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MU-160】『用20萬上了校花(二)』

时间:2024-04-24 17:46:36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职场

  (二)



  我怀着忐忑的用萬心情从银行出来,毕竟是上校头一次取这么多钱,有点紧张在所难

免。用萬



  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嘛,上校我一边走一边心里想道。用萬二十万纸币比我预计的上校SDMU-160体积

小了很多,白白让我特意拿了个大书包,用萬根本没必要。上校



  回到家中,用萬把书包扔到一边,上校坐在床上,用萬我不禁没事胡乱想起来,上校陈欣为什

么会答应我那「无理」的用萬要求?难道是为了报答我帮她去东方新闻社,不对,上校现

在的用萬女孩哪有这么傻的,从情理上根本说不通嘛。



  看来问题还是在钱上,想到这我也就懒得想了,原因是钱的话就好办了,也

许对于别人来说这二十万不是小数目,可对于我这个随时都会「完蛋」的家伙,

再多的钱,要是我死了也就没用了,放在银行里等于白白捐献给银行,我可没这

么高尚,与其这样,还不如花在我心甘情愿的地方。



  离星期五还有两天,我在学校里又紧张又兴奋,不自觉地有点活跃,可惜没

什么人搭理我。



  终于,星期五到了,我虽然有点期待晚上的「交易」,不过还不至于心急如

焚,自从发生车祸以后,我一直觉得生活都不太真实。



  在学校三年,旧教学楼我几乎没去过,更别提「数据室」这种听起来就和我

根本没关系的地方了。现在做学生的,还有什么人会去那。我们学校的资料室不

是由老师来管理的,而是由老师指定的好学生负责的,陈欣会想到那个地方真是

不简单,从班主任老头那打听来,现在负责资料室的正是陈欣的「闰中密友」赵

怡然。



  晚上八点,天渐渐黑了下来,操场上打篮球的人都开始回家了。我走进旧教

学楼,楼道里漆黑一片,一个人也没有,心里不禁有点毛毛的。幸好楼里虽然没

有灯,楼外的路灯还能照进来一点.



  来到楼道尽头的资料室门前,轻轻一推,门没锁,我走了进去。资料室外屋

是好几个大书架,屋里充满了陈年的纸墨味,我吸了吸鼻子,还可以不难闻。里

屋摆着几张阅览桌,虽然屋里没开灯,可窗外路灯的灯光还是提供了足够的能见

度。



  我环视了一下,一个人也没有,心里不禁失望起来,看来是被陈欣「放鸽子」

了,想想也是,人家好好的「良家少女」,怎么会随便出卖贞操呢?



  坐在阅览桌前,我正在五味杂陈时,「二十万带来了吗?」一个女声传了过

来。



  我闻声惊喜地回头一看,只见校花赵怡然站在外屋与里屋之间,表情平淡地

看着我。



  看见不是陈欣,而是赵怡然,我有点结巴地说道:「带来了,在书包里. 」

边说边把书包递了过去,心中想道,看来这件事赵怡然也参与了进来。



  赵怡然打开我的书包,看了一眼二十个「纸捆」,然后把书包放到身边的桌

上,回到门口,把门锁了起来。



  望着她的举动,我不解地道:「陈欣呢?她人在哪?」



  这时,赵怡然锁好门,回过身来听见我的问话,眼中泛过奇怪的神色,说道

:「陈欣?你找她做什么,这里只有你和我。」



  我的脑袋还没有转过弯来,急急地说道:「陈欣不是答应今天来找我,我钱

都已经带来了……」



  「陈欣没有答应。」赵怡然打断了我的话,没有表情的美丽脸孔上,露出一

丝嘲讽又悲哀的冷笑,「给你打电话的人是我。」



  我惊讶地道:「你给我打的电话?你怎么有我电话号码. 」



  赵怡然走到我旁边坐了下来,示意我也坐下来,然后说道:「那次你找陈欣

时,我就在旁边,广东小鲜肉外卖大战三3后来陈欣生气地把你的电话号码扔了,我便收了起来。」



  坐在赵怡然旁边,我还是头一次距离校花这么近,看着她那美丽的脸,我不

禁心里一阵迷糊:「你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



  赵怡然两只大眼睛看着我,说道:「我要和你做笔交易,用我的身体和你换

二十万. 」



  虽然我已隐约知道事情会是这样,可听到她这么一说,还是大吃了一惊. 赵

怡然,学校中至高无上的天之骄女;我,文迪,随时「完蛋」的路人甲;我们俩

之间有所交集,这么高难度的白日梦,我还真是没有尝试过.



