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场】(30)作者:bulun』

时间:2024-02-24 20:50:36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经验
  作者:bulun
字数:6874


  
  
点击看大图


三十、场作摘花

酒是场作色之媒,两个三分清醒七分醉的场作人嘴一对上,很快忘记了身份、场作忘记了
地点,场作也忘记了旁边床上的场作沈红英,忘情地拥吻着,场作慢慢倒在床上。场作

随着身体的场作滚动,阻碍两人进一步肌肤相亲的场作衣服渐渐离体而去。当两人肉
帛相见时,场作刘斌酒醒了三分,场作但不是场作因为旁边有人,而是场作被眼前的美妙胴体惊醒。
牛丽丽的场作身材是他所经历的女人中最好的,纤侬合度,凹凸有致,也许是女警经
常锻炼的缘故,肌肤光洁紧实,两只挺拔的乳房极富弹性,像新剥的竹笋昂然挺
立。此前的小慧身材也不错,但是屁股没有她这么有弹性,胸前的乳房也没有她
这么坚挺,皮肤没有她这么紧实。

「刘哥,爱我。」牛丽丽以为刘斌起身后会马上进攻,谁知等了一会未见行
动,睁开迷离双眼见刘斌如醉如癡地看着自己胴体,娇羞地催促着。

刘斌如梦初醒,讪讪地笑着抬起对方大张的双腿,让桃源仙境凸显出来,见
芳草稀疏的桃源洞口已水流潺潺,一手扶住长枪在洞口来往滑动几下,对准洞口
一枪紮入。

「嗯——,刘哥,你的太粗了,慢点。」兴奋不已的刘斌准备披荆斩棘、直
捣黄龙,谁知龙枪才进去三分之一,身下的牛丽丽便发出了抗议。

刘斌这才想起自己的龙枪异於常人,方才确实有些鲁莽,同时发现,牛丽丽
的阴道十分紧窄,与未经人道的小女孩差不多,如果不是进来时未遇到障碍,会
以为是未曾开垦的处女地,赶忙道歉:「丽丽,对不起。」接着俯下身,搂着娇
美的胴体,温情地吻了吻对方,解释说:「你太美了,美得让人不能自己。」然
后再将龙枪徐徐推入,直到深入洞底,无法再前进,才停下。

「你的好长,都插到最里面了。」牛丽丽对刘斌的长度感到意外。

刘斌也感觉到牛丽丽里面同样很紧,似乎未被开发过,笑着说:「喜欢这种
深深进入你的感觉吗?」

牛丽丽羞赧地闭上眼睛,没有出声,只是两手紧紧楼着他臀部。

难受了大半个晚上的小弟弟终於进驻温柔乡,刘斌不再着急了,为了让对方
先适应一下自己的尺寸,没有抽动深深地停驻在要塞中的小弟弟,一边轻吻着对
方,一边品味着里面的温热和紧窄。

「刘哥——」不过片刻,身下的牛丽丽睁开眼睛,娇媚地看着他。

刘斌知道牛丽丽已经适应,并且有了进一步的需求,开始抽动龙枪。他很快
发现牛丽丽的阴道与马小兰有点相似,内外一般紧窄,只是比马小兰的深,心中
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兴奋。抽动时,阴道内壁的皱褶紧紧贴着阴茎来回摩擦,
既似要将阴茎挤出,又似要将阴茎吸入,那种感觉实在大美妙了,忍不住赞道:
「丽丽,你下面好紧,真的好舒服。」

牛丽丽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挺动着胯部配合对方抽插。过了不一会,她才
开口说:「刘哥,你可以大力一点了。」

「好,等会你可别怪留个不怜香惜玉。」刘斌一边加大抽插的力度和幅度,
一边观察她的反应。

「就这样,好舒服。」牛丽丽对刘斌强劲有力的沖刺,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
相反挺动臀部配合着,并紧搂着压在身上的虎躯,说:「刘哥,抱紧我。」

