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20萬上了校花(十四)』

时间:2024-04-24 16:53:01来源:一掷千金网 作者:家庭

  (十四)



  陈欣向赵怡然挥手打了个招呼,用萬带着我向她走去。上校



  再次遇见赵怡然,用萬我的上校心理完全没有准备。当初和她因为「交易」而春风一

度过后,用萬开始我的上校心里还十分地惦念着她,可随着时间的用萬流逝,我不得不接受了

与她不可能再有交集的上校事实。可没料到,用萬相见竟来得如此突然。上校



  还没等我细想在赵怡然面前该如何应对时,用萬我和陈欣已然在周围人流的上校目光

中和「冰美人」汇到了一起。



  见到闰中好友,用萬陈欣的上校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高兴地道:「怡然,用萬你来了。」

走过去,挎住赵怡然的胳膊,指着我道:「这是我原来的同学,文迪。你可能以

前见过. 」



  再次与校花近距离的面对面,我发觉她化的妆淡了很多,变得比前更清纯更

漂亮,心里充满了惊诧、欣喜、茫然和羞涩,我完全手足无措,对于陈欣的话全

没有听清,只是低着头,不敢再看赵怡然的脸。相对于我的失措,赵怡然却仿佛

早已忘记了我这个人般漠然地点了点头.



  然后,在陈欣地提议下,我们三人便找了家餐厅去吃午饭。整餐饭,陈欣都

是主导,她说的话最多,而赵怡然也偶尔和她接两句话,只有我,从始至终一直

在低头苦吃。



  差不多快吃完时,我趁赵怡然去洗手间的时候,对陈欣说道:「陈欣,我突

然想到下午还有事,一会儿不能陪你去买东西了,真对不起。」



  陈欣浑不在意地道:「没事没事,你有事就算了,反正还有怡然陪我呢。」

说到这,她转过脸看着我道:「文迪,你今天怎么有点怪怪的,吃饭时一句话也

不说. 」说话间有点不安。



  闻言我忙解释道:「我没事,只是有外人在,我不太喜欢说话。」心里嘀咕

道,赵怡然和我算「外人」吗?应该算吧,两人现在话也不说一句。



  不知怎么的,陈欣一下子变得特别高兴,不再计较我今天的反常行为。



  吃完饭,我便与她们两人分手了,赵怡然从始至终都漠然处之,如她当初在

学校里时一模一样。



  如逃命般从两个美女身边跑掉,我一边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暗暗埋怨自己

今天的表现实在太差了,人家赵怡然一个女孩子都能像没事人一样,你一个男人

居然还不如人家。



  正当我自怨自艾之时,手机响了,我随手接了起来:「你好,我是文迪,你

是哪位?」



  「有时间吗,我们见个面吧。」赵怡然那古井不波的声音从手机中传了出来。



  ……



  来到在手机里约定好的咖啡厅,我很容易就在一格一格分开的各个小座厢中

找到了赵怡然——只要看看哪个座位厢前来往的男人多就行了。



  坐到赵怡然的面前,我无言地看着桌子,等着她说出想见我的理由来。虽然

不知道赵怡然找我做什么,但我肯定不是什么「忘不了我,想和我做男女朋友」

之类的屁事,因为要是这样的话,早八百年就该找我了,也不用等到现在了。



  最终,赵怡然开口了:「好久不见。」



  我随口应了句:「是啊。」——不是和陈欣一起刚才刚见过吗?



  赵怡然接着说道:「看你刚才中午的样子,你好像对见到我很惊讶。」



  我点了点头,第一次主动开口道:「不过,你好像却一点也不。」



  赵怡然露出一个笑的表情——虽然只是嘴角略微翘了翘,然后说出了让我没

有想到的话:「我早就从陈欣那里知道你和她在一起工作了。」



  闻言我脱口而出道:「那你为什么……」刚说出这几个字,我就停了下来,

把「没有来找我?」咽了回去。是啊,人家知道是知道了,可为什么要来找你呢?

当初说好的,一手交钱一手交「人」,既然钱货两讫了,那还不就各走各路了。



  赵怡然明显明白我想问什么,可见我没有把话说完,眼中不禁露出了一丝欣

赏之色,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自知之明的,有些人明明知道事情不会有结果,可还

是死抓住不放,不懂得放弃。



  赵怡然接着说道:「我今天之所以答应陈欣的约会,就是因为知道你会来,

我有些事情想找你。」



  我有些茫然,心里确实是没底,不知眼前这位冷艳的美人到底想干什么.