  冷静,一定要冷静,虽然我不算聪明,可那也不代表我笨啊,我问道:「你

真的那么需要钱吗?」



  赵怡然知道我有问题问她,可没想到我会问她这个,愣了一下,说道:「是

的,在这个月底前,我必须找到二十万. 」



  我叹了口气,看来她并不是在和我开玩笑。



  见我没有说话,赵怡然接着说道:「虽然你找的是陈欣,但我想我也和她差

不多吧。」



  她的声音很好听,不过却冷冰冰地透着一丝无奈。



  ♀♂初夜,原来这么痛啊



  我不是没想过把钱借给赵怡然,可是,「怜香惜玉」和「死前愿望」比起来

……再说是赵怡然主动提出来的,我也不能全算是趁人之危吧(这小子就是趁人

之危)。



  而且普通人的初夜对像,由「班花」级别上升到「校花」级别,一定只会高

兴不会反对……我是普通人!



  看着赵怡然从书架后抱出一卷被褥,我张大了嘴。她不会是要在这里吧。



  「你去把桌子拼起来。」一边整理着被褥,赵怡然一边对我说,语气中带有

一丝不容质疑。



  我习惯性地一边服从,一边小声建议道:「在这里?不如去我家吧。」



  赵怡然把东西放到阅览桌上,头也不回地说道:「过了今晚,我和你没有任

何关系。」



  听了她的话,我想到,是啊,今晚和她在一起要发生的事,真是天方夜谭一

样,就当是做梦吧。



  赵怡然躺上去,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看见校花这么主动,我也「入乡

随俗」地跟着开始解除「武装」。正当我刚刚脱完上衣,准备脱裤子时,赵怡然

已然转过身来盯着我。



  对于一个「初哥」来说,在一个陌生女性的注视下脱掉裤子,露出他的「个

人尊严」,实在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双手抓住裤腰,望着赵怡然一瞬不瞬

打量我的眼睛,脸红地说道:「你能不能转过脸去?」



  赵怡然平淡地说道:「有什么好遮掩的,生理卫生课放幻灯片时,还有什么

没见过. 」说完继续盯着我看。



  我靠,漂亮话谁都会说,怎么你刚才不在被窝外面脱光了让我看?闻言我心

中有气,一咬牙,把裤子脱了下来,然后匆匆地往爬上去。



  看见我过来,赵怡然下意识地缩了缩,不过马上就恢复了原样。我和她就这

样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着,相对于我的略微紧张、激动和不安,赵怡然的表情始

终都很平静.



  我觉得气氛很是尴尬,于是随口说了句:「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说完我

就知道我说了句傻话。



  果然,赵怡然白了我一眼:「你是男生,你还不知道要干什么?」



  我「嘿嘿」傻笑一声,伸手把赵怡然抱进怀里. 刚碰到她身子时,她轻轻的

颤抖了一下。



  我把她两个奶子弄圆搓扁那般地捏弄着,赵怡然作出自然反应,轻轻扭着身

体,



  我把其中一只手摸去她的大腿,从大腿往上摸,摸在她小两腿中间凹进去的

地方,



  按了下去,「啊……」赵怡然轻轻叫一声,身体扭动幅度渐渐变大,我的中

指往胯



  间小缝挤进去,「啊,痛。」



  我松开手,对着她的嘴吻下去,「啊,电击小穴你磕到我的牙了。」



  「对、对不起,我是第一次亲女孩。下回我会小心的……」



  ……



  「你的胸部好软啊。」



  「你!!这种事不要说出来!!!」



  ……



  「啊!」



  「啊!」



  「你喊什么!我是女生,痛的人是我!」



  「我也痛啊,你那里那么小,紧得我痛死了。」



  「……你这个大混蛋!!」



  ……



  书上骗人!谁说初夜只有女人才痛苦?男人难道就不痛吗!我珍藏了十八年

的「秘密武器」,第一次开封使用,我那里也嫩啊!



  总算理解什么叫「痛并快乐着」了,虽然那里被磨的有点痛,可却另有一种

奇怪的感觉充斥其中,与平时「自摸」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我的肉棒塞进赵怡然的细嫩小穴里,不断向里面挤着,直至全根没入为止,

然后就开始抽送起来。



  发出「扑嗤、扑嗤」的声音。赵怡然闭着眼睛,脸红红的,我一边干着她的

小穴,一边摸捏她两个酥软而有弹性的奶子,摸捏一下又放开,我看得很爽,兴

奋得鼻血都喷了出来。



  赵怡然小蛮腰扭来扭去,还发出诱人的呻吟声,可惜,没等我动作太久,我

就已经忍不住「噗嗤」射出精液来,一股从没有过的畅快和疲劳,一同向我袭来。



  「完了吗?」身下的赵怡然感觉到我趴在她身上不动了,疑惑地问道。



  太累了!我艰难地点点头,「嗯」了一声。



  赵怡然听到后,把我从她身上推下来,坐起身从衣服堆里拿出块白手绢,开

始擦拭身体. 我累的要死,只想睡觉,听到她一边擦,一边喃喃地说道:「没有

想象中那么痛嘛,只是有点难受……」



  我想这时应该和她说点什么,于是便强睁着睡眼,向她看去。只见她正望着

手中的白手绢发愣,白手绢上沾满淡红色和淡黄色的液体.



