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20萬上了校花(五)』

时间:2024-04-24 17:46:07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真实

  (五)



  这时我来到门口,用萬见门没关,上校于是用萬敲了敲门就进去了。只见屋里最显眼处,上校

一个年轻女子正背朝我和一个中年男人说



  话。用萬其他几个人都噤若寒蝉地坐在办公桌上做着自己的上校事,只不过偶尔偷偷

看那女子一眼。用萬



  见我进来,上校一个人问道:「你有什么事。用萬」



  我拿出磁卡说道:「前几天我在翻译部门口捡到张磁卡,上校我上司让我交到保

卫部来。用萬」



  只见我话音刚落,上校一时风云剧变,用萬全屋子的上校人都齐刷刷地盯着我,吓了我一

大跳。用萬



  那个年轻女子,转身朝我冲过来,一把把我手中的磁卡抢了过去,高兴道:

「没错、没错,是我的卡。」然后立刻冲我说道:「你捡到了怎么没马上送过来!」



  我这时才看清那女子的脸,她可真漂亮,大概与赵怡然不相伯仲。如果说赵

怡然是朵冷艳的幽兰的话,那我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是朵火热的玫瑰。(这小子现

在看见美女,怎么都拿赵怡然做比较. )



  见我愣愣地看着她,那女子恨声说道:「看什么看!小子,我问你话呢。」



  我有点被她的气势吓到了,小声说道:「我忘了。」



  那女子一听,气道:「什么!」正想要说什么,不过见我怯怯地看着她,便

「哼」了一声,转身对那中年男人说道:「东西找到了,我就不说什么了。不过,

我对你们的办事效率太失望了!」说完,扭头就走了。



  这一切,来的快去的也快,一屋子的人都没反应过来,愣愣地望着那女子绝

尘而去的身影好一会儿。



  我心想这事情真是莫明其妙,于是趁其他人发愣,也跑出了保卫部。



  刚从保卫部出来,就遇见了「师父」张浩,他手里拿着几张纸,正眉开眼笑

地走着。



  我走过去叫道:「师父,你这是去哪?」



  「师父」看见我,说道:「文迪,是你啊。我去复印室复印东西。」说完,

兴奋地问我:「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



  我摇摇头,这谁能知道啊!



  「师父」得意洋洋地说道:「我刚才看见翻译部新来的大美女——徐妍了。



  她还在念大学,假期里来咱们新闻社实习,过一个月就走。」然后凑到我耳

朵边说道:「听说她家里有权有势的,咱们社里好多青年才俊正憋足了劲追她呢。」



  徐妍?不会这么巧,就是我刚才见到的美女吧。算了,反正这种有权有势、

脾气不好的大小姐,和我没什么关系。



  徐妍



  买完手机充电器,已经是下午五点,我也懒得回家了,正打算回新闻社吃晚

饭,这时手机响了。我纳闷,怎么声音不一样,拿出来一看,原来是短信。



  还第一次有人给我发短信呢,我打开一看:「猜猜我是谁,猜对了有奖!」



  一定是桃子姐,知道我手机号码的人里面,只有桃子姐有手机. 于是我回了

个短信:「姐,怎么想起给我发短信了?」(文迪的手机只能显示号码,不能编

辑名字,作者语. )