  赵怡然平静地说道:「和上次一样,我要用身体和你做笔交易,不过上次是

零售,这次是批发——我要做你的情妇. 」



  听到赵怡然的话,我猛然一口口水呛进了喉咙,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心想

:不是吧,怎么又来这一套,难道说赵怡然你真的这么缺钱用吗?……对我来说

钱倒不是什么问题,好歹我也有几百万身家。



  好半天才压下了咳嗽,我一边忍着嗓子被呛后的难过,一边轻轻地摇晃着头

道:「你需要多少钱……」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赵怡然就打断道:「这么说你答应了。那好,钱的事等

以后再说,我现在住的地方房东要收回去了,你先帮我找一处房子吧。」说完,

一双晶莹的大眼睛看着我。



  我当场僵在那里,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本来是想对赵怡然说「你需要多少

钱,我先借给你,等你将来有钱了再还我」,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你答应了」?

我答应什么了!我可绝对没有让赵怡然做我情妇的想法,我现在身边的女人就已

经很多了,再来一个赵怡然不是更加乱上加乱了!



  赵怡然见我呆呆地坐在那里不说话,以为我在为房子发愁,便说道:「如果

找不到房子,让我住到你家去也可以,不过我要一间单独的房间用来看书。」



  她的话让我暂时丢开向她解释清楚的念头,奇怪地道:「怎么,你不住在家

里面吗,你的家里人同意你出来住?」



  赵怡然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哀色,过了一会儿,似乎平抑着感情说道:「以后

我会告诉你的……我现在自己一个人住。」



  听赵怡然的口气,如今她似乎确实很需要帮助,我决定帮她,然后向她解释

清楚:我帮她不是为了她的身体——虽然她的身体确实很迷人——只是因为大家

都是同学所以才帮她。



  当然,另外还一个促使我帮她的原因。那就是因为我和赵怡然曾有过一次「

亲密接触」——通过钱得到了她的贞操,而我心里对于这件事一直有一种暗暗的

愧疚感,所以只要赵怡然开口,我都愿意帮她。



  我想了想,家里是肯定不能让赵怡然住的,先不说没有房间,就是有也不行!

「三个女人一台戏」,到时还不得闹炸窝喽. 现在出去找房子租也可以,不过就

是太麻烦了一点,又要看房又要签合同什么的……对了,不知道这样行不行!我

拿出手机给桃子姐打了个电话。



  接通后,桃子姐在那边问道:「喂,文迪,你打电话找我干什么?我和兰兰

一会儿就回去了。」



  我说道:「姐,你原先住的房子现在也不用了,能不能先借给我,我有个同

学需要找个地方住。」



  桃子姐立马说道:「行,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房子的钥匙你也有。」



  我高兴地说道:「谢谢姐!」



  桃子姐突然在电话里压低声音道:「弟,老实交代,你的那个同学一定是女

的吧。不然你才不会这么热心地帮人家呢。」



  我尴尬地回道:「是。」真是的,说得我好像是在为女人献殷勤似的。不过

话说回来,如果是别人,我还真不会这样帮他,谁让赵怡然和我的「关系」比较

复杂呢。



  桃子姐在电话里「咯咯咯」地笑了好几声,说道:「好啊你这个小鬼头,一

会儿我要跟兰兰告状,说你向我借房子想要『金屋藏娇』。」



  虽然明知道这是句玩笑话,可我还是吓了一跳,急忙解释道:「姐你别可瞎

说!人家确实是需要帮忙,我可没有别的意思……」



  桃子姐在那边道:「好了好了,我知道。行了,先这样吧,有什么事等我们

回家再说. 」说完就挂了电话。



  ……



  和赵怡然打车来到桃子姐的一室一厅,自从桃子姐旅行回来后,她就一直在

我家和兰兰姐与小乖住在一起,现在这里只剩下家具和电器而已,衣物和生活用

品都已经搬到我家去了。



  打开门,我对赵怡然说道:「你进去看看吧,如果满意,我把钥匙给你,你

随时都可以搬进来。」



  赵怡然在我身边说道:「没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我只要有地方住就可以了。」

说完,往屋子里走去。



  我一边关门,一边心里有点嘀咕,虽然以前在学校就知道赵怡然冷若冰霜,

可这次再见到她,我总觉得她有点不对劲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关好门,我转身环视了一下客厅,没看见赵怡然,于是我便向卧室走去。卧

