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20萬上了校花(二十四)』

时间:2024-04-24 17:19:09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真实

  (二十四)



  文迪和小四也决定在南京留下来,用萬文迪知会了兰兰和在台湾的上校桃子姐,她们

知道找到了赵怡然和文迪的用萬女儿后,也都十分兴奋,上校嚷着有空一定会过来南京见

见颂爱和赵怡然。用萬



  赵怡然所买的上校房子刚好是两房一厅的,对文迪他们住下来也没大碍,用萬两女消

除了那份微妙的上校醋意和嫉妒,反而互相关怀,用萬互相怜惜。上校



  对文迪来说,用萬本是上校有小四,失去了赵怡然的用萬,现在竟又失而复得,上校而且她们

两人之间还可以互相并存,用萬同得两朵美丽之花,文迪无法描述自己那份失而复得

的欣喜。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接踵而来的日子里当然充满着无尽的欢乐和欣喜。



  这一段日子里再也没有阴影,再也没有顾虑,他们只是相爱。生活里的点点

滴滴都充满爱。



  良夜已深。小四的头枕着文迪的手臂,他平躺着,看着天花板,显得平静而

温柔。



  「这段日子,我很快乐,文迪,多谢你和怡然姐。」小四说.



  「我也很快乐,小四」文迪答。



  「不过,我想我应该是时候要离开了。」小四说.



  「为甚么?为甚么要离开?」文迪温柔的问。



  「难道你想怡然姐永远没有名份的跟着你,颂爱的证件上是没有爸爸的吗?

所以你应该和怡然姐结婚。」



  「结婚?」文迪惊讶的说.



  「对!结婚,现在怡然姐是未婚生女的,在中国人社会,这样的女子是会被

歧视,颂爱成长的过程中,也是一样会被歧视的,你忍心吗?」小四说.



  「不!我不会让她们受别人歧视,但…就算我和怡然结婚,妳也不用走,她

不是已接受妳了吗?我们可以很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文迪更加温柔的说. 「是

不是?」他再问,声音柔得像水。声音里有一股催眠的力量。



  小四的思想在挣扎,感情在挣扎,终于,她闭了闭眼睛,低低的说:「我爱

你,我也爱怡然姐,其实这个问题我已想了很多遍,但最后我仍是不能跟你们生

活在一起,我不愿伤害怡然姐,因为你的妻子只能有一个,她就是赵怡然。」



  她垂下睫毛,清晰的说:「从我懂事开始,我知道婚姻就是一个承诺,是大

家双方彼此都要一生一世的去爱一个人,照顾一个人,不管他生老病死的承诺. 」



  文迪看着天花板,呆呆的说:「你在指责我吗?」



  「没有,我是自愿献身给你的。我不是不想要,但怡然姐比我更需要那名义,

她为你受的苦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多,我只是告诉你事实。」小四诚恳的说.



  「对!谢谢妳,小四,我真胡涂,这么重要的事我都忘记,幸好有妳的提点,

你让我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爱,是无私,是包容,这方面我真的给妳比下去,徐

妍能像妳这样的好了。」



  小四笑说:「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可能是我还年青吧,想法比较简单直接。

表姐太能干了,想法自然和我不一样。



  与其要我恨一个人这么痛苦,我情愿选择爱一个人来得快乐。有时很奇怪,

越简单的事情,人就越是搅不清楚。」



  文迪瞧着小四,笑说:「我看妳才真的不简单,唉…我现在唯一能对付妳的

办法,就只有好好的〝教训妳〞,否则将来就没机会了。」



  「你才刚刚〝教训〞完,又来?」小四挣扎娇羞道。



  「结了婚,我就不能再这样疼妳,所以…现在我要加倍的疼你,怜惜你,弥

补妳为我无私的付出。」文迪无赖的嬉笑道。



  「我才不要你这样的弥补,喂…手不要乱摸,不要…」小四娇羞道。



  「小四,我真的很感激妳待我的这份情意!」文迪热烈的拥吻着小四,然后

…。



  「呀…」。小四再次失守了。



  数日后的早上,文迪在逗弄颂爱,抚摸着她的脸道:「来,给爸爸亲一口大

的。」



  「喂,你别去亲她。」怡然在后面喊:「牙还未扫,胡子还没有刮,颂爱最

怕你的胡子!你亲她会弄痛她的!」



  「真的吗?好,那我不亲女儿,亲妈妈算了!」文迪转头抓着赵怡然道。



  「喂……别乱……唔…文迪…你……」赵怡然手忙脚乱的说.