  见我望着她,赵怡然便匆匆把手绢收起来,然后把被子抢过去,罩在身上。

我张开嘴,「啊、啊」两声,正不知说什么好时. 赵怡然蜷坐着身子,裹着被子

低头呜呜地哭起来。我大吃一惊,睡意烟消云散,忙向她靠过去,隔着被子抱住

她,手足无措说道:「怎么了,怎么了?你没事吧,都是我不好,对不起……」



  她哭了一会儿,抬起头,看见我不知所措的样子,安慰我似的笑了笑:「我

没事……我不是因为你哭的……」然后,便从被子中爬起来,开始穿衣服。



  那是我第一次清楚地看见赵怡然的身体,虽然屋子里没有灯,窗外的路灯也

很朦胧,可我还是呆呆地望着那片刻之前还被我拥在怀里的美妙身体,那让我告

别了「处男」的身体……



  赵怡然穿好衣服,转过身看见我呆呆地看着她,嗔道:「你光着身子看什么

呢!大混蛋……」说着,还印有泪痕的俏脸「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后来,我想打车送赵怡然回家,可她坚持自己一个人骑车回去,从始至终也

没有告诉我她要那二十万干什么用。



  从那天起,我就没在学校中遇见过她,听人说,她好像已经分配去内定的外

交部了。



  离毕业没有几天了,同学们别管是好是坏,基本上都已有了出路,想继续上

学的开始准备考试,参加工作的去单位开始试用期,好像只有我整天无所事事。



  自从完成了我死前「最大」的心愿后,我便觉得一切都没有什么所谓了,虽

然我偶尔会想起赵怡然来,但我知道,我和她之间的一切都是「可一不可再」的

事,按她的话说,我和她在那晚后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这天,走在街上,突然想起一句无聊的话:男人不抽烟,白在世上癫. 于是

便买了一盒烟,准备尝试尝试,刚吸了一口,我便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这辈

子我不会再吸第二口了!



  强烈的烟气使我咳嗽的恨不得把肺掏出来拧两把,好半天才缓过劲来。正当

我犹豫是立刻把烟从手中扔出去,还是走上五米把烟丢进垃圾桶里时,背后传来

一个声音:「喂,你能不能借我根烟。」



  小四



  我转过头,看见一个穿着露脐装、打扮得相当前卫的年轻女孩正望着我。「

都送给你吧。」我把整盒烟都递给她,然后准备转身就走,心里暗自庆幸「麻烦」

有人接手了。



  「谢谢了。」女孩看见我把烟都给了她,有点意外,又见我望也不望她,心

里有点不忿气,接着说道:「你没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



  我愣了愣,望着女孩那抹着浓妆,看不太出本来面目的俏脸,说道:「香烟

味道很糟糕,最好少抽一点. 」



  女孩没想我会这么说,没好气地说道:「你不喜欢,那你手里拿盒烟干什么?

耍帅啊!」



  闻言,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不是,不是。我这是第一次买烟,只是想

尝尝,没想到那么难抽。」



  看见我讪讪地脸,女孩银铃般地笑起来:「你这个人真有意思,你叫什么?