室的门半掩着,我直接推开门,刚叫出「赵怡然……」三个字,我的下巴就掉到

了地上。



  只见床边赵怡然罗衫半解地背对着我,上身的衣服已经脱了下来,赤裸着像

牙般洁白光滑的脊背,正低头解着腰间的扣佩。听见声音,她转过头一脸平静地

对我说道:「你不想先收一下预付金吗。」



  一般来说,什么都不考虑,只要是女人就迫不及待想上的,不是什么都不懂

的毛头小子,就是色欲大于一切的真正的「性」情中人。



  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一个不太熟悉的女孩子在你面前宽衣解带,普通的男人们

并不会立马就扑上前去,正常的情况应该是先吃了一大惊,然后开始不安地考虑

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做,她有什么企图……总之十有八九的男人在搞不清楚状况

的情况下,会拒绝这个「倒贴」的女人。



  而我早已过了初尝性爱滋味沉溺其中的时候,本来也应该是属于正常人那个

范畴的,面对赵怡然突如其来的献身,我严格按照「先吃了一大惊,然后开始不

安地考虑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做,她有什么企图……因为搞不清楚状况,所以拒

绝」的程序进行。



  只是在「搞不清楚状况」这个环节上有点不同,我很清楚赵怡然为什么这么

做——既然我已经为她找到了一处房子,投桃报李,她也想要拿出点「诚意」来。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小问题,就算如此,普通状态下我也不会接受赵怡然的

「诚意」的,我会循着程序最终拒绝赵怡然。可是,大家看清楚,这是要在「普

通状态」下才会发生的!



  而我现在处于什么状态呢?



  除了桃子姐回来的那一天,我和她在这里激情地疯狂了一次后,从那时到现

在,我的欲望一直没有被释放过,正处于严重的「欲求不满」状况!!



  我呆滞地看着赵怡然脱下了下身的衣服,两条修长的美腿显现在我的面前,

纤细的腰枝和臀部勾勒出优美曲线,洁白修长的双腿紧紧并拢不留一丝缝隙,乌

黑的阴毛柔顺地覆盖在阴埠上,强力的黑白对比刺激着员外的视觉神经!这简直

就是上天的杰作。上次和赵怡然「交易」时没能看到她脱衣服的情景,这回算是

补齐了。



  赵怡然背对着我钻进了卧室的大床,从被窝里抬出头了,望着我道:「怎么,

你还不来吗。」语气中略带嘲讽,似乎在说我装模作样。



  此时,我已经心如烈火,感到浑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一个地方——男人的地

方!事已至此,我已经没有太多想法了,既然赵怡然你都不在乎,那我要是拒绝

不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吗。如今的我已非当初在女人面前不知所措的我了,闻听

她的话,我回击道:「看起来,你比我还着急。」



  赵怡然没有想到我会如此揶揄她,被我的语锋一震,本来因为主动「勾引」

男人而强装冷静的脸上,终于显出了一丝羞愧和慌乱.



  虽然身体上的某个部分已经急不可耐,可我经历这些时日众多的「风雨」后,

早已明白性爱不能像猪八戒吃人参果那样一口吞下,要细细品味才对。



  我来到床上,开始对赵怡然施展那些从桃子姐身上学来的性爱技巧。和桃子

姐丰满的身材不同,赵怡然的身体很纤细,这点有些像兰兰姐,可是因为生养过

小乖,兰兰姐的胸部很丰满,赵怡然的胸部却不大,不过比例却非常完美。



  我抚摸着她滑溜溜的肌肤,肉棒顶着荡热的阴道玉穴口,下体不断地向洞口

施加压力,手不断用力揉搓丽仪坚挺的双乳。



  我在她的耳边一边轻轻吹气,舔了舔她的耳垂,在她耳边喃道:「我要进去

了……」



  赵怡然带着红霞的脸上露出一个我看不太懂的表情,没有说话,她羞辱的咬

着嘴唇,但红潮已经涌上双颊,只是闭目点了点头.



  我没有如上次般猴急,而是体贴温柔地前进着,可是赵怡然的那里依然紧窄

得如同从没有开采过一样,一时之间我和她都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 赵怡然闭

目轻声说道:「不太一样,好像变大了……」



  习惯于和桃子姐与兰兰姐那样成熟的性爱,对于和赵怡然这样没有经验的少

女做爱我感到很不适应,因为不能全身心地投入激情畅快中,还要不时地照顾怀

里的女体,所以虽然赵怡然的身体相当完美,但我的感觉并不算非常好。



  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赵怡然的体质似乎非常的不敏感!虽然也会有

些反应,身体略微颤抖着,鼻中偶有隐约的轻哼声,可那更多来自因身体被闯入

而心理上产生的异样感,并不是真正生理上的欢愉。没想到赵怡然的内外竟会如

此一致,外表对人冷漠无谓,连身体都很冷感!



