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警校第35章』

时间:2024-04-24 16:19:24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都市

 第035章剖腹抠枣



  那个男的天南正要蹲下去嘬屄枣,忽然大黄站了起来,警校手里挥动着一根撬门用的第章

铁钎,炸雷一声:「不许动!天南」



  「阴枣是警校我们的!」



  这下可好,第章小偷小摸成了明火执仗了!天南结果不但男的警校小弟弟软化:连那个女

的也劈着腿,光着屁股石化了。第章



  「转过脸去」三个强盗的天南突然出现使房间里的两个人大吃一惊。他们一老一

女,警校对打显然不是第章三个强壮的民工的对手,但是天南比起经验来年轻人显然不如受害

者。老人很镇静的警校说:「不就是想要钱吗?你们可以把钱拿走,如果你们拿了钱

马上离开,第章我们可以不报警。」



  他表面镇静,谈吐从容,实际上还是犯了兵家大忌,就是过早暴露了自己的

底牌。这些条件他本来应该晚一点再说出来,那样谈判中他的主动性更大,一开

始只要质问他们是「干什么的?」



  即可,因为这类问题正是歹徒准备好要回答的。现在这样一说就没有退路了

,歹徒提出更多要求时,他也只能做出更多的让步,增加了次生侵犯的几率。事

情后来的发展证实了这一点。



  「阴枣我们也要。」



  大黄还没想到这些,他的目标首先是钱。他一边让三愣子拿起那一提包钱:

因为他看出来对方已经屈服,于是一边又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枣可以给你们。」



  老头说,接着对女的说:「小王,你去厕所把枣拿出来给他们。」



  一副从容不迫,蛮权威的样子。



  大黄立刻拦住,「不能去厕所,到了厕所就」十阴「了:」十阴「就是」失

音「没人听我说话可不行。不能去!」。



  「那,去旁边的房间?」



  老头问「去别的房间她打手机报警怎么办?就在这抠!」



  大黄说。随后大黄狠狠的拍着女的大屁股说:「把腿叉开,老子要取枣了。」



  那个女的光着身子站了起来,满脸惊恐,乳房在胸前乱颤:但她只是呆立着

,因为没穿衣服,便把两只手交叉在小腹的前面,阴毛的位置上:刻意掩饰着自

己的阴部,明显不愿意接受大黄的侵犯。



  大黄见状没有采取暴力强行侵入女性的私处,而是利用女人手忙脚乱,一时

无法顾及全面的机会,一把抓住女人的头发猛力向后一拉。使那个女的不由自主

的向后仰头,失去重心后倒在大黄的怀里。尽管如此,她两只手仍然紧紧的捂着

自己害羞的地方,却把身体的其他部分全都交给坏人了。



  这时,大黄一面用肩膀扛住女人,一面贴着女人的耳朵恶狠狠的说:「要想

活命就配合着点,把手拿开,自己把你那玩意掰开撅起来嘛。老子抠到枣马上走

人,不然的话……把你的肚子破开了,把里面的杂碎一件一件的全都掏出来,从

你下面那根小管子那头往外挤枣。嘿嘿,完事帮你缝上倒是可以,不过你今后能

不能生孩子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都这样了还生什么孩子,肯定立刻丧命。



  那个老头一听赶快说:「小王,不要和他们对抗,快撅起来,撅得高一点,

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



  女的一听这话真的就不挣扎了。



  (现在很多媒体都认为老头的话是正确的,并不是为了保全自己而牺牲他人

的权宜之计。



  它们说,所谓贞洁不过是一种精神上的追求,一旦它和生命发生冲突的时候

,生命才是最宝贵的,在危险的环境下屈从于犯罪分子并不可耻,是值得提倡的

行为。例如留园网登过的一个消息说08年9月,西双版纳一推销员* 先生在贵

州遵义给女友打电话时发现虽然女友的手机通着,却没人接听,这种状态直到次

日下午才因电池耗干而关机,心中涌起一种不祥之感的* 先生立刻打电话给女友

好友要其到家中代为察看。



  赶到该名女子居住的公寓后好友多次敲门无人应答,不得不报警。当民警撞

开房门时,发现年仅25岁的黄女士赤裸着躺在床上,已经死亡。接案的景洪市

公安局刑侦科经过5个月的侦破,在对现场勘验案犯留下的痕迹等物证固定排除

后,对照已经掌握的当地刑满释放人员资料锁定了户籍为曲靖宣威市东山镇的2

6岁男子王某为犯罪嫌疑人。09年2月17日凌晨,正在景洪市电子商贸城一

家网吧里用实名上网的王某被民警抓获归案。



  27岁的王某交代,自从98年其父母离异后,只读至初二的他就开始在社

会上四处游荡。2003年8月10日,因犯有盗窃罪被法院判处了两年有期徒

刑:2005年8月提前释放后,9月又因为到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

院入室抢劫,被景洪市人民法院判处了3年有期徒刑。正是这两次入狱使得公安

局提取了有关他的所有信息,指纹,DNA等等,为这次破案提供了铁证。



  08年2月20日出狱后,王某仍然以行窃为生。08年9月9日上午,因

与前女友李小姐发生矛盾,王某到景洪市某单身公寓试图报复,他用工具捅开李

小姐的门锁后发现李小姐不在,便蹲守等待。结果等到10日凌晨1点多李小姐

仍没有回来。心有不甘的王某想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回去,不如到隔壁房间偷点

东西。



  于是王某从李小姐房间的阳台爬到旁边房间的阳台,从阳台进入开着阳台门

时,惊醒了正在裸睡的黄女士。黄女士仅叫了一声:「你要干啥?」



  便被王某双手掐住脖子。王某将黄女士按倒在床上后威胁她不准出声,否则

就将其杀死。



  黄女士停止呼救后,王某受裸女肉体的刺激又试图强奸(次生侵犯)如果当

时黄女士屈从罪犯本可以保全性命:但黄女士在无力抵抗罪犯的情况下仍然试图

反抗。于是,王某双手死死掐住黄女士的脖子足足有10多分钟,松手后担心其

还没有死,又用枕头捂住黄女士面部用屁股坐了30多分钟,确信黄女士死亡后

,才从屋内搜出一部手机和500多元现金,准备出逃。



  这时正在离开的罪犯看到尸体还有余热,女性生殖器完全暴露,经不住诱惑

,奸尸后才逃离现场。结果黄女士拼了性命要保住的东西,送了命之后都没能保

住。这个案例说明面对极其残忍的歹徒,受害人应尽量不要刺激对方,保全自己

,为以后的破案作准备。



  果然,随着女人停止抵抗(她赤裸全身暴露在众多男人面前,其实抵抗也不

过是做做样子给老头看而已)大黄也松开女人的头发,让她重新向前伏下身去,

那个女的将上半身用手支撑在沙发扶手上,松松的乳房吊在沙发的上空:她又主

动的、大大的叉开腿,撅起屁股,充分暴露出已经开裂,浸满阴水,红彤彤的阴

户,等待凶手抠枣。



  谁料想都这样了大黄还是不满意,说:「屁股夹得太紧,看不见,你自己用

手先把屄掰开。」



  女人没动。平时民工多看她一眼都要挨骂,现在却让她做这种事情,她宁愿

死,也不会低头。



  不承想一旁的老头却着急的说:「给他掰开!」



  那女人平时非常高傲,什么时候正眼看过这些破衣烂衫的劳力?什么时候在

民工面前低三下四的乞求过?但是老头是她的上司的上司,是她种种利益的来源

,甚至只要看在他的地位上,她就必须听命于他。他的话不能不听!



  没有别的办法,女人生气的瞪了歹徒一眼,无奈的换下两只手,用下巴继续

抵住沙发的靠背,极不情愿的腾出两只手从后面掰开撅得高高的两瓣肥厚的臀肉

,自己把自己珍贵的羞处的细节,也一起奉献到琐碎的民工的面前,还要屈辱的

等着人家的处置。



  女人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她的上眼皮比一般人长一倍,涂上淡蓝色的眼影后

一旦闭上眼睛极具杀伤力。这正是她的迷人的地方之一,曾经以此迷倒过一批重

量级人物。可是现在这些不懂风情的劳力不要说欣赏,甚至都没有发现!民工的

心思只能驻留在女人的外生殖器上,谁去看你闭住的眼睛?