  过了一会儿,一个电话打过来,正是短信的号码. 我接了还没说话,一个女

声笑嘻嘻地道:「文迪,我什么时候成你姐姐了。」是小四的声音。



  我惊讶地道:「小四是你。你什么时候有手机了?」



  小四得意地笑道:「是我表姐给我买的。」顿了一下,说道:「其实我早就

想要了,可我老爸非等我毕业才给我买. 」



  我说道:「小四,你表姐对你还挺好的。」



  小四高兴地道:「那当然,从小表姐就最疼我了,说家里面我性子最像她,

不像大表哥他们一个个都阴沉沉的。」说完,继续道:「对了,表姐今晚带我出

去吃饭,你在哪呢?我找你去。」



  我纳闷道:「你表姐带你吃饭,你来找我干什么?」



  小四嗔道:「臭文迪,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当然和我一块去了!」



  在麦当劳门口见到小四时,她又恢复成清纯可人的模样,穿着一身淑女装,

让人一看还以为是乖宝宝,我心中暗叹,真是个百变小魔女。



  和小四打车来到饭店,小四表姐已经订了包间,包间里面有个女子正背对着

我们坐着。



  小四欢呼一声,跑过去:「表姐,我来了。」



  那女子正在翻看菜单,闻言也不回头,淡淡说道:「姒儿,来了坐吧。」转

而语气不善地说道:「我半年没回



  来了,怎么这家饭店还是这几道菜,没什么新意,下次不来了!」(小四原

名叫李姒,大家没忘吧,「姒」与「四」同音,作者语. )



  小四抱住她表姐,撒娇地道:「表姐,我现在有男朋友了,你来看看嘛。」



  我听着小四的语气,怎么和说「有宠物」一样,不禁泛起一丝苦笑。



  那女子有点惊讶,立即扭头向我望来。



  靠,这回轮到我吃惊了,小四的表姐居然是下午在保卫部见到的火爆美女—

—徐妍!



  徐妍好像也认出我来,「咦」了一声,说道:「是你。」



  小四奇怪地望着我们,问徐妍道:「表姐,你认识文迪?」



  徐妍没好气地说道:「哼,不认识. 不过,我前两天丢的磁卡,是你男朋友

下午还给我的。」



  小四讶然地说道:「表姐,你下午不是在东方新闻社上班吗?」



  徐妍点了一下头,说道:「你男朋友也在那上班,不然进不去新闻社的。」



  转过头看向我,问道:「喂,你是哪个部门的?」



  小四这时走过来,眼睛里带着点危险的意味,冲我道:「你去新闻社上班了?



  我怎么不知道。」



  我心说,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你是我什么人啊,我什么都告诉你。当然表

面上不能这么说了,呵呵,我挠了挠头,对小四说道:「我也是刚上班没两天…

…而且,我又不知道你家电话,怎么告诉你?」(就是知道,这小子也不会打的。)



  小四气道:「你不会去学校找我!怎么当人家男朋友的,这种事也不向我汇

报!」



  去学校找你?又想让我练长跑啊,我可不干!我觉得小四不高兴,很大程度

上是因为丢面子。小四号称我是她男朋友,可她居然从别人那里得知我的事情,

当然脸面上过不去了。



  想清楚关节,我立刻识时务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这两天太忙了,小

四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这一马吧。下回、下回不论我做什么,都让你第一个知

道!」



  小四见我口软,脸色稍霁,冲我一皱可爱的小鼻子,说道:「这回就算了,

要是还有下回,哼……」



  我正在暗自庆幸躲过一劫时,徐妍不高兴地冲我道:「你没听见我的话吗!



  我问你是新闻社干什么的!」原来,徐妍见我和小四「耍花枪」,根本没理

她的话,大小姐脾气犯了。



  我的命苦啊,躲过了一只狼,后面还有头虎。徐妍我更不敢惹了,下午她「

横扫」保卫部的「雄姿」,还历历在目呢!于是我忙小心地说道:「我现在在内

部物流实习。」心说,这两位大小姐不愧是表姐妹,都够任性、不讲理的。



  徐妍听我说出「内部物流」,鄙夷地撇了下嘴,想说什么,不过看了小四一

眼,没说出来,哼了一声,对站在包间门口的小姐说道:「点菜!」



  整顿饭,徐妍和小四坐在一起,边吃边笑,聊得特别热闹. 而我坐在她们对

面,一直不吭声地埋头吃饭,姐妹俩也当我



  不存在一样,没再和我说话。我觉得自己好像是个摆设,不过这也挺不错,

虽说眼前有徐妍和小四这两个大小美女,可我并没有想过和她们有什么纠葛。



  吃完饭,小四问我去哪里,我说我要回新闻社上夜班,小四笑道:「正好,

表姐也要回新闻社拿东西,你搭她的车回去吧。」



  我想都没想地拒绝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了,反正不

远. 」



  小四嗔道:「瞎客气什么,你现在是我男朋友,又不是什么外人。」



  我还在犹豫时,一边听我们说话的徐妍不耐烦地说道:「让你坐你就坐,一

个大男人叽叽歪歪的!」



  小四打了辆出租车回家了,临走时说让我手机全天开着,她没事要给我发短

信。



  徐妍开了辆红色宝马,可惜我对车不感兴趣,不知道是什么型号的,只知道

这车一定很贵.