  心里不禁把赵怡然和与我接触的几女做起比较来:桃子姐的情况特殊,不能

用来作参照;娴良温顺、循规蹈矩的兰兰姐,在与我激情相拥鱼水之欢时,除了

排斥女上男下的体位外,那温柔缠绵的风情也很是让人销魂;如果说赵怡然是因

为经验不足,所以才显得有些冷感的话,那也说不太通,同是与她一样在这方面

没有经验的徐妍,在床上时可是敏感的很呢。



  察觉到我因为分神而动作缓了下来,赵怡然睁开了眼睛,美丽的凤目中一片

清澈,完全没有被情欲所淹没,只有一些女性特有的因为缺乏性爱经验而带来的

羞意。她开口问道:「是快好了吗。」



  我尴尬地摇了摇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还没有……」言罢,感到虽然

身体依然很兴奋,但心头上炽热的激情却在一点一滴的消退,便加快了速度,想

要草草了事。



  男人的身体很简单,只要单纯的机械运动,就能解决生理需求,很快我就感

到腹部一阵快意,便对赵怡然说道:「我快出来了。」



  闻言,赵怡然道:「虽然今天是安全期,但我希望你不要射在里面。」说完

双眼看着我,眼中并没有请求的意味,似乎只是陈述一下。



  我点了点头,在感觉兴奋到顶点之前,离开了她的身体,片片精华喷涌在她

身边的床单上。



  这是一场纯肉体的运动,完事后,除了生理上一瞬的畅快,我只感到心灵一

片空虚。



  坐起身子靠在床头,我愣愣地不知该想些什么. 赵怡然裹着被子也坐了起来,

歪着头,头发挡住了她的脸,看不清她的表情。



  虽说外表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同,但赵怡然和以前不一样了,那时的她也是不

苛言笑,可偶尔中还能透出一丝青春的气息,可现在她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池死

水……我看着她的脸,那张精致冷艳的脸上,似乎有着一种我似曾相识的东西,

这使我低头慢慢思忖起来。



  赵怡然忽然开口道:「做为你的情人,我现在尽了自己的义务,接下来该轮

到你了。」



  闻言,我明白该是她说出条件的时候了,不觉有点紧张起来,到不是因为怕

赵怡然提出什么我无法接受的条件,而是本能的紧张,没有原因。



  看到我噤若寒蝉的样子,赵怡然的嘴角似乎轻轻一笑,可旋即脸上露出落漠

的神情,说道:「你不用紧张,我的要求不高。我正在准备考研,你只要负责我

以后的学费和生活费就可以了。」



  只负责学费和生活费?我感到脑中似乎有十吨炸药在爆炸,就算赵怡然开口

向我要一千万,我都决不会如此吃惊!——相比之下,对于赵怡然所说的考研我

倒一点也不奇怪,中专三年足够她拿几个大学文凭的了——可当听到她的条件后,

我确实有点吓到了。我完全无法想象,拥有绝佳能力的美貌校花,竟会用身体来

交换这个让人瞠目结舌的条件!



  见到我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赵怡然似乎为她的话产生如此效果感到有趣,

再次相遇以来,第一次声调有所变化地说道:「你不想问我为什么吗?」话中的

意思虽然是让我询问,可眼神中的意味却似乎并不想说.



  虽然感到很不可思议,但我明白,世上一切事情都是有原因的,赵怡然这样

做一定有她自己的原因。于是我摇头道:「不。如果你愿意说,根本不需要我问。」

我从不想强迫别人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赵怡然笑了笑:「我知道你会这样说的。」



  面对那微绽的娇靥,我有点迷失,可紧接着我低声地问道:「为什么是我。」

我可以不问赵怡然她这样做的原因,因为那是她自己的事情,可是我却想知道她

选择我的原因,毕竟如果她的条件只是学费和生活费的话,一定有千千万万的男

人愿意如此。



  赵怡然淡然地说道:「没有什么原因。当初既然和你作了第一笔交易,我不

想再找别的男人……」顿了一下,看着我道:「而且男人全都喜欢自以为是,我

不想和一个男人有感情上的纠葛,这只是一场交易,我提供身体,你提供钱. 」



  我苦笑,难道我不算是男人吗?



  随后,大家又都陷入了沉默,慢慢开始穿起衣服。说实在话,我有点为自己

的冲动行为而后悔,再次和赵怡然春风一度后,我知道在她面前我已经没有立场

说任何话了;而且在内心深处,我涌起了一阵对桃子姐和兰兰姐背叛的罪恶感。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如今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等赵怡然在卫生间收拾停

当后,我和她来到银行,准备先取些钱给她。



  来到银行后,因为还没有到高峰时间,银行里没有什么人,所以银行的窗口

也只开了两个。我见第一个窗口中的年轻女人正在眉飞色舞地打电话,便向第二

个窗口走去,不想,那个窗口挂出了暂停服务地牌子,只好作罢.



