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高清一永丰汽车】『用20萬上了校花(二十二)』

时间:2024-04-24 17:15:14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校园

  (二十二)



  在一家先进的用萬医院里,外籍的上校脑科医生正为文迪做了一连串很科学的检验。



  关于文迪的用萬大脑部份,检查结果当场就出来了,上校外籍的用萬脑科医生把脑电图递

给小四观察,并严肃地说:「经过脑部扫瞄,上校无码高清一永丰汽车发现你朋友脑部深层的用萬胼脂体内有

血块出现,而且体积颇大及有扩散的上校迹像!有可能压迫大脑皮质层神经,用萬严重的上校

话可导至脑干死亡。我想妳应尽快通知他的用萬亲人吧!」



  小四哭着喊:「那你赶快的上校给他医治,钱方面不成问题. 」



  脑科医生道:「不是用萬钱方面的问题,是上校现今的医学技术,仍没能做到脑部深

层胼脂体内的用萬手术. 人的大脑是异常复杂的,大脑内神经线更是千丝万缕,手术

的成功率,坦白说不到十分之一。」



  小四的心往下沉,她瞪视着医生:「请坦白告诉我,真的没有其他辨法?」



  医生沉重的点了点头. 「这种病例并不多,之前美国的脑科医院曾经做过类

似的手术,但结果失败,病人当场死亡,所以,碰上这种病例,我们只有放弃治

疗,让病人尽享余下来的生命。」



  医生续说:「而且我相信病人也清楚自己有这个病的,按血块的体积估计已

有一段时间,妳还是尽快通知他的亲人吧!因为我们预计不到他醒来的时间,有

可能会一个星期之后醒过来,有可能会一年,也有可能永远不会醒过来。」



  小四望着病床上的文迪,她眼里充满了绝望,脸上布满了阴霾。



  「为甚么?为甚么你有病都不告诉我,将痛苦都一个人背起了,你想静悄悄

的离开大家吗?」



  一年过去,小四每天忙碌而规律地生活,早起上学,下午去医院照顾昏迷中

的文迪,她曾经尝试找徐妍,可惜用尽各种方法也找她不到,至电文迪的家,也

是长期没有人接听电话,慢慢也放弃了去寻找,专心的去照料文迪。(因兰兰已

搬走了,桃子姐又作全国之旅去了。)



  于是,小四上午上学下午到医院,那些日子就这样度过.



  又一个月过去。病房内,小四正把头靠在窗前,已经不知道这样站了多久,

眼光迷迷蒙蒙的停留在窗外的云天深处,云层是低沉而厚重的,天是阴沉欲雨的。



  小四依稀还记得那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和文迪依妮缠绵.



  但快乐不到半天时间,眼前人已经昏迷差不多超过一年了,他什么时候可以

醒,没有人可以告诉她。



  她迎视着文迪昏睡的样子,眼里有激动,有热情,比我老公厉害国语对白有温柔,还有份令人难解

的悲伤。



  小四无法思想,她俯下头来,轻轻的吻住了文迪的唇。



  他不动,身子几乎是僵的,嘴唇冰冷而无生气的紧闭着,鼻子里透出轻微的

呼吸声。



  小四安静的看着他,她已习惯每天专心,那么出神的看着他。以至于房门被

拉开的时候,小四都几乎没有被惊动。仍是用那对泪汪汪的眼睛看着文迪。



  「小四,妳又来哩!」一个声音惊动了她,抬起头来,她看到那护士长Mandy.



  「探病的时间已过了,小四妳也真是的,每次也要我叫妳,妳才懂离开. 」

Mandy 喃喃语.



  Mandy 轻拍小四的肩膊,叹息道:「妳朋友也不知什么时候才醒过来…妳还

…还…呀!他…」



  小四看到Mandy 惊惶失措的表情,全身心都笼罩在一份突发的激情里,她呼

吸急促,肌肉僵硬。小四竭力平定自己不安的情绪,然后迅速的转过身子。



  文迪仍是躺在病床上,和一年前没有分别,分别只是他微侧着头,斜睨着小

四,他还没有说话,小四已扑了过去,小四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黑黝黝的望着

他。「你终于醒过来了。」她低声说:



  医院长长的走廊上,那好心的护士长迈着步子大叫:「医生,医生,三一二

号病房的病人醒过来了。」



  文迪恍惚与迷茫地看着小四,虚弱道:「小四,这里是哪?」



  小四泪如雨下,嘴唇迅速的堵住了他的嘴。她的胳膊热烈的缠着他的脖子,

她的嘴唇辗转的,吸吮的,紧压着他。像一条夭矫的蛇,温存、细腻、缠绵的蠕

动着。



  文迪不由自主的抱紧了她,把她整个小巧的身子都紧拥在胸前。他的头晕晕

的,整个人像轻飘飘的,小四全身火热的燃烧起来,将两个人都投身到洪洪大火

中,热烈地燃烧!