刘斌自然不会让身下的丽人失望,双肘撑在床上,紧紧搂着对方娇躯,加大
了沖刺的力度和速度。牛丽丽对这种节奏明快的沖刺似乎很受用,紧搂着刘斌,
高举双腿,纵体迎送。

「刘哥……用力……使劲……」不过数分钟,开始娇喘连连的牛丽丽又有了
进一步的需求。

刘斌没想到牛丽丽的适应力这么强,闻言施展神威,大开大合地征伐起来。

室内顿时又是春语连连,娇吟不断,越到后来牛丽丽越加亢奋,断断续续叫
喊起来:「……好舒服……啊……是这样……用力……啊……操到底了……被你
操死了……啊……真舒服……再用力……我要到了……我到了……」

牛丽丽不仅适应力强,耐战能力也非同寻常,甚至胜过金晶等人。对刘斌狂
风暴雨式的连续征伐,毫不畏惧,即使是高潮过后,仍能挺身迎战。面对如此强
悍的对手,刘斌越发兴奋,借着酒劲,拼命沖刺,顽强攀登,直到登上顶峰才停
止征伐。当他准备将龙枪抽出来时,牛丽丽反搂得更紧,喃喃嚷着:「……给我
……我要……射给我……」他只有如其所愿,将龙枪再次紮入对方体内深处释放
久抑的激情。

在刘斌畅快释放的同时,牛丽丽又一次登上新的顶峰,发出「啊!啊!」的
嘶嚎,同时挺起上身,全身不停地痉挛着,两只有力的玉臂紧搂着刘斌,似欲将
其融入自己身体内。直到身体的颤动停止,紧搂着刘斌的双臂才逐渐松开,刘斌
准备从她身上下来时,又搂紧了刘斌,并说:「别动。」

极度满足后的牛丽丽身体变得十分柔软,趴在上面无比舒服,刘斌也舍不得
离开,既然对方不让自己下去,自然顺水推舟,舒爽地趴在对方温软的胴体上。

激情释放后,酒意和困意便很快上来了,刘斌惬意地趴在牛丽丽身上,不知
不觉睡着了。

刘斌是被牛丽丽叫醒的,开始以为天亮了,仔细一看,原来是房间里的灯未
关,继而发现自己仍趴在对方身上,对方正羞涩地看着自己,进而发现自己的龙
枪竟然还有大半截插在对方体内,且又进入了战斗状态。这种情形他第一次遇到,
感到有些新奇,但是很快明白过来,这是几方面的原因造成,一是自己的小弟弟
比较长、龟头比较粗,即使发泄完软下来也有普通人那么长,其次是牛丽丽下面
很紧、阴道口小,再其次是以前发泄完便离开了对方身体。他不知在牛丽丽身上
睡了多久,不过从小弟弟又恢複状态的情形看,至少应该在一小时以上。这么久
趴在对方身上,虽然双肘承担了部分重量,但是他仍觉得有些难为情,说:「丽
丽,不好意思,趴在你身上还舒服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并准备从对方身上
下来。

「刘哥——」牛丽丽娇唤一声,止住了他的行动。

刘斌见牛丽丽脸上春意盎然,双眸烟笼雾绕,知道对方用意,忍不住含笑说:
「丽丽,还想要?」

牛丽丽只是羞涩地笑了一下,便闭上了眼睛。刘斌明白对方意思,亲吻着对
方娇艳的粉脸,再次舞动龙枪,开始沖杀。牛丽丽热情地回应着,一边对吻,一
边挺动身子迎接他的沖刺,同时口鼻间发出舒爽「啊」「喔」声。

也许是酒劲开始消退,牛丽丽没有了先前的狂野,直到进入状态才开始淫言
秽语。刘斌开始只知道与身下的美人亲热,没有注意其他,直到牛丽丽松开自己
嘴唇开始叫喊,才有时间来环视周边。不看还好,这一看,在牛丽丽体内纵横驰
聘的小弟弟差点软了下来。隔壁床上睡着一个人,仔细一看正是沈红英。