  大黄轻轻的拍了拍女人的大屁股,坐在沙发上女人的正下方,和她面对面的

位置。然后用食指和拇指抬起女人的下巴,使两个人的脸几乎贴在一起,「这不

挺好吗?你说你他妈的一个老娘们有什么可争的?看见没有,屁股帮子都塌了。」



  他一只手挑着她的下巴,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屁股说。



  原来,年轻妇女的屁股是丰满、鼓胀的,圆滑的:女人接近40岁时,她的

臀部外侧下方开始出现塌陷,收缩,脂肪转移到腰腹部:这时女人的屁股不再是

圆的,而是变成尖的了。大黄在村里经常扒女厕所墙头偷看,并且善于总结观察

后的经验,集腋成裘,所以虽然没有上过护校,却对妇女的生理结构、生长程序

知道得一清二楚,包括女人的屁股。



  不仅大黄,许多爱美的妇女也知道屁股在审美和性生活里的重要性。08年

,大陆河北省委办公厅一个女贪官为了巴结上司,花50多万人民币去香港给屁

股美容,其中主要一项内容就是补满中年妇女的屁股外侧凹陷。事后那个女人称

,她的50万块钱的屁股无论视觉还是手感都是最好的:最丰满,最细嫩的,所

以她的臀是「亚洲第一屁股。」



  顺便说一句,判断妇女年龄的另一个方法是看她的胳膊,一个女人不管她保

养得多好,过了35,脸可以仍然像个小姑娘,但是胳膊一定会变粗,就像屁股

外陷一样,是不可抗拒的,也是很难掩饰的。这两项都是瞬间判断女人年龄的有

用工具。



  稀有的,美丽的,长长的上眼睑没人看到:略带凹陷的屁股却被捉个正着。



  这并不是因为她年龄或长相的问题:而是因为有品位的人看到的是妇人的优

点,下等人却从来都在女人身上挑毛病:平时的时候看面相,关键的时候想外阴。



  张队冲大家使了个眼色,同时向门口一摆头,意思是说:「收队。」



  然后我们陆续走出了舞厅。大家没有马上回家,先在夜市转了一圈,确信后

面没人跟着才上车。



  路上张队越想越后悔,说当时如果不抓人就好了,还可以在后面偷偷盯住,

最后一网打尽。其他兄弟城市有这样的经验,通过跟踪嫌疑人,最后上线下线一

把抓。而现在我们只抓到两个人,还一点证据也没有,24小时之后只能放了。



  我知道这个麻烦是我招来的,我也后悔没事耍什么小聪明,非得抓住那个家

伙不可?不过心里还是很委屈,人家好歹是帮他们忙,行不行应该他们自己最后

决定。



  姐夫也安慰我说,张队就是这个脾气,说话时嘴上没有把门的。姐夫还让我

不要听张队的,「因为虽然有上下线全抓的案例,但是更多的情况是人跑了,或

者是把证据销毁了……」



  「而且手里不是有两个吗?男的狡猾,可以先让女的开口嘛。」



  姐夫说。



  回家的时候已经变成了6个人。除了我们家原来的3个又加上了柳陵、一个

女警和小时。因为没有任何理由拘捕柳陵,人家在车里做爱连卖淫都算不上。但

是又不想放她回去,她一回去肯定要发暗号。那时候不但后面的事情不好办,让

她做好了准备,销毁了证据,连胖子都不得不放。所以张队希望把柳陵暂时先放

到我们家一夜,因为今天出警的只有姐夫住在警校大院,相对安全。



  「对你上学有没有影响?」



  张队问我。他的意思是如果今天晚上把柳陵放到我家,过几天到学校,柳陵

他们会不会报复?或者我和柳陵之间是否有什么矛盾?中文里有一个其他文字不

常见的特点,就是大量的省略。例如「今天我没去学校。」



  看起来是一个完整的句子,主谓宾状一样不少,但是实际上说话的人隐藏了

一个助动词「有」原句应该是「今天我没有去学校。」



  中文的「有」和英文的「有」在语法上的功能完全一致。当然这个与本文无

关,就不多说了。



  我回答张队说:「不会吧。莉莉、柳陵她们马上就要毕业了……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