我的朋友都叫我小四。」



  这个叫小四的女孩相当外向,还没和她说几句话,就被她拽到了麦当劳,说

什么初次见面要好好庆祝一下。



  望着小四如食物焚化炉一样的扫荡着桌上如山般堆着的汉堡包时,我再次确

定了刚才在她点餐时猜想:这个女孩是不是想大吃一顿,才找人要烟的。



  在与小四含着食物模糊不清的对话中,我了解到,小四今年16岁,在一所美

术职高上学. 今天她和同学逃课出来玩,正打算回家。



  看着小四吃完三个汉堡包、两袋薯条、一大罐可乐,开始吃圣代,我佩服地

说道:「你可真能吃啊。不过,为什么你点了这么多,要我请客?」



  正把一大勺冰淇淋放进嘴里的小四,闻言瞪大了眼睛盯着我,大声说道:「

你说什么!我这样一个大美女主动找你,你竟然连一顿快餐都不愿意请!」



  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样子,我也懒得说什么了,反正这点钱我还没看在眼里,

小声自言自语道:「美女?我怎么没看出来……」



  没想到这小丫头耳朵极尖,「刷」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叉腰,气势

汹汹地怒视我:「你知道在学校里有多少男生追我吗!他们想请我吃顿饭,还得

看本小姐高兴不高兴呢,你到好,居然敢怀疑我的天生丽质!」



  本来小四一进门,惹眼的打扮就吸引了一部分人的视线,这时她做出如此举

动,周围的人更是目光纷纷投向我们。我大感头痛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我说错了,谢谢大美女赏光让我请你吃饭。你快坐下来吧。」见我屈服,小四得

意洋洋地坐了下来,继续开动。



  望着这个自以为是而又任性的小女生,我奇怪她怎么敢跟大街上随便认识的

陌生人一起出来。于是我提出了我的疑问。



  小四看着我,嘻嘻一笑,说道:「本来我只是见你手里拿着盒烟在大街上发

呆,想过来找你要根烟抽,没想到你这人还挺有意思,于是我就决定和你交个朋

友,让你请我吃晚饭。」



  我还是有点奇怪:「你就不怕我是个坏人?」



  小四嗤之以鼻地说道:「拜托,大哥你当我没见过坏人啊?我可是空手道红

带(6 级),就你这副样子,估计连我都打不过,怎么当坏人啊,拿出点专业精

神好不好?」说完,自己「呵呵……」地大笑起来。



  小四原名叫李姒,她看见我有手机,便死磨硬泡地非要借去玩,让我明天放

学去她学校门口找她,到时再还给我。我无所谓,反正手机放在我身边也没什么

大用——除了打打游戏,于是就给她了(这个白痴,也不怕别人是骗子)。



  与小四在麦当劳门口分手后,看看天色已经不早,我就回家了。刚到家没一

会儿,觉得头好像有点疼,于是忙拿了钱打车去医院。



  检查后,医生说我脑内的淤血并没有什么变化。我想就算是有变化,医生也

没办法,反正我最大的「心愿」已了,真要是不行了,我也不后悔。心中暗下决

心,下回再也不来医院了,与其花那么多钱做检查(磁力共振好贵的!),还不

如出去吃喝玩乐。



  医院离家有两三站地,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便打算遛达着回去。走着走着,

忽然看见有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正坐在马路牙子上哇哇大哭。



  这时路灯已经亮了,路上的人纷纷着急回家,谁都视若无睹地从小女孩身边

走过. 本来我也是不管的,可刚从医院出来,心里正惶惶的,于是便想做点与平

时不一样的事。



  我走过去蹲下身,对小女孩说道:「小妹妹,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小女孩抬起头看看我,我发现她长得非常可爱,圆嘟嘟的小脸让人禁不住想

上去掐一下。



  只听小女孩黄莺般的声音抽泣道:「妈妈……妈妈找不到了,小乖……找不

到『兔子耳朵』,呜呜……」



  我听得莫明其妙,不过大概知道是小女孩与妈妈走失了。谁小时候没有走失

过一次两次的?我小时候就丢过好几次。望着小女孩伤心的样子,我想起我已经

永远「找不到」的父母,心里升起一股帮小女孩找到妈妈的冲动。



  于是,我便从口袋里拿出下午在麦当劳没用完的纸巾,递给小女孩说道:「

小妹妹别哭了,来,擦擦眼泪. 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哥哥带你去找妈妈。」



  小女孩看看我,又看看我手中的纸巾,慢慢地停止了哭泣,说道:「我叫小

乖。叔叔带小乖去『兔子耳朵』找妈妈!」



  晕,我居然成「叔叔」了。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些鸡毛蒜皮事情的时候,我

问道:「小乖,告诉哥哥『兔子耳朵』在哪?」



  小乖一边从身上拿出块小手绢擦眼泪(真是个可爱又懂事的好孩子),一边

说道:「小乖不知道,叔叔知道。」



  再晕,我怎么知道什么「兔子耳朵」?没办法,只好继续问道:「小乖,『

兔子耳朵』是什么地方?」



  小乖站起来,指着我手中的纸巾说道:「叔叔拿着『兔子耳朵』。妈妈在『

兔子耳朵』。」



  狂晕,原来纸巾上印的「M 」就是「兔子耳朵」。搞了半天,小乖妈妈在麦

当劳啊!



  带着小乖,我往麦当劳走去。路上,我问小乖:「小乖,你怎么和妈妈走丢

了?」



  小乖眨着大眼睛,半天才说道:「妈妈让小乖在『兔子耳朵』等,小乖要和

妈妈在一起,出来找不到妈妈,走啊走啊也找不到……」可怜的小家伙,现在她

妈妈不知道有多着急呢!