  一路上,我一眼都没敢看徐妍,一直望着车窗外,生怕惹到这位火爆美女大

小姐。不过还好,路上她也没找我说话,两人闷声大发财地来到了新闻社。



  徐妍停下车,我向她转过头不敢看她脸地说了声「谢谢」,然后赶紧开门下

车,逃命似的跑回内部物流。



  到了部室,给手机充上电,中班的同事还在,不过这会已经没有事情做了,

大家都在等下班。我坐在他们边上看他们玩牌,打了几局牌,中班下班了,只剩

下我们几个上夜班的人。



  无聊地拨着电视频道,我不明白,夜班这么轻松怎么会没有人愿意上呢?转

念一想,也就只有像我这样的「孤家寡人」愿意上,别人有家有业的,谁不想晚

上「老婆孩子热炕头」啊。



  午夜时,玩网游的同事托我去新闻社24小时食堂给他买点吃的。于是我来到

食堂,食堂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空空荡荡,别的部门上夜班的人来吃夜宵的也

不少。



  看着种类不下于白天饭菜的夜宵,我也有些意动,决定吃点再回去。挑好了

吃的,正打算找个座位解决时,一个声音从旁边响起来:「文迪,你也来了。来,

坐这里!」



  我循声望去,只见陈欣正伸手冲我打招呼,她的对面坐着个年轻男人。我犹

豫了一下要不要过去,只见陈欣站起身来,对我说道:「快过来呀!」



  我想反正也只是吃东西,于是就走了过去,陈欣把她身边的位子让了一些给

我,我想也没想的就挨着她坐下来。



  我打量了一下对面的男人,心想可能是陈欣的同事,见陈欣没介绍,我也懒

得打招呼,便自顾自地开始吃起夜宵来。



  自我坐下后,三个人一直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那个男人站起来说道:

「陈欣,我回部里了,你走吗?」



  陈欣正无聊地用叉子拨弄盘子里的土豆,闻言动了一下,说道:「你先走吧,

我一会儿吃完再走。」那人点了一下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走了。



  等那人走了,陈欣长出了一口气,在椅子上作瘫软状。见我奇怪地看着她,

陈欣不好意思地说道:「文迪,谢谢你了。」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嗯,不过

回锅肉真是好吃啊。



  犹豫了一下,陈欣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个人是我同事,最近有事没事总碰

见他……刚才,他说想多了解了解我……」说到后来声音小了下去。



  原来那人是想追陈欣啊,我应了一句「噢」,反正这和我没关系。



  陈欣正在偷看我的表情,见我漫不经心的样子,好像急着解释道:「不过我

只把他当同事。正不知道怎么应付他的时候,就看见你来了。」



  敢情小妮子拿我当挡箭牌了,我呵呵一笑,故意说道:「那你把我叫过来,

别人不就误会我们俩的关系了吗?」



  陈欣见我戏谑她,嗔道:「什么关系?同学关系!怎么了,不行啊。」话虽

这么说,可脸上却隐隐有些泛红.



  又和陈欣说了几句没营养的话,我拿着给同事带的夜宵,和陈欣一起出了食

堂。



  与陈欣分别,回到部里又零星地干了几件事,下班后我就到宿舍睡觉去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时分,觉得不太饿,所以没去部室,直接就走了。



  出了新闻社大门,想起领毕业证那天想去看小乖的,可这几天一工作,就把

这件事抛到脑后了。今天没事又起得早,下午就去兰兰姐家找小乖吧。



  打定主意,我就直奔超市,也不知道小乖喜欢吃什么,反正就拣小女孩爱吃

的东西拿吧,薯片、糖果……买了



  整整两大口袋。拎着沉沉的口袋,在路上,我想可爱的小乖看见这么多好吃

的一定会很开心吧,真想快点捏捏她那圆圆的小脸。(这小子怎么就知道这个。)