  打电话的女人正聊在兴头上,根本无视于我的存在,我叫了她好几声后,她

才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怏怏地挂了电话,口气不善地问我想办什么业务。



  我把银行卡拿在手里,暗自沉吟了一下,这张卡自从父母出事后就一直只出

不进,现在里面大约也没有多少钱了吧……



  见我不说话,窗口里的女人盛气凌人地催促道:「快点,办不办,不办别在

这傻站着。」



  我顾不上考虑,慌忙把卡递过去,说道:「麻烦你把里面的钱都取出来吧。」



  用两只手指拈着我那张总放在口袋里、已经开始掉色的银行卡,女人不屑地

自言自语:「一看就知道是个穷学生,几百块钱还这么搞三搞四的……」故意提

高音量,让我也能听见她的话。



  女人一边嘟囔一边敲打计算机键盘,可当她刷过磁卡后,表情却变了,只见她

略带惊恐地看着我说道:「先生……你确实要把这个账户中的存款全部提取出来

吗?」



  我没有注意她的表情,随意地点了一下头:「嗯」。赵怡然安静地坐在大厅

里,两个保安不时在她身前摇晃,原因绝不是因为她长得像抢劫犯,我感到这很

有趣。



  那个女人慌张地站了起来,对我说道:「对不起先生,款项数额太大了,我、

我做不了主,请您等我去请示一下部门经理。」



  这时,我才察觉有异,问她道:「怎么了,卡里有多少钱?」



  女人用不敢相信的眼神望着我道:「您的卡里现在有存款207 万元……」



  我一愣,什么时候卡里有这么多钱?脑子里转了转,心里大概有了个底,当

初中奖的钱全给了兰兰姐,一定是兰兰姐瞒着我偷偷存进来的。想明白原因,我

暗叹口所,心中升起一片柔情,对于我兰兰姐确实是很用心。



  现在把卡里的钱都取出来看来是不现实的了,我招手把赵怡然叫过来,对正

紧张地等着我说话却不敢再催促我的年轻女人说道:「不用提现了,麻烦你帮我

办张附卡吧。」看见走到我身边的赵怡然,那个女人又是一呆,明显被赵怡然的

容貌所摄,眼中再也没有开始时的轻视。



  从银行出来后,赵怡然和我约法三章,虽然她用身体与我交易,但并不是没

有自我般地任我随意玩弄,因为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所以我只能每周找她一次

——而且必须是在她有空闲时间的情况下——当然,她说自己会尽量配合我的。



  我爽快地答应了。本来就没想着这件事,之所以今天一时控制不住,也是因

为男人可悲的生理本能。赵怡然虽然非常漂亮,可和她做爱的感觉却非常不好,

第一次和她发生关系时自己什么都不懂还不觉得,和桃子姐兰兰姐她们厮混过后,

才发觉女人并不是只有漂亮就行的。



  事情告一段落,我本想陪赵怡然回她租住的地方,找个搬家公司把她的东西

都搬到桃子姐家。可赵怡然却拒绝了,说她只有一些换洗衣服,没有大件东西,

不用我帮忙,让我早点回去。我待再开口,她已经拿出我刚给她办的银行卡对我

说道:「你不是已经在里面转账了2 万元吗,有需要我会用的。」



  我无言地看她转身独自离去。



  我独自一人往家走去,路上回想起与赵怡然之间的事,恍若一场大梦,现在

我才感到这件事情做得太不妥了,不过为时已晚,走一步算一步吧,事情总会有

办法解决的。



  回到家中,并没有如我预想的见到桃子姐和兰兰姐,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我

微感诧异,因为和桃子姐的电话,她说两人会很早回家。看了看表,还没有到准

备晚饭的时候,所以我也就没太在意,也许两人去买菜了吧。闲来无事,我随手

翻起了本书来消磨时光。



  正当读书渐入佳境时,忽然家里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我皱着眉头站

起来,心想肯定不会是两位姐姐,她们都是打我的手机,希望打电话来的不是什

么搞推销的,因为我实在是不会应付那些人。



  一个油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是我当初刚进新闻社时,负责教我熟悉工作

的「师父」,也就是张浩:「文迪,是我啦。你这个小子怎么这么半天才来接电

话?」



  我是张浩的第一个徙弟,他特别喜欢我叫他「师父」,每次我在人前一喊他

「师父」,他总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仿佛在对别人说「我也是个师父了!」

也许是因为这样,张浩对我很好,总是愿意和我分享他总结的「美女心得」。



  上夜班以后,和张浩见面的机会少了,只是偶尔白天睡醒后去部室时能和他

打个招呼。每次见他都是老样子,不是在说哪个部门又来了个美女,就是说某个

美女编辑终于名花有主……等等之类的事情。



  这是他第一次给我打电话,我有些讶然地道:「师父,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

话了,有什么事情找我?」



  张浩「嘿嘿」贼笑了两声:「文迪,我没什么事情找你,不过你有事情找我。」

说完还故作姿态地假咳了两声。



  我被他的话搞得有点不明所以:「师父,到底什么事情啊,你快说吧。」



  似乎是见我真的不知道,张浩也不再开玩笑了,对我说道:「前两天你不是

在到处打听,那个离开翻译部的实习美女徐妍的资料吗,我已经帮你搞到了。」

说完又「嘿嘿」地笑起来。



  我一听,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飞快地大声说道:「什么!你有徐妍的资料!

