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未删节第一卷第415章)』

时间:2024-04-24 16:59:59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虐待

  第415章征服馨云(二)



  王馨云惊呼道:「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流氓」彭磊笑道,师表「抱着你一块睡觉啊!未删」



  王馨云轻咬红唇道:「抱可以,节第卷第但不许乱摸,流氓知道了吗?」



  「知道了。师表」



  彭磊满口答应着,未删把头探进她的节第卷第脖胫间,贪婪的流氓吮吸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成熟

女人特有的体香,双手也不老实的师表在她腹部背部摸索起来。她的未删身材保持得很好,

肌肤也如少女般的节第卷第柔滑富有弹性,摸上去手感十足,流氓使他渐渐地有些蠢蠢欲动起

来。师表



  王馨云闭着眼睛象是未删睡着了似的,一动也不动,可是当他的狼爪一攀上她那

对弹性十足的玉乳上时,立刻便被她给拍开了。



  「别胡闹,说了不许乱摸的,好好睡觉。」连王馨云也没想到,自已的语气

竟会那么温柔,就象是在哄小孩似的。



  彭磊唉声叹气道:「怀里抱着个大美女,你说我还怎么睡得着呢!」



  「你少拍马屁,我都已经是徐娘半老了,哪还是什么大美女呀!要是……」



  看着身边朝气蓬勃的彭磊,王馨云忽地联想起自已青春娇美的少女时代,一

时间顿生苍老之感。



  「王局长——」见王馨云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彭磊急忙改口道,「馨云……

姐,其实你并不老,第一次见到你时,我还以为你只有三十岁呢,当时我还奇怪,

这个女人可真厉害,这么年轻就当上教育局的副局长了。」



  彭磊本是信口胡吹的,但这一声「馨云姐「叫得王馨云心里甜滋滋的,竟对

他的话信以为真,忽地便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自已便稀里糊涂的跟他上了床,芳

心忽地一跳,睁开双眸紧盯着他道:「彭磊,我问件事,你一定要如实的回答我。」



  彭磊见她的表情有些异样,说道:「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你尽管问吧!」



  王馨云没来由得的有些紧张起来,颤声道:「你告诉我,你第一次见到我时,

是不是就已经知道我是海德的母亲了?」



  「是的。」



  「那……」王馨云咬紧了红唇,「这么说,那天晚上你也是刻意的接近我,

目的就是为了引诱我跟你上床?」



  「是的,我是故意想接近你的。我当时被你从县二中下放到盘山中学,可我

奇怪的是你好象并不认识我,所以我抱着报复的念头来接近你的。」彭磊迟疑了

一下,这才郑重地说道,「我当时也没想着要引诱你上床,只是我也没料到竟会

阴差阳错的和你上了床。」



  「你……」王馨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一时间心里是五味杂陈,说不出什么

滋味来,自已果然是被这家伙给算计了,只是这件事似乎也不能完全怪他,只怪

自已当时恰逢心情不好,借酒浇愁,才会鬼使神差的跟他上了床。



  彭磊不再说话,等着她火山似的爆发,可是等了许久,王馨云才轻叹了一声

:「你下放到盘山中学的事我当时并不知情,我是后来才知道,这件事是我儿子

私下里找县二中的校长给弄的。」



  彭磊不无愧疚地说道:「对不起,我当时误会你了。还有,那次你办公室里

我……」



  王馨云知道他想说什么,闭上双眼,缓缓地摇了摇头:「不要再说那些了。」



  他的那些行为她能理解,必竟是自已的儿子抢走了他的女朋友,并且自已也

因为护短而帮儿子整治过他,或许这就是报应吧,如今时过境迁,自已对他也再

恨不起来了,就象她从没想过会和一个可以做自已儿子的男孩发生关系一样,她

甚至在想,她和他之间的纠葛或许是幂幂中老天注定的吧。



  彭磊面有愧色,一直以来他对王馨云并无好感,甚至还以视频要胁近乎疯狂

地强暴过她,现在想来自已的行为,确非大丈夫所为。



  他知趣地不再谈论这个有些沉重的话题,在她脸颊耳垂上轻吻着,双手也趁

势抚上她酥软而饱满的双峰,温柔的摸索着。



  这一次她没再推拒,闭着双眸安逸地享受着他的亲吻和爱抚,只是这小家伙

竟越发的放肆起来,不仅把手钻入睡衣内搓揉着她的双峰和乳头,还把他那根硬

邦邦的鸡巴顶在她的两腿间不停地耸啊耸的,逗得她好不难受,乳头也渐渐地涨

立起来。



  王馨云及时地捉住了他的手,原本有些苍白的脸也泛起了几许红晕:「行了,

别摸了,再下去我怕你会受不了的。」



  彭磊苦着脸道:「馨云姐,我现在就已经受不了了。虽然不能做,但至少摸

两下过过瘾也行啊,不摸我会更难受的。」



  「可是你这样弄我也难受……」王馨云含羞道。这家伙老是拿他那根破鸡巴

在她敏感的地方逗弄着,也渐渐地撩拨起她心底的欲念来。



  彭磊笑道:「那你也摸我好了,这样咱俩就都不吃亏了。」



  「你有什么好摸的。」王馨云白了他一眼。



  话刚说完,忽觉手心一烫,已然握住了一样滚烫而坚硬的东西,慌得她欲待

把手抽回,却被他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不放,小家伙也顽皮的在她手心里一阵乱耸。