刘斌很快记起来了,昨晚沈红英喝醉了,是自己与服务员搀扶上来的,好在
此刻还未醒来。

「刘哥,快,给我。」已经入状态的牛丽丽根本没有注意周边情况,见刘斌
停了下来,忍不住出言催促。

「丽丽,沈姐在旁边。」刘斌见牛丽丽那饥渴的样子,一边抽动一边轻声说。

「不管了,用力,我要来了。」即将达到高潮的牛丽丽根本不管这些了,搂
着刘斌后背,使劲挺动臀部,督促他继续耕耘。

刘斌见牛丽丽不在乎,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加之酒劲尚未完全过去,又很快
兴奋起来,开始猛烈地攻击,枪枪到底,又快又猛。即将达到顶峰的牛丽丽似乎
真的不管沈红英在旁边,大声叫喊起来:「……用力……再用力……啊……是这
样……啊……好舒服……啊……操死我……操到心窝里了……」

也许是有沈红英在旁边,刘斌感觉格外刺激,臀部犹如大马力的高速打桩机,
大起大落地快速起伏着,使得身下的牛丽丽叫喊声更高亢,直到登上顶峰发出
「啊——」的一声满足的呐喊,才停止叫唤。

刘斌一边沖刺一边留意旁边沈红英的反应,见沈红英动了一下,不但不紧张,
反而更加亢奋,当牛丽丽达到高潮时,没有像以前一样停下来,享受对方达到高
潮后的紧缩,依旧不停地沖刺着。

在刘斌连续凶狠的攻击下,尚在云端飘荡的牛丽丽很快又进入状态,开始发
出淫言秽语:「刘哥……你太厉害了……啊……我会被你搞死去……啊……这辈
子……我……啊……我就做你的女人……只要你操我……啊……」第二次高潮比
第一来得快,不过几分钟,牛丽丽便又达到高潮。

刘斌这次时间比前次长,直到将牛丽丽第四次送上高潮,才开始在她体内释
放自己的激情。

数次登上极乐顶峰的牛丽丽平静下来后,全身瘫软如泥,没有再要求刘斌趴
在自己身上了。她静静地侧躺在刘斌臂弯里,无限满足地说:「刘哥,没有想与
你在一起会这么舒服。」

「你以前难道没有这么舒服过?」刘斌对此有些好奇。

「没有。」牛丽丽认真地说。

「你有过几个男朋友?」

「三个。」

「怎么都分手了?」

「第一个死了,后来这两个,第一个虽然很优秀,但是我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第二个说我是木头,没有情趣,所以也分手了。」牛丽丽坦然地说。

「你是木头?有没搞错,依我看,你不但不是木头,而且是疯子,是个兴奋
起来什么也不顾的疯子。」

「刘哥,不怕你笑话,我以前还真没有这样过,即使是与第一个男朋友在一
起,也没有这样激动兴奋过。」

「哦?」牛丽丽的解释刘斌仍有些疑惑,但是没有追问,而是好奇地说:
「那个说你是木头的男朋友,是因为你不主动、不热情?还是——」

「他那里很难起来,起来了也不是很硬,曾经要求我用嘴亲,我没答应。」

「相互亲一亲可以提高情趣哦。」

「我没兴趣。」

「那你有没有愿意帮刘哥亲?」

「我下次帮你亲,现在我没力气了。」

「你真的愿意帮我亲?」

「嗯。」

「你有没有给第一个男朋友亲过?」

「只亲过几次,他每次都很兴奋,不要亲就起来了,不需要我亲。」

「你刚才说以前没这么舒服过,是不是他时间不长?」

「时间没你这么久。」牛丽丽顿了顿,接着说:「他那里也没你这么粗,没
你这么长。」

「你喜欢粗长的?」

「只喜欢我感兴趣的。」牛丽丽的回答出乎刘斌意外,不等他插话,接着又
说:「不过,你让我感觉特别充实,他们都没有你进入得这么深,你进到最里面
最里面了,我整个都被你占据了,也许是这样,感觉特别兴奋。」

刘斌点了点头,心想:看来大多数女人都喜欢充实的感觉。过了片刻,他说:
「丽丽,最后这个男朋友是什么时候分手的?」

「两年前,快三年了。」

「两三年了你怎么一直不找?」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反正后来我对男人没有了兴趣。直到那天看到你,心
里才又开始有感觉。」