  忽然间,春天来了。忽然间,寂寞隐去。忽然间,病房内暖意融融了。永丰汽车新视觉忽然

间,窗外的风雨也变得美妙了。



  小四沉坐在床边的椅子里,凝视着那熟睡中的文迪,回想之前的情景。



  负责文迪病情的脑外科专家医生,拿着文迪的病历,认真而严重的向小四道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妳,首先说好消息吧,病人的生命力是多

么强韧呵!



  他凭自己的意志力醒过来了,只是由于长时间躺在病床缺小运动,和身体虚

弱一点,除大脑以外,其他身体各部份全没问题,大概休息一个星期就可出院了。」



  现在,他累了,他沉睡在一个梦境里,那梦境是不为人知的吗?他的面容和

平。



  「那坏消息呢?」小四紧张问道。



  脑外科专家医生续说:「坏消息就是我们发现他脑部深层内的血块,已扩散

至大脑皮质层的神经了,随时有压迫着皮质层内神经的可能,这样将会导至病人

脑干死亡,有生命危险,保守估计病人最多只有半年至一年的寿命,如他还有什

么心愿未了的,就尽快让他完成吧。他在这休息多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一年内,

死亡是随时可以来临的。」



  「她走了……不要走……笨蛋……」



  小四有些失笑。可是,忽然间,文迪整个身子痉挛了一下,嘴里蓦然冒出一

声狂嗥:「小然!」这一声呼喊那么清晰又那么凄厉,小四被吓了一大跳。她仆

过去,他却再度睡熟了,额上微微的沁着汗珠,面容渐渐平静下来,他又低低的

吐出一句温柔的句子:「小四,留下来,别走!」



  小四转过身子,去浴室里为文迪取来一条热毛巾,轻轻的拭去了他额上的汗。

这轻微的触动似乎惊醒了他,文迪睁开了眼睛,有一瞬间的迷茫,之后静静的躺

在床上看着小四道:「我还记得我对上一次晕倒,足足有一个星期之久,这一次

我又昏迷了多久?」



  小四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一年零三个月。」



  文迪愕然的抬头望着小四,想看出她话里有几分真实性,立即,他从她眼光

里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一年零三个月,哈哈…一年零三个月,妈的!我没有这么多时间可以浪费

. 」文迪咆哮道。



  「小四,坦白告诉我,不要骗我,我只想知道,我的病情怎样了?」文迪恳

求的眼神看着小四。



  他有种控制人,咄咄逼人的力量,使小四不由自主的,没有骗他的哭着说了

出来。



  「目前还好,但是…,估计…最多只有半年至一年的寿命。」



  文迪一震,迅速的转过了身子,用背对着小四,但她看到文迪把手背送到唇

边,用牙齿紧啮着自己,他的身子僵直而颤抖,似乎接受不到到这个突如其来的

大打击。但是,仅仅几秒钟,文迪回过头来了,除了脸色苍白之外,看不出有任

何异样。



  「小四,别发呆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尽快的为我办理出院手续,即使生

命只余一个月,或是一天,一小时,一分钟我也不要浪费它!」



  文迪生命终于进入倒数阶段。



  对文迪来说,这两天的等待最是难熬的,幸好后天就可以出院了。



  早上,「咯……咯」有人轻敲病房的门,文迪一面开着门,一面喊着说:「

这么早?来了,是小四吗?」



  忽然间,文迪住了口,愕然的瞪视着站在门口的人,那不是小四,那是个身

材高大的中年男人,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用一对冷静的、锐利的眼睛瞪着他。



  文迪结舌的说:「请问,你,你找谁?」



  「你…就是文迪吗?」那男人望着他问,脸上毫无表情。



  「是……是的,我就是。」文迪诧异的说:「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是小四的父亲. 」