  她顿时双颊绯红,轻声嗔道:「臭流氓……」



  既然被骂流氓了,彭磊索性发挥他的流氓本色,并把她的手握紧,让自已的

大家伙在她湿热的掌心里缓缓地抽动着……王馨云是过来人了,知道男人的欲望

一旦爆发,不想办法帮他解决掉是不行的,无奈之下只得握紧了掌心里硬邦邦乱

跳地鸡巴,来回地晃动着小手套弄着,帮他打起了飞机。



  可是这家伙也太持久了,王馨云左右手互搏的帮他套弄了半天,手臂都酸完

了,手里的肉棒也被自已搓得又粗又烫的,可他除了呼呼的喘着粗气外,毫无爆

发的迹象,而她自已反倒是被他的贼手给揉得浑身酥软无力,两腿间也渐渐地湿

润起来。



  王馨云终于忍不住丢开了手:「不弄了,你自已解决吧。」



  彭磊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厚着脸皮道:「别啊,馨云姐,你帮帮忙,

好事做到底,你弄得我不上不下的,憋得难受啊!」



  「活该,憋死你才好。」王馨云故意发狠道,可是终究心里不忍,轻叹了一

声,「你把眼睛闭上。」



  彭磊闻言大喜,急忙乖乖地把眼睛闭上。



  王馨云慢慢地钻进了被窝里,并且一点点的往下移动着,最后来到了他的两

腿中间停了下来。漆黑中,他的鸡巴硬邦邦的竖起在她的面前,她能感觉到它的

硕大和狰狞,肉棒上散发出的男性特有的味道让她有些意乱情迷,她迟疑了一下,

用舌头轻轻地在龟头上舔了舔,那根大肉棒立刻顽皮地跳跃起来,有两下竟然打

在了她的鼻子上,她不禁哑然失笑,用手捉住了这个调皮的家伙,这才缓缓张开

小嘴含住了它,来回地晃动着头,让他的鸡巴在自已嘴里来回地套弄起来……「

呕也……」彭磊舒服得哼了起来,这不是王馨云第一次用嘴为他品箫,可是前几

次都是在他的威逼下做的,唯有这一次,是她自已心甘情愿地用嘴来为他服务的,

曾几何时,他和她之间还是势如水火,可是却在一系列阴差错的事情之后,使两

人的关系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直到此时他才知道,他已经彻底的征服了这个女

人的心。



  他兴奋地掀开了被子,看着身下王馨云美艳动人的脸蛋,看着她那张正含着

自已肉棒的樱桃小嘴……王馨云一抬头,发现他的目光正盯在自已的小嘴上,不

由得羞红了脸,如少女般的娇嗔道:「不许看,不然我就不帮你那个了。」



  「不。」彭磊坏笑连连摇头,「馨云姐,我就想看着你,吹箫中的女人才是

最美的。」



  「呸,臭流氓。」



  王馨云羞红了脸啐了他一口,却还是低下头去含住男人的阴茎,继续为他做

着口舌服务……可是彭磊的战斗力是很持久的,而王馨云吹箫的水平也很有限,

再加上彭磊为了多享受下她的小嘴而刻意的隐忍,王馨云吹得两颊发酸,嘴唇发

麻,他却毫无要射的迹象。



  王馨云张开小嘴吐出肉棒,埋怨道:「真讨厌,你怎么还没出来啊,是不是

你故意不想射的?」



  「快了,快了。」彭磊笑道,「馨云姐,我怎么会是故意的呢,主要是你的

