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过年回老家之前的最后】『天南警校第44章』

时间:2024-04-24 17:23:34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经验

  第044章水上世界大浴场(2)



  突然,天南帅哥惊呼起来,警校他抚摸着姐姐的第章雪白的、凸起的天南大屁股说:「大姐,

你这纹身做得太地道了。警校哪的第章女神过年回老家之前的最后场子做得这么细?比我见过得最好的日本的都好!」



  「好什么好!天南」



  姐姐气愤的警校反驳道,「那是第章笔写上去的,你想办法把它擦下去。天南」



  姐姐趴在那就差说:「我就是警校专门为这个来的了。」



  下面的第章事只能是想尽办法来擦掉这些字了。



  帅哥用搓澡巾沾着香波,天南浴液,警校肥皂,第章牙膏,洗衣粉,剃须膏等轮番上阵,

试了又试,都不管用。没办法,在姐姐的后背上盖上一条浴巾后,他出去叫了几

个没活干的其他帅哥一起来想辙。



  「师傅,你看着几个字和电话号码怎么洗掉?」



  姐姐包的那个帅哥用手里的一把牙刷「嗒,嗒,」



  的敲打着姐姐赤裸的大白屁股说。而他的「师傅」竟然是刚才在大厅嘲笑我

们的那个琐碎男,这时他也光着脊梁,干ol仅穿着一条紧身的四角短裤围在赤身裸体

的姐姐旁边观看。



  「用刷锅的钢丝擦试试?」



  围在姐姐屁股旁的几个帅哥中的一个胆却的建议道。



  「胡说!我怎么教你们的?」



  琐碎男喝斥道「这么嫩,这么白的皮肤」他用手指戳着姐姐的屁股说:「硬

度在2度以上的东西都不能用!」



  柔软的屁股上顿时被戳出一个个转瞬即逝的小坑。「你以为这是你们天天做

的那种臃肿的胖妇人?」



  「是不行哈,这皮肤太薄,太嫩了!」



  有帅哥接茬,说着那人用手指捏了一下姐姐的屁股肉,用以验证他的话的正

确。



  虽然他没有将姐姐的屁股掐红,但是姐姐屁股上立即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

皮疙瘩,脂肪深处的肌肉不停的痉挛,屁股上的脂肪发生了共振,整个屁股肉都

不停的波浪形的颤动起来:而姐姐的脑袋则已经深深的陷进了按摩床的窟窿里。



  「用香蕉水怎么样?」



  又有帅哥建议。



  「香蕉水是什么?」



  有人问「刷油漆的稀释剂。」



  「不能往(屁股)上刷油漆!」



  姐姐一听急了。「什么!字擦不掉还要刷油漆。」



  (这句是姐姐心里想的,没有说出来。



  「别喊。」



  正在忙活着的琐碎男的大手把姐姐的脑袋生生的按了回去。然后几只手指像

弹钢琴一样,大小双儿酒店下半部在姐姐洁白的大屁股上快速的敲打着,人们思考时一般会有一些习

惯性动作,手指像弹钢琴一样快速敲打就是其中一种。



  姐姐拱了一下屁股,想把弹琴的手指顶开。但是那只大手再次按住了姐姐翘

起的大屁股,然后轻轻的在上面拍了拍,「别动,没看见正在想办法吗?」



  这回不管手指怎么动姐姐都不再反抗了,静等着男人们想办法收拾她的屁股。



  一只手伸到了姐姐的两条腿中间,大概已经接触到了姐姐的阴蒂,然后用指

尖在姐姐的阴部抠着「做内侧的搓板按摩了吗?」



  琐碎男问「还没顾上呢。先把字擦掉再说。」



  「氯仿怎么样?」