快点告诉我!!」我心里一片激动,没想到就在我认为与徐妍表姐妹两人的缘份

就要这样断了时,冥冥中会再次找到一丝希望。



  对于突如其来的惊喜,我有点高兴地不知怎么办才好,一个劲地对电话说道

:「师父,你是怎么办到的……我问翻译部的人,他们都不清楚……去人事部打

听,他们说档案禁止外人查阅……师父你太厉害了,到底是怎么搞到的……」



  听到我激动地称赞,张浩有些飘飘然,故意作出一副若无其事地样子道:「

还不就因为你是我的徙弟!我上次听他们说你在到处打听徐妍的住处,所以这几

天抽空去找了人事部姓汪的那个千年老处女……」说到这停顿了一下,自夸道:

「你还不知道你师父的魅力?我三下五除二,她就乖乖听话去找人事登记档案了,

呵呵呵……」



  告诉我徐妍的家庭地址后,张浩迫不及待地让我承诺请他去高级餐厅吃饭,

为了得到徐妍的地址,让我干什么我都无所谓,何况只是请客,我痛快地答应请

他去吃法国、泰国、意大利菜。



  张浩没想到我会答应请他吃三次大餐,在喜出望外之余,见到我不同寻常地

激动,不禁关心地对我说「凡事不要太认真」、「大丈夫何患无妻」、「十步之

内必有芳草」……闻言我有点哭笑不得,知道张浩觉得我就算得到徐妍的地址,

也不可能和徐妍有发展的可能,所以提前开始安慰我。我暗叹一声,多谢「师父」

你的关心了,可是你不知道事情是多么复杂.



  放下电话,拿着写下徐妍地址的纸条,我内心微松了一口气,不过却没有如

释重负,因为我很清楚,这只是第一步,事情才刚刚开始……我丝毫没有让徐妍

原谅我的把握……



  钥匙开门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只听见楼道里欢快的说话声和笑声传来,

桃子姐和兰兰姐还有小乖三个大小女生回来了,似乎在和邻居说话。



  我把纸条塞进了放手机的口袋,收拾了一下心情,迎了上去:「大家回来了,

我以为今天你们集体放我鸽子呢。」



  三个女人听见我的话,都「咯咯咯」地笑起来。笑完之后,只见兰兰姐略显

不安地看了桃子姐一眼,似乎在暗示什么. 桃子姐脸上带着笑,完全没有异样走

到我身边,对我说道:「走,弟弟,姐姐有事要和你说. 」说完拉着我往我的房

间走去。



  进了屋,我随意地往床上一坐,没有多想地问道:「姐,你们下午去哪了?

你电话里不是说会早回家吗。」



  听到我的话,桃子姐的身体一僵,不过立刻就恢复过来,挨着我坐下,说道

:「我正要和你说这件事呢。」



  我本来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于是便「噢」了一声,等着

桃子姐说话。



  桃子姐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道:「文迪,如果我和兰兰擅自用了你的钱,

你会怪我们吗?」说完一脸非常认真地想知道的表情。



  我一怔,说道:「我的不也就是你们的吗,有什么擅自不擅自的。」笑着说

道:「姐,难道你们现在还和我分什么彼此吗。就算你们把我卖了,我也不会怪

你们的——反正我也卖不了几个钱. 」



  听完我的话,桃子姐高兴地冲房门外喊道:「兰兰,我早就说过了——他根

本就不会在意钱的——这下你可放心了吧。」



  兰兰姐从门外走进来,脸上的神情有点不好意思。



  我奇怪地问道:「怎么了?」



  桃子姐笑着说道:「我今天下午和兰兰两人以你的名义买了点东西,兰兰担

心你不同意我们花这么多钱. 」



  我心里暗想,肯定不是什么萝卜白菜之类的东西,不然也不会让兰兰姐感到

不安,便笑着问兰兰姐道:「花了多少钱啊,让兰兰姐你这么担心。」



  兰兰姐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轻声说道:「花了二百三十多万. 」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我还是略微惊异了一下,究竟是买什么东西要花

