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川理惠原画在线播放】『我的高三(12)』

时间:2024-04-24 18:20:10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人妻

               第十二章



  「今天热身就用追逐跑吧。」教练轻松的说道,但是这个训练可是我认为最

不轻松的,所谓追逐跑,就是四人一组排成一行在操场上匀速跑,最后一名要加

快速度从队尾加速跑到第一名的立川理惠原画在线播放位置,而他跑在第一的时候速度必须要保持,其

他队员加速跟上的同时,最后一名再加速赶上,并赶超他的速度,听上去似乎很

简单,但是实际跑起来就会发现队伍的速度是只增不减,根本没有休息的余地,

没办法,上吧。



  和队里的孩子开始跑,前两圈都觉得没问题,到了第三圈速度已经让我觉得

难受了,但是我是队长,作为榜样我可不能减速让大家偷懒,这些孩子也就拼了

命的在不断加速超越,再加速再超越,又到我最后一名了。



  我拖着腿往前继续跑,可能是一直强忍着疲惫,加速跑到了第一时候,一松

劲就觉得眼前一黑,紧接着脚底一滑就摔了,这可不是普通的摔倒,我们都是在

以冲刺的速度跑了,摔倒后速度也停不下来,其实就想足球比赛中冲刺被绊倒一

样,我整个人就滚出去了,后面的孩子也可能是跑了累了,反应慢,一绊在我身

上就全爬下了,远处的教练看着这情况,快速跑了过来,大岛优香我躺在地上也算是歇过

来了,脑袋清醒了,但是还是累得有点站不起来,「哎呦,这怎么回事啊?怎么

了?」教练跑过来问到,我躺在地上看着教练。「哎,我今天没吃饭,刚才眼前

一黑就栽了。」



  「哎呦,你怎不跟我说啊。」教练一把把我拉起来,「活动活动,伤了没有

啊?」我其实也挺害怕的,不过还好做了准备活动,转转胳膊腿的发现什么事,

就是一点皮外伤。「我没事,就擦点皮。」教练听了放心了。



  「哎呦,教练我伤了!」队里一个高一的孩子叫陈东躺在地下痛苦的喊道,

教练赶紧跑到跟前,「怎么了?」



  「教练,我好像脚崴了,脚腕特别疼。」



  「哎呦,还能站起来吗。」说着教练,搀着他扶她起来。「能站,就是脚腕

现在挺疼的。」他站起来虚踩着受伤的脚,看来吃不上力了。「啧,这怎么话说

水希美里在线播放,那什么,小宁。」



  「嗯。」我应了一声,走过来,「反正你今天也累了,你去带他到医院看看

脚去,拍个片子,我怕伤到骨头。」



  「行,我知道了。」



  「你这身体没事吧。」



  「没事啊。」



  「看完了你们俩就直接回家,好好歇着,有什么情况打电话或者明天再说都

行。」



  「明白了。」说着我接过队里小孩一蹦一蹦的离开体育场,后面的教练接着

喊。「行了行了,活动活动接着练吧。」



  我搀着东子到校门外面准备打车走,「宁哥啊,我也就为了不训练,我没事

的,咱直接回家吧。」



  「啊?不是,你这脚不伤了吗。」



  「嗨,就崴了一下,回家歇歇就能好。」



  「不行,咱得看看啊,万一伤到骨头怎办。」



  「不会的啊,我没事。」



  「不行。」我没听他解释,要是真伤了可不能拖着,变成老伤就麻烦大了,

校门口长期停着几辆黑车,我二话不说就开了车门,把他往车里一放,然后我坐

到了另一边,上了车,说了句。「医院。」,车就开了。



  「我跟你说,我不是不听你的,关键我练了这么多年,有个伤可麻烦死了,

你今天必须得去看。」我们俩坐车上,我跟他解释道。「哎呦,宁哥我也知道,

可就是那什么。」



  「怎么了?」



  「我这上课身上也没那么多钱,一会看病我掏不出来啊。」



  「我操,你就因为这事?」



  「啊。」



  他应了一声点点头。「不是事,我这有钱啊,给你看病肯定够了。」



  「宁哥,我自己伤了不能花你钱啊。」要说我为什么喜欢体育,就是因为队

里的孩子特实诚,也许这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好处吧,最起码不爱算计人,

要说出去吃个饭最后都抢着买单,其实都不是什么特有钱的人,但是打肿脸充胖

子的道义还是有的,最起码听着特舒服。要跟我班上同学一块,有几个鸡贼的,

就爱占个便宜,天天就盼着蹭个饭,借个钱之类的,我也烦那些人。



  「哎呦,没事没事的,咱自己不都有保险吗,而且学校给体育生也上保险的

啊,看病谁的钱也不用花,回来都能报销的。」



  「哦,行,那谢谢宁哥了。」



  「没事啊。」



  其实我说这话也是让他心宽,说看病不花钱那是不可能的,以前有个病的去

医院开个药,回来拿着发票要报销,然后就等着吧,一天到晚那么多事,哪有时

间天天催着保险公司报销,到最后常常就不了了之了,因为几百块钱的事再请律

师告人家也犯不上的,吃个哑巴亏就行了。



  没想到两天时间来了两次医院,这回把东子放在大厅,我去挂号,「挂什么

号啊。」



  「骨科吧。」



  说完这句话我才想起了,我操,不会这么有缘吧,昨天那录像不是说的一个

骨科大夫吗,我想到这里心里有点激动,交完钱拿着挂号单回来,扶他坐电梯上

楼,到了骨科,把医疗本挂号单往护士咨询台一放,就等着叫号了。