  我兴奋地来到兰兰姐家门前敲门,可是半天也没人应门,一拍脑袋,对了,

上次兰兰姐说过,白天不在家,小乖放在房东张阿姨家。



  张阿姨好像没认出我,问道:「你找谁呀?」



  我说道:「我上回和兰兰姐来过,我是来看小乖的。」



  张阿姨恍然道:「噢,是你啊。」转而说道:「小乖没在我这里. 」



  我愣了一下,问道:「兰兰姐带小乖出去了吗,她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张阿姨摇了摇头道:「你不知道吗?小兰母女俩已经搬走了。前天刚搬走的。」



  我呆住了,不会吧!过了一会儿才想起问道:「那阿姨你知道她们去哪了吗?」



  张阿姨又摇了摇头,说道:「小兰没和我说,不过好像是她找到新工作了,

所以才搬家的。」



  我颓然地从张阿姨家出来,心想看来我和小乖没缘分,没法再见到她了。



  希望兰兰姐新工作顺利,能和小乖过得平安,不过,我手里的这两大口袋东

西可怎么办?我可是不吃零食的啊!



  来到桃子姐家,桃子姐看见我很高兴,把我拉进屋,笑着说道:「文迪,你

来看姐姐,姐姐就很高兴了,还买这么多吃的干什么?」



  我老实地道:「姐,我本来是买给别人的,不过她人不在,所以我就拿来给

你了。」



  听我这么说,桃子姐嗔道:「小鬼头,原来是拿『推销』不出去的东西给我!



  让我白高兴了。」口气不善,可眼角藏着笑。



  我急忙说道:「不是、不是,姐你要不高兴,那我就拿回去。」



  看见我着急的样子,桃子姐大声笑道:「呵呵呵,瞧把你吓的。你说姐姐是

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吗!」



  等她笑完,我说道:「姐,这几天我忙着上班的事,都没和你通电话,也不

知你怎么样了。上班的地方没有人斯负你吧,陪别人喝酒时少喝点,伤身体的。」



  听到我关心的话,桃子姐眼中泛起感动,把我拉坐到她身边,看着我说道:

「弟弟,好久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了。」说完,有点哽咽,双手把我抱住。



  在桃子姐怀里,枕着桃子姐高耸的胸脯,嗅着她的发香,我觉得很舒服。忽

然,桃子姐拉着我站了起来,我奇怪地问道:「姐,怎么了?」



  桃子姐眼睛里透出一丝媚意,说道:「弟弟,我想你了,你想姐姐吗。」



  我呆了一下,领悟到桃子姐的意思,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于是桃子姐笑着

把我拉进了卧室。



  女人的内衣怎么这么难解啊!前几次都是她们自己脱的,这次桃子姐非要我

替她脱,搞得我真是手忙脚乱的,她还在一边笑。弄了半天,我尴尬地说道:「

姐,我解不开扣环. 」



  桃子姐嘻嘻一笑,两手在背后随便一弄,两只雪白的淑乳就显现在我眼前,

乳尖的颜色虽不似少女般鲜嫩,可还是很鲜艳很漂亮。看着那两只美丽丰满的乳

房,我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刷」地一下都集中到下身的「小文迪」处。



  抱住桃子姐白皙圆润的身体,我很是兴奋,抬起头了吻向桃子姐,桃子姐愣

了一下,然后就开始温柔的回应我。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吻桃子姐呢,前两

次和桃子姐「造爱」时,都没和她接过吻。



  桃子姐的技术非常好,舌头像蛇一样缠着我的舌头. 不一会儿,我的鼻息就

重了起来,而这时,我的手指也从桃子姐的「花瓣」上摸出湿滑的蜜液来。于是

我迫不及待地进入了桃子姐的身体……



  这次我比前几次时间都长才射出来,看来男人这方面的能力,也是要靠「锻

炼」和「实践」的,呵呵。



  完事以后,桃子姐让我躺在床上休息,她穿上衣服去给我做饭,本来我怕她

辛苦想出去吃,可桃子姐却说要让我尝尝她的手艺。



  说实话,我觉得确实有点倦,听桃子姐一边哼着歌一边在厨房里「叮叮当当」



  地做饭,我便在床上合着眼小憩。



  桃子姐做的菜很好吃,说实话,我已经有几个月没吃过在家里烧的菜了,每

天不是出去吃、就是方便面。看见桃子姐简



  简单单的几个家常小菜,我高兴地吃了两大碗饭。桃子姐见我喜欢吃,眼睛

里流露出欣喜,让我休息时就来找她吃饭,我忙不迭地答应了。



  从桃子姐家出来已经九点多了,所以我直接去新闻社上夜班。



  来到新闻社大门口,看见陈欣从公交车下来,向她打招呼道:「陈欣!来上

班了。」



  陈欣朝我走过来,说道:「文迪,你也刚到?九点上班,你迟到了吧。」



  我对她笑道:「我们部门十点钟才上班,现在还没到呢,你才是迟到了呢。」



  陈欣甩了甩头发,说道:「我周三到周五晚上去听自学考试的课,已经和我

们领导说过了,不算我迟到。」



  我好奇地问道:「陈欣你怎么想起上自考了?」



  陈欣和我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以后想当记者,不想做文字处理,所以当

然要有个文凭了。」



  我佩服地道:「你的目标真不错. 」



  陈欣得意地一笑,转过来问我道:「那文迪你呢,你就想一直在新闻社做内

部物流?现在社会竞争这么激烈,你不想想自己将来的出路?」语气里有一丝关

切。



  我搔搔头,心想我有什么出路,「死」路倒是有一条. 可嘴上对陈欣说道:

「内部物流也挺好,什么工作都需要人干嘛。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到了陈欣她们部门的大楼,陈欣走了,我继续往内部物流走。路过社内花园

时,听见有一男一女两个人的说话声。大晚上的在花园里干什么,我可没有那么

多好奇心,安份地绕过花园去上我的夜班。



  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在我快从花园边走过时,只听见「

啪」的一声,花园中的女声高声道:「你这个不要脸的流氓!下次没再来找我!!」



  然后,一个女人急匆匆地走出来,头也不抬地往我撞来。



  还好我听见声音,不由自主地转头看了一眼,见那女人气势汹汹地冲过来,

一把扶住她。



  那女人见有人挡住她,恨声说道:「你是谁,放手!」说完抬起头来,看着

我道:「咦,是你?」



  借着路灯,我看清楚从花园出来的女人,居然是小四的表姐徐妍!我结巴地

道:「是、是你啊。」



  徐妍站直了身体,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时,一个男人捂着脸从花园追出来,

喊道:「等等,小妍你听我说……」见有其他人在,便停了下来。



  徐妍理都没理那个男人,就往外走去,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见徐妍一走,

也就胡里胡涂地跟着她要走。



  那男人见我们两人一起往外走,拦住徐妍道:「小妍,他是谁?怎么会在这

里?」



  徐妍停下来,对那男人大声说道:「郭鹏宇,我再和你说一遍!以后除了工

作上的事,别再来纠缠我了!」然后抓住我的胳膊说道:「他是谁,你管不着!」



  那个叫郭鹏宇的还想说什么,徐妍一把推开他,拉着我就走了。我一边被徐

妍拉着,一边回头看了郭鹏宇一眼。只见他正狠狠地盯着我,我不禁打了个泠震,

忙转过头去。



  走到楼群里,徐妍松开我,对我说道:「你怎么会在花园外面?」



  我呆呆地答道:「我来上夜班,路过花园. 」然后画蛇添足的加了一句:「

你们的话,我一句都没听见。」



  徐妍「哼」了一声说道:「听见了又怎么样!」说完,美目却又死死地盯着

我道:「今晚的事不许和姒儿他们家人说!」



  我心里说道,我都没见过小四他们家的人,怎么和他们说啊?