这么多钱?我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两位姐姐。



  桃子姐呵呵一笑,说道:「你今天不是曾给我打电话,替你同学借房子吗。

后来我一想,咱们住的地方也不算大,我也不能总和兰兰小乖她们挤在一起。所

以,就和兰兰商量了一下……我们去买房子了。」



  刚听到头一句话时,我心里虚了一虚,还以为桃子姐要追问我把房子借给什

么人呢。没想到,接下来引出的事情竟是买房,这我可真是没有料到。



  心里很是犹豫。说实在话,我并不是一个安土重迁的人,可是住在这里十几

年,我早已经习惯了,从来没有过买新房子搬家的想法。然而桃子姐说的也对,

家里住上四个人确实在房间上有点分配不开. 而且等再过两年,小乖长大了,怎

么也要给她一间自己的房间才好。



  片刻工夫,我把事情前后想了一遍,说道:「确实是该买房子了。」见我也

同意了她们的想法,两女不禁都高兴起来,心里本有的最后一丝担心也彻底消失

了。



  虽然对现在住的房子有点不舍,不过我还是开口问道:「那你们买的是什么

地方的房子?」



  桃子姐道:「我和兰兰觉得,你家这里挺好的,到处看房也太麻烦了……」

说到这,和兰兰姐相视一笑,桃子姐继续说道:「所以我们决定把这栋楼和你家

同一层的另外4 套房子全买下来了。下午我们就找那些住户商量去了。」



  我眨了眨眼睛,奇怪地问道:「那为什么买这么多房子?而且4 套房子230

多万,我怎么不知道像我家这样的旧房子能卖这么多钱?」脸上满是疑惑。



  这时,一旁的兰兰姐开口接道:「这是我的主意。本来桃姐只想把旁边的两

套房子买下来。



  可我从报纸上《本市未来十年规划》中看到,文迪你没看过电视连续剧「蜗

居」吗?房地产都是不停地涨的,特别是你家这里将来是商业开发区,我觉得地

产增值相当有潜力,所以就想多买几套做投资. 」



  然后露出了一个遗憾的表情:「可惜,我现在手里大部分资金都在期市,只

能拿出200 多万来,不然还能再多买几套。」



  兰兰姐不愧是学金融出身的,看什么东西都用价值眼光,我除了佩服以外,

还能有什么说的。于是便接着问桃子姐道:「姐,那你们和他们商量的怎么样,

他们同意卖吗?」



  桃子姐抿嘴笑道:「连你都不信这里能卖这么多钱,你说那些住户们愿不愿

意卖房子呢?」看来是没有问题了。其实我早该想到,要是事情不成功的话,两

位姐姐也不会那么轻松地和我说起这件事了。



  姐姐们已经和住户们说好了价钱,这个星期就去办房产过户手续,半个月之

内开始搬家。



  桃姐和兰姐似乎因为买房的事很兴奋,吃完晚饭,两人就开始着手新房子的

装修大计,因为我家属于钢筋水泥浇筑楼,同层间的户型分割墙不是承重墙,所

以姐姐们打算把我家和旁边的两套房子打通,合成一个大户型。



  见她们两人讨论得热火朝天,我便偷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出写有徐妍地

址的纸条,把它放进了抽屉的最里面,心里打算明天从单位宿舍睡醒起来,就去

找徐妍!



  ……



  夜里上班,给陈欣的编辑部送饭。



  再次见到陈欣,我感到有点尴尬,因为今天下午,我刚和她最好的朋友上了

床。说起来有意思,其实我两次和赵怡然发生交集,严格意义上都是陈欣间接促

成的。虽然我和陈欣只是普通朋友,可是我还是感到一丝对她的愧疚感,因为我

知道她一定对我与赵怡然之间的关系还一无所知。



  我想从陈欣身上打听赵怡然的事——赵怡然发生了什么事、她到底有什么需

要帮助的地方……等等,可是我不敢贸然开口,我不想让陈欣知道赵怡然与我的

「交易」,以陈欣的为人她断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酝酿了一下,我谨慎地试探道:「陈欣真是不好意思,突然有事,没法陪你

去买东西。你和你朋友下午玩得开兴吗?」我这是明知故问,整个下午赵怡然都

和我在一起!



