了上来,看她们的样子都很憔悴。



  「文迪……」徐研流出了眼泪……



  桃子姐上前来摸了摸我的头说到「文迪,你可把我们吓死了,你都昏迷了七

天了,要不是徐研把你及时的送到医院你恐怕就……恐怕就……」说着声音哽咽

住了,眼泪也留了下来



  「什么???我昏迷了七天?」我莫名其妙的问道。



  这时一个医生走了进来,问了问我现在感觉怎么样,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之

类的话。转过头来对她们说「你们谁是他的家属,和我来一下」。



  三个人相互看了看,桃子姐说「还是我去吧」说着就和医生走出了房间.



  过了一会,桃子姐带着满脸的忧郁回来了。我对桃子姐说「姐,我怎么了?」

「文迪,你……」桃子姐的话又停住了。



  我感觉到了问题很严重,我马上想到是不是我脑子里的隐患……



  想到这,我急切的问桃子姐「姐,你快说啊,我怎么了?是不是我脑子里的

……姐,你快告诉我」。



  桃子姐看我这么激动,无奈的流着泪开口道「文迪,你脑子里的血管以前受

伤的地方有个细小的破裂,在渗血,所以你才昏迷了过去,幸亏徐研把你及时的

送到了医院,才没有出现太危险的后果,现在出血点已经基本控制住了。



  不过……不过现在这种情况血管随时都会再次破裂,造成更大面积的出血,

医生说,现在国内也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也就是说,你随时都会……」此时桃

子姐已经泪不成声了。



  三个女人哭成了一团.



  虽然我早就知道自己是个随时都会死的人,但到了这一刻,我还是呆住了,

强烈的恐惧感在我体内游走。



  人不管多么坚强,多么理智,不管你有多充分的心理准备,但死到临头的时

候,还是会有一个强烈的欲望,那就是不想死。



  我迷茫呆滞的看着在我面前这三个已是哭成泪人的女人,我不想死,我不想

离开她们。



  过了一会,我终于又挣扎着使自己平静了下来,死…早就是意料之中的事,

再多的伤感也没有用,珍惜眼前人,努力的活过每一天,才是对最疼爱你的人最

大的回报。



  有很多人面对困难,绝境的时候去选择逃避放弃自己的生命,是多么愚不可

及,生命是可贵的,我多么想活多一点时间,我多么想留在这世上多一分钟。



  我对她们说「兰兰,桃子姐,你们别这么伤心,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们我身体

里有个计时的炸弹吗?我们在一起哪怕是只有一天,只要我们觉得是快乐的,我

们也应该满足,我文迪能够有你们在我身边,真的,这辈子我觉得没有白活」。



  我看了看在我身边抽泣着的徐研,把她轻轻的拉到我的身边,我轻轻的抚摸

着她,「徐研,……」不知不觉中我的眼泪也掉了下来。我忍了忍,瞪了瞪眼睛,

努力吧眼泪给忍回去。



  徐研满脸泪水的看着我,此时完全没有了平时骄横的气质. 我发现女人两个

时候是最美的一个是女人害羞的时候,一个是女人掉眼泪的时候(呵呵,都快要

死的人了还想这么多)。



  我强忍住泪水对徐研说到,「徐研,对不起,我对你的伤害太深了,你对我

的要求真的一点都不过分,可是……你还是开始恨我吧(作者:绝对是高手,一

个要死的人了,谁还能恨得起来你啊)……」徐研哭的更厉害,扑在了我的怀里,

紧紧的把我给抱住。



  在医院又住了几天,我想反正已经是这样了,医院家里那呆着都一样,在医

院还浪费不少银子。于是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我出院了。



  出院那天她们一起把我送回了家。还是家里好,看什么我都感觉亲切,看什

么我都感觉好温暖。进屋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桃子姐说:「今天我们庆祝一下,

我们在家里吃,我和兰兰到外面去采购,你就陪着徐研吧。」(呵呵,是徐研陪

我,看来桃子姐是用心良苦啊,超级感激)。



  兰兰和桃子姐出门后,我和拉着徐研的手坐在沙发上。



  第一次徐研来我家……情景……(少儿不宜)在药物的作用下,顶级美女激

情索爱,真是销魂……第二次可就没那么便宜了,徐研在我身上一顿空手道……

肉体上的摧残,不过现在想想心里还是舒服大于痛苦。第三次……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徐研打断了我的思维.



  我说「现在没什么感觉,和平时一样。」「哦,你没什么事那我先走了。」

徐研说着站起身来。



  我忙把给她搂住「求你,留下来陪我吧」我轻声的说到(当时就好像五六岁

害怕独处的孩子)。



  徐研不冷不热的开口对我说到「我留这干嘛?你不是有梅兰兰还有谢玉桃陪

你吗」。听得出来,话语中带着醋意。



  我不想让她走,想把她留下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能给她留下。「我……

我……」其实我是想说我希望你留在我身边,我爱你……等等一些肉麻的话的,

可是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来。



  我却只胡乱的说出了一句低能话「桃子姐要我陪你的」。(此话一出,我马

上后悔)



  此话一出,徐研就像被点燃的鞭炮,一下子「炸」了起来。



  「啊,你个混蛋,你这么听她的,她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啊,那你听去吧,

和我没关系,我不妨碍你们了」。气汹汹的说完就向门口冲去。我一见徐研这样,

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有一个念头,我不想让她走,我紧紧的抱着她。突然,

我灵机一动大声的「啊……」喊完我就双手抱着头,蹲在了地上(黔驴技穷,最

后一技了)。



  「文迪,你怎么了?」徐研马上伏下身停止了刚才激烈的动作,着急的问。



? ? ? ? ………待续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