  「好,我不乱来可以,但妳必须应承我一件事。」文迪突然认真的看着赵怡

然说.



  被文迪突如其来的认真吓了一跳,赵怡然瞧着文迪道:「什么……事?」



  文迪握着赵怡然的手,跪了下来,抬头瞧着赵怡然,温柔的说:「妳愿意嫁

给我吗?」手里不知何时已拿着一只钻石介指。



  「呀?」泪水在赵怡然眼眶迅速泛滥开来。她甜蜜的瞧着等待答案,跪在地

上的文迪,然后她微笑点头. 这一刻的赵怡然,眼睛清亮又有神,闪动着光采,

使她整个脸庞都现出一种非凡的美丽。



  在房间里偷听着的小四,不由自主的微笑了起来。眼睛是湿润的,人世间的

姻缘是多么奇妙!



  文迪注视着赵怡然。眼中闪着泪光,唇边带着笑意,他热烈的握住赵怡然的

手,为她载上介指。亲吻赵怡然的额头,温柔轻唤道:「我一向不相信命运,但

现在我却以感谢的心,谢谢上天,把你安排给我!这是最好最好的结局,是吗?」



  这房子虽然不大,但对他们而言,却是个最丰富的天地!生活中充满了喜悦,

充满了希望,充满了爱与温柔。



  婚礼是在三月初,某五星级酒店的小型宴会厅举行的。



  确实是个鸟语花香的好季节,这是春天,一个最美丽的春天!婚礼是热闹而

不铺张的。一共只请了十多个宾客,分别是桃子姐和她丈夫公孙先生,兰兰小乖

一家三口,张婶夫妻,陈欣和小四,还有数字曾教导我们的高中老师,最惊奇的

事,是小四的父亲都光临了,而且还送了厚礼(因为文迪娶的不是他女儿)。



  宴会在欢乐愉快气氛中进行,美丽性感的桃子姐像主人家一样,开心的招呼

宾客,单纯善良的兰兰则逗弄着颂爱,郭鹏宇耐心在旁守候,调皮的小乖也嚷着

要来帮忙照顾。



  陈欣和赵怡然冰释前言,互相细诉近况,小四和父亲也因为这次事件,关系

迈进一大步,我看着这美好的一切,顿感欣慰和欢喜,心中唯一记挂着的就是徐

妍,徐妍她究竟身在何方?在干着什么呢?



  宴会的尾声,酒店服务员推出了结婚蛋糕,众宾客立刻起哄的大叫「吻她!

吻她!吻她!」



  赵怡然娇羞无限的低下头,文迪左手环抱她的纤腰,右手轻轻托起她的下巴,

赵怡然的俏脸上,早已流下幸福快乐的泪水,文迪怜爱疼惜的道:「有人说,女

人穿上婚纱是最美丽的,但在我心中,妳却是任何时候都如此美丽,小然,多谢

妳,多谢妳嫁给我。」然后,文迪深深的吻向了她,众女全都感动得流下眼泪.



  婚礼过后,他们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到云南「蜜月旅行」,文迪每日带着赵

怡然和颂爱,流连于各大公园和名胜中,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沐浴在春日的阳光,

欣赏着那满园的花团锦簇。



  黄昏,漫步在落日的小径,凝视那红透半天的晚霞。夜里,他们相拥在酒店

的露台,看着月华与星光,许下相守的诺言。



  回到南京三个月后,在一个无星的晚上,文迪睡不着,走出露台坐在椅子上

看星,今夜他有一份说不出来的平静,心底充塞着甜蜜、充实而又恬然的情绪,

唯一困扰着的就是近期头痛多了,他没有告诉赵怡然,他不想她担心。



  文迪望着辽阔的夜空,天上隐约挂着一、二颗晓星,「如果可以,我愿永远

这样和怡然颂爱生活一辈子。」在这一刻,文迪感觉爱赵怡然比几十年加起来还

要多!