  「哦!」文迪大吃了一惊,有些手足失措起来,他此来是什么用意呢?文迪

满腹惊疑,不禁就呆呆的站在那儿愣住了。



  「怎么?我可以进去坐坐吗?」他问。



  「哦?可以,可以。」文迪恍然的回过神来,慌忙把门打开,有些紧张的说

:「请、请进. 」



  那男人坐着,冷冷的看了看文迪,道:「好了,文先生,你也坐下来吧,我

有话想和你谈谈。」



  文迪有些忐忑不安,在那男人对面坐了下来,一副被动的神态看着那男人,

等待着他开口。那男人对室内环顾了一下,才慢吞吞的说:「文先生,我不想浪

费太多时间,我们就开门见山直接的说吧,多少钱?才可以让你和小四断绝来往

呢。」



  文迪像挨了一棍,身子不由自主的痉挛了一下,接着,昂起头来,直视着那

男人,他的脸色白得像一块大理石,对比之下,那男人眼珠就又黑又亮,而且是

灼灼逼人的。



  「哦,这是你的来意?」文迪喃喃的说.



  「是的。」那男人点了点头,迎视着文迪的目光。



  「自从你一年前来找小四后,小四的学业退步了很多,花钱的速度也大了很

多,而且放假也不愿意回家探望家人,经我派人调查过后,原来是因为她要花时

间照顾你,所以学业退步了,原来是因为她要照顾你,所以学校放假都不愿意回

家探望家人,原来是因为她要照顾你,所以花钱为你付了庞大的医药费. 你已是

一个快要死的人,和小四是没有将来的,你只会给她带来伤害,你忍心吗?相信

你余下的生命也很需要钱用的吧。开个价!要多少钱?」



  「一百万美金。」



  「开玩笑!」那男人勃然大怒。



  「开玩笑?您凭什么认为我会出卖我的爱情?又凭什么要求我出卖我的爱情?

你认为金钱什么也可以买到吗?」文迪站起身来,身子笔直的站着。



  一时间,那男人想不出该如何来对答,只能气冲冲的怒视着文迪。好一会,

他的怒气平服了一些,才重新开了口。



  「你有权取得你的爱情,你有权取得你的幸福,但是,文先生,你没有权毁

掉我的女儿,你没有权毁掉我女儿一生的幸福!」



  「毁掉小四的幸福!为什么我会毁掉小四的幸福?」文迪嚷着。



  「因为你已是一个快死的人,你认为你们有将来吗?更何况你和小四的身份,

根本不相配!」



  文迪蹙起了眉头. 「身份不相配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懂吗?我们在国内有良好的家世,亲朋戚友不是高官就是商界的名人,

我不能允许我女儿跟一个不名来历的人来往!而且还是一个快死的人,我的女儿

前途还很远大,她需要的是个能干的,事业前途光明的男朋友或丈夫。而不是你,

你会拖累伤害她一生!你说,你可以给她什么?你说,你可以照顾她一生一世吗?

你说!」



  文迪的脸色更白了,他的身子簌簌的震颤了起来,嘴唇颤抖着,声音也跟着

颤抖:「是的,我可以给她什么?虽然我很爱她,但…我不可能照顾她一生一世,

我和她是没有将来的。」文迪颓堕委靡的坐在床上,一下子像生命已到了尽头,

样子和死人根本没分别.



  「所以我才不希望你们继续来往,文先生,小四年纪还很小,她自小在温室

中长大,是吃不了苦,受不起伤害的,你懂吗?她和你在一起,只会拖累了她的

前途,你懂吗?你会毁了她!」



  「不要再说了,我懂你的意思,你能安排我今天就可出院及离开澳洲吗?」

文迪无力的抬起头说.



  「呀!应该是可以的,我可以安排的,至于钱方面,我还可以给予你…」



  「您错了!我离开小四不是为了你的钱,我是为了她,别想可以用金钱拆开

我们!永远别想!这份感情是你不了解的,因为你终身没有可能得到,因为你眼

里只相信钱. 我是因为爱她,才选择离开她,嘿!这个道理你可能永远不会懂。

不过你亦不需要懂,尽快的安排我离开这里吧,我没有多少的时间可以哀伤了。」

文迪这番话是像倒水一样倒出来的,声调高而急促,起先苍白的脸颊现在因激动

而发红了,眼睛光采而明亮有神。



  这把那男人给惊呆了。这像一个知道自己生命快要结束的人吗?那男人突然

觉得无力了。而在无力的感觉以外,还有份奇异的、几乎感动的情绪. 望着文迪,

他忽然在这孩子身上看到了一份光,一份热,……他呆愣愣的站着,鼻子酸酸的,

眼睛竟莫名其妙的湿了。



  当天下午,文迪已乘坐着飞机,单独的离开澳洲。



  从机场乘坐出租车,终于回到了家,久违了的老家,还有人在吗?