  来到麦当劳,就听小乖高兴地喊了一声「妈妈」,然后松开拉着我的手,向

门口一位年青女子跑去。



  那女子正焦急地向路人询问什么,看见小乖,立刻飞奔过来,一把将小乖抱

住,带着哭腔道:「小乖你跑到哪去了!不知道妈妈有多担心你!要是你不在了,

妈妈可怎么办啊!」说完,大声哭起来,小乖也跟着又哭起来。



  看着母女两人旁若无人地抱头大哭,我尴尬地站在一边,麦当劳里用餐的人

都奇怪地看着我们三人。



  好半晌,那女子发泄过情绪,把小乖和自己的眼泪都擦干净,问道:「小乖

你跑到哪去了?怎么不听妈妈的话,到处乱跑。」



  小乖胀红着圆嘟嘟的小脸,低头说道:「妈妈对不起,小乖是坏孩子,没听

妈妈的话。小乖想找妈妈,可是出来找不到,也找不到『兔子耳朵』了……」然

后四处张望,看见我就站在旁边,便指着我说道:「是叔叔带小乖找到妈妈的。」



  那女子向我望来,没想到她这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而且就像是小

乖的「长大成人」版,脸上充满了清秀之气,虽然不是超级大美女,却也是个古

典美人。



  小乖妈妈对我千恩万谢,搞得我很是不好意思,我忙不迭地说道:「没什么,

没什么,应该的,应该的……」



  小乖妈妈说道:「谢谢,真的太谢谢你了!你不知道小乖对我多重要,没有

小乖我……」说着眼睛又要红起来,拉着小乖对我说:「还不快谢谢大哥哥。」



  哭了两次,小乖的眼睛也是又红又肿,只听她沙声说道:「谢谢大哥哥。」

然后疑惑地问道:「为什么要叫叔叔『大哥哥』?」



  我和小乖妈妈听完一愣,我尴尬地道:「没关系,小乖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心中不禁哀道:因为脸长得小,去书店别人都以为我是初中生,怎么到小乖这里

我就「长大」了?



  我对小乖妈妈说道:「大姐,没事的话我就走了。下次有机会再见吧。」蹲

下身对小乖说道:「小乖听妈妈的话,下回别再乱跑了。」见小乖一个劲冲我点

头的可爱样子,最终还是忍不住捏了捏她那粉嘟嘟的小脸。



  与母女俩道别后,我回到家,躺在床上想,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可爱的

小乖。



  第二天下午,我如约来到小四她们学校的门口,等她放学后还我手机.



  没想到她们学校这么复杂,门口围着一群一群小混混样的学生。我可不想惹

事生非,一是从来没有这种想法,二是从来没有这种能力(这才是根本原因)。

于是便站在离学校门口远远的地方。



  放学的人群出来了,这时麻烦也开始找上我了。



  一个比我高半头的家伙走过来,对我说道:「没见过你,你哪的?来我们学

校干什么. 」



  我忙说道:「我在这等人。你知道实用美术的小四出来了吗?」



  他用一种奇怪地神情看着我说道:「小四?你找她干什么!」



  我答道:「她让我今天下午放学在这等她。」



  他听完,阴沉着脸走了。我心里吁了一口气,本来我是没必要如此老实的有

问必答的。可是看看他的块头,估计自己打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吧。



  还没等我这口气吁完,只见一大帮人向我走来,其中就有刚才的那个家伙。

我感觉不太妙,于是转身就跑。那帮家伙一见我跑了,立刻追过来,嘴里喊着:

「别跑!小子你站住!……」



  靠,这么大群人过来,还要我站着不动,你们当我白痴啊。虽然不知道你们

找我的理由,不过还是先跑再说吧。



  这时不禁想起体育老师的话来:「跑步是身体最好的锻炼,尤其是长跑,能

让身体排出毒素和废物,加速新陈代谢,对全身脏器都有好处……将来你们就知

道了,跑步能让你们活得更好、活得更长!」



  谢谢老师!现在我知道跑步确实能让人「活得更好、活得更长」了!其码逃

跑很方便。



  虽然我的百米成绩只是中上,可长跑年年都是年级前三名。跑了足足有十来

分钟,那群家伙见我往派出所方向跑,这才停下来不追我。我累得也快不行,找

了个公用电话,给小四身上的手机打电话。



  电话里传来小四的声音:「喂……」



  我喘着气说道:「小四,我是文迪。我没法去你们学校等你了……」



  本想和她说手机先放在她那,改天我再去拿。还没等我说完,小四在那边笑

嘻嘻地打断道:「那你去昨天咱俩见面的麦当劳吧,我在那等你。」说完就挂了。



  麦当劳里人好多,我找来找去也没找到小四,正在想她是不是还没到,只见

一个穿校服的女孩子冲我招手。



  我走过去坐下,望着女孩如清水芙蓉般的脸愣道:「小四?」女孩笑嘻嘻地

点点头.