  他一直坐在椅子上,黎明慢慢地从山谷中升起。晨雾迷迷蒙蒙地笼罩在大地

上,晓星也在黎明中隐没. 彩霞从山谷中向上扩散,染红了天,染红了地,染红

了他的脸。



  文迪依偎在椅子上,面容十分平静,他的睫毛垂着,嘴角微向上卷,在微笑。

黎明的光芒染在他脸上,使他的面颊依然反射着红光,嘴唇依然红润,脸孔依然

生动。他看起来好宁静,好安详好安详的睡着了,永远的睡着了。



  在一间古堡大屋内,徐姸正四处奔走,她已走了整天,但古堡实在太大,门

实在太多,她怎样走也寻找不到出口,她颓然丧气的坐在地上在哭,她已筋疲力

尽,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在这里.



  突然远处有人在呼唤她,她看不清那人的样貌,因为实在太远太暗了,她不

知道为何她会跟着那人,那人穿过一道又一道门的在走,徐姸在后一直紧跟着,

直至走到一道很大很大的门,那人停下了脚步,用手推开了那道大门,再次出现

在徐姸眼前的,是蓝色的天,白色的云,翠绿的草地,徐姸忍不住开心的大笑了。



  那人慢慢的转过头来,也对着徐姸在笑,徐姸征住了,惊喜道:「是你?文

迪?」



  文迪无限爱意的看着徐姸,全身散发着微微的光芒,念:



  妳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妳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妳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妳手里不舍不弃



  文迪跑出了大门,徐姸也跟着追出去,并叫道:「文迪,别跑,你跑去哪里?」



  「别跑,别跑,你跑去哪里?」徐姸从睡梦中惊醒叫道,她满头大汗,气喘

咻咻,她正身处伦敦,自澳洲一别后,这一年多以来,徐姸为了逃避,差不多跑

遍整个欧洲大陆了,除间中给家里报平安外,她都没和其他人联纟。



  「半年了,已半年了,这些日子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今晚突然之间又会梦到

他呢?难道…我仍然忘不了他?」徐姸点起香烟,倚在床前沉思,心绪总是不宁,

干脆起床开了一杯热咖啡,坐在桌前启动了手提电脑上网,Outlook 显示邮箱满

满的,打开一看大都是小四发的,徐姸一封也没看过,她不想去看。正想关闭掉

Outlook ,忽然给最后一封Email 的标题给征住,〔文迪已走了,妳会出席他的

丧礼吗?〕徐姸呆了,眼前景物迅速模糊,擦掉眼泪,连忙看看日期,是昨天发

的。



  ……一年后的清明节,赵怡然带着颂爱来到文迪的墓前。兰兰、桃子姐、陈

欣等人也都来了,对躺在里面的男人献上了鲜花。



  兰兰对赵怡然说道:「小四叫我转告妳,她不来了,澳洲那边正值考试期,

她会在暑假的时候才回来,到时再探望妳和颂爱,此外,她还托我告诉妳,她和

徐姸在澳洲踫过面了,或许…徐姸她会来看文迪。」



  赵怡然淡然的点头,众女在文迪墓地前,寒暄问候并相约一起晚饭,众人离

开后不久,一个身穿黑色连身裙,载着黑色帽子的女子走近文迪的墓地。献上白

色的毋忘我。



  「文迪,我来看你了,在离开你那一年间,我曾经自暴自弃,漫无目的浪费

生命,糟蹋自己。不是你,我还困在感情的牛角尖,走不出来。是我对不起你,

是我错,在你紧余的生命里,我不仅没有陪伴你,还选择离开你。但你到死的那

一刻,却没放弃我,还引领我走出痛苦的困境。文迪,对不起。」那女子跪了下

来痛哭。



  「你错了,徐小姐。」赵怡然稳重而安静的,站在那女子后面说:「妳不需

要对文迪道歉,因为他早就不怪妳了!」徐妍抬起头来,赵怡然直视着徐妍。「

文迪说,嫉妒是爱情的本能,他不能怪妳嫉妒!因为妳是爱他才会这样的,他不

能怪妳爱他!」



  赵怡然的眼睛清亮如天上的星星。「文迪他离开时很快乐,很安慰,因为在

他的余生里,他得到了大家最深切的爱!虽然他走了。」赵怡然低头,慈爱的眼

神望着手拖着的小女孩:「但是通过颂爱,他的生命仍是延续下来。」颂爱正眼

珠乌溜溜的,望着这个新奇的世界。



  赵怡然微笑对着徐妍说:「这是文迪的女儿,叫文颂爱,如果妳有空的话,

大家一齐吃个晚饭,好吗?」徐妍微笑点头,道:「好,文颂爱,我们一齐吃个

晚饭,来,给我手手。」三个人手拖着手的离开.



  (完)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