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KD-676】『美麗人妻學姐的乳汁(1)』

时间:2024-04-24 16:15:48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武侠

  (一)初识学姐夫妇



  刚到美国这边大学报到念书的美麗时候,因为来学校太早,人妻加上注册又出了些问

题,學姐还不能入住学校提供的美麗寝室里,本来打算住在学校附近的人妻旅馆,但是學姐SHKD-676幸好碰

到了同一个系念研究生的华人夫妇。



  他们是美麗我的学长和学姐,攀谈起来又得知他们和我还是人妻同乡,并且学长还和

我同姓,學姐是美麗本家,觉得很投缘;所以当他们知道我的人妻问题后,就慷慨地邀请我到

他们家暂住几天。學姐这是美麗我第一次见学姐,那时她的人妻老公也就是我的学长还没有转

学到别的学校。



  学姐是學姐个很美丽的女生,瓜子脸,大眼睛,嘴唇丰润性感,皮肤雪白细腻,

笑起来很甜。学长比较瘦瘦高高的,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很儒雅,我对他们的

第一印象很不错。



  学姐他们住的是一居室,除了卧室饭厅,还有一个独立的起居室(老式的美

国公寓都是这样,dining room和living room分开),和他们的卧室隔着一堵

墙侧对着。



  这里平时大概是他们的书房,两个简易的书架上面堆满了讲义、课本还有笔

记,一张很大的书桌上也码放着不少学术期刊和打印的文献,一台比较陈旧的台

式电脑占据著书桌的一角,此外,屋子里还有一个三斗橱(就是有三个抽屉的)