「方才你这么狂放,是不是憋得太久了?」刘斌终於把自己中心的疑惑抛了
出来。

「不是。我说了,我只对有感觉的人有兴趣,平时很少想这方面的事。曾经
也有不少男人追我,但是我对他们没感觉,别说和他们上床,就是和他们一起吃
饭也没兴趣。」

「为什么会对我有感觉?」

「我也不知道,也许你与我第一个男朋友有些相似。」

「原来你是忘不了第一个男朋友,把我当成他了。」刘斌笑着说。

「不是的,刘哥,真的不是。」牛丽丽似乎怕刘斌误会,连忙解释:「我并
不是说你们长的相似,而是你们某些方面有些相似,比如有爱心、有同情心、有
正义感,敢担当,不做作。你真正让我动心的是,你看到我们时,不是色迷迷的。」

「这样的人很多哦。」

「但是我只对你有感觉,愿意与你亲近,其他人我没兴趣。」

「丽丽,你应该知道我是里面出来的人,可以说是犯人,而你却是警察,严
格地说我们是对头。」

「我知道,倩倩全告诉我了,如果我在乎这些,就不会和你这样了。」

「你家里如果知道你和我在一起,肯定会反对。」

「家里现在不管我的事了。」

「丽丽,有个事我不想欺瞒你,我现在还有其他女人。」刘斌觉得这个事还
是坦诚说出为好,免得以后对方知道了,不知怎么解释。他之所以坦诚说出来,
是不想让牛丽丽感觉自己欺骗她。现在说出来,如果牛丽丽不愿再与自己来往,
对双方都不会有什么大的伤害,如果以后再让对方知道,就难免有欺骗之嫌。

「你准备与他结婚吗?」刘斌原以为牛丽丽会有激烈的反应,谁知牛丽丽神
色不变,淡淡地说。

「没有。我暂时还没有结婚的打算。」尽管牛丽丽语音平淡,但是刘斌心里
还是比较紧张,一边说一边关注她的神色。

「那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可以说是朋友,也可以说是情人。」

「她没想与你结婚?」

「在一起时就说好了,她只是我的女人,愿意与我在一起就在一起,不愿意
我不勉强。只要她与我在一起一天,就是我的女人,我就会好好保护她,爱护她。」

「哦,我知道了。」牛丽丽点了一下头,接着说:「你还没有从你妻子离婚
这件事中走出来。」

「哦?」刘斌没想到牛丽丽也这么说,难道自己现在没有结婚的打算,真是
这个原因?他一时无法找到答案,只有好奇地等待对方解释。

「你曾经很爱你妻子,把她当成手中宝、心头肉,可你进去不久她就离婚再
嫁了,这件事对你打击很大,让你不敢相信感情,对婚姻也有了恐惧。」

「没有啊。我相信感情,也珍惜感情,凡是对我好的人,我也会对她好。」

「我不是说你不珍惜感情,而是你对男女之间的感情心有余悸,不会再轻易
去相信一个人,即使有喜欢的人,你也不敢往婚姻方面想。」

「呵呵,那是我现在还没有养家糊口的能力。」

牛丽丽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刘哥,你别紧张,我不会因为和你上了床,
就要求你和我结婚,至少现在不会。你放心,我也不会干涉你与其他女人来往,
只是你不要破坏别人家庭,特别是有孩子的家庭,那样对孩子不好。只要你有空
来陪陪我,我就很满足。与你在一起,我感觉好开心,好舒服,好幸福,特别是
被你抱在怀里,我很想一辈子都被你这样抱着,让你爱我,亲我。」

「丽丽,我没想到你这样美丽的警花会青睐我,会与我这样在一起,说实话,
此前真的想都不敢想。我心里真的好感动,应该好好珍惜这份情,但是我现在不
能给你什么承诺,我只能保证,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会真心待你,只要你愿意,
我也会经常来看你。即使以后你不愿再和我见面,你也是我心中重要的女人。」