  我大惑不解地道:「你怎么比昨天好看了?」



  听到我夸奖,小四很高兴,可马上又瞪着我说道:「难道我昨天就不漂亮吗!」



  说实话,昨天浓妆艳抹的小四,确实没有今天穿着校服、显得清纯可人的小

四好看。不过我很聪明的知道什么时候该说实话,什么时候不该说. 便立马说道

:「昨天你也很漂亮,不过今天更漂亮。」



  小四给了我一个「算你聪明」的眼神,便拉着我去点餐了。



  望着餐盘里又是满满的一堆,我终于确信,男人不是总比女人吃的多。



  再次掏钱见识了一回「小四牌食物粉碎机」的现场表演后,我问小四:「小

四你是不是在学校得罪过很多人?怎么刚才我在你们学校门口一提你的名字,别

人都对我那么『不友善』?」



  小四正在喝可乐,一听我的问话,「扑」地一下差点喷出来:「不友善?呵

呵呵……你刚才被人『追杀』的样子,我在教室窗口都看见了。没想到你看着不

怎么样,『逃跑』起来的速度可一点也不慢,那么多人都没追上你!」



  听到小四明捧暗贬的话,我不禁有点脸红,强自狡辩道:「我那不叫逃跑,

只是……只是看见他们人多,暂时『战略撤退』一下而已。」



  小四笑得花枝乱颤,说道:「战略撤退?文迪你可真有意思,逗死我了!哈

哈哈……」



  听到她大声的笑,我尴尬地道:「没事他们追我干什么?」



  小四停下笑来,骄傲地说道:「我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追我的男生可多了,

你一个外校的生面孔来找我,他们当然不干啦!」



  我急道:「那可是你让我去学校找你的。」



  小四眨眨眼,对我笑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要追我的话,有多少人在

和你竞争。」皱了皱眉头,接着说道:「不过你也太差劲了,难道你就没听过『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吗,为了表现表现你追我的决心,怎么你也得和他们

对决对决吧,哪有一上来就逃跑的。」



  听了她的话,我纳闷了好一会儿,疑惑地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追你了?」

顿了一下,接着说道:「那首诗不是还有两句吗,『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我可没想过要找女朋友。」



  虽然小四也很漂亮,可还没到赵怡然的级别,也就比陈欣漂亮两分。我可是

前不久刚「曾经沧海」,现在暂时对非「沧海」级别的还「难为水」呢。(这「

马不知脸长」的家伙,也不看看自己那副德性。)



  而且,我也确实没想过要找女朋友。你想想,就我的身体状况,万一和人交

了朋友,可结果哪天突然找老爸老妈「团聚」去了,这不是欺骗别人感情吗!我

可不想拖累别人。



  小四听到我说不想追她,瞪大眼睛嗔道:「不想追我,那你平白无故地请我

吃饭干什么!」



  我说道:「不是你非拉着让我请客的吗?」



  小四叉着腰,大声道:「那你要是真不想追我,怎么我让你请客你就请客,

管你要手机你就大大方方地借给我,对我那么言听计从!」



  看小四一副不肯罢休、非要让我承认的样子,我头痛地说道:「大小姐,我

只是不太懂拒绝别人,这和喜欢是两码事吧!」



  小四撅着嘴,赌气般地说道:「我不管、我不管,反正你是追我了!」



  我投降道:「好吧,好吧,我追你了。」然后低声嘟囔道:「你说什么就是

什么吧。」我发现,对于「女孩子」——这种我生命里前十八年从来没怎么打过

交道的生物,我实在是不知如何应付。



  小四见我承认了,转嗔为喜道:「我就知道!」然后,眉开眼笑地吃起薯条

来。



  从麦当劳出来,小四非让我送她回家,我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到她家门口,小四把手机还给我,说道:「我们学校有手机的人,谁手机里