  见我没吭声,徐妍又大声说道:「听见了没有!」



  我连忙点头,看见我唯唯诺诺的样子,徐妍没好气地说道:「真不知道姒儿

看上了你哪点,居然让你做她的男朋友。」说完,朝新闻社的地下车库走去。



  我一看时间,已经十点过五分了,坏了,这回是真迟到了。



  自从那次夜里吃饭和陈欣相遇后,我们有意无意的又在餐厅碰见了几回,于

是每次陈欣去吃夜宵,就会打部门电话来叫我一起去。



  陈欣的性格确实外向,说话很直率,不像一般女孩子那样扭捏作态,和她一

起聊天很轻松。



  没想到同班三年没什么接触,工作之后两人关系倒是近了不少。不过我对陈

欣的感觉只是同学而已,并没有什么别的。



  平淡的日子过得很快,我基本上整天都在新闻社呆着,小四给我打了两次电

话,要我陪她和朋友出去玩,想起上次「喝酒」,我哪还会再和她出去胡闹,于

是忙找借口推脱不去,她也就没再来过电话。



  这天中午睡醒起来,出宿舍时又见到了陈欣,陈欣看见我,对我说道:「文

迪,你来的正好。我今天休息,晚上要去参加初中同学聚会,下午想去买两件衣

服。你陪我去挑挑。」



  我已经和陈欣很熟了,所以开她玩笑道:「买新衣服去参加聚会,难不成你

初中的暗恋对像也去啊。」



  陈欣听完我的话,立刻脸就红了,恶狠狠地说道:「要你管!你去不去吧。」



  我一看,知道自己可能说对了,忙插科打诨道:「去、去,大人有命,小人

怎敢不从?」



  陈欣「扑哧」一笑,说道:「我可没逼你。」



  我们两人来到服装一条街,挨家挨店地进出,看着陈欣四处挑拣,我心想,

什么样的女人都一样,没有不喜欢逛商店的。



  还好老妈在世时,我陪老妈逛商店已经练出来了,所以不怕没完没了的东游

西逛,反而振振有辞地对陈欣拿起的衣服做点评.