方法不够正确,你应该多含深含紧一点,另外再用舌头……」



  王馨云白了他一眼,又再次低下头去含住了它,试着将肉棒含得更深一些,

并且用舌头拨弄着他的龟头,这下彭磊的反应果然很强烈,呲牙咧嘴地哼哼着,

双手按在了她的头上往下压着,胯部也一下下地往上耸着,将肉棒尽力地往她嘴

里插去。



  在王馨云手口并用辛苦不懈的努力和彭磊的支持配合下,彭磊终于爆发了,

而且是毫无征兆的爆发了,他呼呼地喘着粗气,身子忽地一抖,顿时精关大开,

就在她嘴里喷发了……王馨云猝不及防下,被一股灼热的精液喷射在咽喉处,急

忙张嘴吐出肉棒,抬起头来躲避,却不想这样一来的结果更糟糕,他的鸡巴正对

着她的脸,一颤颤的,仿佛机关枪似的对着她一阵扫射,浊白的液体激涌而出,

射得她的脸上头发上到处都是,精液的腥骚味扑鼻而来,薰得她差点吐了出来。



  「你个混蛋……要出来了怎么不早告诉我。」王馨云飞快地趴在床边,对着

垃圾桶一阵狂吐,想把被他射在嘴里的脏东西吐出来,可是仍有许多精液被咽了

进去。



  彭磊坏笑道:「馨云姐,真是对不起,我一下子没忍住,就射了出来。」



  王馨云一抬头,见他一脸的坏笑,再看他那根作恶的鸡巴在射过精后并没有

软下来,而是仍旧硬邦邦的涨挺着,象在向她示威似的,这才明白这家伙是故意

想让她难堪的,看着彭磊得意的样子,再一想到自已竟然吃下了他的精液,王馨

云气顿时气急败坏地伸手就向他的命根子拧了过去。



  彭磊眼疾手快,一看不妙,立刻飞快地闪到一边,看着王馨云光洁姣好的面

容上沾满了自已的精液,象糊了一层厚厚的浆糊,那样子滑稽极了。



  彭磊兴奋欣赏着自已的杰作,心中窍笑不已,今天居然让王大局长为自已口

爆了一把,这种感觉真他妈的爽。



  「下次你再敢这样,小心我割了你的这根东西。」王馨云一边找纸巾擦拭着

脸上的污迹,一边恶狠狠地警告他。



  彭磊忍着笑道:「好,好,下次我保证会提前告诉你。」



  「没有下次了。」王馨云这才察觉到自已话里的语病,不禁俏脸飞红,暗道,

自已这是怎么了,就连自已的丈夫求过很多次,自已也从没答应过,可是今天自

已竟然会主动地替他口交。



  彭磊把她拥进怀里,柔声道:「馨云姐,谢谢你了。」



  王馨云红着脸正色道:「不用你假腥腥的谢我,我也是看在你昨晚辛苦伺侯

我的份上,我才帮你的。」



  彭磊窃喜不已,昨晚他被王馨云折腾得几次想要发火,最后都忍了下来,原

来是她在借机考验自已。这样看来,做好事还是会有好报的,而且这样的回报实

在是太超值了。



  「那我更要谢谢你了。」彭磊搂着她的纤腰,在她饱满的双乳上胡摸乱揉着,

「馨云姐,时间还早,咱们还是再接着睡会觉吧。」



  「睡你个头。」王馨云挣脱开他的怀抱,溜下床来,「你睡吧,我先去洗脸

濑口去,被你弄的……恶心死了。」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