  文迪闭上眼睛,回想当初和徐妍出门,由于手机没有国际漫游,故索性连手

机也没带。反正酒店电话可打长途,徐妍又有带手机,就算发生了事也可以联络

.



  结果没想过会发生〝那样〞的意外,桃子姐会怎样?她找我不着的话,一定

会找徐妍,哎!!小四说自从我晕倒的那天开始,就再也找不到徐妍,不论电话

还是徐家,都找不着。



  那…桃子姐找不着我,一定急死了。



  回到家进门一看,呀!一个人也没有,四周冷冷清清的,室内,所有的家具

都染上了一层红色,沙发、桌子、椅子和饭桌,望了望窗外的彩霞,天边是红色

的,圆而耀目的太阳正迅速的沉下去,已黄昏了,文迪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往房间走走,也是空无一人,从桌面上留下的灰尘看起来,应该有一段长时

间没有人清洁了。



  「桃子姐去哪里了?」文迪皱了皱眉头,神思不定担心的想着,默默发了一

阵呆,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还是打个电话给她吧。」



  「嘟…对不起,你所拨打的是空号。」



  「什么?空号?」文迪接连拨了两次电话也是这样的答案,连忙转打电话给

兰兰.



  「嘟…嘟…喂?」



  「喂?兰兰吗?我是文迪。」



  「文迪?你…你不是已不在了吗?你…在哪里打来的。」



  「我在家里打给妳的,我想找桃子姐,但她的手机为甚么是空号?」



  「这一年多你究竟去了哪里?为甚么都不给我们打个电话,呜……呜……你

知道我们找得你多苦…多惨…呜…呜…。」



  「兰兰,不要哭了。」文迪将事情的始末,简略的告诉兰兰,兰兰也不多说,

立刻就赶来,两人一见面,彷如隔世,互相热烈地拥抱在一起,彼此真实地感应

对方的存在。



  待兰兰的情绪稳定下来,才道出当时的情况.



  在徐妍和文迪离开后的第五天,桃子姐已非常焦急的找他们了,离开了五天,

怎么一个电话也没有,报个平安也好。打电话给徐妍,电话却是处于关闭状态,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桃子姐如是想。



  桃子姐连忙找兰兰来商量,通过兰兰丈夫的关系,了解到徐妍已跟家人联系

了,并告知家人独自去旅游散心,没有留下联络电话,甚么时候回家也不晓得,

徐妍只答应家人久不久会报平安。



  桃子姐和兰兰知道这个消息后,整个人如堕冰窖,徐妍的反常表现,一定是

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她们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文迪发生了意外,是在医治

病情的过程中出了事吗?还是其他原因呢?



  桃子姐对徐妍非常生气,什么事也应和我们交代一下,是生是死也给我们一

个答案。



  什么都不管就跑掉了,叫我们怎么办?



  我们曾尝试找小四,但她的家人是高官,根本不接见我们,也不肯透露联络

小四的方法,我们又不敢肯定你去澳洲,有没有找过她?不敢迫得太紧.



  结果桃子姐唯有飞去澳洲找你,但人生路不熟,加上言语不通,只能跑去几

间大医院,拿着你的名字和照片去寻找,又在当地多份华文报纸登寻人启事,一

个星期过去,结果什么也寻不着,而且想你有事一定会找我们的,除非…除非你

已不在人世。



  经过个多月的寻找没结果,桃子姐才从澳洲回来,再过了半年时间,大家也

都没有你的消息,我们才认定你…认定你,已经离我们而去了。



  说完,兰兰已忍不住,靠在我的胸膛痛哭,我深切感受到兰兰的悲痛,更深

切感受到桃子姐在澳洲寻找我时的彷徨无助,伤心痛苦的心情。



  我忍不往掉下泪来,我的心很痛,真的很痛,她们为了我,实在受了太多苦

难.