「刘哥,谢谢你。今天晚上我真的好开心。」

「丽丽,天还没亮,你再睡一会,我得先走了,万一沈姐醒来看到不好。」

「没关系,她们知道我对你有好感,喜欢你,你现在是我男人,我与我男人
睡在一起有什么关系。刘哥,你再抱我一会,等我睡了你再走,好吗?」

刘斌没想到牛丽丽放开了会如此没有顾忌,不便在说什么,只有依言将她搂
在怀中。疲惫不堪的牛丽丽很快满足地在怀中睡着了,刘斌等了一会,待对方睡
熟后,才轻轻从身下将手抽出来。牛丽丽不在乎被沈红英看到,他不能不在乎,
如果让沈红英起来看到自己和牛丽丽睡在一起,怎么说也不好,更何况自己目前
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老弟。」当刘斌下床准备穿衣服时,旁边传来沈红英的声音,抬头一看,
只见沈红英红着脸含笑看着自己,显然早就醒来了。他不由脸色讪讪,悄悄来到
沈红英床边坐下,说:「姐,什么事?」

「老弟,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这么快就把丽丽搞定了。」沈红英暧昧底看着
刘斌,接着解释说:「丽丽平时可是眼高於顶,很多比你优秀的人她都不屑一顾。」

「那是因为我们都喝了酒,而且都喝多了。」

「酒醉心里明,你怎么没爬到姐床上来?」

「我不敢哦。」刘斌没想到沈红英这么直白,只有讪讪地笑着。

「你知道怕,说明心理还是清楚的嘛。」

「姐,你是不是早醒来了?」刘斌不愿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赶紧转移话题。

「你们又喊又叫,房子都快被你们抬起来了,能不醒来?」

刘斌闻言脸儿一红,回想起来,牛丽丽与自己欢爱时确实比较疯,特别是进
入状态后,根本不管其他,怎么开心就怎么叫喊,不要说是同房的人,就是隔壁
房间睡眠轻的人估计也被吵醒了,看来以后如果再与牛丽丽在一起,一定要找间
隔音效果好的房子才行。

「老弟,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竟然能搞那么久。」

刘斌闻言便知沈红英醒来不是一会了,不敢与她多聊,一则怕牛丽丽发现,
其次沈红英脸上的笑容有些暧昧,怕时间长了自己把握不住,连忙起身,说:
「姐,那我先走了。」

「老弟,你不愿陪姐一会?」沈红英媚眼如丝地看着刘斌。

刘斌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笑着说:「姐,下次有机会,弟一定陪你。」不管
怎么样,这个口头的承诺还是必须的,至於以后还有没有机会那是以后的事。

沈红英含笑看着他,没有再说话,直到他要走出房间时,才说:「弟,你说
的话姐可是记住了哦。」

「弟说话算数。」刘斌连连点头,说完逃也似的出了房间,直来进入电梯,
那慌乱的心才平静下来,长籲一口气。在没出来之前,他真怕沈红英要自己留下
来,那样就不知怎么办了,对方帮了自己大忙,不留下来,有点说不过去,但是
留下来,万一发生不该发生的事,就麻烦了,如果被牛丽丽知道,那更麻烦。

坐上出租车后,他不停地思忖着昨晚之事,越想越觉不可思议。原本想借吃
饭、唱歌的机会与她们拉近关系,谁知最后却与才见过两次面的牛丽丽上了床。

平常冷傲的牛丽丽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热情奔放?更何况有沈红英在旁边,
难道真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看来有机会得找谭倩好好了解一下。

回到家,刘斌一看手机,还不到六点,自己身上的酒劲尚未消退,加上晚上
又与牛丽丽大战了两场,不但困而且还有些累,不如再睡一会。他推开卧室门,
打开灯一看,发现床上躺着两人,一个是马小兰,一个是王芳。

王芳怎么过来了?她们睡在一起?难道真的准备同时伺候我?这些问题很快
出现在刘斌脑海里,但只是一闪便过去了。此刻他只想好好休息一下,没有功夫
去想,看两人睡得正香,熄灯退了出来。此前已连续发泄两次,此刻他对卧室里
两个可以任自己采摘的娇嫩的小美女完全没有了欲念。

(未完待续)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