  和一个壁橱。正好学姐家有一个多余的床垫,放在起居室里,就成了我临时

的床铺。



  刚到他们家的那天晚上,学姐就忙着做菜煮饭,呻吟 白他们的热情让我觉得像到了

家。我把东西放好,简单的盥洗了一下,就想到厨房帮忙。



  进了厨房,发现里面像炼狱一样闷热。因为是夏天的傍晚,西下的骄阳不遗

余力的将最后的烈焰完全洒入西向的厨房,虽然厨房的窗台上有一个大号的风扇

在「嗡嗡」的吹着,但是风却是向外吹的,因为美国人一般不炒菜,所以公寓也

没有配备抽油烟机之类的东西,炒菜有了油烟,屋子里的烟雾报警器就会蜂鸣,

所以为了排除油烟,只好用电扇了。但是因为电扇不断地向外吹风,所以厨房里

面像火烤一般炽热。



  学姐回到了家就换上了轻便的衣物,穿了一条很短的牛仔短裤和一件宽松的

圆领短袖T 恤。虽然她穿着清凉,但是在这样酷热的厨房,还是热得满头大汗,

一丝丝闪亮的香汗不断顺着白皙的脸庞流下。



  看到我进来,她一边继续忙着手上的工作,一边笑着对我说:「阿谦,厨房

热死了,你别进来。」



  「我来帮把手,需要洗菜吗?要不学姐你先歇歇,凉快一下,我帮你洗。」



  我一边说,一边走到她身边,想接过她手中洗的黄瓜。



  「不用,不用了,你是客人,赶紧出去吧!色诱公公」学姐用胳膊肘顶着我,想让我

出去。



  这时我才发现,她的T 恤已经汗透了,贴在身上,连里面穿的胸罩花纹都显

现了出来。可能因为家里有我这个陌生人,所以学姐才不得不「衣冠整齐」,换

了衣服连胸罩都不脱的吧!可是这样一来,她肯定更热了。



  「真的不用客气,不要把我当外人,你去擦擦汗吧,看你热的。」我仍然坚

持要帮忙,挤在学姐的身旁,不经意间闻到学姐身上细汗的香泽,像是脂粉,又

像是自然的体香,禁不住心中一痒。



  学姐见我执意要帮忙,就说:「等我洗完,你帮我把黄瓜切成片好了。」她

一边说,一边用雪白秀美的手仔细地上下搓动着粗壮的黄瓜,认真的清洗。



  这样的动作真的很让人遐想。不过学姐对我这么好,我自然也不敢胡思乱想

太多,等她把黄瓜洗完,我已经洗好手,开始在案板上准备切丝了。



  学姐趁这个功夫去洗手间洗了洗脸,又去了卧室一趟,简单的和学长说了些

什么,又回到厨房。这时,我已经把黄瓜切成细丝,又顺手洗干净了一旁的青辣

椒,正在准备洗从冰箱里拿出来已经化冻的牛肉了。学姐很吃惊我手脚的利索,

不住地夸我,问我怎么会对这些事情这么在行。



  「因为小时候老爸欠了帐到南方去躲债,家里只有我和老妈,老妈在电视台

工作,平时很忙,所以我很小就开始自己做饭了,不然早就饿死了。」我开玩笑

的说。



  这时我才发现,学姐T 恤里的内衣已经解下,丰满的胸脯鼓胀的顶着汗湿的

T 恤,看上去有说不出的性感,如果不是T 恤前面有大朵的印花,估计连乳头的

轮廓都可以清晰的看到,我心里不由得幻想起学姐温润白嫩的乳房来。



  但是我马上就觉得自己这种想法很龌龊,怎么能够这样幻想美丽善良的学姐

呢?为了掩饰心中的不安,我装作若无其事的和学姐聊天,问道:「学长平时不

下厨房吗?」



  「他?他是饿死都不会下厨房的。」学姐一边说着,一边取出围裙来帮我系

上。因为我在洗肉,她担心脏水飞溅在我的身上。



  学姐雪白的胳膊绕过我的腰帮我系好围裙的时候,我又忍不住一阵胡想,赶

紧实用用冷水浇自己的手臂,让自己冷静下来。



  晚饭在我和学姐的通力合作下做得丰盛美味,学长吃得赞不绝口,而学姐也

不失时机的故意揶揄了学长两句:「你看人家阿谦,这么年轻就烧得一手好菜,

你也不学学。」



  听了学姐的赞扬,我心里自然很高兴。学长也不以为意,反而打趣学姐道:

「哈哈,后悔没有找一个会做菜的老公?」



  可是学姐却突然沉默不语了,学长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赶紧低头吃饭,一时间空气像凝结了一样,而我虽然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但

是也知道需要赶紧找个话题把事情引开:「对了,学长,你和学姐是怎么样认识

的?」



  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我才知道原来学姐和学长在国内是高中同学和大学同

学,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了。大学毕业以后,学长申请到了美国这边大学研究所

院的奖学金,要赴美来读博士,但是学姐却没有得到奖学金,为了和学长一起来

美国,所以他们大学毕业就结了婚,然后学姐以妻子陪读的身份和学长一起来到

美国。



  又过了一年,学姐才通过学长的研究生导师申请到了我们这所大学的奖学金

开始念博士。刚来的那一年,因为两个人只能靠学长微薄的奖学金渡日,所以很

辛苦,学姐不仅包揽了家务,还不得不找些零工来做,她在学校附近一家中餐馆

做过一段时间的服务生。



  因为学姐陪读的身份(她持的是F2签证),在美国是不能工作的,因此她在

中餐馆打的是黑工,其间没有少受中餐馆老板的压榨,可能是因为这段不愉快的

经历,所以学姐不太愿意谈起她在中餐馆打工的经历。



  吃罢了饭,我连忙起身收拾盘碗,但是却被学姐拉住了,她说这是学长的工

作,做饭既然他都没有出力,那洗碗自然应该是他的责任了。学长平时大概也一

直都负责洗碗,所以很熟练地就把餐桌收拾停当,然后去厨房清洗。



  学姐问我需不需要一个临时盛放换洗衣物的抽屉,这样就不用每天都从我的

行李箱里来回翻找了;我连忙表示感谢,心里想她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生。



  她跟我来到我暂住的起居室,打开那个三斗厨中间的抽屉,把里面的东西腾

空到其它两个抽屉里去。我看了一眼,发现中间那个抽屉里装的是学姐的一些旧

衣物,内衣居多。



  学姐看我看她,有些不好意思,对我说:「这些旧衣服留着将来生宝宝的时

候有用处的。」



  就在这时,我发现学姐从抽屉里翻出一根白色圆棒,大约有十七、八公分长

短,一端是圆头,一端是平的,我很好奇,问学姐:「这是什么?」



  学姐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支吾着说:「这……嗯……是用来按摩手的

按摩棒,如果打字打得比较多,手指酸痛的时候可以用来按摩,不过已经坏了,

不小心掉水里了。」



  听到「按摩」两个字,我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什么了,心中又是一荡,但是心

里又觉得学姐的解释实在好笑,没经过大脑就问了一个问题:「难道不是防水的

吗?」



  「这种比较老,不防水,所以很容易坏。」学姐这句话说出口,才意识到自

己做了不该做的解释,脸更红了,赶紧低头加快清理抽屉。幸好她没有扭头,不

然她肯定会看到我的裤裆已经支起了帐篷……清理完抽屉,我开始把常用的一些

衣物放进去,学姐问我要不要去冲个澡,刚才做饭挺热的,我让她先去冲,我把

衣服整理完了再洗澡。



  学姐离开后,起居室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忍不住想翻出刚才那根自慰棒

再仔细看一下,毕竟那是漂亮的学姐用过的东西,并且还被她的淫水给弄坏了,

实在让人浮想联翩,但是又有些担心被发现,所以忍了忍,决定还是晚上再说。



  老老实实的收拾完东西,又和学长聊了会儿天,学姐这才洗完澡出来,头发

上裹着一条毛巾,额前散落的几丝长发湿漉漉的,上身只穿了一件吊带背心,下

身一条短裤,吊带背心里没有穿内衣,浑圆的乳房诱人的凸显著,两颗乳头像玫

瑰蓓蕾硬硬的顶着吊带背心,透着浅浅的粉红色。



  我一时间看呆了,忘记一再提醒自己的谨慎,直到学长问我话,我才突然的

醒悟过来,很窘迫的含糊应带着,他一定看到了我刚才的失态。



  我最后一个去冲凉,进入了卫生间,我努力地想寻觅一下学姐留下的蛛丝马

迹,可是除了浴盆里散落的几根长发外,一无所得,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洗完澡,又看了一会儿书,看到学姐卧室里的灯熄了,我也关灯准备睡下,