  我抹了抹脸上的泪,看着悲泣的兰兰,把手伸到她的脸旁,轻轻为她擦拭掉

落的眼泪,道:「桃子姐呢?她去哪?」



  「桃子姐,在找不到你的日子里,每天都痛哭,每天都盼望有你的消息,可

惜一天一天的过去,你仍是音讯全无,桃子姐万念俱灰,幸好这时有个公孙先生

出现,对桃子姐关怀备至,一齐去全国旅游散心,桃子姐才慢慢的回复过来,三

个月前,因为公孙先生这大半年来的真诚对待,桃子姐终于答应他,嫁过台湾去

了。」兰兰幽幽的道来。



  「吓!!桃子姐嫁到台湾去?那个公孙先生已七十多岁了。」文迪惊惶失色

道。



  「其实…桃子姐嫁过去的原因,除了她感激公孙先生外,最主要是她不想再

待在这伤心地,她告诉我在这里会令她想起一切,她很痛苦,她想要去逃避。如

果她不是嫁给公孙先生,如何在台湾定居呢?」兰兰连忙解释着。



  「我知道,我明白的,我怎会不知道妳和桃子姐对我的感情,只是…我怕因

为我,误了她的终生,毕竟那个公孙先生已很老了,根本没什么…性生…活可言。」

文迪万般无奈,想不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真是山中方一日,世间已千年,

在他昏迷这段时间,事情居然变化这么大。



  「公孙先生和桃子姐他们两个只想有个伴,平时可互相照顾,聊聊天,根本

没有从性这个出发点去想。」兰兰继续道:「而且那个公孙先生只是想帮她,我

也看得出他是真心待桃子姐好的。」



  「我有桃子姐台湾的电话,你可以现在打过去呀。她知道你还在生,一定会

很高兴的。」兰兰雀跃地道。



  「桃子姐刚从悲哀中恢复过来,她知道我还在生,一定会从台湾跑回来的,

但…我的生命只余下一年不到,那时岂不又将她推回痛苦的深渊,文迪,你焉能

这么自私呀。」文迪默默无言的在细想。



  「文迪,文迪,你还在想什么?」兰兰疑惑地道。



  「呀!没什么,妳给我桃子姐台湾的电话号码我就可以了,反正她现身在台

湾,也不急于一时,我想迟点给她一个惊喜,妳也先不要告诉她,我自会安排。」

我借故先拖着兰兰道。



  「你这个鬼灵精,还害我们不够吗?还要给惊喜,你吓小我们一次就很好了。

你不是想跑去台湾找她吧?」兰兰看着我问道。



  我用一个赞赏的眼神,给兰兰一个以为猜对的答案,先稳住她。



  「文迪,你吃过晚饭没有?我陪你一块吃。」兰兰问道。



  「妳方便吗?不用陪小乖一块吃。」我问道。



  「出门的时候,我说和旧同学聚会吃晚饭,所以不用担心,本也想带小乖出

来,反正她很久也没有见过你,但怕她太兴奋,回到家不小心乱说,所以才没带

她来,下一次吧,下一次我才和小乖陪你一块吃。」兰兰说道。



  文迪笑笑点头示意,但实则心里明白,兰兰现在处境也不同了,她己经有她

的顾虑.



  这一顿晚饭,我和兰兰开开心心的渡过,我们大家细说状况,直至很晚很晚

才送兰兰回家。我很想留着她,我也看得出她想留下来,但毕竟现在己和一年多

前不同,兰兰现在已有她的家,她的丈夫,我实在不应去破坏它,所以我只将感

觉埋藏在内心深处,笑着聊着的送她回去。



  这一夜,我辗转难眠,一切事情都在不断变化中,变幻才是永恒,赵怡然,

没有我的消息这么久,她又会变成怎样呢?明天,明天一早就去看看她。



  翌日,文迪来到了赵怡然的家门,这个曾经是桃子姐住的地方,当时我借给

了赵怡然居住,没想到我一去澳洲就一年多,现在桃子姐又嫁到台湾了,这个房

子不知会怎样呢?



  文迪急促的按着门铃,始终没有人开门. 文迪开始猛烈的拍打着门,叫着赵

怡然的名字。半晌,隔壁的房客被惊动了,伸出头来,那是个老太太:「她已经

搬走了。」她说.



  「什么?」文迪问:「什么时候搬走的?」



  老太太说:「半年以前搬走了!」



  「搬到什么地方去了?」文迪问。



  「不知道。反正,她已经搬走了!」



  房门阖上了,老太太退回了屋里. 文迪呆呆的站着,好一会儿,文迪闭上眼

睛,瘖哑的开了口:「怎么连最后一个都走了,一个机会都不给我!」他喃喃的

说.



  「呀!去她妈妈家,她妈妈一定知道赵怡然在哪里!」文迪突然想到这点.



  在出租车的路上,想起一年前和赵怡然回家的情况,仍然历历在目。



  赵怡然妈妈慈爱的笑脸,流露真挚感情的双眼,那标致整齐的房屋布置,还

有那买凉虾的「店」,那老板娘张婶,那5 角一碗的凉虾,突然之间我发觉眼前

的景物模糊了。



  我连忙抬起头来,不让眼泪悄悄的流走



? ? ? ? ………待续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