  这段时间挺长的,且等呢,我和东子为打发时间也就闲聊,无非就聊聊体坛

的几件事,那个球星又转会了、这个赛季看好哪只队之类的。



  其实都是瞎扯,我心里还特惦记那个女医生呢,想先去探探,然后我跟东子

说,「你先坐会,我给你看看前面还多少人。」



  「哦,行。」然后我就赶紧起身往科室走去,骨科有四个科室,每个科室都

围满了人,有看病的,有拿着刚拍的片子回来的,我进了第一个科室,医生是一

个中年男人,觉得挺扫兴就出来了,进了第二个,还是一男的,然后我想,也许

今天不是她值班呢,心里有点失望,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了第三间,一样是里三

层外三层的围着,听里面的声音是个女的!



  哎,这个靠谱,我挤开人群看了进去,果然是个视频上的女人!



  她正在给面前的老头子讲着病情,周围可能是陪老头看病的亲属,我挤进去

他们倒也没注意,到了她身边我就开始仔细打量面前这个女人。



  看着应该二十多岁的样子,白皙的脸上带着一个黑框眼镜,头发不算长,梳

了个小辫子留在后面,看着挺正经的样子,然后衣服外面套了个白大褂,里面一

件淡绿色的小衬衫,胸脯的地方鼓鼓的,上面还有张胸卡,一看是她的名字,叫

张迪,还真好记。



  下面是一件黑色的短款套裙,从大腿一直露到脚面,穿着一双肉色的丝袜,

随着敲着的腿不断的动,还可以看到丝袜末端的蕾丝花边,看着像是吊带袜呢,

我想着她也许下了班又不一定和谁去做爱,今天休息了一天的阴茎不觉得硬了起

来,其他人看着也没什么异样。她下面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应该就是视频中

做爱时穿的那双,翘着腿的她可能因为高跟鞋大的原因,脚后跟的地方和鞋有点

分离,她说话的时候倒是毫不在意,看着脚后跟的皮肤这么白嫩又套着丝袜,我

不禁咽了口口水,想着如果在我的手里要怎么玩弄她。



  看够了她,我回过神来,出门一边走回去一边想着下一步的动作,看着东子

还坐在椅子上无所事事,看见我来了,「怎么样了?」



  「每个科室人还特多呢,但是估计也快了。」



  「哦。」



  等了一会,果然大屏幕上写着,陈东——二号诊室,哎呦,这怎办,我还想

着去三诊室跟女医生搭讪呢,没办法,带着陈东去了二诊室,「怎么了?」一个

荣光满面的男医生问着面前这个半大小子,看这心情和气色不知道是不是和张迪

有关呢,我在东子身后偷笑着,「跑步时候脚崴了。」



  「哦,那先去拍个片子吧。」



  「嗯。」说着一声把单子打印出来,东子接过来起手往外走。「走吧,拍片

子去。」



  「嗯,你别动,我搀着你。」



  我和东子慢慢的走出了诊室,然后就来到了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啊,地下一

层,这回人倒是不少了,形形色色的都有,看着咨询台后面坐着的护士没什么异

样,我把单子递过去,还特意看了一下桌子椅子,桌子倒是很干净,椅子小护士

在坐着,也没什么异样,哎,也没留下什么啊,我有点失落的回去坐着,还是等

着排队,接着和东子天南海北的瞎扯淡,我突然想起了这里的值班时间,看看表

四点半了,这边是五点下班啊,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排到了,然后我就去咨询台看

他前面的人数,随口问护士,「你们这边几点下班啊。」



  「五点。」



  「那要没轮上我们怎办啊。」



  「那只能等明天了,因为机器晚上要维护的。」



  我应了一声回去了,维护?维护个毛,昨天我在你这台子上坐了一个多小时

也没见到有人来维护,就是借口。



  我跟东子说。「还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赶上呢,他们五点就下班了,现在四点

半啊。」



  「哎呦,那多麻烦啊。」



  「是啊。」我们俩只能等着碰碰运气,快到五点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完了,得

等明天了,没想到还就轮到他了,我们挺高兴,进去拍了片子,然后就开始等片

子,「我操,他们下班不会这片子也出不来了吧。」东子坐下时候问我,我也有

这疑问,过去问问护士,「停的是拍片子的机器,洗片子的机器还是会正常的运

作的,放心吧。」原来是这回事,我和东子就等着,然后想又不对,「那咱拿完

片子不会医生那边就下班了吧?」我问东子,东子说。



  「是啊,那不白忙活了。」



  「我去给你上面看看去。」



  说着我就去了骨科,到了骨科我没理第二诊室,直接去了张迪的诊室,还是

里三层外三层的人。



  我借着她看病的空隙问了问,「张医生你们这几点下班啊?」



  她抬头看见我。「五点啊,怎么了?」



  「那我们刚才刚拍完片子,没处看了啊。」



  「哦,放心吧,我会等着直到看完最后一个病人的。」听见她这话我就放心

了,当然放心的不是看病这件事了。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