  等买完衣服,已经是下午四点了,陈欣请我喝饮料,说是谢谢我陪她买衣服。



  在饮料店和陈欣聊了一会儿,她就回家去准备晚上聚会的事了。



  我坐着打算把饮料喝完再走,可陈欣刚走,就听见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刚

才那个女的是谁!你怎么和她在一起!」



  我以为是在叫别人,所以也就没理会。可突然,面前的椅子被拉开,一个女

人气势汹汹地瞪着我。是徐妍!看她手里提着好几个大袋子,估计也是来买衣服

的。



  我呆在那里,下意识说了句:「什么?」



  徐妍气哼哼地说道:「别在这装胡涂!我刚才在玻璃外面看见你和个女孩子

有说有笑的。那个女的呢?到哪去了!」没等我说话,接着说道:「我说怎么这

两天姒儿说约你约不出来,敢情你忙着和别的女人约会呢!」



  对于徐妍这个火爆美女,我潜意识里就有点害怕,结巴地道:「没有,那是

我同学. 」



  听完我的话,徐妍更是火大:「好啊,你都有你同学了,居然还来找姒儿,

是不是看她岁数小,容易骗!」



  我心说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呀,正想张嘴辩解说事情不是她想的样子,可徐妍

根本没给我开口的机会,连珠炮似



  的说道:「也不想想自己!浑身上下一无是处,有了女朋友还不知足,居然

敢脚踏两条船!这事不会就这么完了,我一定要告诉姒儿,你到时候看她怎么说

吧!」说完扬长而去。



  徐妍的声音那么大,饮料店里一大半的人都听见了,纷纷向这里望来,看我

的眼神,就像是被老婆捉奸在床的男人,我真是有点无地自容,跑命似的跑出了

饮料店。



  我一边走,一边心想,怎么徐妍的反应这么大,只不过和个同学出来逛逛而

已,居然被她说得如此不堪,再说了,名义上我是她表妹小四的「男朋友」,她

着得哪门子急呀!真是莫明其妙。



  也不知小四听了被徐妍「歪曲」的事实后,会怎么样,我想她不会太生气的,

毕竟我俩并没有太大关系,不过面子上过不去,来找我麻烦的可能性很大。想到

小四说过她会空手道,我心里不禁有点惴惴不安。



  小四发来短信,让我去她家找她,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没想到徐妍的

动作这么快,一会儿工夫就已经「告密」了,不过冲她那雷厉风行的样子,确实

像是会这么干的人。



  来到小四家,楼下扎眼的停着徐妍那辆宝马车,看来楼上可是「前有狼后有

虎」啊,我不禁有点犯嘀咕,心想这算怎么回事,我和同学出去玩,必须向关系

还不如同学的人解释,真是莫明其妙。



  小四家可真大,光是客厅估计就有我家两居室那么大,小保姆给我拿来拖鞋,

我换上了以后,往小四房间走去。



  房间里,小四和徐妍正坐在床上说话,见我来了就停了下来,小四对徐妍说

道:「表姐,你先回去吧,放心,我会好好收拾他的!」



  徐妍眼角都没扫我一下,对小四说道:「姒儿,你和他说清楚喽!这种男人,

趁早不要!」说完,见小四点点头,便推门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小四两个人,我低着头不知说什么好,小四先开口道:「

文迪,你坐啊,傻站着干什么?」



  听小四的口气不像是气急败坏,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小四正笑眯眯地看

着我,我心神大定,找了张椅子坐下来。



  小四问道:「文迪,你下午和女朋友出去了?」



  我紧张地说道:「那不是我女朋友,是我同学. 我们是凑巧碰上的。」



  小四「噢」了一声,笑着冲我说道:「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就算是女朋友也

没什么啊。我又没说不让你有别的女朋友。」狡黠地一笑,说道:「当然,我也

可以有别的男朋友。」



  听到这话,我放心了,果然如我所想,小四只是把我当作「男」的朋友,并

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男女朋友。既然是这样,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我和小四轻松地

聊起天来。



  听我说了一遍在街上被徐妍数落的过程,小四坐在床上「咯咯咯」乐得直打

滚.



  我问小四:「你表姐是怎么回事?不问青红皂白的就把我说了一顿,周围的

人都以为我被你表姐『捉奸在床』,害得我是落荒而逃。」



  小四一边抹着笑出来的眼泪,一边说道:「活该,谁让你被表姐看见了。表

姐最讨厌三心二意的人了。」



  我抱怨道:「你都不在乎,你表姐倒是挺激动的,真是莫明其妙。」



  小四说道:「你不知道,表姐曾经遇到过这种事,所以对这个特别敏感。」



  从小四口里,我知道了徐妍的事。原来,刚上大学时,徐妍家里人撮合她和

一个上大四的男人交朋友,对方家里和徐妍家一样,都是高官,两家打算联姻。



  徐妍对那个男人感觉也不坏,于是两人就开始交往。等那男的毕业,两家要

举行订婚仪式时,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徐妍知道了那男人还有个女朋友,是他的

同学,两人都已经同居两年了!



  这下可把徐妍气坏了,那男人跑来求徐妍原谅他,说他已经和女同学分手了,

现在只喜欢徐妍。徐妍是什么脾气,根本不听,叫人把他打了出去。



  这件事弄得两家人都很尴尬,可订婚喜帖已经发出去了,名义上徐妍有了个

未婚夫,不过徐妍自己不承认.



  听完小四的话,我明白了为什么徐妍看见我和陈欣逛街反应那么大,原来是

以前受过「感情创伤」,尤其是听我说陈欣是我同学,更是触动了她的神经。



  从小四家出来,我觉得徐妍也够可怜的,像她这种含着金勺出生的大小姐,

分外受不了被喜欢的人背叛和欺骗. 想起在内部物流听到的,有关新闻社大批人

马追求徐妍却铩羽而归的传闻,知道她在感情上已经不会轻易再接受任何人了。



  想到这,不禁突然间想到,那天晚上在花园中被徐妍打了一巴掌的倒霉家伙

是谁呀?



  经过下午这么一折腾,我也懒得回家了,就直接去新闻社了。



  刚进新闻社大门没走两步,一辆汽车停到我旁边,从车上下来了个男人。我

一看,正是那天被徐妍甩了一巴掌的郭鹏宇。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冲着我来的。



  我不禁奇怪他找我有什么事。



  郭鹏宇对我说道:「你好,我想你应该认识我吧。」我点了点头. 他接着说

道:「那天见面后,我一直在新闻社里找你,可是却到处找不到。没想到今天要

回家时,倒凑巧遇到你了。」(你白天在新闻社里找,当然找不到了。)



  我开口道:「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郭鹏宇似乎漫不经心地说道:「没什么事,我是徐妍的未婚夫,我见你好像