但是心里还惦记着三斗厨里那根被师姐用坏了的自慰棒,摸黑悄悄地来到三斗橱

边,打开第一个抽屉,小心的摸索着,生怕有太大的响动。可是这时我却发现,

公寓的墙壁隔音不是太好,依稀能听到学姐和学长在床上的谈话。



  我屏气凝神,仔细地想听他们说什么,但是却听得不真切,毕竟还隔着一堵

墙。但是我突然想到,这堵墙有二分之一是步入式壁橱,钻进壁橱里可能会听得

更真切一些,所以悄悄地打开壁橱的门,闪了进去。



  里面塞得满满的都是东西,我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仔细捕捉着他们的只

言片语,终于在壁橱的角落里发现一个偷听的好地方,那里因为有暖气的管道穿

过,所以墙上有个圆洞,直通学姐他们的卧室。虽然圆洞有管道却无法直接去窥

探学姐卧室中的春光,但是趴在管道那里,他们的话语听得一清二楚。



  学长和学姐正在谈论白天实验室里的一些事情,我听了一阵子,不大明白,

好像和学长的导师有关,所以也不是很感兴趣,趴在壁橱狭小的空间里,不仅闷

热,而且腿脚酸痛,所以就想起身出来,这时听到他们开始谈论我,不由得又竖

起了耳朵。



  「阿谦人不错,招人喜欢,老实又能干。」学姐说。我听见心中自然高兴。



  「老实?我看未必吧……不过话说回来,你真是个小骚货,洗完澡就那么出

来,不怕被阿谦看光光吗?」学长似乎有些妒意。



  我想到了学姐洗完澡时我的失态,不由心中暗自懊恼。



  「啊……」



  学姐一声娇喘,因为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心里不由得幻想学长大概开始爱抚

学姐了吧?



  「讨厌,谁都像你这么色。难道你让我洗完澡还要穿得衣冠楚楚?」学姐娇

嗔道。



  「所以说阿谦也不老实嘛!看着你那对颤颤巍巍的大奶子,眼睛都发直了,

你看到他裤裆里鼓起来的那一大坨了吗?」学长说。



  「说明你老婆我身材好啊!嘻嘻!」学姐笑道。



  「那让我摸摸看哪里好?……喔,内裤怎么这么湿?说,你在想什么?是不

是想让阿谦看你的骚奶子?」



  学长似乎变得很兴奋。但是从那么儒雅的学长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我还是有

些吃惊,可转念一想,人家床笫之间,也未必要端庄。



  墙那边的谈话声渐渐变小,过了一会儿传来了学姐低声的娇喘,听得出她是

在极力压低自己的声音,但是那声音仍然一阵阵地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的心跳不

由得加快起来,竖起耳朵仔细地偷听,不想放过任何的声音,可是除了学姐的阵

阵娇喘呻吟和师兄「啧啧」的吮吸声以外,什么都听不到,难道学长只是在爱抚

学姐?



  又过了一会儿,听到隔壁床「吱、呀」的声音,应该是学长压在了学姐的身

上,看来好戏要正式上演了,可是床只是响了几声就没了动静。



  「怎么,又软了?」这是学姐的声音,里面夹杂了无尽的渴望。



  「嗯……」学长的叹息,「刚才挺兴奋的,但是不持久。」学长说。



  「刚才为什么兴奋?」学姐问。



  「想到阿谦那么色迷迷的看着你,我就兴奋。」学长说。



  「讨厌死了!……我帮你口一下?」学姐说。



  接着又听到一阵床「吱吱呀呀」的响声,紧接着听到了学姐的吮吸声,可是

没多久就听到学长一阵愉悦的低吼:「啊……爽!」



  「讨厌,你怎么这么快就射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学姐含混的说着,发音

不大清楚,嘴巴里含着东西。



  不会是学长的精液吧?我想。



  很快,隔壁传来的学长均匀的鼾声。而我早已全身汗透,迫不及待地想回到

床上,掏出早已肿胀的大鸡巴,幻想着学姐秀美的脸庞和标致的身材打手枪。可

是这时,学姐又发出了低声的呻吟,嘴中「嗯……啊……」的小声喘息着,我蓦

然意识到,学姐在自慰!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