  (氯仿学名是三氯甲烷,一种强力化工溶剂)由于看到急促呼吸的姐姐已经

有了反应,他的手指没有移开,继续抚摸着姐姐的阴庭,另一只手拍了拍姐姐写

着字的屁股说:「刺激性太大,这些地方都得肿。不行。」



  不知道他说的是「写字的地方肿呢?还是他手指正在抠动的阴蒂肿?」



  「丙酮没毒,要不试试丙酮吧?或者把它们混合一下试试?」



  几个人叽叽喳喳的,不过最后还是用混合溶剂把字迹洗掉了。



  大家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其中琐碎男和姐姐包的帅哥最高兴,他们隔着赤

裸的姐姐的身体同时对掌,「啪,啪」得很开心,到最后两个人用手掌同时拍击

姐姐的大屁股,「啪,啪,啪!」



  庆祝仪式这才正式宣告结束。肥白的屁股肉一通乱颤。



  「几位帮帮忙,把损失的时间补回来」姐姐包的帅哥恳求大家说哥们的事哪

能不管!于是有人在姐姐的后背淋奶液,有人用搓澡巾给姐姐搓胳膊,有人拿小

锉子为姐姐抠脚指头缝,而师傅琐碎男继续为姐姐洗阴。就像过年时,村子里一

家刚宰了猪,全村的人都会一起帮着收拾死猪。把又白又胖的大肥猪摆在中间的

长条案子上,大家一起围着坐,七手八脚的,烫猪毛,刮猪皮干什么的都有,各

尽所能吧。



  嘻嘻哈哈的这些小伙子们可高兴了,真的就像过节一样。一边工作他们一边

聊天。一个说:「这个真白哈,我在这都干一年了,从来没见过这么白的!」



  第二个说:「你们看屁股外侧胖出来的两个肉坑,这真是肥而不腻。」



  「真的哈。」



  有人还用手指头抠了抠姐姐屁股上因胖而产生的一边一个小坑。不过说归说

,他们没有一个人因此停止手中的工作。



  「灌肠吗?」



  有人用手指在姐姐的肛门上一圈一圈的在涂润滑油。乡下宰完猪后,都要从

肛门灌水洗肠子。不然肠子污染了以后不好卖。



  「不要了,你看多紧!没准还是处肛呢,别给人家破了」琐碎男用小拇指指

甲往姐姐的肛门里捅了捅。



  姐姐赶紧收紧肛门。一下把那里的皱纹挤得密密麻麻的。



  「你们看是不是很紧。」



  琐碎男退后一步,让大家都看清楚姐姐肛门夹紧的样子。



  「就是,就是。」



  所有的人都点头表示赞同「但是宿便不排出来,老板会扣分的!上次我在留

园网上回贴有脏字,删贴不算,还被sc斑竹扣了3分呢!」



  有帅哥表示担心。



  「你们平时做的都是3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这个」他用手指尖戳了戳姐姐

的屁股,「连18岁都到不了,怎么可能有宿便!你们工作时都要多动动脑子,

知道吗?」



  「知道了。」



  其他帅哥纷纷回答。



  教学和聊天提高了工作效率,工夫不大,姐姐的背面就洗完了。



  「还有,你们看她,」



  琐碎男再次在姐姐光滑的后背上用手指弹了几下钢琴「腰很细,胯部突然变

宽,以下的臀部又大,这说明什么?」



  琐碎男开始了现场教学很多帅哥都说不知道,只有姐姐包的这个大个举起了

手「你说,」



  琐碎男很高兴「说明她体内雌性激素非常丰富。」



  「完全正确!另外大家注意了,我们最近接待了一些外国顾客,于是有一些

学员感觉到」白人的阴道比较宽敞「做内侧搓板按摩的时候比作中国人的好做。



  的确,白人、黑人的阴裂,就是阴道口啦,比较大。但是,科学研究表明:

近半数的西方女性小阴唇是闭合的,乍一看很难发现其宽大。」



  他接着说,「让受检的女性叉开双腿弯腰呈90度站立时,从后面观察其后

庭会出现三种情形:小阴唇照旧闭合:虽然小阴唇左右分开,但看不到阴道前壁

的状态:最后一种能窥见阴道入口或阴道壁。」



  「现在看看我们的顾客(我真奇怪,他们竟然还记得这是他们的顾客)怕不

怕翻船?」



  (这是我们吃鱼时的术语,当盘子里的鱼一面已经吃干净,需要翻到另一面

的时候,人们会互相问一下再翻。因为谐音「翻船」不吉利。但是这里他们的意

思是把姐姐翻过来)如果他们问姐姐要不要翻到肚皮朝上。姐姐断然不会同意,

她一定不肯把自己的阴户工工整整的袒露在几个大小伙子面前让他们研究。



  但是问题是现在没人征求姐姐的意见。



  「1,2,3,」



  在琐碎男的带领下,他们一下就把姐姐翻过来了。姐姐作了个小规模的鲤鱼

打挺,扭曲一下洁白,赤裸的身子表示抗议,但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对此琐碎男还特意做了一个挡住姐姐的动作,防止不小心把姐姐从狭窄的按

摩床上掉下去。大有英雄救美的意思。我想「老师就是老师,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看看人家的职业道德!」



  现在姐姐漂亮的脸蛋,硕大的乳房,洁白的肚皮,稀疏的阴毛,胖胖的大腿

,小巧的脚丫一下子全都袒露在明亮的灯光下,摆在众男生的目光和幻想之中。



  「哇!太美了!」



  有帅哥小声惊呼。



  「小腿又长又细,一点毛都没有!」



  有人附和「听着,现在学习呢!」



  琐碎男打断了他们接着说:「相反的,亚洲女性中近半数可以窥见阴道内部。



  如果以此作为比较标准的话岂不可以说亚洲女性的阴道宽敞吗?你们看我们

现在这个例子,」



  琐碎男说着掰开姐姐的双膝,露出姐姐的阴户。



  几个帅哥都把头凑到了姐姐的阴户前,如果不是琐碎男把他们的头拉起来,

有一个帅哥的鼻子已经碰到了姐姐的大腿。



  姐姐抿着嘴,死死的闭着眼睛一动也不敢动。我由此想到了我们在护校的解

剖课。也是这样中间躺着一个人,学生们上去七手八脚的把它的肚皮划开,把里

面的肠子,肚子全都拉出来分门别类。



  「由此可见,阴道的大小与小阴唇的闭合程度无关。对于已婚女性而言,阴

裂的长度与其丈夫的阴茎大小有密切的关系。」



  琐碎男还在讲课,「例如,有些已婚的女性虽然身材矮小,却有较长的阴裂

,经询问她们丈夫的阴茎大小后,发现两者有密切关系。原来,妻子的阴道口在

长期的性生活中被丈夫的阴茎撑大了。从现在的例子来看:」他用手指大概量了

一下姐姐的阴户的长度说「我们基本上就可以知道她丈夫的阴茎尺寸了。」琐碎

男接着说,「



  顺便指出,民间传言的「嘴大的女性,阴道口也大」说法,确有其事,但是

,在某种程度上体型与女性生殖器的形态有一定关系,例如个子高而肥胖的女性

,其小阴唇发育不良,但是阴裂的长度与体型无关。这些你们将来都会在工作中

遇到。「」好了,我们今天就讲到这,下面我们继续为顾客服务。你这的毛刮不

刮?」



  他用手指捏起一撮姐姐褐色的阴毛,一边用留下的一只手指敲打着姐姐的阴

埠,一边问姐姐。



  姐姐羞得脸都红透了,她赶紧摇了摇头。这说明刚才琐碎男讲课的时候她一

直在听「修理一下吧。修理以后很好看的。」



  姐姐还是摇头。



  「腋毛呢?腋毛留着不好看,去掉吧。」



  「……」



  「你说什么?听不清楚。」



  琐碎男把头靠近姐姐的嘴边我在一边直着急,直怕姐姐同意,没了腋毛倒是

好看了,可是如果姐夫问起来该怎么回答?别以为别人发现不了?姐夫的眼睛毒

着呢。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