和徐妍很熟,想和你随便聊聊。」说到后面,眼睛里好像有丝丝寒光。



  原来他就是那个脚踏两条船的男人啊!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嗯不错,郭鹏

宇人长得高大英俊,再加上本身的干部子弟身份,他确实有那个资本玩弄女性。



  可惜最后踢到铁板,碰到了脾气糟糕透顶的徐妍。



  听他语气里的意思,好像怀疑我和徐妍有什么瓜葛,我可不想惹这种麻烦,

忙解释道:「我和徐妍不太熟,只见过两次面。我是她表妹李姒的朋友。」



  郭鹏宇一听,愣了一下,好像放下心来,轻松地说道:「是这样啊。原来你

是小四的朋友,改天我请你和小四一起出去玩。今天我有事,先走了。」说完就

上了汽车,连我的名字都没问。



  我心想,徐妍人虽然长的漂亮,可那凶蛮的脾气谁受得了啊!郭鹏宇倒好,

拿她当块宝似的,生怕别人跟他抢。算了,不想了,反正这里面没有我什么事。



  晚上上班的时候,桃子姐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让我明天去找她,她有事和

我说,我忙答应了,心里奇怪会是什么事呢。



  第二天正好是我休息,于是我下了夜班,也不去宿舍睡觉,直接就去桃子姐

家了。



  桃子姐也是刚从夜总会回来,见到我下班过来,微微有点惊讶,不过还是高

兴的成分占了绝大部分。叫我随便坐,说自己先去冲个澡再来招呼我。



  我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无聊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过了半小时,桃子姐

披着浴衣走出来,和我并排坐在沙发上。



  我问桃子姐:「姐,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桃子姐拿着毛巾说道:「等会儿再说. 你先来帮我把头发擦擦。」



  闻言我接过毛巾,把它迭起来,轻轻地擦着桃子姐湿漉漉的头发.



  桃子姐一边闭着眼,一边轻声说道:「以前每次洗完澡,我弟弟都会给我擦

头发的。」



  听到桃子姐这么一说,我冲口道:「那以后姐姐洗完澡,我都来为你擦头发!」



  说完,不禁暗骂自己夸海口,你又不和桃子姐住在一起,怎么天天帮人家擦

头发。



  桃子姐听完,眼睛立刻发出一阵光来,过了片刻,对我笑骂道:「小鬼头,

就会说好听的骗人。」



  擦完了头发,我在桃子姐对面坐下。桃子姐对我说道:「弟弟,我给你打电

话,有件事想和你说. 」顿了一下,说道:「我可能要出去几个月。」



  我听完一愣,说道:「姐你要去哪?」



  桃子姐说道:「有个七十多岁姓公孙的归国华侨,他来我们夜总会找伴游小

姐,挑上了我,让我陪他去全国旅游。」



  我奇怪地道:「姐,他为什么找你去呀?」



  桃子姐闭上眼睛好像在回想什么有趣的事,半天睁开眼,对我说道:「我们

那里的小姐们为了这个差使,一个



  个争得你死我活的,不停地夸自己的『本事『有多好。」说到这,桃子姐呵

呵呵地直笑,又说道:「公孙老先生说他只是想找个伴游小姐旅行时说说话,他

已经这么大岁数了,不是来买春的。于是就挑中了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我。」



  原来是这样,我关心地对她说道:「姐你什么时候走,用我去送你吗?出门

在外你自己可得多注意一点. 」



  桃子姐满意地看着我道:「就知道弟弟会关心我的。放心吧,姐姐会照顾自

己,没事的,我大后天早上坐飞机走,你不用来送我,到时公孙老先生会来接我

的。」



  听桃子姐的口气,这次要出去一段时间,我不禁心里有点闷闷不乐。桃子姐

看见我的样子,坐过来揽着我说道:「傻弟弟,我又不是一去不回,等回来了,

姐姐给你带礼物。」



  嗅着桃子姐身上刚出浴的清香,我有点蠢蠢欲动起来,桃子姐觉察到了,啐

道:「小鬼头,还不快去洗个澡,着什么急,姐姐这两天不去上班,专门在家里

喂饱你!」……待续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