的游戏分数都没你高,你还是有优点的嘛。」



  接过手机,我没好气地道:「说的我好像一无是处似的。」一下午我都被这

个比我小两岁的女孩子耍得团团转,理所当然情绪不好。



  小四说道:「你确实不怎么样啊。」见我气结的样子,嘻嘻一笑道:「不过

在我看来,你还是挺有意思的……嗯,我决定了,暂时做你的女朋友。」说完,

不理我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径自跑回家去了。



  面对我生平第一次的被人「告白」,我明白,小四所谓「做我的女朋友」,

只是开玩笑而已,谁会平白无故喜欢一个没有任何特点、而且只认识两天的陌生

人?反正我是不会。我想,对于小四这个任性刁蛮的女孩子来说,这一切只是个

游戏。



  想完,我不禁为自己居然能如此理性地分析问题而沾沾自喜,我也不是一无

是处嘛。(这个白痴,这点事谁分析不出来!)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我再没见到小四。其实也对,我们除了知道对方

各自的学校外,一切联系方式都没留下。



  主观上,我觉得小四是陌生人,和我没有关系;客观上,她们学校的「环境」

让我心有余悸。所以不论是从主观还是客观出发,我是绝对不会去找她的。我心

想:我们这算是「萍水相逢」、「老死不相往来」吧,呵呵……



  这天傍晚,吃完家里最后两袋方便面,我决定去超市再「囤积」几箱,作为

我懒得出门吃饭时的「粮食」。



  走到超市门口,看见有个年轻女子在向过往的行人兜售彩票,可惜没什么人

光顾。这种开奖两次的彩票,第一次即开即兑的中奖金额不高,一等奖才 10000

块,而大额奖金的二次开奖又要等三个月才行,现在已经没有人愿意买了,人们

都去买每周都开大奖的电视彩票了。



  我对彩票不感兴趣,没仔细看,继续往超市里走。「先生,你要买彩票吗?」

一个女声在耳边响起。



  要是以往,我就假装没听见接着走,可这个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我停下脚

步,向那个女声望去。咦!那不是小乖的妈妈吗?



  看见是认识的人,我就走了过去。小乖的妈妈见我过去,以为我要买彩票,

高兴地说:「先生,本次即开即兑彩票的二次大奖和电视彩票一样,都是一千万

元!你要买几张吗?」



  我说道:「大姐,是我,前两天和小乖一起……」



  我还没说完,小乖的妈妈认出了我,高兴道:「是你呀,那天真是太谢谢你

了!那天要不是你……对了,上次着急我都忘了问你的名字了。」



  因为上次的事,我和小乖的妈妈不一会儿就熟悉了起来。小乖的妈妈叫梅兰

兰,我惊讶地发现,她今年才二十三岁,只比我大了五岁!于是,我叫她兰兰姐,

她叫我文迪。



  我和兰兰姐正聊着,有一对夫妻带着个十多岁的孩子从超市出来,没事过来

买了两张彩票,让孩子刮,都没中,随手就要扔。兰兰姐急忙说道:「先别扔!

过段时间还可以二次开奖的。」



  夫妻俩没理兰兰姐,把彩票撕得粉碎,说道:「随便买来玩玩,谁有那闲工

夫等着开奖,想中大奖,早买电视彩票了!多管闲事!」兰兰姐愣愣地望着他们

走远,不明所以地叹了口气。



  我在边上看得不是滋味,向兰兰姐问道:「兰兰姐,你的彩票有多少?」



  兰兰姐还没反应过来,随口说道:「我这里有300 多张,家里还有800 张。」

说完,奇怪地看了我一眼,问道:「文迪,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算了一下,对兰兰姐说:「兰兰姐你等我一下,一会儿我来找你!」说完,