  陈欣皱着眉头对我说道:「我根本就没去逛街。你走了以后,没过一会儿,

怡然也说有事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所以我就回家了。」然后自语道:「奇怪,

怡然有什么急事要办,神神秘秘的也不告诉我。」



  我接着装作闲聊般地说道:「原来上学时总看你和赵怡然形影不离的,没想

到上班后你们俩还在一起。」



  陈欣摇摇头道:「毕业时,怡然她们家突然一下就搬走了,连联系地址都没

留下,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呢。没想到前些日子偶然在街上遇见了她。」



  我问道:「那赵怡然有没有和你说说她的情况?」



  陈欣习惯性地回答我道:「我问她现在怎么样,她也没有说得特别明白,只

是说自己正在准备上学. 」



  说了半天,这些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难道陈欣知道的比我还少,还不知道

赵怡然现在自己一个人搬出来住?我有点着急地问道:「那你知不知道她家里发

生什么事了吗?」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的口气也太明显了。



  果然,陈欣猛然反应过来,盯着我道:「文迪,你一个劲儿地追问我怡然的

事干什么!」眼神里满是怀疑的目光。



  我连忙补救道:「只是随便问问,美女嘛,当然想多知道一点她的情况喽. 」

有时候你越是明目张胆地把企图说出来,别人越是拿你没办法。



  陈欣不高兴地道:「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子,看见漂亮女孩子就像苍蝇一样。」

声音里带有一丝让我不明所以的恼怒。



  我干笑两声,心里暗自恍然:虽说陈欣的性格是大大咧咧的,可她毕竟也是

女孩子,肯定不喜欢男生在她面前追问别的女孩子的事情。



  可是我转念一想:也不对啊!原来在学校时,陈欣就是赵怡然和男生间的桥

梁,赵怡然本身冷淡,不喜欢和男生打交道,所有想找赵怡然的男生就都通过陈

欣传话。



  我虽然没有找过陈欣,可却也知道,那时候的陈欣可是非常愿意给男生帮忙

的啊。怎么今天我刚问了问赵怡然的情况,陈欣的态度一下子就变得糟糕起来?

真是让人搞不明白。



  一时之间找不到话题,我和陈欣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我搔了搔头,见编辑

部的其他人都已经开始吃饭了,于是向陈欣打了个招呼:「陈欣,你去吃饭吧,

没事我先回去了。」说完,见陈欣把头扭在一边,没有理睬我。



  我推着送餐车走出编辑部,心里纳闷:陈欣的反应可真奇怪,我只是问问她

好朋友的情况,没想到她竟这么生气,往常见到她总是要聊好半天,今天我走了,

她却连招呼也没回一个。



  按下电梯按钮准备下楼,正在等电梯时,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文迪!」



  我回过头,只见陈欣出现在大厅门口,我讶然地看着她,不知道她从编辑部

追出来找我干什么.



  只听陈欣沉声问我:「你是不是觉得怡然比我好?」说完咬着嘴唇,一副被

弃小猫般眼睛汪汪地盯着我。



  如果在平时,以我和陈欣之间这么熟稔,我一定会逗她道:「是啊,她是比

你漂亮」;可是现在,我看见陈欣一点也不像平时直爽豪气的样子,反而有点可

怜巴巴的味道,于是便收起了轻松的心态,开始认真地思考她的问话。



  要是只挑外表的话,答案没的说,肯定十个人有十个会选赵怡然——当然前

提得是男人,不是说陈欣差,只是赵怡然太出众了,绝色的美貌再配上那种让人

不易亲近的气质,绝对给人印像深刻。



  可是那也只是外表而已,我觉得老天还是挺公平,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在

我认识的女孩中,最漂亮的就属赵怡然和徐妍了,可是她们一个是脾气暴躁,蛮

横骄纵,动起手来一点也不含糊;一个是性格冷淡,孤僻怪异,一点也不像个普

通女孩子。



  如果只有赵怡然和陈欣可以选择的话,通过我对赵怡然「深入」的了解,我

觉得陈欣应该比她好吧,毕竟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长相中上、性格开朗的女孩

子更适合我一点.



  当然,现在的我,决不会再对陈欣有什么企图,因为已经有了两位让我爱着

也深爱着我的姐姐,而且身边还有找回徐妍、处理和赵怡然关系等等纷繁的事情,

根本不容我有精力再去找别的女孩子。



  我抬起头来对花容有些惨淡的陈欣说道:「我觉得还是陈欣你比较好。」



  陈欣听到我的话,第一个反应就是瞪大了眼睛道:「你骗我!怡然比我好看

多了……」虽然嘴里说着不相信的话,可是眼睛里却满是欣悦,表情也转忧为喜

起来。



  我随口说道:「我骗你干什么,赵怡然是挺漂亮的,可是漂亮又不能当饭吃。」

心想:漂亮能不能当饭吃,我是不知道,不过赵怡然却确实被我「吃」过——虽

然说味道没有想象中的好——呵呵,我现在也算是个阅人众矣的大色狼了吧。



  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陈欣终于回复了平时的样子,和我重又有说有笑起来,

要不是我催她回编辑部,我看她能把后半夜的时间都用来和我说话,看得出,她

心里非常高兴.



  看着陈欣一步三回头地和我再见,我走进早已到了多时的电梯里,心想:今

天的陈欣可真奇怪。



  ……



  第二天上午,我早早就起床了,拿着从师父张浩那里得到的徐妍家地址,开

始寻找徐妍。



? ? ? ? ………待续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