就跑了。



  我身上只带了四百块钱,银行离超市有500 米。我跑到银行边的ATM 机,取

了二千块钱,又跑回超市。



  兰兰姐见我跑得气喘吁吁的,关心地问道:「文迪,出什么事了?跑的这么

急。」



  我大喘了两口气,心想:果然还是长跑比较适合我,不用拼爆发力只需要耐

力就行了。等平静下来,我对兰兰姐说道:「兰兰姐,你的彩票我都买了,包括

你家里的!」



  兰兰姐闻言大吃一惊:「文迪你说什么?你哪来那么多钱. 」



  我摸了摸装钱的口袋,得意地说:「兰兰姐你别管了,反正你的彩票我都要

了。」



  兰兰姐沉下她那张清秀的俏脸,对我说道:「文迪,你不用这样,我不需要

别人可怜. 」



  我忙解释道:「兰兰姐,我不是可怜你,我是真的想买彩票,你不是说这期

彩票二次开奖有一千万吗?我想试试运气。」



  兰兰姐低着头,不说话也不理我。



  我急道:「兰兰姐,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早点卖完彩票,好回去陪

小乖!」



  听到我说「小乖」,兰兰姐的身子动了一下,过了半天,只见她幽幽地叹了

一口气,说道:「好吧,文迪,你和我回去拿彩票吧。」



  跟着兰兰姐,来到她住的地方。兰兰姐的住处很简陋,屋里除了床和桌椅什

么也没有。兰兰姐默不作声地看着我四处打量。



  我向她问道:「兰兰姐,小乖呢?」



  兰兰姐让我坐下,给我倒了杯水,说道:「最近我每天晚上出去卖彩票,就

托隔壁房东张阿姨帮我照看一下小乖,一会儿我就去接她回来。」



  听完我便问了个愚蠢透顶的问题:「小乖的爸爸呢?他怎么不在家照顾小乖。」



  兰兰姐沉默了好一会儿,面无表情地说道:「很早以前我就和他分手了,小

乖是我一个人的!」



  !!!听了这话,我真是非常非常吃惊,看来这里面一定有很多「不能为外

人道」的事。我不禁为自己问了个傻问题后悔不已。



  说完这话,兰兰姐又开始沉默,我也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两人便这么尴尬地

坐着。过了一会儿,我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便开口道:「兰兰姐,彩票呢?你把

它都给我吧。」



  兰兰姐犹豫了一下,便起身从床下拿出两个装着彩票的纸盒。我忙不迭地把

口袋里的两千四百块钱拿了出来,对兰兰姐说:「兰兰姐,你数一下,看是不是

两千四。」



  兰兰姐说道:「用不了这么多,那盒开封的彩票,我已经卖了90多张了,你

给我两千二就行了。」



  我本想说没事,我不在乎那二百块钱,可一看到兰兰姐坚持的眼神,话到嘴

边便缩了回去,抽出两张百元钞,把剩下的钱递了过去。



  兰兰姐大略的一看,把钱分成两份装了起来,对我说道:「文迪,我去接小

乖,你坐一下,我马上回来。」



  我忙站起来说道:「我也一起去。」



  我和兰兰姐来到隔壁张阿姨家,小乖正在看电视,看见我们来了,高兴地跑

过来,叫道:「妈妈你回来了!咦,是上次的叔叔,你也来看小乖了。」说完,

便拉着我要和我玩。



  小乖这小可爱真讨人喜欢,见到她我也很高兴,尤其是捏着她圆嘟嘟的小脸。



  这边,我听到兰兰姐对张阿姨说:「张阿姨,这是这个月的房钱,给你。」



  张阿姨说道:「不用这么急,小兰,你们母女俩也不容易,这钱先放你那里

吧。」



  兰兰姐坚持道:「张阿姨,平时你已经很照顾我们了,房钱算得这么低,而

且也不催着我交。这钱你要是不拿,以后我还怎么好意思住在你这里. 」张阿姨

无奈地把钱收了起来。



  回到兰兰姐的屋子,小乖看见桌子上的彩票,兴奋地说道:「好多『花片片

‘呀!以前妈妈都不让小乖动,怎么现在都跑出来了。」



  我对小乖说:「小乖要是喜欢,你帮哥哥刮好不好?」小乖还不太明白,可

也高兴地使劲点头.



  于是,我便教小乖刮彩票,不一会儿,小乖便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陆陆续

续刮出几张中了2 元钱末等奖的彩票来。



  看着小乖玩得起劲,我有点奇怪地问兰兰姐:「兰兰姐,要是刮出一等奖怎

么办?」



  兰兰姐也正看着小乖,听到我的问题,嘴角的微笑变成了苦笑道:「文迪,

你也太天真了,『即开即兑』三等奖以上的彩票都已经事先让人拿走了。我这里

最多只可能有中50元的彩票。」



  我愣在那里,心想社会真是复杂啊。兰兰姐接着道:「不过二次开奖时就不

会这样了,有专门的人负责监督,结果很公正的,哪张彩票都有可能中大奖。」

顿了一下,又苦笑道:「可绝大部分人都没心思等二次开奖。」是啊,刚才超市

门口的那对夫妻不就是这样吗。



  我又问道:「兰兰姐你在哪上班?专门卖彩票吗?」



  兰兰姐摇摇头,说道:「我原来在一家小服装用品厂上班,可老板两个月没

发工资了,经人介绍,我就借钱批了三盒彩票,每天去各个超市门口卖. 」叹了

口气,接着说道:「可卖了一个多月也没卖出多少,不仅借的钱还不上,连下个

月的房租饭费我也都没有了,今天要不是你……谢谢你,文迪。」



  听到兰兰姐的窘迫处境,望着小乖在简陋的屋子里银铃般的边笑边玩,我心

头一热,对着兰兰姐那楚楚动人的俏脸冲口而出道:「兰兰姐,你和小乖搬到我

家去住吧!」………………待续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